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皇丹仙〕〔废材狂后,魔君太〕〔山河满目〕〔道门入侵〕〔我的傲娇总裁老婆〕〔仙韵传〕〔娇妻羞羞:男神老〕〔凤女妖娆:邪帝,〕〔荒野幸运神〕〔修仙界销售王者〕〔鸿蒙帝尊〕〔你的爱如星光〕〔嫡女虐渣手册〕〔诸天神帝〕〔权门婚宠〕〔你的爱如星光〕〔契约危情,总裁的〕〔天降淘妃:战神王〕〔元末称雄〕〔帝国总裁霸道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二十九章 算计
    今天是二月末,天上黑沉沉的,看不见月亮的影子。

    两千骑兵悄无声息地从西门出了江阳,绕了个圈子往北燕的营地而去。

    虽然这些骑兵大多是从前线败退下来的,士气不高,但基本的军纪还是有的,行军途中,不但是人,连马都没有发出一丝多余的声音来。

    “我们去北燕军营的话,这条路似乎不对吧?”顾宁轻声道。

    “两千残军,去北燕军营里送菜吗?”秦绾无语道。

    “那去哪里?再往前面走,就是山区了。”顾宁好奇道。

    “认识路?”秦绾问道。

    “只看过地图。”顾宁有些尴尬道。

    “路我倒是认识,以前来过几次。”沈醉疏道。

    顾宁一愣,才想起来,江阳,毕竟是沈醉疏生活了十六年的地方啊。

    “前面是小沧山,算是沧澜山的支脉,以前盛产药材,很多人进山挖药来卖,不过因为过度采伐,慢慢荒芜了,就少有人去了。”沈醉疏继续说道。

    “杀鸡取卵啊。”顾宁感叹道。

    “行了,都闭上嘴,一会儿有你们喊的。”秦绾没好气道。

    随即,队伍又恢复了沉默。

    因为不能发出太大的动静,足足大半个时辰,才进入那座看起来就在眼前的山脉。

    “快到山腰了。”沈醉疏提醒道。

    “嗯。”秦绾一挥手,制止了队伍前进,自己跨下马背,拨开半人高的草丛。

    这个位置,因为地势较高,刚好可以看见北燕军的整个军营。

    “这里看着近,实际上无路可走,不管是我们要攻打北燕军营,还是北燕军发现了我们,没一个时辰都绕不过来,这还得有熟悉的人带路才行。”沈醉疏走到她身后。

    江州多山多林,地势复杂,本地人都不一定能认路,有时候看着近在眼前,但要走过去,说不得就要绕上一整天的。北燕人初来乍到,走走官道也罢了,想抄小道,绕也绕死他们。

    “这个位置正好。”秦绾笑眯眯地点点头。

    “你究竟想做什么?”沈醉疏道。

    秦绾拍了拍手,轻飘飘地道:“来,敲锣打鼓,喊起来。”

    所有人都不禁一愣。

    “这是……扰敌?”沈醉疏一愣,下意识地道,“人数是不是太少了一点?”

    如果秦绾的意思是想不让北燕军好好休息,使他们明天没力气攻城,可两千人,再怎么也弄不出两万人的声势来,白天还能扬起烟尘,可夜晚全凭火把和声音啊。就算士兵可以一人点几个火把,可声音怎么弄?

    稍微有点阅历的将军都能从声音上估计大致的人数,两三千人并不至于惊扰得北燕军全部出动。

    “啊,这里……是山谷啊。”顾宁忽然道。

    “山谷怎么……”沈醉疏说到一半,忽的停了下来。

    确实,这个地方刚好是一块空地,三面环山,形成一个谷地。

    而这样的地方,是会产生回音的……

    “别像是没吃饱饭的样子,动作快点!”秦绾喝道。

    “是。”士兵们纷纷拿起携带的锣鼓,敲敲打打,又开始大声呼喊。

    一开始,大部分人还有些放不开,不过,也不知道是哪个愣头青,大约是从嘉平关逃亡的时候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人,一边哭,一边破口大骂,骂词精彩无比,而且完全没有一句重复的,顿时就激起了大家的同仇敌忾之心,想想战败的耻辱、悲愤、逃亡的绝望,纷纷大骂起来。这些士兵本就没几个读过书的,什么脏话顺口就骂什么,听得秦绾都目瞪口呆。

    一直觉得不带脏字才是骂人的最高境界,但是,最低俗粗鲁的脏话有这么多人一起骂,感觉也好震撼啊。

    尤其,山谷的回音成倍地放大了声音,明明只有两千人,听起来倒像是有数万人一起呼喊。

    这么大的动静,山下的北燕军营自然第一时间就发现了。

    兀牙只穿着一身中衣掀帐而出,看到不远处的山里星星点点一溜的火光不由得脸色铁青。

    “将军,这声势,只怕是有一两万人。”副将匆匆走过来。

    “这么近的距离?”兀牙道。

    “只是看起来近。”副将解释道,“白天的时候,末将派人拿着地图去打探过附近的地形,那座小沧山,直接上去是没有路的,要从后山绕上去,至少一个时辰,现在天黑,我们不熟悉路,恐怕会更久。”

    “所以有恃无恐吗?”兀牙咬牙切齿。

    “反正我们过不去,他们也过不来,不怕被偷袭。”副将小心翼翼地道。

    “那你去睡觉睡得着?”兀牙怒吼道。

    北燕常年和草原异族作战,全民皆兵,这支前锋军更是精锐中的精锐,可越是精锐的士兵,对于战场的反应就越快,几万大军的喊杀声就在这么近的地方,就算明知道他们攻不过来,可有几个人还能呼呼大睡的?这是一个上过战场的老兵的本能,也许适应个几天他们能调整好,但现在,肯定是不行的。

    副将也无言了。

    这会儿,整个营寨早就被惊醒了,不少士兵已经穿戴整齐,拿着刀枪冲出来了,可哪里都没看见敌人的踪影,不禁面面相觑。

    “将军,怎么回事。”一身白衣,没有披上战甲的风衍烈走过来,只有背上背着那柄可以分成两截的银枪。

    “不是都看见了?”兀牙没好气地一指灯火通明的山腰。

    “我去看看。”风衍烈眯了眯眼睛道。

    “你一个人?”兀牙从愤怒中冷静下来,不禁有些迟疑。

    那个地方,士兵过不去,但风衍烈肯定是能直接用轻功上去的,毕竟也不是什么悬崖峭壁,可是,就算他能过去,一个人面对几万大军,又有什么用处?

    “我不觉得那里有几万人。”风衍烈道。

    “没有一两万人弄不出这么大的声势。”副将很肯定道,“风公子是为什么认为上面没有那么多人?”

    “直觉。”风衍烈果断道。

    “确实,如果东华的目的是让我军今夜休息不好,那么他们派出几万人来,也一样休息不好,算是什么优势。”兀牙沉吟道。

    “我去看看。”风衍烈又道。

    “风公子,好汉敌不过人多,就算不是一两万人,只有一两千人,也不是一个人可以抵挡的。”副将委婉地劝说道。

    “任何事都是双面的。我只是去看看,那个地形,普通人也追不上来。”风衍烈淡然道。

    “自己小心。”兀牙准许了。

    虽然说,他觉得,就算他不准许,这人也不会听的。

    山腰上的声音也渐渐轻下来。

    虽然有山谷的回音,但要做出这多人的假象,大家还是得声嘶力竭地大喊才行,这样喊了快半个时辰,正常人的嗓子都受不住。

    “行了,可以走了。”秦绾笑道。

    锣鼓声停了下来,士兵们虽然没有和人打仗,但也大口喘着气,累得不轻。

    “这么着急?”骂得舒畅了,这两千人的临时队长反而兴奋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对这附近的地形可熟悉?”秦绾问道。

    “回王妃,末将王大一,家里原本是采药的,对这小沧山是熟得不能再熟了。”那队长拍着胸膛道。

    “很好,那就是你。”秦绾也不挑剔,直接道,“现在,你带人去山里绕个圈子,然后回江阳,沿途的痕迹……”

    “保证做出两万人经过的痕迹来!”王大一立即道。

    “本妃不喜欢自作聪明的人。”秦绾一声冷哼。

    “王妃恕罪。”王大一赶紧低头。

    “就是两千人的痕迹,留得清楚些,但记住,不要太刻意了,明白?”秦绾缓缓地吩咐道。

    “是,王妃。”王大一的脸色有点迷茫,但还是点点头。

    “记住本妃的话,不要自作聪明,去吧。”秦绾道。

    “是!”王大一答应一声,翻身上马,召集属下迅速转移了。

    虽然不明白王妃的用意,不过他还是打算照做,何况,这可比让两千人做出两万人经过的痕迹简单太多了,就是不加收敛掩饰,照常行军嘛。

    “王妃,我们不回去吗?”顾宁问道。

    “兀牙大概会自认倒霉,不过,有个人或许会来看看。”秦绾笑眯眯地说道。

    “风衍烈?”顾宁想了想便吐出一个名字。

    “他一个人的话,要上来可不需要绕路。”秦绾道。

    “已经来了。”沈醉疏道。

    三人看过去,也不禁无语。

    为了夜晚的行动,他们虽然不至于穿夜行衣,但也都是深色的打扮,可那位倒好,直接穿了一身白衣,施展轻功飞掠而来,大半夜的,不要太明显好吗?若不是他们这次锣鼓火把之类的东西带多了,没带弓箭,真想来个万箭齐发,活脱脱的箭靶子啊!

    王大一带着军队已经转入了山里,风衍烈上来时虽然有观察四方,但一时间也看不见黑夜里有意躲藏起来的几个人。

    “怎么弄?打死还是活捉?”沈醉疏低声问道。

    “捉得到吗?”秦绾有些犹豫。

    要说决斗,一对一她也不至于输给风衍烈,别提还有沈醉疏和顾宁了,不过,能赢和能杀是两回事,这个地形,一心要逃跑的话并不难,何况风衍烈的轻功看起来很不错。只要一下山,他们也不敢追进北燕军营去。

    而活捉的难度,更加几倍于杀死。

    “有点困难,不过弄死他还是可以试试。”沈醉疏跃跃欲试。

    “沈大侠越来越卑鄙无耻了。”秦绾低笑道。

    “这不是近墨者黑吗?”沈醉疏不以为然。

    要说一年前,他肯定不会想象自己居然拉得下脸三对一还埋伏偷袭,这不是被秦绾带坏的还会有谁?

    “凭什么不是近朱者赤?”秦绾不满地反问。

    “好吧,你高兴就好。”沈醉疏耸耸肩。

    “上来了。”顾宁提醒道。

    三人顿时闭上了嘴,马儿早就放远了,有白云在,反正是不怕会丢。

    风衍烈几个起落,踩着突出的岩石或是树根,爬上并不算很陡峭的山坡,警觉地看着四周。

    刚刚半路上就发现灯火熄灭,想必是那些人要撤退了,不过,就算走了,也是会留下点东西来的。

    然而,就在他的双脚刚刚踏上平地的一瞬间,猛然间,背后传来一缕暗风,当真是无声无息。

    不过,风衍烈的感觉,或者说是直觉极为敏锐,身体往前一扑,那股无声剑气擦着他的背掠过,削断了一丛灌木。

    “顾宁?”风衍烈冰冷的脸上也闪过一丝怒意。

    流水诀,他的武功明明在顾宁之上,可今天却在这内功的特性上连吃了两次暗亏了。

    偷袭不成反被识破了身份,顾宁也不在意,干脆直接现出身形,一声不吭地攻了上去。

    “你不是我的对手。”风衍烈冷声道。

    “那不是还有我们在吗?”沈醉疏和秦绾笑眯眯地走出来,呈三角状,默契地将他困在中间。

    风衍烈的眼神一缩,心头凛然。

    原本以为就算被发现,要全身而退也不难,可是……不过是一场小小的扰敌战罢了,江阳城内居然来了三个绝顶高手?

    那个女子不用说,除了秦紫曦没有别人了。另一个,是沈醉疏?可曾经自己和沈醉疏有过一面之缘,记得他的内力似乎并没有炽烈到这个程度?

    一边想着,他已经做出反应,带着顾宁的攻势就扑向陡坡。

    “既然来了,别那么快就走嘛,江湖四公子其他三个本妃早就见过了,一直对你很好奇呢。”秦绾笑眯眯地挡在了他的退路上。

    “你什么时候见过慕容流雪的?”沈醉疏好奇道。

    “有几年了吧。”秦绾仿佛漫不经心地道,“听说只有女人的飞花谷居然出了个男谷主,好奇,就去看看是不是个人妖。”

    “噗——”沈醉疏大笑。

    不过,风衍烈却没有这么轻松,顾宁的武功和他相差并不是很大,秦紫曦虽说是高手榜第一,但从未听说过她的战绩,不过无名阁排榜总不会太离谱,至于沈醉疏,如果他是白天射箭的那个人,绝对是个劲敌!

    这样的人,一个也头疼,何况是三对一?

    大意了。

    反手间,背上的两截银枪落入手中,一拧就合成一柄长枪。

    顾宁不得不后退。

    用一把三尺长剑对抗长枪这样的兵器,必须近身,可风衍烈拿着长兵器,挥舞起来却像是轻如无物,完全没有给人近身的破绽,反而越退越远了。

    其他两人也挺无奈的,沈醉疏的箫和宝剑差不多长短,秦绾的阴阳扇如果不把扇骨当暗器用就更短了,虽然两件都是神兵,可也磕不断那么粗的实心枪杆啊。

    不过,毕竟是三对一,无论人数还是质量都是压倒性的优势,慢慢消磨下去,长枪这样的武器显然会更加消耗功力。

    “怎么,觉得不公平?”秦绾忽然笑道。

    风衍烈没有说话。他的消耗更大,自然不会浪费力气在口舌之争上,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

    “既然是两国相争,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江湖上那一套就不用带来了,你看,这两位都比你适应良好。”秦绾继续道。

    风衍烈或许能理解他们三打一而不骂他们无耻,但骨子里还是带着江湖上的习性。至少,如果是沈醉疏和顾宁,绝对不会做出单身前往敌营查看的蠢事,除非是不得不为。

    明明有那么多手下可以差遣的,犯得着把自己暴露在危险中吗?

    “说起来,你为什么会帮兀牙?”秦绾好奇地问道。

    她是真的好奇,风衍烈在传闻中就是一头孤狼,会把自己困在军队里也挺奇怪的,虽然说,他的气质的确像是军人。

    “欠人情。”出人意料的,风衍烈却答了三个字。

    秦绾一愣,随即笑了。欠人情——真是简单明了的答案呢。

    “今夜,不奉陪了。”风衍烈手里的银枪突然气势大盛,仿佛拼命一般,甚至不顾自己的伤势,一副要跟顾宁同归于尽的模样。

    “退!”秦绾皱眉。

    不是不知道风衍烈的打算,死也要拉个垫背的,但她肯定不能让顾宁和他一起去死的,根本不值得。

    顾宁迟疑了一下,并不是很想退开。

    风衍烈是看准了他是最弱的一环,但是流水诀却遇强则强,后面有秦绾和沈醉疏,想要同归于尽也挺难的,顶多一死一伤,苏青崖在江阳,他并不怕受伤,而风衍烈必死无疑——若能将风衍烈留在这里也是一劳永逸。

    “不行,退!”秦绾眼神一凝,厉声道。

    “是。”顾宁叹了口气,将银枪卸到一边,让开了去路。

    风衍烈不顾沈醉疏的玄铁箫几乎敲碎他左肩的骨头,又让秦绾的扇面在后腰上拉开一道长长的伤口,纵身跳下了陡坡。

    “咦?”三人追到陡坡前,不禁面面相觑。

    不见了?这么明显的白色靶子,转眼间居然不见了?

    虽然说,被风衍烈破开包围,要杀他就难了,总不能追到北燕军营去,可人就这么在眼前消失了,也未免有些古怪。

    “算了,他也伤得不轻,至少这几天的攻城战别想参加了。”好一会儿,秦绾才道。

    “王妃,为什么……”顾宁不解道。

    “他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秦绾一声哂笑道,“多一个少一个风衍烈,对之后的战争毫无区别,若是兀牙,用一人重伤的代价去换,还可以考虑一下。”

    “你就嘴硬。”沈醉疏翻了个白眼嘲讽。

    是兀牙就能换?别傻了,秦大小姐那么护短,怎么可能做两败俱伤这种亏本事。

    “行了,我们回去吧,再磨蹭下去天都要亮了。”秦绾淡定地吹了声口哨,招来白云和其他两匹马。

    直到他们走了许久,陡坡下传来石子滚落的声响,然后,一道黑影翻身上来,赫然是风衍烈。

    秦绾也没想到,把自己弄成一盏黑夜里的明灯般耀眼的风衍烈,甩掉白色的外袍,里面竟然是一身黑色的紧身劲装,贴地躲藏在密实的灌木丛中,几乎和夜色融为一体,不走近了完全看不出里面躲藏着人,就好像是风衍烈凭空消失了一般。

    风衍烈的脸色有些发白,将银枪重新背在背上,开始检查地上的痕迹。

    后腰的伤口他扯了一块衣服的布料扎紧了,只要止了血,问题不大,麻烦的是肩胛骨,似乎是被敲碎了,要恢复绝不是十天半个月的功夫,而最糟糕的是,枪——是双手武器。

    另一边——

    “我觉得,还是灯下黑。”走进了江阳城,沈醉疏还在坚定自己的看法,“这么短的时间里,又不是飞天遁地,只能是找个地方藏起来。”

    “那又怎么样?”秦绾道。

    “为什么不再搜一搜?他受了重伤。”沈醉疏道。

    “未必找得到,花那么大力气,找到了也没太大好处。”秦绾一耸肩。

    风衍烈本来就是个自己送上门来的,能杀就杀了,不能杀,也不亏,何况,一个用枪的人,暂时废了一只手,和废掉一半武功有什么区别?

    “可惜今晚的事只能干一次。”顾宁感叹道。

    明天兀牙肯定会有应对的办法,就起不到作用了。

    “谁说只能干一次?”秦绾诧异地反问道。

    “明晚还去?”顾宁愕然。

    至少,经过一个白天,北燕肯定能知道,他们只有两千人,再来一次,就算不管他们都行啊。

    两万人会人心惶惶,可两千人,大部分人还是能劝服自己安心睡觉的。

    “明晚再说。”秦绾狡黠地一笑。

    回到沈家庄,天色已经微微亮了,不过几人还是抓紧时间小睡了一会儿,直到被金鼓声吵醒。

    “北燕军攻城了?”秦绾接过蝶衣递过来的热毛巾擦了把汗,让自己清醒些,随口问道。

    “是的,刚刚开始,聂将军在城墙上,王妃放心。”荆蓝一边报告战况,一边摆上了早点。

    就算是江阳城内,毕竟也是战场前线,早餐也就是普通的白粥,配上几样还算精致的小菜。

    秦绾动作很快,一边让蝶衣给她梳头,一边风卷残云般扫荡了桌上的粥菜。

    “王妃不用着急,北燕现在也就是试探性地攻击,连护城河都没开始填呢。”荆蓝笑道。

    “行了,你们俩留在这里,听苏青崖的。”秦绾道。

    “是。”荆蓝叹了口气,有些遗憾不能跟着一起去城墙上,不过也没多意外。

    而蝶衣,一贯是只要秦绾吩咐的,不管什么样的命令都不会有任何怨言。

    很快的,秦绾就带着沈醉疏和顾宁走上北城墙,找到了聂禹辰,却没看见蒋奇。

    “王妃昨晚辛苦了。”聂禹辰脸上也浮起一丝笑意,“托王妃的福,北燕军似乎都不怎么有精神呢。”

    “心理素质太差。”秦绾勾了勾唇角,从城墙上望下去,果然见到兀牙的脸色极为难看。

    风衍烈不在——很明显,以他的伤势却不可能这么快就出现在战场上。

    这一天的攻城战,因为北燕军的士气似乎怎么都提不起来,颇有些虎头蛇尾就结束了,倒让休息充分,精力满满的东华众将有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郁闷。

    等到了黄昏,秦绾又吩咐集结部队。

    “王妃,这不妥。”聂禹辰反对道,“今天再去,想必兀牙也摸清了这支军队的人数,要是置之不理也罢了,顶多白忙,但要是派人伏击怎么办?北燕军有十万人,除掉白天参与攻城的,完全可以抽调出两三万人。”

    “所以,本妃都告诉他了,只有两千人。”秦绾笑眯眯地答道,“聂将军觉得,要派多少人埋伏,才够吃下两千人又不浪费兵力?”

    “这……若是有心算无心,八千人也足够了。”聂禹辰谨慎地考虑了一下才道。

    “那好,聂将军借两万军队给本妃吧。”秦绾摸着下巴道,“两万两千军队,里应外合,两段伏击,够吃下北燕一万人吧?”

    “……”聂禹辰沉默了一下道,“若是北燕不来埋伏呢?”

    “就当是练兵呗。”秦绾不以为然道,“最开始几天攻城的力度不大,尤其今天北燕军根本没出力,白跑一趟也没什么。”

    不过,按照她的估计,多半,兀牙还是会去的,那人可不像是吃了亏能忍的。何况,北燕军马多,就算吃不准他们会不会再故技重施,浪费一晚上也损失不大。

    总体算起来,不会亏。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婚心动魄:神秘人〕〔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