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瑶光女仙〕〔魅王宠妻:鬼医纨〕〔师父又掉线了〕〔重生之天尸有毒〕〔逆天九小姐:帝尊〕〔盛世权宠〕〔人魅〕〔抗日之绝地土匪〕〔大红棺〕〔我在都市炼神器〕〔穿越之败家福晋〕〔总统蜜蜜宠:影后〕〔重生之再造未来〕〔怪谈电台〕〔深夜冥品店〕〔重生家中宝〕〔重生之至尊仙帝〕〔皇后保卫战〕〔吸金萌宝:天才儿〕〔师道成圣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九十二章 峰回路转
    “太子殿下有箭阵做后盾,难道还怕进来说说话嘛?”唐少陵嘲讽道。

    大殿中的刺客和暗卫在箭雨来袭的时候各找掩体就已经分开了,唯一还在动手的也就剩下唐少陵和那个小老头了。他们武功最高,就算是在无差别攻击的箭阵中,也不忘往对方身上招呼。那小老头也没想到,唐少陵看起来一个温雅的翩翩公子,打起架来居然是这么疯的,一个不小心,就中了一箭,刚好射在小腿上,很影响轻功。

    当然,唐少陵也没比他好到哪里去,手臂和脸颊都被羽箭擦过,留下两道不太深的血口子。

    “竖子居然还敢分心?”小老头一爪子差点抓花他的脸,甚至,鼻端都能闻到那黑漆漆的指甲上那种腥甜的味道了。

    “所以,你那个师兄到底怎么死的?说出来让本公子参详参详怎么弄死你啊!多卑鄙无耻的方法都行!”唐少陵是真的很郁闷,传闻中阴山老魔可比他的师弟厉害多了,可他打这个老头子都如此费劲,当年欧阳慧是怎么弄死阴山老魔的?虽然说,就是因为那一战的战果,欧阳慧才是高手榜第一,但唐少陵怎么想都不觉得欧阳慧的武功能高到那地步,绝对是用了什么卑鄙无耻的手段了吧!

    “啪!”御座之上丢下来一颗小丸子,落地起爆,顿时一股浓烟将他们两人一起包裹在内。

    “苏青崖!你要连我一起弄死?”浓烟中,传出唐少陵的一声怒吼。

    闻言,边上的人不管是刺客还是暗卫,下意识地都远离了那团浓烟。

    没人忘记,神医苏青崖,医术通神,毒术……同样高绝,谁也不会觉得那团白雾是无害的。

    “跟某人学的。”苏青崖淡淡地看了秦绾一眼。

    秦绾摸摸鼻子,情知他说的是他把沈醉疏连同南宫廉一起毒的事,然而……她真的很想问一句,你真不是在报复唐少陵说的那句“卑鄙无耻”?毕竟,苏青崖,也是那个“卑鄙无耻的手段”之一。

    “陛下,我出去看看。”秦绾说道。

    “外面的箭阵?”皇帝有些迟疑。

    “箭阵虽然厉害,但是很消耗箭支,他们翻山而来,身上能带多少箭?总不能见到一个人就万箭齐发的。”秦绾笑道。

    “小心些。”皇帝点头许可了。

    至于秦绾要投敌的问题,他是真没想过,别说秦建云还在这里,秦绾要是真投靠太子,刚刚只要反应稍慢一点,也许自己就已经死在乱箭之下了。

    “陛下放心。”秦绾笑笑,大大方方地绕开中间那团诡异的凝而不散的浓烟,走出殿外。

    黑暗里空空荡荡,只听到不远处的喊杀声。不过,可以想象,如今定然是有无数弓箭手拉弓上弦对准这里的。

    秦绾只是勾了勾唇角,她在箭阵之下吃了一次亏,怎么可能上第二次同样的当?猎宫的演武场太过空旷,毫无遮掩,可这里却不一样。

    宫室之内,其实并不是箭阵能发挥出威力的最佳场所。

    “秦小姐。”黑暗中,正对着宫门的人群中,被簇拥在中间的几人,赫然是李钰和虞清秋,居然还有江涟漪。

    “秦绾,你还不赶紧投降?乖乖地哀求本妃,说不定还能饶你一条小命!”江涟漪一脸得意地叫嚣。

    “管好你家的狗。”秦绾只淡淡地看着李钰。

    “咳咳。”李钰干咳了两声,也有些不悦地瞪了江涟漪一眼。

    原本想着她能牵制江辙,所以才把人带上了,可果然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江涟漪一愣,但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终于还是没说下去,只是看着秦绾的眼神充满了幸灾乐祸的恶意和快意。

    “虞先生好本事。”秦绾嫣然一笑道,“隐宗的人其实也是来迷惑我的吧?那个时候,殿下和先生,应该已经在小燕山了。”

    “不错。”虞清秋也不否认,只问道,“小姐以为,这局棋……下得如何?”

    “没到终局,谁知道呢。”秦绾一耸肩,“还是说,虞先生对于当初那局没下完的棋局,竟然如此惦念?”

    “有一个好对手,自然是惦念的。”虞清秋坦然道。

    “那么,先生是想让我做什么呢?”秦绾笑着问道,“挟持陛下……果然也是个借口吧?”

    “在下想要小姐一道口令,当然,若是能拿到兵符就更好了。”虞清秋也不卖关子,直言道,“调京畿大营入京,压制皇城。”

    “你不放心雍州军。”秦绾一针见血道。

    “确实。”虞清秋坦然道,“目前京城无主,比起雍州军,其实在下更想信任京畿大营一些。”

    “虞清秋!雍州军是我爹爹的人,你不相信,反而相信秦绾这个贱人?”江涟漪尖锐地吼道。

    秦绾眼中寒光一闪,指尖一动,一枚铜钱射了出去。

    “啊!”江涟漪一声尖叫,嘴唇到下巴出现了一条血淋淋的口子。

    虽然只是普通的铜钱,并不是磨锋利的那种铜钱镖,不过在秦绾手中使来,并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反而因为边缘不够锋利,使得伤口也割裂得不平整,极有可能是要留疤了。

    “本小姐特别不喜欢那两个字,要小心……祸从口出啊。”秦绾弹了弹指尖,笑得既温柔又甜蜜。

    “你!”江涟漪捂着剧痛的脸,嘴唇一动,“贱人”两个已经到了嘴边的字终于还是咽了回去。

    “郡主意下如何?”李钰并没有为江涟漪出头的意思,眼中反而闪过一抹厌恶,“当然,郡主要是能说服皇叔祖,之前的条件一样作数。”

    “摄政王……太子殿下倒是好大的手笔。”秦绾道。

    “孤对自己人一向大方,和父皇可不一样。”李钰自信满满道。

    “殿下最近,不做噩梦了?”秦绾忽然说了一句。

    “……”李钰黑线了。

    能不提噩梦吗?何况……太医都只说他心绪不宁,秦绾怎么知道他夜夜被噩梦缠身的?

    “不做噩梦,挺好的。”秦绾微笑。

    甜梦香如果失效了,那只有一个理由,就是……那段记忆已经不是李钰最深刻的记忆了。无论爱恨,眼前的这个男人,是真的想把她从记忆中删除了呢,不过,这怎么可以?

    李钰,怎么能不记住欧阳慧呢?要是忘记了,她不介意……再一次帮他想起来的。

    “秦小姐,时间宝贵,我们就不绕圈子了吧?”虞清秋淡笑道。

    秦绾左右看看,很无所谓道:“要是我不答应,是不是……也打算把我也乱箭穿心?”

    “师姐妹一个死法也挺好的。”江涟漪说道。只是,因为嘴巴受伤,说出的音节不免有些怪异。

    “你闭嘴!”李钰怒道。要不是看在她姓江的份上,真想掐死她!

    随即,他又想起了自己和江辙的交换条件——立江涟漪为皇后,立江涟漪之子为太子,实在是太让人蛋疼了!立这个女人做皇后,东华不被其他三国笑掉大牙?更别提太子……他现在连被江涟漪近身都觉得浑身不舒服,要怎么跟她弄出个孩子来?每次都用药吗?

    所以,虞清秋提出的不能让江辙一家独大,必须拉宁王和秦绾入伙以为制衡的建议后,李钰立刻深以为然,等他登上了帝位,第一件事绝对是要除掉江辙!

    而现在,他只能一遍遍在心里告诫自己,江涟漪还有用,不能杀……

    “太子殿下要是管不好自己家养的东西,就别带出来丢人现眼了。”秦绾慢慢地说道。

    “抱歉,家教不严。”李钰皮笑肉不笑地道。

    第一个是江辙,然后就该轮到李暄了,难道他真会蠢得交出摄政王的位置吗?而没有了宁王府撑腰的秦绾算什么,还不是可以随便捏死的存在?

    可惜虞清秋听不见他的心声,要不然绝对要制止他的找死行为。

    没有宁王府的支持,或许秦绾在朝堂上的影响力有限,但是,只要墨临渊一天没死,就没有人可以动秦绾!

    欧阳慧还能用不知者不罪来辩解,但秦绾是真正的无名阁主啊,敢对她下手,有没有考虑过武神不计性命一怒之下,灭了东华皇族都不是难事。

    江涟漪也不满,明明是江家支持李钰的,凭什么她还要对秦绾这个贱人如此客气?

    尤其,她的脸……千万不要留疤啊。

    “秦小姐,我们恐怕没有那么多时间。”虞清秋微笑道。

    “真可惜。”秦绾看了他一会儿,却叹息了一声。

    “可惜什么?”虞清秋一怔。

    “这两天,虞先生做了很多事吧?”秦绾道。

    虞清秋微微皱眉,没有说话,但心里却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也是,到底是起兵谋反的大事,太子府的幕僚又太多草包,事事都要先生亲力亲为……想必消耗的心血真不少。”秦绾啧啧两声,再看着他的眼神已经充满了一种同情。

    “在下身为谋士,便当尽责。”虞清秋垂下了眼帘,淡然道。

    “尽责么?”秦绾一笑,心里明白,虽然只是很简单的两个字,但这人却是认真的。

    “你究竟想说什么?”李钰不耐烦道。

    “虞先生,我记得当初医宗的前任宗主蔺长林给了你三颗回元夺天丹,你吃了几颗了?”秦绾突然道。

    虞清秋一愣,猛地脸色一白,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只是却没摸到任何硬物。

    是了,丹药都吃完了,空瓶子自然也不需要了。

    “太子殿下,你都把你的谋士逼到油尽灯枯了还不自知?”秦绾凉凉地说了一句。

    “先生?”李钰也一惊。他确实觉得虞清秋这两天的精神好得出奇,明明之前还病得起不来身的,不过,他也觉得是有一件大事在心里支撑的关系,没想到却是药物堆出来的吗?

    “殿下放心。”虞清秋淡然道,“回元夺天丹并非虎狼之药,而是救命的,对身体并无害处,只是,等事了之后,怕是要好好调养几个月了。”

    这也是他需要秦绾的原因,宫变事成,江辙就掌握了太多的权利,而他就算不死,元气大伤之下,短期之内必定不能理事。若是不能找个合格的谋士接替自己,李钰绝对斗不过江辙,没准最后要为人作嫁。

    李钰闻言,这才松了口气。只要能调养就好,皇家最不缺的就是各种珍贵药材。

    “秦小姐。”虞清秋抬起头,一脸诚恳地道,“你也是知道星宗预言的人,就该明白,东华的内耗,越小越好。我们还有很多能做的事。”

    “这话说得好。”秦绾浅浅一笑,正要说什么,远处却飞掠过来一道身影让她开了口,“自己人。”

    李钰一怔,那声“放箭”就没喊出口。

    秦绾不禁翻了个白眼,她以前怎么就看上李钰这个蠢货了?虽然她说了声“自己人”,可连她自己,也没确定是李钰的自己人吧?要是是个刺客,还要不要命了?

    虞清秋的脸也黑了一下,不过看清了来人之后,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郡主。”顾宁警惕地看着李钰一行人。

    “外宫失守了?”秦绾了然。

    “郡主恕罪。”顾宁一脸的惭愧。

    “失守就失守吧,不是你的错,也不是我的错,有什么罪。”秦绾一耸肩。

    “……”顾宁无语,这话听起来怎么就这么奇怪呢。

    “找我有事?”秦绾一看就知道,他是特地来找自己的。

    “有人让我把这个转交给郡主。”顾宁拿出两张纸,困惑道,“只是,我看不懂是什么意思。”

    “哦?”秦绾随手接过来,然而,目光落在纸上,瞬间凝固。

    第一张纸上只有八个字:癸亥丙辰戊子庚申

    那是……她的生辰八字,不是秦绾的,是欧阳慧的!

    这世上,怎么还会有人知道欧阳慧的生辰八字?更重要的是,谁会把欧阳慧的生辰八字拿给她?

    心里想着,手下的动作却没有停顿,迅速翻开另一张纸。

    第二张纸上的字就多了,然而,秦绾死死盯着那字迹,目光中的火焰几乎能让纸张燃烧起来。

    纸上的文章字句优美,辞藻华丽,就算秦绾对这种骈文看得半懂不懂,也能感觉到其中的情感深刻,让人读之潸然泪下。

    这是一篇祭文,是父亲写给早逝的女儿的祭文。

    最重要的是,若是不看其他,只看其中一角,无论是文字还是笔迹,都和欧阳慧坟前那一块未曾烧尽的碎片一模一样。

    这一刻,秦绾觉得自己的手都微微颤抖了。

    一直以来,她的身世,师父也就是从她的母亲那一边去追寻,而她的父亲实在没有一点儿线索。可是,这两张纸分明告诉了她,她的父亲知道世间有一个叫欧阳慧的女儿存在,而且……一直在背后默默关注着,从未远离。

    “郡主,你没事吧?”顾宁有些不安。

    秦绾的脸色实在太奇怪了,不会是……这两张纸上藏着什么他没有发现的陷阱吧?

    “给你纸条的人在哪里?”秦绾厉声道。

    “战场太混乱了,他又穿着禁军的服饰,混入人群中后实在难以找到。”顾宁摇了摇头。

    秦绾的心思迅速翻页,这个时候让顾宁给她送来这东西,肯定不会是单纯乱她心神的,这是信物,能取信于她的最便捷的信物,所以……在哪里?

    然而,没过一会儿,她就忍不住自嘲地一笑。

    如此简单的问题,她居然还用思考在哪里?自然……只有那里了。

    “我出去一下,不用管我。”秦绾丢下一句话就走。

    “郡主,你不管了?”顾宁目瞪口呆。这边太子在谋反逼宫啊,可不是过家家,但这个时候说……出去一趟?

    “关我屁事!”秦绾冷哼。

    对她来说,没有任何人,任何事比这两张纸的主人更重要,如果这真是人家引她出去的手段,她——也认了!

    至于皇帝和太子谁输谁赢……秦绾并不是太关心。虽然说,私心里她比较偏向皇帝,毕竟这个皇帝对她还不错,就是整天想要防备着李暄不太好,但是,万一李钰赢了,反正只要李暄不死,大不了她帮他再拉一支军队打回来清君侧。

    当然,要是打个两败俱伤也没关系,她不介意在后面捡便宜的。

    “秦小姐!”虞清秋叫了一声。

    “你要是真能登基,我帮你对付江辙。”秦绾只留下一句话,却直指中心。

    李钰瞬间黑了脸,在对上江涟漪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就更加觉得头疼了。

    虽然目的是这个,但你能不能委婉一点!

    “郡主!”顾宁想了想,干脆追了上去。

    反正他也不想进去跟大家说,长乐郡主有点私事要办,先行离开了,你们先慢慢打着——找死呢这是!

    他是郡主的护卫,还是去行使本职,保护郡主得了。

    “先生,这是?”李钰也看得张口结舌了。

    还真……就这么走了?

    “不是挺好的?”虞清秋随意道,“没有秦紫曦,陛下身边不但少了个绝世高手,而且……里面的苏青崖不会尽力,那位姓唐的西秦侠客也不会再跟我们为难,可以说,内宫的防御下降了一大截。”

    “可是……”李钰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我以为那个贱……秦绾对皇帝有多忠心呢,也不过如此。”江涟漪冷笑道。

    “秦紫曦要择主,也不会选择陛下那么一个将死之人的。”虞清秋摇头。

    “那……皇叔祖?”李钰有些担心。

    “宁王殿下没有图谋皇位的野心,若是能用,还是可以留的。”虞清秋轻叹道,“陛下对皇亲和功臣的压制太狠,宁亲王和凌元帅都被拘留在京城,禁军统领空置多年,都是弊端。”

    “孤知道了。”李钰点点头。

    虞清秋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真的知道了就好了……

    要说帝王资质,李钰真的一般,只是,也没得挑了啊。

    大殿之内,却是另一个气氛。

    虽说,在暗卫的拼命之下,刺客大多是死的死,逃的逃,只剩下了唐少陵和那个小老头还在打。

    时间久了,两人也终于知道了苏青崖弄出的那一团浓烟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了。

    其实……那东西连毒都算不上,就是很普通的迷烟而已!顶多,就是比一般的迷烟不容易散去。

    “好困啊……”唐少陵睁大眼睛瞪着交手的人。

    苏青崖的迷烟当然效果极好,他们俩都是用深厚的内功撑着才能保持清醒,却依然免不了意识深处那一阵阵涌来的睡意。在这种情况下打架,不管多强的高手,看起来都像是喝醉了酒一般,摇摇晃晃。

    “我说,你们就不会帮个忙吗?暗卫还讲江湖规矩?”苏青崖实在不耐烦了。

    “可是,迷烟……”一个暗卫犹豫道。虽然迷烟凝聚不散,没有波及到旁人,但他们要是主动靠上去,不是一样的下场?何况他们的功力可都不如那两位,很有可能帮倒忙啊。

    “闭着呼吸会吧?坚持半柱香没问题,一会儿喝杯冷水就好。”苏青崖没好气道。

    暗卫也没想到他的迷烟看起来那么诡异,解法却如此简单,顿时一拥而上。

    “解药!”得了空的唐少陵终于能退出迷烟的范围,迷茫的眼睛瞪着苏青崖的方向,一脸的气急败坏。

    边上的李君息记着苏青崖说的话,赶紧递给他一杯冷茶。

    唐少陵看都没看给他端茶递水的人是谁,接过来一饮而尽。随着冰凉的液体入喉,脑子也一下子清醒起来,随即把茶杯随手一扔,直接从屋顶那个被刺客打穿的洞里跳了出去:“我去找紫曦,她要是掉根汗毛,就是皇帝我也跟你没完啊!”

    最后几个字已经是从很远的地方送过来的了。

    李钰显然也听到了他的喊话,没有下令发动箭阵,其他人可拦不住唐少陵那样的高手。

    大殿中的人面面相觑不已,尤其是想拉拢一下这个高手却被无视了个彻底的李君息,脸色尤其难看。

    不过,被唐少陵一提醒,众人才发现,说出去看看的秦绾,似乎出去得太久了。

    “不会出什么事吧?”李君息说道。

    不得不承认,明明是个女人,可她的存在,居然能让人有一种诡异的安心感。

    苏青崖微微皱眉。

    没有任何示警或是解释,秦绾并不是如此不负责任的人,如果她回不来,那一定是突发状况。但最诡异的是唐少陵,他的离开太果断,连方向都没犹豫一下,他怎么会知道秦绾现在在哪里的?

    “轰!”就在这时,大殿猛地一震。

    仅存的侍卫赶紧严阵以待。

    “屋顶也要守住。”苏青崖说了一句。

    “苏大夫不如也去后殿避一避?”皇帝温和地道。

    太子就算逼宫,可皇帝和所有的皇子都在这里了,真不至于连后殿的女眷文臣都赶尽杀绝,后殿,比这里安全很多。

    “不必。”苏青崖摇了摇头,又道,“李钰不敢杀我。”

    “这么有把握?”皇帝惊讶道。

    “紫曦还活着。”苏青崖淡然道。

    “生死之交啊。”皇帝叹了口气。

    殿外的喊杀声还在继续,每一分钟都过得无比缓慢。只是,越来越近的声音也预示着,这场战斗的结果并不乐观。

    “轰隆!”原本就被箭阵射得千疮百孔的殿门终于被撞开了。

    “儿臣给父皇请安。”李钰终于在亲兵的护卫下出现在门口。

    “你很好!”皇帝缓缓地站起身来。

    李钰下意识地心神一颤,但立刻就回过神来,现在,他才是胜利者!

    “父皇,成王败寇,这个道理是您教给儿臣的。”李钰昂然道。

    “你这叛逆没资格跟皇祖父说话。”李君息挡在他面前,一脸的无畏。

    “君息,你可得叫孤一声三皇叔,长辈说话,哪有你的份?让开!”李钰不屑道。

    “本王一息尚存,就绝不容你过去!”李君息道。

    “说得不错。”李锴点点头。不管之前有什么仇怨,可现在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蚱蜢,自然要统一战线。

    “既然如此,那你可以去死了。”李钰道。

    “什……啊!”李君息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觉得胸口一痛,随即一低头,就看见了自己前胸冒出来一截刀尖。

    “第一个。”李钰笑道。

    “呯!”李君息的尸体倒在地上,脸上还残留着那种震惊的神色。

    杀了他的黑衣蒙面人很淡定地收了剑,回到李钰身后。

    “你……”皇帝指着李钰,脸色变幻不定。

    大殿中一片死寂。

    李君息怎么说都是皇长孙,是诚肃亲王唯一的遗孤,更是皇帝中意的继承人候选,就这么一句话而已,说杀就杀了?

    东华皇族很少会处死,就连先帝时有位同样谋逆的皇子,兵变失败后,也就落了个圈禁终身的下场,至少留了条性命的。

    “还有谁,要挡孤的路?”李钰问道。

    原本跟他最不对付的李锴直觉就要回嘴,但看了一眼李君息的尸体,不由得心底寒气直冒。

    见所有人都避开了自己的眼神,李钰这才满意了。

    “你简直疯了!”皇帝好不容易才喘了一口气。

    “是,我是疯了!”李钰脸上抽了抽,狰狞地道,“父皇,我好不容易才坐上太子的位置,才不到一年,父皇就想着废太子,儿臣……怎么也不能坐以待毙吧?”

    “朕什么时候说过要废太子!”皇帝怒道。

    “那他是什么意思?”李钰一指李君息的尸体冷笑。

    皇帝默然不语。

    这段日子他虽然很不满李钰,但要说废太子,还没下这个决心,毕竟国储更替会动摇社稷。而带着李君息调教,一方面是想刺激一下李钰不再浑浑噩噩,另一方面确实也有多个选择的意思。但是他也明白,现在再说这些话,李钰也只会当他是狡辩,不会相信的。

    “可是三哥,肃郡王也死了,你……收手吧?”出人意料的是,开口的并不是平日和李钰一个鼻孔出气的李钧,而是最胆小懦弱的李铎。

    “收手?”李钰一声狞笑,狠厉地道,“逼宫谋反,还有退路吗?”

    “这……”李铎下意识地去看皇帝。

    “殿下冷静。”虞清秋轻声提醒了一句。

    “孤很冷静。”李钰的目光转过去,温和得让人寒毛直竖,“今天,在这里的人,每一个,都别想逃……”

    “逆子!你真要把你的兄弟赶尽杀绝不成?钧儿还是你一母同胞的亲弟弟!”皇帝怒道。

    “九弟自然是不用死的。”李钰笑了笑,又道,“不如……从父皇开始……可好?”

    “混账!”皇帝整个人晃了晃,竟然直接晕了过去。

    苏青崖一把抓住皇帝放在龙椅上,微微皱眉,果然是受的刺激太多了,扎针大概也不管用了吧。

    “父皇怎么样?”李锴问道。

    “还有气。”苏青崖搭过脉,在看着李钰的眼神也有几分不悦,“从他开始……是气死吗?”

    “苏青崖!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李钰黑了脸。

    “不然,太子殿下,您……试试?”柔美的声音却是从后面传来的。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婚心动魄:神秘人〕〔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