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男神攻略〕〔联合舰队〕〔武神无限〕〔来自华夏的战士〕〔星球贸易商〕〔重生校园:超强女〕〔我是全能大明星〕〔海洋王〕〔辣手兵王〕〔三国之大汉崛起〕〔锋霸绿茵〕〔娇妻甜如蜜:战少〕〔穿越暗黑之星辰王〕〔极品全能小仙农〕〔原始社会新纪元〕〔重生修仙在都市〕〔网游之佣兵世界〕〔八极武神〕〔校花的贴身黑猫〕〔极品合租仙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九十一章 李钰现身
    秦绾看清楚眼前的一幕,也不禁震惊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这个叫……内讧?”唐少陵在她身后问道。

    却见宫墙周围到处都是战场,一片混乱,原本是用来防备外敌的滚木礌石乱七八糟,横七竖八的已经倒了不少尸体。然而,打斗的双方……都是禁军。

    “住手!”秦绾一声大喝。

    她的声音里含了一丝内力,听着不响,但每个人都觉得耳边像是突然打了个雷似的,想装听不见也不可能。

    于是,一部分禁军下意识地停下了手,脸上也呈现出一片茫然之色。

    然而,更有另一部分人连犹豫一下都没有,反而趁着同僚停手的空档死命下杀手,一下子又带走几条人命。

    这么一来,就算是停手的士兵也继续拿起了刀——总不能自己停下了对手不停,然后站在那里让人杀吧?

    秦绾微微皱眉,也看出了不对劲,这分明是有人精心组织的叛乱,然后牵扯进了越来越多搞不清楚情况的禁军,因为彼此打扮都一样,很大程度上造成了误杀,谁也不知道自己身边的同僚会不会一刀就砍过来了,谁也不敢信任昔日的同伴,只能各为己战。而她也相信,那些真正的叛军之间,肯定是有什么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的辨识方法的。

    “要我帮忙吗?”唐少陵跃跃欲试道。

    “怎么帮?你分得清哪个是叛军?”秦绾凉凉地道。

    “全杀了?”唐少陵想了想道。

    “全杀了你一个人守卫猎宫?”秦绾怒道。

    不过,最让她担心的是,这两千人是从两万禁军中随意抽调出来的,居然被混入了叛军,那么,不管猎场上那些,李暄那边呢?原本要和章重锦交战,兵力上就占了下风了,这要是战事中自己人虽然倒戈……

    只要想想,秦绾就觉得不寒而栗。

    只是,禁军是没有正式统领的,因为禁军直属于皇帝,名义上由李暄负责辖制,可平时的招人、训练都由几个队长自行负责,这样确实保证了禁军不会被任何人掌握,可弊端就是,只掌握其中一部分就非常简单。比如说,方少琪带领的那一支小队,绝对能为李钰所使用。

    “住手,都住手!”凌子霄带着几个亲卫气急败坏地冲过来。

    “凌子霄!你怎么回事!”秦绾转头怒道。

    “郡主,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凌子霄一头大汗道,“原本是在修建宫墙的,可一部分士兵突然抽出刀,见人就砍,我好不容易镇压了一部分叛乱。”

    秦绾知道这事其实怪不了他,不过,眼前的一切依旧让她很暴躁:“你是这里的最高统帅,你说怎么办?”

    “这个……”凌子霄卡壳了。

    他不是笨,只是真的没有经验,应变的反应就不够。原本凌从威派给他这个差事,护送皇帝先行撤退,既不是偏心,也不是看重,反而是知道凌子霄的弱点在哪里,所以给了他一个最简单的任务。

    看似护送皇帝撤退责任重大,可实际上,那是最不可能遇见敌人的路,凌子霄要做的就是急行军,然后在猎宫构筑防御工事,就算他是个初上战场的新兵,按部就班干这些也不为难。而最有经验能力的将领们,多半是跟着李暄去打最困难的那一仗了。

    可是……谁能想到,禁军居然会哗变?这一下子就把凌子霄的弱点无限放大了。第一时间没有压下苗头,使得现在几乎半座猎宫都陷入了战火中,幸亏守卫内宫的五百人是真正的皇帝心腹,倒是无人叛乱,可也只能紧紧把守住内宫,无力镇压外宫的叛乱了。

    秦绾斜睨着凌子霄,不悦道:“这什么这?你是将军,你难道要问我怎么办?”

    “我……”凌子霄面红耳赤,但心里也默默唾弃自己。

    刚刚,有那么一瞬间,他居然真有向这个女人问“怎么办”的想法啊,想起来都有点恐怖。跟个姑娘求教,也实在太丢脸了吧!

    “郡主。”顾宁从另一边走过来,一身白衣上沾染着几点血迹。

    “后面怎么样?”凌子霄抢着问道。

    “比前面更不好。”顾宁沉重地道。

    “必须找到那些人互相辨认的标记。”凌子霄道。

    秦绾点点头,想法倒是对的,不过操作起来就比较困难了,至少她看到现在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如果这些人用的是最笨的方法,互相记熟所有同伴的脸……这个就真的无解了。

    虽然说,这么多人要彼此熟悉不容易,可毕竟同属禁军,若是准备的时间够长,还是有可能做到的。何况,也不至于需要记得每个人姓甚名谁,只要脸熟,分得清敌我就行。

    时间一长,形势也逐渐明朗起来。毕竟,挥刀砍人的一直都是这么一群人。

    凌子霄亲自上阵集结兵力反击,暂时也勉强控制住了形势。

    “你觉得这是谁的手笔?”秦绾皱着眉问道。

    “不是你们那个脑子有毛病的太子吗?”唐少陵反问道。

    “李钰没那能耐。”秦绾咬牙切齿。

    把禁军渗透得如此之深,绝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欧阳慧“死”了还不到一年,当年欧阳慧伸不进手去得事,虞清秋再有本事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唐少陵刚想说什么,猎宫外面也开始响起了喊杀声。

    “又是怎么回事!”秦绾怒道。

    很快的,顾宁转了一圈回来,脸色极为难看:“郡主,外面有兵马攻打猎宫,看服饰,是太子府的亲卫军!”

    “太子府的亲卫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秦绾捏紧了拳头,第一次有种事情掌控不住的挫败。

    别说李暄带人挡在必经之路上,就算没有,他们到得似乎也太快了吧?

    “可以翻越小燕山啊,这样就快多了。”唐少陵插口道。

    秦绾无语,就算是翻越小燕山,也得大半天时间,岂不是荆蓝一出城,亲卫军就出发了?不过,如果真是翻越小燕山而来的,至少能庆幸外面的人不会多,顶多就是李钰的一千亲卫,而不是雍州军。

    “郡主。”内宫一个侍卫匆匆跑过来,急促道:“陛下来问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问我?”秦绾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猎宫中除了皇帝,又不是没有别人了,那么多郡王和皇子,百官重臣,居然问她一个女子,没搞错?

    “这个……”侍卫也尴尬了,实在是,现在在内宫之外的,只有秦绾和凌子霄,总不能跑去战场中间找凌子霄?

    “算了,我去见陛下,你们配合凌将军,紧守内宫。”秦绾叹气道。

    “是!”侍卫肃容道。

    秦绾让顾宁去帮忙,自己和唐少陵返回内宫。

    外面出了那么大的事,皇帝也不可能继续躺着,早已换了龙袍在大殿等候,几位皇子除了尹淑妃母子外,其他人都在,另一边则是以晋国公和安国候为首的官员,吵吵嚷嚷地像个菜市场似的。

    “闭嘴!”见到秦绾进来,皇帝终于忍不住一声爆喝。

    大殿中瞬间为之一静。

    “外面如何?”皇帝问道。

    “不太好。”秦绾摇了摇头。

    “叛乱很严重?”皇帝心中一沉。听到交战声,他就判断出了形势,可却没想到如此严重。

    “如果只是叛乱,凌将军能够镇压,问题是,外面有人里应外合。”秦绾无奈道。

    “胡说!雍州军难道是飞过来的不成!”晋国公乔安吹胡子瞪眼睛,一脸的不屑。

    “确实是飞过来的,飞越小燕山。”秦绾淡淡地道,“只不过,不是雍州军,是太子府亲卫军。”

    “呯!”皇帝用力一掌下去,龙椅的扶手直接碎裂了一块。

    “李钰!”两个字从他嘴里吐出来,杀气腾腾。

    站在一边的苏青崖手里握着两根银针,一脸的苦恼,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没扎下去。

    药吃多了会有抗药性,针扎多了同样也会有抗针性,短时间内已经扎得太多了……

    “那……我们怎么办?”乔安的声音有些发颤,又道,“猎宫只有两千兵马,要是之前合兵一处……”

    “合兵一处,只怕现在还未到达猎宫,太子府的亲卫军率先攻占猎宫以逸待劳,国公大人觉得是什么结果?”秦绾反问道。

    “至少我们有两万军队,太子府只有一千亲卫军吧?”乔安不服道。

    “两万?”秦绾一声嗤笑,“随便抽了两千人都有那么多叛乱的,国公真觉得,是点子太背,刚好把叛军都挑到这边了?两千人有一半叛乱还好镇压,要是两万人的叛乱……”

    乔安听着脸色惨白,颤抖着道:“这是……禁军啊……”

    “禁军,真是好厉害的手段!”皇帝怒笑道。

    秦绾一挑眉,禁军的叛乱虽然出乎意料,但至少也在她的接受范围内。江辙跑到猎场来总是要做点什么的,要说是他引导的叛乱,秦绾半点都不意外。但是,李钰居然有这个勇气放弃京城,翻越小燕山突袭猎宫,倒是勇气可嘉,看起来是真的打算孤注一掷了啊。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喊杀声又近了不少。

    “陛下,外墙挡不住。”秦建云开口道。他也是上过战场的,自然知道就凭猎宫那种城墙,要是一心死守也还罢了,可如今禁军还在镇压叛乱,里应外合之下,那是绝对守不住的。

    “死守内宫。”秦绾冷然道。

    内宫的五百守卫没有参与叛乱,加上凌子霄纠集起来的队伍,人数并没有相差太多,还是能守一守的。

    “希望凌元帅快一些。”秦建云神色微微一松,也想到了这一点。

    “不,要是凌元帅带兵会和后再叛乱,麻烦就更大了,谁也不知道禁军到底被渗透了多少。”秦绾摇头。

    秦建云一愣,随即哑口无言,同时,他也想到了,若是李暄和章重锦的雍州军一交战,禁军却有人倒戈反水……

    只是,如今他们也没有能力去管另一边的战场了。

    “请王爷们也带上武器吧。”秦绾淡淡地说道,“东华皇族人人习武,万一真被叛军攻到了内殿,陛下和文臣们的安危还要有劳了。”

    “不用郡主多说。”李君息慨然道,“本王只要还活着,绝不会允许叛军伤到皇祖父一根汗毛。”

    秦绾看了他一眼,只冷淡地点了点头。

    李君息讨了个没趣,又偷偷看了看皇帝面无表情的脸,也不禁有些讪讪的。

    就在这时,唐少陵猛地脸色一变,顺手推开了秦绾。

    “哗啦~”大殿屋顶的琉璃瓦被人打穿了一个大洞,随即一条黑影飞掠而下,直向皇帝扑过去。

    “有刺客!护驾!”大殿中顿时乱成一团。

    秦绾一直在思考,加上外面的喊杀声遮掩,倒确实忽略了头顶的异响,被唐少陵一推,虽然免了被琉璃瓦砸到脑袋的悲剧,可先机一失,竟然也来不及阻止那刺客。

    “护驾!”李君息提着剑,然而,他才一抬手,刺客已是一阵风似的从他身边掠过,似乎连杀他都懒。

    皇帝坐着没动,眼神中也流露出一丝狠意。

    这种情况下还派出刺客?真是不置他于死地不罢休啊,他的好儿子!

    大殿中武功不错的人其实不少,只是混乱之下,不少人都被自己人挡住了去路。

    眼见剑尖已经能碰到皇帝的胸口了,黑衣人面纱下的脸也露出一丝狞笑。

    “叮!”最后关头,两个面无表情的中年男子出现在御座前,一个挡住了刺客,一个继续守护在侧。

    “皇家暗卫?”刺客一声冷哼,倒是没有失败的郁闷,反而和那暗卫动起手来。

    屋顶被打穿的洞口处,又跳下来几个奇装异服的人士,有男有女,直接大开杀戒。

    “喂喂,哪来的这么多高手!”唐少陵目瞪口呆。

    秦绾的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

    因为欧阳慧的关系,李钰从来就没缺过高手使用,所以一直也没有致力于去挖掘这方面的人才,短短一年,自然也不可能招揽到那么多肯为他去行刺皇帝的高手来。

    但是,李钰没有,另一个人却有啊!

    甚至,这里出现的不少人,秦绾作为欧阳慧的时候,不但认识,还交过手!

    “他们是前恭亲王李铭的人!”秦绾咬牙切齿道。

    “哪里又冒出的一个恭亲王?”唐少陵要晕了。

    秦绾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一下。李钰居然跟李铭联手?重点是,李铭居然还答应了?这些高手,算是他被圈禁之后最后的一点班底了吧?何况,难道他忘记了,他会从呼声最高的隐形太子一朝变成被圈禁的废皇子,就是李钰下的手么!

    这样两个可以说是仇恨不共戴天的人居然能联手,可以想象,李钰定然是许诺了足够厚重的利益,足以让李铭心动。

    这种布置,是虞清秋的手段。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敌人。

    就在那一瞬间,已经有不少人倒地。

    大殿中到底还是有不少不会武功的文臣的,就算是皇家暗卫,人数也不多,顶多是护住皇帝,也顾不了其他人,连皇子们都只能聚在一起自救,谁还去管那些臣子。

    秦绾很无奈,之前她被唐少陵那一把推得有些远,加上她一个女子,既然不在刺客的行进路线上,也就没有人特意跑过来杀她,反而把她给遗忘了。

    唐少陵抱着剑站在她身边,还很有兴趣地点评几个皇子的武功高低。

    不得不说,要论武功,众皇子中最厉害的是李钧,然后居然是瘸了一条腿的李锴,李铎手里的武器就是吓人的,根本不敢往人身上招呼,十皇子还是个孩子。而李君息……他资质倒是比李钧更好,可十几年没有好的老师教导,就靠自己练能练出个什么名堂来?

    “你不出手就让开点。”秦绾拨开他。

    “别啊,我这不是等你命令呢。”唐少陵赶紧道。

    “把碍事的人给我扔开。”秦绾干脆道。

    这场面如此混乱,主要还是挡路的人太多了点,反而给刺客提供了掩护。

    “是。”唐少陵闻言,身形一闪,飞掠过去,顺手就抓住了晋国公的衣领,随手往边上一扔。

    “啊~”乔安飞在半空中吓得一声惨叫,然而,直到双腿着地,却发现自己居然没死没伤的,不由得傻眼。

    而唐少陵接二连三地把那些文臣扔出去的行为也证明了,顾宁依靠流水诀特性才能做到的事,他就靠着深厚的功力,同样能做得轻轻松松。

    很快的,大殿中间就空出了一大块地方,不管是刺客还是皇家暗卫都下意识地松了口气。

    然而,唐少陵扔完那些文臣,居然就直接住了手,任凭那些皇子们继续苦逼地拼命。

    秦绾翻了个白眼,阴阳扇一抬,架住了一柄将要刺到秦建云身上的刀,淡笑道,“父亲也歇歇吧。”

    “你行吗?”秦建云喘了口气,担忧道。

    这些刺客,很强,而且明显是从各方召集起来的,每个人的武器、习惯都不相同,应付起来很麻烦。

    “当然行,不过……请爹爹带这些大人去避一避吧,碍手碍脚。”秦绾微笑道。

    看着她居然还笑得出来,秦建云没由来地心底一松,竟然觉得,刺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阴阳扇?”被秦绾震开的老头盯着她手里的扇子,阴森森地开口道,“原本老夫还以为,欧阳慧死了,世上再无阴阳扇,原来,还是有个传人的吗?”

    “慧师姐宰了阴山老魔,我却只能宰个赝品,说起来阴阳扇跟了我还比较吃亏?”秦绾歪了歪头。

    “竖子找死!”老套顿时暴跳如雷地扑过去。

    他是阴山老魔的师弟,一辈子被人拿来跟师兄比较,然后就得出一个结论——不如。好不容易师兄死了,还是死在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娃娃手里的,他也不知道是该愤怒还是该高兴,然而,眼前这个同样拿着阴阳扇的女子,居然叫他……阴山老魔的赝品?赝品你妹啊!

    秦绾很淡定地退后了一步,把唐少陵推了过去。

    “道义呢?朋友爱呢?”赶鸭子上架的唐少陵欲哭无泪。

    阴山老魔的师弟虽然比不上他师兄,但也真心不弱,尤其还是直接被刺激出狂化状态的?要不要这么坑他!

    “本小姐从来没那玩意儿。”秦绾一挑眉,凉凉地说了一句,转身替皇家暗卫接手了两个刺客。

    这些人里就属这个老头最难对付,尤其……秦绾觉得自己杀阴山老魔的时候九死一生,再次面对同样的武功路数会有心理阴影的,所以毫不愧疚地丢给了唐少陵。

    另一边秦建云其实是想护送皇帝一起离开的,却被拒绝了。

    “朕就在这里,看着那个逆子怎么来杀了朕!”皇帝愤怒道。

    “陛下,太子殿下并不在这里。”秦建云无奈道。

    “秦卿,你护送文臣到后殿暂避。”皇帝一副不容拒绝的模样。

    “秦侯去吧,陛下在这里还更安全些。”一个看起来像是首领的暗卫说道。

    “这……陛下保重,千万小心。”秦建云郑重地行礼,又看了一眼战场中的女儿,掩去了那一抹忧虑。

    刺客显然是冲着皇帝和皇子们来的,对于那些官员倒是没有赶尽杀绝,只要没碍事,就放过不管。

    眼看撤出去一大批人,大殿里一下子就宽敞了,在这种等级的刺客之下,侍卫就只有送菜的份,连插手都难,只能团团守在外围。

    皇家暗卫现身的约有十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就是全部了,但用来压制那些刺客,却也足够了。

    但是,秦绾的心情却很沉重,这一环扣一环的,猎宫的防御已经被一点点地撕扯开来,只要外面指挥战斗的人水准不太差,恐怕连今晚都未必能守住!

    果然,内宫的战斗也影响到了外面的战局,至少声音越来越近了。

    “嗤嗤——”猛然间,一阵破空声呼啸而来。

    秦绾脸色一变,几乎是扑上了御座,一手抓住皇帝,一手推了一把苏青崖,吼道:“闪开!”

    这个声音对她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

    几乎是一瞬间,大殿的门窗千疮百孔,一排排的羽箭带着破空之声,闪耀的是冷酷的寒光。

    虽然秦绾提醒得够快,但大殿中毕竟就这么点地方,掩体有限,还是有两个暗卫中箭,一死一伤,连刺客中也有个女子被射中了右臂,险些变成刺猬,好在有同伴拉了她一把。

    “太子府箭阵果然名不虚传。”躲过一劫的皇帝面无表情地说道,也不知道是真的赞叹还是讽刺。

    秦绾抹了把汗,莫名地有些心虚。

    不过,这玩意儿的威力似乎是更大了,好像这一年里又有过改进?

    “丫头,你又救了朕一次了。”皇帝感叹道。

    “陛下过奖了。”秦绾汗颜。

    第一次被箭阵射死,第二次被箭阵威胁,其实,她这也算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吧?

    有点讨厌的感觉。

    “逆子!你给朕滚进来!”皇帝突然一声爆喝。

    “父皇身边有高手在,儿臣可不敢就这么走进来呢。”隔了一会儿,还真听到外面传来李钰的声音。

    “倒是真敢来啊。”秦绾一挑眉。

    皇帝的表情却更加古怪,愤怒,失望,却诡异地带着一种悲喜难辨的复杂。

    李钰这个人,一向是优柔寡断的,缺少一点魄力,然而,这一次的谋反中,他却表现出了惊人的魄力,尤其是放弃京城,亲自带着亲军翻越小燕山抢占猎宫的行为,都异常果决。

    皇帝都恍惚觉得,若是李钰一直能表现出这等魄力来,他何必还要费尽心思想换个太子?

    只可惜,李钰的魄力用的不是地方。

    无论如何,东华也不能有一个谋反的太子,这场战斗,注定了无法和平收尾。

    ------题外话------

    好吧,明天就要和渣男做个了断了╮(╯_╰)╭

    ps:奖励名单已经出了,大家尽快去看公告章节哟!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