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华恩仇引〕〔谋爱101次,白少请〕〔不死古神诀〕〔农医悍女:傲娇夫〕〔神级高玩〕〔盗天墓之昆仑秘境〕〔我真的不能修炼〕〔最后一个扎纸先生〕〔梦幻西游之称霸天〕〔木仙传〕〔采个娘子来养家〕〔足球之巨星培养系〕〔我爱罗的超能力老〕〔花霁月〕〔涅骨〕〔乱宋之水浒风云〕〔万界典当行〕〔超凡小农民〕〔全球玄幻时代〕〔剑仙荣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九章 蠢字怎么写
    高手,绝对的高手!

    原本用来击鼓的鼓槌被当做暗器砸了过来,显而易见,这东西要是砸到人,绝对会筋折骨裂的。

    使节团进宫之前,随身携带的东西自然是有重重检验的,尤其是北燕的使节团,连那面战鼓都被拆开过,确保不会在鼓身内藏着武器,唯一比较危险的那对没有开刃的双刀,也是由大内侍卫保管着,表演时才交到兰桑郡主手里,就这样,依旧有好几个暗卫高手明里暗里盯着兰桑郡主,以免她做出什么事来。

    然而,就算是这样,也没人想到鼓槌能变成武器——因为这确确实实是个再普通不过的鼓槌了。

    不普通的,是击鼓的人。

    南宫廉被称为天下第一,但那其中并没有包括两类人。第一类,隐世高手。他们不出现在江湖上,死活都不为人知,自然不会算上他们。而另一类,就是各国皇族培养的高手。很有可能,这些人身怀绝世武功,却毫不在意与人为奴,一辈子无名无分,可一出手就要人性命。

    不管这个击鼓的大汉属于哪一种,可就看他投掷出的鼓槌上的那份功力就知道,这绝对是个绝世高手!

    李暄和秦绾当然不会不防着北燕借着献舞的时机行刺,不过他们的目光也落在跳舞的人身上,尤其是那个武功不错的兰桑郡主,谁也没想到,刺客竟然出现在乐师中。

    实在是,乐师所在的位置,距离御座太远了,从那里行刺,几乎要跨越了整个大殿,早就被拦下来了,根本不可能成功。

    然而,一支鼓槌,在绝世高手的手里使出,居然转瞬之间就跨越了一座大殿的距离!

    李镶眼睛睁得老大,却是吓傻了。

    “护驾!”李暄一声大喝,直接掀起身前的桌案去砸那支鼓槌。

    “轰!”一声巨响,桌子四分五裂。

    不过,就算再厉害的高手,毕竟是在这么远的距离外徒手投掷的,被桌案一砸,也是强弩之末,掉在御座之前不到三尺的距离,还滚了两圈,最后停在李镶脚下。

    李暄也不禁抹了把汗,这也太险了!要是登基当天被人刺杀了皇帝,东华就真成了整个大陆的笑柄了。

    “动手!”舞蹈中的兰桑郡主一声娇叱,在一个大汉肩膀上踩了一脚借力,向着御座飞扑过去。

    没有开刃的双刀杀不了人?别开玩笑了,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兰桑郡主好歹是身怀武艺的,李镶又只是个小孩子,别说是两把刀了,就算两根棍子也一样能打死人。

    不过,刚刚那一下是出其不意,李暄怎么可能给他们第二次机会?

    何况,兰桑郡主这边,一直都是有暗卫盯着的,她一动,立即有人扑了上去,绝不可能让她到得了御前的。

    “去保护陛下。”秦绾一直没动,这时候才回头说了一句。

    不管还有没有刺客了,给顾宁刷一下好感度对他将来有用。

    “是。”顾宁倒是没想这么多,何况,皇帝说到底也就是个孩子,这会儿还没回过神来呢。

    李暄站在御阶上,冷冷地俯视着下方,目光穿过一片混乱的大殿,看向角落里的乐师团。

    那个击鼓的汉子脸色也有些难看。

    原本以为万无一失的一击,居然真被挡下来了?这些皇族整日里忙着勾心斗角,哪有时间用来练武,有多厉害什么的,一半也是被吹出来的。不过,就刚刚隔空交手的那一击看来,就算比自己还有不如,但也差得有限。这次的刺杀,恐怕要无功而返了。

    殿外,经历过猎宫之变的凌子霄反应很快,禁军迅速进入大殿,一部分保护百官和使臣,一部分捉拿北燕使臣。

    当然,百官之中,像是凌从威、秦建云、冷卓然那样的武将,早在第一时间就跟刺客动上了手。

    不过,北燕对这次行刺确实准备充分,那些表演战舞的汉子确实没有带武器,可他们原本也不需要武器,因为他们练的原本就是横练外功,自己的拳头就是武器!而北燕苦寒,全民习武,这些人身上有练过外功的痕迹也丝毫没有违和感。

    眼见国宴上变成一团闹剧,李暄的脸色很阴沉。

    不过,要使用这种手段让东华陷入内乱,为此不惜赔上一位郡主、一位侯爷外加一位绝顶高手,北燕皇下了这么大的决心,想必也是要从中得到足够的好处才对。

    今年冬季前的劫掠战,很可能和往年的规模不太一样呢。

    “先解决眼下的事。”秦绾来到他身边。

    “你今天……不太合适动手吧?”李暄看了她一眼,委婉地说道。

    秦绾低头,也看看自己身上的盛装,遗憾地叹了口气,随即却脸色一正:“我怕由不得我。”

    李暄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要是正常状况,绝不可能容许一个敌国的高手来到皇帝身边这么近的距离,而雪上加霜的是,历代皇帝身边的皇家暗卫,在猎宫之变时被清理一空了,要培养新的补上也没那么容易。

    所以,眼下这个高手,只能由他们来对付。

    “王爷。”莫问有些沉不住气道。

    “你也去陛下身边,防着还有其他刺客。”李暄一挥手。

    在这种程度的高手面前,多一个少一个莫问根本毫无区别,顾宁倒是还能帮点忙,但正如李暄说的,现在没时间再去一一排查乐师团了,万一北燕还隐藏了第二个高手呢?有这两人在皇帝身边,出意外的时候至少能挡一挡。

    秦绾解下披风甩在椅子上,有些可惜姬夫人的手艺,但还是一转阴阳扇,利索地将繁琐的裙摆裁掉了一截,让衣服不至于太影响轻功。

    “北燕,宇文靖。”那人手里握着另一柄鼓槌缓缓走来。

    “你听过吗?”李暄问道。

    “没有。”秦绾摇头。她对北燕也不熟,毕竟,当初和苏青崖在北燕的一通大闹,让她完全无法在北燕立足,光靠属下传回来的消息,却没听过宇文靖这个人。不过,听名字,应该也是北燕皇族?

    “总之,不太好对付。”李暄慢慢地抽出了纯钧剑。

    “我会帮忙的。”秦绾却笑眯眯地说道。

    “知道了,其他事拜托你。”李暄握了一把她的手指,很快放开。

    他和宇文靖之间的战斗根本不是禁军和侍卫能插手的,一瞬间,御阶前那一块地方就变成了空地。

    “皇叔祖……没事的吗?”李镶颤声说道。

    “陛下放心,王爷和郡主都很强。”顾宁温言道。

    或许是因为他的态度很温柔,李镶也渐渐镇定下来,没那么恐惧了。

    莫问有些诧异地看了顾宁一眼。

    再怎么说,这个也是皇帝啊,这么随便当小孩子哄,好吗?

    不过,顾宁是真的没感觉,遇到秦绾之前,他也少年气盛,不过,再怎么发脾气,可从小宠妹妹顾星霜却是根深蒂固的习惯。李镶……比星霜还要小啊。

    登基第一天就遇见刺客,这孩子还真够倒霉的了。

    秦绾握着阴阳扇,紧紧盯着几处战场。

    李暄虽然占下风,但一时间也没有危险。

    那些乐师团虽然不论男女人人都有武功底子,但也没有第二个宇文靖级别的高手了。

    “滚开!”大殿中间忽然爆开一团粉色的烟雾,周围的人也唯恐是毒烟,纷纷四散开来。

    没有了阻碍,那兰桑郡主握着双刀就向李暄攻过来,那表情,简直就像是有不共戴天之仇似的。

    “去杀了皇帝!”宇文靖皱了皱眉,一声怒喝。

    “师父,一个毛孩子管什么用?只要杀了摄政王,东华不是更乱!”兰桑郡主不服道。

    “听话!”宇文靖怒斥。

    他的武功虽然高过李暄,但毕竟也没高到可以碾压的地步,一时间要冲上御阶并不容易,偏偏这个平日里聪明的徒弟在这个时候犯傻!

    东华的摄政王确实厉害,可那又怎么样?就算没有摄政王,这么大的东华还找不出一两个能摄政的大臣?可皇帝不一样,这个已经是唯一的嫡系皇子了,要是死了,为了争夺这个帝位,整个东华的皇族就得打作一团,摄政王都压不下来。

    兰桑郡主还是一脸愤愤然的表情,不过看见师父是真生气了,还是转过了方向,往御座上冲去。

    “你保护陛下。”莫问抢先上前一步拦在前面。

    不过,显然还有个比他更快的。

    “我说,本郡主这么大一个活人站在这里,你当不存在?”秦绾一挑眉,打开阴阳扇,一扇子把人拍了回去。

    “秦绾,别以为无名阁把你排第一你就真的天下无敌了,那只是因为无名阁不排隐士和皇族罢了!”兰桑郡主一声轻蔑的冷笑,毫不畏惧地冲上来。

    “说得好像我不是皇族、不是隐士似的。”秦绾一耸肩,毫不在乎睁眼说瞎话。

    好吧,其实也不能算是完全说瞎话。

    这一届的高手榜公布之前,有谁知道“秦紫曦”是哪号人物?

    “废话少说!死!”兰桑郡主一抿唇,双刀就砍过來。不过,在那之前,衣袖一扬,又是一片粉末状的东西迎面撒出来。

    “居然有人在我面前用毒?”秦绾很无语。

    那些粉末和落地能爆炸的小珠子倒是不难夹带,伪装成首饰上的珍珠就可以了,只是……你们北燕人不是应该知道苏青崖在京城,而且是她的“挚友”吗?这丫头……凭什么以为自己会被毒药放倒啊。

    “你自己又不是神医!”兰桑郡主不屑道。

    然后秦绾就明白了她的用意。这姑娘的武功路数竟然是以快打快的那种,双刀挥舞成只能看见一片残影流光,反倒是装饰用的彩绸,不但没变成累赘,反而能耀花对手的眼睛。一般的对手,在她那样的攻势下,极有可能会被逼迫得根本没有时间退下去拿药吃。

    毕竟,国宴之上,任谁也不会未卜先知到事先服下解毒药吧!

    只可惜,她遇见的这个对手根本不是一般人……

    秦绾能感觉到体内的许久不见动静的轮回蛊躁动起来,欢快地吞吃着从未尝试过的新口味毒药,知道这丫头拿出来的毒药绝对是好东西,立即一抖手,刚刚蝶衣绣给她的帕子已经握在手里,迎风一抖。

    顿时,不少毒粉就沾染到了帕子上,随后就见她手一翻,把帕子收了回去。

    兰桑郡主看得目瞪口呆,只想说你要是还有余暇干这种事,倒是吃药啊!该不会是身上没带解毒丹吧?

    “味道挺好闻的,回头拿给苏青崖看看能不能仿制,本小姐拿来当香料用。”秦绾笑眯眯的,还很好心地解释。

    “你耍我?”兰桑郡主咬牙切齿。这人……真不怕毒?还是强撑?

    “耍你又怎么样?”秦绾扬眉,又瞥了一眼下面的战况。

    朝臣和使节都被禁军保护着退到了角落里,禁军占着人数和武器的优势,又有凌子霄指挥,加上几位将军的帮助,很快就控制了局势。

    宇文雄看着一个文弱书生的模样,手底下倒还真有两下子,加上身边有侍卫保护,一时间禁军也拿他不下。不过,这里毕竟是东华的皇宫,不过是迟早的问题罢了。

    “束手就擒吧,你们没有胜算的。”李暄基本上已经是只守不攻了。

    宇文靖是厉害,可等到北燕人全部被擒,他一个人再厉害又能怎么样?宇文靖那第一击失了手,这场行刺就已经失败了九成了。

    “小辈做梦!”宇文靖目光一凛,他确实是有点失算,李暄的武功比他想象得更高,长乐郡主能被无名阁排第一也不是徒有虚名,自己那个女徒弟确实不是对手。最重要的是,他们俩的座位距离皇帝太近了,所以反应的速度也太快了。

    若是李暄能慢一拍,或者功力弱一分,那支鼓槌就已经要了皇帝的命。

    要是长乐郡主不在场,她的侍卫自然也不在,那有他拖住李暄,兰桑郡主还是有成功的希望的。

    阴差阳错,都是注定,看来还是必须动用最后一手了。

    心念一定,他全力出手,逼迫李暄往边上让了几步,喝道:“动手!”

    所有人都是一愣,让谁动手?所有的北燕人都已经要自顾不暇了,除非,其他使节团中有北燕的同谋存在!可是,使节团的距离太远了,外面又有禁军,别说有一两个西域小国合谋,就算夏泽天动手也杀不了皇帝了。

    除非,买通东华自己人。

    比如,距离皇帝最近的莫问和顾宁。

    但是,这两人是摄政王和长乐郡主的心腹,哪有这么好买通,还是北燕人!

    然而,下一刻,“动手”的那个人却让所有人愣神。

    宇文雄后退几步,完全让自己躲到了侍卫身后,随即一把扯下腰间的玉佩,往御阶上一砸。

    “啪”的一声,美玉落地粉碎。

    秦绾无所谓,顶多不过是又藏了毒,只是这种用随身饰品藏毒的手段太隐蔽,一般还真搜不出来,也是头疼。

    “嗡……”碎玉扬开的粉尘中,隐约有什么声响。

    此刻大殿中喊杀声、打斗声太响,就连李暄都没听到这一丝异响,但秦绾却面色大变,一扇子把被她猫捉老鼠般戏耍的兰桑郡主拍得吐出一口血摔倒在地,随即就向李暄扑过去。

    “怎么了?”李暄见状也是一惊。

    “退后,所有人都出去!立刻!”秦绾厉声道。

    “毒?”李暄皱眉。

    “不是毒,是蛊,南疆的蛊,全部出去!”秦绾的眼神冰冷,一面从他手里接过宇文靖的攻势。

    “知道了。”李暄点头,转身抱起还在吓傻的李镶,用上了内力,大喝道:“全部退出大殿,封闭门窗!”

    刚刚秦绾的话已经让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顿时争先恐后的往殿外跑去,连应该属于刺客一边的北燕人都面露恐惧之色,跟着跑了出去不少。

    南疆覆灭不过短短几十年,远不足以消除传说中神秘邪恶的蛊毒之术带来的恐惧。

    蛊师若是有足够的蛊虫,那绝对可以一人灭一城!

    当然,就算宇文雄身上带不了太多的蛊虫,可灭掉金殿里所有人肯定是没问题的。

    “可是大小姐……”莫问很迟疑。

    他家王爷,难道觉得小皇帝比大小姐还重要?不可能吧?

    “走!”顾宁拉扯了他一把。

    他在苏宅也住了不少日子,当然知道那个一头白发,平时不见人影的人是做什么的,秦绾身边有个真正的蛊师,她肯定知道怎么对付蛊毒!

    尤其,最重要的一点,顾宁虽然和秦绾相交时间不太长,却很清楚,秦绾是很惜命的人,没有把握,绝不可能让自己断后,直面蛊毒的。要是为了救李暄,或许她会拼命,可为了皇帝?秦绾可没这么伟大。

    “绾儿……”另一边,秦建云也有些手足无措。

    “走。”却是江辙推了他一把,“出去。”

    “可是绾儿……”秦建云的脸色很有几分古怪,江辙……不是很疼爱绾儿吗?

    “不要做她的累赘。”江辙淡淡地说了一句,又指指御阶的方向。

    秦建云一怔,随即就恍悟过来。

    若是没有依仗,摄政王绝不会如此干脆就带着皇帝走人。

    宇文靖脸色扭曲,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是怎么也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李暄居然……把他的王妃推出来应付?他真心不是想趁机换个王妃么!这蛊虫虽然厉害,但感应的范围却不大,皇帝撤得也太快了!原本以为,东华皇宫里是不可能有人认出来的,只要一会儿就好!

    谁能想到,摔碎一块玉佩,出来的会是蛊虫?就算是毒药,也是很了不起的机关了,这块玉佩,可是南疆最珍贵养蛊用的药玉!

    “雪音蛊,这东西可不分敌我,想同归于尽?”秦绾一声冷笑,压低了声音道。

    宇文靖的招式都乱了一下,露出老大一个破绽。

    这女人……居然看了这么一眼就认得出雪音蛊?难道她是南疆的人?

    不过,这句话的音量,加上殿中的嘈杂,也只有宇文靖和倒在一边爬不起来的兰桑郡主听见了。

    “师父!你说这东西是可以控制的!”兰桑郡主花容变色,一声尖叫。

    宇文靖默不作声,只管攻击秦绾。

    “控制倒是可以控制。”秦绾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雪音蛊被称为‘王蛊’,就是因为,它只接受身负孟氏血脉之人指挥,就凭你们……也想控制雪音蛊?”

    “你到底是什么人?”宇文雄从扔出那块玉佩后就脸色惨白,满头大汗,连嘴唇都不见一丝血色。

    “嗡——”因为人群撤出大殿,那翅膀震动的声音明显更大了。

    “呯呯呯!”巨大的殿门被人从外面重重关上,本来是午宴,殿内自然是没有点上蜡烛的,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不过,也不能算是完全黑暗,至少,空气中漂浮着一片银白的雾气,银光闪闪,仿佛夏夜中会流动的银河,美不胜收。

    借着这些闪亮的银光,倒是还能看见周围三丈方圆的情况。

    秦绾很清楚,这漂亮的“银河”其实就是成群结队的雪音蛊。

    雪音蛊体型非常小,若只是一只,很可能从眼前飞过都看不见,这种蛊虫培养起来要说难是很难,可要说容易,却也很容易,因为它需要的是王族的血来喂养,养成之后,只受饲主控制,所以才被成为王蛊。

    秦绾熟悉这种蛊虫,当然是因为孟寒就养了不少。比起其他需要各种苛刻条件才能成活的蛊虫,只需要喂血就能养出一大批、战斗力还很不弱的雪音蛊消耗起来完全不心疼。

    只是,此刻的雪音蛊并没有第一时间就展开攻击,反而停留在原地,像是很茫然的样子。

    “攻击啊!”宇文雄吼道。

    虽说无法操控,但他们身上都带着蛊虫讨厌的东西,相比起来,秦绾自然应该是被优先攻击的目标。

    “呵呵。”秦绾讽刺地一笑。

    雪音蛊虽然是王蛊,可也不敢攻击轮回蛊。若是饲养这些雪音蛊的主人在此,她顶多也就是保住自己,不过,这些蛊虫却是被封在药玉中的无主之物,凭借本能攻击罢了。

    “过来!”秦绾挑了挑眉。

    轮回蛊刚刚美餐了一顿大补之物,心情正好,对于主人的命令自然更加顺服。在它的指挥下,那一群雪音蛊聚成一团,如同守护一般,在秦绾头顶盘旋。

    “你!”宇文靖脸色大变,猛地收手后退几步,一直都很镇定的人也是一副如见鬼魅的模样了。

    “小东西,教教这几位,‘蠢’字怎么写。”秦绾淡淡地道。

    如同回应她的话似的,雪音蛊再次飞舞着变换位置,最后,在空中形成一个银光闪闪的“蠢”字。

    “学会了吗?”秦绾问道。

    宇文靖只觉得后背的衣服都湿透了,眼中也终于流露出一丝恐惧之色。

    当年,就连那个以鲜血饲蛊的人,操控雪音蛊也是如临大敌,丝毫大意不得,最终也只能做到攻击指定的目标,怎么可能像是这个女子一般,把蛊虫当成玩具似的,还在空中写字玩?

    “紫曦,还没解决?”随着沉稳的声音,李暄手持一个烛台走回来。

    “你又回来做什么?不信我?”秦绾不悦道。

    “信你才回来的。”李暄轻轻一笑道,“有你在,区区蛊虫怎么伤得到我。”

    “这还差不多。”秦绾这才消了气。

    至于是不是李暄所说的这个理由,也不必深究,反正李暄身上还有辟邪珠,怎么也不会成为蛊虫的第一攻击目标。

    就在这时,宇文靖忽然就动了,伸手抓住宇文雄,又扑向地上的兰桑郡主。

    “想跑?没门!”秦绾手一指,“咬他!”

    远看一群雪音蛊扑面而来,宇文靖不禁骇然,虽然手指已经差一点点就能碰到兰桑郡主了,可他还是当机立断地在地上一拍,整个人如离弦之箭,撞向了大门。

    “轰~”整座大殿都震动了一下。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贴心萌宝荒唐爹〕〔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