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殷纣〕〔这个法师不太冷〕〔异能少女重生:帝〕〔沧海无缘〕〔凤掌天下:宝贝,〕〔乡村最强小神医〕〔重生神豪奶爸〕〔守望先锋入侵美漫〕〔大手相师的秘密〕〔变身之绝色伊人〕〔仙武神帝〕〔朕心爱的丑姑娘,〕〔逆天狂医〕〔成神风暴〕〔三国之蜀汉中兴〕〔夏月酒吧〕〔娇妻在上:霸道总〕〔超级分身家族〕〔透视小野医〕〔腹黑总裁的漫漫追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一章 风雨会京师
    深秋的暖阳照得人心里暖暖的,不知不觉间,距离秋猎的那场宫变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京城总算是恢复了正常的状态。

    虽然皇子死了不少,事后又杀了不少人,连六大世家都覆灭了两家,可是,对于普通的老百姓而言,就连御座上的人换了一个,其实也没什么区别。

    宫变后的封赏中,功劳最大的几位,李暄已经是摄政王了,秦绾是郡主,她毕竟是外姓,总不能再封她做公主,只能赏赐珍宝。凌从威身为元帅,也不太好再高升,而凌子霄直接升任了空缺已久的禁军统领就是对凌家最大的封赏了。章重锦品级升了两级,依旧统领雍州军,却多了征兵两万的权限。

    而丞相江辙……从猎宫回来就递交了病休的折子,再没有上过朝。甚至连丞相府都搬了出来,住在一座不大不小的普通宅子里,足不出户,让所有人都莫名其妙不知道这算是个什么事。

    尤其凌从威更觉得心情复杂难言。

    要说江辙是功臣,可人人都有封赏,就是漏掉了他,不上朝,搬家,门口有禁军守卫,不准任何人探视,整整一个月就没见江辙出现在人前过,简直形同软禁。

    可要说江辙是叛逆……长乐郡主天天往新的江宅跑,一呆就是大半天,苏青崖都常驻在江宅了,宫里御药房的珍贵药材不要钱一样地往江宅送。之前有个官员试探性地弹劾了一下江辙和废太子曾来往过密,就被勃然大怒的摄政王殿下一撸到底丢出了宫门。

    所以……难道是真病了?凌从威只能嘀咕不已。

    不过,他和江辙素来没什么私交,一文一武也互不统属,也不是很在意。

    这一日,秦绾带着姝儿走进废置的丞相府,却正好见到尹诚指挥着几个下人在收拾东西,见到她,赶紧走过来行礼:“小姐。”

    秦绾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想到这个姓尹的总管,却真的是江辙的心腹,连自己的身份都知道的那种心腹。从前尹诚看见她,是对客人的尊敬中带着疏离,而这一声“小姐”,却明显是对自家主子说的。

    “还没搬完呢?”秦绾问道。

    “回小姐,其他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就是老爷的那些书有些多。”尹诚笑道。

    “你去忙吧,我就是路过,随便看看。”秦绾道。

    “是。”尹诚答应一声,转身去忙活了。

    秦绾叹了口气,看来爹爹是真的不想继续在这里住了。也是,这座丞相府处处都留着尹氏和江涟漪的痕迹,爹爹还愿意继续住才怪了。想必,和那两个女人有关的东西他也是不会再要了的,要搬的行李中,大半也就是那些书了。

    丞相府秦绾没来过几次,也不熟悉路,走着走着,就顺着上次给尹氏看病的路走过去了,经过花园时,又停了下来,好奇道:“姝儿,这园子的花丛下面真埋着尸体吗?”

    “真有呀。”姝儿点点头。

    “真有?”秦绾睁大了眼睛。

    她一直觉得那是以讹传讹,上次拿来问尹诚,也有没事找茬的意思,可……传言居然是真的?

    “我爹……把尸体埋在自家院子里做什么?”好一会儿,秦绾才困难地问道。

    “相爷说,最震慑人心的方式不是把血淋淋的尸体扔回到主使者门口,那是野蛮人才会干的。”姝儿想了想,回忆道,“相爷还说,人永远都是被自己的想象吓死的,什么都没发生过的那种平静,给人的压力才是最大的。”

    秦绾无言,的确,李钰不就是个被自己的想象吓死的么。好吧,其实还没死来着。

    走进尹氏的院子,再看到那些明显和尹氏的性子格格不入的摆设布置,秦绾又不禁有些唏嘘。

    外人看来的神仙眷侣,其实这些年,尹氏的日子并不好过吧。

    江辙早已不是那个二十多年前无权无势的贫寒学子了,尹家已经威胁不了他,他的继续隐忍,只是要找一个机会,把尹家连根拔起而已。

    这些布置,一看就是欧阳燕会喜欢的类型。

    尹氏是知道江辙和欧阳燕的往事的,自己一心深爱的男人,强行剥夺了她所有的个性,凡是欧阳燕喜欢的,她必须喜欢,凡是欧阳燕不喜欢的,她就必须不喜欢,难怪十年时间就被磨成了这副古井无波的死水模样。江辙,是要从灵魂上抹煞了“尹玉燕”这个人的存在,把她变成一个欧阳燕的赝品。然而,就算是这样,江辙还要用各种暗示告诉她,你就是个赝品,你永远都不能成为正品。甚至,在江辙灭了尹家的时候,都懒得和她多说什么,就如同她这个陪他二十三年的妻子,和尹家任何一个人都毫无区别。

    他连胜利者对失败者的讽刺都不屑于对她说。

    对于一个是真正爱着江辙的女人来说,这是何等残忍的报复。

    正如江辙对姝儿说的,什么都没有的平静,才是最沉重的压力。

    “小姐?”姝儿见她许久不说话,有些担心地叫了一声。

    “没事,我们走吧。”秦绾笑着摇摇头,离开了丞相府。

    尹氏也是自作自受,爱一个人没有错,可是,以爱为名的伤害,最不可原谅。

    新的江宅距离丞相府其实没多远,只是隔着一条街,不过这边明显安静不少,显得门口站着四个侍卫的江宅格外引人注目。

    “郡主。”侍卫躬身行礼。

    秦绾走进门,却见江辙难得地躺在躺椅里,在院子里晒太阳,唐少陵在一边上蹿下跳,很显然,是他想气死江辙,自己反倒被气了个半死。

    秦绾不禁“扑哧”一声笑起来。爹爹这个“无视”的技能,该不会就是被蠢儿子逼出来的吧!

    “绾绾!”唐少陵转头看见她,顿时像是一只大狗似的朝她扑过来。

    “滚远点。”秦绾一脸嫌弃地闪身避过,走进园子里。

    “绾绾好残酷。”唐少陵假哭。

    秦绾没理他,不过嘴角却勾了起来。

    虽然每次她对唐少陵不是讽刺就是揍,可是,她其实并不讨厌唐少陵。有个哥哥的感觉有点新鲜,但是……挺不错的。

    “绾绾跟我回西秦吧?”唐少陵又缠了上来,眼神闪亮闪亮的,“你看那个王爷都好几天不见人影了,他现在是摄政王,大权在握,下一步肯定是想后宫三千的,你还是换一个吧!”

    “摄政王没有后宫,皇帝才有。”秦绾怜悯地看了他一眼。

    自家哥哥肯定是小时候被追杀的时候被打坏脑子了,唐家拯救了二十多年都没完全救回来真是辛苦了。不然,还是麻烦苏青崖再给他好好检查检查。

    唐少陵从妹妹眼里读出了深深的嫌弃,更加泪流满面了。明明,还不知道自己是她哥哥的时候,妹妹对他的态度还更好一点的嘛,怎么现在反而越来越差了。

    秦绾要是知道他的想法一定会说,你想多了,那只是因为,那个时候你还没这么二、这么变态!

    “外面的情况如何了?”江辙睁开了眼睛。

    “还行,都平静下来了。”秦绾坐在他身边,笑眯眯地道,“爹爹只管养病就好了,少你一个人朝堂上不会乱的。”

    “我才没兴趣。”江辙一声嗤笑。

    他们都很清楚,情况并没有那么简单,就看李暄已经一连五天连出来见秦绾的时间都没有就知道了。

    之前云州的事已经造成了官员大量不足,还是秦绾的意见从各地分别抽调官员才算是暂时安抚下来,只等着明年的恩科取士。可如今加上太子谋反,京城的官员又被清洗了一大批。和周家、尹家沾亲带故的那些先不说,单是六部的高级官员之中,刑部少了个主事,吏部少了个侍郎,礼部尚书虽然没有参与谋反,但年纪一大把,直接被吓得起不来床了,最麻烦的户部,因为户部尚书荀嘉义是李钰的人,差不多整个户部都被渗透,十之**的官员都被牵连进了这场叛乱里,剩下的官员中,最高级别的居然是一个六品的主簿。这一下,等于户部的全部机能都停止运转了。

    原本,户部就是六部当中最重要的部门,尤其又赶上要对北燕用兵的当口,军粮军需的运转一天都耽搁不得,如今总览朝政的李暄自然头大如斗。

    想当初,江辙做个样子甩手不干,朝堂上积压的事务都能乱上一阵呢。

    还是秦绾看不过去,把户部的那些关于账目的东西都拿了回来,夹杂在宁王府的账本中,一并丢给了龚岚。

    龚少侠虽然很悲愤于一座王府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账目,居然连国家税收都要管,可也不会想到某位大小姐居然儿戏一般把户部尚书的活儿都丢给他干了。想想三年的卖身契,再想想对他招手的玄铁,咬咬牙,拼了!

    倒是李暄拿到全部整理得清清楚楚的账目时,着实震惊了一番。

    就算是荀嘉义还在,没有那些属下帮忙,他一个人也没法把账目做得如此漂亮?

    而秦绾只是轻飘飘地回了一句,家学渊源。

    李暄立刻确定,龚岚这个人,他要了!

    秦绾无所谓,反正她手里有三年卖身契,不管是王府的账房,还是户部尚书户部侍郎的,都差不多。三年后的事,三年后再说呗。

    于是,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又被转手卖掉的龚少侠还在苦逼地跟如山如海的账本数字作斗争。

    江辙温和地看着女儿,心中也是庆幸的。

    谁少年时不遇到几个渣呢?相比起来,这么多年来,秦绾身边一直能遇到值得她倾心相待的朋友。不管是冷着脸的苏青崖,还是书房里那个正在拼命念书的小鬼。

    对了,秦绾直接就把陆臻丢到了江辙这里来。董传鸣的学问虽然好,可江辙也不差,尤其,江辙是正经考出来的进士,为官多年,还担任过两届主考,对于押题、避讳、策论风格之类的更加驾轻就熟,最适合做临时抱佛脚的老师了。

    “对了,爹爹上次告诉我,尹家没那么简单?”秦绾想起一件事来。

    确实,如果只是想灭了尹家,不用等到现在,大约七八年前,那时候的江辙应该就已经有了这个能力了。

    “六大世家都不简单。”江辙低笑道,“至于尹家,一向是负责训练皇家暗卫的,只是太上皇不信任世家,将权利慢慢抽空,一边自己训练暗卫。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没有两万雍州军那种摧枯立朽,要多少人才能踹掉一个暗卫训练营?动静太大了。”

    “怪不得让我把陛下身边的暗卫全部处理掉。”秦绾楞了一下才道,“对了,如果我没有……那爹爹原本是打算怎么对付尹家的?”

    “你不是说过了吗?把江涟漪嫁给尹飞鸿。”江辙道。

    “我开玩笑的!”秦绾黑线。要是尹家真有那么深的根基,就凭一个被娇养坏了的小丫头能干什么?如果是打这个主意,也不能把江涟漪养得如此傻白甜,至少要教点手段吧!

    “我没开玩笑。”江辙笑笑道,“就连尹家,也不是每个人都够资格知道皇家暗卫的事的,除非是家主和夫人。”

    “所以选择尹飞鸿?”秦绾的脸色有些扭曲,委婉地道,“可是,就凭她那个智商,玩得过尹飞鸿吗?”

    “她要是玩得过,还需要回来求我吗?”江辙反问。

    秦绾一怔,随即懊恼地皱了皱眉,鼓起了脸。真是……好简单的问题啊,就因为江涟漪那么傻,当她遇到她解决不了的问题时,才会乖乖回家一五一十告诉那个“最宠爱自己”的爹,简直比内奸都称职啊。

    江辙又瞥了唐少陵一眼,忍住了笑。

    其实,两兄妹还是有相似的地方的,起码这个鼓着脸让人想戳两下的表情简直一模一样。

    于是,这么想着,他很淡定地伸手就戳了。

    “啊!你们一个两个为什么都喜欢戳我脸!”秦绾怒道。

    “还有谁敢?”唐少陵闻言,立即原地满血复活,抗打击能力绝对杠杠的。

    “没你的事。”秦绾推开他凑过来的脸。

    “我就知道肯定是那个小白脸!”唐少陵嘀咕着。

    秦绾只当他不存在,转头又好奇地问了一句:“尹家是培养皇家暗卫的,那其他五大世家呢?”

    “我书房里有不少资料,有兴趣的话,你自己去翻。”江辙道。

    “哦。”秦绾应了一声。

    她在京城也不过几年,还是个女子,哪里比得上江辙二十多年的经营根基深厚,能有捷径走,她当然是有兴趣的,不过,至少今天她是来看父亲的,不急。

    “我要回一趟灵州。”江辙忽然道。

    秦绾一愣,随即想起灵州是他的故乡,不过……那里应该没什么人了吧?

    “去收拾点东西。”江辙解释道,“我的身份太敏感,暂时不方便出现在西秦。”

    秦绾明白,东华的丞相江辙,认识他的人可不少,没有任何理由地跑去西秦,肯定能被衍生出无数的阴谋论。除非他能公开真相,说明自己是去给亡妻扫墓的。可是很显然,无论是江辙,还是秦绾都不希望将那一段不美好的记忆变成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尽管,传扬开来之后,江辙的名声应该会有逆转。可谁在乎这个呢。

    还有唐少陵,唐默和唐演都是把他当鸣剑山庄的继承人培养的,也没有让人家养了二十几年儿子再要回去的道理。

    江辙孤身一人,没有人逼着他传承香火什么的,儿女就算都不姓江,可又不是不认他,还怕没人给他养老送终?

    “爹爹要在灵州待多久?”秦绾问道。

    “一年半载吧。”江辙叹息似的道,“放心,你还在京城,这处宅子留着,我会回来的,明年春天,我也会来送你出阁。”

    “爹爹是要辞官吗?”秦绾惊讶道。

    一年半载,那可不是休沐了,朝堂之上可不能让百官之首的丞相一年半载地不见踪影。

    “我累了。”江辙沉默了一会儿道。

    “嗯。”秦绾只是惊讶了一下,没有提出异议。

    二十多年的复仇,怎么可能不累?江辙想要休息,谁也没有理由阻止。

    “老爷,东西都放好了。”尹诚笑眯眯地走过来,怀里还抱着个木盒子,在江辙的示意下交给了秦绾。

    “给我的?”秦绾掂了掂这个轻飘飘的没什么重量的盒子笑道,“不会是银票吧?”

    “你又不缺钱。”江辙哂笑,“打开看看吧。”

    秦绾“哦”了一声,带着几分好奇打开盒盖,却见里面放着的是几本小册子,连封面都没有,明显是手工装订的产物。

    然而,打开翻了两页,她手一抖,差点没把册子扔到地上去。

    这太惊悚了啊,整个东华,上到皇室宗亲下到文武百官,册子里记录的都是那些人的性情、习惯、爱好,甚至有许多把柄,连她都是第一次听说。再翻另外几本,果然是南楚、北燕和西秦的情报,虽然没有东华的那么详尽,但也非常可观了。

    “送给你了。”江辙一挥手。

    秦绾瞪着几本册子咬牙切齿,终于理解了一点从前江涟漪那种眼睛长在头顶上的骄傲了,有靠山真好,要什么有什么真好,甚至……当她自己都还不知道能要什么的时候,就有最合心意的东西送到手里的那种感觉,真的会把人宠坏的!

    尽管,她要的东西和江涟漪要的东西根本是两回事。

    “现在的你,才有资格拿起双刃剑,却不会割伤自己。”江辙道。

    秦绾默默地合上了盖子,把东西交给姝儿收好。

    确实,欧阳慧惊才绝艳,可锋芒过甚,能放不能收,要是拿了这东西未必不会玩火**,究其原因,她从未尝试过失败的感觉。就算对战阴山老魔那次,机关算尽,身负重伤,可她毕竟还是赢了。而一个从未失败过的人,是很危险的。

    秦绾觉得,重生过一次,她才算是个合格的谋士吧。

    “紫曦。”身后传来柔和的声音。

    “你来啦?”秦绾回头,开心地笑了。

    李暄是一个人来的,身上还是亲王的服饰,显然是见完大臣后直接过来了,连回去换件衣服的时间都没有。

    “忙完了?”秦绾站起身。

    “哪里忙得完。”李暄摇摇头,对着江辙点头行礼,再看秦绾的目光中已经带了委屈,“都被困在宫里五天了,我忙得没空出来,紫曦也不来看我。”

    太上皇退位,所有的宫妃已经都搬到了慈宁宫安置,给新帝的嫔妃腾位置了,可小皇帝才十一岁,如今三宫六院全部空置着,李暄留在宫里也没什么需要忌讳的。

    原本事情就够多了,要是每天还要加上从皇宫和王府来回的时间,要忙到猴年马月去?

    “说什么呢。”秦绾忍不住脸红了一下。

    虽然这情话不算露骨,可这里还有她父亲和哥哥在啊。

    “紫曦,明天去帮忙,别闲着没事干。”江辙挥挥手,反而很满意。

    “一群男人,绾绾去干什么?不如哥哥陪你去跑马好不好?”唐少陵凑过来。

    “自己玩去,别打扰紫曦做正事。”在江辙的示意下,姝儿直接把唐少陵拎到了一边去。

    连李暄都无语了,丞相你不觉得你这话……完全把儿子和女儿倒过来养了?不过,看起来这位岳父大人似乎不反对他和紫曦在一起呢。这倒是好事。

    仿佛洞悉了他的想法,江辙清冷剔透的目光从他脸上扫过,一声嗤笑。

    什么端庄大方,什么相敬如宾,简直狗屁!男人面对心爱的女子要是连点讨好的情话都羞于出口,要他有什么用?当摆设吗?见不上面的时间太长,感情淡了怎么办?

    “爹爹,那我先走啦。”秦绾道。

    江辙“嗯”了一声,然后,试图去捣乱的唐少陵就被尹总管尽心尽责地请到一边去了。

    “他什么时候回西秦?”一出江宅,李暄就问道。

    “这个么……我看渺茫。”秦绾也是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这几天她也不是没想过去找李暄,这不是……每次都被唐少陵半途截住,然后胡搅蛮缠的,最后就没去成吗?

    “我通知唐演,叫他把他儿子抓回去?”李暄提议道。

    “通知欧阳鹭吧……”秦绾叹了口气。虽然是母亲的亲妹妹,不过,毕竟是素未谋面的谋生人,哪怕欧阳鹭养大了她哥哥,她一时也叫不出“小姨”来。

    “好。”李暄点点头。

    “对了,最近看见京城的生面孔有点多啊。”秦绾若有所思道。

    “那是自然的,新皇登基,各国都要来送贺礼,顺便看看有没有便宜可以捡。”李暄淡然道,“不只是南楚、西秦、北燕的使臣要来,还有不少西域小国的使者,听说还有东方漂洋过海而来的扶桑人。”

    秦绾了然,毕竟,东华换了个十一岁的小孩子上位,不管是哪个国家都会忍不住想捡便宜的,就连那些弹丸之地的小国,也有贪欲。

    “三国的使臣都还在路上,反倒是西域有几个国家的使者已经到了。”李暄又道。

    秦绾的目光从大街边上一个明显带着异域风情的女子身上移开。

    西域来的人,特征太明显,还是很好认的,地方小,事务少,作出决定也就快,不想三国要考虑这个哪个,文武百官还有意见不统一的,自然就慢了。更何况,会眼巴巴这么早来等着,也有**份,压轴出场的代表贵重。

    “什么时候举行登基大典?”秦绾问道。

    “索性等使臣都到了,请他们观礼吧,要看就干脆看个够。”李暄很淡定地回答。

    按理说,国不可一日无君,距离宫变都快一个月了,不可能连皇位都空悬着,而且十皇子李镶也已经从原来的宫殿搬到了养心殿居住。可是,毕竟李镶也只是个才十一岁的孩子,经历了猎宫那一幕后,大概是惊吓过度,有些呆呆傻傻的,这模样,哪怕是当个傀儡娃娃也有问题,登基大典自然也只能往后推推了。

    幸好,李镶被秦建云保护着,并没有看见太多可怕的东西,修养了一个月也回过神来了,虽然本性就老实柔弱,但不可否认,有一个不会跟摄政王争权的皇帝,对大家来说都比较省事。

    或者是李暄身上的亲王袍服太过显眼,那西域女子一直盯着他不放,脸上闪过犹豫之色。

    “那是哪个国家的?”秦绾随口问道。

    “那块地方统称西域,加起来不到东华的一半面积,可却有几十个国家,有些根本就是一个国家分裂的,王族之间都是血亲,随便走走就能碰到一个王族,长得也差不多,谁分得清楚。”李暄一耸肩。

    “几十个国家,不会都来的。”秦绾道。

    “嗯,也就最大的那几个。”李暄说着,眉宇间闪过一丝厌恶。

    “怎么了吗?”秦绾好奇地问道。这一个月,她多半的时间都用来陪着父亲了,剩下的还有大半耗在了跟唐少陵纠缠上,倒是真的没怎么关心朝堂上的事。

    “那些使臣,有好几个都带了公主来。”李暄无奈,虽然不觉得秦绾会吃这种无聊地醋,不过还是觉得由自己告诉她比较好。

    “跟谁联姻?”秦绾面无表情地问了一句,但也没指望他回答。

    皇子都被杀光了,只剩下个小皇帝才十一岁,何况,既然要联姻,自然要选一个利益最大的。

    “算不上联姻,在那些小国看来,公主也是礼物的一部分。”李暄道。

    “不准收。”秦绾撅起了嘴。

    “好。”李暄笑吟吟地答应。

    “你凭什么不让人家收礼物!”突然间,边上插进来一个气势汹汹的声音。

    两人都是一愣,然后就见到那在街边小摊上看东西的异域女子气呼呼地拦住了她们的去路。

    秦绾很无语,不准收什么的,还需要她来叮嘱吗?那是情趣好不好!哪里冒出来的脑残……就算没有她这个人存在,冷面冷心的宁亲王也看不上那些被当做礼物送来的女人好么?以为顶了个公主的头衔就算是特别珍贵的礼物了?还不一样是个东西。

    “问你话呢!”女子瞪着秦绾道。

    “我们走吧。”秦绾扯了李暄就要从她身边绕过去。

    “嗯?”李暄挑眉。息事宁人可不像是他的王妃的作风啊。

    “脑残会传染,赶紧走吧。”秦绾一边加快了脚步,一边说道。

    “噗——”李暄被逗笑了,忽然觉得辛劳了好几天的疲倦都因为心情好而消散了不少。

    “你!你站住!”那女子一跺脚,伸手就去拉李暄的衣袖。

    秦绾脸色一变,拽着李暄把他拉到了自己身后,认真道:“小心别被传染。”

    “好。”李暄有些无奈地看看仿佛护食似的女子,不禁有些好笑,但目光落在前面,又变得冰冷。

    西域,是因为隔得太远,有恃无恐吗?终有一日,东华的铁骑会踏上西域的土地的。

    ------题外话------

    第四卷开始啦~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盛宠:总裁的〕〔沈浪苏若雪〕〔英雄?我早就不当〕〔嫡女嚣张:鬼王独〕〔阴倌法医〕〔萌宝来袭:总裁爹〕〔娇妻还小,总裁要〕〔蜜爱春娇(种田)〕〔我拿时光换你一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