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华恩仇引〕〔谋爱101次,白少请〕〔不死古神诀〕〔农医悍女:傲娇夫〕〔神级高玩〕〔盗天墓之昆仑秘境〕〔我真的不能修炼〕〔最后一个扎纸先生〕〔梦幻西游之称霸天〕〔木仙传〕〔采个娘子来养家〕〔足球之巨星培养系〕〔我爱罗的超能力老〕〔花霁月〕〔涅骨〕〔乱宋之水浒风云〕〔万界典当行〕〔超凡小农民〕〔全球玄幻时代〕〔剑仙荣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十二章 借刀杀人
    之后几天,京城的形势也一样的内紧外松,对于百姓来说倒是没什么不便,不过就是进出城的盘查严格了些,不过,对于某些人来说,真可以说是每天心惊胆战,像是提着脑袋在过日子了。

    短短几天之内,就有一位王爷、三名重臣遇刺,三死一伤,仅存的那位叶老先生虽然伤不重,但却被吓得不轻,一回家就直接躺下了。

    对了,这位翰林院大学士是个闲职,让人不得不怀疑,他会遇刺是不是因为他出身叶家有关。因为,那位东华历史上唯一一位被刺客刺杀的王爷,是太上皇的堂弟,他的王妃,姓叶。

    而就在这样的人心惶惶中,李暄和秦绾却很有兴致地在摄政王府新修的院子里下棋。

    算起来,他们也好久没有这么有闲情逸致好好下一局棋了。

    “现在外面都觉得北燕狼子野心,想杀光东华的重臣。”秦绾笑道。

    “一个御史,两个翰林,外加一个闲散王爷,这是搞笑来的?”李暄抽了抽嘴角,又落下一子。

    “就是这么一群人,居然还想着清君侧呢。”秦绾更加好笑。

    连谋事周密都做不到,这么快就能被他们查得清清楚楚,连几个人参与都知道,就这样一群人还想成大事,那才是最大的笑话!

    “那个叶翰林,你是故意的,还是真失手?”李暄顿了顿才问道。

    “都不是。”秦绾摇摇头,有些无奈道,“刚好被夏泽天撞见,我怕他从武功上认出我来,没来得及补一刀,不过问题不大,荆蓝的易容术很好,叶翰林只看见要杀他的人是宇文靖。”

    “那正好留个活口作证。”李暄点点头。

    “嗯。”秦绾喝了口茶,又笑道,“原本要清理一下那群老家伙还得费点功夫的,不过多亏了北燕人,直接用最简单粗暴的手段就可以解决了。”

    “说起来,夏泽天怎么会半夜出现在那里?”李暄皱眉道,“叶翰林是和某人商议机密才半夜抄小道,他一个西秦使臣,一个人跑去那种地方做什么。”

    “回头我问问唐少陵那个二货。”秦绾不在意地道。

    最近唐少陵很乐意致力于找夏泽天的麻烦,夏泽天的行踪肯定瞒不过他。

    “就这么不愿意叫他一声哥哥?”李暄好笑道。

    “他哪里像哥哥了?”秦绾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枫哥哥那样的,才有当人哥哥的模样好吗?”

    李暄笑笑,也不管她了,反正他们兄妹关系好得很,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么。

    “可惜,那家伙不能除掉。”秦绾有些遗憾。

    “杜太师遇刺,这事就太大了。”李暄摇摇头,“他未必不知道不是北燕人下的手,只不过不好说罢了。”

    “杀鸡儆猴就得了,希望某些人放聪明点。”秦绾的声音也很冷。

    反正宇文靖和宇文雄还没抓到,秦绾也不介意拿他们来当刀使,荆蓝的易容术足够好用了。要是有人说不是……这时候除了北燕人,谁还会如此疯狂地刺杀东华的官员?还有谁,说出来听听?

    你说那些被刺的都是些品阶很高但没有实权的官员无关大局?可是……大概是北燕人不知道吧?毕竟北燕苦寒,就是一群野蛮人而已。

    “王爷,小姐。”就在这时,荆蓝从桃林外走进来。

    “什么事?”秦绾问道。

    “白莲小姐来了,想要见王爷。”荆蓝皱了皱眉,有些嫌恶地道。

    秦绾失笑,这院子里的桃林就是个巨大的迷阵,不认识路的,死活都走不进来,只会在外围打转,所以桃林外根本就没有安排侍卫。八成是白莲走不进来,也找不到通报的人,刚好看见荆蓝端着水果进来就缠上了吧。

    “小姐,我看她就是个不安分的。”荆蓝又道。

    对于白莲,她的第一印象就很差,居然想跟小姐抢王爷?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模样!虽然后来还算听话,但她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要不然,李钰谋反这么大的事,她难道当真一无所知?

    如果她真不知道,就不会在那一日把红苕和绿菱都放倒了!

    当然,那两人如今已经被送回暗卫营重新训练了。虽然说白莲给她们下药很突兀,可她们也应该知道,白莲不是她们真正的主子,保护之余,还身负监视的责任,对自己的监视对象毫无戒心,还算是暗卫?

    “算了,本小姐今天心情好,就让她进来,听听她要说什么吧,也省得她整天惦记我。”秦绾道。

    “是。”荆蓝见李暄也没反对,便放下果盘,转身出去,没一会儿就把白莲带了进来。

    “表哥,表嫂,救救我吧!”白莲一见他们,“噗通”一下就给跪下了,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得很是凄惨。

    秦绾微微挑了挑眉。

    两个月不见,白莲的身形竟然消瘦了那么多,更显得只有一个肚子鼓鼓的,看起来有些可怕。只剩下巴掌大的小脸,这回哭得怎么都不见美态了,但这样的不顾形象的嚎啕大哭,虽然不美,却更情真意切。

    因为哭诉的对象是亲人,而不是要勾引的男人,方法自然不同。白莲,确实很会琢磨人心。

    “你好好呆在王府,又不会有人向你问罪。”李暄冷冷地说道。

    太子府满门,除了牢里还在受罪的李钰和江涟漪,就只捞出来一个虞清秋、一个白莲。

    白莲虽然是太子侧妃,可毕竟是个女子,又是摄政王的亲表妹,自然也不会有朝臣不识相地要把白莲同罪的。至于白莲肚子里的孩子,最忌讳的不应该是摄政王吗?可现在摄政王都无动于衷,那干旁人何事。

    “可是、可是我的孩子……”白莲止住了哭声,期期艾艾地说着,眼神有些闪烁。

    “王府养得起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李暄淡然道。

    “可他毕竟是……皇家血脉……”白莲的声音越来越轻。

    “呵。”秦绾的目光还落在棋盘上,闻言不禁一声哂笑,“你改不会以为,这个孩子能当皇帝吧?”

    “我……”白莲咬了咬嘴唇,眼神闪烁,“表哥难道不需要……傀儡吗?”

    “傀儡?”李暄低笑道,“现在这个挺好用的,本王要那么多傀儡做什么。”

    “可是,小皇帝是会长大的!”白莲低叫了一声道,“而我的孩子,距离他长大,还有很多年!而且,毕竟他也是有表哥的血脉的,不是吗?”

    李暄终于抬起头来,冷冷地看着她。

    白莲直挺挺地跪在那里,但很快地就受不了那种凌厉得仿佛能把人活生生凌迟的目光,又低头避了开去。

    “你倒是为你肚子里的那块肉考虑。”秦绾轻轻一笑,说不出是讽刺还是赞赏。

    “到底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我怎么忍心让他一辈子与世隔绝。只要他好好的,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的!”白莲咬牙道。

    “是嘛。”秦绾用两根手指捏起一粒圆滚滚的葡萄放进嘴里,隔了一会儿,直到白莲都不知道脸上的是眼泪还是汗水了,这才道,“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有个条件。”

    “表嫂请说,只要我能做到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白莲大喜,赶紧说道。

    “倒是不用你赴汤蹈火这么残忍,痛快点就行了。”秦绾却道。

    白莲闻言,怔了怔,没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王爷需要的只有傀儡,可没有傀儡他亲娘什么事的。”秦绾笑容可掬地道。

    白莲只觉得心底冒气一股寒气,颤抖着嘴唇道:“表嫂的意思是?”

    “我没什么意思。”秦绾淡淡一笑道,“不过是宫里的老规矩,去母留子罢了。”

    “不、不!”白莲脸色惨白,一下子瘫倒在地上,满眼的恐惧。

    “怎么,不愿意?”秦绾很疑惑地道,“你不是说,为了孩子,让你做什么你都愿意?怎么就不肯为你的孩子牺牲一下呢?你说,有你在,王爷怎么能放心孩子会乖乖听话呢?”

    “我、我可以走得远远的,我可以再也不回来,一辈子都不见孩子的!”白莲着急道。

    “这世上,只有死人才最让人放心。”秦绾淡然道。

    “不……表哥、表哥你救救我,我可是你的亲表妹啊!”白莲爬过来几步,就要去拉李暄的袍角。

    荆蓝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按住了她。

    要是被这个肮脏的女人碰到王爷的一片一角,她家小姐保准能把那只爪子给剁下来!虽然她也不是想救白莲,但好歹王爷身上这件袍子也是小姐花了好几天功夫才做好的,就这样毁了的话,也太对不起小姐手指上那些针眼了!

    “没人要你死。”李暄冷冷地说道,“说到底,你的所谓‘母爱’也就只有那么一点点,在妨碍了你自身的利益的时候,孩子,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白莲的嘴唇动了动,眼底浮现起一丝绝望。

    原本以为,自己的提议是会被接受的,毕竟,比起过几年就要成年的小皇帝李镶,她的儿子显然更适合做这个傀儡。就算是傀儡,那也是皇帝,总能有办法要点好处的,而她身为皇帝的生母,又是摄政王的表妹,自然也会有个太后的名义的。谁知道……

    去母留子,就像李暄说的那样,她确实觉得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她想让儿子登上皇位让她享福,可要是需要她牺牲自己才能让儿子登上皇位,那还有什么意义?她还没伟大到用自己为一个还没出世的孩子铺路的地步。

    “人性自私罢了。”秦绾倒是不怎么在意。

    其实,白莲和李钰还挺般配的,因为他们最爱的人是同一个——自己。

    只爱自己。

    “行了,你回去自己好好考虑清楚。”秦绾一挥手,让荆蓝把人拎走了。

    至于白莲最后能考虑出个什么结果来,她就管不着了,横竖……这个女人绝对不会牺牲自己的。

    “小姐!”和荆蓝擦身而过,执剑一阵风一样冲进来。

    “怎么了?”秦绾脸色凝重,猛然起身。

    执剑是她留在苏宅守护的,难道出事了?这大白天的,一直不见踪影的宇文靖,敢现身?

    “小姐,抓到宇文靖了!”执剑赶紧说道。

    “抓到了?”秦绾一怔,巨大的落差让她一下子有点反应不过来。最重要的是,抓住就算了,毕竟凌子霄带着禁军快把皇宫和京城翻过来找一遍了,可怎么会是执剑抓到的呢?那人……真去袭击苏宅了?

    “确定是宇文靖?”李暄沉声道。

    “确定啊。”执剑点点头,“除非北燕派来第二个高手当替罪羊,受了重伤还有这份功力的人可不多。”

    李暄和秦绾互望了一眼,虽然排除掉这个可能,可为什么总觉得有点儿不对劲?

    在禁军的搜捕下几天都没露出破绽的人,如今却自己跳出来了?但他之前躲什么躲,直冲苏宅去拼一把不就行了。

    “只有宇文靖?”李暄忽的想起来。

    “这个……没看见宇文雄,宇文靖一个人来的。”执剑挠了挠头,迟疑了一下,又犹豫道,“其实……我也觉得怪怪的。”

    “哪里奇怪?”秦绾追问道。

    “说不上来具体哪里奇怪,只不过太顺利了,顺利得有点不可想象……”执剑道。

    “整个京城都知道了?”李暄道。

    “应该都知道了,大白天的,在大街上把人抓住的。”执剑无奈道。

    “好吧。”秦绾叹了口气,摊手道,“不管他是怎么被抓的,关键是,刀被人拿走了,没法继续借刀杀人了。”

    换句话说,没办法再杀人后推到宇文靖头上去了,面子总是要顾一点的。

    “也够了。”李暄倒是不怎么在意,“只要皇族中人不动,单凭几个酸儒成不了气候。”

    “嗯。”秦绾又坐回去,沉思道,“宇文雄……没找到?”

    “没有。”执剑道,“凌少将军嚷嚷着要把皇城再翻一遍呢。”

    秦绾皱眉,感觉有点烦躁。

    比起宇文靖,其实她更忌惮宇文雄。未知的东西总是更可怕些,底牌,也总是在还没有翻开的时候才更有威胁性。

    宇文靖虽然厉害,说到底也不过是个武功高手罢了,就算她单打独斗打不过,完全可以招呼人一起上,还讲什么江湖规矩不成。可是宇文雄,只要和南疆扯上了关系的人,就是一个麻烦!

    何况,宇文靖如此拼死掩护他,也说明了,他的价值,不仅在兰桑郡主之上,更在宇文靖自己之上!

    兰桑郡主也罢了,一个带了点皇室血统的蠢女人而已,可宇文靖这样的高手,就算北燕皇室也绝对不多,这都舍得拿来牺牲,可见宇文雄身上一定有更高的价值。

    “怎么了?”李暄道。

    “我有种感觉,这样是找不到人的。”秦绾皱眉道。

    “你的意思是……”李暄也沉思起来。

    “我们一定有哪里忽略的地方。”秦绾肯定道,“如果不能发现那块灯下黑的地方,我们找不到宇文雄。”

    “如果有那样的地方,宇文靖为什么要自投罗网?一起躲着不好吗?”执剑疑惑道,“京城不可能一直这么戒严,时间久了,还是有希望能逃出去的。”

    秦绾没有回答,但也在思考他的问题。

    能躲上几天,说明那地方食物不成问题,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继续躲下去?

    “因为宇文靖是典型的北燕人。”李暄开口道。

    执剑一愣,但秦绾立刻就反应过来:“不错,就是如此!宇文靖的身材太过醒目,哪怕不认识他的人,见到他也会心生疑虑,他无法长期躲藏,但宇文雄不一样,换上普通百姓的衣服往哪里一躲,能认识他的人真不多。”

    “所以,应该是混入了人群,而不是什么隐秘之所?”执剑兴奋起来,“属下这去告诉凌少将军,让他在百姓中一一排查,毕竟是个生面孔,总会有人有印象的。”

    “记住不要扰民。”李暄提醒道。

    “是!”执剑答应一声,兴冲冲地去了。

    “怎么?”见秦绾依旧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李暄轻声道,“你觉得,这个结论是错误的吗?”

    “听起来没有问题。”秦绾摇了摇头,却有些苦恼地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种感觉,我们还没抓住问题的关键。”

    “慢慢想吧。”李暄继续把注意力集中到棋盘上,又道,“不过,可以先送陛下回宫了。”

    “嗯。”秦绾点头,她也不是很喜欢李镶住在王府上,这里以后可是她家!

    “对了,你最近没什么事吧?”李暄问道。

    “没事,怎么了?”秦绾凑过去,兴致勃勃道,“又有什么摄政王殿下解决不了的麻烦了?”

    “我是解决不了。”李暄顿了顿才道,“也快年底了,办个宴会吧,邀请些贵族人家的女孩儿。”

    “你要选妃?”秦绾斜睨他。

    “……”李暄瞪着她不说话。

    冷场了。

    “好吧,可你总要告诉我办宴会干什么?”秦绾也觉得这话不太好笑,无奈地一摊手。

    “太后拜托的。”李暄道。

    “太后?”秦绾一怔,很快就明白过来,“为了舞阳长公主的事?”

    “嗯。”李暄的脸色也有点不好看。

    李惜原本就是马上要出嫁的人了,内务府连嫁妆就准备得差不多了,然而,宫变之后清算废太子余孽,李惜的未婚夫的弟弟居然也在那张血色名单上——虽然不干那个年轻人的事,但是谋反大罪,不满门抄斩就是好的了,三族之内所有为官者全部罢黜已经是恩赦,何况那是嫡亲的兄弟犯的事。

    这样的人家,皇家肯定不能让李惜再嫁过去了。

    李暄严令这事不得碎嘴,但毕竟都快婚嫁了,想当做不知道也挺难的,总会有几个不怕死的奴才的。何况李惜自己也过不去心理上那一关。

    太上皇给她挑选的夫婿当然是极好的,可他弟弟却有点不成器,不是说纨绔,只是有点笨,还没主见而已,在大家族里,反正次子不继承家业,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娶个厉害的正妻,分点家产也就能好好过日子了。那样的人,李钰招揽来有什么用?无非是看在他能和李惜间接扯上关系罢了。

    所以,李惜虽然对未婚夫说不上有多情深义重,但毕竟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害了他们一家,总觉得歉疚难安。

    “太后……是想让公主宽宽心,还是怎么样?”秦绾想了想才问道。

    “最好能重新给她找个人家,舞阳年纪不小了。”李暄叹息道,“按理她早该出阁了,是太后不舍得,硬是多留了一年。”

    “幸好没嫁。”秦绾一挑眉。

    若是嫁过去了,这事可没这么好解决了,未婚夫,毕竟还“未婚”呢。

    “现在宫里能做主的女眷只剩下太后,可太后却不太合适举办宴会。”李暄无奈道,“接下去身份高,又能压得住场的女子,就只有你了。”

    “行吧,反正就是安慰一下小姑娘。”秦绾笑笑,“多大事呢。”

    不过,她真心觉得,公主的婚事都挺倒霉的。

    李惜、李悦都是出阁前未婚夫出事了,益阳公主也是订了亲了,不过她是自己被弄死了,遗祸夫家,还有个来和亲的南昌公主,新婚就死了丈夫。希望宫里还有两个小公主别那么倒霉了。

    “安家的人还有上门吗?”李暄随意问道。

    “被打出去了一次,就没了。”秦绾一耸肩。

    “不过,顾宁确实年纪不小了,你留意一下吧。”李暄道。

    “江湖中人成婚一向晚,还是说,你吃醋?”秦绾笑眯了眼睛。

    “别闹。”李暄抬手在她额头戳了一下。

    “没闹,我身边的人,我都会给他们找个好归宿的。”秦绾的语气很轻柔,却也很认真。

    “小姐!”就在这时,执剑又冲了回来,一脸的凝重。

    “又怎么了?抓到宇文雄了?”秦绾挑眉。

    “不,沈醉疏回来了!”执剑道。

    “回来就回来呗,还是他又带了什么天大的麻烦回来?”秦绾不以为然。

    就算有麻烦,沈醉疏一个江湖人,能招惹的麻烦还有她解决不了的吗?

    “不,他身受重伤,命悬一线,是一位姑娘送他来的,因为那一身血,还被拦在城门口,幸好属下去找凌少将军看见。”执剑急促道。

    “人在哪里?”不等他说完,秦绾就变了脸色。

    “苏宅。”执剑立即道。

    “去看看。”李暄率先起身。

    秦绾也来不及换衣服,就一身家常的装扮,又喊了荆蓝,四人迅速出门,赶去苏宅。

    一进门就被蝶衣拦了下来,告知苏青崖正在屋内救治,不能打扰。

    秦绾没奈何,只能在外间的客厅里等待。

    “秦姐姐!”一个一身红衣的姑娘扑了过来,却被蝶衣半途拦下了。

    “小红?”秦绾挥手让蝶衣把人放过来,温言道,“是你送他来的?”

    “嗯!”邵小红点点头,抹了把眼泪,抽抽噎噎地道,“沈大哥昏迷之前说,让我送他来京城找苏神医,他说苏神医欠他一个承诺,如果他要死了,会救他的。”

    秦绾抽了抽嘴角,哭笑不得。

    沈醉疏记得倒是清楚,不过,就算没有承诺,苏青崖难道还是第一次救他了?

    “他是怎么伤的?”李暄问到。

    “我……我也不知道。”邵小红低声道,“我遇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受伤了,正要上京城,不过不小心又走到安县去了,他要赶我走,我说没有我他几年都走不到京城,争执间又来了杀手,明明沈大哥杀掉那些杀手也没怎么费力,却不知道为什么之后他自己也倒下了,我、去找了辆车,把他藏在稻草堆里,雇了个老头冒充祖孙,一路就往京城来了。”

    李暄闻言,倒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虽然邵小红说得不清不楚,但依然能听得出其中的凶险。她一个武功半吊子的小女孩,居然把人平安送到了京城,不可谓是个奇迹。不过,也就是她看起来太无害了,才骗过了那些杀手的耳目吧。

    秦绾看着邵小红狼狈的模样,微微叹息,又有种想把沈醉疏揍一顿的冲动。

    叫你风流!叫你花心!多好一个姑娘,配你真可惜了!

    “邵姑娘。”荆蓝拉过邵小红,笑吟吟地道,“来,我带你先去梳洗一下,换件衣服。”

    “可是……”邵小红紧张地看着内室的门。

    “在苏神医这里,沈大侠不会有事的,他要救的人,阎王都抢不走。放心吧。”荆蓝安慰道。

    邵小红还是很犹豫,本能地看向这里唯一熟悉的秦绾。

    对上那双湿漉漉的如同小狗般可怜兮兮的眼神,秦绾也觉得心软了一下,摸摸她的头发,柔声道:“听话,去把自己打理一下,要是他醒过来,也不喜欢看到你脏兮兮的样子是不是?”

    “嗯!”邵小红想了想,终于点点头,乖巧地跟着荆蓝走了。

    “不错的姑娘。”李暄也称赞了一句。

    “不过,有十五了吗?”执剑疑惑道。

    “老牛吃嫩草!”秦绾低咒道。

    又隔了一会儿,邵小红还没回来,倒是内室的门先开了,苏青崖一脸疲倦地走出来。

    “怎么样?”秦绾问道。

    “他受的外伤倒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内伤有点奇怪。”苏青崖坐下来,先灌了一杯茶。

    “怎么奇怪?”秦绾问道。

    “那内伤,不像是外力造成,而是从内部爆裂开来的。”苏青崖答道。

    众人闻言,都是一愣,随即又想起,邵小红也说,沈醉疏杀死杀手并不困难,是过后才倒下的。

    “走火入魔?”李暄道。

    “有点像。”苏青崖点点头,又转头对着秦绾道,“记得我上次跟你说过的吗?沈醉疏的身体有点奇怪,也许是他修炼的内功心法有问题,不过……江湖上的门派对于心法都有不传之秘,却不方便问。”

    “我知道了。”秦绾沉默了一下,终于还是点点头,又道,“那他现在怎么样?”

    “死不了。”苏青崖一耸肩,犹豫了一下才道,“不过,他经脉受伤严重,要是这种走火入魔再来一次,恐怕就要落得个经脉俱断,残废终生了,能不能留得性命都不好说。”

    “邵姑娘,你还好吧?”门口传来荆蓝的声音。

    秦绾一转头,只见梳洗干净的邵小红一张清秀的小脸蛋上苍白一片,瘦弱的身子也摇摇欲坠。

    “苏神医,你是天下第一神医啊,你一定医得好他的是不是?”邵小红祈求地看着苏青崖。

    “我需要他配合。”苏青崖冷然道。

    “可是……”邵小红哑然。

    “放心吧,小红,我没那么容易死。”说话间,沈醉疏扶着墙慢慢地走出来,外袍松松地披在身上,但脸色却意外地不错。

    虽然苍白了点,可哪里有执剑说的“身受重伤命悬一线”那么夸张?

    “你怎么下床了?”邵小红楞了一下就跳起来。

    “我没事。”沈醉疏摆摆手,对着苏青崖又苦笑道,“我的身体……是有点特殊,恢复起来很快,真的没事。”

    “恢复得越快,下一次走火入魔的时间就越近。”苏青崖淡然道。

    沈醉疏怔了怔,沉默了许久,随即抬起头,对着秦绾笑了笑,认真地道:“紫曦,我有事想跟你谈谈。”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贴心萌宝荒唐爹〕〔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