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傲寒不知春〕〔神话里有钢铁侠〕〔骗嫁之权臣有喜〕〔呆萌小厨娘:殿下〕〔纨绔小农民〕〔篮下我为王〕〔农家娇女香满园〕〔小农妇的田园生活〕〔我有田园与星辰〕〔青梅萌萌哒:竹马〕〔王牌大高手〕〔武步诸天〕〔机灵萌宝:给爹地〕〔一夫当官〕〔杀戮商城〕〔鬼帝狂妃:系统御〕〔早婚晚宠〕〔唯武独尊〕〔柔情万千痴爱成骨〕〔饥渴大刀之影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六十六章倒霉的西秦公主
    唐默寿辰后第二天,夏泽苍就告辞下山了。毕竟这次会盟西秦是东道主,他总得比东华的人先到。

    李暄和秦绾倒是在鸣剑山庄多呆了几日,只是遗憾的是,沈醉疏的问题,唐默沉思数日也没有什么可行的方法。

    沈醉疏虽然不是很在意,但唐少陵却有些消沉。

    武道孤独,有时候一个对手甚至比朋友更难寻。

    如今的圣山高手榜,十年之后,且看还能有几人笑傲

    离开的时候,就只有李暄、秦绾和沈醉疏三人。

    苏青崖要留下来给唐默复诊,而唐少陵显然不适合跟着去西秦和东华的会盟,虽然他本人其实挺想去的,却被欧阳鹭和秦绾一起制止了。

    在大榕城汇合了荆蓝四人,一行人悄无声息地上路,竟然也没比夏泽苍慢两天就到达了西京,而这会儿凌子霄率领的大队人马还有三四天的路程。

    西京旧名西陵,原本是西秦的旧都,大约三百年前的一位西秦皇帝嫌弃西京太靠近与北燕的边境,所以下令迁都,将都城往西南迁了数百里,于是西陵就被称为了西京。

    举行会盟的地方是西京行宫,虽然过去了三百多年,这座旧日的华丽宫室已经不复辉煌,但毕竟是旧都,西秦的财政每年花费在修缮行宫上的费用也不少,用来举行两国会盟也不丢面子。

    执剑在距离行宫最近的一家客栈里包下了一个院子安顿下来,预先安置在西京的暗卫也将情报送了上来。

    包括西秦方面参加的人员,明的暗的,以及夏泽苍到来后,西京的防卫布局。

    李暄一到就窝进了其中一间房间改装的书房里,秦绾想了想,带上执剑和荆蓝就出去逛街了,客栈内自然有莫问和秦姝打点。真有事,还有沈醉疏在呢。

    “西京这里看起来和我们东华也差不多嘛。”荆蓝一边打量着街道两边的景物,一边说道。

    “除了北燕,其实三国都大同小异。”秦绾笑道,“不过,西秦西边的一些城市因为接近西域,混血较多,不免就多些异域风情。”

    “夫人想去哪里逛逛属下前几年来过一次西京,还算路熟。”执剑道。

    秦绾抬头看看日头,便道:“去找家热闹些的酒楼。”

    “是。”执剑会意。

    想听八卦,酒楼茶铺自然是消息最灵通的,这个时候,想必是最热闹的时候。

    执剑记性不错,就算是几年前来过,对街道也很熟,东拐西歪的,带他们来到一家看起来门面有些陈旧的酒楼,一边解释道:“夫人别看这酒楼不起眼,地段也不好,但却是西秦迁都之前就存在的老店了,很多老客都是特地来的,能听到不少有意思的东西呢。”

    “那就进去吧。”秦绾自然不会怀疑他的判断。

    酒楼外面陈旧,里面倒是干净整齐,很有几分古韵。

    为了听消息,秦绾并没有选择雅间,而是选了二楼大堂的角落里的位置。

    不容易被人注意,却能纵观整个二楼。

    西秦因为朝廷和江湖关系融洽,民间尚武,随处一瞧就能看见好几桌带着武器的江湖中人,也有英姿飒爽的女侠,最吸引人眼球的,居然是一桌尼姑,尽管桌上的都是素菜,但尼姑进酒楼,也肯定不是只伺候佛祖的尼姑了。

    看到秦绾的目光,执剑低声道:“那些尼姑是水月庵的,看情形是带着年轻弟子出门历练的。”

    秦绾顿时了然。

    水月庵,江湖三大佛门之一,弟子上千,见到也不出奇。不过,想想一千多个尼姑排排坐念经的那场面,还是觉得挺好笑的。

    秦绾虽然不信佛,但

    也对空远大师那样真正的佛家高人十分敬重,然而,那些江湖上的佛门,不管是西秦的水月庵,还是南楚的真言寺,挂的是吃斋念佛的名,行的是杀人夺命的事,她一向是看不上的。

    既然遁入空门,就该六根清净,万事皆空,佛门弟子在打打杀杀的江湖上闯荡,像话么

    “那边的几位姑娘应该是彩剑门的。”执剑又朝着一个方向努了努嘴。

    秦绾一愣,下意识地往那边多看了几眼。

    欧阳燕出身于彩剑门,虽然母亲的师父已经不在了,但是毕竟时隔才二十多年,彩剑门总还有当初和母亲同一辈的师姐妹在吧那是不是,还有人知道母亲遇见父亲前的往事

    秦绾心中最大的一个谜题,就是母亲和那张据说封存着前朝宝藏的春山图之间有什么关系。

    江辙不知道,李暄的人也查不到,只是,当初夏泽天问她的那一句“是否认得欧阳燕”一直盘踞在她的脑海中。

    欧阳燕除了那一段因江辙而起的爱恨情仇之外,本人并无出奇之处,理应不值得被堂堂西秦战神记在心上,一定有别的原因。只可惜暂时还不能动与西秦的盟约,她自然是不能对夏泽天出手的。

    “小二,送一桌招牌菜上来,先来一壶碧螺春。”就在这时,楼梯口风风火火走上来一个人,说话的姑娘嗓门不轻,人也漂亮,自然吸引了不少视线。

    “姑娘,这会儿实在是没位置了,要不您等等”小二笑容可掬地迎上来。

    “那要等好久。”那少女苦着脸道,“小二哥,你看我就一个人,能不能帮忙拼个桌”

    “这好吧,笑得帮您问问。”她态度好,小二自然也不会不近人情,只是,转头看了一圈,这让一位单身女客和一群汉子拼桌肯定不妥,那桌师太倒是合适,可惜她们人多,坐满了。最后,他才看到角落里的秦绾,不禁目光一亮。

    这位一看就是官宦人家的夫人带着侍女和侍卫出来的,岂不是正好合适

    “啊。”少女却一声惊呼,随即满脸笑容道,“小二哥,我看见熟人啦。”

    小二看她直接向秦绾走过去,不由得恍然,是那位夫人的话,认得也不奇怪。

    “李夫人,又见面啦,我可以搭个桌吗”少女笑得很甜蜜。

    秦绾放下茶杯,一抬头,疑惑道:“你是”

    “呃”少女脸上一僵,随即有些尴尬地道,“前几日在鸣剑山庄见过夫人,小女顽皮,跟堂哥开玩笑,穿了男装,难怪夫人没认出来。”

    “是你啊。”秦绾歪着头似乎是想了想才道。

    当然,她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女子就是当日夏泽苍身边的小侍卫,多半就是西秦的公主夏婉若了,只是,她并没有结识这位公主的打算,便装作不认得。

    “我可以坐这里吗”夏婉若的脸皮却比想象的厚,似乎感觉不到秦绾的冷淡。

    “不可以。”秦绾答道。

    “为什么”夏婉若一愣。原本以为,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这点小事不可能会被拒绝的。

    “因为姑娘要了一桌菜,我这里放不下。”秦绾淡然道。

    她点的菜虽然只有四菜一汤,但加上餐具茶水,也摆了大半张桌子,确实是不可能再放下一桌菜的。

    “”夏婉若被噎住了,好一会儿才强笑道,“只是随口说的一句话罢了,我一个人哪里吃的完,叫小二添两个菜就行了。”

    看着这位公主似乎是赖上她了,秦绾微一皱眉,就明白了其中的原因,便道:“姑娘身份不凡,确定要和我的侍女和侍卫同桌吃饭吗”

    夏婉若怔住,她身为公主,接受的礼仪教育,在外面就算和平民女子相交,也不能和别人家的下人同桌吃饭那么份。在她想来,眼前的人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起码该敬她为客,那两个下人也该自觉站起来在边上伺候才对,

    然后她才能好好打听些事。

    荆蓝一声嗤笑。她家的王妃可是最护短的,哪会为了一个不知所谓的女人委屈了自己人。就算这女子身份不凡,可又不是下帖子正式拜访,谁还乐意招待她不成。

    “我没有关系。”夏婉若一咬牙,在秦绾对面的空位上坐下来,回头道,“小二哥,来两道招牌菜,一荤一素,再拿副餐具。”

    “好咧。”见她们似乎谈妥了,小二答应一声。

    秦绾无语,这姑娘还真是朵摘不掉的烂桃花啊。

    很快的,饭菜都送了上来。

    夏婉若却有些坐立不安。

    秦绾一直不开口,连寒暄都没有,就仿佛她真的就只是个拼桌的,打算各吃各的,吃完走人的样子。

    “夫人,这烤鸭做得真不错,一会儿打包一只回去吧”荆蓝提议道。

    “你还怕他饿着不成。”秦绾失笑。

    “夫人亲自带回去的,主子肯定高兴嘛。”荆蓝笑嘻嘻地道。

    “也好,还有这个红豆糕也带一份。”秦绾道。

    “是。”荆蓝应道。

    “那个”眼见他们似乎要起身的样子,夏婉若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李夫人,是唐公子的表妹吗”

    秦绾脸色一沉,眼中就闪过一丝不悦之色,直接道:“一个大家闺秀,开口就问与你毫无关系的男人,倒是不怕羞耻”

    夏婉若脸色一白,瞬间又涨得通红,右手紧紧地捏着筷子,力道大得几乎要把筷子捏断了。

    秦绾的声音不响,但也没刻意压低,至少附近几桌都是能听清楚的。

    “这位夫人的话说过了吧。”抱不平的竟然是水月庵一个三十多岁的尼姑。

    “本夫人出身官宦世家,不大懂江湖上的规矩,却不知何处有错”秦绾淡淡地问道。

    “”那尼姑也被噎住了。

    这个要怎么说说大家闺秀当众问一个男人不是问题就算有人心里不以为然,也不能说出口,那是和数千年流传的礼教作对,尤其她还是个出家人,就更不能说了。

    说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可人家夫人明明说了,她是官宦出身,不懂江湖规矩。

    “噗”却是旁边听到的人都没忍住,三三两两笑出声来。

    不是没人看出秦绾是故意的,不过,两边都是女子,没什么弱势不弱势的分别,而咋咋呼呼的夏婉若,显然不如端庄沉静的秦绾讨喜。就算是跑江湖的汉子,大多也是希望娶个温柔的贤妻良母的。

    夏婉若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似乎下一刻就会掉下来。

    她身为西秦皇帝唯一的嫡出公主,和太子一母同胞,感情极好,从小也是被千娇万宠大的,然而,即便这样,她也没养成太骄纵的脾气。可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呢

    “打包好东西,我们走吧。”秦绾起身,又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对着夏婉若点了点头,“姑娘慢用。”

    “等”夏婉若想叫住人,但一时也想不出什么理由来。

    “等等”却有人比她更快地开口。

    ------题外话------

    说好的恢复更新又要延迟,明天还要去医院,这两天疼得要命,整张脸都是肿的,前天开始就低烧就说我的脸也不黑,术后感染这么倒霉的事怎么可能就被我碰上呢偏偏那个医生只有周二看诊,只能吃消炎药忍忍忍疼得吃不了东西,咽口水都疼,心情也很不好,根本静不下来码字。等明天让医生看看再说。

    这个12月简直是流年不利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顾轻舟司行霈〕〔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特品圣医〕〔知青女配已上线〕〔总裁的贴身特助〕〔大明小书生〕〔引凤决〕〔听说你想掰弯我〕〔一念情深,万念婚〕〔女总裁的读心神医〕〔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共享男友带回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