刚刚更新: 〔重生1980之强国崛〕〔太后的现代纪事〕〔箭魔〕〔公牛传人〕〔洪荒之云中子传奇〕〔至尊农女太嚣张〕〔开个公司做游戏〕〔星海图书馆〕〔双生锦〕〔重生都市仙帝〕〔酒神崛起系统〕〔圈套男女〕〔重生之福星贵女〕〔军嫂逆袭攻略〕〔凡人仙帝路〕〔重生家中宝〕〔重生之侯门郡主〕〔纨绔王妃要爬墙〕〔错身天后〕〔悍妻难驭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八十一章 发作
    唐少陵确实是个有分寸的人,说是要秦绾身边的位置也就是那么一说,甚至,他根本就没来参加践行宴。

    宴会上,李暄和夏泽苍看起来倒像是多年好友一般,倒是之前一直看着他们斤斤计较盟书内容的两国官员大跌眼镜,也更好奇,结盟之后,三人关在殿内究竟又谈了些什么。

    然而,坐在李暄身边的秦绾却察觉到一丝不对劲。

    趁着夏泽苍起身更衣的时候,秦绾凑过去,低声道:“你没事吧?才几杯酒而已。”

    “还好。”李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握在手里的酒杯还剩着半杯,一圈圈泛着涟漪。

    夏泽苍距离远,隔着整个大殿,看不清楚,但秦绾就在他身边,哪能看不见他的手在细微地颤抖?

    一个习武之人,手居然握不稳杯子,怎么看都不正常。

    “还好是几个意思?”秦绾皱眉。

    “我也不知道。”李暄迟疑了一下,放下杯子,一只手按上了胸口,轻声道,“酒菜没有问题。”

    秦绾“嗯”了一声,别说夏泽苍不至于下毒害他们,就算真下毒,她体内的轮回蛊第一时间就会有所反应的,根本没有毒药能瞒过她。

    想了想,她忽然脸色一变,声音压得更低了:“蛊毒发作了?”

    李暄微微一愣,要是秦绾不说,他还真快忘了这回事,毕竟对他来说,只是莫名睡了一觉,起来后至今也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对。

    “不行,先回去,让苏青崖看看。”秦绾越想越觉得不安。

    “这里呢?”李暄迟疑了一下。

    不管怎么说,他们现在和夏泽苍算是蜜月期,总不能太不给面子。

    “有我。”秦绾一挑眉。

    “好。”李暄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笑意,随即起身道,“太子殿下,本王有些不胜酒力,先去休息一阵,便由王妃敬殿下一杯吧。”

    “啊……”刚回到座位的夏泽苍傻眼,好一会儿才愣愣地道,“摄政王自便。”

    这是不是……有哪里不对?这种时候,不胜酒力的不应该是摄政王妃吗?还是摄政王把话说反了!

    “告辞。”却见李暄一拱手,竟然真的留下王妃一个人,自己先离席了。

    大殿中虽然丝竹婉转,美丽的舞姬水袖飘扬,但所有人都没有出声。不止是西秦的官员,连东华随行的官员都没反应过来。

    摄政王,这唱的又是哪一出?

    秦绾给了个眼色,示意莫问跟上去,随即又举起酒杯,落落大方地道:“殿下别见怪,我家王爷确实是……不胜酒力。”

    “无妨。”夏泽苍抽了抽嘴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干巴巴地吐出两个字。

    他能说什么?人家都说是“不胜酒力”了,难道他还能非要把人拉回来继续喝吗?要说一个大男人自己不胜酒力让妻子上很丢脸……可李暄的态度太过坦坦荡荡,好像完全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他自己都不觉得丢脸,旁人自然不能说什么。

    不过,结盟事定,李暄的离席终究只是件小事,歌舞升平中,气氛很快又热烈起来。

    秦绾就算心里再焦虑,但脸上的笑容依旧完美无缺。

    不但是宴会不能出差错,最重要的是,李暄的身体状况决不能让夏泽苍知道。至于那个“不胜酒力”会让夏泽苍怎么想,她就管不着了,反正再怎么想也不会想到李暄是中了巫蛊之术。

    如果消息泄露,除非……

    ·

    北燕京城。

    “不行,这件事绝对不行。”虞清秋一脸的悠然自若,手里捧着茶杯,气色比起在东华的时候还更好些。

    这些日子宇文孝对他很是礼遇,知道他身体不好,随时有最好的补品养着,虽说从前李钰并不是对他不好,只是那一年里,秦绾明里暗里给他找的麻烦,个个都不简单,让他殚精竭虑,疲惫不堪。但宇文孝这里却简单许多。

    宇文孝的实力比起宇文忠也就差了一线,而且因为宇文忠有太子的身份,宇文孝和三皇子宇文仁隐隐有联手之势,那就反而压过了宇文忠了。

    虞清秋接手的并不是一个烂摊子,自然能得心应手。

    最重要的一点是,冉秋心不是秦绾。

    并不是说冉秋心比起秦绾差了这么多,而是因为他们同出一门,受教于同一人,实在是太过了解了。冉秋心的想法,他就算不是事事计算准确,总也能料到五六分,再加上阅历上的欠缺,她并不能像是秦绾那般时不时走上一步太过出人意料的棋。

    当然,这也和两人的地位不同。

    冉秋心的人手都是宇文忠的,她只有建议的权利,却没有决定权。哪像是秦绾那样,有自己的人手,想做什么都能做。

    于是,各种原因综合起来,这段时间内的交锋,几乎要把冉秋心憋得内伤。

    她真心怀疑虞清秋不是她师兄,是她的宿敌来着。

    原以为虞清秋落在秦绾手里,就算秦绾不会要他的命,但至少会想方设法收为己用,就算软禁一辈子,也不会把这样的人才推给别人的。可谁知道秦绾居然还真的就这么轻易就把虞清秋给放了,还让他跑到北燕来跟自己作对——

    想起来冉秋心就咬牙切齿。

    虞清秋真不是故意的吗?天下那么大,除了东华,还有西秦和南楚,为什么偏要来北燕,偏要选择连太子都不是的宇文孝!

    她深知自己师兄的骄傲,并不会随意选择君主辅佐,可宇文孝……宇文孝身上有什么值得虞清秋看中的优点吗?

    论能力,北燕年长的三个皇子其实都半斤八两,论地位和势力,宇文孝非嫡非长,在争夺大位上没有任何优势,为什么,就偏偏是宇文孝呢?

    “师妹。”虞清秋放下茶杯,依旧是一脸的淡然,“我说了,这件事,不行。”

    “为什么不行?”冉秋心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缓缓地说道,“师兄,虽然我们各为其主,但在这件事上,太子和二皇子的利益是一致的,只要东华一乱,嘉平关的军队就能迅速席卷东华最肥沃的产粮基地。”

    “我只问一句话。”虞清秋淡淡地道,“帮你们下蛊的那个人……不在了吧?”

    “师兄是什么意思?”冉秋心一怔,警惕地盯着他。

    “字面上的意思。”虞清秋一声轻笑,“看你的样子,是真死了。”

    “死了不是更好?”冉秋心冷笑道,“天下间,就再也没有懂得巫蛊之术的人了。”

    “你以为南疆的人真死绝了?”虞清秋反问道。

    冉秋心没说话,眉宇间却掠过一抹深思。

    虞清秋不会是无的放矢的人,那么,他的意思是……

    “至少,摄政王妃身边,就有南疆的人,要不然,这会儿,早就能听到摄政王的死讯了,可人这会儿还好好地在和西秦结盟。”虞清秋道。

    “就算有人能治好李暄,但放出消息一样能制造东华的内乱。”冉秋心道,“尤其,现在李暄不在东华。”

    “你确定,若是摄政王妃恼羞成怒,不会以牙还牙?”虞清秋的脸色有些奇异,“别人不知道绝天堡的沙天棘是怎么死的,我们难道还不知道吗?”

    冉秋心闻言,顿时脸色一变。

    沙天棘死后,因为沈醉疏并没有鞭尸的习惯,最后他的尸体并没有损毁得太厉害,毕竟是能和南宫廉一比的绝顶高手死亡,引起的关注并不小,只要有心,想知道尸体的状况并不难。

    蛊虫的痕迹。

    秦绾敢不敢以牙还牙,这个问题冉秋心根本不用考虑。

    那个女人,心狠手辣,做事果断,绝不会有半点妇人之仁,哪有她不敢做的事!而那人已经不在了,北燕现在……并没有能够对抗蛊师的存在。

    “何况,百姓对南疆的恐惧感依旧是存在的,北燕皇族用蛊……你觉得,将来真不会出什么问题吗?”虞清秋又问道。

    “我会再考虑的。”冉秋心沉默了许久才道。

    虞清秋看着她,一声叹息。

    若是冉秋心身为男子,或许能有更大的成就,就凭她没有因为他们敌对的立场就不理会他的反对意见,虞清秋就高看她一眼。

    合格的谋士,就要如此,摈弃私人的感情好恶,只看利益。

    本书由乐文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重生盛宠:总裁的〕〔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霍长渊林宛白〕〔大明小书生〕〔枕上名门:腹黑总〕〔权路迷局〕〔宠妻无度:火爆总〕〔驭鬼邪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