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艳妻,瘟神总裁〕〔假婚陷阱:误嫁神〕〔道界天下〕〔神女嫁到,魔王请〕〔绝世武侠系统〕〔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诡秘三千藏〕〔末世狂喵〕〔道门入侵〕〔盛少撩妻100式〕〔明朝败家子〕〔天道很皮〕〔天价宠婚:神偷娇〕〔科技传播系统〕〔巫术法则〕〔冒牌高人〕〔三国小霸王〕〔北宋大表哥〕〔修神外传仙界篇〕〔汉化大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六十七章 姑娘,脸掉了
    “等一等。”随着一个微带着些紧张的声音,一个少年拦住了去路。

    “有事?”执剑上前一步挡在前面。

    “随便当众拦人家女眷,西秦的世家子弟还真是有教养呢。”荆蓝提着店家打包好的食盒,一声嗤笑。

    她这话说得还大声了点,半个二楼都能听见,眼前的少年一身锦衣华服,显然不是普通的江湖子弟,闻言却涨红了脸,一时说不出话来。

    “莫逞口舌之利,回吧。”秦绾淡淡地道。

    “是,夫人。”荆蓝笑着应道。

    “这位公子,麻烦你让让。”执剑很不满地道。

    “我、不,你们应该向这位姑娘道歉!”那少年猛地想起自己是来做什么的,赶紧说道。

    秦绾看看他,眼神中带着一丝戏谑,又回头看看茫然不知所措的夏婉若,随即笑道:“你喜欢这位姑娘?”

    不管怎么说,秦绾做的事明面上并没有刻意让人指责的错处,这还有人为夏婉若出头,显然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了,毕竟秦绾是已婚人士呢,在这些少年眼里可没有吸引力。

    “你胡说什么!”少年的脸上更红了,语气气急败坏的,却更显得心虚。

    “就当我胡说吧。”秦绾好脾气地笑笑,对执剑招招手,换个方向走,这酒楼四通八达的,少年又不是堵在楼梯口,哪条路不能出去呢。至于少年要求她道歉的话,就当做没听到了。

    谁没个年少轻狂的时候,她也没斤斤计较到这个程度。

    少年被她一语道破心思,自是不好意思继续追上去,但也不敢上前和一副要哭出来表情的夏婉若搭话,僵在了当场。

    “对了,下次见到令兄长,本夫人可要好好与他说说夏家姑娘的家教问题。”秦绾在楼梯口脚步一顿,又说了一句。

    这句绝对是真心话,夏婉若,还有安国侯府的那个夏婉怡,敢情西秦的皇家女子学习的是风月话本子?

    “我哪里错了?”夏婉若脸一白,这会儿倒是豁出去了,大声喊道,“我就是喜欢一个人,哪里错了?”

    少女眼中带泪,娇躯微颤,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说出的话虽然不合礼教,但酒楼在座的大多是江湖中人,或是平民百姓,极少有官宦人家那么看重这些,顿时就能激起无数同情心。

    “你喜欢他,可他觉得你很烦,这就是你的错。”秦绾很平淡地看着她。

    这位公主说真的也还算个不错的姑娘,只是,身为公主,自己没有独立生活的能力,又没有一个愿意无条件纵容她的太子哥哥,那还是早点认命,对所有人都比较好。

    “”这下,众人看夏婉若的眼神就有点不对了。

    要说小儿女两情相悦被棒打鸳鸯,那是挺引人同情的,可搞了半天原来人家不但不喜欢你,还觉得很厌烦要说明明是个挺漂亮的姑娘,又不怕没人求娶,犯得着这般自甘下贱地上赶着扒一个男人不放吗?

    “你、你胡说!他不会这么对我的!”夏婉若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不信我说的话,何必又来向我打听他的事?”秦绾失笑道,“敢情你只听你想听的,而不想听的就是我胡说?”

    “就是,那还不如回去自个儿意淫算了。”荆蓝嘀咕道。

    “不是的,他明明对我很好!”夏婉若反驳道。

    秦绾怜悯地看了她一眼,叹气道:“夏姑娘,脸掉了。”

    夏婉若茫然不解。

    “虽然你不要脸面,但人家还是要风度的。”秦绾解释道。

    “”

    “噗”酒楼上沉默了一会儿,终于有人没忍住笑喷出来。

    酒足饭饱,看两个漂亮的女子吵架也是挺有趣的,何况,那位夫人虽然第一印象是个老古板,可这会儿回味过来,才发现字字珠玑,这真是个妙人啊!

    “走吧。”秦绾这回没有再停留,直接下楼去了。

    “夫人,那位该不会就是西秦打算用来联姻的公主?”一出酒楼,荆蓝就一脸嫌弃道,“今天这事万一传出去,娶了这么个公主真是丢人死了。”

    两国结好而联姻,送个心在别的男人身上的公主,这是想结好,还是羞辱?

    “暂时不用管,反正又不是我们家王爷娶。”秦绾轻笑。

    虽然她不想坑了东华那些无辜的李氏子弟,不过这不是还有两个坑了也摆坑的嘛?

    当初恭亲王倒台后,一系的六皇子和八皇子被各自遣送回封地圈禁,废除了所有皇族的名号。简单说来,于私,他们还是太上皇的儿子,可于公,却已经不是东华的皇子了。自然,也是没有继承权的。所以,就算是再不满意李镶幼主登基的人,也不敢把这两位抬出来。

    太上皇只是昏迷,还有气呢,把被他亲自废除皇子身份的人捧上帝位,这是生怕气不死太上皇?

    杜太师和李暄争斗了那么久,却也没有提及这两位皇子就可见一斑。

    不过,若是两人还在京城,多半也在猎宫一战中被清理掉了,没见江辙连圈禁在京城皇庄的恭亲王都没放过吗?也是因为实在天高路远,鞭长莫及,他们又已经没有威胁了,江辙才没腾出手去收拾。

    然而,那两人终究也是姓李的,尤其八皇子妃前年病逝了,秦绾保证,若是夏泽苍敢让夏婉若联姻,她就敢把人嫁过去做八皇子的继妃好吧,八皇子自己都没有了王爵,他的妻子,当然也称不上是“妃”了。

    荆蓝一下子没明白她的意思,不过,自家的王妃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显然是不可能会吃亏的。

    “这位李夫人?”忽然间,迎面传来一个惊讶的声音。

    秦绾一挑眉,她才到西京一天,就碰上两拨熟人,是不是也太巧了点?不过,抬头看见来人,她就忍不住笑了。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也是,夏婉若能一个人在外面跑,夏泽苍出现在附近也不是什么太让人惊奇的事。

    “原来是太子殿下。”秦绾笑吟吟地道。

    “夫人也在西京?”夏泽苍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怀疑。这么快就再次见面,实在让他怀疑,这女子是不是直接跟着他前脚后脚就来西京了。

    故意的?

    “来西京办事,顺便转道鸣剑山庄拜寿。”秦绾大大方方地道。

    “原来如此。”夏泽苍看似释然,可眼中的疑虑顶多也就是从八分降到了六分的程度。

    “我们就住在同福客栈。”秦绾指了指方向。

    “那地方不错。”夏泽苍微笑道,“少陵没有一起来吗?”

    “他来做什么?”秦绾失笑道,“表哥江湖出身,哪里耐得住性子陪我们受拘束。”

    “那倒是。”夏泽苍深以为然地点头,又道,“不过,之前倒是不知道少陵还有个表妹。”

    “殿下言重了。”秦绾顿时敛去了笑意,淡淡地道,“虽然您是太子之尊,可表哥也不至于向殿下介绍女眷相识。”

    “是孤失言了,夫人恕罪。”夏泽苍的脸色变了变,最终还是很有风度地道歉。

    “哥哥问人家女眷,妹妹打听陌生男子,这可真是”荆蓝嘀嘀咕咕地道。

    夏泽苍武功不弱,这点距离,自然不会听漏了她的话,不由得继续变脸色。

    “闭嘴。”秦绾作势训斥了一句,随即又淡淡地笑道,“殿下,芷兰公主在前面酒楼里闹的乱子可不殿下还是赶紧去收拾一下比较好。”

    “小妹年少无知,若有得罪之处,夫人不要与她计较。”夏泽苍微微皱眉。

    夏婉若自从离开鸣剑山庄后,这一路上也算是听话,所以到了西京,他也就没太拘着她,由她出去散心了。

    在夏泽苍想来,女孩子家的,这个年纪,谁没有个朦胧的情窦初开的时候?明知道不可能,脑子清醒后,自然也就能放下了。难道说,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夏婉若还能惹出事来?

    可是,夏婉若并不是刁蛮的性子,也一个人闯过江湖,见过世面,她能惹什么事。

    “殿下,还是先去看看公主吧?”他身后的侍卫低声道。

    “夫人若有需要,可以到行宫来找孤。”夏泽苍道。

    “多谢殿下盛情。”秦绾微笑,可却也没说接受。

    “不必言谢,孤与少陵是挚友,应该的。”夏泽苍慨然道。

    “殿下慢走。”秦绾微微错身,让开了路。

    “告辞。”夏泽苍一拱手,带着侍卫大步离去。

    “过几日那位太子见到夫人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荆蓝偷笑道。

    “本妃可一句话都没有骗过他。”秦绾一耸肩。

    天地良心,她除了没说自己夫君叫李暄,其他可全是实话实说的。一句谎言都没有。

    “那位太子,和顾宁说的不太一样啊。”执剑若有所思。

    “对象不同罢了。”秦绾不在意地一笑。

    夏泽苍堂堂一国太子,若是不管对什么人都好言好语,那不是礼贤下士,是懦弱无能。而对她这个唐少陵的“表妹”,自然不会是眼高于顶的态度的。

    不过

    看起来,夏泽苍是真的不知道,欧阳鹭和欧阳燕是亲姐妹?

    如果春山图是前朝宝藏的地图,那么,“钥匙”又会是谁。

    “夫人在想什么?”荆蓝问道。

    “算了,先回去吧,烤鸭都要凉了。”秦绾摇摇头,先甩开了这些想法。

    宝藏的事不急,既然千年来都没有被人破解的秘密,她也不觉得自己有那么大能耐能很快破解。先放放吧。

    “不过,也没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执剑感叹道。

    西京距离鸣剑山庄不远,这会儿英雄宴刚过,余热犹在,刚才酒楼里大半人谈论的都是这个话题,没什么新鲜感。

    回到客栈,李暄也刚好整理完资料,还没来得及吃午饭。

    因为夏婉若的关系,秦绾其实也只是吃得半饱,打开用锡纸包裹的还热腾腾的烤鸭,又让客栈的厨房炒了几个清淡的素菜来,刚好再吃一次。

    “也亏你想得出来。”李暄边听边笑,“你不喜欢夏婉若?”

    “不,虽然谈不上喜欢,但也不讨厌,如果她看上的人不是唐少陵,也算是个不错的姑娘。”秦绾顿了顿才道。

    东华和西秦现在虽然是蜜月期,但迟早会有打起来的那一天,鸣剑山庄的立场显然是在西秦那边的,到时候唐少陵一定会很为难,但至少他还可以置身事外。然而,要是娶个西秦公主,他就要真正立于两难之地了。拍走这朵桃花,相信不止是唐少陵,整个唐家都会很高兴的。

    李暄轻笑着摇摇头,夹起一块烤鸭,慢悠悠地送进嘴里。

    其实唐少主真的不用嫉妒别人,紫曦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个隐形的兄控呢。

    题外话

    收到好多花花钻钻和月票,谢谢大家了,医生不给配止痛药,只有消炎,等过两天不疼了一定加更补偿。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逆袭:这个学〕〔我的神秘老公〕〔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