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道圣〕〔兽血青春〕〔冰与火之凛冬已至〕〔最美不过遇见你〕〔元狩〕〔尸加工〕〔特种炊事班〕〔光灵行传〕〔剑逆天穹〕〔五神天尊〕〔混沌归元剑〕〔冥河传承〕〔乡村透视神医〕〔萌宠貂徒:师傅成〕〔星空道尊〕〔王爷闷骚:独爱小〕〔都市狂武医圣〕〔灵武苍穹〕〔命中注定的情缘〕〔包养校草纪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三十六章 看你不顺眼
    走进大厅,主位上坐着的,自然是一身皇太子服色的宇文忠。

    宇文忠已经年近四十,当了二十多年的皇太子,从最初的意气奋发,变成如今的满心疲惫,不过从头发到靴子都打理得一丝不苟,就像是要立刻进宫觐见似的。

    大厅两边各站着一排的侍卫,宇文忠身后则是两名内侍,下首处放了一张椅子,上面端坐着一个温婉大方的女子。

    虽然看起来好大的阵仗,不过唐少陵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慢吞吞地走进去,慢吞吞地一拱手,慢吞吞地说道:“见过太子、太子妃。”

    这种漫不经心的态度已经看得跟在后面的吴康一头冷汗,却在听到他那句话后,脸色都扭曲了,只是太子在上面看着,他实在不能去提醒他,太子妃谭氏和太子是患难夫妻,结缡二十余载,可这女子有没有二十岁都是个问题,怎么可能是太子妃?

    宇文忠闻言,脸上也不禁闪过一丝尴尬,那少女更加脸红了,赶紧道:“唐公子误会了,小女不是太子妃。”

    “太子侧妃?还是侍妾?”唐少陵歪了歪头。

    吴康咬牙切齿,他敢肯定,少庄主绝对是故意的吧!这得眼睛多脱窗,才能看不见这姑娘分明还是云英未嫁的打扮?

    “小女并非是太子殿下的妃子。”少女语气中也带了一丝怒意。

    “难道是郡主?那倒是在下失礼了。”唐少陵一脸歉然。

    “咳咳。”宇文忠干咳了两声,介绍道,“这位冉姑娘是孤的客人,唐公子确实误会了。”

    “哦,客人啊……”唐少陵一挑眉,眼波流转间,射向冉秋心的就是**裸的轻蔑和嘲讽,“端端正正坐在上面,见本公子行礼都不避忌,还当是太子殿下的枕边人呢,原来……也就是只飞不上枝头的。”

    吴康闻言,顿时恍然,随即看向冉秋心的脸色也不太好。

    的确,你是太子的客人,少庄主就不是太子请来的客人吗?论身份,你还不如呢,居然敢大刺刺坐着,果然是轻狂得没边了,怪不得少庄主要借题发作。

    “唐公子,小女一时大意,得罪了。”冉秋心脸色微变,却没有翻脸,反倒是站起来,郑重地还礼,一面也在心里暗自反省。

    当初一句自恃身份的“一介布衣”却被秦绾贬得一无是处,她就该明白,不是所有人都对圣山怀着敬畏之心的,尤其唐少陵身为鸣剑山庄少主,西秦武林最顶峰的存在,自己若不继承宗主之位,怕是根本不会被他放在眼里。

    “前倨后恭。”唐少陵一声轻嗤,却不再看她,转头道,“太子殿下请本公子来,有何见教?”

    冉秋心咬了咬嘴唇,深吸了一口气,眼中顿时恢复了平静无波。

    若是秦绾看见这一幕,怕也会赞叹一句,孺子可教。

    果然,人总要经历过失败和挫折,才会成长。当初的冉秋心会被秦绾三言两句就激怒得乱了方寸,但现在的她,虽然还做不到完全的喜怒不形于色,但至少已经学会了冷静。

    “孤早就听吴将军说过唐公子大名,听说公子到了嘉平关,若是有孤可以帮忙的地方,但言无妨。”宇文忠和蔼地说道,“对了,公子请坐,秋心,你也坐下吧。”

    “多谢殿下。”冉秋心浅浅一笑,依旧是一副温婉大方的模样。

    “多谢太子好意了,不过呢,本公子就是随便逛逛,没什么要紧事。”唐少陵挑了把距离冉秋心最远的椅子坐,前面空出好几个位置,嫌弃之色简直溢于言表。

    之前不知道这女人是谁的时候,他也就是看不惯她一脸清高的模样,忍不住想刺几句。不过,现在知道了她是冉秋心……以前想欺负他妹妹的是吧?决定了,办完正事,有机会就弄死她!

    “……”宇文忠无言,随便逛逛就逛到东华和北燕交界的嘉平关来?这地方除了是军事要地之外,荒凉得鸟不拉屎,如今还在打仗,有什么好逛的?

    但是,人家都说是来随便逛逛的了,难道他能打蛇随棍上,说孤给你派个向导好好逛?就算是派个向导,嘉平关也没有什么好逛的地方,难道去逛军营吗?

    当然,他要是说带唐少陵去逛军营,唐公子绝对兴高采烈地同意的。

    “听说唐公子为了找高手榜上的秦姑娘挑战,特地跑去东华的京城了?”冉秋心微笑道。

    不过,当时她是真没想到,秦绾,居然就是秦紫曦,高手榜第一。东华安国候区区一个嫡女或许不够资格看轻她,但无名阁主秦紫曦,冉秋心再骄傲,在这个女子面前,也没什么觉得可以骄傲的了。

    宇文忠赞赏地看了她一眼,对她的知情识趣很满意。

    冉秋心这个女人,聪明,能干,懂分寸,最重要的是,不会像别的女人一样,只想着往他床上爬。

    然而,这个知情识趣,在唐公子眼里,绝对就是自作聪明讨人嫌的典型。他根本就当冉秋心不存在,面对着宇文忠,一脸诚恳地道:“太子殿下真不用麻烦,本公子……逛几天就回去了。”

    “如果公子有什么需要,跟吴将军说也是一样的。”宇文忠只好说道。

    “好啊。”唐少陵笑眯眯地点点头,瞥了吴康一眼。

    吴康被他看得浑身发毛,却不知道哪里又得罪他了,只能僵硬地笑了笑。

    或者是唐少陵冷场的功力实在太过强大,宇文忠每每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要么就是实在不知道怎么接口,而冉秋心倒是想救场,无奈唐公子次次充耳不闻,就算傻子也知道了,他就是看冉秋心不顺眼。

    没多久,宇文忠就受不了了,赶紧端茶送客。

    吴康倒是松了口气,赶紧带着人撤退。少庄主大概是在西秦太子面前随意惯了,可问题是,这位太子您真的不熟啊!唐少陵没知觉,或者说是察觉了也无所谓,可吴康还是宇文忠的下属呢。

    大厅中,挥手让侍卫也全下去,宇文忠这才露出一个纠结的表情,抽搐着嘴角道:“这位唐少庄主,还真是……挺有个性的,江湖中人都这样吗?”

    “殿下不必生气,江湖中人大多桀骜不驯,难以管教,不过,只要用的时候肯拼命不就足够了?”冉秋心抿嘴一笑。

    “你说的是。”宇文忠深以为然地点点头,随即迟疑了一下,又道,“你看唐少陵比风衍烈如何?”

    “殿下,唐少陵是夏泽苍的人。”冉秋心明白他的意思,摇头道,“江湖人,大多重义轻利,夏泽苍用‘情义’二字将鸣剑山庄绑在自己这边,除非有一天我们灭了西秦,否则拉拢不过来的。”

    “既然重义轻利,孤灭了西秦,难道那些忠义之士不会殉国吗?”宇文忠奇道。

    “唐少陵哪是忠义之士?”冉秋心不禁笑了起来,“虽然只是见了这一面,但这人的桀骜,简直到了一个为我独尊的境界了,也不知道他那翩翩公子的名声是怎么传出来的。”

    “……”宇文忠黑线。确实,他之前因为传言对唐少陵的印象有多好,见面之后的反差就有多大……当然,并不是说他讨厌真实的唐少陵,只不过,这差距大得快马加鞭也追不上了好吗?实在有点幻灭。

    “其实,所谓江湖四公子,也就东华的顾宁算得上名副其实。”冉秋心又道,“风衍烈就是一匹冰冷的孤狼,唐少陵的样子殿下也看见了,至于慕容流雪,飞花谷从来只有女子,哪里突然冒出来一个男谷主?他是被前代谷主当做女孩子养大的。”

    宇文忠闻言,立即在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穿着女装、涂脂抹粉的男子的形象,不禁冷冷地打了个寒颤。就算这男人有唐少陵那么英俊,这也完全没法看呀!

    “说起来,殿下若只是想在唐少主面前留个好印象,小女记得殿下那里有一把宝剑,反正殿下也用不着,干脆送给他便是了。”冉秋心说道。

    “你说那把剑?”宇文忠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虽然北燕人人习武,但他资质一般,因为常年上战场,练的也是马上功夫长兵器,对于短剑之类的兵器,就算是神兵利器也很难看得上眼。

    “正是。”冉秋心含笑点头道,“那把剑虽然不适合殿下,但对于江湖人来说,却是梦寐以求的至宝。”

    “是吗?也罢,一会儿叫人从箱子底下找出来送过去就是。”宇文忠不在意地道。比起一把虽然珍贵却无法使用的剑,他还更舍不得自己用惯了的长枪呢,送出去笼络人才也没什么舍不得的。

    这些年来,上有父皇迟迟不肯放权甚至打压他,下有兄弟虎视眈眈盯着他犯错好把他拉下太子之位,宇文忠更加看重有用的人才,对待自己人或是看得上眼的人毫不吝啬。

    “殿下英明。”冉秋心微笑道,“西秦的朝堂和江湖是关系最密切的,将来若是真能灭了西秦,鸣剑山庄的态度很能安抚江湖和民间,至少不会弄出无数前仆后继的刺客。何况……大陆上,不算那些归隐的老不死,当今高手中,南宫廉是当之无愧的第一,而唐少陵,是未来的第一。”

    宇文忠脸色微微一变,显然是才想到刺客这个问题,随即听到她后面的话,不禁又笑道:“不是第二吗?”

    “是第一。”冉秋心断然道,“秦紫曦排第一,不是因为她比唐少陵强,而是因为她是无名阁主。无名阁,不会把阁主排在第二,要不然,秦紫曦为什么不接受唐少陵的挑战?因为她不敢打。她是无名阁主,她必须是第一。而没有在公平比试中落败过,她就永远会是第一。”

    “那么,唐少陵果然还是追着秦紫曦比武来的?”宇文忠道。

    “多半是的。”冉秋心想了想道,“这样死缠烂打,估计唐少主不好意思说出口吧?只可惜,秦紫曦是不会接受他的挑战的,别说如今还有战事做借口,任何人都不能说她逃避是不对。”

    “无名阁一向中立,为什么这次竟然会挑选了一个东华贵女出身的人做阁主?”宇文忠皱着眉,也很不解。

    “她是老阁主的关门弟子,幼徒总是会多受宠些的。”冉秋心叹了口气。

    她想起之前集贤令出现的时候,她赶回宗门得到的消息就觉得很心塞。

    这个女人,除了身体健康,究竟还有哪里比师兄更强了?

    然而,心里想着,脸上她却没有露出半分来,只道:“殿下放心,无名阁对三十六宗门并没有约束力,至少,智宗的核心弟子都会站在殿下这边的,不过,武宗大概会站在东华那边。”

    这一点她还是很有把握的,她父亲对核心弟子的影响力是权威的,除了虞清秋那个主意太大的,其他人都会跟从他们父女的选择,秦绾就算以无名阁的名义号召,最多也就得到一些记名弟子,不值一提。

    对于朝廷来说,圣山三十六宗门,最有用的就是智宗,其次是武宗,只可惜,墨临渊是武宗出身,现任宗主南宫廉和秦绾关系不错,还有师叔侄的名义在。如果是庄别离,她还能想想办法,可南宫廉,她就没辙了。她一向不知道怎么才能讨好那个看起来又颓废又没有追求的师叔,也不知道那样的人怎么就能天下第一了。

    天资,真是个让人又羡慕、又无奈的东西。

    “武宗……”宇文忠的脸上闪过一丝古怪,好一会儿才道,“你不知道南宫廉是北燕人吗?”

    “什么?”冉秋心愕然。这个她真不知道,别说她不知道了,恐怕连她父亲都不知道,那么……秦绾知不知道呢?

    定了定神,她有些好奇地道:“殿下,认得南宫师叔?”

    “算不上认识,不过多年前曾经见过一面。”宇文忠沉默了一下,挥手道,“南宫廉的事你不必操心了,孤自有办法。”

    “如此,小女就放心了。”冉秋心露出一个笑容。

    这可真是个好消息,让她第一次有在秦绾面前占了上风的感觉。

    无名阁主又怎么样?无名阁里顶多就有几位不管事的长老,可不像宗门弟子遍布天下。无名阁主,说到底,也就是个好听的名头罢了。

    另一边,唐少陵回到吴康院里,想起冉秋心不爽,顺手又把吴康揍了一顿,就听说宇文忠的使者来了。

    “去告诉他本公子午睡了。”唐少陵不耐烦地挥挥手,又一跃上了大树,闭目养神去了。

    吴康无奈,虽然眼眶上的青肿更明显了,但也只能出去见使者——也不知道少庄主究竟看他有多不顺眼,招招都往他脸上招呼?

    唐少陵当然不是真的午睡,而是在考虑怎么下药的问题。他武功再好,也架不住量实在太多了啊。

    很快的,吴康就一脸惊喜地走回来,大声道:“少庄主,快来看这是什么?”

    “又怎么了?”唐少陵没好气道,“还想挨揍是不是?”

    “少庄主,殿下把鱼肠剑赐给你了。”吴康完全没被他的语气打击到,一脸欢喜和艳羡。

    “嗯?”唐少陵一挑眉,翻身落在他面前,顺手拿过他怀里抱着的锦盒。

    “真的是鱼肠剑啊!”吴康感叹道,“去年陛下生辰时,南楚使者送来的贺礼,当时因为太子刚刚平定北方草原,战功赫赫,陛下便把鱼肠剑赐给了太子。只可惜太子练习的是马上功夫,实在用不上短剑,就随手收起来了,真是可惜了千古名剑。”

    唐少陵没注意他的唠叨,径直打开盒盖,果然,里面放着一把短剑,看起来虽然不怎么起眼,但隔着剑鞘都能感觉到凌厉的杀气和血的味道。虽然他不怎么挑兵器,剑用坏了就随便买一把,真没得用的时候什么都能当剑使,可宝剑名马,哪个男人会不喜欢?

    不刻意追求,但不代表到手了也不想要。何况,宇文忠给的东西,不拿白不拿,反正他又没答应什么条件,至于宇文忠想拉拢人心,唐公子表示,他完全不介意的,最好把北燕国库里那把承影剑也送过来。

    宝剑放在仓库里蒙尘实在太委屈了,暴殄天物啊!

    “太子说,侍卫不小心把少庄主寄存的剑弄丢了,这把鱼肠剑算是赔给少庄主的。”吴康干咳了两声道。

    唐少陵一怔,才想起走的时候他满心想着怎么弄死冉秋心,还真忘了自己的剑。不过,他立即说道:“不然,我再去买两把让皇太子丢着玩?”

    “……”吴康风中凌乱。

    对了,少庄主完全不知道“下限”两个字怎么写啊!

    “唰!”的一下,寒光一闪。

    吴康心下骇然,赶紧后退,但一缕断裂的发丝还是漫天飘散开来。

    “好剑!”唐少陵还剑入鞘,一脸的赞叹,爱不释手地把玩了一阵,将短短的鱼肠剑拢在衣袖里。

    回去让绾绾的侍女帮忙在衣袖里弄个暗袋好了,就跟绾绾的阴阳扇一样,出其不意用来阴人最好用不过了。

    不过,在那之前,先要办好绾绾交代的差事。

    就在刚刚,灵光一闪间,他已经想到要怎么办了,现在就等着陆灼把药材凑齐了。他一定会证明,自己肯定比那个姓李的男人有用的!

    当然,唐公子肯定是不记得,他在干的事,从根本上来讲,与其说是在帮妹妹,还不如说是在帮“那个姓李的男人”?

    ·

    “陈巍还活着,算是个好消息。”行军途中再一次收到翠鸟的传信,李暄终于松了口气,露出一个笑容。

    嘉平关陷落真的不能怪陈巍一个人,三十万大军面前,守不住是正常的,当然,也不能怪聂禹辰不作为,没有命令,私自出兵的责任聂禹辰担待不起并不是错误。

    像是章重锦那样的人,虽然能干,但李暄也不敢把他放在太重要的位置上。

    如今江州的形势如此,最大的问题是,东华刚刚经历了一场逼宫谋逆,京城混乱,居然没人注意到北燕调集军队那么大的动静,比起没人来报告嘉平关没下雪的小事,这才是致命的疏忽。

    翠鸟速度极快,已经忘江阳来回了几次,李暄对江阳的情况并不陌生。

    不过,秦绾既然把换俘的时间定在五天后,恐怕另一个目的就是拖延时间了,这五天里,兀牙顾忌着谭永皓的性命,肯定是不敢全力攻城的,那么,援兵也不需要赶得如此着急,可以恢复一下长途行军消耗的体力,以最好的状态加入战场。

    真是一举两得呢。

    只是,有点想你了呢,紫曦……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贴心萌宝荒唐爹〕〔呆萌小青梅,竹马〕〔快穿之恶女驯夫记〕〔婚心动魄:神秘人〕〔霍长渊林宛白〕〔落魄佳人千金难换〕〔人间极乐〕〔黑帝1001度蜜爱:〕〔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