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皇丹仙〕〔废材狂后,魔君太〕〔山河满目〕〔道门入侵〕〔我的傲娇总裁老婆〕〔仙韵传〕〔娇妻羞羞:男神老〕〔凤女妖娆:邪帝,〕〔荒野幸运神〕〔修仙界销售王者〕〔鸿蒙帝尊〕〔你的爱如星光〕〔嫡女虐渣手册〕〔诸天神帝〕〔权门婚宠〕〔你的爱如星光〕〔契约危情,总裁的〕〔天降淘妃:战神王〕〔元末称雄〕〔帝国总裁霸道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十六章 跟本小姐去找茬
    新年之后,朝政平稳,除了依旧不知所踪的宇文雄和赖着不走的夏泽天之外,可以说是事事顺心。

    初七的时候,秦绾在摄政王府办了一场宴会,庆祝新的庭院落成,客人只有二十多位,接到帖子的都是京城顶级贵族家的未嫁少女,无数女子为求一贴而不得。毕竟,这可是摄政王府第一次举办宴会!

    深冬季节梅花倒是开得好,不过桃林里却是光秃秃一片,可耐不住王府有人,用粉绢扎了无数朵桃花点缀枝头,远远望去,一片繁花灿烂。加上昨晚下了一场雪,到早上还零星飘着雪花。雪里梅花的美景看多了,雪里桃花可是头一遭。

    秦绾虽然没有举办过宴会,不过有凌霜华和李悦一大早就来帮忙,白荷学了这么久,也有了几分王府千金的气派,加上客人不多,还算是井井有条。

    阮飞星设计的阵势可不是只为了防止外敌入侵的,平日里也是妙用无穷。

    姑娘们一走进桃林,就能感觉到迎面吹来的风都带了三分暖意,加上满树绢花,差点就要以为是阳春三月了,本来还奇怪这大冬天的,又是冒着雪,怎么把宴会设置在室外,怕是要冻死人,但难得长乐郡主下的帖子,谁也不舍得不来。然而,真到了这会儿才发现,自己穿得实在太多了,很快的,姑娘们就脱去了厚厚的狐裘斗篷,开心地玩起雪来。

    “我家也有个暖亭,在里面就感觉不到外面的寒冷,最适合冬天赏雪的,可秦姐姐这里为什么连整座林子里都是暖的?”柳湘君好奇地问道。

    “该不会是下面埋了地龙烧着火炭?”李悦踩了踩泥土地,很有种挖开来看看的冲动。

    “别闹,要是烧了地龙,这些桃树哪里还活得了。”凌霜华笑了。

    “我听说如果附近有温泉地脉,能造成附近的温度比别处高好多。”又有两个姑娘被他们的话题吸引过来,说话的是叶家这一代唯一的姑娘叶灵,也是梅夕影的表妹。

    “可这里又不是小燕山别苑,城内……没有温泉吧?”李悦迟疑道。

    “而且,如果有地下温泉经过,桃花就应该开了。”柳湘君也点头。

    “荷儿,过来!”凌霜华干脆转身喊过了正在招呼客人的白荷。

    “怎么啦?”这半天下来,外向的白荷很容易就和凌霜华混熟了。

    “你不是一直住在王府吗?说说这院子怎么回事。”凌霜华好奇道。

    “这我怎么知道?”白荷一摊手道,“林子是一个老婆婆设计的,我倒是来看过几天,也就是种种树,没别的特别的了。”

    “就这样?”姑娘们都是一脸狐疑。

    “嗯,大概这院子知道表嫂要住,所以人杰地灵了。”白荷偷笑。

    “噗——”众人都被逗笑了,也就放过了这个话题。

    毕竟,她们也就是好奇一下,真要追根究底,又不是打算在自己家里也弄一个出来。

    “对了,秦姐姐呢?她不是主人吗?怎么不在。”柳湘君左右张望着。

    “表嫂说,去接个姑娘。”白荷答道。

    “咦,哪家千金要劳动长乐郡主亲自去接?惜妹妹吗?”李悦问道。

    “不,好像是说今天早上才到京城,说是……故友之女。”白荷回忆了一下才答道。

    “故友……之女?”李悦抽了抽嘴角,半晌才道,“怎么总有种感觉,秦姐姐不是跟我们一个年纪的人呢。”

    “得了,一会儿来了就知道了。”凌霜华笑道。

    几个姑娘互相看看,都心知肚明。

    刚刚到京城,却能被秦绾带来参加今天的聚会,很显然,这姑娘家里不管以前是干什么的,将来必定是朝中新贵,一会儿可要打听清楚了。

    “舞阳长公主到了。”桃林口的侍女笑着通报。

    “失陪一下。”秦绾不在,作为半个主人的白荷赶紧迎了上去。虽然这是她第一次正式出现在京城的贵族圈里,还有些紧张,不过表现也算是可圈可点。

    “明明是双胞胎,怎么就差这么多。”凌霜华感慨道。

    “就是,那一个……简直丢尽了摄政王的脸。”叶灵低声接了一句。

    “好了,少说几句吧,那一位,可是摄政王府的禁忌。”凌霜华瞥了她一眼。

    “多谢姐姐提醒。”叶灵也知道失言,轻声说道。

    李惜是和梅夕影一起来的,叶灵见状,也挨到了表姐身边去。

    “惜妹妹来得早。”李悦微笑道。

    她们几个是和秦绾交情好,叶灵是因为叶家想要靠上摄政王府,所以来得早了些,不过这种宴会,作为长公主,李惜实在不需要这么早到的。

    “在宫里也是闲着,不如早点来逛逛,这园子……真好。”李惜赞叹着,让侍女除掉斗篷。

    李悦也不禁叹息,不过就是几个月时间,李惜居然就憔悴成这个样子,让她想起当年自己得知未婚夫战死沙场的那段仿佛天崩地裂的昏暗日子,也更多了几分同病相怜。

    “我们刚刚还在讨论,这园子里怎么能这么温暖呢。”凌霜华走过来。

    “这个,我前日里在看书,听说奇门遁甲之内可以自成一个世界。”李惜轻笑道,“我看这片桃林虽然说不上所以然来,不过这些桃树的位置似乎是沿着某种规律排列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

    “公主好眼光。”话音一落,背后却传来秦绾的声音。

    “秦姐姐回来啦?”柳湘君蹦过去,急道,“所以,这林子真的是那什么奇门遁甲吗?”

    “没那么夸张,不过是利用风水和地形,将暖气往这边聚集罢了。”秦绾轻描淡写地道。

    这些姑娘们都不懂其中有什么差别,当然也不知道这是多少先人智慧的结晶,感叹了几句,就被她身边的人吸引了目光。

    那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一袭水蓝色的纱质罗裙,竟然也不怕冷——这桃林外面可没有里面的待遇。相貌甜美可爱,却眼生得很,好奇地打量着她们,明显是第一次来京城的。

    “顾星霜。”秦绾笑道。

    众人怔了怔,顿时恍然大悟。

    京中姓顾的人家,能和长乐郡主扯上关系的,确实只有一位。

    “霜儿刚刚到京城,你们可不许欺负人。”秦绾笑眯眯地拉着顾星霜的手,给她介绍一群姑娘。

    顾月白有意把半月山庄的根基迁到京城,这些日子,顾宁已经物色好了宅院,正在修葺整理,原本顾月白是打算过了恩科、京城清静些再来的,可耐不住顾星霜想哥哥了,大年初一就自己一个人跑了,顾月白无奈,只能给儿子传信。

    秦绾知道了倒是不在意,刚好要举办宴会,就顺手将顾星霜也带来了,挺好一个能融入京城闺秀圈子的机会嘛。

    等大家熟悉了些,秦绾借口去看看别的客人,就把顾星霜丢给了白荷。

    不远处的一棵桃树下,杜芊儿孤零零地站在那里,眉宇间透着忧愁。

    虽然说,杜太师和摄政王几乎已经要到了撕破脸的程度了,可杜家毕竟还是高门,这种宴会,秦绾也不好做得太偏颇了,所以,请帖杜芊儿还是能拿到的。

    只不过,一年前也算是众星捧月的女孩子,现在却被人避如蛇蝎。

    和她关系好的手帕交,秦珍自顾不暇,尹无双惨死,李悦自从秦珍大婚之后就疏远了她们,反而和秦绾、凌霜华几个走得近了,如今几乎形同陌路。本来还谈得来的柳湘君,最近也明显是绕着她走的,就连家世更低的那些姑娘,也不愿意和她亲密了。

    秦绾见状,也只能叹了口气。

    杜芊儿只是个纯真的小姑娘,只可惜,杜家注定是敌人了,不想被摄政王惦记上的家族自然要交代家里的女儿,什么样的人家可以交往,什么样的人家要远远避开。就算小女儿家之间的交情,何尝不是反映出朝堂的形势呢。

    正想着,忽然间,脚下似乎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拱了拱她。

    秦绾一低头,只见从猎场带回来的白虎和雪狼正蹲着,一边一个叼着她的裙摆不住地扯。

    年前实在是太忙,她将两只小东西送回摄政王府后就放养在了桃林里,几个月下来已经长大了一圈,站起来都能到她膝盖了。

    顺便说一句,另一只秦珑要的“小猫”,她倒是送了过去,却被大惊失色的大长公主坚定地送到了小燕山别院去喂养了。

    “啊呀,好可爱!”一群姑娘尖叫着围了上来。

    “这就是猎场上的那两只吗?”连李惜也多了几分笑容。

    “是啊,公主喜欢的话,可以抱抱,它们很乖,不咬人。”秦绾道。

    本来女孩子看见毛茸茸的小动物,下意识就围了过来,不过,听到秦绾这句“不咬人”,才恍然想起了什么。

    “我记得,这是老虎和狼吧?”梅夕影迟疑道。

    “啊!怎么会有这么危险的动物!”没见过两只小家伙小小一团模样的叶灵闻言,一声尖叫,赶紧躲到了梅夕影身后。

    “不,是猫和狗。”秦绾很淡定。

    “……”众女无语。

    狼和狗,好吧,是不太容易分辨,不过老虎和猫……这体型差太多了好么?再看看它巨大的脚掌,和猫咪那小小的爪印能一样吗!不能因为你身份高,就指虎为猫吧!

    “不信你问它。”秦绾俯身抱起足有十几斤重了的白虎,捏捏它的耳朵,问道:“说,你是老虎还是猫?”

    “它怎么能回答?”李惜哭笑不得。

    白虎甩了甩脑袋。抖抖耳朵,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开口叫了一声:“喵~”

    “……”所有人的石化了。

    “看吧,是猫。”秦绾道。

    “噗——”李惜笑了起来,伸出了双手,“我可以抱抱吗?”

    “有些重。”秦绾提醒了一句,才把白虎放进她怀里。

    李惜确实是不太抱得动它,摸了两把就给了凌霜华,一边好奇地问道:“养这么久了,应该有名字了吧?”

    “嗯。”秦绾点头,叫道,“旺财。”

    “喵!”白虎竖起耳朵,立即应了一声。

    许久,李悦一指乖乖蹲在地上的雪狼,不抱希望地问道:“那它呢?”

    “来福。”秦绾淡定道。

    “汪!”雪狼叫了一声。

    “哈哈哈……”柳湘君笑得捂着肚子蹲下去,半天直不起身。

    “旺财?来福?”众人都不禁啼笑皆非。

    这可是白虎和雪狼啊,多珍贵的品种,何况是摄政王和长乐郡主的宠物,至少也要取个不比他们的坐骑白云和赤焰差的名字吧?要优雅大方高贵有气势才行!最不济,就看那一身雪白的毛皮,叫小白、白雪、雪儿也成啊!

    旺财和来福是什么鬼!

    “这不是挺吉利的嘛。”秦绾显然很满意。

    “好吧,比起名字,其实我更好奇它们为什么是喵喵汪汪叫的。”凌霜华道。

    “那可是本小姐养的宠物!”秦绾道。

    “这有关系吗?”凌霜华纳闷。难不成,是因为秦绾喜欢养与众不同的动物?

    “本小姐会七种语言,作为本小姐的宠物,两种总该会吧。”秦绾一抬下巴。

    “……”

    “哈哈哈……”

    园子里寂静了一下,随即又笑得前仰后合。

    李惜身为公主,又是唯一的嫡出,从小被教养得礼仪极好,在任何状况下都不应该失态,可这回也实在有点忍不住,又强行控制着不让自己笑得毫无形象,整个人都在颤抖着。

    “想笑就笑吧,又不会有人笑话,你看她笑得多难看。”秦绾一指蹲在地上抱着雪狼的脖子玩的柳湘君。

    李惜怔了怔,看着她有些茫然。

    “人生就这样,没什么过不去的坎,一年前的秦绾,又是个什么处境呢。”秦绾笑笑,把两只宠物留给她们玩就离开了。

    虽然答应了会帮帮李惜,不过这种事,归根结底,还是要本人想开了才好的。

    “小姐。”荆蓝走过来。

    “王爷还在宫里?”秦绾问道。

    “王爷说,今天府里有那么多姑娘在,他还是不回来了。”荆蓝笑道。

    “知道了。”秦绾点点头。

    “小姐放心,不会怠慢了客人的。”荆蓝道。

    就算是杜芊儿那样立场敌对的,但王府的侍女也是温柔有礼的,绝不会让客人感到不被重视。

    “郡主,怡兰郡主到了。”一个侍女过来禀告,脸色有些为难。

    秦绾一挑眉,她可没给安绯瑶下帖子!

    虽然说,安绯瑶在京城的贵女中,身份之高也是数一数二的,但架不住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她喜欢李暄,所以秦绾不下帖子给她,任谁都挑不出错来。

    不想请自己的情敌而已,可以理解!

    “她来干什么?”荆蓝嘀咕道。

    “郡主,要请进来吗?”通报的侍女问道。

    虽然是不速之客,但毕竟怡兰郡主身份高贵,这人都来了,总不能不让进吧?

    “请进来做什么?”秦绾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今天本郡主设的是私宴,没有帖子的,一个都不招待,告诉怡兰郡主,若是有事,请改天再来拜访,还有别忘了先下拜帖,不然本郡主未必有空见她。”

    “是。”既然秦绾有了决定,那侍女就不会反驳,摄政王府的人都是精挑细选过的,从前各路人马安插的探子名单早在李少游手中了,猎宫之变后,顿时以雷霆手段铲除得一干二净。

    何况,现在的摄政王府,连皇帝都得罪不起,还怕得罪一个不受宠的大长公主?

    “好歹也是个郡主,嫁不出去还是怎么的,这样都不死心。”荆蓝嘀咕道。

    “不用管她。”秦绾根本就不需理会这个小插曲,转身又带上了笑容。

    那一边,几个姑娘已经满脸羡慕地拉着顾星霜左看右看了。哪个女子不爱美,可再爱美,她们也不敢下雪天穿成这模样出来啊。

    “我家人人都这么穿呀。”顾星霜眨巴着眼睛,回答得很天真,“秦姐姐穿得比我还少呢。”

    众女无言,秦绾是内力深厚不怕冷,难道这个小姑娘也有如此深厚的内力吗?哦对了,她是顾公子的妹妹,听说,顾公子在那个什么高手榜上排名十一呢。

    最郁闷的就是凌霜华了,明明她也是从小练武的,可怎么就没觉得武功能让人冬暖夏凉呢?

    “因为我练的是内功,姐姐家里是当将军的,练的是外功呀。”顾星霜答道,“要不然,我回去问问哥哥能不能教你?”

    “我这个年纪了再学,还来得及吗?”凌霜华惊讶道。

    “太大成就是不可能的了,不过多练练强身健体还是可以的。”顾星霜道。

    “哦。”凌霜华闻言,不觉得有些失望。

    “嗯……”顾星霜想了想,又道,“练个一两年,冬天穿纱裙没有问题!”

    “我要学!”凌霜华立即道。

    “我也要,霜儿妹妹不可以厚此薄彼啊。”一群姑娘顿时围了上去,叽叽喳喳地说起来。

    “好啊。”顾星霜歪了歪头,答应下来。

    于是,凭借一颗爱美之心,顾星霜很快就融入了这个圈子里。

    当然,她本身性格好,爽朗大方,后面的靠山又是长乐郡主,只要不蠢,都会愿意和她交好的,而能得到秦绾的帖子的姑娘,哪里会有蠢的。

    秦绾满意地点点头。

    年纪大点的人古板守旧,死抱着身份不放,顾夫人不太容易进入那些贵夫人的圈子,可顾家还是需要能交际的女性的,少女们的世界简单些,顾星霜就做得挺好。

    不过……趁着大家玩累了去亭子里吃点心的时候,秦绾拉着顾星霜轻声道:“你教人家武功,不需要问你爹吗?”

    “只有流水诀是顾家的不传之秘。”顾星霜笑眯眯的,露出一口小白牙,“反正她们又不是要练出多大成就,强身健体而已,我随便找本江湖上流传的内功心法给她们就行了。”

    “噗嗤。”秦绾也忍不住笑出来。

    这个小丫头的脑子,可比她哥哥活多了,打理顾家的女眷交际肯定是没问题。

    “何况,练武又枯燥又无聊,还不能立竿见影看到进步,我看来,除了凌姐姐,其他人都是三天热度。”顾星霜又狡黠地一笑。

    秦绾忍不住又笑了。

    顾星霜虽然年纪小,可她从小就在江湖上跑,连混乱中的古县都敢去,京城的这些大家闺秀真要把她当小女孩看,肯定是要吃亏的。

    总之,这场宴会办得还算是皆大欢喜,最初的目的,李惜在旺财和来福的陪伴下,心情确实好了很多,再深层的,秦绾自问自己不是知心姐姐,无能无力。

    而顾星霜也交到了好几个手帕交,隔了几天,果然往几位姑娘府上送了一本名为《玉女诀》的适合女子修炼的功法,不过,有几个人能坚持练下去,她就管不着了。

    因为顾府还在修葺中,顾星霜也暂住在了摄政王府,和白荷一起。

    而就在这个时候,暗卫来通知,江州刺史赵文正进京了。

    “这么快?”秦绾正和萧无痕一起,在王府书房帮着李暄一起看奏折,闻言脱口而出。

    一般来说,就算让官员进京述职,也没让人连个年都不好好过的,大部分官员都差不多要一月下旬才会到,像赵文正那样,上元节前就到了的,他一个文弱书生,江州地处北方,一路过来冬天还冰雪路滑的,八成是一开年就出发了,有这么着急吗?

    “今年空缺的职位比较多,江州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八成是想早些来,好活动活动吧。”李暄不在意地道。

    “呵呵。”秦绾冷笑。

    “你打算怎么办?”李暄说着,直接丢给她一封密报。

    去江州调查的暗卫回来得也没比赵文正早两天,不过查到的东西确实有点精彩。

    秦绾一边看一边皱眉。

    随便一个刺史就干过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光是勾结马贼和江湖强人做的灭门血案就不止沈家一家,还有没有王法了。

    “这种狗官,杀了算了!”边上被抓来当苦工的萧无痕随口说了一句。

    “他做的那些事,有些只是推论,不过有些是有证据的,光凭那些就够判他一个斩立决。”报告的莫问说道。

    秦绾沉默了一下,没有马上说话。

    “你说了也不算,还是去问问沈醉疏吧。”李暄抬头道,“看他是非要亲手报仇,还是按照国法处置。”

    “我知道了。”秦绾合上没看完的一本奏折放在一边,然后将那一叠还没批阅的全部移到萧无痕面前,笑眯眯地说道,“那么,这些就都有劳啦。”

    萧无痕愣了好一会儿,再看看在喝茶的李暄,暴躁道:“大小姐你心疼你男人,也不需要这么虐待我吧?”

    “谁叫你不是我男人。”秦绾一耸肩,完全没有半分不好意思,起身走人。

    “你……”萧无痕还想说什么,猛地就感到一阵寒气从边上飘过来。一扭头,果然看见李暄幽幽地看着他,眼神说不出的诡异,不由得浑身打了个激灵,赶紧道,“误会,绝对是误会,为摄政王殿下效力,萧某绝对鞠躬尽瘁、万死不辞!”

    “是吗?”李暄道。

    “当然!”萧无痕连连点头。

    “那么,这些也拜托了。”李暄直接把自己这里的奏折也推了一半过去,总算还有良心地留下了一半。

    萧无痕顿时风中凌乱了。

    而秦绾带着荆蓝和执剑出门,直奔苏宅,刚好是沈醉疏治疗结束的时候。

    “怎么了,风风火火的。”苏青崖还在收拾银针。

    “走!”秦绾对着沈醉疏一努嘴。

    “干嘛?”沈醉疏莫名。

    “跟本小姐去找茬。”秦绾一挑眉。

    沈醉疏一愣,但很快就变了脸色,沉声道:“赵文正进京了?”

    “去不去?”秦绾只问道。

    “去,为什么不去!”沈醉疏一勾唇角,露出一个嗜血的笑容。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婚心动魄:神秘人〕〔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