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妃当道:摄政王〕〔买个王爷做相公〕〔独家蜜爱:晚安,〕〔我的分身是天神〕〔我送外卖的那些事〕〔最强狂兵〕〔兽血青春〕〔九仙帝皇诀〕〔蹭出个综艺男神〕〔关山重重梦〕〔最强妖孽〕〔荒野的召唤〕〔沧海纪〕〔最穷岛主〕〔火影之最强人类〕〔重生天后辣军嫂〕〔核桃空间通万界〕〔碎星物语〕〔储备粮的逆袭〕〔司徒先生,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七十四章 试探
    秦绾带着荆蓝和朔夜来到太子府前,太子府已经是府门打开迎接了。

    毕竟,现在秦绾的身份已经是长乐郡主了,不只是一个小小的侯门嫡女。

    因为打着是来陪伴白侧妃的名义,出来迎接的朱仲元还是先把人送到了后院。

    白莲最近可以说是春风得意,江涟漪已经再无翻身之力,自己肚子里的这个,据大夫说,虽然月份小还不明显,但是个男胎的可能性极大,若真是个儿子,那便是太子长子。将来太子登基,这孩子身后又有宁王府的支持,可不就是最尊贵的皇子?就算退一万步,她无法登上后位,可让一个女人生不出孩子是多难的事?只要没有嫡子,长子在天然上就占了最大的名分。

    于是,白莲看着秦绾到来就更亲热了,不顾还怀着身子,亲自张罗着瓜果点心茶水上来。

    秦绾坐着看她忙活,也不介意。

    要说白莲对她有感激之心——那多少总是有一点儿的,至少现在还是有的。不过,最大的原因还是她需要宁王府和安国侯府的支持吧。

    所以,秦绾也心安理得。

    不过,终归是打着探望的幌子来的,宁王府也带了些补品过来,秦绾不咸不淡地过问了几句,也没话说了。

    虽然,她不至于会对一个未出世的无辜孩子动手,但这孩子生下来也注定过不了好日子的,没有必要浪费时间。

    “表嫂,幸好当初听了你的话。”白莲一手摸着小腹,脸上笑得甜蜜。

    若是真的等上一年半载的,虽说嫁得更风光,可哪有一个长子重要?何况,还多赚了一个郡主的封号呢。

    “我们是一家人,我总归是不会害你的。”秦绾把玩着自己腰间的一块玉佩,淡淡地说道。

    “是,我都听表嫂的。”白莲如小鸡啄米般乖巧地点头。

    秦绾说得不多,但仅有的两次指点,第一次让她有了孩子,第二次彻底贬了江涟漪,让白莲对她彻底深信不疑了。

    “都听我的?”秦绾似笑非笑地瞥了她一眼。

    “是。”白莲用力点点头。在她看来,她和孩子的利益,和表哥表嫂的利益是一致的,那么表嫂自然是不会害她的,而她也确实佩服表嫂的心智,尤其是听着红苕说过几件表嫂的丰功伟绩之后。

    “那好,还真有件事让你去做。”秦绾说着,放下了茶杯。

    “表嫂请说。”白莲眼中闪过一抹喜色,显然是觉得,办完秦绾交代的事后,一定也会给她带来极大的利益,就像是含光寺那一次,虽然惊险,可江涟漪那个贱人不是彻底完蛋了?

    这位表嫂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置人于死地的。

    秦绾扫视了一圈,笑而不答。

    白莲会意,轻笑了一声道:“红苕留下伺候,本妃和表嫂说说话。”

    “是。”伺候的侍女闻言,鱼贯退下。虽说能在这里伺候的几个侍女都是宁王府带出来的,但真正要紧的场合,她最信任的依旧只有红苕和绿菱两个。不是怀疑其他人的忠心,而是红苕绿菱出身暗卫营,从她嘴里很难套出话来。

    “其实倒也不是什么大事。”秦绾淡淡一笑道,“陛下病重,你可知晓?”

    “陛下病了?”白莲一声轻呼,随即恍然道,“怪不得今天殿下下朝回来脸色很不好看,还在虞先生房里坐了小半个时辰呢。”

    秦绾也无言了,李钰这人,说他是坏人吧,他还偏有几分廉耻之心,至少明白有些事不能让虞清秋知道,但是,一旦出了问题,他就不管了,其他人没办法,他只能去请虞清秋善后。说穿了,他就是优柔寡断。

    但是……这回虞清秋病得不轻,何况他原本就是思虑太多才引起的毛病,这时候还谈了小半个时辰,真是嫌人家命长不够折腾的呢?

    “江侍妾最近可还安分?”秦绾又道。

    “她?”白莲一撇嘴,“之前倒是来闹过两次,殿下怕她冲撞了我腹中的孩子,就不准她到我这里来了,听说……这几天又闹着要回府去,殿下大约是不想她老是回娘家去告状,就没答应。”

    “回头我让暗卫营给你再调两个人来,你给我看紧了江涟漪。”秦绾道。

    “她?”白莲一怔道,“还有这个必要吗?”

    虽说,秦绾的要求与她无损还有益处,但是,不是她看不起江涟漪,事实上就没有一个人还指望她能翻身了,一个失贞的女人?

    “本小姐怀疑,她与人通奸!”秦绾挑眉道。

    “啊?”白莲傻眼了。她当然不会怀疑秦绾会无的放矢,肯定是有原因的。难不成,江涟漪这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可她毕竟还是太子的侍妾,有这么……饥渴吗?

    “也只是怀疑罢了,不过……真要有个奸夫出现,就给我抓起来。”秦绾道。

    反正,她也没搞清楚江辙派来保护江涟漪的那个黑衣人是男是女,抓了再看看吧。要保护江涟漪,就得呆在太子府里,白莲身边的人可以正大光明的出现,但他不行。

    “我知道了。”白莲一脸狐疑地点点头。

    总之,表嫂既然这么说了,那就……派人盯着点,万一真有奸夫,也算是她在太子面前的一桩功劳。

    “娘娘,殿下身边的蔡嬷嬷来请长乐郡主。”门外,绿菱过来禀告。

    “知道了。”秦绾一笑,起身道,“那么,这话你放在心上便是。”

    “表嫂放心,我记下了。”白莲赶紧道。

    “行了,你身子重,就不用送了。”秦绾挥挥手,示意她不必跟出来。

    “郡主请。”蔡嬷嬷满脸皱纹的严肃脸庞堆出一个僵硬地笑容。

    秦绾傲然点点头,跟了上去。

    不过,她毕竟是女子,李钰接见的地方也没放到后院花厅,甚至,为表重视,他直接将人请到了他的书房,里面不仅有太子本人,还有几个幕僚,除了病重的虞清秋,其他几个她认识的都在,还有两个生面孔,想来是最近才招揽的。

    “有劳郡主来一趟了,侧妃一定很高兴。”李钰强笑道。

    “无妨,殿下最近……辛苦了。”秦绾的目光在他眼皮下的青黑流连了一阵才道。

    李钰不禁抽了抽嘴角,实在不知道自己该回答辛苦还是不辛苦。

    这些日子几乎夜夜噩梦缠身,安神的药物喝了无数,却是一点儿效果都没有,偏生这事还不好跟人说。因为空远大师诵经曾经有点效果,他还借着给侧妃腹中之子祈福的名义去了趟含光寺——在寺里倒是一夜好睡。然而,就在他信心满满重新回到太子府的时候,当天夜里,噩梦从所未有地汹涌而来,硬生生将他吓醒过来。现在,他已经连晚上睡觉都必须灯火通明,还有侍卫守候在侧了,饶是这样,依然不能制止噩梦降临。

    如今李钰最讨厌的就是天黑,最不想呆的地方就是卧室,一个侍女只提了句“请殿下安歇”就被他杖毙了,太子府的下人面对这位疑神疑鬼的主子也人心惶惶,大概也就白莲的院子里还安稳些了。一来是李钰到这个年纪才有第一个孩子极为重视,绝不容于一丝流言传进去,二来红苕和绿菱毕竟是宁王府暗卫营出来的,把整个院子的人收拾得服服帖帖的,那手段也不是普通的管事宫女可比的。

    “哼!”角落里却传来一声冷哼。

    秦绾闻声看过去,还真见到一个熟人。

    同是跟随李钰多年的幕僚,朱仲元就极会做人,当初对欧阳慧也是极尽巴结之能,不过这位屡试不中,最后终于死了科举的心当了英王府幕僚的中年举子侯熙,一向就摆着一张清高的脸,眼睛长在头顶上看人,动不动就要劝谏几句,书房重地女子怎可擅入,女子就该在后院相夫教子之类的,要不是欧阳慧涵养好,早就弄死他了。

    如今,好不容易欧阳慧死了,可又来一个能进书房重地的女子,而且,比欧阳慧更高调,居然还带着侍卫和侍女伺候,侯熙的脸色哪里好看得起来?

    秦绾只是瞥了一眼,就没多做理会。这个人她很了解,才学其实不差,就是脑筋死板,不会变通,这才屡试不中,做个西席教教学生启蒙还凑合,做谋士幕僚显然是不合格的。当初留着他,也不过是给别人一个英王礼贤下士、求贤若渴的名声罢了。

    从前她也没把侯熙放在眼里过,如今就更不会了。不过,她可以不一般见识,但是——“铮”的一声响,朔夜脸色铁青地把青冥剑拔出了半截。

    “大胆!你居然在太子殿下面前带凶器!”侯熙愤怒地跳了起来。

    “本朝哪条律法规定了四品武官在太子面前要解剑了?”朔夜一声冷笑,“倒是阁下,一介草民,郡主到来,连殿下都起身相迎,你却大刺刺地坐着,怎么,你比太子殿下还尊贵?”

    “你、你血口喷人!”侯熙气得两撇精心保养的小胡子一翘一翘的,但也突然发现边上的人都站着,只有他一个坐着很是显眼,赶紧跳了起来。

    朔夜却不屑跟他多说什么了。

    秦绾不禁莞尔,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本来老实的朔夜,现在口舌上也犀利多了啊。

    “滚出去!”李钰喝道。

    “殿下……”侯熙闻言,顿时气焰全消。

    “怎么,要孤说第二遍?”李钰怒道。他早就看这家伙不顺眼了,没多少本事偏还爱指手画脚,可一时又找不到发作的借口,如今被抓到了痛脚,还不赶紧借机发作。

    “是,殿下。”侯熙无奈,只能躬身退下,却在出门时还很不屑地看了秦绾一眼,仿佛很嫌弃的模样。

    “郡主见笑了。”李钰赔笑道。虽说他也知道侯熙不喜女子干预前朝之事,可也没想到这人居然敢大胆到如此地步。

    “无妨。”秦绾摇摇头,倒是真的不介意。

    跟这种小人斤斤计较未免太有**份,反正……当太子府覆灭的时候,这艘沉船上的所有人自然会为之陪葬的,根本不需要她花别的心思。

    书房中其他人可没有侯熙的“骨气”,自然是纷纷上前拜见,反正郡主是皇家的人,他们又没有官阶在身,本来就应该参拜,又不丢人。

    “如今父皇病重到昏迷不醒的地步,孤头上还压着清偿国库欠款的差事,对北燕用兵在即,调兵,调粮,一刻都停歇不得,郡主以为孤该如何是好?”李钰很虚心地问道。

    “不如何是好。”秦绾坐在那里,捧着茶杯,静静地说道,“说实话,现在在这里看见殿下,我挺意外的。”

    “意外?”李钰一愣,这是他的太子府,他不在这里还应该在哪里?想了想,他犹豫道,“郡主的意思是,孤应该去办差吗?”

    “殿下以为,五殿下和七殿下,还有十皇子和十一皇子现在都在哪里?”秦绾问道。

    “这个……”李钰不禁一滞。

    五皇子残疾,七皇子平庸,现在身上都没有差事,下面两个又还小,都在宫里还没开府呢,这会儿当然是在……

    “陛下醒来,身边子女环绕,唯独不见殿下,不知陛下如何作想?”秦绾继续问道。

    “这……”李钰更迟疑了。

    “可是,那几位皇子没有差事,在陛下身边侍疾也是应当,殿下身上可是有陛下亲自吩咐的差事的,哪能什么事都不干?”朱仲元反驳道。

    “我倒是不知道,原来殿下对清偿国库欠款的差事这么有兴趣?”秦绾笑道。

    李钰一愣,眨了眨眼,顿时恍悟过来。

    对啊,这差事根本就是个烫手山芋,虽然不得不接,但根本吃不下去。平时他自然不能推脱父皇交代的差事,不过现在,既能脱身,又能让父皇看见自己的孝心,岂不是一举两得?

    “可是,这差事也不好撂挑子不干吧?”另一个老头反对。

    “让端王兼几天。”秦绾想都不想地卖了自己的妹夫。

    “可行。”几个幕僚嘀嘀咕咕一阵,拍板同意。

    “孤马上就进宫去。”李钰显然也没觉得自己不想要的烫手山芋抛给兄弟有什么不妥,只是看了看秦绾,又道,“郡主,父皇这次的病情来势汹汹,太医院也拿不出个好办法来,是不是……能请苏神医进宫一趟?”

    没办法,现在满京城都知道,想请动苏青崖,还不如去求秦大小姐,就算被拒绝了,至少不会回家后痛三天再痒三天的。

    “刚刚王爷也提过这事,不过……”秦绾一摊手,无奈道,“只能说试试,毕竟苏公子性情古怪,就算肯卖我几分面子,可我毕竟不是……”

    她的话没说下去,不过李钰却听明白了。

    苏青崖肯卖面子,但那是谁的面子?秦绾顶多只有三分,另外七分,却是欧阳慧的。

    “所以,殿下真的确定,我现在应该去请苏公子进宫?”秦绾问道。

    “……”李钰无语。

    实在是……没人敢保证他要是撞见了苏青崖,就算因为在宫里不好下手,可谁知道苏青崖会不会下一点几天后才发作的毒药?就算毒不死人,说不定也下点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药折腾他呢。

    想着,他就觉得眼前淡淡笑着的秦绾也有几分别扭了。

    他其实已经好久没见过秦绾了,千秋节那天也故意坐得远远的不去招惹,总觉得看到她的脸,就会想起欧阳慧,然后晚上的噩梦就会更严重了。

    当然,欧阳慧一向是温柔如水的,不像秦绾这般,眉宇之间隐隐露着锋芒,也不知道皇叔祖挑挑拣拣多年,最后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个女子做王妃。

    “如果没事了,我就先走了?”秦绾道。

    “有劳郡主来这一趟了。”李钰一摆手,“孤送送郡主。”

    “殿下客气了。”秦绾低眉一笑。

    虽说是送,但李钰毕竟是太子,还是走在了前面,更像是个带路的。

    “对了。”李钰看了看落后两步的朔夜和荆蓝,犹豫了许久才开口道,“你师姐……有没有姐妹?”

    “嗯?”秦绾一怔,随即够了勾唇角,“有啊。”

    “在哪儿?是谁?”李钰目光一凛,急问道。

    如果能有个和欧阳慧长相一样的人,是不是可以说明,其实他的噩梦是被人算计了的?

    “我不就是她的师妹么。”秦绾漫声道。

    李钰闻言,憋着的一口气差点噎死自己,半晌才道:“孤说的是亲生姐妹。”

    “她有没有姐妹,殿下都不知道?”秦绾一声冷笑,“到府门了,殿下留步。”

    李钰一抬手,似乎想拉住她,但最终还是看着她出了府门,用比平时更快的步伐,气冲冲地消失在街角。

    欧阳慧说过的,她是孤儿,无父无母,自然也不会有姐妹,所以……果然是异想天开么?易容术,是不可能把一个人的神韵气质都改扮得一模一样的,那个人……只能是慧儿。

    “小姐。”荆蓝追上几步,好奇道,“你为什么要指点太子啊?”

    “我指点他了吗?”秦绾冷哼。

    “陛下确实喜欢孝子,尤其病中更会多思,这一举动会为太子在陛下面前拉回不少分数的。”荆蓝道。

    “不会。”秦绾摇摇头。

    荆蓝说的是常理,只可惜,他们的这位陛下确实是一代人杰。若是他只是普通的小病,李钰放下差事去床前尽孝的行为会让皇帝很满意,可如今,他都快要死了,死之前心心念念还在惦记着怎么帮太子巩固皇位,应对新皇登基初期的混乱,可李钰倒好,直接丢了差事,毫不领情,一副优柔寡断的人小儿女情态,只怕皇帝更加恨铁不成钢了。

    “小姐说不会便是不会。”朔夜一句话堵住了荆蓝想要追问的为什么。

    “你倒是变成小姐的应声虫了。”荆蓝只得笑道。

    “对了,前些日子王爷提过,朔夜,你可以去军中历练历练了。”秦绾道。

    “小姐,当真?”朔夜眼睛一亮,脸上闪过一丝激动。

    “自然当真。”秦绾笑道,“原本,你跟着我也顶多一年,现在也过去大半了,先去历练一下也没什么不好。”

    “北燕?”朔夜道。

    “嗯,第一次上战场,不要太贪心,不犯错,有机会就捞点战功。”秦绾淡淡地说道,“你还年轻,不要操之过急,一步步稳稳当当地走就是。”

    “是。”朔夜沉声应道。他自然清楚,宁王府缺少军队的支持,虽然有了冷卓然这招暗棋,但还是不够,他是宁王府出身的第一个明面上进入军队的人,多少双眼睛都看着,就算没有功劳,但绝对不能犯错。

    “你懂就好。”秦绾也很满意。

    朔夜从军这条路不好走,要是安排在冷卓然麾下还好些,但这样见效实在太慢,还是需要放出去让他自己去打拼,幸好,朔夜的性子还是很稳得住的。

    “哟,秦姑娘这是逛街呢?”猛然间,头顶上传来一个笑眯眯的声音。

    秦绾一抬头,只见唐少陵趴在一家酒楼的二楼窗口,正努力对他们挥手显示自己的存在感。

    “小姐。”朔夜的手已经按上了剑柄。

    “不打自招么?”秦绾斜睨了他一眼,让他尴尬地放下手,随即——

    “喂喂!你就这么走啦?”唐少陵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主仆三人很淡定地继续走路,就好像没看见他似的。

    这跟说好的完全不一样啊!

    “小姐,不理他好吗?”荆蓝有些担忧。

    “王爷说,离变态远一点。”秦绾正色道。

    “哦。”荆蓝和朔夜对望了一眼,不禁面面相觑。

    于是,唐少陵究竟知不知道昨天晚上闯入丞相府的是自家小姐?

    “等等我啊!”就在这时,唐少陵急急忙忙追了上来,手里还抱着一盒打包的炸春卷,挤开朔夜,就来到秦绾身边,“好歹相识一场,太无情了吧?”

    朔夜有些愣神,他完全没看清楚这人究竟是怎么过去的。

    这条街道也算是京城最繁华的街区了,秦绾出入从不避忌,加上她这一身盛装,辨识度更高,周边的百姓见状,都窃窃私语着看起热闹来。这个看起来像是外地来的公子,居然要搭讪未来的宁王妃啊!

    不过,他们的王妃可不是弱质女流,一定揍得这登徒子爹娘都不认识。

    “你是谁?”谁料,秦绾却一脸淡定地问道。

    “……”唐少陵石化。

    为什么,每一次,他都觉得,自己和这个女子的思维方式从来没在一个世界过?

    “噗——”荆蓝失笑,随即上前道,“小姐,这位是苏公子的朋友。”

    “哦。”秦绾点头,表示听到了,但脚步都没停顿一下。

    “等一下啊!”唐少陵站在街口被百姓围观了一会儿,终于一跺脚,追了上去。

    至少,他要搞清楚昨晚的是不是她才行!

    “唐少侠,盛世的饭菜不好吃?”走到人少的地方,秦绾才慢条斯理地问道。

    “总要打打野食的嘛。”唐少陵道。

    “这条路直走,左拐,第二个路口右拐,慢走不送。”秦绾道。

    “什么地方?”唐少陵茫然,原谅他对东华的京城真的不熟。

    “打野食的地方。”秦绾认真道,“最大的那家叫艳冠京华,是我家开的,唐少侠要打野食,记得肥水不流外人田,多光顾我家的生意。”

    “……”唐少陵终于听明白了。

    艳冠京华……除了青楼,谁家的“生意”会叫这个名字啊!

    这个打野食和那个打野食是一回事吗?重点是,一个未嫁少女,听说还是侯门千金,一本正经地让男人多光顾她家的青楼生意,真的没有哪里弄错了吗?

    “放心,艳冠京华很好找的,就算沈醉疏也不会迷路。”荆蓝拍拍他的肩膀道。

    “荆蓝,说话不要太夸张,沈醉疏在自家院子里都会迷路好吗?”秦绾回头反驳了一句。

    唐少陵哑然,他当然知道沈醉疏是谁,高手榜上,谁不记得自己上面和下面的名字?只不过,秦姑娘你和沈醉疏多大仇,这么黑人家!

    “知道啦。那唐公子再见。”荆蓝挥挥手。

    “秦姑娘别害我啊,要去那种地方,我回去会被爷爷打断腿的。”唐少陵笑嘻嘻地又凑了上去。

    “你们江湖世家教训子弟,是不是只有打断腿一种方法?”秦绾忍不住问道。

    顾宁也总是说会被老爹打断腿——打断手就不行吗?这是跟腿有多大仇啊!

    “大概,因为断腿比断手对武功的影响比较小?”唐少陵居然还认真考虑了一番才回答。

    “会吗?断腿对轻功和步法的影响致命,断手……嗯,断一只的话问题不大?”秦绾还举了个例子,“比如那个许擎空。”

    “你见过许擎空了啊,不过那人就是个渣,别理他。”唐少陵笑道。

    秦绾不意外他认识许擎空,就算不论夏泽天的关系,同是西秦人,高手榜上也靠前,不认识才是不正常的。

    唐少陵缠着她,估计是想确认昨晚是不是她,不过刚刚在太子府,原本她是想趁着出门的时候,单独提一句,让李钰出头去试试江辙的底细的,结果被李钰一句“欧阳慧有没有姐妹”给愣住了,等回过神来已经走出了好远,自然也不想回头。

    不过,看唐少陵的模样,却是无比的坦然,也不知道是真的不心虚,还是变态到了一种境界了。

    “说起来,昨天晚上我到府上去找姑娘,没见到人,倒是被姑娘那个叫执剑的护卫给揍了一拳。”唐少陵哀怨道。

    执剑回去了?秦绾一挑眉,假笑道:“西秦有没有这个规矩我不知道,不过在我们东华,大家闺秀断然没有大半夜出来会客的道理,我能说……唐少侠你这是欠揍吗?”

    其实秦绾这话也挺欠揍的,尤其被她用这种笑吟吟的语调说出来,让唐少陵心里痒痒的,恨不得马上毁弃那个明年九月初十的约定,立刻痛痛快快地打一场,他保证,绝对不会打伤这张如花似玉的脸蛋的,只要打到她笑不出来就够了!

    “正好,我也有件事想向唐少侠打听打听。”秦绾道。

    “请说。”唐少陵皮笑肉不笑地憋出两个字。

    “唐少侠是出身西秦的,不知道是否听说过一个叫欧阳燕的女人?”秦绾问道。

    “欧阳燕?”唐少陵一愣,但那一瞬间的眼神变化,已经被紧盯着他表情的秦绾记了下来。

    果然,欧阳燕这个女人身上有秘密。

    “欧阳燕出身彩剑门,她去世的时候我还没出生,也就是听说过这个名字罢了,秦姑娘打听一个死了二十多年的西秦人做什么?”唐少陵又道。

    “夏世子突然来问我认不认识欧阳燕,正如唐少侠所说,我怎么可能认识一个出生之前就死了的女人呢?”秦绾一摊手,无奈地笑道,“唐少侠和夏世子交情不浅,或许……帮我问问他是什么意思?”

    “夏泽天说的?”唐少陵微微皱眉,眼中飞快地略过一抹流光。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贴心萌宝荒唐爹〕〔呆萌小青梅,竹马〕〔快穿之恶女驯夫记〕〔婚心动魄:神秘人〕〔霍长渊林宛白〕〔落魄佳人千金难换〕〔人间极乐〕〔黑帝1001度蜜爱:〕〔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