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殷纣〕〔这个法师不太冷〕〔异能少女重生:帝〕〔沧海无缘〕〔凤掌天下:宝贝,〕〔乡村最强小神医〕〔重生神豪奶爸〕〔守望先锋入侵美漫〕〔大手相师的秘密〕〔变身之绝色伊人〕〔仙武神帝〕〔朕心爱的丑姑娘,〕〔逆天狂医〕〔成神风暴〕〔三国之蜀汉中兴〕〔夏月酒吧〕〔娇妻在上:霸道总〕〔超级分身家族〕〔透视小野医〕〔腹黑总裁的漫漫追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二十七章 最毒妇人心
    面对沙天棘这样的高手,秦绾也算是步步算计了。

    用毒让沙天棘不敢随便走位,然后他们三人合力将他迫入阵势之中,虽然没指望这临时用死物布置的阵势能困住他多久,但他们求的,也只是一瞬间遮蔽了他的视线。

    偷袭的人是孟寒。

    孟寒用金蚕蛊,自然不会像徐晴妃那样蠢呼呼地非得让人把蛊虫吃下去才起效,他用的是金蚕蛊的成虫,就像是刚刚破体而出准备寻找下一个宿主的那种。但是,蛊虫也是有缺陷的,如果是暗器,暗器的速度威力都能由主人控制,可蛊虫不行,孟寒只能指挥它去攻击谁,顶多指挥它从哪条路线飞过去,可却无法突破蛊虫自己的速度。

    金蚕蛊飞行确实很快,但孟寒却不能太靠近战场,这个距离,沙天棘绝对是来得及反应的。要是他避开还好,可若是直接一掌劈过去……金蚕蛊也不是真杀不死的。

    不过,有了阵势的遮蔽,沙天棘是绝对来不及了,情急之下,只能让过心脏要害,用自己的左肩去承受了这一道金光。

    在他想来,肩膀上中一道暗器,虽然影响左手的动作,但对武功还不至于有太大影响,只要先行离开,这里布置的毒药也就没有了作用。北燕大军即将兵临城下,他就不信这个摄政王妃还有这么多闲工夫来找绝天堡的麻烦!

    当然,他的想法本来也没错,可那前提是,打他的是暗器。

    可是,金蚕蛊是暗器吗?

    尽管从心脏钻进去是死得最快的,可蛊虫毕竟是活的,只要进了身体,再往心脏爬过去就是了,反而因为打中的是肩膀,沙天棘才要忍受更多地痛苦。

    “祖父!”沙菁菁看得心惊胆战,下意识地叫了一声。

    “雕虫小技。”沙天棘几十年没吃过这么大的亏,愤怒至极。

    “那就请沙堡主好好感受一下这‘雕虫小技’吧。”秦绾微笑道。

    沙天棘一愣,不过,见她反而停了手,正合心意,就想先把肩膀上的暗器拔出来,然而,一抹之下才发现,肩膀上除了一个血洞,哪里有什么暗器?

    不信邪地再摸了摸,还真没有!

    沙天棘一脸愕然,虽然是惊鸿一瞥,没看清楚样式,但他能肯定那暗器金光闪闪的,个头并不小,既然没有穿透肩膀,怎么可能就不见了呢。

    “祖父!”沙菁菁忽然一声尖叫。

    “怎么?”沙天棘一回头,却见孙女跌坐在地上,一脸惊恐地指着他,而另一个孙子则是双手抱头躲在妹妹后面,一副窝囊的模样让他气得想一巴掌抽过去。

    “有、有、东西……”沙菁菁结结巴巴地道。沙天棘自己看不见,可她这个角度刚好看见,沙天棘的肩膀后面一跳一跳的,仿佛是有什么活物在爬行。

    “什么东西?”沙天棘怒道。原本觉得这个孙女比孙子都还强些,但现在看来,也一样的胆小如鼠!

    “这就行了?”沈醉疏走过来。

    唐少陵好歹护送孟寒走了一路,他好奇心大,胆子也大,一路纠缠,孟寒烦不过,看在他是秦绾哥哥的份上,也不怕他出去乱说,给他见识了一下蛊虫。不过沈醉疏是真的第一次见到蛊术。

    “拿着。”秦绾随手递给他一根漆黑的短笛。

    “什么玩意儿?”沈醉疏好奇道。

    “孟寒的宝贝。”秦绾笑眯眯地道。当初孟寒给她玩的短笛,其实在她身上挺鸡肋的,短笛召唤蛇虫,可她身为轮回蛊宿主,万虫退避,可不是一个驳论吗?

    沈醉疏“哦”了一声,拿起短笛,也不管什么音律,“呜——”的一下吹响了。

    “啊~”沙天棘猛然觉得伤口处有什么东西移动了,就好像有人拿着一把钝刀,从伤口到心脏狠狠地划了一道,可没有划伤外皮,却把内部的筋络骨骼全搅成了一堆碎沫。

    那种疼,没有经历过的人绝对无法想象。

    沙天棘觉得,就算是他年轻时最凶险的一战,身中十七刀,被打碎一半骨头,在生死线上挣扎了大半个月才捡回一条小命的那一次,也没有这么痛!

    “这么灵?”沈醉疏一脸古怪地看看手里的短笛,继续吹。

    当初在南楚时,苏青崖试验的金蚕蛊是无主的,所以只有啃噬血肉的本能,不过这只蛊虫是孟寒养的,这才能进入沙天棘的伤口后没有第一时间就吃了他,反而按兵不动。

    然而,孟寒的这根短笛也不是凡物,这是南疆灭亡之后,保存下来的仅有的一件圣物,就算沈醉疏不懂驭虫之术,可短笛本身的力量就足够驱动蛊虫了。

    金蚕蛊原本被孟寒压制着,这一下也不受控制了,顿时在沙天棘体内横冲直撞起来。

    要说沙天棘其实真的挺倒霉的。如果他不闪避那一下,金蚕蛊直接进入心脏,虽然死得惨烈了点,但死得够快,却感受不到多少痛苦。要是孟寒控制的金蚕蛊,也就是从伤口到心脏的距离。然而,沈醉疏胡乱吹笛子,金蚕蛊理解不了乱七八糟的命令,干脆自己发起狂来。

    “啊~”沙天棘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身体内部横冲直撞,所过之处虽然外表看不见伤痕,但内部却一片血肉模糊,偏偏……想死都死不了!

    就连腰斩的人都还能活上好一会儿,只要心脏还在,沙天棘内力深厚,能活的时间自然更长。

    沙菁菁兄妹俩见状,更是吓得紧紧闭上了眼睛,恨不得赶紧晕过去算了。

    在他们想来,爷爷的武功比起那个号称天下第一的南宫廉也不差,不管谁胜谁败,总要打上很久才能分出胜负的,可谁料,就只是一道小小的暗器?

    “不关我的事啊。”沈醉疏举着笛子,整个人都僵硬了。

    天地良心,虽然他和沙天棘有灭门血仇,但俗话说,杀人不过头点地,沙天棘又实在一把年纪了,他实在是没有折磨人的嗜好的。

    孟寒慢慢地从后面走出来,依旧用斗笠遮住了真容,顺手从沈醉疏手里拿走了笛子。

    “有什么感觉?”秦绾问道。

    “……”沈醉疏无言。

    有再多的怨恨,再多的仇,看见沙天棘现在这个样子,也实在太毁三观了好么?

    “你们、你们这些卑鄙无耻的小人!”沙天棘怒吼着,浑身一震,浩浩荡荡的真气外放而出,边上用来布阵的草木和原本摆着的桌椅纷纷碎裂。

    “给个痛快吧,吵死了。”秦绾退后了几步道。

    孟寒也不用短笛,直接拿手指放在唇边吹了声口哨。

    “嘭!”沙天棘身上猛地爆发出一团血雾。

    “啊~”沙天棘正满地打滚,猛然间双目圆瞪,最后停留在一个恐怖的表情上,定格了。

    “死了?”沈醉疏问道。

    “应该吧?”唐少陵走上前,踢了踢尸体。

    “喂,还有个家伙在里面!”秦绾拉了他一把。

    仿佛是回应她的话,尸体胸口的地方突然动了动。

    孟寒走上前,口中发出一种奇怪的音节,只见尸体嘴巴里缓缓爬出来一只金色的虫子,却不带半丝血迹,干干净净地展开薄薄的翅膀,飞了回来,钻进孟寒宽大的袖子里。

    “这个……”唐少陵又踢了一脚尸体,抽了抽嘴角,“看不出来,这么一只小家伙还挺能吃的,都消化到什么地方去了?”

    沙天棘此刻的模样,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不对劲了。

    就像是原本一个两百斤的大胖子,瞬间缩成了一根竹竿,虽然沙天棘还没这么明显,不过还是看得出来,他身上少了很多零件,要是拿称称一下,绝对能发现,至少得轻几十斤的。

    “还有这两个怎么办?”唐少陵转身又去把沙菁菁兄妹俩拎出来。

    “他们没看见?”秦绾问道。

    “被沙天棘震晕的。”唐少陵解释道。

    之前沙天棘的爆发,距离他最近的沙菁菁兄妹俩自然是首当其冲的。

    不过,晕过去也有晕过去的好处,至少不用被孟寒杀人灭口,两只小虾米,死不死的,其实也就是一念之间。

    “要杀吗?”秦绾转头问道。

    沙天棘灭了沈家满门,虽然下一辈是无辜地,而且沙天棘已经死了,不过,如果沈醉疏以牙还牙要灭了沙家满门,也没人能说什么不对。

    沈醉疏沉默地看了那昏迷的兄妹俩一眼,脸色几经变化,显然看得出来他内心的挣扎。

    秦绾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等着他的决定。

    对于绝天堡和沙天棘,她当然没有好感,但要说真想把他们怎么样,也没那么大仇恨,只是,蝶衣是她的妹妹,沈醉疏是她的朋友,所以,她会尊重当事人的选择。何况,沙天棘已死,沙家的后辈没一个撑得起绝天堡的,百年基业,终究也是个烟消云散的结局。

    “算了,扔出去吧。”沈醉疏叹了口气,有些颓然道。

    “真不杀?”唐少陵晃了晃手里拎着的人,很有几分不解。

    至少,如果有人伤害他的绾绾,唐公子一定会让人后悔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上!

    “十七年前,沙家的第三辈最大的那个也只是个七八岁的小娃娃,知道什么。”沈醉疏抬头一笑道,“我倒是想过反正沙天棘也没管沈家其他人是不是无辜,我又何必在乎他的家人是不是该死——不过,那样的话,岂不是说明我和沙天棘其实是一样的人?”

    “迂腐。”唐少陵翻了个白眼。

    “也许吧。”沈醉疏似乎是真的想通了,脸上的抑郁之色也散开了不少,又笑道,“也许我本来就是个迂腐的人,毕竟习武之前,我也读过十几年的圣贤书。或者说,我读书的时间比习武的时间都长。我不能自诩是个圣人,也做不了圣人,只是,有些刻入骨髓的东西,无论变成什么样子都无法磨灭。”

    凌冽的风吹过荒芜的庭院,沙沙的声响中,似乎隐约飘过来朗朗书声,仿佛多年之前,墨香袅袅的书房中,温文儒雅的父亲捧着书卷诵读的模样。

    “别人只会说你假仁假义。”唐少陵停顿了一下才道。

    “我自己知道即可。”沈醉疏认真道。

    “蠢。”唐少陵只给出一个字评价。

    “我也觉得挺蠢的。”沈醉疏居然还认真点点头,随即笑道,“帮个忙,把他们扔出去吧。”

    “切!”唐少陵低啐了一口,却也没说什么,拎着两人出去了。

    “我去静静,明天就回来。”沈醉疏挥挥手,也走了。

    “这就结束了?”孟寒的语气带着强烈的困惑。

    “嗯,结束了。”秦绾看着地上沙天棘的尸体摇了摇头。

    要说这世上为什么做好人总是会吃亏呢?沙天棘坏事做尽,可至少他的后人只要不去作恶多端再犯在别的什么人手上,至少是能保住性命的,换个别人,比如说唐少陵那种,沙家不绝后才有鬼。

    可是,秦绾依旧觉得,即便自己做不了好人,可这个世界上,总该是好人多一些更好的。

    “那,尸体我处理了?”孟寒道。

    被蛊虫吃掉的尸体,也要有特殊的手法来处理才不会留下隐患。

    “嗯。”秦绾点点头。

    沈醉疏连沙家的其他人都放过了,显然也不会有兴趣折磨一具尸体。

    另一边,苏青崖也现出身形,开始收拾院子里的剧毒。他们可还要在沈家庄住一阵子的,万一毒到谁就不好了。

    “好了。”唐少陵很快就空着手回来了。

    “这么快?”秦绾惊讶道,“你扔哪儿了?”

    “西门外面不就有个垃圾场吗?”唐少陵不以为然道,“我出去问了问邻居他们往哪里扔垃圾。”

    “……”秦绾无语。

    要是沙菁菁兄妹俩死了,那一定是被臭死的吧?西门外不远是大片的农田,那里说是垃圾场,还不如说是个……粪坑……

    对了,两人还昏迷着,不知道那粪坑深不深,要是淹死了,这就不知道算谁的了。

    “对了,那几个还在呢。”唐少陵提醒了一句。

    “嗯,你来吗?”秦绾道。

    “当然。”唐少陵笑眯眯地道。

    之前,顾宁带着聂禹辰等人来到自己住的院子里,好歹是收拾了一下的,至少没有外面的杂草丛生。

    荆蓝笑眯眯地端了热腾腾的姜茶出来,众人也只好按捺下好奇心,就当做没听见那种拆房子的巨响。

    不过,动静虽然大,停止得却也很快。

    “不会这么容易吧?”徐鹤抓耳挠腮,坐立不安,就想出去看一眼,但又知道自己武功太差,只会添麻烦。

    “王妃做事一向谋定而后动,准备得充分了,真要动手了,自然就是一瞬间的功夫。”荆蓝笑道。

    “可……那是沙天棘啊,可以和南宫廉一较高下的对手!”徐鹤争辩道。

    “南宫廉又不是没被王妃坑过。”荆蓝一脸鄙夷地看他。

    “……”徐鹤无言,这话真没办法接口啊,王妃的侍女怎么也这么难缠。

    于是,还不如南宫廉的沙天棘是肯定会被王妃坑死的?

    “有劳几位久等了。”说话间,秦绾就走进来。

    “王妃没事吧?”聂禹辰直接跳起来。

    蒋奇也一脸紧张地搓手。

    不管是什么原因,要是王妃出了差错,江阳上下定然要被愤怒的摄政王迁怒的,不过,再看王妃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连衣服都没划破一点儿,众人又不禁嘀咕起来。

    王妃没事是最好,不过……沙天棘,有那么弱吗?

    “没事,已经解决了。”秦绾一脸的云淡风轻。

    见她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聂禹辰张了张嘴,也只好把话咽了回去,转过话题道:“启禀王妃,根据今天一早送到的战报,北燕前锋营十万人在大将兀牙的率领下,已经出嘉平关,往江阳而来,最快明天中午就能到达江阳城。”

    “江阳城防如何?”秦绾也不进屋子,直接坐在院子里仅剩的一张石凳上。

    聂禹辰迟疑了一下,又看看没地方坐干脆一屁股坐到石桌上的唐少陵。虽说王妃说是表哥,可谁都知道,唐少陵不但是西秦人,而且和西秦太子交情匪浅,这样的人,让他听着东华的军事机密,没有问题吗?

    “无妨。”秦绾摇摇头。

    如果是攻打西秦,唐少陵确实需要避避嫌,不管他本人什么想法,可鸣剑山庄肯定是站在西秦那边的,唐少陵总要顾忌一下把他养大的唐默和唐演夫妇。不过,北燕嘛,无所谓了。

    “今天之内,江州军会驻防完毕。”聂禹辰这才接下去说道,“因为江州的地形不适合骑兵奔驰,江州五万大军都是步兵,战甲齐备,只是箭矢还需要江阳城提供。”

    “王妃放心。”蒋奇赶紧道,“江阳是北方防线重要的一环,赵大人在时就年年派人修缮城墙,整理军备,如今城中箭矢充足。”

    “粮食呢?”秦绾问道。

    “原本够支撑三个月,不过加上五万江州军的话,大概只够一个月的了。”蒋奇说着,又习惯性地擦了把汗。

    秦绾微微皱了皱眉,锐利的目光从他脸上扫过,看得他汗流得更多。

    江阳虽然是北方防线上很重要的一环,但往年北燕扣关的力度可没这么大,上一次打到江阳城还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而赵文正……显然不可能是蒋奇口中那么忠心耿耿的人。

    按理来说,就算加上五万江州军,江阳的粮食也不应该只够支持一个月的,而且秦绾估计,蒋奇的话还要打个折扣,能有二十天就不错了。不过好在江阳也不算孤城,现在他们是腾不出手,可援军不到十天肯定能到,到时候兵力充足,自然能开辟出一条畅通的粮道来。打持久战,本土作战的东华自然是占便宜的。

    “蒋大人先回去准备一下,下午本妃和聂将军一起,去仓库看看,才好安排。”秦绾道。

    “是,王妃。”蒋奇苦着脸应下来。

    江阳多年无战事,仓储自然是不足的,只希望,这位王妃不要对这些后勤上的事也如此精通吧……

    送走了蒋奇和栢元春,秦绾又道:“北燕的粮仓,设置在嘉平关?”

    “是的。”聂禹辰叹了口气道,“嘉平关守将倒是想烧城同归于尽,只可惜被拦了下来,粮仓没有烧完,大约留下了一半,够北燕大军吃个十来天的。不过,北燕原本也没有什么粮道,北燕人打仗,一半靠劫掠,一半就靠带在军中的牲畜。”

    “这个本妃知道。”秦绾点点头。

    说到底,北燕人也是出身草原民族,虽然建国立城,但有些习惯还是保留了下来。何况北燕境内能种植粮食的土地稀少,大半是荒漠和草原,放牧的传统也没有丢弃。大军出征,一般都会带着一大群牲畜,就是最重要的军粮了。

    想了想,秦绾看看唐少陵,有些欲言又止。

    “你要我去一趟嘉平关?”唐少陵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有点危险。”秦绾如实道。

    “没事,我是西秦人,只要我和你的关系不传出去,就不会有多危险。”唐少陵道。

    “唐公子去嘉平关做什么?”聂禹辰忍不住道。

    “去毒死了那些牲畜。”唐少陵眉飞色舞,“没了粮食,看那群北燕蛮子怎么打仗!”

    “蠢!”秦绾一巴掌把他从桌上拍了下去。

    “不对吗?”唐少陵愕然。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好理解妹妹的计策了才对,要不然,现在去嘉平关还有什么意义?

    “那王妃的意思是?”聂禹辰奇道。

    原本,听了唐少陵的话,他也觉得,虽然有些毒,但两国战争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北燕少了这批牲畜,再从本国运可不容易。何况,去年秋天北燕就没从东华讨到什么便宜,就算这个冬季没有下雪,粮食也不会太丰裕。没了这一大批牲畜,足够北燕皇哭一会儿了。

    “苏青崖在这里,你的要求就这么低?”秦绾一声冷哼,满脸的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啊?”唐少陵茫然。

    不就是因为苏青崖在这里,他才想到去下毒的嘛?

    “把牲畜都毒死了,要是北燕大军孤注一掷,三十万大军狂攻江阳城怎么办?”秦绾道。

    “这个……”唐少陵摸摸鼻子,不过反正他也不擅长这种大局上的问题,干脆道,“那你说怎么办吧。”

    “毒个半死。”秦绾道。

    “有区别吗?”唐少陵奇道。

    “有,前者不会有人吃,后者会被吃掉。”秦绾道。

    “然后……你要毒的其实是北燕大军?”唐少陵汗颜。

    “神不知鬼不觉地直接给大军下毒不容易,但毒牲畜就容易多了。”秦绾道。

    “好吧,苏青崖配出合适的药,我就去。”唐少陵点点头,然后就看秦绾看他的眼神更像是在看一个傻子了,不由得纳闷道,“我又说错了?”

    “三十万大军,你觉得嘉平关养着多少牲畜?”秦绾叹息道,“那么多的牲畜要吃多少饲料喝多少水?要多少毒药才够让所有的牲畜都中毒?那个分量的毒药,你打算雇一辆大车搬进嘉平关吗?”

    “……”唐少陵无语。

    就算他是西秦人,也没人会让他带着一车毒药进关的,要是半夜翻城墙……一车毒药,他已经不想去想那个场景了,画面太美太醉人,让人不敢直视。

    “说你蠢你还不承认。”秦绾不客气道。

    “我……我也没不承认啊……”唐少陵咕哝了一句,又把脸鼓成了包子样。蠢就蠢呗,在自己妹妹面前犯犯蠢有什么关系。

    但围观的人已经想回去洗洗眼睛了。

    这就是传闻中温文尔雅、风度翩翩,无数少女梦中情人的江湖四公子之一,唐少陵?果然是传言误人,百闻不如一见啊!

    最后,聂禹辰离开沈家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摇摇晃晃的,一副被打击过度的模样。

    怪不得摄政王派来的人是自己的王妃,这位王妃简直就是个人形兵器嘛!

    ------题外话------

    长篇文,除了男主和女主,总有很多配角,我喜欢鲜活的配角,不希望配角就是用来衬托男主和女主的脸谱。沈醉疏是我最早设定的角色,确实,有时候他挺傻的,至少,换了在场任何一个人,你灭我全家,我肯定也要灭你的门血债血偿。但是沈醉疏真不会,他的道德底线不会因为任何事拉低。就像是绾绾说的,她自己当不了好人,可总希望世上好人更多。所以……不要说为什么沙家还不够惨╮(╯_╰)╭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盛宠:总裁的〕〔沈浪苏若雪〕〔英雄?我早就不当〕〔嫡女嚣张:鬼王独〕〔阴倌法医〕〔萌宝来袭:总裁爹〕〔娇妻还小,总裁要〕〔蜜爱春娇(种田)〕〔我拿时光换你一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