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华恩仇引〕〔谋爱101次,白少请〕〔不死古神诀〕〔农医悍女:傲娇夫〕〔神级高玩〕〔盗天墓之昆仑秘境〕〔我真的不能修炼〕〔最后一个扎纸先生〕〔梦幻西游之称霸天〕〔木仙传〕〔采个娘子来养家〕〔足球之巨星培养系〕〔我爱罗的超能力老〕〔花霁月〕〔涅骨〕〔乱宋之水浒风云〕〔万界典当行〕〔超凡小农民〕〔全球玄幻时代〕〔剑仙荣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六十章 圣山毒宗
    四月末,春暖花开,东华的使节团终于出了京城。

    摄政王出行,仪仗自然不会简单了,凌子霄率领五千禁军随行,朝中则由丞相江辙监国,大元帅凌从威总理军事。

    丞相大人很郁闷。

    说好的养病呢?

    不过,秦绾和李暄并没有随着大队人马出发,一走出京城地界,就在一头冷汗的凌子霄的注视下,带着几个亲信扬长而去。

    东华的摄政王夫妇自然是不方便出现在鸣剑山庄的,所以秦绾的打算是,悄悄地前往鸣剑山庄拜寿,之后再转道西京,正好和凌子霄会合,赶上会盟的时间。

    反正,有唐少陵,在西秦的范围内,根本不会有几个不开眼的江湖人来招惹他们。

    跟着的人只有莫问、执剑、荆蓝、秦姝四个,至于秦诀在哪里……只怕连秦姝都不知道。

    另外,就是唐少陵和苏青崖,还有一个沈醉疏。

    沈醉疏原本是要送邵小红回洞仙湖的,但还没成行,言凤卿就进京了,得知了邵震无事,随着言凤卿归附朝廷后还有封赏,邵小红就放下了心,也不着急回家了。反正洞仙湖的水匪要整编成正规军,断然不可能留着她一个女孩子在其中的,就算回去了也得随着水寨中的老弱妇孺一起迁到朝廷划拨的地方去安顿,那还不如留在京城呢。

    邵小红只是单纯,可不傻。父亲要当朝廷的官,她和摄政王妃交好自然只有好处。

    这次秦绾要去西秦,沈醉疏考虑了一下,还是跟着一起去了,毕竟他对战争也并非真的很有兴趣,只是想帮帮秦绾而已,反而是去西秦,虽说是去会盟,可毕竟是孤身前往别国,真要有事,五千禁军也派不上什么用。

    何况,沈醉疏虽然考出个武状元,但他还没有授官,江湖上也不会有人去关心某国的状元是谁,所以,他依旧可以用七绝公子的身份前往鸣剑山庄。

    这次去鸣剑山庄,因为有秦绾在,所以选择的路线依然是最短的那条,直接穿越圣山,进入西秦。

    东华境内一片安宁,反倒是在进入圣山的时候,被人拦住了。

    “朱姑娘?”秦绾有些惊讶地看着孤身拦路的女子。

    自从无名阁一别,她就再也没见过朱成碧,不过,根据无名阁传来的书信,因为蛇姬生死不明,年初的时候,朱成碧已经继任了毒宗宗主之位,因为事关传承,所以上报无名阁主。

    只是,做了宗主的朱成碧也完全不见当初圣山脚下和蛇姬在一起时的那种嚣张跋扈,恣意飞扬,反而眼眶深陷,下巴削尖,丝毫没有这个年纪的女子应有的青春气息,倒像是个三四十岁的妇人了。

    “苏师兄,我想和你谈谈。”朱成碧眼里只看见苏青崖一个人。

    “你的桃花债?看起来真不怎么样。”唐少陵笑眯眯地道。

    苏青崖目不斜视,一提马缰,就要从她身边经过。

    “你不能走!”朱成碧几乎是扑上来的,一把抓住了马缰。

    当然,并不是没人能阻止她,只是,朱成碧和苏青崖的恩怨,连秦绾都管不了,就更没有别人插手的余地了。何况,秦绾绝不认为,苏青崖遇见朱成碧会吃亏。

    “放手。”苏青崖清冷的眉眼之间闪过一丝淡淡的不耐。

    “我放过你,谁来放过我?”朱成碧低吼道。

    “关我何事。”苏青崖的声音依旧很冷。

    他知道朱成碧喜欢他,可是,那又怎么样?就算一开始就没有云舞,他也不会喜欢朱成碧。

    有些事,本就没有谁对谁错,只是你喜欢我,可我不喜欢你,就这么简单。

    “你真的想要连毒宗也一起灭了吗?”朱成碧看着他,一脸的悲切,“毒宗毕竟养育了云师妹,你觉得你毁了毒宗,云师妹在九泉之下就会高兴吗?”

    “你不配提她的名字。”苏青崖道。

    “我说的是毒宗!”朱成碧怒吼道。

    就算这么多年过去了,可这个男人眼里,依旧除了云舞,什么都看不见吗?

    也不是,他明明……也可以和那个叫欧阳慧的女子言谈甚欢,他的冷漠,似乎只是针对自己的。

    如果秦绾知道她的想法,只会嗤笑。

    真是想太多,或者太过于感觉良好了。

    在苏青崖心里,朱成碧是什么?什么都不是。

    无爱无恨,而苏青崖对于世上所有不相干的人,一向都是这个态度的。

    “我这一年好像没毒死毒宗的人。”苏青崖转头去看秦绾,一脸的茫然。

    所以说,从前他每年都要毒死好多毒宗弟子的时候,也没见朱成碧为了这事来找他,反倒是这一年他陪着秦绾东奔西跑的,还真没毒死过毒宗的人了,朱成碧反倒来跟他说毒宗?还是说,这是她纠缠自己的新借口么。

    反正苏青崖是不相信,朱成碧因为接任了毒宗宗主之位,就变得一心要为宗门负责什么的了。

    “不是你,是冉秋心!”朱成碧咬牙道。

    “说。”苏青崖一挑眉,倒是有了几分兴趣。

    后面的秦绾和李暄对望了一眼,也都透露出疑惑来。

    冉秋心?和冉秋心有关的,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朱成碧松了口气,急急地说道:“冉秋心要毒宗为北燕效力!”

    “哦。”苏青崖应了一声,并不明白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都是因为你!”朱成碧急道。

    “你就算有病,我也不会医的。”苏青崖就觉得自己停下来听她说话是个错误。

    “你!”朱成碧气急,用力喘着气道,“若不是因为你多年来到处毒杀毒宗弟子,弄得毒宗人心惶惶,也不至于如今冉秋心用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为诱饵,逼迫毒宗投靠北燕。”

    “也就是说,你身为毒宗宗主,居然控制不了自己的宗门?”秦绾忍不住开口说道。

    朱成碧张了张嘴,半晌才道:“师父失踪得突然,我虽是继承人,但毒宗还有几位长老在,欺我年轻不肯放权……”

    “不就是因为你无能吗?”苏青崖不耐烦道,“没事的话就让开路。”

    “毒宗投靠北燕来对付东华你也无所谓吗!”朱成碧喊道,“秦紫曦,你不是东华的摄政王妃吗?你也无所谓?”

    “东华不是南疆。”秦绾哑然道,“就算冉秋心再丧心病狂,她也不敢像当年蛇姬毒杀大量南疆人一样,毒杀我东华的军民,大陆上可不止北燕和我东华呢。”

    “她可以派人毒杀你,或者你身边的人。”朱成碧道。

    “嗯……”秦绾状似思考了一番,随即一本正经地道,“我考虑把苏公子串在腰带上,你觉得如何?”

    朱成碧闻言,顿时目瞪口呆。

    “滚!”苏青崖直接砸了一锭银子过来。

    “哈哈哈……”唐少陵趴在马背上几乎笑出眼泪来。

    “紫曦。”李暄拽着白云的缰绳,让秦绾面对自己,认真道,“不行,你的腰带是我的。”

    “噗”这下,连后面的执剑等人都没忍住笑出声。

    “你也滚!”秦绾笑骂着将刚接到手的银子又砸过去。

    “你、你们到底有没有危机感!”朱成碧怒道。

    “说起来,朱姑娘怎么这么关心东华呢?”秦绾一挑眉,审视着她,又道,“毒宗投靠北燕其实也没什么坏处不是吗?星宗的预言之后,各宗门都有自己的打算,大陆四国国力不相上下,谁胜谁败也要打过才知道,姑娘这么着急做什么。”

    “我……”朱成碧仿佛是一下子泄了气,怔怔地看着苏青崖无言。

    秦绾忍不住叹了口气。

    为什么……其实这真是个不需要问就有答案的事。当然是因为苏青崖选择了东华。

    朱成碧是个狠毒又自私的女人,因为喜欢的男人不喜欢自己而喜欢自己的师妹,就能把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妹给杀了,然而,她明明知道苏青崖不杀她仅仅是因为对云舞的承诺,并非是不想杀她,可她依旧不怕死地追着苏青崖这么多年。

    这又是个极度痴情的女子,就算最讨厌她的人也不能否认这一点。

    尽管,她爱一个人的方式非常糟糕。

    “造孽啊。”沈醉疏“啧啧”两声,夸张地摇头。苏青崖的这比桃花债,其实江湖上知道的人真不少,沈醉疏也是听过几句的。

    “我答应她十年之内不报仇,所以,只要不被我遇见,我是不会特地去毒死谁的。”苏青崖淡淡地开口道。

    这些年来,苏青崖虽然毒死过不少毒宗弟子,但也确实都是顺手刚好碰见,就随手毒死了,可只要绕着他走,主动退避三舍,他也不会追上去赶尽杀绝,要不然就看毒宗的人数也不是很多,这些年下来早就该死光了,哪里还轮得到冉秋心来利用?不过……

    “不过,既然毒宗投靠北燕,那就是两国之争,按照圣山的规矩,我也没必要受誓言所约束了。”苏青崖继续说道。

    “不!我没有投靠北燕!”朱成碧喊道,“我绝对不会的!”

    “与我无关。”对比她的激动,苏青崖平静地说道,“下次见面,如果你站在北燕那边,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行了,走吧。”秦绾开口道。

    “嗯。”苏青崖应了一声,一拍马,拉得朱成碧一个踉跄,不得不放手。

    “朱姑娘,我若是你,也就别管什么毒宗了,脱离了圣山,不管是嫁人生子,还是行走江湖,至少能多活两年。”秦绾经过朱成碧身边时,留下了一句话。

    朱成碧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离去,神色间却更迷茫了。

    “这女人……更上次见面的样子完全不一样了呢。”荆蓝边说边回头看。

    “没有了蛇姬,她自然就从壳子里出来了,长大了。”秦绾不以为然。

    朱成碧这个年纪还能任性成这样,绝对是被蛇姬给宠坏了,否则也不会在蛇姬失踪后,身为继承人,居然在宗门连话语权都掌控不住。如今靠山不在了,这样的人,就只能自食其果了。

    所以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冉秋心要毒宗做什么?”李暄疑惑地问道。

    就像是秦绾说的,冉秋心绝对不敢对东华的百姓下毒,难道是被唐少陵在嘉平关做的事给刺激了,想要以牙还牙?可是给大军下毒不容易不说,最关键的是,能有这么大的量给这么多人下毒的药,肯定不是见血封喉的那种。事实上,当初如果苏青崖在嘉平关,又肯出手的话,这点毒也起不了什么作用,说到底还是北燕的太医在医术上输给了苏青崖。

    “通知冷伯伯他们小心为上吧。”秦绾皱了皱眉,还是说道,“幸好虞清秋已经去北线大营了,冉秋心的事,让他去应付。”

    “总觉得,江州的战事还没这么快结束。”李暄叹了口气。

    “看虞清秋的了。”秦绾抬头看着天空。

    其实,她也挺好奇的,虞清秋到底有什么把握呢?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贴心萌宝荒唐爹〕〔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