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艳妻,瘟神总裁〕〔假婚陷阱:误嫁神〕〔道界天下〕〔神女嫁到,魔王请〕〔绝世武侠系统〕〔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诡秘三千藏〕〔末世狂喵〕〔道门入侵〕〔盛少撩妻100式〕〔明朝败家子〕〔天道很皮〕〔天价宠婚:神偷娇〕〔科技传播系统〕〔巫术法则〕〔冒牌高人〕〔三国小霸王〕〔北宋大表哥〕〔修神外传仙界篇〕〔汉化大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三十五章 从来不吃亏
    “所以,你就把帖子放下就回来了?”秦绾一脸好笑地问道。

    “是啊。”顾宁理所当然地点头,“他一打就打到半夜了,哪里有使者半夜上门的,可等到明天的话,万一兀牙当不知道,继续虐待陈巍,我们也没处说理去不是。”

    “说的对。”秦绾满意地点点头。

    所以说,抓到了谭永皓就是掌握了主动权,尤其顾宁的行为更加抓紧了主动,本来是他们派使者去北燕军营的,这么一来,话送到了,至于换不换,兀牙总得派个人来说一声。尤其,在双方捏着的筹码不成对比的时候。

    就算谭永皓就是个废物,可谁叫他有个好姐姐呢,投胎也是一门技术活。

    至少今天晚上,头疼的就是兀牙了。

    果然,第二天一大早,北燕军的使者就到了城下。

    北燕军虎视眈眈,聂禹辰当然不会为了一个使者下令开城门,只叫人从城头放个箩筐下去把人拉上来——反正你爱来不来。

    使者忍了一肚子气,却也没办法,只得爬进了箩筐,连侍卫都没带一个。

    虽然说,在人家的地盘里,要杀人的话,多少侍卫都没有用,但那是尊严问题!

    既然秦绾说了换俘这件事由她做主,聂禹辰就直接把使者送到了沈家庄,充分表现出了一个合格的下属应有的素质。

    倒是使者有点茫然,东华的议事厅,居然在这个废弃的园子里?而且看起来像是被火烧过似的,这真的不是鬼屋吗?

    直到走进一处院子,终于感觉有了点人住过的痕迹。

    “王妃,人带来了。”把人“护送”过来的徐鹤站在院门口一拱手。

    使者一个踉跄,差点一头栽倒。

    王妃?!

    好吧,虽然他也知道东华的摄政王妃在江阳,不过,他总觉得所谓的王妃,顶多就是个象征罢了,哪怕风衍烈说她武功很好,可她能懂打仗吗?还不是要聂禹辰做主。

    然而,他来见的人不是聂禹辰,居然真的是摄政王妃!

    “进来吧。”暖亭里传来一个悦耳的声音。

    “走。”徐鹤这才举步。

    使者只好一边嘀咕着,一边跟了上去。

    因为使者入城,今天城内城外都很安静。

    秦绾一身很家常的罗裙,手里还捧着一卷书,身边站着两个侍女在烹茶,怎么看都像是大户人家的后院女眷,和两国谈判这种事怎么看怎么不搭调,让人别扭得要命。

    “北燕使者温誉见过摄政王妃。”使者压抑着心里的异样,上前拱了拱手,却没有走进亭子里去。

    “温誉,你就是那个押粮的副官?”秦绾放下书卷,抬起头来笑道。

    昨日战场上的温誉一身甲胄,加上人多混乱,她忙着抓人,也没看清楚,何况今日的温誉因为作为使者来的,锦袍加身,一副世家公子的打扮,简直判若两人。

    “是的。”温誉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但还是应道。

    秦绾顿时知道了兀牙的想法,敢情是把火气都出在这个弄丢了谭永皓的家伙手里了,要不然,就凭他姓温,就不会被派出来做使者的差事。虽然有两国相争不斩来使的规矩,可就算不杀,割鼻子割耳朵的事也不少见嘛。

    温家,可是北燕皇族宇文氏之外的第一大姓,谭家要不是出了个深得宇文忠敬爱的太子妃,就算温誉只是温家旁支,身份也比谭永皓那种纨绔高出多少都不知道,完全不用像现在这样收拾谭永皓惹出来的烂摊子而焦头烂额。

    “行了,徐将军先去忙吧,本妃会和温公子好好谈谈的。”秦绾微笑。

    “是,王妃。”徐鹤一拱手,毫不犹豫地退了出去。

    温誉看见他这种自然流露出来的恭敬态度,却也微微皱了皱眉,心里暗自忧虑。

    看起来,这位王妃在江州军心中的权威,远比他们想象得要重得多。

    “兀牙将军派你来,还有什么想说的吗?”秦绾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淡然道,“本妃以为,书信上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王妃,恕在下直言,谭公子真的在江阳城吗?”温誉道。

    “哦?”秦绾一挑眉,有趣地看着他。

    “几万人众目睽睽之下,谭公子……掉进冰封的沧河,正常人都不会有命在的。”温誉坦然说道,只是半途改了一下口,没说谭永皓是被人扔下去的。

    “那是因为你们北燕人都是旱鸭子,就算沧河没有结冰,也一淹一个准。”秦绾道。

    “……”温誉被噎了一下,脸色很扭曲。

    北人骑马,南人乘船本就是常理,反过来才不正常,不过这话从王妃嘴里说出来,怎么就听得这么不爽呢?

    顿了顿,他才继续说道:“兀牙将军的意思是,在下必须先确认了谭公子在江阳城,并且完好无损,才能谈换俘之事。”

    “据本妃所知,陈巍将军也算不得完好无损吧?”秦绾轻描淡写道。

    温誉闻言,顿时脸色一变。要是东华想以牙还牙,陈巍是个在战场上打滚的武将,可谭永皓却是身娇肉贵的纨绔子弟,只怕没两下就被折腾死了。

    “温公子误会了。”秦绾笑容可掬,一脸的诚恳,“都是不可抗力嘛,大冬天的掉进河里去,本妃就是说谭公子现在活蹦乱跳的,你也不能相信,是不是?”

    “在下必须见到谭公子,才能回去复命。”温誉定了定神,继续坚持。

    陈巍只是用来打击东华士气的,虽然也算是个人才,但多他一个少他一个对东华来说,其实也没多大区别,还给东华损失并不大,他最怕的是,谭永皓已经死了,换不回人,谭家绝后,太子妃不跟温家拼命才怪。还是那句话,谭永皓可以死,但不能死在他温誉的失误上!如果昨天谭永皓死在乱军中,太子妃最恨的肯定是出主意的人,温家顶多牺牲他一个就够了。可要是换俘出了差错,首当其冲就是他这个使者!

    “谭公子风寒入体,病得起不来床。”秦绾答道。

    这个回答反而让温誉更放心了些。

    掉进冰河里,不着凉生病才不正常了。

    至少说明,她是真的想进行换俘的。要不然,温誉其实觉得,如果是自己的话,说不定更会希望换俘不成——少一个陈巍,东华只是少了个将军,可是绝了谭家的后,北燕皇城恐怕要有一场风暴了。

    “在下可以前去探望。”温誉谨慎地道。

    “温公子这是关心未来姐夫吗?”秦绾笑道。

    温誉的脸色顿时黑透了。

    秦绾继续笑,自从她决定去抓谭永皓开始,就把能查到的消息都仔细研究过了,说句实话,谭永皓,就是个渣。

    连江阳城这里,居然都知道他看上了温家大小姐,要知道温家可没答应这桩婚事。八字都没一撇就宣扬得人尽皆知,人家小姐的名声还要不要了?或者说,谭家就是想用这种手段搞臭了温小姐的名声,只能非他不嫁?

    “王妃请慎言。”温誉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底那一瞬间涌起的“谭永皓干脆死了算了”的想法。

    这位王妃,简直太了解人性的弱点了!稍不注意,就会被她牵着鼻子走了。

    “本妃也是一片好心。”秦绾笑得纯良,不等他回答,挥挥手道,“荆蓝,带他在窗外看一眼谭公子吧。”

    “请。”荆蓝走出亭子,优雅地一摆手。

    “有劳姑娘。”温誉只好咽下了嘴边的话,跟着她出去了。

    “蝶衣啊,你说,王爷什么时候才会到呢?”秦绾转过身,又换了一脸的幽怨。

    蝶衣很无语地看了她一眼。

    援军的动向每日都会报上来,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小姐只是……想王爷了吧。

    没一会儿,杯里的茶水还没凉,就见荆蓝带着温誉回来了,只是后者的脸色比离开时更难看了。

    “温公子这回放心了?”秦绾道。

    “王妃确定,他的病五天后会好,而不是会更恶化?”温誉僵硬着脸道。

    看到谭永皓躺在床上,因为发烧而呻吟,他真不知道是应该震惊,还是该松口气。昨天掉进冰封的沧河的人,居然真的活着!

    “放心,本妃在这里,江阳自然有最好的大夫在,至少比你们的军医强。”秦绾道。

    温誉知道她说的是事实,嘉平关中,皇太子身边自然是有御医的,但兀牙的军营里也就几个普通大夫,而且是擅长外伤的。就看谭永皓病的那个样子,就算现在让他把人带走,他也不敢。长途跋涉还没到嘉平关,大概身娇体弱的谭公子就被折腾死了。

    于是,他只得一拱手,放低了姿态,诚恳道:“有劳王妃为谭公子诊治,兀牙将军想必也会好好照顾陈将军的。”

    秦绾点点头,很满意他的上道,笑了笑,又仿佛漫不经心地道,“听说,温公子是从嘉平关来的?”

    “是的。”温誉点点头,心知这只是个开始,赶紧提起精神。

    “本妃有位故人,听说在嘉平关做客,不知道温公子是否知晓。”秦绾道。

    “不知王妃的故人姓甚名谁?”温誉小心地问道。

    “冉、秋、心。”秦绾盯着他,缓缓地吐出三个字。

    温誉下意识地脸色一变,刚想掩饰,但看到秦绾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就知道晚了,他就是说不知道人家也不会信了,只能苦笑了一声道:“王妃明鉴,冉姑娘是太子妃的座上客,不是我这等微末小将见得到的。”

    “那么,温公子回嘉平关的时候,顺便帮本妃带句话如何?”秦绾完全无视了他说的见不到的话。

    “王妃请说,若是不便,等来日战事安定,便请大小姐代为转述。”温誉棱模两可地答道。

    “也行,你就告诉冉秋心,就说……”秦绾想了想,轻笑道,“就说,她师兄还在本妃手里,她准备拿什么来交换?”

    “……”温誉眼中闪过一丝古怪,却道,“在下记住了。”

    “有劳了。”秦绾点头,又道,“如果温公子对五日后换俘的事没有异议,就请回吧。”

    温誉一愣,见她的目光又放回了那本看了一半的书卷上,赶紧道,“王妃只说五日后换俘,还没商定时间和方法呢。”

    反正,打死他都不信,江阳城会为了换俘打开城门。

    “那就五日后的正午吧。”秦绾随口说道,“至于方式……北燕全军不许出营,我军不出城,各派一人带着俘虏到城外一箭之地交换人质,够公平吧?”

    温誉无言可答。确实是很公平,一箭之外,城上的弓箭手射不到,骑兵出城也有足够的时间逃跑,而北燕军不出营,交换人质后绝对来不及趁机攻打城门什么的。看起来就是纯粹的交换人质而已。不过……

    “一个人?”温誉还是迟疑了一下。

    “怎么,说的好像本妃这里派出的不是一个人而已。”秦绾一声嗤笑,抬了抬头,不屑道,“这也怕了?”

    “便依王妃之见。”温誉想了想,还是点头同意了。

    如今东华掌握了主动权,由不得他们不答应。他也相信,东华还是有换俘的诚意的,何况,五天后,风衍烈的伤势也该好得差不多了,一对一,就算不敌,至少不可能任由东华人杀了谭永皓之后还带着陈巍全身而退。摄政王妃若能舍弃陈巍,根本就不必费那么大劲去抓谭永皓来交换。江阳城里虽然高手多,但也只是派出一个人而已。

    “蝶衣,送客。”秦绾一挥手。

    蝶衣点点头,对着温誉示意了一下,默默地转身往外走去。

    “王妃。”荆蓝拿起小火炉上温着的水壶给她添茶,一边轻声道,“真要交换吗?有点不甘心呢。好不容易才抓回来的。”

    “你什么时候见我干过吃亏的事?”秦绾气定神闲地继续喝茶,笑眯眯地说道。

    “嗯嗯。”荆蓝连连点头,满意了,随即又道,“王妃,冉秋心和虞先生虽然是师兄妹,可关系并不亲近,恐怕她不会愿意为了虞先生多费心力的吧?”

    还有一句话是她没有说出来的,王妃,并不像是对虞清秋有恶意,何须冉秋心来救?

    果然,执剑秦绾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她若是愿意换,本妃还不要呢!虞清秋的价值岂是死物可以衡量的?就是她用自己来换也不值。”

    “那小姐带话给冉秋心的意思是?”荆蓝不解地问道。

    “本妃要用虞清秋,不让他对天机那个死老头彻底撇清关系怎么行?”秦绾“哼哼”两声道,“智宗?就算他想把宗主之位给女儿,本妃也可以让虞清秋做无名阁长老,智宗宗主之位算什么!”

    “王妃英明。”荆蓝顿时释然了,转瞬又提起了另外一件事,“唐公子在嘉平关的事快要办完了吧?”

    “这个不好说,要是顺利的话,也差不多了。”秦绾说着,却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一丝忧虑。

    “怎么,有什么不对的吗?”荆蓝怔了怔才道。

    “我就怕他干点多余的事。”秦绾低声嘀咕了一句。

    “王妃还是很关心唐公子的。”荆蓝抿嘴一笑。

    别看平时王妃对唐公子不是揍就是训的,其实不过是他们的相处方式罢了。

    “那家伙喜欢自作主张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过,只要不暴露和我的关系以及目的,他毕竟是鸣剑山庄的少主,就算宇文忠也不会拿他怎么样吧。”秦绾嘀咕两句,干脆丢开了这事,继续看起书来。

    唐少陵可不是初出茅庐的顾宁,无论是手段还是经验他都不缺,只要不犯二,不会有问题的。

    是的,只要,他不犯二!

    但问题是,唐少庄主,他能不犯二吗?

    嘉平关。

    “你们皇太子要见我,关我屁事。”唐少陵躺在院子院子的大树上,闭着眼睛晒太阳,一副悠闲的模样。

    吴康在树下转来转去,急出一头的冷汗,却拿这位祖宗没办法。

    他这院子靠近太子居住的府衙,昨晚这么大的动静,今天太子不问才是怪事!

    吴康不敢对宇文忠说谎,何况这么多人都看见了,也瞒不过去。再说,他也并不觉得唐少陵暴露身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少庄主和北燕无冤无仇的,太子现在又要安抚西秦,绝不会对唐少陵不利的。

    然而,宇文忠大概是因为好奇想见见这位高手榜第二、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少年英雄,可关键是唐少陵不配合啊!

    太子——唐少陵见多了,有夏泽苍在前,唐少陵对宇文忠真的没什么感觉。

    “那少庄主到嘉平关来究竟是干什么的?”吴康苦着脸问道。

    担惊受怕了一晚上,早上练功时又被结结实实揍了一顿,不得不顶着一对熊猫眼去觐见太子,吴康也算是想明白了,唐少陵还真不至于为了揍他一顿眼巴巴从西秦跑到嘉平关来。前阵子还听说他跑到东华找那个江湖上从未留名,却在高手榜上硬是压他一头的秦紫曦挑战去了。

    所以说,理由只有一个,秦紫曦——摄政王妃跑到江州来了,他就不死心地跟了过来,刚好想起来揍自己一顿吧!

    不得不说,虽然理由是错误的,但结论却对了——唐少陵还真是跟着秦绾来的,顺便揍他一顿。

    “嗯……”唐少陵枕着双手,抬头看天。

    他是干什么来的?这确实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行吧,我去见见你那个什么太子,若是太差劲,你还是跟本公子回西秦去算了。”唐少陵终于有了决定。

    “多谢少庄主。”吴康松了口气,几乎喜极而泣。

    他和唐少陵在同一个屋檐下相处三年,哪会信江湖上那些好听的传言,鸣剑山庄的唐少主,从头到脚就和“温润公子”四个字沾不上边!

    唐少陵一跃下树,拍拍衣服上的灰,径直往门外走去:“行了,走吧!”

    “少庄主,这边。”吴康正了正脸色,在前面带路。

    宇文忠下榻的府衙就在隔壁不远处,走过去就能看见,不过在门口,却被一板一眼的侍卫拦了下来:“请将武器暂存于此。”

    吴康皱了皱眉,又看了唐少陵一眼,欲言又止。

    带着剑去见太子当然不妥,可让一个江湖人解剑,尤其是唐少陵那样骄傲的人,他很怕会直接起冲突。唐少庄主要是生气了,那是除了老庄主和夫人之外,谁也哄不好的。

    当然,他不知道,现在最能哄好生气的唐少主的人,绝对是宝贝妹妹。

    “送你了。”出乎意料的是,唐少陵一声嗤笑,直接将手里的剑丢进那侍卫怀里,很随意地道,“来的路上一两银子买的,回头记得赔钱就行。”

    “少庄主,得罪了。”吴康见状,虽然意外,但也心下一松。

    只可惜,他还是不太了解唐少陵的本性。

    唐少庄主自愿吃亏,但肯定,是要在其他地方几倍地还回来的啊……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逆袭:这个学〕〔我的神秘老公〕〔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