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世界的东方小镇〕〔复制狂医〕〔情深似浅〕〔次元法典〕〔帝皇在世〕〔善良的恶霸〕〔九层仙莲〕〔红警大领主〕〔木叶之大娱乐家〕〔鬼王的退休生活〕〔行舟万界〕〔我的英灵系统〕〔修行高手在都市〕〔校道渡劫师〕〔冥王绝宠:嫡女狠〕〔市委大秘〕〔都市最强战医〕〔鬼医圣手:嫡女逆〕〔早婚晚宠〕〔透视小邪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十七章 从精神上玩死你
    赵文正今年四十七,做到一州刺史的位置,对于一个家世不够硬的寒门官员来说,已经算是很不错。只是江州实在不是什么好地方,他最初考上进士外放,做的就是江州辖下的一个小县令,算来他也在这个地方呆了快二十年了。

    原本,他京里没人活动,每次有好的缺总是轮不到他,到了这个年纪,他也死心了,就想着哪怕无法高升,至少换个繁华些的州郡吧。可谁料,年底考评的时候,他竟然收到了吏部让他进京述职的调令!

    这可是个天大的机遇啊!

    云州天灾**,京城废太子谋逆,这一年东华的官员空缺了太多,就算恩科选出来一批,也得先放到底层去历练一番才能使用,总不能一开始就把个白身提到三四品大员的位置上去的。

    所以,赵文正琢磨着,这次上京述职还是大有可为的,若是活动得妥当,说不定可以在京城谋个位置,可不比那穷乡僻壤的江州强?何况,他这个年纪,恐怕这就是最后的机会了。成了,还能更进一步,不成,也就只能等告老还乡。

    于是,他咬咬牙,还是决定拼一把,将为官二十年攒下的家当变卖了不少,全部换成银票金票揣在身上,孤注一掷地上了京城。至于家中哭诉的娇妻美妾,他只是眼睛一瞪: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要是能在京城落脚,或者换个繁华的州郡,多少钱财赚不回来?

    当然,所有上京述职的官员中,他是到得最早的那个,整个驿馆里也就住了他一个人。

    这回,赵文正也从江州带了些真正的土特产来,足足一大车,毕竟官员都是要脸的,直接捧着白花花的银子上门去送礼,哪个蠢材敢收下?

    因为还在年里,拜年可不正是个好借口?这也是他一天都等不及,大年初一就赶着出发的一大原因。

    到京城两天,他已经拜访过好几家府邸了。

    首先当然是吏部尚书东方牧,不过东方牧只收了他的土特产,夹在其中的银票第二天就派人坚决还回来了,他也不好再送过去。

    赵文正心活,当然知道现在的京城是谁做主,早就打定了主意要依靠摄政王一系的,像是杜太师那种人家,是肯定不能去拜访的。只是,他最希望打好关系的人家,安国候很委婉地回复说,带着妻子去含光寺祈福了,请他改日再来,而江相的管家就直接给了“不见”两个硬邦邦的字,就把人晾在了门外。

    给路人看了回热闹,赵文正是鼻子都气歪了,差点就没一脚踢上去。

    就算你是丞相,我只是个刺史,可上门是客,就算不见,也没这般不客气的吧?

    不过,总算他也是个城府极深的人物,硬是忍了一口气,悻悻地回了驿馆。

    摄政王府门槛太高,不过,说不得也要去拜访试试。

    东方牧可是透了个口风给他,原本上京述职的名单是没有他的,是摄政王亲口吩咐了才加上他的名字的。

    所以,这是摄政王特别看重他,想要重用他的信号?只要一想到这个,他心里就美滋滋的,心跳得也很快。

    “赵大人!”就在他反锁着房门数银票的时候,门外的驿馆侍从急促地喊道,“赵大人,快出来,长乐郡主来了!”

    伴随着的是“呯呯呯”的敲门声。

    “来了!”赵文正慌忙抓起桌上的银票往怀里塞,一边道,“请郡主到客厅稍坐,本官马上就来!”

    “呯!”一声,门栓断了,大门洞开,冬日的寒风顿时倒灌进来。

    本来屋里点着火盆,暖洋洋的,赵文正只穿了一身单衣,这一下顿时连着“阿嚏阿嚏”打了好几个喷嚏,整个人都瑟瑟发抖。

    “不必了,本郡主自己进来了。”秦绾不在意道。

    “不是让你请郡主在外面稍坐吗?”赵文正手忙脚乱地往身上裹着厚厚的外袍,一边对着那侍从怒斥。

    侍从翻了个白眼,无声地嗤笑。

    您老还真是会把自己当根葱了呢,长乐郡主要去哪儿就去哪儿,要见你一个小小三品地方官难道还要下个帖子在外面等不成?没让你滚到驿馆门口来迎接就是恩赐了。何况,长乐郡主明显一副上门找茬的架势,他还先敲门提醒了一下,就算是对得起这两天赵文正给他的银子了。

    “行了,你出去吧,这里的事不用管了。”执剑挥挥手。

    “是。”侍从行了个礼,赶紧退了下去,顺手连院门都关了。

    这驿馆里住的客人只有赵文正一个,下人因为过年的关系,也只有五六个人,他还是去提醒一下大伙儿吧,不管里头传出什么响动都当做没听见比较好。

    “郡主身份高贵,但毕竟是女子,这般强闯驿馆和官员寝室,似乎有所不妥。”赵文正披上外衣,止住了哆嗦,声音也变得强硬起来。

    不过,所有人都听得很无语。

    上一个嫌弃长乐郡主是个女子不该插手朝政的御史现在在哪儿呢?

    本朝确实没有杀言官的先例,不过,把人发配幽州,北燕扣关的时候被劫走几个百姓这点小事,哪年不发生个几件?东华子民应该同仇敌忾,驱逐北燕!

    “本郡主带了一位赵大人的故人来,原本还以为赵大人会欣喜若狂的,看起来,本郡主倒是有点儿多事了?”秦绾却笑得满脸春风般温柔,丝毫不见刚才破门而入的咄咄逼人。

    “故人?”赵文正一愣,目光在执剑和荆蓝脸上掠过,最后落在沈醉疏脸上,眼中闪过一丝迟疑。

    “看起来,赵伯伯是真的不认识我了啊。”沈醉疏抱着玄铁箫,脸上的笑容很嘲讽。

    “这位贤侄是……”赵文正很有些狐疑。

    叫他赵伯伯的,应该是世交之子,别说这年轻人还真有点眼熟,可他实在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了。

    “赵伯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沈醉疏一拱手,自报家门,“小侄沈醉疏……沈文台之子。”

    “你、你、你是沈家的……”赵文正先是不解,直到听到“沈文台”这个名字才如惊雷一般跳起来,指着他,面露骇然之色。

    当初沈家灭门,可沈家大公子不在,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然而,十六年前的沈醉疏是个唇红齿白的文弱书生,可眼前的这个,疏狂洒脱,气势迫人,也换了一身武人的装扮,差别实在有点大,怪不得赵文正没认出来。

    何况,沈家是他做过的第一件惨案,那个时候,他还没练出后来的铁血心肠,多少次午夜梦回被索命的沈家冤魂吓醒,下意识的,他就回避和沈家相关的一切。要不然,这些年沈醉疏在江湖人声名赫赫,又没有改名换姓,他不至于真的没听过。

    “赵伯伯,一别十六年,物是人非啊。”沈醉疏似笑非笑地道。

    “贤侄十几年没有消息,如今看来,倒是过得不错。”赵文正勉强笑了笑,虽然心里打鼓,但为官多年,面上功夫还是能做好的。

    当初沈家的那件事,一开始他是真的没想过,别说他和沈文台交情不错,为官时也多得他帮忙,就算说利益,沈家有钱,但也不是很有钱,他犯得着吗?那什么绝世秘籍的,就算送给他也没有用处的。他也是被沙天棘给威胁的,他也是受害者啊,顶多……也就是个知情不报罢了。

    可是,人总是要为自己的性命着想的,他只是不想死罢了,有错吗?

    想着,他反而渐渐的理直气壮起来,心里也踏实了。

    “怎么,赵大人不请故人进去坐坐吗?”秦绾笑道。

    “郡主一个姑娘家,进下官的房间是否不妥?”赵文正皱眉道。

    他是那种正统的文人,天生就有看不起女子的习性,何况秦绾的赫赫威名,目前还只局限于京城和云州一带,从江州来的赵文正自然是不知道的,而这两天他去拜访的官员府邸,顶多也就听说了这位长乐郡主是未来的摄政王妃。

    但是,别说是“未来”的摄政王妃,就算是现任的,也就是个后院的女子,乖乖相夫教子就是了,出来抛头露面就不对了,也不知道摄政王怎么会挑选了这样一个毫无礼仪教养的王妃,难道是为了拉拢安国侯府吗?

    “赵大人说的是。”秦绾挥手制止了愤怒的执剑,微笑道,“既然如此,就请赵大人去院子里叙话吧。”

    说完,转头就干脆地走了。

    执剑顿时转怒为喜,笑眯眯地走上前:“赵大人,请吧。”

    “我……”赵文正只吐出一个字,就被执剑抓着手臂往外走,想挣扎,但全身一麻,竟然身不由己地跟着走了出去。

    今天算是新年最冷的一天,积雪未化,寒风凌冽,院子里四通八达的,更加寒冷。

    赵文正匆忙间厚外袍还没系好,而执剑很“不小心”地一个失误,让外袍掉在了屋里。

    “等等……阿嚏!阿嚏!”赵文正刚一张口,被灌了一口冷风,又连连打喷嚏。

    “郡、郡主……请容下官……添、添衣……”赵文正哆哆嗦嗦地说道。

    “赵大人很冷吗?”荆蓝好奇地问道。

    “冷、好冷!”赵文正一身单衣站在风口里,只觉得遍体生寒,整个人的血液都好像被冻住了。

    “是吗?”执剑撇嘴道,“这里就属你穿得最多,不愧是文人,弱不禁风的,女孩子都不如。”

    “本官哪里不如女子!”赵文正头脑一热,连话都说得利索了。

    “荆蓝穿得比你少不说,就连我家小姐名门千金,都不像赵大人那般……体弱畏寒!”执剑嘲笑道。

    赵文正气得横眉竖眼的,但一口气憋在喉咙里,还真……吐不出来!

    因为正如执剑所说,眼前的四个人,哪个都比他穿的少……

    疯子!一群疯子!

    “赵大人在室外怕冷,我们就去那里说话吧。”秦绾随手一指。

    赵文正顺着她指的目光看过去,差点晕倒。

    好吧,那里至少有个亭子,不算是完全的“室外”了,可是驿馆的花园能有个亭子就不错了,又不是大户人家专门修建来赏雪的暖亭,那个地方后面有池塘,下面还用假山石垫高了,正是整个驿馆最大的风口!

    那里面的风……比这边更大吧?

    不过,由不得他抗议,执剑伸手一拽,他就不由自主地跟着走了,远远看起来,倒是关系很亲密的样子。

    “请坐。”秦绾坐下来,笑着指指对面。

    沈醉疏很自觉地在她身边的位置坐下来。

    荆蓝站在秦绾身后,而执剑在在赵文正身后,有意无意地堵住了他转身逃跑的后路。

    “不不,下官……站着就好,站着就好。”赵文正搓着手道。

    当然,要是平时,秦绾让他做,他绝不会客气,一个郡主而已,又不是担不起。不过今天……他瞟了一眼那冷冰冰、硬邦邦的石凳,下意识地打了个寒颤。

    坐在那上面,和坐在冰块上有什么区别吗?还不如站着呢!

    “怎么,本郡主让你坐,是看得起你,还拿乔了不成?”秦绾脸色一沉。

    “不敢。”赵文正低头,但还是没动。

    “小姐说,让你坐。”执剑不耐烦了,伸手放在他肩膀上一按。

    内力轻吐,赵文正忍不住腿脚一弯,“呯”的一下就坐了下去,然后那一瞬间,他的脸色都扭曲了……

    执剑楞了一下,讪笑着松开手,往后退了两步。

    沈醉疏也不禁抽了抽嘴角,一头黑线。

    他坐在侧面,看得清楚,赵文正被压着坐下的角度实在不太好,两腿之间的那部分不小心“碰”了那么一下下,同样是男人,看着就觉得疼……

    也亏得赵文正虽然表情扭曲得不像样子,但居然没叫出声来。

    “赵大人,怎么了?”秦绾居然还问了一句,“不舒服吗?”

    “下、下官、很好。”赵文正咬牙切齿道。

    他就算再自傲也知道眼前这个女子是郡主,是皇亲国戚,他总不能说“我撞到那里”了吧,要是郡主在问一句“那里是哪里”,他怎么办?亵渎长乐郡主,这事就闹大了!

    “真的很好?”秦绾一脸的不相信。

    赵文正现在的脸色是绝对说不上好,但他还是硬撑着道:“很好,多谢郡主关心。”

    “那就好。”秦绾换了一副表情,微笑道,“赵大人,相信我们有很多时间可以用来叙旧的。”

    “……”赵文正在考虑装晕的可行性有多大。

    再叙旧下去,他都要被吹成冰棍了好吗?

    “今天是有点冷,不过赵大人能这么快就长途跋涉赶到京城,应该不是身娇体弱的是吧?”秦绾又道。

    “对啊,听说江州比京城更冷呢,是不是呀,沈公子。”荆蓝好奇地问道。

    “嗯,江州的冬天,早上起来冰棱能有半人高,有些年,大雪没过膝盖,好多民房都被埋了一半,连门都打不开,还得爬窗出去铲雪。”沈醉疏回忆了一下,又转头道,“对吧,赵伯伯?”

    “是,是的。”赵文正点点头。只要沈醉疏一开口说话,他就拎起了心。

    他确信,当年的沈醉疏应该不知道他有参与这件事的,就是不知道他这些年查到了多少,那些马贼也早就被人灭了,更加死无对证。怎么想,他都应该是没有关系的,难道他是怪自己在沈家血案后没有彻查凶手?

    想着,他沉吟了一会儿,又开口道:“贤侄这些年过得还好吗?为什么不来找伯伯呢,想必也受了很多苦吧?”

    “还好。”沈醉疏想了想道。

    “那么,贤侄这次是想来参加恩科的吗?”赵文正又道。

    毕竟,沈家家学渊源,沈醉疏十一岁下场就考中了秀才,若是一直念书,这时候金榜题名也算正常。

    “是啊,我打算去考武举。”沈醉疏答道。

    “武、武举?”赵文正一声怪叫,目瞪口呆。

    探花沈文台的儿子说,要去考武举?还有比这更大的玩笑么!

    “沈伯伯不知道,我弃文习武了吗?”沈醉疏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这个……”赵文正汗颜。要说最初两年他心里有鬼,还打听过沈醉疏的消息,那之后噩梦太过频繁,也逐渐淡忘了。

    “原来赵大人真的不知道啊。”秦绾一手撑着下巴,轻笑道,“沈公子在江湖上可是大大有名,堂堂高手榜第三的七绝公子,我们摄政王殿下,可是为了报答沈公子救护青阳疫区百姓的恩德,‘特地’将赵大人提进京的呢?”

    赵文正楞了一下,随即就觉得虽然外面寒风阵阵,但自己背上却被冷汗给浸透了,再被风一吹,更加冷彻心扉。

    就算没有沈家的灭门血案,十六年不见了,沈醉疏和他的关系也不会好到特地想要“提携”他的程度啊。高手榜第三……是了,灭掉当年那些马贼的人,听说号称七绝公子,一举上了高手榜,连他当初也有耳闻。

    不对,如果沈醉疏是知道了真相想要报仇,以他的武功,这些年里刺杀他多少次都没有问题啊!可他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呢。

    想到这里,他才算微微安心,抬手擦了把汗。

    好冷……

    “多谢摄政王。”赵文正拱了拱手。

    “沈伯伯不觉得,应该多谢小侄吗?”沈醉疏转着手里的玄铁箫,漫不经心地说道。

    “是是,多谢贤侄。”赵文正又道。

    虽然不知道沈醉疏怎么会想起他来,不过,这个机会确实是沈醉疏给的没错,大概是……因为他想要涉足官场了,又没有靠山,所以想起他这个世伯来了?那倒有几分道理。

    “那么,人我可以带走吗?”沈醉疏问道。

    “随便。”秦绾一耸肩。

    她刚才折腾赵文正,是替蝶衣出口气,就算蝶衣不知道。不过,沈醉疏才是苦主,他愿意一个人承担哪些仇恨和责任,她没有理由阻止。

    “算了,这里也挺好的。”沈醉疏又点点头。他得承认,自己杀人是利索,不过要论怎么折磨人,他确实是不太在行,至少他肯定想不出把赵文正冻死这种死法。

    “今天驿馆里不会有别人来的。”秦绾道。

    京城的驿馆又不止一处,赵文正是她特地吩咐了放在这里的,就算还有别的进京述职的官员来得早,也会被安排在别的驿馆。

    “郡主……这是什么意思?”赵文正小心翼翼地问道。

    “怎么,不懂?”秦绾一挑眉,直接指指沈醉疏,“意思就是,你,归他了。”

    “啊?”赵文正傻眼。

    自己归沈醉疏了,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小侄想跟伯父好好谈一下,有关十七年前的那件事。”沈醉疏脸上还在笑,但那笑容也是冰冷的。

    赵文正闻言,脑子里“哄”的一声炸开了,一瞬间,一片空白,只想着:他知道了,他真的知道了!

    “伯父想好了怎么谈吗?或者说……伯父愿意跟沙堡主一起谈谈?”沈醉疏又道。

    “我、我是朝廷命官,一州刺史,封疆大吏!”赵文正压抑着声音道。

    “那又怎么样?”沈醉疏不解道。

    “……”赵文正哑然。

    怎么样?当然是,他不能伤害自己!可是沈醉疏现在连手指都没动弹一下啊。

    “对了,这会儿也快到正午了吧,有点饿了。”秦绾忽然道。

    “小姐想要在哪里用饭?”荆蓝道。

    “沈公子不是要和赵大人叙旧吗?就在这里好了。”秦绾笑道。

    “是。”荆蓝笑着答应一声,转身出去了。

    赵文正踌躇着不敢先开口。他不知道沈醉疏到底知道了多少,要是诈他的,他一心虚先把什么都说出来了,岂非完蛋?

    沉默中,秦绾等人更是毫不着急,只留着赵文正一人在寒风里坐立不安如热锅上的蚂蚁。

    长乐郡主驾到,虽然没说来做什么的,但驿馆的厨房不用说也准备好了丰盛的饭菜,虽说是以防万一的,却也没想到郡主真要在这里用饭,顿时欢欢喜喜地给荆蓝准备了满满一托盘,直到放不下为止,还有个侍从提上了一小坛酒。

    荆蓝让人把酒给沈醉疏,自己在亭子的石桌上布菜。

    那送酒的是从几乎是一步一回头,带着满腹的疑惑出去的。

    最开始看见长乐郡主气势汹汹地闯进来,以为是赵文正犯了什么事,还担心收了他的银子会不会出问题,结果长乐郡主要请赵大人吃饭——和郡主同桌吃饭啊,那是多大的荣耀!然而,现在一看,这荣耀……爱谁要谁要吧,反正他是要不起的,光是看着就好冷啊……

    菜肴都是热腾腾刚出锅的,因为是大冬天的,汤水炖菜比较多,小炒比较少,从厨房里端过来这会儿都还冒着热气,在冬日的寒风里看起来格外暖心。

    赵文正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

    这都快正午了,他当然也是饿的,原本就打算数完了银票就让侍从送饭的。

    然后,就见到荆蓝摆好了两副碗筷。

    “喝不喝?”沈醉疏晃了晃酒坛。

    “来一杯,驱驱寒也好。”秦绾眼波一转,笑了起来。

    沈醉疏挑眉,手掌在酒坛边上一拍,只见一股酒线从酒坛里冒起,准确地注入杯中,竟然是滚烫的冒着热气的。

    秦绾端着酒杯,很有几分感慨。

    用内力温酒,她也能做到,但绝对没有沈醉疏那么快,何况,就看沈醉疏给自己倒的那杯酒分明是凉的就能知道,他并不是加热了整坛酒,而是酒线出坛时,只加热了这一部分,那可比瞬间加热整坛酒难多了,至少秦绾没听说过有第二个人能做到这种事。

    “炎阳七转的活用罢了。”沈醉疏不在意道。

    而听到“炎阳七转”四个字,赵文正的脸色也微微变了变。

    “大冬天的,也不怕冷得慌。”秦绾慢慢啜着杯中的热酒笑道。

    荆蓝很有眼色地给他们盛了汤,炖得酥酥的嫩鸡,金黄色的鸡汤,闻一口就觉得鲜香可口。

    赵文正只觉得自己更冷了。

    原本已经快冻得麻木没知觉了,也就罢了,可眼前突然摆上了一桌子热腾腾的美酒美食,他冻僵的心又忍不住活跃起来,然而,这看得见吃不着的,偏偏还有两个人在他面前吃得香,那种反差,更是刺激得他觉得原来刚刚还不是最冷的,这还能更冷啊!

    荆蓝掩嘴偷笑不已。

    要说用刑,那绝对是执剑和唐少陵首屈一指,不过,要在精神上把人玩死,绝对没人能胜过她家小姐!

    看看赵文正那倒霉样子就知道了,至少荆蓝觉得,要她坐在这里这般受罪的话,她宁愿去奉天府坐牢的。

    “赵大人看起来不饿的样子,不怪我们在这里吃饭吧?”秦绾笑道。

    “不,不怪。”赵文正咬牙。郡主都这么说了,他能说“我很饿”,还是“我很见怪”?

    “那正好,小侄还是有很多事想要和沈伯伯聊聊的。”沈醉疏笑眯眯地一手酒坛,一手撕着个鸡腿啃,很是惬意。

    赵文正的眼神死死盯着那热乎乎的鸡腿,一边催眠自己,那是冰块,是冰块,是冰……冰块个鬼啊!看起来好好吃,而且最重要的是,那汤,看起来好热乎啊!

    寒风里飘散的那一缕白色的热气,以前怎么从没觉得那是如此可爱的东西呢?

    “对了,赵大人要是闲着,本郡主这里倒也是有点东西,请赵大人看看。”秦绾示意了一下,执剑就从怀里掏出一本折子递了过去。

    赵文正直觉感到那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也不敢不接,犹豫了一下,才抱着“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的念头打开折子看起来。

    然而,只看了两行,他的额头就开始滚下了汗珠。

    “这个鸡汤炖得不错,里面应该是加了驱寒的药材的,不过却没吃出药味。”秦绾笑道。

    “这天气,热乎乎的就行了。”沈醉疏满足地叹息了一声。

    赵文正抬手抹了把流到了眼睛里的汗水,哆嗦着嘴唇,连手抖在发抖了。

    “怎么,赵大人这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了?”秦绾道。

    “不,是……有点冷,有点冷。”赵文正颤声道。

    不过,他自己都分不清那颤抖到底是冷的还是被吓的了。

    折子上记录了他为官二十年的点点滴滴,干过的大事小事,好事坏事都有,其中有一些,因为年份太久,又不是什么大事,他自己都不记得了,还是看到上面的记录,才从自己的记忆中翻找出来,依稀有这么回事。

    “赵大人可以慢慢看,我们不急的。”秦绾很宽宏大量地说道。

    “啪!”折子掉到了地上。

    赵文正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想弯腰去捡,却发现自己整个人都是僵硬的。

    “哎呀,赵大人怎么这么不小心。”执剑假笑着捡起折子,放回他手里,“拿好了,可别再掉了哦。”

    “郡、郡主饶命!”赵文正如梦初醒一般,正人人往地下一趴,涕泪交流,再也没有之前的清高自负。

    “饶命啊……”秦绾微微笑起来。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穿成软饭男[穿剧]〕〔稻香〕〔大明小书生〕〔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特品圣医〕〔小奶狗养成日记-朦〕〔知青女配已上线〕〔太古龙神诀〕〔听说你想掰弯我〕〔偷个宝宝:总裁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