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每秒都在升级〕〔吞噬神话〕〔随身淘宝:拐个皇〕〔盛宠之锦绣商途〕〔军少心尖宠:早安〕〔仙墟纪〕〔我是夸雷斯马〕〔绝世神通〕〔为你抹去一世尘埃〕〔中二道士〕〔我的恐怖猛鬼楼〕〔乡村极品小仙医〕〔废材逆天:最强王〕〔修行大祸害〕〔重生为后之皇后在〕〔我的皮肤强无敌〕〔星辰〕〔我的身体里有个恶〕〔无尽穿越世界〕〔枕上暖相思:总裁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六十八章 怎么是你!
    几天时间转眼就过,凌子霄率领的大队人马终于来到了西京。

    为了表示对盟国的重视,夏泽苍下令大开城门,亲自带着随行的官员到城门口迎接。

    凌子霄却出了一身冷汗。

    因为……只有他知道,摄政王根本就不在啊!

    李暄和秦绾离队后,就给他报过几次平安,上次通信还是在鸣剑山庄的时候,如今却也不知道是否已经到达西京。可西秦太子亲自出来迎接了,摄政王总不能托词不见吧?

    然而,就在他还没想好怎么应付的时候,李暄策马缓缓从队伍中间走上来,胯下的赤焰宛如一团烈火般耀眼。

    “摄政王一路辛苦了。”夏泽苍脸上挂着得体的微笑。

    “有劳太子亲迎。”李暄点了点头。

    “请。”夏泽苍不多说废话,一摆手,翻身上马,也不在意一行人也被李暄的亲卫军纳入护翼之内。

    西京的百姓也有不少出来看热闹的,不过夏泽苍安排妥当,没出什么乱子,安安静静地把人迎到了行宫,直接划拨出一座宫殿给东华。

    凌子霄率领的五千禁军自然是不能一并入城的,由副将带着在城外扎营,随行的只有李暄的两百亲卫,分散开来正好够守卫这座宫殿,显然夏泽苍也是仔细计算过的。

    东华的使团需要安置,夏泽苍把人送到,便不再多做打扰,直接告辞出去了。

    “王爷,您终于及时回来了!”凌子霄这会儿才真正松了口气。原谅他一路都要对官府假装摄政王在队伍中实在太心累。

    “急什么,本王都到了几天了。”李暄一声嗤笑。

    “王爷万金之躯,还是不要轻易涉险的好。”凌子霄说道。

    “不算涉险。”李暄无奈道,“你真当本王是京城里那些养尊处优的王爷不成。”

    “末将不敢。”凌子霄低头,但语气却丝毫没有放松。

    “就是这份固执,跟你爹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李暄摇摇头。

    凌子霄愣了愣,这算是夸赞还是抱怨?

    “行了,你去安排吧,尤其明天要举行会盟的大殿,我们的人也要安排守卫。”李暄道。

    “是,末将告退。”凌子霄一拱手,出门时正好遇见端着托盘进来的秦绾,赶紧一侧身,“见过王妃。”

    “少将军倒是见外多了。”秦绾笑笑不由他分辩,挥了挥手,“王爷吩咐你办事,就去忙吧。”

    “是。”凌子霄又行了一礼,这才退出去。

    “收拾好了?”李暄一抬头。

    “荆蓝还在收拾。”秦绾把托盘放在小几上,笑道,“刚刚太子殿下派人送来的新鲜瓜果,我尝了一个,挺甜的。”

    李暄好奇地拎起一串晶莹剔透如同紫水晶的葡萄,有些惊诧道:“这季节已经有葡萄了吗?”

    “听说是皇庄里用秘法种的,金贵得很,一般的皇子都还轮不到,很是稀奇。”秦绾笑着凑过去,叼走他手上刚摘下的一粒葡萄。

    “我可不觉得你有稀奇的感觉。”李暄道。

    “什么秘法,神神秘秘的,不过就是用琉璃搭个矮棚子罩住葡萄地,地气聚而不散,棚子里气温高,加上最近日照好,葡萄就提前成熟了,说穿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秦绾说着,一边摘下葡萄往嘴里送。

    “你倒真是什么都懂一些。”李暄惊讶的不是种植秘法,而是,西秦所谓的秘法,在她看来似乎不值一提?

    “聚拢地气,说到底是遁宗的基本功夫,我们王府里那片冬日里也温暖如春的桃林就是聚拢地气而成的,使用了阵法,连琉璃罩子都不需要。”秦绾笑道。

    “原来如此,那确实没什么了不起。”李暄释然。

    “这个也不错。”秦绾又翻出一颗草莓往他嘴里塞。

    “你看看这个。”李暄顺手递给她一张纸。

    “什么?”秦绾将草莓送进嘴里,顺手拉过他的衣袖,擦了擦手指上的汁水,这才接过来。

    李暄沉默地看着原本雪白的袖口上一片淡红色的污渍,没有说话。

    “这个是……行宫地图?哪儿来的?”秦绾好奇道。

    这座行宫历史悠久,又空置多年,就算是西秦的工部,只怕也未必还留着图纸了。

    “秦诀拿来的。”李暄不在意地道,“是草图,这张是我刚刚修正后重新绘制的。”

    秦绾一挑眉,好吧,就算行宫有守卫,可毕竟不是真正的皇宫大内,以秦诀的轻功,逛一遍行宫,把位置都记下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爹爹给她的这两个暗卫,要说秦姝还就是个单纯的女孩儿,而秦诀怎么就这么……一根筋呢。

    就像当初江辙让秦诀把唐少陵赶回西秦去,这可真是把唐少主往死里打啊……也幸亏是武功还不够高,要不然真是一出人间惨剧。不过,秦绾也很怀疑,江辙就是知道秦诀杀不了唐少陵才随便他去折腾自己儿子的吧。

    她记性也不差,将图纸大致记在心里就放回了桌上。虽然西秦应该也是有诚意的,不过,有备无患嘛。

    “对了,你还记得上次的刺客吗?”李暄忽然问道。

    “当然记得,怎么,有消息了?”秦绾闻言,顿时精神一振。

    “莫问派人通过那张缴获的弓,找到了弓的出处。”李暄说着,晃了晃手里的一张密信。

    “西秦?”秦绾问道。

    “西京。”李暄把范围缩得更小。

    “西京……”秦绾沉吟了一下,缓缓地道,“我记得,西京有西秦最大的军械制造作坊。”

    那是迁都之前就存在的,因为作坊中那些手艺高超,代代相传的匠人大多是西京人士,不愿意背井离乡,作坊就没有迁移,后来慢慢的,京城边上也建立了新的作坊,可这里依旧承担着西秦三分之二的军械供应,尤其是弓箭。

    “没错。”李暄点点头,“同一批次制作出来的弓是有迹可循的,按照暗卫的调查,那张弓是一年前制作的,而这一批弓箭,目前还锁在西京仓库,并没有运往京城或前线。”

    “有人从仓库里拿了一张弓?”秦绾若有所思,“军备仓库一定守卫森严,别说外人进去偷了,就是看守的人想要监守自盗也不容易。为什么非要军备库的弓呢?随便买一把不行吗?何况,能神不知鬼不觉拿出一张弓,有那能耐,犯得着为了拿一张弓?”

    “是啊,说不通。”李暄一声叹息。

    这件事疑点太多了,甚至,现在都没弄清楚到底和西秦有没有关系。至于私仇,他实在想不起来自己得罪过什么人是和西秦有关系的。

    “去那座军备仓库看看如何?”秦绾提议道。

    “怎么去?”李暄一愣。

    军备可是机密,万一被发现了,就算有盟约在,也会惹来大麻烦的。

    “光明正大的,请太子殿下带我们去呀。”秦绾眼珠子一转,笑眯眯地说道。

    李暄怔了怔,倒是开始思索可行性来。

    “试试又无妨。”秦绾笑道。

    “也是。”李暄也释然了。

    既然是坦坦荡荡地提出要求,只要有个合适的理由,就算被拒绝了,也不会让西秦产生芥蒂,就像是秦绾说的,试试无妨。

    “咚咚咚。”就在这时,房门被敲响了。

    “什么事。”李暄提高了声音问道。

    “王爷。”门外传来莫问沉稳的声音,“外面有位姑娘,求见王妃。”

    “姑娘?”李暄的脸色有几分诧异。

    这里可是西秦的行宫,不是驿馆或客栈,哪儿那么容易让一位姑娘直接到内宫门口来求见。

    “进来吧。”秦绾笑笑。

    莫问推门而入,送上一张精致的拜贴,看起来还是个懂规矩的。

    秦绾接过来,也没看内容,随手往书桌上一扔,便道:“请人到偏殿奉茶吧,毕竟是公主殿下。”

    “公主?西秦公主?”莫问惊讶道。

    “嗯。”秦绾应了一声。

    这时候能来找她的,除了夏婉若也没有别人了,西秦的行宫,自家公主想要在哪儿逛逛,自然是不会有人阻拦的。

    “你去见她?”李暄微微皱眉。

    在他看来,把小儿女情事,尤其还是单相思来和国家大事相提并论的夏婉若,根本没资格来浪费秦绾的时间。她们的胸襟有天与地的差距那么大。

    “算了,见见吧。”秦绾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

    “就算要联姻,让夏泽苍挑个靠谱些的公主来,东华不是垃圾收容场。”李暄道。

    “噗——”秦绾被他逗笑了,笑眼弯弯地留下句“知道了”,便回房换了沾上了果汁的衣服,带着荆蓝和秦姝走向偏厅。

    来人果然是夏婉若。

    东华的侍从虽然礼仪不缺,但骨子里都流露出一种疏淡与冷漠,让她有些坐立不安。

    许久,终于听到了殿外传来不疾不徐的脚步声。

    夏婉若心头一跳,赶紧放下捧在手心许久却一口未动的茶杯,站起身来。

    虽然她也是公主,可每个国家都不缺少公主,而掌握着实权的摄政王妃,却只有一个秦绾。

    然而,一看到来人,她不禁睁大了眼睛,脱口而出:“怎么是你!”

    “放肆。”荆蓝忍不住冷哼道,“这就是西秦公主的礼仪规矩?”

    秦绾脸色不变,慢悠悠地走进殿内,在主位上坐下来,这才抬了抬眼,淡淡地说道:“看起来,本妃确实应该和令兄商议一下公主的教养问题了,我东华可要不起这样的王妃、世子妃。”

    夏婉若原本脸色发白,但听完她的话,微微一怔后,眼中居然流露出一丝喜色来。

    “别傻了,你以为太子殿下这就会同意不让你去联姻了?”秦绾一眼就看破了她的小心思,一声嗤笑。

    “我……”夏婉若不禁语塞。

    不过,这一下停顿,倒是让她想起了之前的震惊,下意识地道:“你……是东华的摄政王妃?”

    “怎么,有问题?”秦绾一挑眉,悠然道,“本妃不是说过,是‘李夫人’吗?”

    “……”夏婉若无言。

    “李”虽然是东华的国姓,但这世上姓李的人实在多如牛毛,怎么可能听见一个“李夫人”就觉得和东华皇室有关呢?若是姓宇文,倒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北燕皇族。

    “你说,你是唐夫人的……外甥女?”夏婉若又狐疑道,“江……江慧?”

    “义女也是可以上族谱的。”秦绾一脸“你太蠢我不想跟你说话”的表情。

    “义女……”夏婉若一愣,随即更加震惊。

    东华摄政王妃秦绾的义父是谁?那是丞相江辙,于是……鸣剑山庄和东华的丞相府是……亲戚?怎么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呢。

    这件事,要不要告诉皇兄?可就算她不说,皇兄也很快就会知道的吧?

    “那么……公主殿下来见本妃,是公事呢,还是私事?”秦绾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她和鸣剑山庄的关系,瞒是瞒不住的,不如坦坦荡荡,谁家没有几个别国的姻亲呢?若是夏泽苍因此就怀疑在西秦根深蒂固的鸣剑山庄,那也说明,他的胸襟不过如此。

    “都有。”夏婉若定了定神,隐藏在袖中的手暗自握紧了拳头。

    “哦。”秦绾刻意地拉长了声音,微微一笑,却没有接口。

    “我想请王妃,拒绝联姻。”夏婉若沉声道。

    “凭什么?”秦绾无喜无怒,只是平淡地反问了一句。

    “两国大事,为什么要用我们女孩子的幸福去维系?”夏婉若恳切道,“王妃也是女子,难道就无动于衷?”

    “本妃……确实感觉不到呢。”秦绾一声嗤笑,淡然道,“你身为公主,自幼锦衣玉食,荣华富贵,享受万民跪拜,可你得到了这么多,你除了自己的婚姻,还有什么是能拿出来回报的?都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可你除了联姻,你还有什么用?”

    “我……”夏婉若的神色间带着一丝屈辱,好一会儿才道,“王妃不过是事不关己,站着说话不腰疼,若是当初你们的皇帝要王妃去联姻呢?”

    “放肆!”秦姝一声怒斥。

    她是暗卫出身,这一生气,自然就流露出淡淡的杀气,顿时让夏婉若噎住了。

    秦绾轻轻一挥手,制止了秦姝,却笑道:“本妃文能从政治国,武能上阵杀敌,谁敢让本妃去联姻?就连本妃这两个侍女,也是文武双全,而公主你,除了一个高贵的身份能激起拥有你的男人的虚荣心,你还会什么?可别说你混江湖的那两下花拳绣腿。”

    夏婉若咬着嘴唇,浑身发颤,可即便感到极度的屈辱,她还是无法反驳。从心底,她知道秦绾说的没错,但是,她依旧觉得不甘心。公主……如果不是公主……

    “你应该去找太子殿下,而不是本妃。”秦绾嗤笑道,“如果太子殿下愿意废除你公主的身份,本妃自然不会要一个民女联姻丢东华的脸。”

    夏婉若一怔,这才察觉自己不知不觉把话说出了口。可是,不当公主?显然不可能。秦绾的话虽然不好听,但她自己也很清楚,当初在江湖上能平安无事,全靠皇家暗卫在身后护持。若是只有自己,死多少次都不知道。可是……如果那人能喜欢自己……

    “如果公主没有别的事了,就请回吧。”秦绾说道。

    “王妃对我一个弱女子,真的就如此铁石心肠吗?”夏婉若站起身,有些绝望地问道。

    秦绾慢慢地放下了茶杯,看了她许久,才缓缓地道:“本妃最讨厌的就是你这样的弱女子。就因为世上的女子都和你一样,天生就觉得自己弱,应该被保护,所以这世上的男子才看不起女子。既然你都觉得自己弱,就乖乖接受保护,不要妄想着什么你抓不住的东西了。”

    “……”夏婉若慢慢地平静下来,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苦涩地道,“王妃是世上少有的奇女子,婉若真心敬佩,绝无虚假。只是……我现在想变强,还来得及吗?”

    “给本妃一个理由。”秦绾无可无不可。

    联姻,并不是必要,联姻的对象是夏婉若,也不是一定。只不过,没有好处的事,她何必多费心思。

    夏婉若一咬牙,衣袖一扬,指尖突然冒出一把雪亮的小刀来。

    “大胆!”荆蓝喝道。

    因为秦绾说了这位是公主,所以夏婉若进门时也没人搜她的身,谁知道她居然随身带着利器——可这小刀应该是女子房里用来削水果的小刀,要是扎不对位置,就算捅在人身上也杀不死人,用来行刺是不是也太蠢了点。

    “这就是理由。”夏婉若眼中一片决绝,举起小刀,就往自己脸上划去。

    东华,不能要一个毁容的公主来联姻,这就是理由。

    “叮!”一声脆响,小刀落地。

    夏婉若捂着右手腕,眉宇间一片痛苦之色。

    秦绾吹了吹手指,接住了飞回来的茶杯盖。

    虽然谁也没想到夏婉若拿着刀子是要自残的,可秦绾是什么样的人,夏婉若在她面前,就是想刺自己都难。何况,秦绾这一下是有点生气了,出手的力道没有刻意控制,夏婉若的右手现在恐怕都举不起来了。

    她能明白夏婉若的意思,生怕在自己宫里自残,会被夏泽苍强行压下去,所以要捅到秦绾跟前来。可是,西秦的公主在东华的摄政王妃面前毁容,不管是谁动的手,在舆论上,东华都理亏了。两国签署盟书,一旦理亏,就会被步步紧逼。只是很显然,这个天真的小公主是没脑子想那么多的,可秦绾却不能任由这件事发生。

    “要死要残回去拿刀子,别脏了本妃的眼。”秦绾拂袖而起,一面道,“姝儿,送公主回去,顺便问问西秦的太子殿下,派遣妹妹来行刺本妃,是不是想打仗!”

    “是。”秦姝立即过去捡起了地上的小刀。

    “我没有行刺!”夏婉若急道。

    “公主殿下在本妃面前突然掏出刀子来,说是要自杀,当天下人都是傻的吗?”秦绾嘲讽道。

    “我……”夏婉若一头的冷汗,也不知道是急出来的还是痛出来的。

    “去吧。”秦绾挥挥手。

    既然浪费了时间,总得要点好处回来,虽然夏泽苍也不会觉得妹妹没脑子地拿了把小刀去行刺东华摄政王妃,但是……人赃并获,谁说得清楚呢。

    就算不能敲诈点实质的好处出来,就看他们人在西秦的地盘上,气势天生就弱了一截,好歹也要让对面的气势降下去嘛。

    “王妃。”荆蓝小步追了上去,一面好奇道,“王妃不是也不喜欢这位公主联姻吗?为什么不顺水推舟呢?”

    “她若是乖乖认命,不给东华丢脸,本妃倒是想把这朵烂桃花带回去找个安稳的地方丢了。”秦绾一耸肩,轻飘飘地说道。

    “噗——”荆蓝笑眯眯的,心领神会。

    “走吧,去检查一下这几天买的土特产,看有没有少的。”秦绾又兴致勃勃道。

    这点儿小事实在很难让她生气太久,转眼就抛到了脑后去。

    至于夏婉若可不可怜……秦绾觉得,这世上有多少吃不饱穿不暖的穷人,每一个都比夏婉若可怜,也只有那些衣食无忧、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才正日伤春悲秋,总觉得世上只有自己最可怜。

    ------题外话------

    今天开始恢复更新和字数。12月太倒霉了,新的一年希望好好洗洗霉气!

    本书由乐文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一胎二宝:冷血总〕〔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大明小书生〕〔特品圣医〕〔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一念情深,万念婚〕〔前夫,慢慢撩!〕〔太古龙神诀〕〔国民校草别撩我〕〔恭喜您成功逃生[快〕〔乱伦大杂烩〕〔总裁的贴身特助〕〔英雄?我早就不当〕〔引凤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