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瑶光女仙〕〔魅王宠妻:鬼医纨〕〔师父又掉线了〕〔重生之天尸有毒〕〔逆天九小姐:帝尊〕〔盛世权宠〕〔人魅〕〔抗日之绝地土匪〕〔大红棺〕〔我在都市炼神器〕〔穿越之败家福晋〕〔总统蜜蜜宠:影后〕〔重生之再造未来〕〔怪谈电台〕〔深夜冥品店〕〔重生家中宝〕〔重生之至尊仙帝〕〔皇后保卫战〕〔吸金萌宝:天才儿〕〔师道成圣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四十四章 总有人作死
    拿到了钥匙,剩下的就是李暄的事了,当然,舞阳长公主的事,秦绾不免要多上几分心,毕竟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只是,可惜了乔太后。

    想必太后在宫中的日子也不好过,从前还有帝王的敬重,可现在还剩什么?空有一个太后的名头,连娘家都不亲近——虽然从未有什么表现,可秦绾觉得,如果乔太后真的和晋国公府关系亲密,那给李惜选伴读的时候,怎么也该考虑一下乔霏霏。怎么说,乔霏霏年纪合适,才貌都不差,而成为公主伴读,对于姑娘家的婚事是很有好处的,尤其当那个公主还很受宠的时候,看看梅夕影在京城贵女中的地位就知道了。可事实上,乔太后宁愿选择了梅家的姑娘,也没挑自己的亲外甥女。

    当然,后来乔霏霏干出来的蠢事还是显示了乔太后的先见之明,要真选了这么个糟心的伴读,只怕连李惜的名声都被她带累了。

    不过,国库虽然缺钱,但也没急在一时,最重要的是,会试已经迫在眉睫了。

    秦绾这些天又开始习惯性地每天午后在醉白楼坐一坐,顺便把一些账目和李暄分过来的奏折拿过去看,另外还要处理一些自己的私事。

    各地断掉的情报网在重新连接起来,之前陆熔带人在宁州安顿好之后,就在着手这件事了。虽然不如欧阳慧当初布置得那么大规模,但如今却是小而精简,效率反而更高,每天都会有从各地送来的情报在京城汇集,再由蝶衣整理过后,送到她手里。

    这个世界上,要说秦绾最信任的是谁,很遗憾,不是李暄也不是江辙,而是蝶衣。

    孟寒还在嘉平关,看架势,若是嘉平关这里没有线索,他还有往北燕一游的意思。

    秦绾劝不动,也只有随他去了。好在现在孟寒身上也带着几张荆蓝制作的面具,只要闭上眼睛装瞎子,染黑了头发,也不容易被人发现身份。

    凌霜华和柳湘君都来找过秦绾几回,但看到满桌子的文书笔墨,也只好默默退散了。

    原本以为,就算秦绾成了亲,对她们来说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可这时候,几个姑娘才真正体会到,“摄政王妃”和她们这些无忧无虑的贵女差距有多大。

    “啪!”窗子又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你就不能走一次门吗?”秦绾叹着气揉了揉眉心。她真心觉得,醉白楼这间属于她专用的雅间已经快成京城的一道风景线了,大街对面的店铺小摊,经过的路人,每天都在数着这扇窗子有多少人在进进出出。

    “窗子快,而且……”唐少陵一脸牙疼的表情。

    也不是他喜欢走窗子,实在是楼下那个掌柜每次看见他就像是看见贼似的,恨不得贴身跟着他了,那种眼神实在太渗人。

    秦绾一耸肩,很理解他的未尽之语。

    正常人看见一个男人缠着自家女主人不放都不会有好脸色的,更何况醉白楼的掌柜是李暄送给她的人,对于这个老是粘在自家王妃身上的臭男人,看得顺眼才怪了!

    “对了,我这里有好东西给你哦。”唐少陵凑过来,一副神秘兮兮的笑容。

    秦绾放下笔,斜着眼睛看他。

    上一次唐少陵露出这样的表情,然后告诉她江辙有个私生子。当然最后证明唐公子就是那个“私生子”的事实让人无比崩溃。所以这次秦绾实在不相信他拿出来的真是什么“好东西”,只求别太惊悚就好。

    “真的,不骗你!”唐少陵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纸卷扬了扬,笑眯眯地道,“就这个东西,我可是花了三百两银子啊,记得让姓李的给我还账。”

    秦绾被他缠地没办法,只好接了过来。

    一边的荆蓝抿嘴直笑,王妃的这个表哥可好玩了,出门也会给她们带很多有趣的小礼物,反正蝶衣都收了,她自然也收得心安理得。不是她接受了贿赂就帮唐公子说好话,只不过在她看来,唐公子天天说他不是王妃的表哥,是亲哥哥,还真是真心的,他只把王妃当妹妹疼爱,某些人绝对是想多了。

    “快看快看。”唐少陵又绕到秦绾身侧,一边催促道。

    “要是不知所谓的东西,我真揍你啊!”秦绾警告地瞪了他一眼。

    “行,我保证不还手。”唐少陵举手,就差没赌咒发誓了。

    看他这么认真的模样,秦绾终于打开了纸卷。

    那是一张薄薄的宣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蝇头小楷,一冲眼看过去,简直像是一堆黑压压的蚂蚁,让人看得眼晕。

    然而,仔细看了两行上面的内容,她就不禁变了脸色。

    “怎么样,这玩意儿值三百两银子吧?”唐少陵得意道。

    “你哪儿弄来的?”秦绾沉着脸,一脸的严肃。

    “买的,就是城西那家墨宝斋。”唐少陵也不卖关子,直接答道。

    “那是萧家的产业。”荆蓝立刻答道。

    “执剑,请萧大公子过来一趟。”秦绾转头道。

    “是。”守门的执剑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王妃,真的很严重吗?”荆蓝有些惊讶地道。

    “还不知道。”秦绾摇了摇头,却又疑惑道,“你怎么知道墨宝斋卖这个?”

    “京城都传遍了啊,今科试题是萧家大公子出的卷。”唐少陵一耸肩,“醉白楼是你的地盘,当然没人敢传这个,可其他的酒楼客栈就不好说了。”

    秦绾揉了揉太阳穴,有些沉默。

    没一会儿工夫,执剑就带着萧无痕进来。

    “这么快?”秦绾有些意外道。

    “刚好在这附近,就遇上执剑说你找我,怎么了?”萧无痕很自然地在她对面坐下。

    “看看这个。”秦绾顺手把纸递了过去。

    “什么好东西?”萧无痕随口说了一句,拿过来扫了一眼,笑容就凝固了。

    所谓天才,一目十行就是基本功,只一眼,他就大致看清了上面的内容,顿时,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本来我还在想,这是不是有人蒙骗赶考的学子骗取钱财,不过看你的表情,是真的?”秦绾挑了挑眉。

    “不是全部,大约有三成左右,不过就我看到写的这些,都是对的。”萧无痕缓缓地道。

    “试题泄露,这也不是小事啊。”秦绾用指节敲击着桌面,脸色也很难看。

    尤其,会试已经不剩几天了,这个时候才爆出试题泄露的事,就是要换试卷,怕也来不及了啊。

    “从哪里来的?”萧无痕扬了扬指间夹着的纸条。

    “我买的。”唐少陵眼巴巴地答了一句,又补充道,“墨宝斋。”

    “萧家。”萧无痕咬牙切齿。

    墨宝斋是萧家的产业,就算普通百姓不知道,但像是上一层的人,谁心里不清楚?萧家的产业卖会试试题,萧家说无辜,谁信?尤其,他这个出题的人,哪怕和萧家的关系再糟糕,可他终究还是姓萧的,在外人看来,那就是斩不断的血缘。

    “你出的试题,萧家是怎么得到的?”秦绾很好奇。

    就算试题是从萧无痕这里泄露的,可也不该是萧家才对。萧无痕对萧家的防备极深,他们才是最不可能得手的。

    萧无痕的神色有些变幻不定,虽然说,他出题的时候确实在萧家,但想要偷到考试的试题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萧家派来的人他完全不信任,根本不可能放他们接近书房,而外面的守卫却是李暄派给他的暗卫,不至于有人进去过都不知道。

    萧家,也不可能请到能瞒过暗卫的高手。

    蓦然间,秦绾却想到了一件事。

    猎宫之变后,江辙说过,六大世家都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尹家世代为皇家训练暗卫,那萧家呢?萧家的底牌是什么?就算萧家这些年没落了,但从前可一直是六大世家之首!

    江辙曾经给她一本记载着各种情报的册子,可其中对于萧家的提及却非常少。

    不过,这些事,只怕萧无痕是不知道的。

    “你想到什么了?”萧无痕问道。

    “没什么。”秦绾摇摇头,暗自决定再找江辙好好讨论一下萧家的问题。

    “这个。”萧无痕看着纸条上密密麻麻的小字,沉吟了一会儿道,“现在最紧要的问题是,会试的时间不剩下几天了,这题目,还能不能用?”

    “换一份,来得及吗?”秦绾很不带希望地问道。

    “就算我来得及出题,也来不及准备试卷了。”萧无痕黑着脸道。

    能让考生在贡院里写上几天的试卷,题量有多大就不用说了,毕竟一篇策论也就数千字,剩下的自然全是贴经,可想而知,准备这么多试卷要多少时日了。

    “你确定,泄露的试题只有那么多?”秦绾想了想,回头问道。

    “应该吧。”唐少陵想了想,谨慎地道,“我戴了面具,装作是赶考的学子,家里不缺钱出手阔绰的那种,好说歹说人家就咬死了只有这么多。”

    “那应该是没有了。”秦绾点头。

    要是卖题的人怀疑唐少陵,根本不会拿出试题,既然卖了,也不会在乎卖多卖少,三成和全部,都是死罪,没差别。

    “就算只有三成也不行。”萧无痕皱眉。

    “你觉得,如果没有泄题,就只看这三成题目,能全对……不,能对九成以上的人有多少?”秦绾问道,说完又加了一句,“别管陆臻。”

    “嗯……”萧无痕摩挲着下巴,好一会儿,露出一个有些狰狞的笑容,“九成?能答对五成的,本公子都要赞他一句博学。”

    “很好。”秦绾很满意。

    “怎么?”萧无痕一挑眉。

    “就这么考吧。”秦绾却道。

    “什么?”萧无痕睁大了眼睛,一声怪叫。

    “对,就这么考。”就在这时,李暄推门进来,显然是正好听到了这一句,门外守着的执剑自然是不会拦他的。

    “可是……试题泄露,对其他学生不公平吧?”萧无痕结结巴巴地说道。

    “来不及换试卷了,不过,只要把买了试题的学子都揪出来,就还是公平的。”李暄淡然道。

    “怎么抓?”萧无痕一愣。

    就这么几天功夫了,要想将买过试题的人都找出来,怎么可能?往年的春闱若是出现泄题事件,彻查之余,也必定得换一套试卷的。

    “这些题目。”秦绾一指纸条,笑道:“能对六成以上的人,每个都查一查就可以了。”

    毫无线索地在茫茫人海中寻找谁买过试题很困难,但直接去查具体某个人有没有买过试题,却是很容易的。尤其,这份试题只有三成,若是其他部分的答案错误率太高,不用查就知道,肯定是有问题的。

    所以……

    “我不明白的是,既然能偷到试题,为什么只有三成?”秦绾疑惑道。

    只抄三成正确答案,哪怕试题泄露的事没有暴露,可阅卷的时候那么多人都是固定的一些题目正确率特别高,怎么可能不惹人怀疑。

    如果这事真是萧家干的……秦绾觉得萧家主虽然有些固执古板,但并不像是蠢到这个地步。

    干这事的人,怎么看……怎么觉得是在坑萧家呢?

    那些买了试题的学子很容易就能被看出来,到时候按照东华律法规定的,三代不得科举的惩罚,还不恨得非咬死萧家不可。

    “不过,话说回来,你这差事办得真是……”李暄斜睨着萧无痕,一脸的鄙视。

    “……”萧无痕内心的小人泪流满面。他还没想明白到底是从哪里泄露出去的考题呢。

    “试卷封存之后,还有没有人能拿到?”秦绾问道。

    “试卷封存后,放在贡院,房间门窗都贴了封条,由禁军重重守卫,要不惊动任何人拿到试卷,我也做不到。”李暄解释道。

    所以说,问题果然还是出在萧无痕这里吗?

    “把你身边的人再查一遍。”李暄想了想道。

    “知道了。”萧无痕点点头。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试题泄露,他这个唯一的出题人都脱不了干系,若不是因为李暄足够信任他,麻烦就真大了。

    反正,他也没人手去查身边的人,就让李暄的暗卫来检查好了。

    “萧家要怎么处置?”秦绾问道。

    “先查明试题泄露的原因吧。”李暄沉默了一下,叹了口气。

    无论如何,萧无痕也是萧家人,把萧家给抄了,对他并没有什么好处。

    “本公子倒是觉得,萧家那两个没脑子的确实干得出这种事。”唐少陵插了一句。

    “你是说萧慕白和萧慕蓝?你见过了?”秦绾惊讶道。

    “前几天遇到,揍了一顿。”唐少陵随口答道。

    “为什么?”秦绾无语。虽然说,那两兄弟是挺欠揍的,可唐少陵也没闲到没事就去揍两个连武功都不会的纨绔子弟吧。

    “啊,他们说我是你养的小白脸。”唐少陵一脸无辜地看着她,“我可以揍他们吗?”

    “你不是已经揍了吗?”秦绾扶额。怪不得唐少陵还跑到萧家的墨宝斋去找麻烦,就说他怎么关心起东华的科场弊案来了,果然是因为萧家的人得罪了这尊大神啊。

    萧无痕看着他们,眼中满是求知欲。

    他倒是好奇唐少陵和秦绾到底是什么关系,就算是没有血缘的表哥,可李暄的态度实在太坦然了,难道他真的一点儿都不吃醋吗?

    李暄的表情很无辜,他吃谁的醋也不会吃唐少陵的,难道还要妒忌妻子和大舅子感情太好了?

    “你去查还是我去?”秦绾问道。

    “我派人去吧。”李暄把事情揽了下来。这次要查的人估计不少,很多都是朝堂上的人,而秦绾手下的奇人异士多半没有官方身份,不太方便。

    “好吧。”秦绾一耸肩。

    哪朝哪代,科举舞弊案都是要死很多人的,这么麻烦的事,李暄要是愿意干,她自然乐得偷闲。

    “今天没别的事了,出去走走?”李暄提议道。

    “你没事,绾绾可忙着。”唐少陵瞪他。

    “好啊。”秦绾却莞尔一笑,起身,顺便把一堆文书都推了过去,“唐公子既然知道我忙,这些,就麻烦您分担一下了!”

    “啊?”唐少陵顿时目瞪口呆。

    “荆蓝你帮他一下。”秦绾吩咐道。

    “是。”荆蓝忍着笑点头。

    “好了,我们走吧。”秦绾握住了李暄的手,在唐少陵还没没反应过来之前,就赶紧走人了。

    “等、等等!”唐少陵直接跳了起来。

    “唐公子,这些可是王妃拜托您的。”荆蓝拦住了他的去路,一脸正色道。

    “……”唐少陵无言地和她大眼瞪小眼。

    “那个……我也先走了。”萧无痕丢下一句话,贴着墙壁,蹑手蹑脚地溜出去。

    而秦绾和李暄早就出了醉白楼。

    “这么坑你哥哥好吗?”李暄笑叹道。

    “得了,你不是也挺高兴坑他的。”秦绾笑眯眯地道,“再说,他虽然够二,但真的做事可不糊涂。”

    李暄一耸肩,也不管了。

    谁会觉得唐少陵糊涂?那人精着呢,只不过在秦绾面前总是看上去太傻罢了。

    “对了,跟你商量个事。”秦绾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

    “跟我还需要犹豫再三才能开口吗?”李暄讶然道。

    “我想……去给娘扫墓。”秦绾苦笑。

    这下,李暄也沉默了。

    虽然这是人之常情,但欧阳燕的墓地,可是在西秦啊。

    “我知道挺麻烦的,也不是想立刻就去。”秦绾叹了口气,反倒是给他解了围。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李暄迟疑许久才道。

    “嗯?”秦绾诧异地看着他。

    “不是只因为你。”李暄解释道,“我东华和西秦虽然是盟国,但上一次正式签署盟书,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如今太上皇退位,新帝登基,于情于理,都该重新签订盟约,要不然,西秦也不会放心的。”

    “我记得,十年前似乎是两国皇帝亲自会面签署的盟约?”秦绾皱了皱眉。

    当年她还只是个在无名阁学艺的小女孩,这事还是听李钰说起过一句,却也不知道具体,毕竟那时候李钰年纪也不大。

    “是的。”李暄点了点头,又道,“不过,如今西秦皇帝老迈,大约不会跋山涉水离京了,应该是太子夏泽苍来。而我东华,陛下年幼,无法亲政,摄政王前往也是应该的。”

    “会盟的地点,在哪里?”秦绾问道。

    东华和西秦是盟国,最大的原因就是两国不接壤,这样的话,势必要有一方进入另一方的土地,就算从圣山走,这也是很危险的事。

    “上次会盟的地点是东华的西宁郡,这次,想必要在西秦的。”李暄道。

    “我知道了。”秦绾微微一笑。

    那就……挑个距离鸣剑山庄近一点的地方好了,这点面子相信西秦还是会给的。

    ------题外话------

    给大家推荐个超好看的文文,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盛宠之嫡女医妃》(天泠)

    前世,南宫玥是被自己坑死的。

    她出生名门,一身医术冠绝天下。

    她倾尽一切,助他从一介皇子登上帝位,换来的却是一旨满门抄斩。

    她被囚冷宫,隐忍筹谋,最终亲手覆灭了他的天下。

    一朝大仇得报,她含笑而终,再睁眼,却回到了九岁那一年。

    嫡女重生,这一世,她绝不容任何人欺她、辱她、轻她、践她。

    年少溺亡的哥哥,疯癫早逝的母亲,这一世,她必要保他们一生幸福安泰。

    原以为这一世,她会孤独终老,没想到,前世那个弑父杀弟,阴狠毒辣的“杀神”镇南王却悄然出现在了她的生命里。只是……这画风好像不太对,说好的冷血阴郁、心机深沉去哪儿了?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婚心动魄:神秘人〕〔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