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媳妇儿,这次来真〕〔汉天子〕〔超级捡漏王〕〔地球保护神〕〔重生狂少归来〕〔威武小娘子〕〔一世葬,生死入骨〕〔一夜危情:豪门天〕〔废材狂妃:邪王盛〕〔快穿法则:腹黑男〕〔继承者的大牌秘妻〕〔一纸成婚:晚安,〕〔都市极品狂神〕〔农门丑妃〕〔娇妻在上:霸道总〕〔娱乐再成神〕〔医妃难宠:王爷和〕〔总裁的掌心宠儿〕〔相爷大人,您走好〕〔醉秋陶花之三生情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八十三章 秋猎开始
    京城彻底炸了。

    皇帝竟然册立了一个女子为安国候世子!

    第一时间听到消息的人家首先想到的是,绝对有哪里弄错了吧?

    这不可能!

    就算那个女子是长乐郡主,是未来的宁王妃,也不可能!

    女子就该在家里相夫教子,像长乐郡主这般的已经是不安于室了,不过好歹她在千秋节上狠狠挫了西秦的威风,让东华扬眉吐气了一番,不少不是太古板的人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反正长乐郡主又不是自家的媳妇、儿媳妇,将来自然有宁王去头疼的。

    但是,立世子可不一样啊!

    如今秦建云活着还好说,世子也只是世子,可不是他们想要诅咒秦建云英年早逝,这人要有个万一,万一秦建云死得太早,长乐郡主继承了安国候的爵位后,难道要和他们一起上朝,参与朝政吗?

    流言纷纷中,皇帝终于正式下达了旨意。

    册立安国候嫡长女秦绾为世子,只享爵位,不参议朝政,宁王与秦绾次子改姓秦,继承安国候爵位。

    圣旨一下,百官才算消停了不少。

    要是只享爵位俸禄,不参议朝政的话也罢了,毕竟说到底,把爵位传给谁,那是人家安国候自己的事。他自个儿看不上自己儿子,别人闲操什么心呢。

    话说回来,长乐郡主是个特例,百年里也不见得能再出一个,各家各府的嫡子们也实在没必要担心着自己的姐姐妹妹会跟自己抢世子之位。就是那些姑娘家本身,虽说钦佩长乐郡主的厉害,可让她们自己上,她们也是绝对不干的。

    不过,也有人很不高兴的,比如秦家二房。

    秦建风很愤怒,哥哥自己又不是没有儿子,就算没有儿子,也应该是按照族规,过继他的儿子,怎么能立一个女儿做继承人呢?这时候,他倒是不怕这个严厉的大哥了,气冲冲地上门来想大闹一场——反正在他想来,在这件事上,母亲肯定是站在他这边的。

    不过,他连门都被进,就直接被侍卫赶回去了,用侍卫的话说:我们侯爷说了,要是二老爷又在赌场里输钱了跑到侯府来借银子,就直接轰出去。秦建风连一句“我不是来借银子的”都没说出来就被灰头土脸地赶到了大街上,再看看周围的人嘲笑的眼光,啐了一口,骂骂咧咧地走了。

    不过,他猜得其实也没错,老太君确实是被气得半死,因为秦建云之前根本就没和她通过气——当然,就算说了,她也肯定反对就是了,安国候的爵位怎么能传给秦绾那个丫头?就算秦枫出身不好,秦桦被陛下厌弃,可这不是还有秦榆吗?才七岁的孩子,十几二十年的功夫,怎么也该教导出来了吧!

    禧福苑的下人们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低着头看着老太君已经连续不停地骂了半个时辰了。

    秦建云低着头站在堂下,看上去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实际上已经在考虑和北燕的战事了,调集兵力还是容易的,最重要的是主帅的人选,兵力调动已经差不多了,只怕秋猎过后便是开战了。

    老太君说得口干舌燥,端起茶盏一饮而尽,然后把杯子重重地往桌上一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你你怎么对得起你爹,对得起秦家的列祖列宗啊!”

    谭建云回过神来,叹了口气道:“娘,我爹不过是个小官,秦家的列祖列宗更是祖祖辈辈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儿子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他们的?”

    “你!”老太君被噎了一下,随即顿足道,“你今天发达了,就嫌弃我这个老婆子了是不是?”

    “娘你说什么呢。”秦建云无奈道。

    实在是……这个是他亲生母亲啊!要是别人,早就扔出去了。当年他娘嫁给他爹确确实实是下嫁了,可他现在贵为安国候,天子重臣,贺老夫人的眼界就不够了。就没见过这么给儿子拖后腿的母亲,前两天居然还说要让秦瑶给秦绾做陪嫁丫头……别说让亲堂妹做陪嫁丫头要被人当成笑柄,就说弄这么个妖妖娆娆的,不说宁王了,绾儿就一剑砍死了好吗?没见到你孙媳妇脸上那个字么,就算二房再不成器,可到底跟他们大房也没什么深仇大恨,不至于这么害人家女儿吧!

    “总之,绝对不行,这件事除非我死了!”老太君斩钉截铁道。

    “母亲,圣旨一下,别说您死了,就算儿子死了,也只是让绾儿提前袭爵,断然没有更改的道理的。”秦建云道。

    “你!”老太君一顿,哭道,“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母亲到底哪里不满意了?”秦建云皱眉道,“绾儿是我的女儿,她的儿子就是我的外孙,血缘上一样的。何况宁王已经答应了让次子姓秦继承安国侯府。”

    “真的?”老太君一愣。

    “自然是真的。”秦建云深吸了一口气,诚恳地道,“母亲,这事你就别参合了,儿子心里有数。”

    老太君沉默了许久才道:“我这是管不了你了。”

    秦建云不语,行了一礼就退了出去,不过,一走出禧福苑,他就脸色一沉,低声道:“去查查,是哪个吃里扒外的把消息透给老太君的。”

    “是。”身边的侍卫应声而去。

    当然,有不高兴的,自然也有高兴的人。

    秦枫就是最高兴的那个,要说谁成为世子对他最好,那无疑是秦绾了。他是断然没有上位的可能性的,只能靠自己打拼。岳家虽然在文坛上也算有名,但势力却不够,有安国侯府全力支持自然是不一样的。那些名门庶子,除了几个实在不成器的,或是家里当家主母太刻薄的,总是能比寒门学子混得好的。秦绾做世子,将来的侯府才能真正成为他的后盾,而他也能放心打拼,用自己的能力成为侯府的羽翼。

    这世上从来没有真正公平的事。

    不过,秦绾却很低调,难得的一直没有出门,还让一群跑去醉白楼堵她的人都扑了个空,不管是好意还是恶意的。

    至于几天后,安国候的一个姓陈的妾室被撵了出去这种小事就更没人注意了,哪怕她是三公子的亲姨娘呢。

    原来就胆小怯懦的秦榆看起来更加没有存在感了,如同隐形人一般。

    不过秦绾并不同情,要是秦榆自己争气点,或许她还愿意拉一把,可连自己都放弃了,只想靠着别人推着他走的窝囊废,秦绾表示,连培养的兴趣都没有。这一点,秦榆虽然还大着几岁,却远远不如当时的秦珑。

    忙乱中,秋猎终于拉开了序幕。

    各府有喜有忧,有随驾资格的自然皆大欢喜,猎场可是个在陛下面前露脸的好机会,还没有危险。当然,安国侯府是不用愁随驾资格的,秦绾愁的是,前日李暄说和他一起,可自己父亲在,跑去未婚夫那里像话嘛?虽然说她的名声已经够差的了,但也不至于这么破罐子破摔吧!

    另外一件让秦绾震惊的事是,太子李钰上书,因为身体不适,不合适随驾去猎场,自请留京监国。

    皇帝看着折子沉默了一会儿,还是答应了,随即在皇子皇孙中特别点了平郡王和肃郡王在身边侍驾。

    不过,辅佐太子监国的几个大臣都是坚定的保皇党,像是江辙那样和李钰关系密切的,肯定是要随驾的。

    安国侯府这边,除了秦建云和长公主夫妇,只有秦绾和秦珠来了,秦珑是太小,而秦桦……正被勒令闭门读书,准备明年的恩科。这回哪怕秦建云不督促,他也从未如此用功过。现在他很清楚,如果有一天还想把秦绾踩在脚下,唯一的出路就是靠自己!

    大清早,庞大的队伍就出了城,迤逦向小燕山而去。

    虽说猎宫在含光寺背面,不过大队车马显然不可能去翻山,从山下绕着走到后面的猎场的话,按照这个速度得走上大半天的。

    秦绾耐不住寂寞,骑着白云,带了执剑和荆蓝就去找李暄了。

    看不顺眼的人当然有,可是……你说她是女眷不能乱走?可人家是安国候世子啊!

    李暄胯下的自然是赤焰,他一身深紫色的亲王服,配上火红的汗血宝马,看上去竟然比平日的清冷更多几分浓艳。

    “天气真不错。”秦绾凑到李暄身边,和他并辔前行,顿时惹来不少注意的目光。

    能和李暄距离这么近的,自然都是皇族中人,除了瘸了腿的李锴没来之外,一个都不少。

    “郡主。”有人很友好地对她打招呼。

    秦绾茫然地看李暄,这谁?

    “肃郡王李君息,跟你爹提过亲的那个。”李暄淡淡地道。

    “哦,原来是肃郡王。”秦绾笑眯眯地回了一礼。

    李君息的笑容不禁有些僵硬,他是去安国侯府提过亲,可当时他也不知道这位大小姐是宁王定下的未婚妻啊,现在被宁王陈述事实一样地说出来,更让他嘀咕了。

    该不会……这位宁亲王还在记仇吧?

    想到这里,他的眼神微微一闪,也有些不善了,他现在可不是那个无权无势只有一个郡王头衔的可怜虫了!

    秦绾微微摇头,拉着赤焰跟她一起落后几步。

    众人见他们小情侣要说悄悄话,也各自会心地一笑,保持距离。万一被宁亲王和长乐郡主误会他们听墙脚可就太冤枉了啊。

    “怎么?”李暄道。

    “比我想的还不堪。”秦绾一声轻笑。

    “一个穷小子,突然之间被一座宝藏砸中,这些宝藏绝不会帮助他成为一个真正成功的人,反而会磨灭了他原本那些可贵的品质。”李暄毫不意外。

    他日日上朝,自然常和李君息打交道,甚至皇帝也会有意无意地让他指导一下李君息,只可惜,这孩子似乎有点自视过高,被眼前的光环迷住而失去了冷静,却不知道皇帝看出来了没有。

    若是李君息从小由皇帝教养长大,或者诚肃亲王还活着,也许李君息会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继承人,只可惜,前期长于妇人之手,到底眼界浅薄了些,后期又是拔苗助长——皇帝时间不够,只顾着一股脑儿往里填补帝王之术,治国之策,却忽略了李君息的心性不稳。他根本无法这么快就容纳这些压力、责任,甚至荣耀。

    就像是现在,如此就让秦绾和李暄看出他眼底的不善和阴暗,城府太浅。

    “确实,不用放在心上。”秦绾微微一笑。

    现在这样的李君息,威胁度还不如李钰,甚至……不如被皇帝看重之前的那个李君息。

    “对了,昨天下朝时碰见江丞相,江丞相说,他不方便来安国侯府,让我转告你一句话。”李暄说着,脸色有些古怪。

    “什么话?”秦绾兴致勃勃地问道。

    “江丞相说,很喜欢你的礼物,多谢。”李暄慢吞吞地说道。

    “噗——”秦绾直接喷了,“他真这么说?”

    “嗯。”李暄转头瞟了一眼能看见个影子的丞相府的车队,又好奇道,“你说,他谢的是你的画,还是你的药呢?”

    “怕是……谢我送他个儿子吧。”秦绾憋着笑,双肩不住地抽动。

    李暄摇摇头,又道:“那个春山图,给我一幅。”

    “你要来干嘛?”秦绾一愣。

    陆臻画的那些赝品,她送了一张给江辙,也拿了一张给唐少陵玩,只是还没来得及看到他收到画的反应。

    不过,提起唐少陵她就恨得牙痒痒的,在庄子里的时候,秋菊忧心忡忡地禀报了秦珑冲撞太子的事,不过,秦绾一听到秦珑说的那句“会被拐子骗去卖”就炸了,这绝对是唐少陵教的不会有别人了!

    然后才知道,那晚唐少陵从丞相府出来追错了路,直接去了安国侯府,翻墙时却被晚上睡不着觉偷偷避开睡着的陪床侍女趴在窗子上看月亮思考人生的秦珑看了个正着——唐少侠虽然武功高强,可也没想到大半夜的会有人直勾勾地盯着墙头瞧的,他还好死不死就从这个地方进来了。

    不过,秦珑看见他居然没直接喊人,反而问他是不是天上下来的神仙,让他觉得这个小丫头挺有趣的,还逗了逗。

    秦绾觉得自己目前很有可能打不过唐少陵,想了想,随手拿出几瓶从苏青崖那里摸来的毒药就湖了他一脸。至于苏青崖给不给解药……大小姐表示,那就不关她的事了。何况,唐少陵绝对有个小女朋友是被拐子拐走的,所以才这么变态吧!

    比如说,青梅竹马可身份相差太远的小儿女不顾家庭的反对每天偷偷见面,突然有一天,那个小女孩儿就再也没有来了这种狗血的桥段,放在唐少陵这个变态身上完全不违和嘛。

    之后,听说苏青崖还是给了解药,于是秦绾就派人送了一幅春山图过去,说是赔罪的礼物,当然……跟江辙那幅是完、全一样的!唐少陵最后中没中招,就看他的怒气够不够让他把她送的赔罪礼也毁掉了。

    所以说,李暄说他要一幅,究竟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李暄很平静地说道。

    “回头让人去我那里拿一幅。”秦绾点头。至于李暄要去送给谁,她表示不想知道。

    “对了,朔夜已经去军队了,要不要我这里再拨个侍卫给你?”李暄问道。

    “哦?”秦绾一脸同情地看了一眼跟在后面的莫问,眼里的意思清清楚楚:你家王爷的第三任侍卫统领又要换人了!

    “我看你还是喜欢执剑那样的,我回头挑个性子活泼些的。”李暄哭笑不得。

    “不用了。”秦绾想了想道,“顾宁这次来京城除了报信,是顾庄主让他跟着我学,我问过他的意思了,他说暂时留在我身边当侍卫。”

    “那也行。”李暄赞同。顾宁的武功很高,性子也还好,虽说他出身江湖不擅长保护人,但秦绾原本也不需要贴身保护,她的侍卫,更多的职责是替她处理各种事务,这一点,顾宁绝对够格了。

    “还有,那个唐少陵,你给我想个办法把他扔回西秦去。”秦绾咬牙道。

    “搞不定了?”李暄笑道。

    “我把他毒得半死他都赖着不走。”秦绾翻了个白眼。

    “他有说要留下来做什么吗?”李暄想了想问道。

    “有啊。”秦绾没好气道,“他说,要看着江辙倒霉好开心开心。”

    “……”李暄也彻底无语了。

    “你说对了,他确实就是个变态,谁惹上谁倒霉。”秦绾叹息道。

    “说起来,唐少陵说的话,你信了?”李暄轻声道。

    “姑且信一信吧,反正没损失。”秦绾一耸肩,又笑道,“如果江丞相真有个比江涟漪还大的私生子,其实我倒是很好奇那人的身份。”

    “前提是,唐少陵说的是实话。”李暄叹息,不过,估计是很悬。

    唐少陵并没有要什么有价值的报酬,什么“看江辙倒霉他开心”什么的,谁知道他是不是说着玩玩的?正因为报酬可能是随便玩玩的,那么交易物品到底会不会是真的……大概真的就只看唐少陵的人品了。可是,变态有人品吗?

    “他胡说八道不至于拿他爷爷的残废来赌咒发誓吧?”秦绾很无力。

    两人对望了一眼,各自叹了口气。

    中午是在小燕山脚下扎营做饭的。

    随驾出行的妃嫔皇子、皇亲贵族、文武百官加起来就有数百人,加上两万禁军的护卫,行动缓慢不说,吃顿饭都是个大工程。何况那些贵戚们又不能像士兵一样吃大锅饭。

    等终于绕过小燕山,到达猎场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猎宫地方不大,肯定是安置不了这么多人的,何况猎宫在半山腰上,皇帝也不想上下折腾,直接吩咐在平原上扎营。

    这种粗活自然是不用秦绾动手的,她看了一会儿就觉得没意思了,让执剑和荆蓝盯着侍卫们给她搭帐篷,就一个人跑去找苏青崖了。

    没错,这次居然是苏青崖主动提出要跟着来的,还让秦绾愣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

    苏青崖的理由却也简单,他和孟寒研究了那么久的蛊毒,终于出了点成果,由于秦绾不肯提供那条金丝翡翠蛇给他研究,所以苏神医决定自己到猎场上找点动物实验,要不然,他就直接去找牢里的死囚了。

    秦绾为了保证天牢里的犯人不会一个个像是得了传染病似的离奇死亡,只好带上了这个麻烦,反正猎场里有的是动物,他总不能全都给毒死了。

    倒是秦建云表示很欢迎,谁不愿意出门时身边有个能治百病的神医?尤其皇帝刚病过一场,秋猎也是个体力活,大家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很担心皇帝的身体是否能撑得住的。

    苏青崖一个人住一个帐篷,他也不要求有多华丽,只要地方够大够他折腾就行,倒是比秦绾的先搭好了。

    进门时,正好看见苏青崖披上外衣,系好腰带,见她不禁皱眉:“你进男人的房间都不知道敲门的吗?”

    “帐篷有门吗?”秦绾疑惑道。

    “你来干嘛。”苏青崖懒得跟她争辩,就算哪天真被看到点什么,吃亏的难道还是他吗?

    “我来要点海棠春。”秦绾笑道。

    “……”苏青崖抬头,诡异地看着她,“你这些日子从我这里拿走多少海棠春了,还不够?”

    “李暄要。”秦绾答道。

    “李暄要是不行,本公子看在你的份上,不介意免费为他治疗一次。”苏青崖一脸古怪地道。

    “给别人用的。”秦绾没好气道。

    “……”苏青崖抽了抽嘴角,无力道,“你男人要给别人下春药,你不生气?”

    “我为什么要生气?”秦绾惊诧道,“要是他对我用药,我才该生气吧?别人关我什么事。”

    苏青崖真心想跪了。这是什么强盗逻辑?一个男人给别人下春药,难道是准备在一边看着欣赏的吗?

    “行了,你管这么多干嘛?药给我。”秦绾白了他一眼。她还要赶着做一幅特制春山图出来,好看看李暄要下手的倒霉鬼究竟是谁了,谁叫那混蛋跟她讨东西居然还卖关子!

    “三天后。”苏青崖道。

    “这么慢?”秦绾失望道。

    “你以为我会随身带着这么多春药?给谁用!”苏青崖黑线。

    “得了,海棠春又不是凤求凰那种意外的产物,要是你不用,配它出来干嘛?”秦绾挥挥手。

    “配来卖的不行?”苏青崖咬牙切齿。

    衣食住行都是要钱的,研究医术毒术更加烧钱,尤其他行走江湖,看到顺眼的人顺手救了还自己贴药钱,哪样不要钱?又不能每次都像是南楚那回这般大张旗鼓地赚钱招人注目,他当然需要其他来钱快又隐秘的途径了。

    海棠春这种药,效果好还不伤身,秦楼楚馆,甚至是富贵人家后宅的姨娘们为了争宠,有的是愿意重金求购的,还会自觉秘而不宣。只是,自从在南楚大赚了一笔几辈子都挥霍不完的黄金后,他就没再浪费时间在赚钱上了,残余的海棠春更是被秦绾一次性都拿走了,再想要,当然只能重新配了。

    “行行行,你尽快啊。”秦绾说完直接走人。

    “记得给我抓点动物来,活的,越大的越好。”苏青崖道。

    “嗯?”秦绾一愣。

    “怎么,难道你让我去抓?”苏青崖皱眉。

    他只有轻功过得去,那些老虎豹子什么的,要弄死容易,活捉……除非用迷药,可用药会影响试药效果的。

    “知道了!”秦绾没好气地应了一声,掀帘而出。

    不远处,李暄牵着白云和赤焰,含笑望着她:“出去走走?”

    “好啊。”秦绾一挑眉,向他走过去,刚接过白云的缰绳,听见不远处传来的熟悉的声音,不禁微一皱眉,顺势看过去。

    只见帐篷后面僻静的地方,秦珠微红着脸,正说着什么,表情温柔得几乎让秦绾寒毛直竖。

    她对面的人因为背对着这边,只能看见一个背影,应该是个年轻的男子。

    秦绾无奈,这动作也太快了吧,还没安顿下来就开始勾搭男人了,你得是有多饥渴?

    “你妹妹倒是很会挑人。”李暄嘲讽道。

    “你认识?”秦绾努力分辨了一下,也看不出这个不高不矮没什么特征的背影是谁。

    “皇族中人,我自然比你熟悉点。”李暄一声嗤笑道,“这个是襄平长公主的庶子安谨言,除了有点好色,没其他毛病,能力上也不错,已经开始帮着打理驸马府的一些产业了。虽说好色,但至少没动过强的,你情我愿的事罢了。”

    “安绯瑶的异母哥哥?”秦绾笑道。

    “你怎么就记得这个。”李暄无奈。

    “你的烂桃花,我当然是记住的。”秦绾轻笑。

    “襄平长公主的日子过得也不怎么样。”李暄摇摇头,转过了话题道,“襄平是庶出,生母和先太后关系很差,陛下自然也没什么照顾,选的驸马是一个没有实权的侯爷,成婚前些年襄平一直无出,驸马吵着要纳妾,陛下头疼,也就随他去了,于是有了安谨言。不过陛下后来才知道,襄平无出是因为驸马一年都不进几趟她的房间,只日日跟丫头厮混,那哪里能生得出孩子——陛下再怎么忽视襄平,毕竟还是妹妹,怎么能容忍驸马这般作践皇家公主,于是派人去把那些妾室包括安谨言的生母在内统统打杀了。驸马倒是怕了,也老实了一阵,那时候襄平有孕了,本来以为也就这么过了,谁知道襄平生安绯瑶的时候难产,以后再也不能生育了。这回驸马爷不干了,直言要立安谨言为世子。陛下没同意,反而加封了安绯瑶为怡兰郡主。这些年襄平独居公主府,倒和和离也没什么区别了。”

    “秦珠看上安谨言倒是难得的眼光不错了一回。”秦绾说了一句,不过语气中的嘲讽之意实在掩饰不住。

    确实,公主无子,除非陛下直接收回爵位,否则迟早得封安谨言为世子,但是安谨言身份尴尬,名门贵族也不愿意将女儿嫁过去。毕竟,得罪襄平长公主和得罪皇家没什么区别,事实证明,就算是不受宠的公主,也不是外人可以欺负的。而秦珠显然是完全没考虑过安国侯府的立场,只想自己能找个如意郎君了。当然,安谨言好色,对于主动示好的秦珠自然不介意笑纳的,而且秦珠是安国候之女,娶她和安国侯府拉近了关系,对于他请封世子也是有好处的。虽然现在秦珠是庶女了,但真正的嫡女,他也娶不到手嘛。

    可不正是一拍即合?

    以秦珠的智商和见识,能在参与秋猎的名门公子中挑中这么一个最合适她的人去勾引,秦绾踩觉得不可思议。

    该不会,是背后有人教她的吧?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逆袭:这个学〕〔我的神秘老公〕〔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