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皇丹仙〕〔废材狂后,魔君太〕〔山河满目〕〔道门入侵〕〔我的傲娇总裁老婆〕〔仙韵传〕〔娇妻羞羞:男神老〕〔凤女妖娆:邪帝,〕〔荒野幸运神〕〔修仙界销售王者〕〔鸿蒙帝尊〕〔你的爱如星光〕〔嫡女虐渣手册〕〔诸天神帝〕〔权门婚宠〕〔你的爱如星光〕〔契约危情,总裁的〕〔天降淘妃:战神王〕〔元末称雄〕〔帝国总裁霸道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五十七章 敢不敢试试?
    兰桑郡主的日子很不好过。

    就算她把知道的东西都说了,连偷听的、猜测的都绞尽脑汁地交代了,可依旧被关在这个见鬼撞邪了的院子里。

    要说唯一有改善的,就是每隔几天,会有人送些熟食过来,有时候是一只烤鸡,有时候是一碟点心,虽然大部分时候还是要自己动手做,但偶尔出现的那么一点点希望,就像是美丽却有毒的罂粟,让人明明知道不应该沉迷,却控制不住自己期待。

    所以,终于有人将她带出小院的时候,她几乎是喜极而泣的。

    “来了。”演武场上,秦绾的脸色很冰冷。

    “王妃,人带来了。”秦姝一推兰桑郡主,回到了秦绾身后。

    兰桑郡主有些茫然地看了看空荡荡不见一个禁军的演武场,最后把目光落在孟寒身上。

    孟寒泰然自若地蹲在地上翻检着箱子里的各色玉饰,对投注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浑然不觉。

    反正,他这一头白发,既然没有遮掩,人家不多看几眼才奇怪。至于会不会多想能见到他真容的,不是自己人就是将死之人,秦绾自然会处理的。

    “怎么样。”秦绾凑到孟寒身后去看他的动作。

    “等着!”孟寒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这些玉,看起来不都一个样吗?”秦姝好奇地问了一句。

    孟寒没有回答,手指仔细地划过一块玉佩上的雕刻,随后就丢到了一边,看起来也不是。

    “郡主曾经看到过的玉佩是什么样子的,可还有印象吗?”秦绾转过头来,柔声问道。

    兰桑郡主这才回过神来,先是摇头,随即赶紧点点头,却又犹豫道:“我只是远远看过一眼,花纹什么的可看不清楚的。”

    她这一开口,所有人都不禁皱眉。

    倒不是他们指望兰桑郡主能认出那块玉佩,只是这声音也实在太难听了点!

    粗哑,晦涩,就像是嗓子生了锈还忘记上油的那种感觉。

    当然,事实上,兰桑郡主已经许久没有开口说过话了。刚开始被关在小院的那几天,她还会大喊大叫大骂,期待能有人出来制止她也好,可时候久了,永远都是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空间,就算大喊也只听到自己的回音,她也就慢慢沉默了,直到再也不开口说话。而许久未曾使用的嗓子,这一开口,自是好听不起来的。

    “那便把你觉得差不多的都挑出来。”秦绾说道。

    兰桑郡主慢慢走过去,在孟寒身边蹲下来,似乎是好奇,又多看了他几眼,欲言又止。

    “很好看?”孟寒却突然抬起头来,冷冷地说道。

    虽然,他觉得这个女人应该是属于“将死之人”这一类的,但那也不代表他就喜欢被看个没完了。

    “没、没有。”对上那双不带丝毫感情的冰蓝色眸子,兰桑郡主吓了一跳,赶紧低头,有些慌乱地去翻检箱子里的玉佩。

    孟寒一声冷哼,站起身,抱着双臂,看着她做事。

    兰桑郡主能感觉到那两道宛若实质的目光,虽然不带杀气,可却冰冷刺骨,让她下意识地加快了动作。

    “就是这些?”秦绾看着被捧到眼前的五块玉佩。

    “是的。”兰桑郡主应了一声。

    被挑出来的玉佩大小都差不多,虽然雕刻各异,但却都是白玉。

    孟寒走过来,扫了一眼这些玉佩,直接拿起一块。

    那是一块上好的羊脂白玉,所有人一眼都能看出价值不菲,显然主人是个富家子弟。然而,原本刻成一尊慈悲的弥勒佛的白玉,却在正中间有一条血红的线若是雕刻成别的图样,或许这条杂质反而能成为点睛之笔,让玉佩的价值更上一层楼,可偏偏,这是一尊玉佛。佛像中间一条宛若血痕的线,看起来却很不吉利,显得那笑眯眯的弥勒佛也变得阴森可怖起来。

    “这个有问题?”秦绾虽然不喜欢这块玉,但也实在不觉得哪里不对,因为那条红色的杂质吗?

    “有血腥味。”孟寒说道。

    “血腥味?”秦绾惊讶了一下,看看玉佩,脱口道,“你该不会是想说,这玉佩里的红色,真的是血?”

    “嗯。”孟寒点点头,将玉佩放到鼻端闻了闻,肯定道,“是血,而且是新近才注入玉佩中的。”

    “血?那么”秦绾迟疑道,“如果是巫蛊之术,那么这血”

    是李暄的?

    她没说完,但所有人都能明白她的意思。

    可是,虽然以前李暄替太上皇办事的时候,也经常弄得自己一身伤,可他最近这一年多可没怎么受过伤,北燕人有这么容易拿到李暄的血吗?

    “登基大典那天,他受伤没有?”孟寒问道。

    “这”秦绾楞了一下,那时他们还没有大婚,登基大典上的混乱后,两个人都有一大堆事要处理,记得大伤肯定是没有的,不过许久,她才有些不确定地道,“好像他的左手背上被宇文靖的掌风划出了一道血痕,这个能叫受伤吗?”

    那点儿擦伤,连药都不用上,对他们习武之人来说,平时晨练擦一下可能都更严重,也能叫受伤?

    “足够了。”孟寒打断道。

    “没有流这么多血吧?”秦绾拿起玉佩晃了晃。

    战斗中,别说只是擦了一下,就算是直接划了一条血流如注的大口子,宇文靖也不可能拿个瓶子去接,顶多就是手指上沾了一丝,怎么可能注入这么长一条血线!

    “这并不是有那么多血,而是”孟寒说到一半,摇摇头,懒得解释了,直接道,“应该就是这么回事了。”

    “那,能解吗?”秦绾问道。

    “我只修蛊术,没学过巫术。”孟寒干脆地一摊手。

    “那怎么办!”秦绾怒视他。

    然而,她的眼中也忍不住流露出一丝慌乱。如果连孟寒都没有办法,那还能怎么办?

    孟寒犹豫了一下才道:“这玉佩只是媒介,蛊虫虽然不在他身上,但总要下在活人身上的,若是能找到那个人,或许能想想办法。”

    “天下之大,谁知道那该死的北燕人把蛊虫下在谁身上?要是随便哪个路人甲或者干脆留在北燕就没来”执剑道。

    “不,巫术没有那么神奇,中蛊的人必定在不远的地方!”孟寒打断了他的话,斩钉截铁道。

    “可是”

    “去把宇文雄的尸体带来!”秦绾咬牙切齿道。

    “是。”执剑咽下了嘴边的话,匆匆离去。

    “要是中蛊的人死了呢?”秦绾转头问道。

    “那媒介相连的人也快了。”孟寒的声音很平淡。

    对他来说,摄政王李暄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甚至,他对于李氏皇族天然就不太喜欢,他在这里也只是因为秦绾要求。他会尽力,但真救不了的话,他也不会难过,至少比不上当初听到欧阳慧死讯时难过。何况,就算李暄死了,秦绾的性子也不可能去殉情,不管她要报仇还是怎么样,最终她答应的事也一定会办。所以,孟寒其实并没有那么关心李暄的死活。

    秦绾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虽然说,现在李暄的症状就像是睡着了,没有一点儿不对的地方,可巫蛊之术,谁知道下一刻他会不会立刻就断气?

    “我去看看。”苏青崖很果断地转身走人。

    当然,他也不是关心李暄,只是对巫蛊之术造成的症状好奇罢了。

    秦绾忍不住叹了口气。

    李暄的人明明很尊敬她的,像是执剑和荆蓝,她的命令甚至优先于李暄。可她的人怎么就都各种看李暄不顺眼呢?

    于是,果然还是人品问题吧!

    很快的,执剑就回来了,与他同行的还有刑部侍郎叶云飞,后面是两个侍卫抬着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

    “王妃,下官奉命将宇文雄的尸体送到王府。”叶云飞一拱手道。

    “有劳了。”秦绾点点头。

    叶云飞也有些好奇地看了看周围。

    就算王妃要验尸,也不需要跑到演武场来吧,还有那个一头白发的人,背影看起来却并非老者,也很是古怪。

    “你先回去吧,看好宇文靖,不能让人再死了。”秦绾沉声道。

    “是,王妃。”叶云飞答应一声,带着满腹疑惑走了。

    “我以为,你会宰了他?”孟寒一挑眉。

    “本妃既然没有金屋藏娇,你也不是见不得人,躲什么躲。”秦绾却道。

    她答应过孟寒要让南疆族民生活在阳光下,那么,在她如今已经手握重权的情况下,凭什么不敢让孟寒现于人前?

    尤其,叶云飞是个知道分寸的人。

    六大世家已去其二,萧家也快倒了,可这些世家是除不干净的,去了六大世家,又会有新的世家出现,而剩下的几家又一直比较听话,那么,打压打压再留着也不是不可以。

    孟寒没有说话,眸中却流转过一丝暖意。

    执剑掀开白布,露出一具皮包骨头的尸体来比起当日虽然不如宇文靖健壮,但也决不文弱的人,宇文雄的尸体真是瘦得脱了形。

    “他在牢里是绝食求死吗?”秦绾诧异道。

    “可是属下前些日子在牢里提审的时候,他还不是这个样子的。”执剑愣愣地说道。

    “没有易容,是真的宇文雄。”秦姝先摸了摸尸体的脸侧,这才一脸纠结地道。

    “都让开。”孟寒沉声道。

    “他是不是中蛊的人?”秦绾回头道。

    “不错。你应该也感觉到了。”孟寒点头道,“他会瘦成这样,是因为巫术发作之后,唤醒了他体内的蛊虫,于是他的全身血肉都变成了蛊虫的养料。”

    秦绾沉默,自从尸体出现,轮回蛊的躁动就更明显了。

    “他、他、他是被身体里的虫子吃掉了?”秦姝脸色雪白,结结巴巴地问道。

    “也可以说是吃掉了。”孟寒想了想道。

    “啊,那虫子还活着?怎么办啊?杀了虫子是不是能救王爷?”秦姝急促地问道。

    “杀了蛊虫,李暄要么立刻死,要么立刻没事,敢不敢试试?”孟寒沉吟片刻,抬头问道。

    秦绾一怔,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敢不敢试试?

    要么死,要么活,一半一半,可是她真的敢试吗?

    “你有多大把握?”许久,秦绾才艰难地问道。

    “一半。”孟寒坦然道。

    “”秦绾无言,本来就是一半!

    试?不试?

    “或者,试试第三种不死不活的法子?”孟寒又道。

    “什么法子?”秦绾立即道。

    “我虽然还不清楚蛊虫的种类,但根据常理,只要蛊虫的主人还活着,媒介相连的人至少不会立刻就死。”孟寒道。

    “你的意思是”秦绾有些迟疑。

    宇文雄肯定是不能死而复生的,所以,只有一个办法

    “我把他体内的蛊虫,转移到另一个活人体内。”孟寒的声音很冷酷。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婚心动魄:神秘人〕〔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