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妖,别跑〕〔御天帝主〕〔特种兵王〕〔我是垂钓者〕〔绝品神医〕〔英雄联盟之惊天战〕〔女妖投喂手册〕〔超级乡村神医〕〔鬼眼保安〕〔爬上叶尖〕〔逐天大帝〕〔最强屠龙系统〕〔山海术士传〕〔名声财富系统〕〔斗破之传奇再起〕〔我的吸血王子〕〔极品全能学生〕〔探灵社之天地玄门〕〔万古神龙变〕〔女神的特种保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四十三章 没钱就去抢
    “你说,最快的弄钱方法是什么?”秦绾在看她离开的时候的账目,忽然冒出来一句。

    书房里除了蝶衣,就只有闲得无聊又不肯滚回西秦去的唐少陵了。秦绾看账目,他居然就安静呆在一边保养鱼肠剑。此刻听到秦绾的问话,他抬了抬头,随口答道:“去抢呗。”

    “什么?”秦绾愣了愣。

    “去抢啊,有什么赚钱方法比抢来得更快。”唐少陵的表情很无辜。

    好一会儿,秦绾才反应过来,他真是很认真地在回答自己的问题,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抢?的确,无本生意来钱最快,可问题是,抢谁?

    并不是能不能抢,关键是,谁有那么多钱够她抢的?

    好吧……秦绾叹了口气,这是个根本不用思考的问题,能挽救一个国库的,自然是另一个国库。

    北燕、南楚、西秦,她倒是想抢,可一时间肯定是没机会的,只能图谋日后,不过现在却远水解不了近渴。然而,东华内部,倒确实是还有一个可以抢的堪比国库的存在。

    皇帝的私库。

    太上皇倒不是个特别爱财的皇帝,不过东华历史上爱财的皇帝从来不少,先帝就是个著名的守财奴,沉迷于敛财,生活却极为简朴,后宫妃嫔怨声载道。就算之前没有积累,先帝在位的四十年,攒下的财富就不是一个小数目了。而太上皇继位后,虽然不像先帝那般爱财,也不像再前几任皇帝那样奢侈荒淫,可也不至于大度到拿自己的私库去补贴国库的地步。所以,这些年,皇族私库的财产应该还是在缓慢增加的。

    “我发现,你终于靠谱了一回!”秦绾感叹道。

    “什么嘛,本公子明明任何时候都很靠谱!”唐少陵正色道。

    “你什么时候回西秦?”秦绾道。

    闻言,唐少陵立即垮下了脸,哀怨道:“绾绾你又嫌弃我,用完就丢啊。”

    秦绾揉了揉太阳穴,又叹了口气,无奈道:“你在这里倒是没关系,不过,我记得你爷爷的生辰就在五月,今年鸣剑山庄不办吗?”

    要知道,唐默在西秦武林的地位是让人仰望的,以前他还能说是养病,闭门谢客,可自从苏青崖医好了他的双腿,他过个生日就不是一家人自己吃顿饭的事了,多少慕名而来的人上门拜寿,总不能拒之门外,于是鸣剑山庄也只好每年这个时候大宴宾客,被西秦称之为“英雄宴”,算是西秦武林一年一度最热闹的盛会。

    而唐少陵身为鸣剑山庄唯一的继承人,当然是不能缺席的。

    “那绾绾跟我一起回去。”唐少陵眨巴着眼睛道。

    “我哪有空跟你去西秦。”秦绾被他气笑了。

    “绾绾不去见见娘吗?”唐少陵理直气壮地问道。

    秦绾不禁一怔。

    唐少陵没说是哪个娘,不过,不论是埋骨在鸣剑山庄的欧阳燕,还是照顾唐少陵长大,将他当做亲生骨肉看待的姨母欧阳鹭,于情于理,似乎她都应该去拜见的。

    若是去年,她只怕立刻收拾了包袱就跟着唐少陵上路了,可现在不一样,她已经成亲了,别说不能随随便便丢下夫君,就算以她摄政王妃的身份,跑到西秦去也很不合适吧。

    “娘一直很想你的。”唐少陵说道。

    秦绾知道他这次说的是欧阳鹭,犹豫了一下,对上那双满含期待的眼神,还是勉强道:“我考虑一下。”

    “啊,要是那个姓李的家伙不让你去,我帮你揍晕他我们再走。”唐少陵一握拳,信誓旦旦道。

    “滚!”秦绾随手把看完的账本朝他的脑袋砸过去。

    二货就是二货,正经不过三秒,就不能指望他的!

    “好嘛,我滚我滚,不过绾绾答应要考虑的啊!”唐少陵一个巧劲将账本丢回桌上,整整齐齐落在那一摞账本的最上面,分毫不差,人却已经从窗口窜了出去。

    秦绾又叹了口气,转头去看沉默的蝶衣,问道:“蝶衣,我要去吗?”

    蝶衣想了想,还是点点头。

    对她来说,小姐只是小姐,只有小姐最重要,摄政王也不能阻止自家小姐去给夫人扫墓。

    “我考虑一下。”秦绾道。

    但很明显,这一句考虑,比之前更多了几分认真。

    蝶衣上前搬起那一叠账本送回去给秦姝。

    跟着龚岚学习了这么久,秦姝在算账方面虽然资质一般,但普通的管账还可以胜任,秦绾也就隔段时间看一看,其他就放手给她了。

    实在是她身边真正能托付心腹的属下还是不够多。

    伸了个懒腰,秦绾起身出了书房,正想找人问问李暄回来了没有,却见夏莲匆匆走过来,看见她,赶紧说道:“王妃,外面有位公子求见王妃,说是王妃的故人。”

    “故人?”秦绾一挑眉,也没想起这会儿会有什么故人来访。

    “这是拜帖。”夏莲赶紧送上手里的帖子。

    秦绾接过来一看,不由得笑了:“请他到客厅吧。”

    “是。”夏莲松了口气。

    摄政王府也不是那么容易就递帖子进来的,何况是一个外男递给王妃的帖子呢。夏莲送帖子进来的时候心里也很有几分不安,不过是看那少年一脸诚恳,不像是说谎的人,万一真是王妃的故人被赶出去了,将来王妃知道了必定震怒。

    跟了秦绾这么久,夏莲至少也学会了人不可貌相,何况人家再怎么样也是个干净整齐的官家子弟,王妃连南宫廉那样的颓废大叔都是朋友呢。

    果然,那少年没有说谎,王妃是真的认识他。

    因为是在书房里,秦绾身上穿的只是一件半新不旧的深色衣裳,还不小心沾了一滴墨迹,便先回房去换了一身比较正式的衣裳出来。

    “见过王妃。”客厅里的少年见到她,赶紧起身,深深一礼。

    “杨公子不必多礼,令尊可好?”秦绾笑着一抬手。

    “有劳王妃动问,家父一切安好。”这少年公子正是扶云县令家的公子杨羽凡,看起来,摆脱了林娇儿那个女人后,杨公子的气色更好,眉宇间也多了几分经历过世事的沉稳。

    “请坐。”秦绾坐下来,笑着指指下首的椅子,随意道,“杨公子也是来赶考的吧?扶云县就在京城不远,怎么不在家温习呢?”

    “闭门造车,怕是在策论一关上会过不去。”杨羽凡恭谨地答道,“家父的意思也是让学生提早进京,就和普通学子一样住在客栈,先行适应一番。”

    “想法不错。”秦绾赞许地点点头,又道,“不过,别学那些酸儒书生般日日吟诗作赋,弄个花架子。”

    “是,谨遵王妃教诲。”杨羽凡躬身道。

    上摄政王府来求见王妃,他也是踌躇过的,不过总觉得当初那一面之缘,王妃并不是那种高高在上的权贵,反而非常亲切。

    “林家如何了?”秦绾顺口问了一句。

    “林家……是大不如前了。”杨羽凡沉吟了一下,才谨慎地答道,“自从林家母女被王爷和王妃教训过之后,扶云县的商家就不再是唯林家马首是瞻了,现在林家老爷也自顾不暇,听说那母女俩和女婿还在日日吵闹不休。”

    秦绾满意地点点头,果然把林家那奇葩母女送回林家是对的,要是没有了这妻儿,指不定林老爷是不是反而解脱了呢。

    “对了,前些日子听说,林夫人在京城的那位姐姐,暴毙身亡了。”杨羽凡又道。

    秦绾一挑眉,淡笑不语。

    她没问江辙怎么处置了邱莹莹,不过,就看她爹灭尹家满门的那个狠劲也知道,捏死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实在不是什么大事。

    又说了几句话,杨羽凡就很有眼色地起身告辞了。

    “夏莲送杨公子出去吧。”秦绾吩咐道。

    “是。公子请。”夏莲再看杨羽凡的神色间也更温和了些。

    秦绾点点头,当初张氏塞给她的四个丫头,倒也有个不错的,虽然夏莲不像是荆蓝她们几个那样能力非凡,但管管内院琐事也练出来了。

    很快的,夏莲转了回来,禀告道:“王妃,杨公子送来的礼物都是自家庄子里出的新鲜菜蔬,看上去真不错,已经送去厨房了,今晚便做了上来吧。”

    “是个懂事的。”秦绾一笑。怎么送礼,其实也是一门学问。

    “王爷回府了。”执剑走了进来。

    “知道了。”秦绾应了一声,看看身上的衣裳没什么不妥,就直接迎了出去。

    不过,在二门处看见李暄,才发现他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还有江辙也来了。

    “爹!”秦绾直接就扑了上去。

    “慢点慢点,爹爹一把老骨头了,可经不起。”江辙露出一个清冷的微笑。

    “爹爹哪里老了?”秦绾挽着他的手臂往里走,一边用眼神询问着李暄。这两人的架势,显然不是窜门这么简单,什么样的政事在宫里还没处理完毕,要带到家里来做?

    钱——李暄对她做了个口型。

    “嘀咕什么呢?”江辙一声嗤笑。

    “说起国库,我倒是刚有个想法,想和王爷说呢。”秦绾却笑道。

    “哦?”李暄一脸的诧异。

    也就是前日在醉白楼略提了一句,让他们如此头疼的问题,秦绾居然这么快就有办法了?

    “进去说。”江辙倒是毫不意外的样子,只是眼神中闪过一抹光芒,显得有些古怪。

    三人进了李暄的书房,秦绾打发了所有下人,亲自动手沏茶端上来。

    “我总觉得,你的主意会很麻烦。”李暄若有所思道。

    “哪有这么容易解决的办法。”秦绾失笑道,“麻烦是有一点,不过,托了废太子的福,现在要用的话,也不是很困难。”

    “你……莫不是想打陛下私库的主意?”江辙开口道。

    “爹爹果然也想到了。”秦绾眯起了眼睛。

    “你们……”李暄的神色也奇怪起来,该说,不愧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吗?

    “唐少陵提醒我的,自己没有,那就去抢有的人嘛。”秦绾毫不客气地卖了哥哥。

    “那家伙……”李暄黑线。

    好吧,更正一下,不愧是一家三口,就看这思维方式,妥妥的有血缘关系错不了!

    “陛下私库的钥匙一向是自己收着的,当初事发突然,可能并没有交给当今。”江辙提醒道。

    有钥匙,借口都是现成的,反正太上皇昏迷着,小皇帝也不敢反对,这是为国为民,朝臣也无话可说,总不能阻止陛下为国尽力。但是,没有钥匙……就算小皇帝出面,总也是名不正言不顺的。

    “我去问太后。”秦绾想了想道。

    太上皇当年虽然宠爱周贵妃和尹淑妃,但却对皇后非常敬重。少年结发夫妻,相扶相伴走过来的,就算没有什么爱不爱的感情,至少,太上皇若是要托付大事,绝对会选太后,而不是宠妃。

    “只能是你去了。”李暄点点头。

    他们是外臣,自然不方便到内宫去见太后的,也只有秦绾,身份合适又有这个能力。

    “除了我,还有谁。”秦绾莞尔,随即又道,“你们两个一起回来,该不是本来就想说这个的吧?”

    “我的王妃太聪慧,根本不需要我说出口。”李暄笑道。

    秦绾也无奈,不过,打皇帝私库主意的人,还真不是只有她一个。

    虽然事情说完了,但江辙也没有立即走人的意思,反正丞相府里只有他一个主子,干脆在书房里和李暄下起棋来,秦绾就端着茶杯在一边看。

    别说,真要论下棋,秦绾才是水准最高的那个,然而,下棋的人是她的父亲和夫君,又不需要争个你死我活,她干脆就当一回观棋不语的真君子,直到天色暗了,又自己去厨房,用杨羽凡送来的蔬菜做了几个菜。

    翠绿的小青菜上还带着水珠,竹笋上沾着泥巴,一看就是刚从地里挖出来的,杨县令为了儿子也是费了不少心,这讨好得却又不会惹人厌烦。

    秦绾本就聪慧,以前不会做菜是没心思学,现在她想学了,哪有学不会的道理,尤其习武之人眼明手快,力道又稳当,学起炒菜来自然事倍功半,跟姬夫人学了几天,太难的菜是做不出来,但一桌子家常小菜却像模像样的。

    五菜一汤上桌,书房里的两人总算是出来了。

    这一餐晚饭也没有下人站在一边布菜,就像是平常人家的一家三口,平淡而温馨。

    第二天一早,秦绾就和李暄一起进了宫。只不过,一个往前庭去,一个却往后宫去。

    自从新皇登基,虽然还没有皇后,但太后却很自觉地搬出了居住了大半辈子的坤宁宫,搬到了晴风轩去照顾太上皇。

    晴风轩就像它的名字,宫殿并不恢弘,但格局宽敞,阳光普照,特别适合养病。

    秦绾跟着宫女走进殿内的时候,乔太后正亲自拿着热布巾为太上皇擦脸,眉宇间一片温柔,丝毫看不出来这曾经是东华最尊贵的女人。

    “娘娘,王妃来了。”宫女在门口微一屈膝。

    “还不请王妃进来?”乔太后把手巾放回水盆里,示意宫女接手继续服侍太上皇,自己起身,擦了擦手上的水迹。

    “见过太后娘娘。”秦绾行了一礼。

    “不必多礼了,难得你还有心来看看哀家。”乔太后叹了口气,带着她来到外间的花厅,淡然道,“坐吧。”

    “多谢太后。”秦绾微笑着应了。

    从前她倒是不曾和乔太后相处过,如今仔细看来,依稀还能从她脸上找出和乔霏霏相似的地方来。然而,乔太后在后位上多年,一身雍容华贵的气度,却是空有容貌的乔霏霏怎么都学不出来的了。

    “这些日子,惜儿倒是比之前开朗了些,哀家还未谢过。”乔太后说道。

    “长公主是个好姑娘,自然会有更好的姻缘的。”秦绾由衷道。

    宫里的几个公主,当她还是欧阳慧的时候,也不是没听说过,益阳公主被尹淑妃惯得骄纵成性,下面两个小公主不受宠,又怯懦得毫无公主风范,也就是李惜让她能看上眼。如今,虽然比不上凌霜华她们几个的交情,可至少李惜也算是她的朋友了。

    “王妃见过的人多,哀家也是信得过的。”太后却道。

    “多谢太后信任。”秦绾微微欠身。

    “咳咳咳……”又说了几句话,突然间,内室传来一阵急促的咳嗽。

    乔太后脸色一变,也顾不得秦绾还在,匆忙起身走进去。

    秦绾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只见两个宫女站在床前,脸色惨白,一副手足无措的惊慌,而床上的太上皇虽然还在昏迷中,却仿佛要把心肺都咳出来似的,甚至唇边都流下一丝血迹。

    “陛下!陛下!”乔太后神色慌张,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淡定,一叠声地道,“太医!来人,快去请太医!”

    “娘娘,已经去请了。”宫女慌忙说道。

    太上皇病重,太医自然是常驻晴风轩的,就是当初跟随去猎宫的那位,是太上皇的心腹之人。不过,从偏殿赶过来也是要些时间的,秦绾见状,轻声说了句“得罪”,一掌拍在太上皇胸口,深厚平和的内力流入,疏通了闭塞的经脉。

    很快的,太上皇安静下来,脸上也泛起一丝血色。

    “王妃也懂医术?”乔太后惊讶道。

    “在江州时,和苏大夫学了几手。”秦绾浅浅一笑。

    “娘娘,太医来了!”宫女这才拽着满头大汗的太医进来,赶紧为太上皇诊治。

    秦绾一偏头,正好看见乔太后的侧脸。

    不过数月功夫,这个女人却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年,鬓边都显出了白发。

    “今日,哀家就不留王妃了。”乔太后沉默了一下才道。

    “臣妾,告退。”秦绾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回去,这时候还是不要再刺激了太后比较好。

    “小云,送送王妃。”乔太后吩咐道。

    “是。”之前引着秦绾进来的宫女站了出来,“王妃请。”

    “娘娘保重,陛下自然会吉人天相的。”秦绾说了句自己都不信的安慰话,跟着出去了。

    其实太上皇弄成这样不死不活的,她爹真的要负大半责任,可对秦绾来说,太上皇虽然也对她不错,终究也就是个外人。同情一下可以有,再多的,还是算了吧。

    “王妃,请留步!”刚走出晴风轩的大门,又一个宫女急匆匆地追上来。

    “娘娘还有什么吩咐吗?”秦绾回头道。

    “娘娘让奴婢把这个赏给王妃,还说,长公主的事,请王妃多费心。”宫女说着,恭敬地递上一个木盒。

    秦绾接过来,打开一看,立即又合上了。

    一把金灿灿的钥匙……要说这是哪里的钥匙,不必言表。

    秦绾的脸色有些复杂,她明白,这是一个交易。

    乔太后用她需要的钥匙,交换她对李惜的照顾。

    可怜天下父母心,便是帝后于公主,却和平常人家也没什么区别。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顾轻舟司行霈〕〔一胎二宝:冷血总〕〔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穿成软饭男[穿剧]〕〔知青女配已上线〕〔大明小书生〕〔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听说你想掰弯我〕〔一念情深,万念婚〕〔特品圣医〕〔女总裁的读心神医〕〔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共享男友带回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