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杀神之魂〕〔茅山遗孤〕〔天价专宠:甜爱舞〕〔路过的才不是奥特〕〔灵剑尊〕〔萌妻有喜:一胎二〕〔巡狩万界〕〔挽明〕〔重生都市邪帝〕〔唯我主宰〕〔大梦乱古〕〔绝命杀戮游戏〕〔追凶者〕〔至尊捉妖师〕〔一纸成婚:晚安,〕〔重生之盛世闲女〕〔精灵宠物店〕〔绝世神通〕〔都市最强战医〕〔我能召唤神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六十二章 鸣剑山庄
    唐默的寿辰在五月初十,早在五月初的时候,鸣剑山庄就已经开门迎客了。

    “真热闹。”秦绾感叹道。

    为了不引人注意,他们让侍卫和侍女都留在了附近的巨榕城里。

    沈醉疏和苏青崖都赫赫有名,再加上有唐少陵这个真正的鸣剑山庄少庄主在,就算夹杂着李暄和秦绾两个生面孔,也没人表示一下惊奇。多半是哪门哪派新出道的弟子吧。

    “鸣剑山庄就在巨榕城外,所以每年这个时候,巨榕城的酒楼客栈生意都会火一把。”唐少陵笑道。

    “我猜,巨榕城肯定有客栈是鸣剑山庄的产业。”秦绾道。

    “那当然。”唐少陵一抬下巴,理所当然道,“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嘛,早些年我就用零花钱在巨榕城开了一家客栈,一家酒楼,还有一家茶铺,就算是赚点零用。”

    几人闻言,无不侧目。

    于是说,从某方面来看,其实唐少陵和秦绾真的看得出来是亲兄妹啊。

    鸣剑山庄距离巨榕城确实不远,骑马也就是半个时辰,所以来拜访的人若非交情深厚到可以在山庄内留宿,不然都会选择在巨榕城安顿,等到了正日一早,再上门贺寿。

    所以,巨榕城虽然热闹,可真到了鸣剑山庄门口,还是很平静的。

    “少庄主回来了。”守门的弟子看见他们,一脸的欢喜,“啊,还有苏神医也来了,老庄主昨天还念叨着呢。”

    “我一会儿去探望老庄主。”苏青崖微微颔首。

    “进来吧。”唐少陵一边往里走,一边随口问道,“可有什么客人已经到了?”

    “还真有这么一位。”答话的是听到了消息迎出来的管家唐英。

    “唐爷爷。”唐少陵也恭敬地行礼。

    这位唐总管是唐默年轻时候的忠仆,一辈子都在鸣剑山庄,连唐演都要敬重几分,更不用说唐少陵这样的晚辈了。

    唐英挥挥手让那弟子继续回去守门,亲自带他们入内,以免笑眯眯地道:“少庄主这次交的朋友倒是靠谱了些。”

    “唐爷爷,除了苏青崖,我之前没有交过朋友好吗?哪来的不靠谱!”唐少陵不满地抗议道。

    “少庄主……”唐英一声叹息,看着他的眼神很是恨铁不成钢,“没交过朋友并不是那么值得骄傲的事。”

    “……”唐少陵无言,半晌才道,“还有客人在,能不拆台吗?”

    “这真是失礼了。”唐英对着李暄等人笑得很和蔼,就像是个慈祥的长辈。

    众人赶紧郑重地还礼,别看他一个老管家,被人敬重可不仅仅是因为唐默的关系,唐英年轻时,多少次和唐默并肩作战,甚至被西秦武林称为“杀神”,也是现在年纪大了,修身养性,慢慢收敛了身上的煞气,才显得如此无害。

    “唐爷爷说,谁来了?”唐少陵扯开了话题。

    不过,他也确实有点好奇。

    距离初十还有四天,这么早就能住在鸣剑山庄,肯定不是无名之辈,可身份高的人,即便是尊敬唐默,也不会来这么早,好像眼巴巴上门巴结人一样,没得自掉身份,顶多也就是提前一天到。能来这么早的,只能是至交,比如苏青崖。

    唐英张了张嘴,刚要说话,却眉头一皱,又咽了回去,抬头看向内院的门。

    “好久不见啊,两位。”却见门口走出来一个青年,大约三十不到的年纪,虽然只是一身普通的宝蓝色袍子,玉簪束发,也没有带兵器,但扑面而来的那股凌厉的杀气却能割得人皮肤生痛。

    “我当是谁呢。”唐少陵的眼神只是微微一闪,便恢复了平时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原来是太子殿下啊,老爷子办个寿辰,劳烦太子殿下亲临,还真是罪过了。”

    秦绾一挑眉,让自己借着唐少陵的遮掩,从后面暗自打量着这人。

    西秦太子……夏泽苍?

    不过再想想,也不是很意外。

    毕竟,鸣剑山庄距离西京并不远,连她和李暄都敢抛开大队人马来鸣剑山庄贺寿,何况是本就在西秦境内的夏泽苍呢。

    只是,堂堂一国太子,对一个江湖世家拉拢到这个地步,很难让人相信没有其他目的。

    “哪里,原本要到西京办事,正逢唐前辈大寿,若是过门而不入,反倒是失礼了。”夏泽苍好脾气地笑笑,又对苏青崖点点头,带着几分好奇道,“泽天怎么得罪你了吗?他从东华回来后,听到你的名字就发脾气。”

    “你为他不平?”苏青崖淡淡地反问了一句。

    “若是有什么误会,还是早早说开的好。”夏泽苍一脸的诚恳。

    “本公子看他不顺眼。”苏青崖回答得很直接。

    “……”夏泽苍也不禁抽了抽嘴角。

    看不顺眼……这还真是很有苏青崖风格的回答。不过夏泽苍也没想太多,毕竟苏青崖本就是这么个人。

    “行了,要叙旧一会儿再续,我先把娘的客人带过去。”唐少陵挥了挥手。

    “那回头见。”夏泽苍立即让开了路。

    虽然有些疑惑唐少陵居然会带个女子回来,而且还是已婚的女子,不过,如果是欧阳鹭的客人,倒是可以理解,只是……总觉得哪里有点古怪。

    似乎,自从唐少陵去了东华找那个秦紫曦挑战之后,所有的事都不对劲了。

    尤其,在夏泽天对他抱怨说唐少陵居然一反常态地处处找他麻烦……

    “以前老庄主的寿辰,那位太子殿下也来过吗?”秦绾直到走过了拐角才问道。

    “来是来过,不过没这么殷勤。”唐少陵耸了耸肩,又道,“还有,唐爷爷是自己人。”

    “是的,表小姐。”唐英笑眯眯地道。

    “唐爷爷好。”秦绾也笑着接下了这份示好。

    “原来你和鸣剑山庄真的是表亲?”沈醉疏有些惊讶地道。

    “我家夫人和江相的夫人是亲姐妹。”唐英答道。

    沈醉疏脸上闪过一丝不解,但看看秦绾,还是咽了下去。

    反正,他帮的是那个对他有恩也有义的秦绾,至于她到底是谁的女儿,甚至哪怕她不是安国候的女儿,又有什么关系?

    当然,沈醉疏肯定不知道,他无意中已经真相了。

    “唐爷爷带绾绾去见娘吧,我先安排一下客人。”唐少陵道。

    “是,表小姐,还有这位公子,这边走。”唐英笑眯眯地在前面带路。

    唐少陵顿时垮下了脸,他分明是让绾绾一个人去见娘么,干什么要多带一个!

    只可惜唐英人老成精,哪里看不出自家少主的小心思。疼妹妹可以,但妹妹都嫁人了,这不是存心讨人嫌嘛。

    秦绾是根本没注意到唐少陵的小心思,现在她的脑海里其实是一片空白的。

    当初江辙揭开她的身世的时候,因为太过突然,其实她还没感觉到多少紧张,但现在,明明知道,不远处的人是她在这世上唯三血脉相连的人。

    “别紧张。”却是李暄握住了她的手。

    “我没紧张。”秦绾一撇嘴,“我是……高兴!”

    “夫人见到表小姐定然也是高兴的。”唐英说道。

    “我的紫曦来了?”才刚穿过花园,迎面就见到一个三十多岁的美貌妇人提着裙摆匆匆迎了上来。

    秦绾一怔,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眼前也泛起一丝薄雾。

    跟江辙相认的时候,正逢宫变,刀光剑影,阴谋算计之中,来不及让他们表达心里的感情,而等到尘埃落定,却已经找不回当时的那种震撼。

    而眼前的女子,秦绾就算从未见过,也一眼就能认出来,那是她的姨母欧阳鹭。

    江辙说过,邱莹莹是欧阳燕的活画像,可见她们长得是很像的,可欧阳鹭的容貌和邱莹莹其实并不相似,或许这也是她们失散多年才得相认的原因。但是,即便容貌完全不一样,但欧阳鹭身上那种温柔而慈爱的感觉,却是据说和欧阳燕一模一样的邱莹莹没有的。

    “姨母?”秦绾犹豫了一下,小心地叫了一声。

    “好孩子。”欧阳鹭连唐英都视若无睹,一把抓住秦绾的手,将她拉到近前,仔细打量着。

    “姨母。”秦绾蓦然间就安下心来。

    这是她血脉相连的亲人,本不需要有任何顾忌,就算是从未见面,也不会感到生疏。

    “哎,我的好孩子。”欧阳鹭抱着她,眼泪就流出来来了。

    她唯一的姐姐,一生孤苦,还死得这么惨,只留下一双儿女,而比起从小就被自己带在身边抚养长大的唐少陵来说,这个本该娇养大的女孩子,反倒是吃了更多的苦。

    “咳咳。”后面跟着来的唐演看到这一幕,摸摸鼻子,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两声。

    “见过姨父。”秦绾从欧阳鹭怀里退出来,裣衽一礼。

    “不用客气,就当这里是你家吧。”唐演温和地道。

    他和欧阳鹭夫妻情深,连欧阳鹭不能生育都不在意,将唐少陵当做自己的亲生骨肉养大,再将鸣剑山庄一并赋予,对于秦绾,自然也是真心疼爱。

    “多谢姨父。”秦绾道。

    “这位,是你的夫君吗?”唐演的目光落在李暄身上。

    “是的。”秦绾点点头。

    “李暄见过姨父姨母。”李暄上前行了一礼,完全是以晚辈的名义拜见。

    “不错,你很有胆色。”唐演赞赏地点点头。身为东华的摄政王,为了秦绾敢孤身进入西秦,无论是胆量还是那份感情,都当得起他一声赞。

    “鸣剑山庄并非龙潭虎穴。”李暄微笑。

    “就算你权倾一国,可终究还是叫我一声姨父,见面礼还是要给的。”唐演笑眯眯地摸出两个一模一样的小盒子递过去。

    “多谢姨父。”李暄和秦绾对望了一眼,大大方方地上前接过。

    “少陵说,你武功不错?”唐演问道。

    “尚可。”李暄谨慎地答道。

    “跟我去演武堂练练,如何?”唐演道。

    “姨父能指点一二,求之不得。”李暄一拱手,毫不犹豫地应承下来。

    “很好,走吧。”唐演爽朗地大笑,扯着他就走。

    “你这武痴!要是把人打伤了我可不饶你!”欧阳鹭脸上还带着眼泪,一声笑骂。

    “不会,指点指点晚辈而已。”唐演答道。

    “你放心,你姨父这个人就是好为人师,不会出手太重的。”欧阳鹭转头又安慰秦绾。

    “我不担心。”秦绾笑道,“姨父肯定有分寸的,而且亦晨的武功确实不在我之下。”

    “这么说,我的女儿和儿子是天下第一和天下第二了。”欧阳鹭道。

    “嗯。”听到那句“我的女儿”,秦绾也不禁心中一暖。

    “走吧,我带你去看看你娘。”欧阳鹭牵住了她的手。

    “好。”秦绾下意识地反握住了她。

    ------题外话------

    下一个要倒霉的人出来了——西秦太子,哈哈

    ps:大家看文的时候我应该还在医院,保佑我活着回来吧……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