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男神攻略〕〔联合舰队〕〔武神无限〕〔来自华夏的战士〕〔星球贸易商〕〔重生校园:超强女〕〔我是全能大明星〕〔海洋王〕〔辣手兵王〕〔三国之大汉崛起〕〔锋霸绿茵〕〔娇妻甜如蜜:战少〕〔穿越暗黑之星辰王〕〔极品全能小仙农〕〔原始社会新纪元〕〔重生修仙在都市〕〔网游之佣兵世界〕〔八极武神〕〔校花的贴身黑猫〕〔极品合租仙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七十三章 私通
    丞相府门外,朔夜派来的暗卫打了个手势,示意唐少陵已经进去了。

    “有点安静啊。”秦绾看着院墙皱眉。

    这个时候,大部分百姓都应该睡了,不过江辙身为丞相,公务繁忙,肯定没有这么早睡的,尤其丞相府就只有一个尹氏夫人,江涟漪出嫁之后,主子就更少了,就算地方再大,要找江辙应该也是挺容易的。

    秦绾肯定不相信唐少陵能无声无息地杀掉江辙,那么,是还没找到人吗?不然一旦打起来,不需要别人,只是那两个护卫联手,就够唐少陵喝一壶的。不过,其中一个去了太子府的,是不是依旧呆在江涟漪身边,另一个……执剑还没回来,也不知道跟到哪里去了。但就算这两个都不在,她也不信丞相府里就没有别的布置了。

    “小姐,我们要进去看看吗?”荆蓝也有些迟疑。

    虽然没那个意思,不过,要是他们也进去,会不会也被当做杀手处理了?

    “去!”秦绾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

    江辙不能死,至少不能死于刺客的暗杀,就算是唐少陵死了都比江辙死了的麻烦小得多。

    “荆蓝在外面警戒,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就在附近制造混乱让我脱身。”秦绾说着,微一迟疑,又道,“朔夜,你去和王爷打个招呼。”

    “是。”两人答应了一声,但却也有些苦涩。

    虽然说,这些事也是应该有人做得,但是,这何尝不是因为他们能力不够,所以才需要小姐亲自去冒险呢?

    秦绾又低头看看自己,因为是匆忙出来的,并没有换上方便行动的衣服,不过好在原本就是居家的款式,倒也不是太拖沓,便只是把衣袖扎紧了就罢。

    上次她来丞相府的时候是白天,又一直有尹诚带路,倒是没察觉到异常,不过,这次跳到了屋顶上,倒是楞了一下。

    她选的位置挺好,刚好有一棵大树能遮挡身形,却又有足够的高度,能够看清楚大半个丞相府,然后愕然发现,这相府的主建筑还罢了,毕竟皇帝赐给江辙这座府邸,江辙也不能真的把房子全部推倒重建一遍,但是其他能够改造的部分,亭台水榭,花园幽径,小桥流水,无一不是精心布置过的,单独走在里面也许还没什么感觉,但这般居高临下看,却看得出来,整座相府简直就是一座迷阵!一旦开启了阵门,无人带领的话,恐怕会在里面迷路一个晚上都走不出来。

    而且,这迷阵设计得极为隐蔽,若非她曾经得过阮飞星教导,还真不一定能看得出来。所以说,那些进入江家就无声无息失踪的人,其实是被阵势给坑死的吧!要不然,就算有高手,杀起人来也不可能完全没有一点儿动静的。

    那么,唐少陵呢?会不会也被坑死在里面了?

    秦绾有些伤脑筋地挠了挠头,但还是在心里迅速计算着出路了。

    她的奇门遁甲之学学得不好不坏,不过她更擅长的是以活人布阵杀敌,就像是当初她为李钰训练的箭阵,其实也是暗合了奇门遁甲之术的。

    不过,用死物布阵,虽然是阮飞星最擅长的,她却学得马马虎虎,实在是因为……她觉得这东西实在用处不大。就算是布下一座天罗地网,可人家要是不来,还能带着天罗地网挪个地方追上去吗?

    秦绾喜欢主动出击,对于这种被动等待的东西就不太有兴趣了。

    幸好,这座迷阵并不算太艰深,亮点是足够隐蔽,若是陷入其中再想找出路或许比较困难,但让她在外面研究透了却不难。毕竟,就算学得再马马虎虎,教她的那个人也是奇门遁甲第一人阮飞星。

    马马虎虎,也就是相对于阮飞星的标准来说的。

    很快的,秦绾就有了成算,轻巧地跳了下去。

    上次来的时候就觉得丞相府的下人太少,太过冷清,现在她倒是明白了,有了这座阵势,江辙根本不需要多余的护卫,以免人太多反而让阵势不好发挥了。不过,碰上个秦绾那样能迅速破阵的人,没有护卫就是个致命的弱点了。

    至少,秦绾在花园里逛了好一阵子,也就避开了一个给尹氏送药的侍女,就没再见到其他人了。

    迷阵只困人,一般,只要不是折腾得太过了,是不会伤人的。

    秦绾只是有些疑惑,丞相府实在是太安静了啊。以唐少陵的性子,如果他被困在里面出不去了,只怕第一反应就是拆房子!

    想了想,她微微一皱眉,向着书房而去。

    就算没来过,可这种宅子的建筑风格一脉相承,相差不远,怎么也不可能把书房搬到后院去。

    果然,远远的就看见书房里灯火通明,很明显这时候江辙还在处理公务。

    看起来是还活着。秦绾不知道该是松了口气,还是该郁闷,正想上去看看,下一刻,就停住了脚步。

    窗纱上,灯影摇曳,可映出的,分明是两个人的影子!

    江辙……有客?

    秦绾很好奇,正经的客人断然不至于这时间了还流连不去,何况江辙这种人根本就没有可以秉烛夜谈的朋友。要说是下属或者护卫,两人站立的这个位置也很不对劲。

    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提气轻身,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慢慢靠近过去。

    “我说过,这两年让你不要来!”江辙的语气很冷,像是压抑着什么愤怒。

    “本公子来都来了,你不至于派杀手想要干掉我吧?”另一个声音才让秦绾真的愣住了。

    唐少陵?他不是来杀江辙的,而是……私会?他们认识的?

    唐少陵确实没听说过他来过东华,可那是官面上的消息,要是他真的乔装改扮偷偷来了,毕竟也没人死盯着一个江湖中人不放。他前些年被唐默抓回去关了半年,又闭了两年死关,这期间要是偷偷跑到东华来,还真没人会知道!

    而江辙……江辙是真的没有踏足过西秦,至少,他为官后是绝对没有的。然而,江辙虽说是寒门士子,户籍也没有问题,可这种东西,有心算无心的话,简直太容易造假了。他父母双亡,又无亲无故,谁又说得清楚,他考上之前是什么人,怎么生活的?

    “干掉你了吗?”江辙咬牙切齿。

    “那是本公子命大好吗?”唐少陵说道,随即是“呯”的一声拍桌子的声音,就是不知道是里面哪个拍的。

    “那就给本相滚回西秦去!”江辙喝道。

    “不要!”唐少陵一声冷哼,语气中明显带着一丝挑衅,“有本事你叫人把本公子打包扔出去,否则本公子还就赖着不走了!”

    “你赖着不走能干嘛!”江辙气急。

    “盛世的饭菜实在太好吃了嘛。”唐少陵道。

    连窗外的秦绾闻言,都不禁气息一滞,差点没喷出来。

    “你!”好一会儿,就听见屋里传来粗重的喘息声,显然是被气得够呛。

    秦绾耸耸肩,不禁有些心虚。早上的时候,她好像已经气得江辙吐血了,再被这么气下去,真要气死了算谁的啊?

    “喂喂,不关我的事啊。”唐少陵干笑了两声道,“你看看,我身上的伤,脸上都伤了,那些杀手是真心要我的命啊!”

    “你不是还活蹦乱跳的?”江辙道。

    “你还非得让我伤得躺在床上爬不起来不可?太狠毒了吧!”唐少陵怒道。

    “你要留下就留下,记住别干什么多余的蠢事!”好一会儿,才听到江辙开口道。

    “我什么都没干就差点被你弄死,还敢干什么吗!”唐少陵暴跳如雷。

    “滚!”江辙只回他一个字,随即又是一阵咳嗽。

    “有病要治啊,别太早死了。”唐少陵凉凉地说道。

    “咳咳咳……”

    秦绾无语,你这究竟是想人慢点死还是早点死?不过,看起来,唐少陵虽然被她和苏青崖欺负,但对上江辙还是完胜的嘛。也不知道是因为江辙是正统的文人修养太好,还是因为唐少陵面对苏青崖永远矮一截。

    “谁?”猛然间,屋内的唐少陵一声轻喝。

    秦绾一挑眉,她回家后虽然换了件衣服,但要说这样唐少陵就不认识她了那绝对是天方夜谭,不过,她也自有办法,脚下一退,直接隐入了迷阵中。

    唐少陵是直接开了书房的门走出来的,但看见外面空无一人的庭院和浓重的夜色,脸色微微一沉。

    “怎么了?”江辙出现在他身后,只是脸色比起早上那会儿显然是更不好了,苍白得就像是个鬼似的。

    “我明明听到外面有人的。”唐少陵摸了摸下巴,回头又是一脸的讽刺,“丞相大人,亏你还说你这府里的迷阵有多厉害,这是挺厉害的,不但让人混了进来,现在还借着迷阵跑了,你说怎么办吧。”

    江辙的神色很有些阴晴不定。奇门遁甲之术修习的人并不多,能看穿他这迷阵的人更少,尤其是在京城,要说杀手里有懂这个的,他还真不信自己就这么倒霉了。要说对奇门遁甲最有研究的人,那肯定是圣山的遁宗,可遁宗一向人少,传承更加艰难,已经有好几十年没有听说遁宗出了什么出色的弟子了。

    他不怀疑唐少陵的耳力,他说外面有人,那刚刚就一定有人,只是,要是今晚他和唐少陵在一起的消息泄露出去了,绝对是个天大的麻烦!

    于是,他看唐少陵的眼神就更加不善了。

    “行行行,我的错我的错,我不该来。”唐少陵举手,“但是,我来一趟就碰上你府上有夜行人,是不是太热闹了一点啊。”

    “难道不是跟踪你来的吗!”江辙怒道。

    “能跟踪我还不被发现的人可没几个。”唐少陵翻了个白眼。

    对于这一点,江辙倒还算是对他有信心的,也没再说什么。只是,他不知道,秦绾既然要暗卫来盯着唐少陵,怎么可能没想到武功上的差距?她今天和唐少陵在一起这么久,有无数次机会在他身上也洒了追踪香,苏青崖不说破,他自己可察觉不到那种极淡的味道。

    不过,就算是巧合,也不能消去江辙对唐少陵的怒火。

    什么名门少侠,什么温润君子,这人就是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干出什么让人抓狂的事的疯子,随时都要警惕他偏离计划之外去。

    “你想什么?”见唐少陵忽然不说话了,江辙问了一句。

    唐少陵看了他一眼,脸色有些古怪。

    因为他突然想到了,要说能跟踪他不被他发现的人,确实有两个,秦紫曦和苏青崖。尤其……这两人都是出身圣山的,要说对阵势有研究也是情理中事。苏青崖或许一心只对医术和毒术有兴趣,但秦紫曦就不好说了。

    最重要的是,今天秦紫曦会出现在长亭那里,显然是跟着江辙派遣的杀手来的,难不成那姑娘一直盯着丞相府,而他不巧,正好自己撞进网里去了?那可真有点麻烦了。

    “知道是谁了?”江辙道。

    “于是,本公子果然是被你这个灾星连累的啊。”唐少陵感叹道。

    “有空感慨,还不如赶紧去灭口,要不然,你比本相麻烦百倍!”江辙一声冷笑。

    “是是是。”唐少陵挥挥手,走进了迷阵,看上去倒也熟门熟路。

    虽说,他觉得可能是秦紫曦,但也得防着不是。说实话,他还是比较希望是秦姑娘的,至少,就算灭不了口也能谈谈条件。

    秦绾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微微皱眉。

    江辙……再怎么争斗也是东华内部的事,要是他私通西秦,或是原本他就是西秦安插在东华的人,而这样的人居然还坐到了一国丞相的位置上,未免也太可怕了些。

    不过,眼见着唐少陵入阵的方向,她就知道,这一位对奇门遁甲也是有研究的,不是仅仅知道走哪条路是安全的。

    微微一笑,她趁着距离还远,赶紧便退了出去。

    或许是那两个高手确实不在,导致丞相府的守卫空虚了很多,而唐少陵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毫不着急,倒是让她很意外。他该不会是真不在乎他和江辙私会的事曝光?虽说,他们私会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毕竟唐少陵是江湖人,江辙大可宣称他想招揽唐少陵,可是对有心人,尤其对皇帝来说,这绝对是个信任问题了。

    于是……唐少陵,是真的跟江辙有仇吧?该不会就是想故意害死他?

    “小姐!”守候在院墙外的荆蓝见她出来才松了口气。

    “走。”秦绾不及多说,带着她飞掠而去。

    几乎是前脚后脚的差别,唐少陵落在巷子里,左右看看,选了条路追上去,只可惜,走了相反的方向。

    没办法,他对秦绾的了解还不够,直接是追向安国侯府的方向的,可秦绾去的地方是……宁王府!

    果不其然,李暄正在书房里等着她,边上站的是朔夜和莫问。

    “你倒是知道我能脱身。”秦绾一见这架势就笑了。

    “这里毕竟是东华的京城。”李暄放下笔,一脸的理所当然。

    唐少陵也许很厉害,可又不是在西秦,就算是龙,到了人家的地盘,也得乖乖盘着装蛇!

    秦绾没说什么,走到他身边,扫了他桌上的东西一眼,叹气道:“丞相府的建筑图?”

    “工部有存档。”李暄干咳了一声,也没说他拿着丞相府的建筑图纸大半夜的在研究什么鬼。

    “我猜,工部存档的图纸一定没画上他家的花园。”秦绾笑道。

    “那个据说埋了很多尸体的花园?”李暄一挑眉。

    “有没有埋尸体不知道,不过,进去了出不来倒是真的。”秦绾赞叹道,“百步迷踪,就是阮婆婆布置在无名阁的那个也不见得更高明了,要是早知道,就不必让阮婆婆特地来跑一趟帮我们布置园子了。”

    “那也要看人家愿不愿意帮你。”李暄道。

    “也是,所以,还是等阮婆婆来招呼他吧。”秦绾笑道。

    能布置这座百步迷踪阵的人,奇门遁甲肯定学得比她好得多,万一再碰上什么杀阵多倒霉,幸好,阮飞星再过几天就要到东华了,相信阮飞星也会挺开心的,阵图,遇到一个难得的对手更不容易。

    “唐少陵是怎么回事?”李暄又问道。

    “吃醋啦?”秦绾不怕死地凑过去。

    李暄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一根手指戳在她脑门上:“吃了,怎么样?”

    “简单。”秦绾一耸肩,回头道,“荆蓝,去厨房端碗醋来,王爷要喝。”

    “啊?是。”荆蓝楞了一下,随即欢快地出去了,惹得朔夜和莫问一阵侧目。

    就算是小姐的丫头,可是……和王爷没仇吧?

    要不要端碗醋还这么开心的!

    “那个人,不简单。”李暄沉声道。

    “你知道什么了?”秦绾一怔。

    江湖上的事,她不觉得李暄比她消息还灵通,何况,唐少陵的有些毛病,她还是通过苏青崖才知道的。

    “唐少陵在永昌菜市口干的那件事,我刚好在场。”李暄道。

    “你……在场?”秦绾惊讶了,有这么巧合的事吗?

    “我是以私人身份在外游历了一年,大陆四国和西域的一些小国我都去过。”李暄解释了一句才道,“我不知道唐默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唐少陵……这个人没心没肺,冷情冷性,不要和他太接近了。”

    “是吗。”秦绾微微皱眉。

    唐少陵的性格其实没那么好,她看出来了,但是,没心没肺冷情冷性?至少他对待苏青崖是真的不错,对唐家人,尤其是唐默也是真心尊敬爱戴的。

    “我知道了。”不过,秦绾还是点点头,毕竟,李暄是好意。

    随即,她又把刚刚在丞相府看见的听见的又说了一遍。

    “江辙和唐少陵?”李暄眼中也露出震惊之色。

    江辙……可是动辄能让东华伤筋动骨的丞相啊!

    “王爷,若是江丞相是西秦细作……”朔夜沉不住气地插了一句。

    “不会。”李暄摇摇头道,“一个从来没有让西秦得到过任何好处的细作,有意义吗?”

    “说不定是想要一击毙命?”秦绾道。毕竟,能做到丞相的细作,只怕不会再有第二个了,当然不能在一点儿小事上就暴露了,要用,就要用在能一击定乾坤的地方。

    “明天早朝后,我去找陛下谈谈。”李暄道。

    “嗯。”秦绾点头,这事还是由李暄来说更方便些。

    就算……真的冤枉了江辙……秦绾表示,我都想弄死他了,冤不冤枉的有什么意义吗?

    “小姐,醋来了!”就在这时,荆蓝端着个托盘回来了。

    朔夜和莫问互望了一眼,纷纷往后退了退。

    托盘上五个小碗,五碗醋不断地散发出牙酸的味道来,为什么连他们都要喝醋?不对……五碗,该不是连大小姐的份都准备了吧!

    倒是李暄看都不看,端起一碗就喝。

    “好喝吗?”秦绾笑眯眯地问道。

    “还不错。”李暄仔细回味了一下,又抬头道,“怎么,不喝?”

    “谢王爷。”两个护卫苦命地端起一个碗,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然而,喝了一口,他们就愣住了。

    酸的,有醋味,但却不难喝,酸酸甜甜的,还带着果子的清香。

    “宁王府厨房按照小姐教的方法做的苹果醋,听说是姬夫人的秘方,最养颜的。”荆蓝笑着端了一碗给秦绾。

    众人顿时无语,你不能早说么?存心看笑话的是吧!

    “对了,这几天有空?”秦绾干咳了一声道。

    “还行,怎么了?”李暄犹豫了一下道。

    “想去泡温泉。”秦绾笑道。

    “我陪你。”李暄立即道,“有些公务,不过可以带去庄子里做,没有妨碍的。”

    “好。”秦绾眉眼弯弯,笑得很温柔。

    他们的相处,从来不是一方迁就另一方,李暄既然说没有妨碍,那就是真的没有妨碍,他不会为了讨秦绾欢心就弃了正事不做,秦绾也不会。

    他们会是夫妻,要同甘共苦,互相扶持的。

    “唐少陵……你不管他?”李暄又道。

    “你不是让我别靠近吗?”秦绾一耸肩。

    “他若是要干什么,谁看得住?”李暄问道。

    毕竟,唐少陵的武功太高是个问题。

    “南宫廉不是还在京城吗?我叫他去姬夫人那里住几天。”秦绾胸有成竹。

    “你确定他愿意蹚浑水?”李暄道。

    “你府里的陈年竹叶青给我几坛搬到盛世去。”秦绾不假思索道。

    “……”李暄无言。

    秦绾却越想越满意,其实……南宫廉和唐少陵也挺般配嘛,一个酒鬼,一个吃货!说不定还挺有共同话题的。

    “你说,唐少陵有没有猜到是你?”李暄又道。

    “猜到了又怎么样?”秦绾一挑眉,笑道,“我今晚不回去了,明天等你下朝,直接出城,反正庄子里也不缺什么。”

    “知道了。”李暄点点头,开始盘算着明天朝会后要怎么跟秦建云说了。不管怎么样,就算是未婚夫妻,可也还没成亲呢,把人家女儿拐去泡温泉,似乎有点儿说不过去。

    秦绾可不管这么多,在这种小事上,她一向不介意撒个娇,偷个懒,直接丢给李暄去烦恼的。

    然而,到底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一大早,李暄去上朝,却不到半个时辰就回府了,还带来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皇帝病了,罢朝。

    “可严重?”秦绾忧虑道。

    “我去后宫看过了,陛下昏睡不醒。”李暄的眉头也皱得紧紧的。

    江辙的事必须尽快让皇帝有个准备,可他却在这个时候发病了!当然,温泉庄子肯定也是去不成了的。

    “太医怎么说?”秦绾道。

    “有些严重。”李暄叹了口气道,“陛下为了北燕的战事,不肯示弱,一直都服药强撑着,这次发病不过是药效反弹而已,本身倒不是多麻烦,只是太医也说了,要是陛下一直这样下去,恐怕更加折损寿数。”

    秦绾半晌没有说话。

    “我想,能不能说动苏青崖进宫一趟?”李暄问道。

    “我试试。”秦绾没有一口答应,随即又叹息道,“陛下的身体,其实太医也并非真的控制不了,可病人不合作,医者又能怎么办?”

    “王爷,大小姐。”李少游敲了两下门走进来,打断了这个话题。

    “怎么?”李暄问道。

    “太子府来人了。”李少游沉声道,“说是侧妃娘娘身子重了,越发敏慧多思,府中又没有女眷,所以想请大小姐过去说说话。”

    “……”秦绾翻了个白眼。

    李钰倒是消息灵通,直接就到宁王府来找她了,不过借口能不能想个好点的?就算白莲想找个人说话,王府里可还有她的亲生母亲和妹妹的,至于要找她这个还没过门的表嫂吗?

    “不想去的话,我让人去回了。”李暄说道。

    “不必,我去一趟。”秦绾想了想,还是答应下来,“江辙的事不能我们自己扛下来,得拖人下水。”

    李暄想笑,于是李钰就是那个被拖下去的水鬼?不过,利用太子府他也毫无压力,当即点点头,又道:“你的房间里什么都有。”

    “知道了。”秦绾今天起床的时候自然就看见了。原本今天打算去庄子上,所以挑选的衣饰都以简洁大方为主,可要是去太子府,那就太素净了点。

    当下,她就带着荆蓝回房间挑衣服去了。

    反正……李暄差不多快把霓裳的衣服全部买回来了,弄得人家直接歇业了半个月筹备新款式。

    “太子殿下未免太心急了点。他已经是太子了,就算陛下当真……还有谁能越过他去不成?”李少游当然猜得出来李钰找秦绾做什么的,相信,若不是因为他确定请不动李暄,肯定会连李暄也一起请了。

    “你也说了,他还只是太子。”李暄淡淡地道,“陛下可以封太子,自然也可以废太子,万一留一道遗诏之类的东西……”

    “这不能吧?”李少游惊讶道,“废了太子,那还让谁继位?”

    “七皇子和九皇子也未必就真的不行。”李暄很平静地回答道,“陛下最近对太子的态度大家都看在眼里,那是相当的不满意。”

    说起这个,李少游也无语了,李钰最近的行为他身为宁王府总管自然有所耳闻,要说前阵子缠绵病榻还只是让陛下担心他的身体能不能胜任帝王之位,但好不容易病愈后,李钰却是连朝会都能心不在焉,接连几件差事都不是很妥当,让陛下甚为不满。

    从前,就算李钰有点问题,但虞清秋在后面自然会给他弥补,差事也不会办得太难看,可是最近李钰一系的官员屡屡出事,虞清秋殚精竭虑,日夜劳累,竟是一病不起了……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