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席的亿万新妻〕〔白狼公孙〕〔放开那个小姐姐〕〔校花的贴身狂医〕〔总有美男想撩我〕〔祸国妖妃不贤淑〕〔最强信仰兑换系统〕〔最强特种兵之龙魂〕〔封神问道行〕〔篮坛超级巨星〕〔大虫子的至尊惩戒〕〔黑科技西游〕〔禁区巨星〕〔这世界的土著好凶〕〔骑士征程〕〔死亡帝君〕〔重生日本高校生〕〔科技翻译家〕〔我的兄弟来自宋朝〕〔诸天投影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七十六章 你有病,我有药
    “病的是陛下,太子殿下能帮得上什么忙?”老太医一脸的不屑。

    不过,苏青崖根本像是没听见似的,坐下来,刷刷刷写完一张方子。

    这回,老太医都没等人说什么,直接一把抢过来看了。他这种行为自然是失礼的,不过这会儿谁也不在意了,苏青崖的药方,当然没人敢直接用,到底还是要让太医过目的。

    “病人全身血液坏死,血中含毒,连新生的血液也会立刻被污染,若是不能一次性将全身血液替换,就只能控制病情,无法根治。”苏青崖道。

    老太医也不禁点点头。

    皇帝的病情其实并不复杂,他们都能诊断得出来,可是,正如苏青崖所说,换血,必须一次性将全身血液替换,这样人还能活着的可能性实在太小了,谁也没哪个胆量去尝试,所以这种根治的方法,他们连提都没提过。至于控制病情……老太医看着眼前的药方,神色间很有几分复杂。

    实在是……这张药方,他这个在医术上沉浸了一辈子的太医,居然……没看懂!龙涎香,活血的。红景天,补肾养气,好吧,也有养血活血的作用,但黄精是治疗脾胃虚弱的吧?还有王不留行,那是女子用的药材啊!

    于是,这些药材合在一起,虽说是吃不坏,可能治陛下的病?

    “这个药引子是什么意思?”一起凑过来看的几个太医忽然指着方子上最后一行字问道。

    “至亲血一杯?”那太医疑惑道。

    “以血补血,有什么问题吗?”苏青崖问道。

    “可是……”老太医犹豫了一下,又想起了之前的话,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这至亲血,难道是要……太子殿下的血?”

    “至亲均可。”苏青崖淡然地开始写第二张药方,一边说道,“太子殿下若是怕疼,其他皇子和几位郡王皆可,十皇子十一皇子年纪太小就免了吧。还有……宁王的血缘远了些。”

    老太医顿时会意,这是父母兄弟子女这些直系都可以的意思?那似乎也用不着太子殿下上。不过,难道这方子的重点是药引子?

    李钰的脸色很难看,虽然苏青崖说皇子皆可,可他要是推给别人,岂不是坐实了他因为怕疼,居然连给父皇放点血治病都不愿意?事实上他很怀疑这个所谓的药引子至亲血就是苏青崖故意用来折腾他的!

    不过,就算心里再这么想,他也不能说出来,一说就是不孝!不过,反正就是放一杯血嘛,不是什么大事!

    想着,他已是一脸正色道:“李钰身为人子,又是现在皇子中最年长的,为父皇治病当仁不让。”

    秦绾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最年长?二皇子前恭亲王李铭只是被圈进,离死还早得很呢!

    “殿下纯孝。”老太医叹服。

    其实他也不知道这药引子是不是真的有用,但要是他开口表示反对,那要是皇上不好了,是不是他得担这个责任?反正,一杯血而已,对身体损害不大。

    “这药可不是吃一次就够的,一日三次,殿下你确定一个人可以?”苏青崖脸色古怪地看着他。

    “……”李钰黑了脸。

    一日三次?用不了几天,他就要被抽干血了吧!

    “父皇身体为重,自然是我等皇子共同分担。”李钧阴沉着脸道。

    秦绾都好奇地看了他一眼,却发现李钧最近变得厉害,原本还算阳光的脸阴森森的,一副刻薄相,好像硬生生苍老了十来岁似的。看起来,不举果然对一个男人打击很大啊!就是不知道,现在李钧的状况究竟是不举,还是虽然能举了,但一上床就吐?

    可怜见的孩子啊。

    不过,李钧这话一出,其他皇子也各自点头。当然,如果不算年幼的十皇子和十一皇子,每天三次药,还是有点儿不够的,只怕陛下的几个弟弟也得放点血了。

    “太子殿下这身体……”苏青崖摇摇头,虽然没说什么,但也是一脸的嫌弃。

    “孤撑得住!”李钰咬牙切齿道。

    他何尝不知道自己最近的身体真的不好,再要放血绝对是雪上加霜,但是,这情形,他身为太子,能说一个“不”字吗?

    “拿去。”苏青崖直接把第二张药方丢过去,“补身体的,同样一日三次,免得把太子弄出个毛病来还是我的错。”

    李钰楞了一下,有些狐疑地看了一眼递过来的药方,没敢伸手去接。苏青崖能这么好心给他开方子调理身体?绝对是想毒死他吧!说不定,这药方的纸上就沾了毒,拿着就会发作?

    “苏公子一片好心,殿下还是受了吧。”秦绾轻笑着拿过药方,扫了一眼,也扔给了老太医。

    “这方子……绝妙!”老太医一看,连连赞叹,眼睛都亮了,最初对苏青崖的敌意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现在看他的眼神,简直是一副恨不得拜师的热切。

    后生可畏啊!

    这个人,被称为神医,看起来确实不是浪得虚名的,尤其是,他还如此年轻。

    “绝妙?”李钰不信。

    “是的,殿下,这方子调理身体极好,尤其对殿下的症状也对症,吃着没错的。”老太医道。

    “那便……多谢苏神医了。”李钰说道。

    尽管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那老太医的医术他还是信得过的,既然说是绝妙,那应该没错,这状况下再要大量失血,有好药能补补自然最好不过了。

    “不谢。”苏青崖却勾了勾唇角,“赶紧去煎药吧。”

    李钰下意识就觉得头皮发麻,又往后退了退。

    对于李钰和苏青崖之间的恩怨,其实知道的人还不少,至少这殿内的皇子,除了两个小的,都心知肚明。他们也怀疑苏青崖这个药引子就是存心折腾李钰而连他们一起拉下水了的,不过事关父皇,谁也不能提出质疑,以免被人当做不愿意为父皇流血,是不孝。反正,药喝下去,就看父皇是不是好起来就知道了。

    “那就请殿下让开些,我要扎针。”苏青崖道。

    “哦。”李钰赶紧从龙床边让开了。

    苏青崖看都不看,捻起烤热的银针,一口气就插下去七八根,完全不像是普通大夫施针时那种一针下去转许久的磨蹭。一眨眼功夫,皇帝上半身包括脑袋都被扎成了个刺猬。

    秦绾暗自吐吐舌头,退到了李暄身边。

    这场面……看着实在有点儿渗人。

    这会儿,太医们依旧在外间聚在一起,嘀嘀咕咕研究那两张方子去了,第二张也罢了,可是给陛下用的这张完全不明白是基于什么药理开的,难道他们的医术真的相差那么多?

    李钰心里不安,即便明知自己听不懂,却也非要凑在一边旁听,其他几个皇子显然也有一样的想法,皇后却在照顾最年幼的十一皇子,安排着让嬷嬷带人去偏殿睡上一会儿,反倒是龙床边上只剩下李暄和秦绾两人。

    “方子?”李暄看着李钰的背影吐出两个字。

    “确实是补身子的好药,之前苏青崖给我开的就是这方子,不过我嫌苦,磨着他改了。”秦绾答道。

    “哦。”李暄闻言,也不说话了。

    他们并没有把声音压得太低,李钰和太医们就算在外间也是听得清楚的。

    见太子殿下看过来,老太医忙道:“殿下,方子确实是极好的,良药苦口。”

    “知道了,孤又不是怕苦的姑娘家。”李钰也算松了口气。

    只要方子是真的好方子就行,苦……药哪里有不苦的,他一个大男人,还能怕喝药了?

    秦绾只在心里笑,不怕?

    这张方子就是当初在南楚临安王府,苏青崖为了拆穿她的身份开的那张方子,确实是最好的补身体的方子没错,可上面的药材,绝对是,没有最苦,只有更苦的!还一天三次地吃?这绝对是能把人吃疯掉的节奏!

    没有尝试过的人,绝对无法想象药居然能苦到这份上,毕竟,虽然人人说良药苦口,可其实不是所有的药材都是苦味的,甚至很多药材的药性也是互通的,哪个大夫没事会专挑最苦的药材配药?这不是欠抽呢!

    所以说,这张药方本身,才是用来折腾李钰的嘛。而且,还有个问题,是连太医都被忽略了的。

    太医只看见这方子确实是很能补身体的,尤其用药精妙,让他们叹服,可是却忘记了,李钰虽然需要补身体,可他更需要的……是补血啊!

    这方子确实调理身体,只可惜,补血的效果一般般,还不如多喝几碗红枣血糯粥呢。

    苏青崖起针的速度比下针足足慢了十倍有余,等最后一根针抽出来,已经过去一个半时辰了。

    整套银针摆在一边,原本的亮银色似乎是失去了光泽,不但暗沉沉的,灯光下还隐隐泛着青黑的颜色。

    “药。”苏青崖回头道。

    秦绾立即端着熬好了煨在火炉上的药上来,另一边,太医战战兢兢地拿了一个空茶杯和一把小刀过来。

    “来吧。”李钰挽起了衣袖,扭头。

    虽说要放血,可让他拿刀自己割自己他还没这个勇气。

    “这……”那太医的手居然也在微微发抖,要知道针灸是精细活儿,医者的手可是最稳定的。可是,这毕竟是太子,是君啊,拿刀割太子的手放血这回事,几辈子都没见太医做过。

    “药要凉了。”苏青崖不满道。

    “九弟,你来。”李钰咬牙道。

    李钧沉默了一下,接过刀子,在他手臂上一划——

    出血了,但是……只是血痕,流下几滴血珠子就止住了,这要放满一杯要等到什么时候去?

    李钧僵了僵,犹豫着是不是要再划一刀,或许,这次该划得重一些?

    他虽然也练武,但平时要么是直接把人杀了,什么时候研究过要怎么下刀给人放血还不伤到重要的血管经络?

    李钰的脸色也黑透了,可要他自己下手,看李钧这一刀他也明白了,他自己……一样掌握不好分寸。这种事还是太医更有理论基础些,可这些太医……对上他的目光,纷纷退散。

    “不就是放个血,有那么为难吗?”苏青崖已经很不耐烦了。

    “本王来吧。”李暄走过去从李钧手里接过了刀子。

    他身份够,辈分也够,完全没有心理压力,抓起李钰的左手,刀子一抹,就在他手臂上开了一道口子。李暄还是比较了解苏青崖的,他折腾李钰是没错,但医治皇帝这事更不能有差错,所以,方子肯定是没有问题的,这血未必是一定需要,但李钰不放血,药放凉了却不是什么好事。

    “杯子。”李暄开口。

    “啊。”太医赶紧把杯子凑过来接住了滚落的鲜血。

    李暄随手把染血的刀子塞回一脸僵硬的李钧手里。他是真正的高手,掌握这点分寸自然不在话下,再加上刀子锋利,伤口平整,其实也说不上有多疼,愈合后疤痕都不会留。

    只是……李钰却是个没吃过多少皮肉之苦,娇生惯养长大的皇子,虽说也不是很疼,但是眼看着自己的血哗啦啦往外淌还不能去按的那种视觉,实在是很让人腿软。

    幸好,十皇子和十一皇子两个小的已经跟着嬷嬷去偏殿睡了,没看见这一幕,其他皇子脸色发白之余,也不禁暗自发毛。

    刚刚他们才发现一个问题,割手放血似乎也是个技术活啊!这药一日三次的吃,宁王总不能从早到晚等着给他们操刀子,那轮到他们的时候怎么办?让侍卫下手吗?

    很快的,血流了一茶杯,李暄松开李钰的手,拿了一杯血走回龙床边。

    苏青崖也不挑剔,直接将血倒入滚烫的药里,摇晃均匀了,示意两个在一边伺候的宫女来喂药。他可不是会伺候病人的,要是让他来灌药……只怕皇子们得当他是刺客了。

    而李钰原本就很多天没好好睡觉了,这下一下子流了那么多血,猛地眼前一黑,整个人身体一晃,若不是扶住了桌子,差点一头栽倒。

    “快,快给殿下治伤!”慌得太医们一阵混乱。

    “不过是流了点血,三哥还真是身娇体弱。”角落里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

    众人抬眼看去,却见是五皇子安郡王李锴一脸讽刺的笑,挑衅地看着李钰。

    原本,恭亲王倒台后,李锴和李钰一样,都对太子之位势在必得,甚至,比起性子有些软的李钰,锋芒毕露的李锴显然更得皇帝的圣心,只是……他瘸了一条腿。

    身有残疾者不得入仕,连做官都不行,何况是做皇帝?任谁都知道,李锴这辈子顶了天也就是个安郡王了,连升亲王的机会都没有。陛下不是个大方的皇帝,对儿子也一样,从郡王到亲王,也是要立下功绩的,可一个残疾皇子,连办差事的资格都没有,走出去皇帝都嫌丢人!

    总算李锴还算是比较坚强的人,酗酒颓废了一阵子后,也就算慢慢调整过来了,反正,他虽然没有了继位的资格,但也因此不会再为任何人忌讳,每日在王府里喝酒听曲,玩个美人,只要不是太出格,任谁都不会管他。

    当然,要说李锴就这么咽下这口气了,绝对不可能。他还能不知道自己的腿是怎么瘸的吗?意外?哪来这么多意外,怎么不意外到李钰腿上去?分明就是那个欧阳慧买通了高手做的。背后是谁指使的,那还用说吗?

    就算原来不知道,只看最终是李钰登上太子之位也该明白了。皇家子弟,哪里有蠢人呢。

    不过,李锴这话,李钰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干脆闭着眼睛坐着,任由太医给他包扎伤口,权当做没听见了。

    “三哥可是太子,是储君,要保重身体啊,为父皇献血之事,就不劳三哥了吧。”李锴继续说道。

    “五哥。”身边的七皇子平郡王李铎轻轻拉了拉他的衣服,示意他别再说了。

    “我这是关心三哥!”李锴一声冷哼,瞪了他一眼。对于这个同母弟弟,他是恨铁不成钢的,他自己是废了,可李铎还好好的,还是有一争之力的,原本支持他的人,李钰上位后肯定不会再用,自然只能继续支持弟弟。可这孩子……性格软得跟面团似的,怎么都扶不起来,没让他少生气。

    当初,他们的母妃这样养儿子是不想让他们将来兄弟相残,也说不上是错,可人算不如天算,李锴废了之后,再要改李铎的性子就来不及了。

    “有劳五弟关心了。”李钰开口说了一句。

    这两人,一个废了,一个扶不起来,他还真没放在眼里过,他是太子,自该有为君的涵养,失败者的吼叫声,听听也就罢了,实在不必当真计较。

    “我看三哥的样子可不大好,刚刚又放了血,不如到偏殿和小十一他们一起去睡会儿?”李锴提议道。

    “不必。”李钰冷声道。

    “父皇还躺着,要是太子三哥再倒下可不得了啊。”李锴道。

    其实他说的未尝没有道理,若是换个人好好说,也许李钰就顺势去歇着了,毕竟身体真有些撑不住,失血也算是个好借口,就算父皇醒来也有话说。可是,这话由李锴说出来,处处都像是挤兑,哪有半分的关切?

    就算是硬撑,也必须给撑着!

    “孤说了不必!”李钰厉声打断了李锴还想说的话。

    “都闭嘴!”里间一声低斥,李暄走出来,扫视了一圈,与他森寒的目光接触的人无不低下头去。

    “皇叔祖,父皇如何?”李钰赶紧道。

    “服了药,气息稳健多了。”李暄冷肃的面容渐渐松开,缓和了一下口气,又道,“当然,你们几个要是继续下去,把陛下气醒了……”

    “不敢。”不只是李钰和李锴,在场的皇子和太医都诚惶诚恐了。

    就算是李钰和李锴起了冲突,可他们在一边却没有劝谏也是错。

    李暄点点头,还没再说什么,就见秦绾和苏青崖并肩走出来。

    “苏大夫,陛下只要每日服药即可吗?”太医们立刻围了上来。

    “七天后我再来行一次针,顺便看看是否需要改药方。”苏青崖道。

    闻言,众皇子可都松了口气,七天,一日三次,也就是二十一次药,平均分摊到每个人身上,顶多也就三四次,流这点血,问题还不是很大,又能显示自己的孝心,不错!

    “苏神医。”猛然间,一个身影挡在了苏青崖面前。

    “五哥!”李铎吓了一跳。

    “安郡王?”苏青崖一怔,回头看了秦绾,用眼神问,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秦绾微微摇头,一摊手,表示自己也不明白。其实他和李锴并未正式照过面,弄瘸他的腿也是派下面人去做的,她绝不会让自己的手去伤害皇族子弟给人落下把柄的。

    “听说,西秦鸣剑山庄的唐默残废了几十年的腿,苏神医也给治好了?”李锴问道。

    这话一出,李钰不禁眼皮子一跳,连心跳都加速起来。

    对了!苏青崖能医好唐默的腿,凭什么就医不好李锴的?李锴的伤情比起唐默,那轻的可不是一点半点。父皇原本就喜欢李锴,若是他能治好腿疾,岂不是又会变成那个让他头疼的安郡王?哪怕他现在已经是太子了,可父皇还在呢,不见前恭亲王的下场?

    能想到这一点的人显然不少,一瞬间,殿中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苏青崖身上。

    “本公子医术不精,怕是让郡王失望了。”在一片各色目光中,苏青崖冷淡地开口道。

    李钰闻言,不由得暗中吐出了一口气,整个人也放松下来。刚刚他还担心,苏青崖若是想给他找茬,医好李锴的腿显然是一招杀招,不过看起来,他是没这个意思。

    “苏神医怎会医术不精?”李锴的脸色也有些难看。显然,他也是和李钰一样的想法,才觉得能请动苏青崖给他治伤的。

    他不是欧阳慧那女人的挚友吗?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杀了欧阳慧的李钰登上皇位?

    “郡王这话说得好笑。”苏青崖一脸惊奇地看着他,“本公子难道喜欢承认自己医术不精?还是说,再看一看才说医不好,郡王心里就能好受点?”

    “……”李锴也是第一次跟苏青崖打交道,一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若是苏神医不介意,还请……替安郡王看看?成与不成,都无碍的。”皇后温温柔柔地开口。

    皇后很有几分忧虑,她没有嫡子,虽说哪个皇子继位都与她关系不大,只是,比起李钰,显然是李锴上位更好,毕竟李锴和李铎的生母才是个小小的嫔,而李钰的生母周贵妃却权摄六宫,皇太后,也有过得好和过不好的分别的。

    李锴也很清楚这其中的关窍,顿时一副诚恳的模样拱手道:“有劳苏神医再看一看。”

    苏青崖一声冷笑,眉眼之间闪过一丝不耐。

    这些皇子皇孙,再怎么摆出一副礼贤下士的虚心态度,可眼里的傲气和不屑依然收敛不干净。就像是李锴,或许觉得自己身为皇子,堂堂郡王,稍加客气,别人就该感恩戴德了。

    “五哥,你难道不知道,苏青崖从来不医欧阳慧伤的人吗?”不远处,李钧抱着双臂嘲讽道。

    “住口!”李暄脸色一沉。

    李钧一怔,也自知失言,不过他最近性情也变得厉害,只是转过身去不说话便罢了。

    李锴和李钰的脸色也很不好看。

    李锴的腿跟英王府肯定是脱不了关系的,而众所周知欧阳慧是英王的谋主。然而,到底也没有证据证明这是欧阳慧下的手,毕竟,很多人都可以证明,李锴出意外那天,欧阳慧远在数百里开外。

    就算谁都知道必定是欧阳慧派人去做的,可知道是一回事,大庭广众之下直接说出来就不行了,就连受害者的李锴,也不敢这么说。

    没有证据,指责亲兄弟,皇帝信不信另说,但一个无能的帽子肯定要扣下来的,所以他当初才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

    然而,这时候,虽然皇帝昏迷着,可还有其他皇子在,太医在,李钧居然就这么说出来了!

    李钰狠狠地瞪了李钧一眼,但这时候也没办法斥责什么,何况,这个弟弟从云州回来就变了不少,大婚后更是变本加厉,根据他安排在端王府里的人回报说,李钧最近越发的喜怒不定,阴晴难测了。

    王妃秦珍就像是个摆设,就连大婚之夜,还是新娘子自己揭开的盖头,李钧就没踏进王妃院子一步,后院的其他人包括云州带回来的那个纪庶妃也没哪个是得了宠的,个个独守空房,反倒是……秦绾送了李钧一个俏寡妇得了宠,如今李钧几乎夜夜都歇在那寡妇房里。

    李钰虽然没觉得秦绾会害李钧,但是……这事总觉得有些诡异。他这个弟弟也算是阅人无数了,就算不喜欢王妃,可这么多美人都不要,偏偏就看上个寡妇了?他也旁敲侧击地问过几句,只是李钧支支吾吾地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加上李钰最近实在力不从心,也就没精力去管弟弟的房里事了。

    可是,他怎么都没想到,李钧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怎么看怎么破罐子破摔的味道!

    “你说,是不想医,还是医不好?”李暄叹了口气,转头问道。这个问题如果不是当面回答清楚,只怕李锴不会善罢甘休,连李钰也会因为提心吊胆,说不定就做出点什么不该做的事来了。

    “跟萧家的那个一样,骨头粉碎了。”苏青崖一声嗤笑道,“我是大夫,不是神仙,你真以为我吹口气,就能让人重新长块骨头出来?”

    “听见了?”李暄也不追究他话里的真假,只看着李锴。

    “是本王鲁莽了,苏神医勿怪。”李锴就像是个戳破了的球一般,整个气势都泄了。

    他请过无数个大夫,自己的腿是个什么情况他当然是心知肚明的,求到苏青崖头上,其实也是抱着最后的一线希望,果然……还是自己痴心妄想了啊。

    也是,少了块骨头,大夫能有什么用?唐默的腿能治好,他可没少块骨头的。

    “本王送苏神医出宫,你们几个都安分点,陛下还躺在里面!若是谁再出什么幺蛾子,别怪本王剑下无情!”李暄斩钉截铁道。

    “是。”众人纷纷应是,不由得抹了把冷汗。

    宁王有殿前带剑的特权,可以先斩后奏,就算他不能真的杀了皇子,可先揍后奏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请。”李暄一摆手。

    苏青崖收拾好东西,提着药箱就出去了,倒是秦绾跟着走的时候,途径李钰身边,低声说了一句:“殿下,记得吃药。”

    李钰还没说什么,三人已经走出殿门了,他只好把话又咽了回去。

    反正,他肯定是会乖乖吃药的,他还没当上皇帝,还没大权在握,怎么肯折了寿数?根本不需要别人来提醒他这一点。

    父皇也不会喜欢继承人整天病病歪歪的,看起来,父皇养病的这段时间,得把自己的身体也调理好了才行。

    就是……那个该死的噩梦要怎么办!

    ------题外话------

    其实,割手放血真的是个技术活,轻了,流一点血就凝固了,重了……这个更悲催╮(╯_╰)╭

    ps:话说有实体礼物福利活动哟,大家记得关注公告章节~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逆袭:这个学〕〔我的神秘老公〕〔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