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升级系统〕〔神剑至尊〕〔渣男要洗白[快穿]〕〔万古金身〕〔宋少的亿万新妻〕〔独占娇妻:闪婚老〕〔我的绝美鬼夫〕〔蜜宠田园:农门娇〕〔头条天后:君少,〕〔我创造了巫师〕〔超级神仙抽奖系统〕〔福星高照农家郎〕〔口袋逗游〕〔圈里的大神都爱秀〕〔医妃在上:九爷,〕〔豢养人类〕〔剑叩天门〕〔重生七零俏娘子〕〔快穿女配:宠你,〕〔宠物小精灵之王者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五十章 言凤卿
    言凤卿进京的那天,百姓都上街看热闹,想瞧瞧那位听说曾是恭亲王妃族弟的水匪头子长什么模样,因为人太多,凌子霄不得不出动禁军维持秩序,以免发生什么踩踏事件。

    在众人想象中,强盗头子应该是膀大腰圆、满脸络腮胡子、手持一柄宣花大斧、声如洪钟、大口喝酒整块吃肉的形象,然而,当年的恭亲王妃言氏却是京城有名的美人,她的亲弟弟,言家的嫡长子也是风度翩翩,文武双全的少年郎,便是当他被砍头的时候,还有女子默默垂泪叹息。而这个言凤卿虽然是旁支,可总也是和恭亲王妃有血缘关系的,不至于……长成那样子吧?

    李暄也是思虑再三,派了秦枫去城门口迎接。

    他和言凤卿的关系,也许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但肯定是不能直接宣之于口的,秦枫是礼部侍郎,他去迎接是本分,而另一方面,秦枫又是摄政王妃的亲兄长,也不显得太过冷落。

    而这个时候,摄政王府上,却来了几位客人。

    严凤华的妻子魏氏毕竟是言凤卿的寡嫂,一起进京当然不妥,魏氏是带着几个侍女家人,赶在之前就进了城的。

    秦绾让夏莲把人带到客厅,换了一身见客的衣裳出来。

    “王妃。”魏氏赶紧起身。

    “夫人不必多礼,好歹也是故人,上次见面可没这般拘谨。”秦绾笑道。

    “不敢。”魏氏尴尬地笑了笑。

    上次见面她可不知道这个女孩子居然会成为真正手握大权的摄政王妃啊,如今哪里还敢直呼其名。

    “雪儿还记得我吗?”秦绾对她身边的小姑娘招招手。

    “嗯。”言雪怯生生地点点头,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开口,一张小脸上的表情很是纠结,显然是来之前被母亲教导了很多。

    “王妃,这是小儿言冰。”魏氏赶紧指着另一边的少年介绍。

    秦绾一挑眉,却见那少年和魏氏母女长得倒是不怎么像,大约是随了言凤华的容貌的,只是……她却从少年眼中隐隐看到了一丝敌意?

    “多谢王妃救护母亲和妹妹。”言冰彬彬有礼地说道,完全看不出有一丝不满。

    不过,秦绾还是很相信自己的感觉的,刚刚那一闪而过的,肯定是敌意。

    可是,她和言冰素未谋面,还救了魏氏母女,他为什么会对自己有敌意?

    夏莲端了茶上来,随即站到一边。

    秦绾和魏氏其实也没那么深的交情,礼貌性地问了一些分别后的事和他们这一年的生活,魏氏也很有眼色地起身告辞了。

    秦绾让夏莲把人送出去,自己却沉思起来。

    那少年言冰除了那一句感谢,就再也没有开过口,站在魏氏身后,简直像是一座冰雕,不过少年人终究还无法完全掩饰内心的想法,在秦绾眼里自然是破绽百出。

    她看得出来,言冰对她的敌意并不深,也不像是自己做过什么得罪他的事而被怀恨在心,反倒像是……第一次见到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忍不住就露出了一点讨厌的情绪。

    “荆蓝。”秦绾起身往书房走去,一边随口问道,“我讨人厌吗?”

    “谁讨厌王妃了?揍死他哦!”荆蓝捏着拳头愤愤道,“王妃明明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嘛。”

    “噗——”秦绾被她逗笑了。

    然而,她心里的疑惑依旧没有消除。尽管她不觉得自己真的人见人爱,可被一个算得上有救命之恩的人讨厌了,总不会是毫无理由的吧?忽然觉得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但这事她也就压在了心里,即便李暄回来也没多说什么。

    “明天下午的时间空出来,出去一趟。”李暄一边在她的帮助下换下朝服,一边说道。

    “去哪儿?”秦绾挑了一件宝蓝色绣银边的锦袍给他披上,麻利地整理好衣襟,随意问道。

    “凤卿说,请我们吃饭。”李暄眉眼间也带了一丝笑意。他最早的两个朋友,就是萧无痕和言凤卿,即便是现在他贵为摄政王,从前还敢开几句玩笑的人都变得战战兢兢,也是挺没趣的,幸好朋友对他的态度依旧。

    “不是应该我们为他接风吗?”秦绾失笑。

    “他乐意。”李暄不在意道。

    反正请客也好,接风也罢,不都是那么几个人吃饭吗?并没有什么区别,言凤卿又不是出不起请客的银子。

    不过,当言凤卿把帖子送来的时候,秦绾才发现,这个……真的还是有区别的。

    因为,他选择请客的地点,居然是红袖楼。

    “那位公子也太过分了吧?居然在教坊中请客,还指明了请王爷和王妃一起?”书房里,荆蓝一边研墨,一边气呼呼地说道。

    秦绾坐在窗下,拎着帖子,斜眼看李暄。

    “他……确实是性子比较……嗯,放荡不羁。”李暄有些尴尬地说道。

    “放荡不羁?”秦绾把字音咬得特别重。

    “我让他换个地方?”李暄抹了把汗。

    “不用了。”秦绾一挑眉,露出一个假笑,“红袖楼,挺好的。”

    “好吧。”李暄叹了口气,挥手让莫问去送回帖。

    当然,他不是为秦绾叹气,而是为言凤卿叹的,这是有多想不开才想和秦绾过不去呢,希望散席后他还能有口气在。

    “对了,有件事跟你说。”秦绾道。

    “嗯?”李暄看着她。

    “我聘用了一个新的账房。”秦绾说道。

    “哦。”李暄不解。

    好吧,他是知道自家王妃的私产比王府的还多,龚岚被他挖走后,一直是秦姝在管账目,不过那丫头监管一下还行,真的做账房肯定没那能力的,何况秦姝自己也更愿意跟在秦绾身边。

    所以,秦绾要聘用一个可信的账房也是很自然的事,根本不需要特别对他说明,除非,这个账房的身份不一般。可李暄想来想去也想不到秦绾能聘用谁。

    “进来吧!”秦绾扬声道。

    “是。”就在李暄诧异的目光中,书房门口走进来一个冷峻的青年。

    “你是……”李暄不禁迟疑了一下。

    看上去有些眼熟,可实在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了。

    “祁印商见过摄政王。”青年拱手一礼,冷冷淡淡。

    “祁印商,你是祁展天之子?”李暄惊讶道。

    当初祁家满门被押解上京,路上虽然遇见几波刺客,好在有惊无险。后来被押入天牢,祁展天和前任兵部尚书裘正作为倒卖军粮军械的主谋,太上皇亲笔勾了秋后处斩,不过,对于他们两家的家人倒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判决,就出了猎宫之变。

    那之后,新皇登基,大赦天下,像是祁展天和裘正这样罪大恶极的,自然是遇赦不赦的,不过祁家人倒是侥幸逃过了发配流放的命运,虽说罪人之后五代不得为官,但至少得了自由身。

    祁展天的原配夫人身体弱,在牢中这么久,条件苛刻,加上丈夫被处斩后心情激荡,没多久也跟着去了,出狱后的祁印商夫妇打发了祁展天的几个妾室,让她们和自己的儿子过日子,没有儿子的那个妾也勉强凑了点银子送走了。幸好祁家被抄得干干净净,也没有家产可分,几个庶子安静地分了家,各奔前程。

    只是,祁印商却没有和他们一样返回老家襄城,而是在京城租了个最便宜的院子住了下来,不能读书科举为官了,祁印商在一家酒楼找了份活计,后来又因为他识文断字,被掌柜看中接替了那个回老家奔丧的账房,而妻子在家做点绣活,日子也渐渐稳定下来。

    不是祁印商对京城真如此执着,而是……他们的亲生骨肉,除了秦绾,并没有别人知道被送去了哪里,可他们并不知道当初那个救了他们孩子的女子到底是什么身份,只知道定然是朝廷的人,这才在京城定居下来,漫无目的地寻找,直到摄政王大婚那天,他们看见骑马游街的秦绾,才知道自己要找的人,竟然是摄政王妃!

    秦绾简略地几句话说明白了其中的关系。

    李暄微微皱了皱眉,再看祁印商的目光就温和了不少。

    当初秦绾就对他感叹过,可惜了这人也是个人才,现在看来,有才还是其次,明辨是非,知恩图报,这才是最难能可贵的品质。

    “好好干吧,虽然不能为官,但依旧可以挺起胸膛做人的。”李暄道。

    “多谢王爷。”祁印商神色不动。

    在生死之间走过几回,大起大落间,倒是把他原本的那点稚嫩消磨得点滴不剩。对于李暄,他虽然没什么好感,但也不至于说仇恨,毕竟自己父亲的确是犯了大罪,与人无尤,只不过要他对把父亲砍头的人有好脸色还是有点强人所难了。

    但是,对于秦绾,他却是真心感激的。

    从牢里出来后,妻子身体也每况愈下,大夫说很难再有子嗣,而他也不可能抛弃与他患难与共的原配,所以,那个秦绾送走的孩子,就是他唯一的嫡子了。虽说最终遇上了赦免,可如果没有秦绾,上京路上的几次刺杀,那么小的孩子肯定是活不下来的。

    事实上,那个作为替身的婴孩就死在了半途。

    所以,当秦绾派人把孩子送回来之后,祁印商就接受了秦绾的邀请,做了她的账房,帮她打理嫁妆和私人产业,当然,他也是接手之后才知道,那是一笔多么庞大的财富,于是也更感激秦绾的信任。

    ·

    第二天黄昏,李暄和秦绾两人,带着莫问和执剑就去了红袖楼赴约。

    红袖楼距离艳冠京华不远,不过,这是官家的教坊,经常有家中犯事的官家小姐被送来此处,充作官妓,所以热闹程度完全不在艳冠京华之下。

    男人的心理,看着那些曾经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沦落至此,总会有种难言的快感。何况,那些千金小姐原本就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气质高贵不带风尘味,和别的青楼里的姑娘大不相同。

    “摄政王和王妃大驾光临,真是荣幸之至。”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懒洋洋地靠着大门口的门柱,看见他们,笑眯眯地说道。

    男子的相貌自然是生得极好的,只是一双丹凤眼微微眯起,眼角处流转着一丝邪气,唇角上扬,又含着轻蔑与漫不经心,就连衣服也不是穿得整整齐齐,只胡乱束着腰带,的确当得起李暄评价的“放荡不羁”四个字。

    李暄看着他的模样,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斥道:“不成体统!”

    “得了,又没人管我,何况这是什么地方,有什么好成体统的。”言凤卿一撇嘴,拉了他的衣袖就往里走,一边道,“走走走,本公子定了包间,还有红袖楼最漂亮的姑娘,赶紧进去。”

    李暄叹了口气,回头给了秦绾一个苦笑。

    换成萧无痕,他能直接揍他一顿,扭头就走,可言凤卿……这个本是世家公子的青年,真正为他出生入死,不求回报,不得不说,因为那一点点歉疚,他会心软。

    秦绾失笑,带着侍卫慢悠悠地跟了进去。

    现在她可以确定,言冰对她的敌意是哪儿来的了。

    按照李暄的说法,言冰一直是跟着言凤卿做事的,想必没少受这个小叔叔的影响,若是言凤卿讨厌她,自然会在言语间影响到言冰的判断,哪怕他并非是刻意诋毁,态度也能潜移默化一个少年的。

    只是,她和言凤卿,似乎同样是素未谋面?

    走进二楼的包厢,桌上已经摆满了酒菜,陪客的只有一个言冰,只不过少年似乎很不习惯这里的氛围,很有种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的无措。

    “王爷,王妃,请。”言凤卿摆手让客。

    言冰起身,局促地请安。

    李暄微微点头,携着秦绾坐在上首,莫问和执剑就侍立在他们身后。

    秦绾却很有兴趣地看着一边抱着一把琵琶的少女。

    少女大约十四五岁,容颜娇美,只是眉宇间凝结着化不开的忧愁,让人望而生怜。

    “王妃对这女子有兴趣?”言凤卿一挑眉。

    “言公子叫了姑娘,总不会是为了当壁花欣赏的吧?”秦绾笑道。

    “王妃说的是。”言凤卿抚掌大笑,转头道,“听见了吧?彩衣,还不谈个曲子来听听。”

    “是。”彩衣低着头,小声应了一句,坐下来,把琵琶搁好,就开始弹奏。

    然而,琴音一起,就让屋里所有人都皱起了眉。

    要说这女子的琵琶确实弹得不错,听得出是经过名师指点的,可如此凄切哀婉的曲调用在别人的宴会上,这是存心触霉头来的吧?

    “停停停!”言凤卿拍着桌子,没好气道,“这是给谁弹哀乐送葬呢?换!”

    “公子想听什么?”彩衣细声细气地问道,语气中满是被人欺负了的委屈和心酸。

    秦绾很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

    言凤卿肯定不是随便挑了个连气氛都不会看的姑娘,不过,也不像是来膈应她的,倒是让她很好奇。

    “你就弹个……嗯,弹个十八摸好了。”言凤卿抱着双臂道。

    “你!”彩衣气得脸色发白,一双秀目中珠泪盈盈,十足被羞辱又无力反抗的模样,“言凤卿,你不要太过分了!”

    秦绾眼中多了几分兴味。

    认识的?该不会是有什么爱恨情仇在里面吧?

    李暄叹了口气,凑过去轻声道:“记得我跟你说过,言家抄家的时候,女眷多撞死在教坊门口,血流成河,只有一个嫡幼女年幼无知,被那惨状吓晕过去,抬进了教坊。”

    “这个是……”秦绾的脸色煞是精彩,一副不知道该怎么说的纠结表情,好半晌才艰难地说道,“是他的堂妹?”

    “嗯。”李暄点点头。

    秦绾抽搐着嘴角,默无表情地看着眼前这一出家庭伦理剧,也不觉得有趣了。

    就算是嫡出和分支,总算是堂兄妹吧,言凤卿是有多恨这个堂妹……不,这位言小姐从前究竟是干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能让言凤卿记恨得连她沦落到了这个地步了都不肯放过?

    “怎么,不会唱?”言凤卿撇嘴,一脸的鄙视和不屑,“本公子手下的小子都能唱的小女你都不会,你还会干什么?”

    彩衣不说话,只一脸倔强地瞪着他。

    言凤卿忽的一声嗤笑,又转头道:“抱歉,忘了有王妃在这里,想必看见姑娘家的哭会心软。”

    “种什么因,得什么果罢了。”秦绾却道。

    若是个别的青楼女子被如此羞辱,或许秦绾还会抱不平,不过,既然是人家家务事,需要她多插什么嘴?何况,她并不觉得言凤卿会是那种欺凌弱小的人渣,而这位言小姐现在看着可悲可怜,可谁知道从前她千娇万宠的时候做过什么?

    谁可怜,谁可恨,从来也不是只看现在。

    言凤卿听了她的话,倒是楞了一下,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

    “王妃,您这么说,小女实在是……”彩衣咬着嘴唇,两行眼泪就这么流了下来。

    “言公子,你找个这么哭哭啼啼的女人来唱曲子是什么意思?”秦绾不满道。

    开玩笑,言凤卿还罢了,可言家嫡系却是她自己一手灭掉的,同情彩衣?同情恨自己入骨的仇人?开什么玩笑。

    “王妃恕罪,是在下考虑不周。”言凤卿一拱手,很干脆地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转头斥道,“滚出去,叫艳娘换两个会伺候的姑娘来。”

    彩衣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抱着琵琶夺门而出。

    “出息!”李暄端着酒杯,一声轻嗤。

    “本公子就是这么睚眦必报怎么了?”言凤卿翻了个白眼,端起酒杯,泄愤似的一饮而尽。

    “京城不是你的洞仙湖,自己收敛点,闹得太过分的话,本王不会帮你收拾烂摊子。”李暄警告道。

    “知道了。”言凤卿一撇嘴,神色间满是不以为然。

    “你这性子真该有人好好治一治。”李暄摇了摇头。

    “得了,本公子可受不起言彩衣那样的千金小姐,当面是温柔淑女,背后就阴毒刻薄。”言凤卿不屑一顾,“说起来,王妃的师姐倒是真干了件好事,能看见这个女人现在的模样,果然大快人心,当浮一大白!”

    说着他干脆丢开酒杯,直接拿了大碗过来倒酒。

    李暄扶额,和秦绾对望了一眼,相视莞尔。

    真不知道如果言凤卿知道他口中那个干了件好事的欧阳慧就坐在他面前,他会是什么想法。

    不过秦绾想得更多了一些。

    言凤卿完全不掩饰自己的喜怒爱憎,他或许对言家嫡系的那些所谓亲人没什么好感,可他毕竟是言家人,对于毁了言家的欧阳慧自然不会喜欢,从他刚才那一句“王妃的师姐”就听得出来。而对于她这个“欧阳慧的师妹”,会讨厌也是难免的。

    ------题外话------

    《嫡女医妃之冷王诱爱》

    喜欢看医妃的亲们看过来,看过来,皮皮等你们哦。

    首席医官一朝穿越成侯府弃于祖宅的嫡女,嘿嘿,看我如何利用医术赢得银两。

    男装行走,勾搭万千美女。

    高冷男神,战场之王,也来凑凑热闹。

    生活太无聊,虐虐渣渣很不错,撩撩美女很悠哉,汉子,恩,好像也可以撩一撩。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靳少强宠小逃妻〕〔邪王绝宠:医品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