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妖孽公子〕〔白狐之我的同桌〕〔剑鸣九天〕〔明武天下〕〔总裁太凶猛:小甜〕〔总裁太凶猛:小甜〕〔宠爱100分:腹黑甜〕〔超级传奇巨星〕〔甜妻入怀:娇妻,〕〔异界之缥缈仙路〕〔重生初中校园:超〕〔我本猴子,无限嚣〕〔幻想次元掠夺记〕〔教授,不可以!〕〔都市之无敌修神〕〔都市玄门医王〕〔我有一个末世世界〕〔荒村莫入〕〔重生都市之神级主〕〔罗德兰的灰烬薪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五十三章 惊变
    萧公子。

    可不就是萧公子嘛?反正萧家有三位公子,那小宫女也没说是哪个。

    “王妃倒是胆大,还真一个人来了。”柱子后面转出来一个男人。

    “你是谁?”秦绾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好一会儿,男子也扭曲着脸低吼道,“你不认识我了?你居然不认识我了?”

    秦绾的目光从他的脸,慢慢落到他的腿上,随即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萧二公子啊,刚刚听声音觉着像,不过……还真有点认不出来了。”

    “秦、绾!”萧慕白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都是从牙缝里迸出来的。

    萧慕白确实变了很多,自从他被朔夜打断了一条腿,无法医治之后,性情就大变了,因为讨厌别人的目光,他不愿意出门,整天就窝在房间里,谁也不见,甚至一个平时最宠爱的侍妾在床上多看了一眼他的腿,他就把那女子从床上拖下来,活生生打死。

    不见阳光、心情抑郁、寝食不安,原本还算有副好皮囊的萧慕白很快就消瘦下去,变得阴沉刻薄,和一年前几乎判若两人——可也只是“几乎”判若两人,毕竟脸还是那张脸,并没有剥皮削骨。

    所以说,就像是萧慕白说的,怎么可能不认识!

    故意的吧?绝对是故意的吧?

    “好吧,萧二公子找本妃什么事?”秦绾一声嗤笑,眼神明明白白显示着:我确实是故意的,怎么样?

    “看不出来,你对萧无痕那个野种倒是不错,私会也敢来?”萧慕白嘲讽道。

    秦绾怜悯地看了他一眼,又叹了口气。

    “怎么,绝望了?”萧慕白一抬下巴。

    “一年前本妃就对二公子说过了,有病,得治!”秦绾摇摇头,转身就走。

    她也真是闲着无聊,才会跑来看看萧慕白或者萧慕蓝搞什么鬼——萧无痕要见她,自己过来就行了,根本不必约她去别的地方,还特别交代一个人去。如果萧慕白有本事在风荷轩布置一点什么陷阱,或者她还会有点兴致,只可惜,她好像太高估了萧慕白的智商。

    虽然说,以萧家的底蕴,就算已经大不如前,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总还是有些人脉的,要在琼林宴当天混进去一个人,并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可萧慕白难道以为,把她一个人骗到僻静处就能杀人灭口什么的?他都不听听京城的传言的么,真要灭口,谁灭谁的口都不知道呢。

    “王妃,你不觉得风荷轩里的香料味道很好闻吗?”萧慕白忽然说道。

    秦绾实在很无言。

    她当然进门就闻到了那股淡淡的香味,体内的轮回蛊虽然最近懒洋洋的,可遇见好吃的食物,终究还是会动弹两下的。

    “没事的话,本妃就走了。”秦绾直接就转身了。

    跟这种白痴一般见识,简直是脑残才干的事!

    “站住!”萧慕白一声怒吼,简直要气疯。

    就算秦绾训斥、怒骂、嘲讽他,他都不会这么愤怒,可是这种被无视的态度,让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小丑一样。

    原本他站的位置就更靠近大门,虽然一条腿不方便,但还是快一步挡在了前面。

    “二公子,你真该好好洗洗脑子了。”秦绾淡淡地说了一句话,衣袖轻轻一拂。

    “啊~”萧慕白只觉得有一股巨大的力量迎面推过来,让他站不住脚,整个人向后飞了出去。

    “噗通!”荷心湖溅起一朵巨大的水花。

    秦绾拂去衣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举步走出了风荷轩。

    至于萧慕白会不会游泳的问题,她没考虑过,就算宫人都被支开了,可萧慕白总会留几个自己人的吧?当然,要是这人白痴到觉得仅凭一条瘸了腿的自己就能对付她,那淹死也活该!

    蠢死的!

    刚走出风荷轩,迎面就走来另一位“萧公子”。

    “没死吧?”萧无痕随口问了一句。

    “暂时还没有。”秦绾摇头,想了想,又补充道,“如果他不是旱鸭子。”

    “啊,应该不是。”萧无痕顿时不理会了。只要没死就行!

    当然,他们俩都没想过,就算萧慕白会游泳,可他瘸了一条腿,如果没人帮忙,是不是还游得起来?

    “他是怎么回事?”秦绾一边走,一边随口问道。

    “被刺激了。”萧无痕一耸肩,“那些买了试题的考生不是都被抓起来了吗?外地的也罢了,人在牢里也没什么花样可使,可有几个却是京城人士,这下不但几代人都被剥夺功名,人还在大牢里呢,他们的家人当然不肯善罢甘休了。”

    “怎么,还闹到萧家去了?”秦绾抽了抽嘴角。

    她当然不是为萧家叫屈,只是……人虽然关在大牢里,可这些人是不是全部买了试题,有没有纯粹巧合的,这都还在细查,可这几家人倒好,理直气壮闹到萧家去,这是唯恐刑部不知道他们没冤枉?

    “能买这种考题去用的人,你以为是什么货色?”萧无痕一撇嘴。

    秦绾扶额,好一会儿才道:“那么,查清楚了?是谁泄露的题目。”

    “嗯。”萧无痕答应了一声,脸色有些阴沉。

    “怎么,还真是从你这里出的岔子?”秦绾一挑眉。

    “抱歉。”萧无痕一抿唇,沉声道,“是我身边伺候笔墨的小厮。”

    “背叛?”秦绾道。

    “不是。”萧无痕摇摇头,苦笑道,“他喜欢了夫人院子里一个丫头,那丫头的哥哥也参加了这次恩科,他想讨好人家,但又怕那人考得太好引起注意,想着只要考上就好,最后一名也没有关系,就只偷了一部分题目出来。”

    “天真。”秦绾听了这个答案,哭笑不得地评价了一句,又道,“那么,最后怎么会是萧家在卖试题?”

    “萧家真的大不如前了。”萧无痕叹息道,“我爹年纪大了,精神更加不好,你知道萧慕白兄弟两个又不是撑得起家业的人,偏生花钱如流水倒是比谁都精通。这些年府里的收支年年都抹不平,一直在坐吃山空,即便这样,也撑不了几年就要败了。”

    “萧家主,不是那么短视的人吧。”秦绾皱眉。倒卖会试试题,掉脑袋的事居然还做得如此明目张胆?

    “我爹不知道。”萧无痕继续苦笑,“那丫头嘴不严,夫人得到了试题后,瞒着我爹,和萧慕白商量着拿出去卖,以补贴家用。你说,她好歹也是六大世家之一的梅家出身,竟然就如此无知。”

    “怎么说,为了钱总比扯上别的什么阴谋好些。”秦绾安慰道。

    如果只是萧夫人母子为了钱财鬼迷心窍干的事,她还能让他们自己担下来,可若是针对恩科本身的,只怕萧家就要步周家和尹家的后尘了。

    “能放过萧家?”萧无痕不带希望地问道。

    “为什么不能?”秦绾诧异道。

    “……”萧无痕瞪着她。

    科举是国家根本,这么大的事,怎么可能是萧夫人母子自己就担得下来的,何况,朝廷想要除掉六大世家也不是一天两天。

    “东华不需要庞大的世家,但并非容不下一个萧家。”秦绾微微一笑,又道,“你要不要继承萧家?”

    “不要。”萧无痕沉默了一下。

    “也是。”秦绾理所当然地点头道,“如果没有你,不用几年,萧家就不存在了,你比萧家有用多了。”

    “萧家……”萧无痕的脸色微微一变,似乎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秦绾斜睨着他,“遗诏?你知道这事?”

    “原来王妃也知道。”萧无痕一愣,随即笑了起来,“我还想说,这事是不是真的呢,小时候偷听到我爹说过,不过从未见过。不只是我,除了我爹,大概没人见过那东西,多半是要传给下任家主的。”

    “我不想留着这遗诏,万一落在什么不合适的人手里,后患无穷。”秦绾缓缓地道。

    自从江辙说过这件事后,她就一直在思考。

    萧家有遗诏这回事,江辙能探听到风声,别人未必就不可以。开国皇帝,这个名声太过沉重,强行收回肯定是不行的,派人去偷风险也太大,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用一件对他们来说无关紧要,却对萧家会伤筋动骨的事,逼迫萧家用掉它!

    秦绾相信,就算遗诏写了什么,应该也只是个能用一次的东西,要不然,对于一个臣子也恩宠太过了,能成为开国皇帝的人,断然不会如此感情用事。

    “我明白了。”萧无痕微一思索,点了点头。

    不算他的话,萧家就只有萧慕白和萧慕蓝两条血脉了,就算他爹能放弃妻子,也不可能放弃儿子,逼着他拿遗诏出来救人,应该不会很难。

    “那就交给你了。”秦绾笑眯眯地拍拍他的肩膀。

    “王妃!”就在这时,远远地传来执剑的声音。

    “本妃在这里。”秦绾提高了声音答道。

    “王妃,出事了!”执剑竟然是施展了轻功飞奔过来的,满脸焦急和凝重。

    “怎么了?”秦绾心下一惊,原本还以为是执剑见她去得太久,或者是发现了找她的人不是萧无痕,这才匆忙找过来的,可看起来却不太像,难道竟然是琼林宴上出了什么差错吗?

    “王妃,王爷出事了。”执剑压低了声音,急促道,“不知道怎么回事,王爷突然晕倒了。”

    “什么?”萧无痕首先惊讶道,“他最近是很忙,但本公子也很忙啊,一个武功高手,居然比我这个文弱书生都先倒下?”

    “把琼林宴上所有人都扣下。”秦绾抿了抿嘴,沉声道。

    “为什么……你怀疑有人暗算?那些学子?”萧无痕只开了个头就反应过来了。

    “他已经遇刺两次了。”秦绾一声冷哼,脸色很难看。

    就像是萧无痕说的,李暄一个习武之人,哪那么容易就被累得当场昏倒呢,比起病了,她宁愿相信是有什么人动了手脚。

    “莫问已经封闭了宫门,说是王爷昏过去之前吩咐的。”执剑一脸敬佩。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王爷和王妃的想法,相似得惊人!

    “看来他自己也知道是被暗算了,那些进士中一定有问题。”秦绾一边加快了脚步,一边急促地说道,“执剑,去请苏青崖进宫,快!”

    “是。”执剑立刻应声而去。

    “本妃倒是要看看,是谁在作妖!”秦绾脸上一片霜雪之色,凌厉如刀。然而,她心里也不是没有疑惑的。

    李暄并不是那么不谨慎的人,要暗算他可不容易,何况他身上一直带着辟邪珠和清神木,除非毒药入喉或是见血,否则是不会起效的,而皇宫大内,谁有这么大本事在食物中下毒?

    ------题外话------

    真烦躁,老公出差了,周一才回来,我这几天得一个人带孩子,晚上也不能码字了,只剩下她午睡的2小时,够!干!啥!

    真是醉了……比起来头疼牙疼真的是小问题了。

    先发一章上来,得赶紧继续去码明天的,不然又要开天窗。/(tot)/~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沈娴秦如凉〕〔山村透视兵王〕〔最强军婚:首长,〕〔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