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华恩仇引〕〔谋爱101次,白少请〕〔不死古神诀〕〔农医悍女:傲娇夫〕〔神级高玩〕〔盗天墓之昆仑秘境〕〔我真的不能修炼〕〔最后一个扎纸先生〕〔梦幻西游之称霸天〕〔木仙传〕〔采个娘子来养家〕〔足球之巨星培养系〕〔我爱罗的超能力老〕〔花霁月〕〔涅骨〕〔乱宋之水浒风云〕〔万界典当行〕〔超凡小农民〕〔全球玄幻时代〕〔剑仙荣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七十八章 把柄
    “你诈我?”唐少陵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很显然,对自己被秦绾摆了一道有些不高兴。

    实在是,吃饱喝足,气氛太好,话题又一直在别的地方,让他警惕心大降,谁知道这狡猾如狐的女人会突然来这么一手?

    其实,他已经能确定那晚潜入丞相府的人就是秦绾,而且秦绾恐怕也知道他猜到了,可是,这几天,秦绾依旧是一副仿佛毫不知情的模样,都要让他差点忘记这回事了,却没想到,原来是在这儿等着他呢!

    秦绾笑而不语。

    虽然唐少陵什么都没说,但就是那脱口而出的三个字,加上他之后的表情就已经可以断定,唐少陵确实是捏住了江辙的什么把柄,才让江辙对他无可奈何的。至于唐少陵拿着把柄威胁了江辙什么她没兴趣,她想知道的,就是这个把柄的内容。

    “你想干嘛?”唐少陵警觉地看着她,只觉得被她笑得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这回,他可是再也不敢在秦绾面前放松了,这个女人……简直太会见缝插针了,只要露出一丝破绽,就会被揪住穷追猛打。

    “说来听听嘛。”秦绾一脸诚恳地道,“好东西要大家分享,对不对?”

    “不对。”唐少陵立即摇头,“本公子一向喜欢吃独食。”

    “我以为我们是朋友?”秦绾试探道。

    “朋友归朋友。”唐少陵的态度很坚决。

    “好吧,不说交情,那我们谈利益。”秦绾笑眯眯地道。

    何况,比起谈交情,她确实觉得谈利益更保险一点,也省掉不少麻烦,至少,如果事后要弄死唐少陵灭口什么的也不会良心不安。

    “怎么谈?”唐少陵想了想,问道。

    很好!秦绾满意地点点头。不是一口拒绝,那就是可以谈的。只要可以谈,那就是价格合不合适的问题,而在这一点上,她觉得自己还是很有回旋余地的。

    “先申明,你已经答应过了,我在京城的期间,三餐盛世包了。”唐少陵提醒了一句,言下之意,一件东西可不能拿来做两次交易。

    “那……宫里的御厨?”秦绾问道。

    “御厨的手艺也没有姬夫人好啊,除非你让姬夫人跟我回鸣剑山庄。”唐少陵的眼神亮闪闪的。

    “想都别想。”秦绾黑线。

    “那我没什么想要的了。”唐少陵往椅背上一靠,耍赖般的一摊手。

    “……”秦绾沉默了一下,一边细细地打量着他,一边摸着自己的下巴,陷入了沉思。

    唐少陵这种人,用威胁是没有用的,何况,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她也不想用这种没品的手段。至于利益……唐少陵喜好美食是个弱点,只可惜之前已经答应他了。其他的,鸣剑山庄虽然不是富可敌国,但也绝对不缺钱,一个江湖世家,怕也不会多在意身外之物。而且鸣剑山庄毕竟是西秦的,她一个东华的郡主也给不了什么。

    让苏青崖来或许会有额外效果,但这种让朋友携恩求报的手段实在有违她的原则。

    “天材地宝、神兵利器、武功秘籍,你有什么想要的?”秦绾干脆直接问道。

    “……”唐少陵默然,一脸控诉地看着她。

    这种“我有钱,我任性”的表情,怎么就这么欠扁呢!

    “本小姐很有诚意的。”秦绾一脸认真。

    这天下间,只要唐少陵说得出口的东西,基本上就没有她找不到的,就算她找不到……让李暄去皇宫宝库找!

    “可是……本公子还真没什么想要的啊。”唐少陵伤脑筋道,“要不,你现在就跟我打一场。”

    “好啊。”秦绾想也不想道。

    打一场?那是多大的事……

    “不行不行!”唐少陵立即摇头,又自己否定了这个提议,“你要是不尽心怎么办?本公子是要夺得第一的宝座,不是要你让给我!”

    秦绾无奈,好吧,其实她是真有这个意思。

    因为是师父排的榜,所以,要是真打,她肯定是不能输的,可要是这种打法,让给唐少陵也没关系。

    “就知道你不安好心。”唐少陵翻了个白眼。

    “其实,你看你一个西秦人,捏着我们丞相的把柄有什么用?不如给我好好利用嘛。”秦绾笑容可掬道。

    “于是我就该让你拿着他的把柄去弄死他?”唐少陵没好气道,“他死不死的我是不在乎,不过,我有什么好处?”

    “我给你做顿饭?”秦绾想了想道。

    “滚滚滚,你一个千金小姐,做的饭菜能吃吗?”唐少陵连连挥手,瞪她道,“你该不会是想毒死我吧?”

    “我要毒死你哪有这么麻烦?”秦绾一声冷哼,“何况,我也是夫人教出来的,做个饭还是没问题的!”

    “是吗?”唐少陵随手一指她身后的荆蓝,不屑道,“你做的菜要是能吃,你的侍女是这种表情?”

    秦绾回头,很无语地看了给她拆台的荆蓝一眼。

    “其实小姐做的菜味道不错。王爷说的。”荆蓝道。

    当然,就算味道不错,半桌烧烤半桌汤水之类的,也不是普通人能消受得起的。

    “你家那个王爷绝对是被美色迷住了眼睛,而且连脑子也糊住了吧?”唐少陵一脸的嫌弃。

    “……”荆蓝败退。

    王爷是被美色迷住了?好吧,其实还真是,只不过,就只被小姐一个人的美色迷。

    “所以,你到底想怎么样!”秦绾抓狂地一拍桌子。

    “嗯……”唐少陵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终于缓缓地道,“你弄死他的时候,让我旁观一下?”

    “什么?”秦绾愕然。

    “有好戏都不让我看的话,我干嘛告诉你?”唐少陵抬头望天。

    秦绾无语,所以说,唐少侠你是真的跟人家有深仇大恨是吧?

    “唐公子看起来很讨厌江丞相?”荆蓝笑道。

    “嗯,讨厌!”唐少陵大大方方地点头同意,连掩饰都没有。

    “他得罪你了?”秦绾纳闷。

    按理说,撇开江辙是西秦的细作这个可能性的话,江辙和唐少陵之间可以说是一点儿交集都没有的,一个寒窗苦读考出来的东华官员,一个行侠仗义的西秦武林世家继承人,这就是想结仇也挺困难的。

    “嗯……”唐少陵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秦绾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得,就看这二货的模样,说不准还真不是江辙的错,谁知道变态是怎么想的?

    说不定,就是江辙赶考路上不小心踩死了一只唐少侠养的鸟这点儿小事。

    什么?你说江辙赶考的时候唐少陵出生了没?这个么……要是唐少陵还没生,那就是唐少陵他爹吧。

    二货的家人应该都是二货才对。

    “行,我让你旁观。”想着,秦绾爽快地点点头。反正,她只答应了让唐少陵旁观,没答应他从哪里看起,看多少,反正最后通知他一声就完了。

    “那我告诉你。”唐少陵一脸神秘兮兮地凑过去,压低了声音道,“其实,他在外面有个女人。”

    “这我早就知道了好吗?”秦绾鄙夷道。

    没想到他说的居然是这个,可如今,邱莹莹的事不仅她知道得更清楚,而且……根本没法当把柄用了,这二货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拿她开刷?

    想到这里,她的目光中就充满了杀气。

    “那你知不知道他还有个私生子?”唐少陵哼哼道。

    “什么?”秦绾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了。

    邱莹莹……还是个处子吧?孩子是从哪里生出来……不对,孩子是谁生出来的?难道唐少陵说的江辙在外面的女人,不是邱莹莹?

    “不知道了吧?”唐少陵得意洋洋道。

    “是私生子,不是私生女?”秦绾几乎是一瞬间就想起了那个和江涟漪像极了的林娇儿。

    “嗯,私生子哟,而且,比江涟漪年纪大。”唐少陵笑眯眯地道,“怎么样,这个消息不知道了吧?”

    “你从哪里听来的?”秦绾狐疑地看着他。

    不是她想怀疑唐少陵,只是……他的语气态度实在很难让人肯定其中的真实性,怎么看都像是随便说说耍着她玩的。

    “我爹娘告诉我的。”唐少陵答道。

    “……”秦绾没好气道,“你再编?”

    唐默残废了三十年,鸣剑山庄一直都是唐演一手撑起来的,要说唐少陵没机会跟江辙结仇,唐演就更没机会了好吗?唐演夫妻得有多无聊,才会告诉儿子东华丞相有个私生子的事?何况,唐演夫妻又是怎么知道这种事的!

    “我用我爷爷的腿发誓,我说的有半字虚言,就让他重新废了!”唐少陵举起一只手正色道。

    “……”秦绾扶额。

    唐默听到了是会暴怒还是无力?这孙子……绝对的不孝子孙啊!就算对自己绝对信任,也没有拿长辈赌咒发誓的。

    不过,这应该是真的吧?唐少陵就算再不靠谱,也不敢随口瞎扯还拿唐默的残废来赌咒。虽说……就算他的话靠谱也不行。

    “那私生子是谁啊?”荆蓝异想天开道,“尹飞鸿?”

    “江辙还想把江涟漪嫁给尹飞鸿的,他再没心没肺也不至于希望儿女**吧。”秦绾道。

    “也是。”荆蓝笑笑道,“不过,上次不是有流言说江涟漪是尹家家主的私生女吗?这要是真的,说起来还是表兄妹没差。”

    “你真能想。”秦绾哭笑不得,连她都没想过还能有这一招,果然想象力是无穷无尽的。

    “所以,到底是谁啊?”荆蓝显然也是开个玩笑,求知的眼睛亮闪闪地看着唐少陵。

    “不告诉你。”唐少陵抱着双臂直接扭头。

    “喂,你说都说了,怎么说一半啊。”荆蓝跺脚。

    “我高兴,我乐意。”唐少陵给她一个很恶劣的笑容。

    “你!”荆蓝气结。

    “所以,你根本就是不知道吧。”秦绾冷冷地道。

    “……”唐少陵脸上的笑容顿时定格,然后像是打碎的琉璃一样,龟裂了。

    “呵呵。”秦绾一声冷笑道,“八成是唐演前辈夫妻闲聊的时候被你听到了那么一两句的,就拿来唬人,是吧?”

    “女人这么犀利会嫁不出去的!”唐少陵无奈道。

    言下之意,显然是承认了。

    “那就不劳担心了,本小姐已经订了亲,很快就要嫁出去了,倒是……”秦绾上下打量他,不客气道,“唐少侠一把年纪了不但没娶妻,连个未婚妻都没有,是有什么隐疾呢,还是你性子太差,根本找不到愿意嫁给你的姑娘?”

    “我……”

    “若是前者,让苏青崖给你看看,一个大男人还讳医忌疾的像话吗?”秦绾打断道。

    “你……”

    “若是后者,本小姐倒是可以给你介绍几个姑娘,不过你那性子要不是好好改改,多少个姑娘都能被你吓跑了。”秦绾道。

    “……”

    “好了,你刚刚想说什么?”秦绾问道。

    “都被你说完了,我还能说什么?”唐少陵抓狂。

    “很好。”秦绾却笑了。

    “我说,你们家王爷真的就要在这一棵树上吊死了吗?其实可以再考虑考虑的。”唐少陵对着荆蓝一脸诚恳道。

    “王爷只喜欢小姐一个,就不劳唐公子费心了。”荆蓝忍着笑道。

    虽然王爷说这是个变态,小姐说他是个二货,但是荆蓝觉得,其实……唐少庄主还是挺好玩的,大概是因为他变态的那面还没表现出来吧。

    “所以,说到底,你也就知道这么多。”秦绾很没好气地把话题扯回来,又道,“就这么点把柄你居然敢去找江辙的麻烦?你到底跟他做什么交易了?”

    “这不包括在我们的约定之内吧?”唐少陵笑道。

    “万一哪天你想起来想杀我灭口怎么办?”秦绾正色道。

    “你不是不打算去跟你们皇帝告密吗?我杀你干嘛。”唐少陵说着,又忍不住乐得大笑起来,“于是,江辙又多了个把柄在你手里,看他还不头疼死!”

    秦绾简直哭笑不得,她都觉得江辙被这么个变态惦记上了很可怜了,这得是多大仇啊!才让唐少陵有一种“你倒霉,我开心”的诡异逻辑。

    不过,再问下去恐怕也得不到有用的信息了,不管唐少陵是不知道,还是他不想说。

    能被她诈一次就了不起了,这个男人不可能在同一个人身上吃第二次亏的。

    唐少陵或许是休息了一会儿,说了说话,让肚子里的食物消化了些,又拿起筷子,对着那两盘没见过的菜下手了。

    “鸣剑山庄是不是不给你饭吃?”荆蓝忍不住问道。

    “我爷爷说,吃得太饱练武不好,一日两餐,每餐五分是养身之道。”唐少陵一边吃,一边含混不清地道,“而我爹说什么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恨不得跟寺院里似的来个过午不食——不知道我是长身体的时候,小孩子活动量大,一会儿就饿了?”

    秦绾无语,她倒是可以理解唐默和唐演,虽然过了点,刻板了点,但终究是为身体好,像唐少陵这样暴饮暴食的肯定是不行的。从前在圣山,姬夫人在口腹之欲上也看得很紧,所以师父才总是偷偷给她买糖吃。

    “还好有我娘,要不然我早饿死了。”唐少陵道。

    “行了。”秦绾叹了口气,把剩下的菜都挪过去了。可怜的孩子啊,姬夫人管得再严,起码从来没饿过她的。

    “呯!”就在这时,雅间的房门被人一下子推开了。

    “莲儿?”秦绾一回头,忍不住皱起了眉,“我这里有客,还是男客,你堂堂太子侧妃,横冲直撞的,像什么样子?”

    “我……”白莲这才看见屋内有个年轻男子,不由得脸色一红,赶紧抬起手遮了脸。

    “荆蓝,带白侧妃去隔壁。”秦绾皱眉道。

    “是。”荆蓝答应一声,有些冷淡地道,“白侧妃,这边请。”

    “打扰表嫂了。”白莲轻声说了一句,退了出去。

    “这是……你们太子的妾?”唐少陵奇道,“那个王爷的表妹?你没搞错吧?”

    “自己作死,我成全她便是。”秦绾起身,淡然道,“本小姐有事处理,唐少侠自便吧。”

    “不用管我,对了,记得你刚刚说过的话。”唐少陵道。

    “什么话?”秦绾一怔,她说了那么多,却不知道这二货提的是哪句?不过,是唐少陵的话,八成不是自己想到的那句。

    “给本公子介绍漂亮姑娘呀。”唐少陵很无辜地看着她。

    “好啊,晚点本小姐带你去!”秦绾爽快地答应了。

    漂亮姑娘而已,艳冠京华要多少有多少,左拥右抱不够,大被同眠也成!

    看在认识一场的份上,给他算个半价好了。

    唐少陵也笑得没心没肺,漂亮姑娘嘛,能吃,还是能吃?

    好吧,吃也是能吃的,不过唐少侠显然觉得,能真正吃进肚子里的才算是美味。秀色可餐什么的,他没那品位。

    秦绾出了门,来到隔壁,红苕和绿菱赶紧上前请罪。

    “表嫂。”白莲抹了把眼泪,怯生生地叫了一声,丝毫不见之前踹门的彪悍。

    “说吧,怎么回事。”秦绾坐下来,示意红苕绿菱退开,一边问道,“还怀着身子,也不知道当心,嫌这个孩子来得太容易是不是?”

    “表嫂,我很小心的,不会伤到孩子。”白莲吓了一跳,赶紧解释。这个孩子可不仅仅是她一个人的事,想让宁王府和安国侯府全力支持自己,有一大半都要看这孩子的了,她怎么能不小心?

    “为了太子的事?”秦绾很清楚她的来意。

    “是啊,表嫂,陛下已经下旨,让殿下在府中禁足,这可怎么办?”白莲忧虑道。

    要不然,她也不能打听到秦绾在盛世后,不管不顾就亲自寻来了,毕竟李暄还在宫里,她实在是没办法。

    “不就是禁足,算什么大事?”秦绾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

    “可殿下毕竟犯了大错,夏世子……”白莲迟疑道。

    “你还知道李钰犯了大错?”秦绾一声冷笑道,“当殿打了西秦的世子,若是连个禁足的惩罚都没有,你让陛下怎么和西秦交代?”

    “表嫂是说,陛下只是为了给西秦一个交代?”白莲闻言,顿时眼前一亮。

    “不然呢?”秦绾好笑道,“虽说是盟国,但陛下难道还会为了一个西秦的世子,对自己儿子怎么样吗?没得你在这里杞人忧天!”

    白莲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红着脸道:“我只是……一下子太着急了,红苕也劝过我没事,但我心里总是……”

    “行了,你现在就是好好把孩子生出来。”秦绾打断道,“其他事情你不用多管,陛下也就是做个样子,等夏泽天一走,太子自然就能出来了。

    当然,秦绾还有一句话是没有说出口的,出来之后的李钰还是不是太子……那就不好说了。

    皇帝也许能容忍一个身体不太好的储君,但肯定容忍不了一个脑子有问题的储君!

    不过,要说为了这点事就要废太子也不至于,毕竟太子的废立是会动摇国本的大事。可谁知道太子殿下禁足期间还会发生点什么事?

    禁足,就是连去含光寺或者进宫的机会都没有了,每天一边吃药,一边闻着甜梦香,这个……只怕很快就不仅仅是出现幻觉,而是真正进入白日做梦的状态了。

    “我知道了。”白莲答应了一声,尽管眉宇间还隐藏着一丝忧虑,但是她懂得看人脸色,知道秦绾对她今天的行为已经很不满意,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对了,我让你办的事,有什么头绪吗?”秦绾又道。

    “还没有。”白莲摇了摇头,疑惑道,“表嫂,真的有奸夫吗?暗卫盯了江涟漪好久了,发现她整天想着就是怎么勾引太子殿下,实在不像是在等着另外什么男人的模样。”

    “我说有,自然是有的。”秦绾顿了顿才道。

    江辙的那个护卫,功夫真不错啊,尤其是隐藏的功夫,暗卫日夜盯梢居然也没发现有个人的存在。

    “我会让暗卫小心谨慎地盯着的。”白莲点头。既然秦绾这么说,她也就只能这么信,反正派过来的两个暗卫就是为了这件事才来的,若是没有,宁王府也不会在一个太子侧妃身边安排四个暗卫。

    就连秦绾身边,如果不算过了明路的朔夜,也就只有执剑和荆蓝两个呢。

    “好了,赶紧回去吧。”秦绾挥了挥手,“太子被禁足,你一个太子侧妃还在外面晃,被御史看见了也能参上一本,到时候夏泽天怕是更不依不饶的了。”

    “是,表嫂,那我就回去了。”冷静下来之后,白莲也察觉到了她的行为不妥,很乖乖地受教了。

    送走了白莲,秦绾才叹了口气。

    反正她是不会同情李钰的,都是自己作出来的!

    “小姐。”荆蓝走过来道,“唐公子出门去了。”

    “躲得倒是快。”秦绾一声冷笑。

    唐少陵说的话,她是不会全信的,反正也派人去查江辙的身世了,若真有个私生子连远在西秦的唐演夫妻都能知道,那一定是有蛛丝马迹可以查的。之前没人知道,只不过是没人想到去查而已。

    二十多年前,江辙一个寒门书生,无权无势,哪来那么大能量做得毫无破绽?

    然而,让她不安的是,唐少陵究竟去威胁了江辙什么东西?何况,这个其实也真说不上是多大的把柄,毕竟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是尹家挟制不住江辙了,尹氏又无子,就算江辙要把私生子接回来继承江家门户,尹家也没资格说什么。总不能你家女儿生不出儿子就让人家绝后,以后连个坟前烧纸的人都没有吧。

    除非……这个私生子的身份不简单,足够引起一场震荡!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贴心萌宝荒唐爹〕〔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