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妖孽公子〕〔白狐之我的同桌〕〔剑鸣九天〕〔明武天下〕〔总裁太凶猛:小甜〕〔总裁太凶猛:小甜〕〔宠爱100分:腹黑甜〕〔超级传奇巨星〕〔甜妻入怀:娇妻,〕〔异界之缥缈仙路〕〔重生初中校园:超〕〔我本猴子,无限嚣〕〔幻想次元掠夺记〕〔教授,不可以!〕〔都市之无敌修神〕〔都市玄门医王〕〔我有一个末世世界〕〔荒村莫入〕〔重生都市之神级主〕〔罗德兰的灰烬薪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936章 代夫上朝
    摄政王昏迷不醒这么大的事,自然是瞒不住的,毕竟是在琼林宴的途中。

    心情最复杂的就是杜太师了。

    虽说他私人和李暄没什么仇恨,不至于恨到想人去死的地步,但若是李暄真的一病不起,显然就是他最乐意看到的局面了。

    没有了力压群臣的摄政王,小皇帝就可以慢慢接触朝政,拿回应有的权势了!

    然而,只高兴了不到半天,第二天的大朝会上,他就被人当头打了一棒。

    秦绾一身亲王妃的正式朝服,堂而皇之地越过所有朝臣,坐在了原本属于李暄的位置上。

    “王妃,你、你……”杜太师气得胡子直抖,指着她说不出话来。

    王妃三天两头跟着摄政王上朝,他已经能做到眼不见心不烦了,反正王妃也就只是看看,并不发表意见,但是今天不一样,摄政王都不在,一个依附于男子的女眷独自跑到金銮殿上来,成何体统、成何体统啊!

    “本妃怎么了?”秦绾一声冷哼,“太师该不会是年纪大了,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吧?本妃不介意您回家养老的,也免得让人说我东华苛待老臣。”

    杜太师的脸色由红变白,又从白变青,像是个调色盘似的。

    “开始吧。”秦绾回头道。

    “众卿,有事上奏,无事退朝!”李镶身后的内侍总管抹了把汗,用尖细的嗓音喊道。

    众臣面面相觑了一阵,没人第一个站出来。

    这当然不是真的没事,相反,江州有和北燕的战事,云州的重建正如火如荼,和西秦的会盟又近在眼前,这不仅不是没事,而是非常有事!不少臣子手里都捏着厚厚的奏折。可是……摄政王病了,摄政王妃……听得明白吗?就算她听明白了,她说的话,又能代替摄政王吗?

    一时间,金銮殿里沉默得诡异。

    “无事?那就退朝吧。”秦绾“霍”的一下站起身。

    她现在心情很不好,李暄被移回摄政王府后,一直到早朝之前,依旧昏睡不醒,任何人把脉的看法都是没事,熟睡中。要说她现在根本就不想在这里看一群老头子瞎闹腾——虽然这群老头子里包括了她两个爹。

    “王妃稍等,臣有本要奏!”一见她是真的要走人了,文臣的行列里匆匆跑出来一个人,正是刑部尚书闵行远。

    “闵大人请说。”秦绾微微缓和了口气。

    这位尚书虽然是太上皇留下的老臣,但一直很识相,她自然要给几分颜面的。

    然而,闵行远一开口,就让她差点想抓起什么东西砸下去。

    “昨天夜里,刑部大牢关押的重犯,在登基大典上行刺陛下的北燕刺客,北燕留城候宇文雄,暴毙身亡了。”闵行远哭丧着脸说道。

    “什么?”秦绾勃然大怒道,“不是千叮咛、万嘱咐,用刑可以,但绝不能让人死了吗?”

    “启禀王妃,因为王妃和王爷去了江州,宇文雄嘴里又实在撬不开,这已经好些日子没对他用过刑了。”闵行远分辩道。

    “那人是怎么死的?”秦绾没好气道。

    “这个……仵作说,就是暴毙,应该是恶疾。”闵行远低了头。

    “恶疾。”秦绾冷笑。

    要说平时也罢了,可昨天下午李暄才出事,到了晚上,宇文雄就暴毙身亡了?什么恶疾能这么巧!

    闵行远显然也知道这个理由很荒谬,但他实在不明白人是怎么死的,仵作和几个大夫都检查不出来,他也就只能报个恶疾了。

    “宇文雄具体是什么时候死的?”江辙突然出声问道。

    “这……”闵行远楞了一下才犹豫道,“昨天晚上狱卒去送晚饭的时候,发现犯人的午饭还放在远处没有动过,喊人也没有声音,忙乱之后才发现,他是死了,而不是睡着了。仵作验尸后得出的死亡时间,也说是从中午到晚上的时间。”

    “中午和晚上差很远!”秦绾几乎要被他给气死。

    李暄出事的时间是刚过午时,如果宇文雄的死和这件事有关系,那很有可能,他就死在李暄出事的那个时间!

    “宇文雄的死状有些特别,所以,仵作并没有办法确定具体时间。”闵行远汗颜。

    “怎么特别?”江辙淡然追问。

    “就是……除了没有呼吸心跳,就跟活人一样,身体还有温度,也没有出现僵硬和尸斑。”闵行远一边说着,似乎是因为恐惧,脸色也微微发白。

    “你确定,是死了?”江辙道。

    “这……应该是。”闵行远犹豫道,“所有的仵作和大夫都说,人死了。”

    “一会儿把尸体送到摄政王府去。”秦绾断然道。

    “是。”闵行远松了口气。

    虽然不知道王妃要尸体干什么,不过,王妃既然要了尸体,显然是把这件事给接过去了的意思,要不然,他自己还真不知道要如何查起。

    “还有别的吗?”等闵行远脚步虚浮地退回自己的位置,秦绾又问道。

    “王妃。”第二个走出来的柳长丰步履从容得多,毕竟谁都知道他是摄政王一系的官员。

    “柳大人有何事上奏?”秦绾温和地问道。

    “王妃,原定的前往西秦的日期,是否需要延后?”柳长丰有些忧虑地问道。

    “不必。”秦绾斩钉截铁道,“延后就来不及了,若是连会盟的日期都推迟,西秦那边一定会得寸进尺。”

    就算是缔结同盟,可谁拿的好处更多,也是需要争一争的。

    “可……”柳长丰皱了皱眉,感觉很棘手。按照计划,动身的日子就在琼林宴之后,也就是说,就这两天功夫了,可摄政王如今的状况,能出发吗?

    “简直胡闹,摄政王还病着,如何能去西秦?”杜太师却没有他的顾忌,直接把话说出了口。

    “若不能,本妃便自己去,断不会弱了东华的威风!”秦绾一扬眉,毫不示弱地说道。

    “你你你……你一个女子……”杜太师被气了个倒仰。

    “本妃当日在殿前演武胜了西秦战神夏泽天,太上皇也多有赞赏,从未觉得本妃是女子而不该上场!”秦绾打断道,“还是说,杜太师连太上皇的旨意都要怀疑?”

    “老臣不敢。”杜太师吓了一跳,满脸涨红地分辩。

    “不敢就好!”秦绾毫不客气地回道,竟是一点儿面子都不准备给人留。

    原本还有几个准备了奏折的官员见状,掂量了一下,还是缩了回去。

    摄政王出了事,王妃今天显然心情不好,就跟吃了火药似的,这会儿还是别出去触霉头了吧,反正自己的事……也不是很急,回头把折子递到御书房就是了。

    “退朝!”眼见没人站出来了,内侍总管高喊道。

    话音未落,秦绾已然起身,径直穿越大殿,风风火火地离开了,就像是她是特地抽空来参加一场朝会似的。

    “秦侯爷,您看这?”闵行远犹豫了一下,还是凑到了秦建云身边。

    虽然江相看起来更得摄政王信任,可江相的性子太难接近了,何况王妃终究是姓秦的。

    “按照王妃的吩咐,把尸体送过去就是了,啰嗦什么。”秦建云把手拢在袖子里,目不斜视地往外走,一边说道。

    “可是王妃不会怪罪吧?”闵行远一脸苦相。

    宇文雄这么重要的犯人居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死得不明不白的,而且听王妃的语气,似乎还和摄政王的事脱不了干系,他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

    “她没那闲工夫。”秦建云淡然道。

    于是闵行远的脸色更苦了。

    王妃不怪罪他是好事,可王妃不怪罪他的原因竟然是没空——他该高兴吗?

    “少说话,多做事,牢里可还有一个呢。”秦建云又提醒了一句,施施然走了。

    安国候现在的日子过得可很轻松,虽说他在太上皇时期也手握重权,这会儿也不可能再多多少权势,可他身为摄政王的岳父,却不用像是伺候太上皇那样伴君如伴虎的小心翼翼了。朝臣们更是只有巴结的份,更没人敢使绊子的。

    而安国侯府里,老娘安分了,秦珠也不闹腾了安心备嫁,大长公主把家管得井井有条,除了儿媳妇看着糟心之外,再没有什么不满意的了。

    闵行远没有再追上去,站在原地琢磨了一阵,一提袍角,匆匆忙忙往刑部跑。

    宇文雄已经死了,不管是为什么死的,但是……还有一个宇文靖活着呢,决不能让宇文靖再死得不明不白了!

    而秦绾匆忙回到摄政王府,就见迎出来的荆蓝一脸喜色,顿时道:“王爷醒了?”

    “还没有。”荆蓝摇了摇头,但看见她失望的神色,赶紧又道,“王妃,孟公子回来了。”

    “孟寒回来了?”秦绾一愣,随即大喜。

    苏青崖说了是巫蛊之术,那么,孟寒肯定是有办法的!

    “太好了!”跟着秦绾进宫的秦姝也一声欢呼。

    秦绾几乎是用上了轻功回到主院,果然见到孟寒依旧是一身青灰色的袍子,散着一头白发,正坐在窗下沉思。

    “怎么样!”秦绾直接冲到了床前,来不及关心他在嘉平关查到了什么消息,匆忙便问道。

    李暄依旧是一副陷入沉睡的模样,呼吸平稳,脸上还带着甜睡的红晕。

    “是蛊,但蛊虫不在他体内。”孟寒答道。

    “不在体内,也可以起作用的吗?”秦绾怔怔地道。

    “当然可以,蛊虫可是活物,何况……”孟寒迟疑了一下才道,“苏青崖说的没错,确实有巫术的迹象,而蛊,应该就是巫术的媒介,要想解蛊,必须先找到媒介。”

    “宇文雄藏起来的那块玉!”秦绾咬牙切齿道,“你能分辨出来吗?”

    “我没学过巫术,只能试试。”孟寒答道。

    “去拿来。”秦绾吩咐道。

    昨天执剑就按照记录,将进宫的进士身上所有和“玉”相关的东西都拿回来了,虽然众人都不明白为什么,可也没人敢不给,零零碎碎足足装了半箱子被执剑搬了过来。

    毕竟,真正穷得吃不上饭的书生还是少数,能安心读书考试而不为生计发愁的,家中多半也是小有资财,又是琼林宴上,每个人身上多多少少也带了一两件玉佩玉冠什么的。

    “都出去……不,拿上这些跟我出去。”孟寒说到一半就改了口,脸色凝重,“能作为巫术媒介的蛊虫,大多凶残无比,找个空旷的地方比较好。”

    “去演武场。”秦绾断然道。

    顿时,除了一直在照顾李暄的荆蓝之外,执剑搬着箱子,秦姝提着药箱,连着秦绾和苏青崖,一行人迅速往演武场转移。

    秦绾一手紧紧按着胸口,脸色一片阴沉。

    从执剑把箱子搬进来开始,轮回蛊就从未如此躁动过……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沈娴秦如凉〕〔山村透视兵王〕〔最强军婚:首长,〕〔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