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荣耀之最强福〕〔镯镂记〕〔都市医道仙途〕〔三寸人间〕〔傲世帝尊〕〔全能巨星奶爸〕〔都市妖孽神豪〕〔猩红之语〕〔工业造大明〕〔半仙笔记〕〔永恒武道〕〔采个娘子来养家〕〔穿越诸天当反派〕〔凰道吉日:夜帝,〕〔陪师姐修仙的日子〕〔九转神帝〕〔瑶光女仙〕〔全民养鲲进化〕〔武道治安官〕〔穿越异界之农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七十九章 去黑吃黑吧
    好不容易送走了夏泽苍,秦绾一把揪住唐少陵的头发就往后面拖。

    “哎呀绾绾轻点轻点!”唐少陵一边走一边叫。

    “你闭嘴!”秦绾用力拽了一把。

    “公子……不要紧吧?”秦姝目瞪口呆地问道。

    “没事。”李暄闲闲地道,“唐少陵越是表示得坦坦荡荡,夏泽苍越不会多想什么。”

    顶多,也就往美色误人这方面去想,怎么想都是歪的。

    “公子会考虑那么多吗?”秦姝表示怀疑。就算江湖上传说的唐少陵是个多英明神武的少年英雄,但在每次都看见他在秦绾面前卖蠢的秦姝等人来说,再震撼的传说也挽救不了唐少陵的形象了。

    “噗——”苏青崖忍不住笑出来。

    “唐少陵心里透彻着呢,不用你们担心。”李暄摇摇头。

    而另一边,秦绾一把把人揪到花园里才松手,气呼呼地瞪他:“你来干什么?不是让你不要来的吗?”

    “我担心你嘛。”唐少陵撇撇嘴,一脸的哀怨,“夏泽苍那个家伙,别看他表面上一本正经,其实一肚子坏水!我这不是怕你吃亏吗?”

    “从来只有我让别人吃亏的份。”秦绾冷哼。

    “是是是,绾绾最厉害。”唐少陵立即道。

    秦绾揉了揉太阳穴,叹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这来都来了,难道她还能再把人打包送回去不成?

    “我来的时候,听说你们遇到了刺客?”唐少陵正了正脸色。

    “已经解决了。”秦绾顿了顿,轻描淡写地道。

    “解决了?”唐少陵惊奇道,“夏泽苍不是还在满西秦搜捕刺客?我们在半路都遇见了几次盘查……”

    然而,话说到一半,他突然脸色一变,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接下去说道,“我说,绾绾,你该不会是真的想通了,想把李暄干掉换个更好的,所以自己找的刺客?”

    “你滚!”秦绾差点岔了气。

    原本还以为他明白了什么,果然二货的本质完全没变过!

    “哎,别走别走。”唐少陵赶紧一把拉住她。

    “还有事?”秦绾很无力地问道。

    “你就跟我说说,刺客究竟是怎么回事呗。”唐少陵笑得贼兮兮的。

    秦绾看了他一会儿,终于还是拉着他的袖子,一边走,一边简单地给他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这世上,他们是血脉至亲,她不相信谁都不可能不相信唐少陵。

    “这样啊。”唐少陵摸摸下巴,忽然转身就走。

    “你去干嘛?”秦绾揪住他的发尾,很有种不祥的预感。

    “去找慕容流雪。”唐少陵答道。

    “揍他一顿?”秦绾一愣。

    “肯定是跟他好好讨论一下,怎么弄死姓李的!”唐少陵右手捏成拳头,在左掌心重重地敲了一下,一脸的愤慨和理所当然。

    秦绾黑线,忍了好久,终于觉得忍无可忍,一拳头揍了过去。

    “呃……”身后传来一个纠结的声音。

    “散步呢?”秦绾抚平衣袖,若无其事地转身,笑容依旧温婉大方,仿佛刚刚动手的不是她一样。

    “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慕容流雪委婉地问道。

    秦绾并没有太限制他的自由,只要不走出去,在后面的花园里散散步还是可以的,这里也没有西秦的人,而一早一晚,粗使宫女打扫庭院的时候,不用说,慕容流雪也会自觉避开。

    落在西秦手里,可不会有落在秦绾手里客气,夏泽苍可是恨极了那个刺客的,慕容流雪很清楚这一点,所以秦绾也很放心。

    “没关系。”秦绾笑笑,随即又狠狠地瞪了唐少陵一眼。

    “好久不见。”慕容流雪沉默了一下才打招呼。

    实在是……唐公子眼眶上那一圈乌青,摄政王妃还真是一点儿都没留情啊!

    “认识?”秦绾好奇地问道。

    “还好,就是认识,不熟。”唐少陵一边说,一边揉了揉眼眶,指尖带上内力,很快就揉散了淤血,让自己一张俊脸恢复正常。

    他乐意让妹妹打两下是一回事,但在外人面前顶着个熊猫眼丢脸就是另一回事了。

    慕容流雪看着他娴熟的动作也不禁抽了抽嘴角。

    他和唐少陵也确实只是认识的程度,完全不熟,所了解的都是江湖上的传闻。只是……这个差距真的有点大,大得几乎让他怀疑眼前的人是不是易容顶替的冒牌货。

    “你过来一下。”秦绾想了想,忽的拽着唐少陵的衣袖往书房走,一面只留了句“慕容公子自便”。

    慕容流雪看着他们的背影,很有几分好奇。

    这两人……太亲昵了,但是,那种亲昵太过自然坦荡,仿佛天经地义,本该如此,完全不会让人想到男女之情上去。

    表兄妹?这不可能。

    “怎么啦?”唐少陵一进门,就被扔了一大叠的书册。

    “盟书。”秦绾答道。

    “哦。”唐少陵也不在意什么机密不机密的,既然是秦绾给他的,他拿起来就看,然而,只扫了两眼就惊奇地挑起了眉,“夏泽苍居然这么大方,转性了呢?”

    “我也觉得。”秦绾一耸肩。

    唐少陵将盟书卷成一个纸筒,一下下敲击着自己的手掌,沉吟道:“你知道我不懂朝廷的事,所以这份盟约有没有问题,我是看不出来的。”

    “本来也没指望你。”秦绾白了他一眼。

    “不过,我了解夏泽苍。”唐少陵一脸严肃地道,“这前后的差距太大了,就算有刺客的事,夏泽苍也不可能同意退步那么多,除非……”

    “除非他能得到的好处,远超过退步所付出的。”秦绾接口道。

    “要我去问问吗?”唐少陵道。

    “怎么问?”秦绾一愣。

    “直接去问夏泽苍。”唐少陵坦然道。

    “……”秦绾难得地被噎了一下。

    唐少主你就算是当奸细也当得太光明正大、太坦坦荡荡了好吗?

    想了想,她还是摇摇头:“不用,横竖他也不会告诉你真话。”

    要是从前,夏泽苍可能不会防着唐少陵,但现在可不好说,尤其夏泽苍身为皇族,总有个皇族改不掉的通病:多疑!

    “那好吧。”唐少陵有些遗憾地一摊手,似乎对于做奸细这回事还是挺感兴趣的。

    “说起来,你爷爷同意你来西京?”秦绾问道。之前唐默虽然没有发话,但欧阳鹭却是一直压着不让他一起跟来的。

    “为什么不同意?”唐少陵诧异道。

    “我以为,爷爷应该不希望你介入到东华和西秦的朝政里去。”秦绾委婉地说道。

    鸣剑山庄世代立足西秦,和朝廷关系良好,就算不是入朝为官,但肯定是不会帮着别国的。而唐少陵若是跟在她身边,很显然,做的事绝对不会对西秦有利。

    “爷爷说,他是西秦人,自当忠于西秦,但我不是啊。”唐少陵眨巴着眼睛,一脸认真道,“所以爷爷说,谁走什么路,都是自己选的,自己不后悔就好。娘就是想得太多了,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

    “那万一……爷爷怎么向西秦交代?”秦绾道。

    “一个江湖世家,需要交代什么?就连那些真正的官宦世家,一门分侍两国的也很多,为的是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尤其是在乱世,就没有一个家族是从一而终的。现在西秦的温家,和北燕第一大世家的温家,在前朝末年也是同枝,按族谱算也是亲戚。”唐少陵满不在乎地一耸肩,“鸣剑山庄在西秦根深蒂固,就凭我一个人还连累不了,放心吧。”

    “好吧。”秦绾闻言,这才稍稍安心。

    唐默和唐演夫妇都是好人,欧阳鹭还是她的亲姨母,她自然是不希望鸣剑山庄出事的,既然唐少陵心里有数就好。

    “那么,这个玩意儿,你打算怎么办?”唐少陵晃了晃手里的纸筒,“签?不签?”

    “为什么不签?”秦绾挑眉,毫不客气道,“反正这个盟约对东华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不签白不签。”

    “那夏泽苍的算计?”唐少陵疑惑道。

    “想必就算有好处也是见不得人的。”秦绾笑得很甜蜜,“不知道我最喜欢干的事就是黑吃黑吗?”

    “黑吃黑啊,这个本公子最喜欢了。”唐少陵连连点头。

    “咚咚!”

    就在这时,书房的门被象征性地敲了两下,李暄推门进来。

    “苏青崖呢?”秦绾好奇道。

    “说是要配点药,跑到行宫的药库去了。”李暄顿了顿才道。

    “……”秦绾汗颜,这还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啊,不过,以他和夏泽苍的交情,想必也不会有人阻止他吧。

    “你们在看盟书?”李暄的目光落到唐少陵手里。

    “嗯,有鬼。”秦绾道。

    “那是肯定的。”李暄一点头,笑道,“又想什么坏主意了?”

    “只是不喜欢被人当傻子看。”秦绾一声冷哼。

    要说东华和西秦的同盟,就目前而言还是很坚固的,秦绾也不是喜欢把事做绝,不过,要是夏泽苍想吃独食,就别怪她连锅一起端走,连汤都不给剩下!

    “对了。”唐少陵摸着下巴,忽然道,“我到行宫门口的时候,倒是听两个禁军士卒说已经有了刺客的下落,西秦禁军已经在调集人手准备抓捕了——可刺客不是慕容流雪吗?”

    “这么重要的事你才说!”秦绾一愣,随即怒道。

    “这不是一时没想起来么。”唐少陵很无辜。

    唐少主表示,只要不是想刺杀绾绾就行了,李暄遇刺个一次两次三次的,他完全不关心好么?

    “西秦哪里来的刺客?”李暄和秦绾面面相觑。

    布置这个杀局的人是慕容流雪很定不会有错,那么,西秦要抓捕的刺客又是谁?尤其重要的是,夏泽苍……究竟是真的觉得那人是刺客,还是故弄玄虚?

    “西秦想尽快平息事端。”李暄肯定道。

    “为此不惜连刺客都认下来?”秦绾惊奇。

    她就不信夏泽苍能找个说得过去,又和西秦完全没有关系、还主动认罪的刺客出来交差。要是带个死人来……就算说词再完美,西秦终究也要背上半口黑锅的。

    “对了,刺客!”李暄的目光一亮,“如果夏泽苍不是想包庇刺客,那就是……他不能让真正的刺客落在我们手里。”

    夏泽苍肯定是不会包庇刺客的,他和慕容流雪八竿子打不着边,和这场刺杀本身也没有任何关系,完全是被连累的,不想杀了慕容流雪就是好的了。那么……

    慕容流雪身上有什么价值?甚至,在夏泽苍根本就不知道刺客的真正身份地时候,他能有什么价值?

    答案似乎已经在嘴边,只是被什么东西压抑着,一下子吐不出来,哽得难受。

    ------题外话------

    半夜不码字,白天只要有事就赶不上更新……过几天要过年了还不知道怎么办╮(╯_╰)╭

    本书由乐文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