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华恩仇引〕〔谋爱101次,白少请〕〔不死古神诀〕〔农医悍女:傲娇夫〕〔神级高玩〕〔盗天墓之昆仑秘境〕〔我真的不能修炼〕〔最后一个扎纸先生〕〔梦幻西游之称霸天〕〔木仙传〕〔采个娘子来养家〕〔足球之巨星培养系〕〔我爱罗的超能力老〕〔花霁月〕〔涅骨〕〔乱宋之水浒风云〕〔万界典当行〕〔超凡小农民〕〔全球玄幻时代〕〔剑仙荣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七十九章 打情骂俏
    金銮殿上李钰的一巴掌倒是让夏泽天抓住了机会,使得原本已经尘埃落定的盟约又起波澜,皇帝不得不多加了几个附属条约才算摆平了这件事。

    当然,皇帝一生气,就算夏泽天和西秦使节团已经走了,也没取消李钰的禁足令,就像是忘了这回事似的。早朝上看着原本属于李钰的那个位置空着,户部尚书荀嘉义还试探着提了一句,却引来皇帝一阵训斥,随即,又是几个太医被派到了太子府。听说,是因为昨天晚上太子府上又杖毙了两个在内院伺候的宫女。

    顿时,没人敢提这事了。

    皇帝陛下的意思是,太子身体不好就该好好休养,什么时候病好了什么时候回来上朝吧!

    七天后,苏青崖又进宫了一趟,换了个药方子,一众皇子感激涕零。终于不需要再放血了!

    这些日子,他们算是尝到第一天李钰受的罪了,宁王在的时候还好,要是宁王不在,还真没哪个太医侍卫能手不抖地对皇子下刀,基本上,每个人放一杯血都得挨上两三刀的。以至于后来,像是李锴这种狠的,又学过武的,干脆自己来,而李铎那样本来就性子绵软,看到别人流血都要腿软的就比较悲催了,第一次轮到放血的时候竟然活生生晕过去了——被吓的。

    一听到苏青崖说可以换药方了,皇子皇弟们简直想痛哭流泪了,实在是……再下去两条手臂上都要没处下刀子了,难道要割腿上?可伤了手还不是很要紧,伤了腿……一群皇子一瘸一拐地去上朝吗?

    另一边,夏婉怡留在东华备嫁,就算再不精心,该准备的还是得准备,不过好在也算是联姻,一应事宜由内务府做主,倒是没安国侯府什么事。侯府要准备的是,秦枫终于要迎娶柳碧君了。

    现在都是庶子了,也没什么尊卑之分,秦桦是弟弟,他和夏婉怡的婚事怎么也得排在秦枫后面。当然,秦桦也没多期待这个婚事,就算拖到几年后他也是完全没意见的。

    大婚前一天的晒妆,这回秦绾作为小姑子,倒是没亲自上门前,只是叫人送去了自己的添妆礼。

    等终于到了正日子,大婚还是很隆重的。

    毕竟是长媳进门,柳家的门第也不低,秦建云和长公主都很重视,尤其是长公主,进门不久就要办这么大一件事,也怕哪里出了差错,事事过问。

    不过,再怎么说秦枫也只是个注定了不能继承爵位,要自己打拼的庶子,很多和安国侯府交情一般的勋贵名门都只是派家人送了一份贺礼,或是派出不重要的子侄来参加。

    然而……这些人家很快就后悔了。因为,宁亲王竟然以准妹夫的名义站在安国侯府门前待客。虽然他只站了一会儿,却也足够引起轰动了。那是平时连宴会都懒得参加的宁王啊!今年虽然他出席宴会的次数比较多,但两次太子大婚,一次端王大婚,那可都是皇族子弟。可秦枫是谁?一个侯府庶子罢了,还有那样不光彩的身世。

    没有亲自来道贺的人顿时后悔不迭,但再怎么后悔,人家宾客都入席了,总不能再舔着脸过来要求加座,只能罢了。

    不过,京中的人家也各自有数了。柳家还没这么大的分量,看起来,宁王和长乐郡主都很看重秦枫啊。

    柳长丰是最满意的,女儿果然有眼光,挑了个好夫婿。秦枫在他手下为官,他一向觉得这孩子是个好的,唯一的遗憾就是身世不太好。不过,有了宁王和长乐郡主的支持,就算不能继承安国候的爵位,也比很多名门世家的嫡长子更有前途!

    秦绾自然不会让自家兄嫂的洞房花烛夜也出什么变故的,虽然有长公主事事亲力亲为,但还是一路监督着,顺手还在秦枫酒里丢了颗苏青崖特制的解酒药。

    于是,众人就看见新郎官兴致高昂地一杯一杯敬酒,来者不拒,倒是有几个年轻的同僚起哄说他以水代酒作假,非得自己灌了两杯才相信了那真的是烈酒,不由得毛骨悚然了。

    秦枫的酒量……也就半斤竹叶青,可他今晚都喝几个半斤了?还一副没事人的模样,成亲真的能让人潜力无限吗?

    千万不要现在强撑,一会儿进了洞房就倒,柳小姐要是不舒坦了,明天他们准被顶头上司柳尚书扒下一层皮!

    李暄和秦绾没等到酒宴散去,敬了酒,就溜出了大厅,躺在碧澜轩的屋顶上看月亮。

    “想什么?”李暄柔声问道。

    “在想,我们大婚时是什么样子?”秦绾坦然道。

    “一定比今天热闹。”李暄轻轻一笑。

    “是吗?”秦绾看着他,鄙视道,“我大哥有同年,有同僚,有世交好友,王爷你有什么?”

    李钰怔了怔,竟然觉得有些无言以对。

    他辈分太高,在皇族子弟中威严极重,而皇族之外,他位高权重,年纪轻的不敢放肆,年纪大的又说不上话。到时候,场面是隆重了,可其他的,真还未必有今天热闹。

    至少,肯定没人敢拉着他敬酒。也许有一个萧无痕,可那时候,萧无痕也未必方便来。

    事实上,他想找几个陪他去迎亲的年轻子弟也挺困难的,在他面前一个个都拘束得要命。

    “没话说了吧?”秦绾哼哼道。

    “你要是喜欢热闹,多请些朋友来便是。”李暄想了想道,“你的朋友……都挺能闹的。”

    光苏宅那几个就没一个省心的,尤其是那个年纪最小的陆臻。

    “是挺能闹的。”秦绾失笑。

    要是把沈醉疏和龚岚几个也弄过来,那真是要人命的节奏。希望那时候唐少陵回西秦了,否则就算不请他他也得来闹事!不过,怎么说也是明年的事了,过年时他总该回鸣剑山庄了吧。

    “你紧张?”李暄看看她,忽然说道。

    “你才紧张,你全家都紧张!”秦绾脱口道。

    “我全家就只有你一个。”李暄却很委屈。

    “……”秦绾沉默了一下,用一根手指戳着他的脸颊,把人推远了些,漠然道,“挡着我看月亮了。”

    “月亮在那个方向。”李暄双手捧着她的脸蛋往左边转了半圈。

    “看月亮怎么能没酒没菜?”秦绾又道。

    “嗯……”李暄看看不远处还在喧闹着吵得人头疼的大厅,提议道,“出去吃?”

    “好啊!”秦绾眼睛一亮。

    两人也不走正门,仗着轻功好,直接踩着房顶出府,很快就现身在大街上。

    这个时间点,别说酒楼饭馆已经歇业,就算没有,坐在里面也达不到秦绾看月亮喝酒的要求,于是,只能是夜市的路边摊了。

    拿着一壶顺手从侯府抄走的果子酒,露天的小摊上,两碗大馄饨,李暄和秦绾悠然自得,倒是卖馄饨的老汉和小孙女吓得战战兢兢,差点连火炉都踢翻了,还是李暄顺手扶了一把才没酿成大祸。

    没办法,宁王和长乐郡主在京城从未低调过,天天在路边做生意的人怎么能不认识,尤其,这两位还穿着参加大婚的盛装华服,简直就差没在脸上写上名字了!

    “你怎么知道这里?”李暄有些好奇。

    从夜市上一路走过来,也经过了几家馄饨饺子面铺子,但秦绾却像是很有目的性地直奔这家来,总不会是喜欢这家的棚子简陋,可以看见月亮?

    “以前常来。”秦绾笑笑。

    李暄会意,知道他说的以前,是欧阳慧的时候。

    “不过,他是从来不肯陪我来的,嫌弃不干净。”秦绾又笑道。

    “其实……御厨房的饭菜也不见得干净,陛下也不能盯着他们做,谁知道洗没洗干净,煮熟了也看不出来,还不如这里,直接就在边上边做边下锅。”李暄说着,拿勺子舀起一个馄饨,吹了一会儿,觉得不烫口了,直接就塞进了秦绾嘴里。

    “呜呜……”秦绾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嘴,只能怒视着他,好容易才咽下去,一脸控诉地瞪他,“我不喜欢芹菜!”

    “我知道。”李暄却是毫不意外,慢条斯理地又舀起一个馄饨吹气。

    “知道还塞给我!”秦绾怒道。

    “因为我也不喜欢。”李暄一脸的理所当然。

    “……”秦绾无言以对。

    她当然知道李暄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就算不打听,荆蓝也恨不得一样样仔仔细细说给她听,不就是报复她故意给他点芹菜陷馄饨嘛?一个大男人要不要这么小气!

    李暄咬了一口馄饨,又把剩下的一半往她这边凑了凑,笑道,“这家的芹菜做得不错,挺香的,不难吃,再试试?”

    秦绾一声冷哼,抓着他的手,直接凑过去,一口叼走了他咬过的半只馄饨。

    李暄原本是逗她玩的,却没想到她居然真吃了,不由得愣了一下,平时冷峻的脸庞也微微红了。

    “不是你让我吃的吗?”秦绾抬头挑衅地一笑,从自己碗里舀了一个白菜猪肉馅的递过去,“不然,还你一个?还是你要一个半?”

    “好啊。”李暄接受了她的投喂,微笑点头。她不怕在外面丢脸,自己怕什么?

    “小气的男人。”秦绾这回是气笑的,不过还真大大方方地咬了半个给他。

    “伤风败俗、简直伤风败俗!”突然间,不远处传来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

    秦绾怔了怔,好奇地看过去。她当然知道这般打情骂俏会让那些酸儒看不惯,可是他们也没掩饰身份,敢这么直接骂出来的人还是不多见的,勇气可嘉啊。

    不过,看了一眼,她就淡定了。

    好吧,确实还是有个很有勇气不畏强权的家伙的,不就是上回被李钰赶出了书房的侯熙吗?只是,现在的侯熙看上去可不怎么好,衣服明显有些破旧了,神色间更是没有了当初的意气奋发,连白头发都多了不少,一副落魄的模样。

    “怎么,侯大才子这是被太子殿下抛弃了?”秦绾笑道。

    “侯某之事,就不劳郡主操心了。”侯熙一声冷笑,只有眼底那点儿傲气依旧,“倒是郡主,身为女子,不知遵从三从四德,大街之上与男子言笑不羁,举止亲密,实在有失端庄贞静!”

    夜市上一向是热闹的,于是,一群路人傻傻地看着他在那儿义正言辞地发表感言。

    这还真是敢说啊?你知道眼前的两个人是谁吗?对了,都叫郡主了,显然是知道的。于是,这果断是嫌命长了是吧?

    “再来一个?”秦绾只说了一句话就转回头,重新舀起个馄饨。

    “我吃你的,你吃这碗芹菜的?”李暄问道。

    “绝对不要!”秦绾闻言就要收回手。

    李暄却一把抓住她的手,直接从勺子里叼走了馄饨。

    “我不吃芹菜!”秦绾抗议。

    “老板,再来一碗白菜馅的。”李暄咽下馄饨,很淡定地吩咐。

    “哎,马上就来!”老汉闻言,赶紧抓起一把馄饨下锅,想了想,又多抓了几个。他可不管那落魄书生的,宁王和郡主是好人啊,不但不嫌弃他的馄饨,还出手帮他扶了炉子,要不然这馄饨铺子保不住不说,他自己都要把命赔进去了!

    “这还差不多。”秦绾满意地点点头。

    其实在婚礼上她真没吃什么东西,长公主身份高贵,却没有经验,她帮着一起接待女客就忙得团团转了,李暄那边也一样,安国侯府除了秦建云自己,就没拿得出手的男人了,让秦桦去待客吗?还想不想顺利成亲了!秦建云还没脑抽到这份上,今天根本就没让秦桦和秦珠出来。

    而女婿么,别说他指使不动端王,就说李钧今天从头到尾阴沉着脸的模样,活像人人欠他几百万两银子似的,秦建云哪敢让他去待客,最终还是李暄看不过去地帮了一把。

    当然,没亲自来参加婚礼的人很后悔,而来了的人得意洋洋,觉得果然自己眼光够好。

    很快的,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上桌:“郡主,王爷,慢用。”

    秦绾想了想,对着那在后面洗碗的小姑娘招了招手。

    “郡主有什么吩咐?”小姑娘赶紧在围裙上擦了手,一溜小跑过来。

    “我和王爷都不爱吃芹菜,这个赏你,别浪费了。”秦绾指着那碗芹菜肉馅的馄饨笑道。

    “多谢郡主,多谢王爷。”小姑娘欢欢喜喜地答应了,赶紧捧着碗下去。

    他们家穷,虽说每天都要做不少肉馅,可那都是要卖钱的,自己可没有那个口福。这还剩大半的馄饨,平时就算过年,一顿也吃不上那么多肉呢。

    郡王和王爷果然是好人啊!

    小姑娘把馄饨放到后面的小桌上,将洗干净的碗叠好,再端起一盆脏水,就往外面的地上泼出去。

    “你干什么!”侯熙气得直跳脚。

    洗碗水脏兮兮,油腻腻,直接泼出来,让他的衣服下摆和鞋子全部湿透了。

    而且,是一种很黏腻很恶心的感觉。

    “抱歉,这位书生老爷怎么就站在后门口呢?”小姑娘脆生生地答道。

    馄饨铺子是露天的,也不大,只有三张桌子加几条板凳,东南西北倒是不管站在那个方向都能对里面的人说话,可是侯熙站的位置靠近了铺子的后厨,边上几家小摊的污水都是从这个方向倒的,区别只是,人家起码会看见没人经过才泼。

    侯熙气急,不过他自诩是个举子,要说大庭广众之下跟个小女孩动手,他肯定是没那脸的,身上又很不舒服,只能骂了句“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气呼呼地走了。

    围观的人群发出一阵哄笑声。

    “明天开始,本王不想看见这个人再在京城出现。”李暄这才淡淡地开口。

    秦绾一挑眉,她是不在乎被人说几句,不过有人愿意给她出气的话,她也是很乐意的。相信,跟在后面的暗卫都听到这句话了,今天晚上侯熙就会被扔出京城。不过,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而已,不值一提。

    吃完馄饨,又散了一会儿步消消食,秦绾才捧着一堆在夜市上买的小玩意儿心满意足地回府。

    侯府中,宴席已经散了,连闹洞房的年轻人也玩够回去了,只有秦建云脸黑黑地在等她。

    “父亲,哥哥娶媳妇,您板着脸做什么?”秦绾不禁笑道。

    “你说你好好的侯门千金,有门不走,做贼似的蹿房越脊像什么话!”秦建云无奈道。

    要知道,宴席上,不少对着大门坐的客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宁王和长乐郡主跳墙出去,然后,秦建云就一直被一种很诡异的目光洗礼,凌从威还一脸“我们同病相怜”的表情,让他更加想抓狂了。

    “这不是还有王爷垫底嘛。”秦绾偷笑。

    “你啊!”秦建云叹了口气道,“罢了,赶紧去休息,明天一早新人还要敬茶。”

    “知道啦。”秦绾挥挥手,转身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扭头道,“对了,父亲,太子殿下身体不太好,父亲也该备份礼的,多送药材就是了。”

    “哦。”秦建云愣了愣,再想问什么,却见女儿已经走得不见踪影了。不过,仔细一琢磨,他也回过味来了。这是……陛下对太子很不满的意思?

    于是,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将写好的原本准备明天早朝呈上去给太子陈情的折子压一压,先再观察一下吧,安国侯府还有宁王府的关系,不着急站队。

    要说原本他把秦珍嫁给李钧,确实有存着留条后路,结交储君的意思,但慢慢的,最近的想法却有些改变了,尤其是女儿经常有意无意的暗示。

    何必非要吊死在李钰这一棵树上呢?有端王的关系,太子上位,安国侯府自然是有一份从龙之功的,他地位已经很高,做得太多了也尴尬。当然,若是太子上不了位……如今的几个皇子,如果没有了太子,显然就是端王最出挑了,那可是秦家的女婿,皇后岂不是比王妃更好?

    各怀心事中,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秦枫带着柳碧君先去拜见了老太君,领了红包。老太君对秦枫还是有几分祖孙情的,倒也给了笑脸。然后来到正堂给秦建云和长公主敬茶,收了红包,然后是秦绾和秦珑两个小姑子。柳碧君也是早有准备,各自送了表礼,秦绾是一个绣了牡丹图样的精致荷包,秦珑却是一条帕子,上面绣了一对可爱的小兔子,小姑娘喜笑颜开地叫了两声嫂嫂。

    这种场合,真没有不让秦桦和秦珠出席的道理了,毕竟柳碧君是长嫂,不可能一辈子不见的。

    柳碧君送了秦桦一套文房四宝,又送了秦珠一对簪子,虽然更贵重些,但显然没有给秦绾和秦珑准备的那样用心了,见礼时也淡淡的。

    不过,秦桦和秦珠被禁足抄佛经了这么久,也算是长了教训,至少乖乖接了礼物,没当场给人难看。

    秦绾也没管那两个不和谐的存在,只吩咐夏莲将她昨晚从夜市上买的小玩意儿都拿来给秦珑玩,什么竹编的蜻蜓,木头雕刻的小狗小狐狸,还有什么拨浪鼓、漂亮的小绣球之类的玩具,一看就是给小孩子买的。

    长公主和柳碧君也有礼物,两人看着手里的面人儿,一人一只捏成光着屁股的大胖娃娃,不由得哭笑不得。柳碧君本来就是新媳妇还罢了,长公主这一把年纪的倒是闹了个大红脸,不过心里还是高兴的。

    成婚后,秦建云对她很好,安国侯府的日子也很舒心,若是两人之间能有个孩子,不管男女,这辈子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秦建云看着又气又笑,也有几分尴尬,借口要上朝,赶紧走人了。

    秦桦阴沉着脸不说话,衣袖下的拳头攥得紧紧的。

    秦珠的涵养还要更差些,原本还算俏丽的脸庞几乎都要扭曲了。

    眼前的一家人和和美美的,无比温馨,他们两个却像是外人一般,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偷偷看着,偷偷羡慕着。曾几何时,他们才是这一家人之中的主角?

    唯一的嫡子和最娇宠的幼女。

    “对了,再过几天就是桦儿的婚事了吧,毕竟娶的是位郡主,事关两国交情,还要嫂嫂受累了,新婚还没过就得忙了。”秦绾忽的笑道。

    “这是哪儿的话,不过夫君说,准备得差不多了,我也没什么可插手的了。”柳碧君微笑道。

    “可不是,两国联姻,内务府都会准备妥当的,桦儿只要等着做新郎就好。”长公主也点头道。

    秦桦抿着嘴一言不发。

    他是知道的,当初张氏给他看好的是文坛大家杜太师家的杜芊儿和大学士唐家的唐紫媚,只是杜家的女眷张氏没有交情,唐家的姑娘年纪又小了点,一时决定不了,横竖他也年纪不大,可以再看看更好的,才先放下了。谁知道风云突变,张氏被关,他从嫡子变成庶子,已经够委屈的了,最后居然还摊上这么桩婚事!

    父亲说是陛下的意思,秦家不能抗旨,然而,他可听说前一日千秋节盛宴之后,陛下留下了秦绾密谈,而第二天就下旨赐婚了,要说这其中没有秦绾从中作梗,杀了他都不信!

    秦绾是觉得他还不够惨,想用婚事彻底毁了他?只可惜,就算他废了,父亲也不可能立大哥为世子的,简直是白费心机!

    “对了,母亲。”秦绾又笑道,“最近没事,我想去小燕山下面的庄子里住几天泡泡温泉。”

    “去放松一下也好。”长公主爽快地同意了,又道,“不过,本宫记得前些日子看账册,秦家那个庄子好多年没人打理了?”

    “还是有人打扫的,带些衣服被褥过去便是。”秦绾不在意道。

    反正,她是想泡温泉,对住的地方倒是不挑剔,干净即可。

    “这像什么话。”长公主皱了皱眉道,“这样吧,本宫在那边也有个庄子,虽说本宫这身子太医说了不适合泡温泉,但毕竟是皇庄,平日的打理还算上心,你以后想泡温泉就去那里住几天吧。”

    “那就多谢母亲了。”秦绾笑着接下了这份示好。

    长公主的意思很明显,那座皇庄估计就是送给她当嫁妆了。

    她们都是不缺钱的人,一座温泉庄子也不值得什么,道个谢也就完了,秦珠却在一边嫉妒得发疯。等她出嫁时,府里公中也未必会给多少嫁妆,更别提长公主添妆了。张氏的嫁妆虽然秦建云不会贪墨,可是……核对完清河公主的嫁妆后,秦建云勃然大怒,那些十几年前就被变卖的实在找不回来的东西,都折了价,让张氏用自己的嫁妆填补窟窿了,加上秦珍嫁到了王府又带走了一大部分,还要留给秦桦这个唯一的儿子,最后能剩下给她的还有多少?

    而秦绾呢?不提清河公主留下的庞大嫁妆和府里出的那一份,就是她自己,光是醉白楼、明月楼和盛世三家的收益就够置办一份名门千金应有的体面嫁妆了。

    凭什么?

    凭什么秦绾能过得越来越好,她就要活得越来越差?

    “姐姐姐姐,我也要去泡温泉!”秦珑吵嚷着打断了秦珠的思绪。

    对了,还有秦珑这个贱丫头,如今倒是比她当初做嫡女的时候还风光!

    “你还没温泉深,怎么泡?”长公主笑道。

    “嗯……”秦珑咬着手指想了想,跑过去爬到了椅子上站着,得意道,“这就够高啦!”

    “哈哈……”众人不由得一阵哄笑。

    “罢了,绾儿,你就带着珑儿一起去玩玩吧,多带着丫头婆子看着便是。”长公主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心情很好。

    “知道啦,带你去!小丫头。”秦绾笑眯眯地捏捏小丫头的鼻尖。

    “姐姐真好!”秦珑一声欢呼,跳下椅子,又爬到长公主怀里撒娇去了,“谢谢娘亲。”

    “乖乖的,今年秋猎时,本宫让人给你抓一对小兔子玩。”长公主道。

    “可不可以不要小兔子?”秦珑摇着手帕道,“珑儿已经有一对小兔子啦。”

    “那珑儿想要什么?”长公主问道。

    “小猫咪可以吗?”秦珑想了想道。

    “这……”长公主为难了。猎场里动物是很多,不过……猫?这东西能有吗?

    “行,你乖乖听话,姐姐给你抓一只小猫回来。”秦绾揉了揉她的头发,秋猎嘛,她想去自然是可以的,不管跟着秦建云还是跟着李暄都行。

    “好!珑儿一定听话!”秦珑猛点头。

    长公主笑笑,也没在意,不过是个小孩子,要是猎场没有,到时候让人挑一只漂亮温顺的猫儿送过来就是,多大点事呢。

    不过,她肯定是想不到,秦绾还真从猎场抓了只猫回来给秦珑玩,让长公主差点晕过去。

    只因为,就算那幼崽看起来像只猫,也不能掩饰它额头有个“王”字……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贴心萌宝荒唐爹〕〔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