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瑶光女仙〕〔魅王宠妻:鬼医纨〕〔师父又掉线了〕〔重生之天尸有毒〕〔逆天九小姐:帝尊〕〔盛世权宠〕〔人魅〕〔抗日之绝地土匪〕〔大红棺〕〔我在都市炼神器〕〔穿越之败家福晋〕〔总统蜜蜜宠:影后〕〔重生之再造未来〕〔怪谈电台〕〔深夜冥品店〕〔重生家中宝〕〔重生之至尊仙帝〕〔皇后保卫战〕〔吸金萌宝:天才儿〕〔师道成圣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七十七章 狗咬人和人咬狗
    宫里形势不明,李暄自然是要留下来镇压一下的,只把他们送到了宫门口,叮嘱了几句就回去了。

    秦绾拒绝了宫里派的轿子,就和苏青崖两人踏着夜色慢慢往回走,朔夜和荆蓝就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

    “你不问问药方的事?”苏青崖很平静地开口道。

    “你写着玩的吧。”秦绾一耸肩。

    “嗯?”苏青崖诧异地看了她一眼。

    那张让太医都看不懂的药方可不是随随便便把一堆药材合在一起就行的,越是医术精深的大夫,越是能从中发现很多药理知识,当然,重点是,这么一张让人不懂的药方,吃下去还得不会吃死人!他不信秦绾懂的那点皮毛真能看懂这方子。

    “我看不懂药方,但看得懂你。”秦绾闷笑道,“若是起作用的是药,你不会开一张让太医都看不懂的方子,这方子的作用就是当陛下好起来的时候,让人觉得是药的作用而不是其他,其实……真正管用的是你扎的针吧?”

    “星辰渡厄针法,一口气连扎八十八针,现在世上也就我一个人能完整用出来了,蔺长林顶多只能到六十六针。”苏青崖一声冷哼。

    “所以,那药吃不吃其实无所谓?”秦绾哭笑不得。

    虽然她隐约也猜到了,但真听他说出来,还是想扶额长叹,他这是耍了东华整个皇族吧!

    “固本培元,吃了比不吃好。”苏青崖答道。

    “……”秦绾无语。

    “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苏青崖一脸的不在意。

    “好吧。”秦绾叹了口气道,“你就是想让李钰放点血?”

    “本来是想让他一个人放的,不过看东华的皇子似乎都很期待的样子,所以,让他们放个七天再说。”苏青崖道。

    “一个人放,两天就成人干了好吗?”秦绾揉了揉太阳穴。所以说,这根本就是他们自找的吧?要是李钰一个人,说不定苏青崖让他每天放一次,放个两三天的也差不多了。

    “你可以让那些皇子皇孙们一起吃药的。”苏青崖偏过头,给她一个很恶劣的笑容。

    “那药……不补血。”秦绾提醒道。

    要是等太医开方子,也许方子没有这么精妙,但肯定会更对症些。那些太医也是脑筋没转过弯来。

    “吃了比不吃好。”苏青崖还是那句话。

    “我知道了。”秦绾点点头。

    反正,太医院肯定也会给那些皇子们开补药的,还不如就用苏青崖这个,相信李钰也会很愿意的,一个人吃苦,不如把所有人都拉下来陪他一起吃嘛。

    就是不知道,七天过后,那些皇子还有几个吃得下饭的。

    “陛下的病,之后怎么办?”秦绾又问道。

    “星辰渡厄针法只能用一次,否则病人承受不了。”苏青崖道,“他明天就能醒,七天后我看恢复情况换个方子吃药,只是……你们的陛下若是再这般不惜命,医者也不是神。我不救自杀的,这已经是破例了,下不为例。”

    “我让王爷劝劝他。”秦绾也无奈。

    “李钰吃的那张药方,有一味药会和甜梦香起反应。”苏青崖犹豫了一下才道,“若是他一直歇在皇宫里倒也无妨,毕竟在宫里燃香风险太大了,可若是他服药期间回了太子府,或者回府之后还在坚持喝药……”

    “会有什么副作用?”秦绾黑线。

    千万不要像那个凤求凰似的,合在一起就变成春药啊。

    “也不是什么大问题。”苏青崖顿了顿,淡然道,“甜梦香的原理其实是致幻剂,那药会成倍催化甜梦香的效果。”

    “多做几个噩梦?”秦绾想了想道。

    “不……”苏青崖看了她一会儿才道,“是白日做梦。”

    “白日做梦?”秦绾一愣,等到恍悟过来,不禁汗颜,“你的意思是,他连白天都会看见幻觉?”

    “差不多吧。”苏青崖点头。

    秦绾抽了抽唇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苏青崖的用药,就跟她的用谋一样,一环接一环,紧密相连,丝丝入扣。现在皇帝对李钰已经很不满了,这要是李钰在朝会上出现幻觉来个大喊大叫的,就算说他没疯,也没人信吧?

    确实够狠的。

    她还是冤枉张氏得了疯病,但苏青崖却是要活生生地把李钰逼出疯病来啊!

    更绝的是,这药若是所有皇子都喝了,却只有李钰一个人出现幻觉,怎么也不可能怪到苏青崖头上去吧?

    “要是你觉得不够,还有别的办法。”苏青崖又道。

    “够了。”秦绾轻轻一笑道,“慢慢来正好,人死了就是死了,很快的,就是这样战战兢兢地活着,慢慢地受罪才好。”

    “你高兴就好。”苏青崖说着,微微一迟疑。

    “还有事?”秦绾觉得,就算苏青崖说他刚刚给皇帝下了个毒她也不会太惊异了。

    “我刚刚看端王的模样,像是……”苏青崖皱了皱眉,很艰难地说道,“像是,纵欲过度?”

    “哈?”秦绾目瞪口呆,这还真有能让她震惊的东西啊。

    不过,纵欲过度是什么鬼,李钧不是不举了吗?

    回头她得让人去查查端王府最近发生什么事了,大婚之后,她好像对妹夫的关心不太够啊,这可不太好。

    “不过……”苏青崖又道。

    “你能不能一次性说完?”秦绾白了他一眼。

    “你真是个姑娘家么。”苏青崖黑线了。

    “本小姐是个快要嫁人的姑娘家,不怕听。”秦绾没好气道。

    “好吧,就是端王虽然像是纵欲过度,但却没有肾亏的迹象。”苏青崖干脆道,“只是他离我太远了,只看面相也许不准,具体需要让我把把脉。”

    秦绾的脸色很古怪,纵欲过度却没肾亏?该不会是……她想起来自己从云州回来时送给端王的“土特产”了,难道说,李钧上不了女人,干脆去上男人了?不,应该说,是去让男人上了?

    “你这是什么表情?”苏青崖纳闷。

    “没什么……”秦绾挥挥手,不理会了。

    不管李钧要男人还是要女人,反正和她没什么关系。不过……李钧能和张氏滚床单,说明他的问题已经解决了啊,要不要……干脆把张氏送给他算了?

    一回到苏宅,还没进门,苏青崖一个踉跄,差点被门槛给绊着,幸好扶住了门框。

    “怎么,你没喝酒吧!”秦绾吓了一跳。

    “没事。”苏青崖深吸了一口气才道,“星辰渡厄针法太耗精力罢了。”

    “那你还能撑到现在?”秦绾看着他极为难看的脸色也无语了,示弱一下就不行吗?

    “你背我回来?”苏青崖反问道。

    “在北燕的时候我没背过吗?”秦绾怒道。

    “你那是拎好吗?”苏青崖更怒,自己用轻功飞和被人拎在手里飞能一样吗?这种经历尝试过一次绝对没有人想尝试第二次的!

    “好吧,我的错,不该让宫里的轿子回去的。”秦绾委屈道。至少朔夜肯定不敢拎着你走啊,明明就是你自己嘴硬。

    “滚,这三天不要来烦我。”苏青崖靠着门休息了一阵,转身进去,用脚勾上了门。

    秦绾结结实实吃了个闭门羹,也知道他现在心情不怎么美妙,摸摸鼻子,回头道:“我们回去吧。”第二天,李暄从宫里传来消息,皇帝陛下清醒了。

    这一回,太医院的老头们个个像是打了鸡血似的,死命地研究着那张看不懂的药方。

    那些药材合在一起,应该是对身体有好处的,算是补药吧,可是,凭什么能救醒陛下呢?难道这至亲血的药引子真有什么说法,是圣山医宗的不传之秘?

    皇子的血不好弄,割手的刀是凶器,要是在宫里不见了更麻烦,不过,这不是还有一件不起眼的东西嘛?于是,早上皇帝服了药,那装着鲜血的茶杯就不见了。皇帝醒来后有些喜怒不定,伺候的宫女更加小心翼翼,不见了个杯子这点小事自然没人敢声张了。何况,长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肯定是那几个太医拿走的。

    而宫外,夏婉怡的婚事已定,夏泽天也已经递交了国书,终于要启程回西秦了,这回倒是行色匆匆,连夏婉怡的婚礼都不参加了——也许夏泽天觉得,参加这个婚礼才叫丢脸吧。

    只是,皇帝罢朝,夏泽天也无法辞行,行程也就耽搁了下来。

    另外一个无所事事的唐少陵,在逛遍了京城的各色美食小吃,间歇性地跑去苏宅找抽之外,倒是没再干什么出格的事,也没和丞相府再有任何牵连,甚至那种没心没肺的态度,让秦绾觉得,他根本就没把江辙说的那句“灭口”放在心上,只怕就算她立刻去告发江辙私通西秦,这人还会自觉地呈上证据。

    所以说,其实他和江辙应该是有仇的才对吧?

    三天后,皇帝能起身走动了,立刻开了大朝会,李暄和几个皇子也终于不用一直守在宫里了,每天只让需要放血的那个轮流进宫伺候着。

    皇帝知道了自己能这么快就好起来的药是什么之后,倒是大手一挥,免了李钰献血的差事。

    毕竟,皇帝倒下了,太子还要监国,总不能两个一起躺下。

    皇帝亲口说的话,李钰顿时如释重负,虽然只放了两次血,但他的身体状况太糟糕,如今得了旨意可以光明正大地回太子府调养那自然是好的。

    苏青崖的补药……那真不是一般的苦,他找太医问过,不过那老太医坚持良药苦口,李钰也不想被人说堂堂太子吃个药还怕苦,只能是捏着鼻子一天三碗地灌。当然,有好东西自然应该想着亲兄弟的,太子殿下很显示了一把手足之情,大家一起来良药苦口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李钰确实感觉自己的精神好多了,在宫里住的几天也没再做噩梦,也就能说服自己忍下那苦味了。

    然而,他还来不及高兴,回到太子府的第一个晚上,噩梦再次降临。

    李钰不得不考虑,难道说,是因为欧阳慧在太子府住了好几年,所以才闹鬼的?要不然,怎么皇宫里或是含光寺都好好的呢。

    一边想着,他还是不得不顶着两个黑眼圈去上朝。

    夏泽天终于能上朝辞行了。

    皇帝还是松了口气的,让一个西秦的战神滞留在东华并不是什么好事,如果可能,皇帝也是巴不得赶紧把人打包送回西秦去的。

    只有秦建云黑着一张脸,眼神很不善。

    你走就走了,偏还留了个祸害给安国侯府,就算他放弃秦桦这个儿子,也没想过会有这么个糟心的儿媳妇!

    皇帝赏赐了践行的礼物,又许诺了好好办夏婉怡的婚事,夏泽天也是一副很满意的模样,浑然没觉得妹妹嫁进秦家后会是什么日子。

    至于送行的人,镇南王世子也是重要的人物,可他又是晚辈,皇帝想了想,还是决定让太子代自己将使节团送出城,也算给足西秦面子了。

    “殿下,殿下!”荀嘉义拉着李钰的衣袖,低声叫道。

    “啊?”李钰猛地回过神来,这才想起这是朝会上,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顿时连残存的几分睡意也没了。

    “太子,一会儿你便送西秦使节团出城吧。”皇帝也看出了他心不在焉,但当着夏泽天的面也不好斥责,语气中却已经有了几分不悦。

    “是,父皇。”李钰赶紧上前接旨。

    “太子殿下这看起来像是精神不佳?”夏泽天上上下下打量了李钰一番,假笑道,“听说陛下前日身体欠佳,太子殿下果然一片纯孝。”

    “孤身为人子,孝顺父皇理所当然,不值一提。”李钰道。

    “是极是极,看着殿下这模样就知道了。”夏泽天一摊手。

    不过,皇帝听到这话却不禁皱起了眉。

    不是已经让李钰不用献血,回府休息了吗?怎么脸色倒比在宫里侍疾那两天还难看?就算是今早刚刚放过血的李钧,看起来也好多了。

    太子,国之储君,自己已经是在拖日子了,难道继位的皇帝再是个病秧子?

    李钰也很黑线,但人家说他孝顺,不管是不是,他都不能反驳。

    然而,猛然间,眼前一花,夏泽天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居然和另一副容貌重合了。用力眨了眨眼睛,他按捺下心底的不安,沉声道:“不知世子打算何时启程?”

    “早些上路吧,这会儿他们应该已经收拾好行装了,不如……太子殿下一起出宫?”夏泽天提议道。

    “既然如此,太子便去吧,散朝。”皇帝开口道。

    原本,今天的早朝就是为了表示对夏泽天的重视举办的,也有让他知道,皇帝只是小病并无大碍的意思,以示震慑,原本也不可能在西秦的战神面前讨论什么政事。

    “啪!”就在这时,金殿中央一记清脆的耳光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夏泽天被打得头都偏到了一边,耳鼓嗡嗡作响,好半晌听不清声音,脸上火辣辣的抽痛,可见挨的这记耳光下手有多重!

    要说平时他自然不可能挨上这个耳光,可这里毕竟是在金銮殿,东华皇帝的早朝上,他做梦都没想到堂堂东华太子居然会毫无征兆地打他一巴掌!再加上李钰武功不差,出手快,又事发突然,就算是他,也是感觉到脸上的抽痛,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的。

    好不容易等脑袋的晕眩平缓下来,夏泽天揉了揉肿起的左边脸颊,看着李钰的目光中满是杀气。

    就算千秋节那天,他被秦绾用两根金簪从马上打下来,也没这么狂怒过。毕竟,那是比武,他堂堂战神,赢得起也输得起。可是,金銮殿上,他居然在东华君臣面前挨了一巴掌,这关系到的已经不是他的个人荣辱,而是整个西秦的尊严了!

    满朝文武包括皇帝在内,都被这一巴掌打傻了,回神的速度居然还不及夏泽天。

    “太子殿下这是何意?”夏泽天咬牙切齿道。

    “我……”李钰自己也楞了一下,随即低头看看自己因为用力太大而隐隐发麻的手掌,再抬头时却是脸色大变,连连后退了几步,大吼道,“你、你滚开!不要来找我!”

    “太子!”皇帝站起身来,一声怒吼。

    “父皇?”李钰迷乱的眼神一清,但很快又茫然起来,指着夏泽天道,“你是那个阴魂不散的,滚出去!”

    “陛下,希望您能给西秦一个交代。”夏泽天铁青着脸,一字一顿地道。这是直接把这场冲突上升到两国之间的高度了。

    “按住太子!”皇帝无暇理会他,一叠声的吩咐。

    武将行列里立即走出来两个将军,想要拉住李钰,然而,再怎么说李钰也是习武之人,这会儿又爆发了蛮力,两个武将不敢伤到他,一下子还真制服不了他。

    皇帝大口喘着粗气,原本就是强撑着的身子更是摇摇欲坠,几欲晕倒。

    一边的李暄看不过去,扶了他一把,随即走下台阶,一记掌刀敲在李钰后颈上,把人打晕过去。

    皇帝喘了口气,怒道:“究竟怎么回事!”

    “陛下,恐怕是本世子要问怎么回事吧?”夏泽天暴怒道。

    皇帝看着他红肿的半边脸,一时哑然,又头疼无比。怎么回事?他还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呢,谁晓得李钰突然发什么疯?

    “陛下,先传太医吧。”李暄淡淡地道,“夏世子脸上的伤要处理,太子殿下的状况也不对。”

    “不必了!本世子这就返回西秦,不劳远送,告辞!”夏泽天怒气冲冲地一拱手,转身就要走。

    皇帝顿时大急,这要是让夏泽天顶着这么一张脸走出去,东华和西秦的盟约也岌岌可危了。

    “太子殿下最近压力太大,有些神智失常,还请世子见谅。”李暄的声音依旧是平静无波的。

    “见谅?宁王倒是让本世子见谅试试?”夏泽天一声冷笑,手指点着自己的脸颊道,“怎么,总不会说你们的太子殿下神智失常到疯了?乱咬人?”

    李暄无言,毕竟李钰在众目睽睽之下甩的一巴掌,怎么辩解都没有用。

    “来人!把太子送回府邸,让太医院的人全部去会诊到底出了什么毛病!”皇帝一声怒吼。

    他对李钰的忍耐实在已经到达顶点了,只是体弱多病还罢了,可要是连脑子都出问题了,他接得下东华皇帝这个重担么!剩下的几个皇子中,原本还觉得李钰虽然软了些,但也不失为一个守成之君,只要有大才辅佐,还是立的起来,可如今看来,这才是个最不靠谱的!

    这一巴掌下去,要说李钰没疯,怕是满朝文武都不信。

    “世子放心,朕一定会给西秦一个交代的。”皇帝沉声道。

    “好,既然陛下如此说了,本世子就在东华多留一天,且看陛下能给出什么交代!”夏泽天停顿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配上那张肿起了半边的脸,更让人觉着毛骨悚然。

    “请世子到偏殿,让太医处理一下伤口,陛下一向是很尊重西秦的。”李暄道。

    夏泽天闻言,脸色一阵扭曲。

    皇帝很尊重西秦?那么,不尊重西秦的只是太子?于是你这究竟是给人开脱,还是入罪?

    不过,皇帝虽说下旨将所有太医都派到了太子府,但宫里也不能不留人,别说夏泽天的伤了,皇帝被这么一气,好不容易有点起色的身体顿时又垮下去一大半。

    不提宫里乱成一团,虽然夏泽天没有出宫,但毕竟这一幕文武百官都看见了,再加上殿内殿外的内侍和侍卫,还没到正午,早朝上发生的事就沸沸扬扬传遍了京城。

    最关键的是,皇帝大概是被气得忘记了,李暄……大概也是忘记了吧,谁也没下封口令。

    人们总说长舌妇长舌妇,不得不说,男人长舌起来,这威力也是很恐怖的,等在盛世吃饭的秦绾等人听到消息时,传言已经变成了太子殿下当殿痛殴西秦镇南王世子,世子毫无还手之力了。

    于是,很诡异的,满城百姓还都在为自家太子殿下叫好。当然,滞留驿馆的西秦使节团的心情就不那么美好了。

    “太子殿下威武。”被请来镇压唐少陵这个不安定分子的南宫廉毫无诚意地说了一句。

    反正盛世有酒有菜,离开京城之前就在这里落脚也没差。

    一边的唐少陵却是风卷残云般扫荡着桌上的菜肴。

    姬夫人做的菜,品种虽然多,但每样就那么一点点,真的不够吃的。

    那什么什么世子,什么什么太子的,统统都要等他吃完饭再说!

    “李钰性子软,这头一回硬气了,真希望他挺得住。”秦绾捧着茶杯,懒得跟唐少陵去抢东西吃。

    她可是最清楚,李钰会打那一巴掌,八成是出现幻觉了,不过,他才回太子府过了一夜吧?苏青崖的药未免也太立竿见影了。

    “啊~吃得好饱!”唐少陵终于放下了筷子,摸着圆滚滚的肚子,一脸满足地叹息。

    “饱了?还吃不吃了?”秦绾问道。

    “嗯……”唐少陵苦大仇深地看着盘子里仅剩的一点菜,终于苦恼地摇摇头,“吃不下了。”

    “很好。”秦绾满意地点点头,打了个响指。

    荆蓝走过来,麻利地收拾了桌上的残羹剩饭,隔了一会儿,重新端来六七样菜肴,一一在桌上摆好。

    唐少陵看得目瞪口呆。

    好像好好吃的样子,有两盘菜都没见过!

    秦绾这才拿起筷子,慢条斯理地开始吃饭。

    “你……”唐少陵指着她说不出话来。

    “怎么,唐少侠不是吃饱了吗?”秦绾笑道。

    “……”唐少陵泪奔,早知道还有好吃的,刚才就少吃点了,现在是真的……一口都吃不下了!

    “看起来味道不错,适合下酒。”南宫廉也放下了酒坛子,拿起筷子。

    “你故意的。”唐少陵哀怨道。

    “对,有意见?”秦绾一扬眉。

    “没有……”唐少陵郁闷道。

    “不过,这事不好解决吧?”南宫廉开口道。

    秦绾一怔,才反应过来他说的还是李钰的事,不由笑了笑,不在意道:“没事,太子殿下神智失常嘛,王爷不是说了吗?”

    南宫廉没好气地看着她。

    李钰怎么“神智失常”的,现场参与还扮演了一回女鬼的南宫廉自然最清楚不过了,于是,太子殿下就被扣上脑子有病的帽子了?难道秦绾扮鬼吓他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吗?那么,这个女子的心思缜密,甚至在虞清秋之上啊,更别提那个冉秋心了,差的太远。

    “流言传得太快了。”南宫廉叹了口气。这也是东华方面根本没有控制流言的关系吧。

    夏泽天有意散布,李暄默契配合,只剩半条命的皇帝陛下只顾着怎么善后了,完全忽略了流言的问题。

    “当然快了。”唐少陵一边剔牙,一边闲闲地说道,“这世道,狗咬人的事天天有,已经不稀奇了,人咬狗才是稀奇事!”

    “……”

    “……”

    南宫廉和秦绾对望了一眼,都无话可说。

    唐少陵这样一句话黑了李钰和夏泽天两个人的,才叫欠揍啊!

    “不过,话说回来,谁说那是人咬狗?”顿了顿,秦绾又道。

    “怎么?”唐少陵一怔。

    “这算是人咬狗还是狗咬人,谁知道呢。”秦绾一摊手,云淡风轻道。就是嘛,李钰和夏泽天,谁是人,谁是狗,还真挺微妙的。

    南宫廉哭笑不得。好吧,这个比姓唐的小子更毒!

    秦绾继续慢条斯理地用饭,姿态优雅,气质高贵,仿佛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似的。

    “小姐。”荆蓝正好又搬着一坛没开封的酒进来,听到这句话,却笑着插了一句,“什么狗咬人、人咬狗的,依我看,根本就是狗咬狗!”

    “噗——”南宫廉一口酒直接喷了出来。

    搞了半天,原来最毒的还是这个丫头啊!

    “罢了,换个地方喝酒去。”他顺手抄走荆蓝怀里的酒坛,又拿走了桌上的一叠梅子酱花生仁当下酒菜,直接就从窗口跳出去不见踪影了。

    “哈哈哈……”唐少陵拍桌大笑,一边道,“秦姑娘身边的人都很有意思啊!”

    “那是本小姐调教得好。”秦绾微笑。

    “说的是。”唐少陵点点头,又凑过去道,“什么时候秦姑娘来西秦,也帮我调教调教鸣剑山庄的丫头?”

    “其实……我比较想调教一下唐少侠你的。”秦绾抬起头来,看着他,一脸诚恳地道,“唐少侠,没人对你说过,你很欠抽吗?”

    “没有,绝对没有。”唐少陵立即摇头。

    “没有?那么我问一件事。”秦绾笑道。

    “什么事?”唐少陵随口道。

    “你捏着江辙什么把柄了?”秦绾突然开口道。

    “不就是……”唐少陵顺口说道,不过才说出三个字,立刻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但脸色也变了。

    秦绾不说话,只是看着他笑。

    ------题外话------

    推荐帝歌最新暖作《诱爱之男神手到擒来》

    他从雨夜里捡回来的一条狗,竟摇身变成了容貌清妍的美人。

    从此,一穷二白的他被一只妖赖上了。

    …

    为了撩到男神,她抛下矜持,每日变着花样来勾引。

    送花送饭、野宿看星辰、制服齐上阵,通通没能拿下男神,终于在某一天,感染风寒裹得严严实实的她,被男神给吃了。

    “没想到你口味这么重,不爱制服爱禁欲。”她缩在被窝里,英气漂亮的脸蛋浮出一抹绯红。

    他像只饱食的饕餮,狡猾一笑,“一剥到底,滋味无穷…”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婚心动魄:神秘人〕〔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