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阑玉思〕〔血色天途〕〔总裁爹地〕〔邪帝独宠:至尊大〕〔美女总裁的特种神〕〔异能诡妃:邪尊,〕〔方外:消失的八门〕〔若华的小时空直播〕〔嫡女冥妃:魔尊,〕〔海贼之无限觉醒〕〔腹黑boss霸宠:逃〕〔修行在三千小世界〕〔我只想当一个安静〕〔重生蜜宠:景少,〕〔剑破九天〕〔重生之逆回千年〕〔变身绝色神姬〕〔校花之无敌仙少〕〔逍遥小仙农〕〔人道帝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八十五章 一触即发
    秦绾以为,李暄会带她去一个鸟语花香,四季如春的山谷,那里会有绿草茵茵,鲜花满原。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而现实总是骨感的。

    秦绾看着眼前的情景沉默了半晌,转过头,不带希望地问道:“这就是……你最喜欢的地方?”

    “嗯。”李暄点点头,牵着赤焰往里走。

    没办法,就算赤焰是匹宝马,在这里也有些腿软,要是换成别的马,很显然,早就掉头就跑了。

    秦绾也牵着白云跟在后面,一面四处打量着,一边啧啧赞叹。

    这里确实是一座山谷,只不过没有鸟语花香,没有四季如春。

    光秃秃的石头山,几乎寸草不生的土地,崖壁上难得看到一两颗灌木也是光秃秃的,不知道枯死了多少年。

    秦绾很淡定地看着不远处一条从她身边逃命般游过去的碗口粗的大蟒蛇,又盯上了一只虎视眈眈看着他们的白虎,只是白虎很明显顾忌着什么,只在远处低低地咆哮着,似乎很烦躁不安。

    “我一个人来的时候,这些家伙都没这么乖巧。”李暄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秦绾笑笑,她当然知道这些动物们是感觉到了她体内轮回蛊的气息,才会如此惊恐不安,尤其是蛇虫毒物的影响最大。

    或许是感觉到了附近有不少同类的气息,她手腕上那条装手镯的金丝翡翠蛇苏醒过来,慢慢地游下地,吐着鲜红的信子嘶嘶两声,顿时,那些蛇就跑更远了。

    动物的世界最简单不过,强者为尊,就算是毒蛇,也是怕金丝翡翠蛇的毒液的。

    “过来!”秦绾招了招手。

    那只白虎呜咽两声,终于不情不愿地挪步过来。

    秦绾笑眯眯地揉了揉它脑袋上手感极好的皮毛,问道:“我们打个商量吧,你有孩子没有,有的话我抱一只回去养,肯定养得白白胖胖的,比在这里过日子舒服,怎么样?”

    “嗷呜——”白虎低吼了一声,金色的兽瞳中凶光闪过。

    “这里的动物,比下面猎场里的有灵性啊。”秦绾见状,若有所思。

    “嗯,跟我来。”李暄说着,继续往山谷深处走去。

    他身上有让这些动物,尤其是毒物极不舒服的辟邪珠在,加上刻意散发出的嗜血的气势,动物本就有趋利避害的本能,自是不会有不开眼的来招惹他。

    秦绾牵着战战兢兢的白云跟在后面,却见山谷越往里,道路就越狭窄,最后只容得一人牵马通过。

    “到了。”李暄终于停下了脚步。

    这里似乎是到了山谷尽头,地方倒是宽敞了些,有一块十丈见方的空地。

    秦绾来到他身边,顺着他指的方向抬头看去,不禁悚然动容,失声道:“那是……凤凰花?”

    只见距离地面足有百丈之高的光滑岩壁上,从石头里长出一朵碗口大小的鲜红花朵,花瓣舒展,姿态优美,隐隐有凤凰的形状,只是花朵似乎还没有完全盛开。

    “嗯。”李暄赞赏地看了她一眼。

    凤凰花可是古籍上才有记载的传说中的东西,能一眼认出来,也足以见得秦绾知识广博了。

    “于是,外面那些徘徊不去的动物,是被这凤凰花引来的?”秦绾顿时恍然大悟。

    宝物奇药出土,自然会吸引附近的生灵,而这些动物在凤凰花的香气洗礼下,天长日久,自然多了几分灵性。而凤凰花有极强的领地意识,难怪这山谷里如此寸草不生呢。

    “这花,大约还要一年左右才会进入盛花期,那时的药效才是最好的,再等等。”李暄道。

    “嗯嗯。”秦绾连连点头,眼冒精光。

    凤凰花,传说中能活死人肉白骨的奇药,更听说吃一片花瓣就能增加几十年功力,反正越传越邪乎,不过,秦绾却在无名阁的典籍中看见过,凤凰花能有几乎起死回生的功效,完全是因为它的功效是回复生机!

    “三年前的秋猎中,我无意中发现了这里长着一朵凤凰花,就命令暗卫看守起来了。”李暄皱眉道,“不过,去年来的时候这里还没有这么多动物聚集的,大约是凤凰花接近盛花期,香气越发浓郁,人类还不是很能察觉到,不过嗅觉灵敏的动物却都被吸引过来了。这样下去,一年之内,凤凰花盛开之前,这里很容易被人发现,毕竟也算距离猎宫不远。”

    “我一定要这朵凤凰花。”秦绾转头,一脸认真地道。

    “我知道。”李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随即道,“明年是你师父的一百零八岁寿辰吧?这朵凤凰花作为礼物,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秦绾一震,惊讶地看着他。

    “你不就是想用凤凰花给师父延寿吗?十年……总还是可以的。”李暄微微一笑道,“十年,师父应该能抱徒孙了吧?”

    “他的徒孙早年纪一大把了!”秦绾红着脸,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李暄没说话,只是很温柔地看着她。

    “这个地方,没人发现?”秦绾有些好奇,毕竟这里距离猎场确实不远的。

    “我发现之后,就借口地形合适,在边上设立了一个暗卫培养基地,陛下也知道。”李暄的语气中带着笑意。

    秦绾失笑,所以,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把误闯的人轰出去还不惹人怀疑了。

    “喜欢吗?”李暄问道。

    “喜欢。”秦绾顿了顿,又指了指身后道,“不管是凤凰花,还是外面的那些,都喜欢。”

    “外面的那些……”李暄一怔,迟疑道,“你是指那些毒虫猛兽吗?”

    “是啊。”秦绾伸出手,让放过了风的金丝翡翠蛇爬回她的手腕上,笑眯眯地说道,“让孟寒来一趟,这里的动物很有灵性,我想要几只回家看门守户。”

    “安国侯府?”李暄道。

    “嗯,还有以后我们家。”秦绾点头道,“听说晋国公府养了几条非常不错的猎犬,本小姐怎么可以输给他?”

    “好。”李暄无所谓地答应了。

    京城里养狗看门的贵族数不胜数,要是听话,李暄也不介意弄几条的,有时候要搜捕刺客什么的,猎犬可比人好用。所以,宁王府就算用两只老虎守门……其实也没什么的吧。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让孟寒来一趟!”秦绾道。

    “随你高兴。”李暄一耸肩。

    三年前他发现凤凰花的时候,只是想着能用来增加功力或是危机关头疗伤,但有它不多没它不少,锦上添花罢了,只偶尔过来看看开花的状况,并未太放在心上。得到最好,得不到……也是命该如此。

    可从南楚回来后,想到了墨临渊的状况,才开始真正重视起凤凰花。

    对于墨临渊和秦绾来说,凤凰花的作用是无可取代的。

    随后,他才小心翼翼在周围布置,将这片山谷圈成了禁区,甚至派了两组暗卫在山崖上轮流看守着凤凰花,以免被野兽给损坏了。

    不过,那些动物似乎有一种本能,知道奇花尚未成熟,虽然流连不去,但并没有太过激的行为。

    “咦,这里!”秦绾忽的一眯眼睛,施展轻功在另一边没那么陡峭的石壁上跳上几丈,伸手从一个不起眼的洞穴里掏了掏,抓出一团毛茸茸、白乎乎的小东西来,再次跳回地面。

    “这里居然有雪狼?”李暄迎上去,看清了她怀里的小东西,不禁惊讶道,“小燕山的气候不够寒冷,这种应该生活在极北之地的动物竟然能存活,倒也是奇迹。”

    “里面还有头母狼的尸体,看起来死了几天了。”秦绾摸着怀里尚未睁开眼睛的小崽子,笑眯眯地道,“看起来才出生没几天,应该是混血,不然也挺不过来。”

    “你要养?”李暄皱眉。

    他倒是宁愿秦绾捡两只虎崽子回去养,狼这种生物养不熟,非常容易反噬主人的。

    “养不熟的话,宰了做条围脖不错。”秦绾一挑眉。

    李暄听了也哑然失笑,也是,这女人是什么人,一头狼而已,养不熟又有什么关系,还担心她被狼吃了吗?

    “再去找找那只白虎有没有崽子,有的话也抱一只。”秦绾一脸认真道,“有了大狗,自然还得有只大猫,而且我答应珑儿给她抓只猫儿的。”

    李暄一僵,你自己玩就算了,秦珑一个不到四岁的小女娃,你给她一只虎崽子养,真不怕被吃掉?

    不过,秦绾一旦有了决定,就不会轻易改变,在山谷内搜索了一遍,还真找到一窝小白虎,顺手就捞了两只。

    自己的孩子被抓走,大白虎竖起了全身的毛,盯着秦绾愤怒地低吼,却没敢冲上来。

    有了灵性的动物更加敏锐地感觉到,眼前这个娇滴滴的人类身上有一种非常危险的气势,冲上去的话,会死!

    “别这样,你看,我也没给你绝后,这不是还给你留了一个嘛。”秦绾好声好气道,“我检查过了,给你留的是儿子,足够传宗接代了。”

    “走吧!”李暄又好气又好笑。

    他们出来也不少时间了,怕是连晚饭都快错过了。

    “知道啦。”秦绾自己抱着小狼,让李暄搂着两只小白虎,快乐地向满山谷的动物挥挥手。

    他们回到营地的时候,大部分人已经吃过了晚饭,不过,听说宁王和长乐郡主抓了几只小崽子回来,一群姑娘家都忍不住涌过来,然后赖在秦绾这里不肯走了。

    凌霜华,唐紫嫣,柳湘君,李悦,连被李悦带过来的李惜和梅夕影都没舍得走。

    女孩子嘛,哪个不喜欢这些毛茸茸的小可爱呢。

    秦绾抽搐着看她们围着三只小东西喂奶喂饭的,商量得热火朝天,反正一群千金小姐的,一句话吩咐下去,有的是人干活,很快就有侍卫捉了一只刚生产完的母鹿来,挤出鹿奶来喂食。

    “荆蓝。”秦绾在姑娘们抗议的眼神中捉走一只小白虎丢给荆蓝,叹息道,“你回去一趟,先去苏宅请孟公子处理一下,然后给小小姐送去玩。”

    “是。”荆蓝笑道,“出门的时候小小姐还不开心呢,看到这个小家伙一定欢喜。”

    “嗯。”秦绾瞥了一眼玩得起劲的姑娘们,和荆蓝走出帐篷外,这才道,“记得带孟公子一起回来。”

    “是。”荆蓝凝重地点点头。

    “去吧。”秦绾一挥手。

    “可是,今晚小姐身边不是没人伺候了?”荆蓝有些为难。

    她这个时候快马回城倒还是来得及的,持有宁王府令牌,就算城门关了也有办法进去,可是她不可能带着孟寒再出来,所以要回来至少也得明天了。

    “本小姐没这么娇生惯养,去吧。”秦绾笑道,“注意安全。”

    “是。”荆蓝领命而去。

    “大小姐。”不远处,执剑和顾宁并肩走过来。

    “怎么样,还适应吗?”秦绾问道。

    “有点不太习惯。”顾宁挠了挠头。

    “你都得了陛下的赏了,前途无量啦。”执剑笑眯眯地道。

    “安绯瑶那事?”秦绾好笑道。

    “嗯。”顾宁点点头,脸色很不好看,“原本我以为官家千金就算不都是郡主那样的,至少也该端庄温顺,谁知……就算江湖上的女侠,除了一些邪派妖人之外,也很少有这般追着男人跑的,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了。”

    “这个么,本小姐是特例,那位安小姐……也是特例。”秦绾汗颜。

    顾家要想在朝堂上立足,娶个官家千金联姻显然是很好的选择,可不能让顾宁对这些千金小姐印象太差了。

    想了想,正好里面的一群姑娘终于玩够了打算回自己帐篷了,秦绾目光一亮,直接道:“顾宁,猎场上有些乱,你替我把几位小姐送回去吧,记住全部要送到哦。”

    “啊?”顾宁顿时傻眼了。

    这一群姑娘……还有一位公主一位郡主……

    “秦姐姐,这就是你那个把安绯瑶打下马的侍卫?”柳湘君扑过来抱着她的手臂,一面睁着一双大眼睛,悄悄地打量着顾宁,一脸的好奇。

    “是啊,挺帅气的吧!”秦绾笑眯眯地道。

    “……”顾宁抽了抽嘴角,低着头,尴尬得有种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的无奈。

    “那就麻烦顾侍卫了。”身份最高的李惜大大方方地说道。

    “是。”顾宁无奈,只好跟在后面。

    执剑抱着肚子,笑得一抽一抽的。

    秦绾一耸肩,反正这群姑娘除了已经嫁人的唐紫嫣之外,哪个都挺不错的,只要顾宁看得上,就算是舞阳公主李惜,她也总有办法帮他娶回来的。

    “大姐。”就在秦绾想回帐篷用迟来的晚餐的时候,秦珠柔柔弱弱地走过来。

    秦绾不禁一挑眉,还真是难得看见秦珠在她面前会有如此乖巧的表情啊。

    “大姐,我想和你谈谈,可以吗?”秦珠的表情带着些小心翼翼的讨好。

    秦绾顿时就笑了,果然逆境才让人成长啊,一向冲动无脑的秦珠,居然也学会了在她面前掩饰自己的敌意,虽然在她看来还是破绽百出的,但至少比秦桦强多了嘛。

    “进来吧。”秦绾今天心情很不错,也有兴趣看看秦珠到底成长了多少。

    秦珠看着她的背影,眼神有些复杂,但还是跟了进去。

    连荆蓝都不在,帐内空荡荡的,也没个伺候的人。

    秦绾很悠闲地自己动手沏茶,一边漫不经心地道:“什么事,说吧。”

    “大姐这里怎么这么冷清,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秦珠左右看看,疑惑道。就连她,也是带了贴身侍女一起来的。

    “有话就直说,我不喜欢转弯抹角,一向都是暴力碾压。”秦绾却道。

    秦珠一僵,嘴唇轻抿,随即一咬牙道:“我希望大姐帮我,让我能嫁给安谨言。”

    “嗯?”秦绾倒是诧异了一下。

    她是说了让秦珠有话直说,但这也太直了一点吧?

    秦珠的脸庞涨得通红,有些难堪的样子,身子也绷得紧紧的,坐得很直,背上都没有靠上椅背,显示出了她其实很紧张。

    “请大姐帮帮我。”秦珠倔强地看着她。

    “你倒是说说,我凭什么要帮你?”秦绾笑了起来。

    对于张氏母女几个,她最不讨厌的其实是秦珠,秦珠年纪还小,其实也没做过什么太伤天害理的勾当,只是习惯性欺负一下疯了的姐姐罢了,虽说可恶,实在也罪不至死,不像是张氏和秦珍那么恶毒。

    说难听点,干恶毒的事也是要有脑子的,可偏偏,秦珠没那玩意儿。

    不过,虽说也没太讨厌,但也决不至于有好感,所以,秦绾倒是很好奇,秦珠到底是用什么身份来求她帮忙的?

    “我不会再跟大姐为难的,我要是能嫁到驸马府,一定会笼络安家成为大姐的助力的。”秦珠信誓旦旦道。

    “助力?你不知道安绯瑶要抢我未婚夫吗?”秦绾不禁失笑。

    “可是安谨言不想啊。”秦珠答道,“他刚刚还跟我打听今天救了安绯瑶的那个侍卫呢。”

    秦绾不禁一皱眉,安谨言还真能看上顾宁?顾宁本身条件确实好,可他是白身啊,安谨言不是想拿安绯瑶做筹码拉拢姻亲么?搞什么鬼!

    秦珠眼巴巴地看着她不放。

    “就算如此,安家的势力,我也看不上。”秦绾道。

    安家……安谨言有什么?安家唯一的护身符襄平长公主有多少分量且不说,但肯定不会是站在安谨言父子这边的,顶多保一个安绯瑶。

    “可是,安谨言是我能选择的最好的了。”秦珠呐呐地道。

    听了这句话,秦绾才有几分意外了。

    秦珠,这个眼高于顶,没有自知之明的小丫头,这次居然很清醒?

    “谁教你的?”秦绾笑道。

    “呃……”秦珠顿时僵硬了。

    “别想骗我,你没那智商。”秦绾道。

    “是……贺表姐。”秦珠犹豫了一下才低声道。

    贺晚书?这倒是难怪了。秦绾笑笑,算是释然。不过,秦珠能想到去求教贺晚书,也不算真笨得无可救药。只不过,她这是只想自己能跳出火坑,至于母亲,兄姐,竟是全然不顾了,性子果然也有张氏的那种自私凉薄。

    想了想,她直接问道:“你是想好了,要嫁给安谨言?”

    “是!”秦珠用力点头。

    这确实是她最好的选择了,而安谨言明显也对她有点意思,只是,前提是她是有价值的,而不是安国侯府一个被放弃的庶女。所以,她只能来求秦绾,只有秦绾肯出面,安谨言才能相信她的价值,才会愿意娶她。

    “好吧,看在那一半血缘份上,我就帮你这一次。”秦绾点点头。

    “谢谢大姐!”秦珠惊喜道。

    至少这一刻,她是真心感激秦绾,甚至连心底的怨恨都淡去了不少。

    “不用谢我,只要你将来自己不后悔就行。”秦绾淡淡地道。

    秦珠的小算盘她当然明白,只是秦珠也不想想,就算她能帮她嫁给安谨言,可她肯定不会一次次给她撑腰,安谨言迟早会明白,秦珠是没有拉拢的价值的,那时候,安谨言那样的男人,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气?

    也不知道贺晚书究竟是帮她,还是害她。秦绾不觉得以贺晚书的眼光,看不出来选择一个什么样的夫婿才是对秦珠最好的,所以,果然是故意的吧。

    “我绝不后悔!”秦珠得偿所愿,斩钉截铁地道。

    “行了,你回去准备吧。”秦绾不在意地道,“你今年十四,可以定亲了,等开了年及笄了,就完婚吧,然后,我们也可以永不相见了。”

    “是,谢谢大姐。”秦珠起身道。

    她不在乎永不相见,只要以后过得好,她可没兴趣为把她害到这般田地的母亲、姐姐、哥哥报仇什么的。至于安谨言,秦珠自信,只要自己能嫁过去,一定能笼络住安谨言的心,让他爱上自己的。

    秦绾看她出去的脚步都飘飘然地仿佛轻盈了几分,不禁摇摇头,眼中闪过一丝嘲讽。

    真是不作就不会死,不过路都是自己选的,将来无论秦珠过得好不好,都与人无尤。

    倒是贺晚书还值得她费点心思。

    日前贺夫人托人递来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她看中的女婿人选,只是写了好几个,说是让秦绾参详着选择一家,语气很是谦卑讨好。

    这是秦绾答应过贺晚书的,自然不会食言,何况,现在整个贺家几乎已经和老太君决裂,转而倒向她了。虽说贺家这一辈的当家人略不成器,但一对嫡子嫡女却还不错,有值得培养的价值。贺晚书的婚事也是可以拉拢一门势力的,尤其这姑娘够聪明,也省心。所以,她不介意花点时间给她挑个好的。而另一边,京城太子府。

    书房里,李钰坐在最上首,一脸的阴沉。

    下面的谋士,除了病着的虞清秋和被赶了出去不知所踪的侯熙之外,全部在座,还有例如荀嘉义这般亲近太子府,又没有随驾的官员也在座,只是人人都是一副沉重的表情,显得书房里的气氛更加压抑。

    “怎么,没人说话?”李钰冷笑道。

    “殿下,这……是不是太冒险了?”荀嘉义脸色惨白,不住地抹着额头滚落的汗珠,嘴唇都是颤抖的,“还没……到这个地步啊?”

    “没到这个地步?”李钰一声冷笑,“是不是要等父皇下旨废太子了,孤才要匆忙出手?”

    “殿下说笑了,太子的废立不是小事,那是要动摇国本的,陛下……不会如此不智的。”荀嘉义赔笑道。

    “可是,最近陛下对待肃郡王的态度确实很不同。”朱仲元摸着胡子沉吟。

    “说不定,陛下就是在考验太子殿下呢?”另一个官员迟疑道。

    “要说考验,也太过了吧?”朱仲元反驳道,“这要是把肃郡王的心养大了,将来岂不是个祸患?”

    “陛下最近确实对殿下有所不满,可说到底殿下也没有什么大的过错,废立太子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太子殿下可以慢慢拉回陛下的心意。”荀嘉义委婉道。

    “不,来不及了。”李暄摇了摇头。

    “来不及了?什么意思?”众人都不禁有些茫然。

    “看看这个。”李钰随手将一卷东西丢给了离他最近的荀嘉义。

    “这、这……”荀嘉义看过去,下意识地脸更白了,“这是……殿下是从哪里来的?”

    一众谋士看到他的表情,也纷纷涌上来看。

    “这是太医院里弄出来的,父皇的脉案。”李钰沉声道,“父皇……父皇要是春秋鼎盛,孤自然不着急,李君息毫无根基,孤连李铭都扳倒了,还怕他不成?只是,父皇……顶多不过一年半载的寿命了,孤哪来的时间再去让父皇回心转意!”

    李钰说得也是咬牙切齿,父皇都这样了,还拼命培养李君息,分明就是铁了心要让李君息对他取而代之了,那么,哪怕他没犯什么大错,可父皇总有办法废掉他的太子之位的,那个时候就更被动了。

    有句话叫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殿下,这脉案,可信?”朱仲元心惊胆战道。

    “那是孤潜伏在太医院的钉子,从来没有动用过,只做了这么一件事,没有人会事先防备他的。”李钰道。

    闻言,众人又都沉默了。

    如果事情真是这样,那确实很棘手,可李钰之前提出的计划,也实在太冒险了啊。

    左右风险都是很大。

    “殿下,起兵逼宫,这……是诛九族的大罪啊。”荀嘉义今天已经后悔来太子府了,要不是户部最近事务太多,他原本也是有随驾资格的,这会儿,他就算想走也走不了了,听到了太子想要逼宫谋反的计划,要么合谋,要么灭口,绝对没有第三条路走的。

    在场的人显然都很清楚这一点,已经有不少人脸色很难看了,尤其是那些有官职在身的人。

    “可是,就算想逼宫,陛下身边有两万禁军,我们手里哪里有军队?”书房里唯一的武将方少琪开口道。

    他只是个禁军小队长,原本是没资格出席这等机密会议的,可谁叫李钰手下只有他一个武将,而且还私交极好。

    方少琪掌管着一支禁军小队,可哪怕他能让手下人无条件服从他的命令,可几百人能顶什么用?

    “谁说孤没有军队?”李钰却笑了起来。

    “殿下该不会想用……京畿大营的兵马?”朱仲元急忙道,“殿下,万万不可啊!”

    别说冷卓然会不会听命,就算他同意,可冷卓然也才接手京畿大营几天,那支还在混乱期的军队,就算有五万人,拉去攻打猎场的两万禁军,怕也没什么胜算的。

    “对,万万不可!”猛然间,书房的门被人一把推开了。

    不少人原本就吓得够呛,见状更是一惊,甚至一个四品京官“咚”的一下竟然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虞先生,你的身体没事了?”李钰有些尴尬地说道,也有几分心虚。

    毕竟,虞清秋从小燕山别院回来之后,一下子病得更重了,要谋反逼宫这件事,他还没来得及和虞清秋商量。实在是……刚刚得到了一个天大的馅饼,太过兴奋了。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和美女班主任合租〕〔白雅顾凌擎〕〔婚心计,老公轻点〕〔沈娴秦如凉〕〔神医狂妃:邪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