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荣耀之最强福〕〔镯镂记〕〔都市医道仙途〕〔三寸人间〕〔傲世帝尊〕〔全能巨星奶爸〕〔都市妖孽神豪〕〔猩红之语〕〔工业造大明〕〔半仙笔记〕〔永恒武道〕〔采个娘子来养家〕〔穿越诸天当反派〕〔凰道吉日:夜帝,〕〔陪师姐修仙的日子〕〔九转神帝〕〔瑶光女仙〕〔全民养鲲进化〕〔武道治安官〕〔穿越异界之农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七十二章 二货和变态
    “你跟来干什么?”秦绾很郁闷。

    本来么,订下明年之约,唐少陵就可以打道回府,洗洗睡了,可这人死皮赖脸地非要跟着一起去京城,就像块狗皮膏药似的,怎么都撕不掉。

    “就算不打架,可我千里迢迢来一趟,一顿饭没吃,一口水没喝,转头就往回走,那我是来干嘛的?”唐少陵回答得振振有词。

    “没人请你来。”苏青崖没好气道。

    “我不管,你必须请我吃饭!”唐少陵说着,一手揽上了他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你吃的解药,快要失效了。”苏青崖只瞥了一眼自己肩膀上的爪子,淡淡地说了一句。

    顿时,唐少陵如同触电一般,迅速收回了手,但下一瞬,一声干咳,依然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绕到了另一边,一脸正色道:“秦姑娘,你看,我风尘仆仆赶了这么远的路,你是不是应该尽一下地主之谊什么的?”

    “听说,唐少侠和镇南王世子夏泽天交情不错?”秦绾想了想,忽的问道。

    “嗯……尚可。”唐少陵谨慎地回答。

    不过,也不算是说谎,夏泽天虽然不讨厌,也有刻意与鸣剑山庄交好的意思,但他毕竟是朝廷中人,还是皇族子弟,和他交往,摆明了不能只论个人交情,必然是要掺杂更多利益纠纷的,要说交情真有多好,显然也不可能。

    “那么,夏世子肯定不会嫌弃你不请自来的。”秦绾却理所当然地点点头,“一会儿我叫人把唐少侠送到西秦使者下榻的驿馆去,告诉夏世子,人我送去了,别弄丢了,回头又来我这儿找。”

    “……”苏青崖不禁抽了抽嘴角,这绝对是报复夏泽天故意拿私信撩拨秦绾的仇。

    你说唐少陵来东华还得通知她一声,那好,人我找到了,也交给你了,银货两讫,各不相欠了!

    “别别,我住客栈就好,真的!”唐少陵赶紧道。

    就算西秦的朝廷和江湖关系融洽,可毕竟也不是亲如一家,鸣剑山庄地位超然,并不适合和皇族走得太近了,平时走动一下还无妨,可住到使节团的驿馆去,就真的太扎眼了。

    “那怎么行,客栈……多委屈唐少侠啊,连接风宴都没有。”秦绾道。

    “不用,真的不用了!”唐少陵黑线。

    这个女人……武功怎么样先不论,可这张嘴,排第一绝对是没错了!

    “真的不用?”秦绾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真不用!”唐少陵一脸正色。

    “真遗憾。”秦绾叹了口气,可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在遗憾什么。

    “那啥……秦姑娘和青崖是朋友吗?”唐少陵问道。

    “关你屁事。”苏青崖冷然道。

    唐少陵无言,反正,自从认识了苏青崖之后,每次见面,他都是在想揍他、能不能揍他、揍他会不会被毒死、不然揍了再说、还是好想揍他这种循环中过来的,再怎么也能有点儿免疫力了。

    秦绾忍不住又是闷笑了几声。从前,彼此闻名已久,还有个共同的朋友苏青崖,可却从未见过面。唐少陵从未来过东华,她也极少踏足西秦,只听传言说,鸣剑山庄的唐少庄主温文尔雅,谦谦君子。可是,见了面才知道,传言到底是传言,能有一两分真就不错了。

    唐少陵……这分明就是个二货啊!

    说好的温润君子呢?不带这么欺骗人家的少女心的!

    不过,秦绾倒还真不讨厌这样的唐少陵,若是立场不敌对,做个朋友也挺好的。实在是……彪悍的秦大小姐实在欣赏不来谦谦君子类型的男人,比如虞清秋那种。

    温润如水,终究是少了几分棱角和激情,没法陪她去无法无天啊。

    一路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斗斗嘴,京城的城门也遥遥在望。

    “我说,这回你和江丞相是彻底撕破脸了吧。”苏青崖忽然道。

    “还好,这不是还有一块遮羞布嘛。”秦绾一摊手。

    邱莹莹的小院里,她知道江辙在里面,江辙也知道她知道。这个黑衣杀手,她知道这是江辙的人,江辙也同样知道她知道……虽然说一连串的知道有点混乱,但既然没有直接照过面,就还不算彻底撕破脸。

    “李钰那里呢?”苏青崖问道。

    秦绾瞥了一眼自觉落后几步看风景的唐少陵。这个距离,就算唐少陵不想听,但多少也会听见的,这是习武之人的本能。不过,既然苏青崖觉得不用避讳,她也无所谓,直接道:“李钰是第一天知道我想弄死江辙和江涟漪吗?”

    再说,江辙要是能去李钰那里告状,那她才真是服了!

    “……”苏青崖无言。

    好吧,你赢了!

    进了城,也只是刚刚过了正午,三人都没有吃饭,秦绾也不是真冷酷到直接把人扔到客栈,想了想,还是决定带人去吃个饭算了。

    不是醉白楼,是盛世。

    盛世虽然不是客栈,但客房也是有几间的,何况唐少陵毕竟是西秦人,把他放在盛世里,有姬夫人看着,她就安心了。

    就算唐少陵是妖孽,也别想在活了大半辈子,看尽人间百态的姬夫人手里翻了天去。

    到达盛世的时候,姬木莲正在院子里一针一线地绣着嫁衣。

    虽然还是浅浅的轮廓,但已经隐约可见凤凰的图样,以及盛开的牡丹。

    “夫人,我来蹭饭了。”秦绾笑眯眯地凑过去。

    “这个点了还没吃?”姬木莲看着她一脸的不满。对于善于养生调理的她来说,过午不食绝对是大错!

    “这不是太忙了,没空吃嘛。”秦绾干笑了两声。

    姬木莲放下手里的绣活,又看看她身后的两人。

    苏青崖她还是认识的,不过既然是医者,自然不会不把自己的身体当一回事,那就是另外一个了。

    “我……得罪这位夫人了?”唐少陵看着姬木莲的背影消失在门后,指着自己,一脸无辜。

    “想吃饭的话,你还是想想怎么让夫人消气吧。”秦绾哼着歌跟进厨房去了。虽然饭菜没有这么快,但姬夫人的小厨房里总是会有新鲜的点心的,就算她不来盛世,也会有人送到安国侯府去。

    唐少陵很莫名其妙,总不能得罪了这位夫人,以后就没饭吃?京城这么多大小酒楼,就算全是这位夫人开的,这不是还有街头小摊嘛。

    不过,等到半个时辰后,他吃到了第一口菜,才知道秦绾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实在是……太好吃了啊!好吃得恨不得连盘子都要吞下去!

    唐少陵觉得,这绝对是秦绾对他要求她尽地主之谊的报复!吃过了这桌饭菜,想必有很长时间吃什么东西都会食不知味了。

    不过……听她的意思,是不是只要他能让那位夫人消气,那至少在东华的日子,都能吃上这么好吃的饭菜了?想着,他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秦绾目瞪口呆地看着明明是个气质优雅的青年,吃饭却狼吞虎咽的模样,下意识地问道:“你几天没吃饭了?”

    “别理他。”苏青崖早有所料地从一开始就拿了个小碟子装了自己喜欢的菜放在面前,一边见怪不怪地说道,“这家伙就是个吃货,给吃的,让他给你卖命他也干。”

    “喂喂,我还不至于为了一餐饭卖了自己好吗?”唐少陵从碗里抬起头来,嘴角还沾着饭粒。

    “你在京城的三餐紫曦包了,你帮我杀个人。”苏青崖径直道。

    “杀谁?”唐少陵咽下嘴里的食物问道。

    “夏泽天。”苏青崖道。

    “他啊……”唐少陵摸了摸下巴,一会儿皱起眉头,一会儿又松开,一副在进行什么天人交战的模样。

    秦绾差点栽倒,这还真能考虑?虽说夏泽天和唐少陵的交情多半是一头热居多,但总有那么几分真吧?为了几餐饭,他居然不是第一时间拒绝就已经很过分了好么……夏泽天知道了真的会哭的。

    “行不行?”苏青崖道。

    “也不是不行。”唐少陵一耸肩,却又笑道,“你要是真想杀他,杀了也无妨,你确定?”

    秦绾闻言,不禁也笑了,继续慢条斯理地吃菜。

    苏青崖当然是随便说说的,谁都知道,夏婉怡死不死的无所谓,但夏泽天绝对不能死在东华。现在的东华更需要和西秦的盟约,要是西秦的战神死在东华,不管怎么死的,东华都洗不干净,到时候一定会影响对北燕用兵的计划。

    “那么,换个人。”苏青崖直到吃完饭,放下了筷子才重新开口。

    “你来真的?”唐少陵一怔。

    “谁跟你开玩笑。”苏青崖一声嗤笑。

    “好吧。”唐少陵摊了摊手,无奈地笑道,“只要不是让我去刺杀那种杀了会引来无数麻烦的皇族或是大官,要是你私人看谁不太顺眼想做掉,就算看在我们的交情份上,我也肯定会帮忙的——当然,你可不能告诉我爹我爷爷我帮你杀人。”

    “你几岁,还打小报告呢?”苏青崖鄙夷道。

    “行!”唐少陵很爽快地应道,“要杀谁,你说就是。当然……这几天让我在这里蹭饭,是你答应的。”

    “行。”秦绾笑着应了。

    不过,唐少陵也不是随便答应的,他绝对不会让自己涉入两国之间的问题,只论私交。这人看上去是很二,不过心里却通透得很。只是,让她有点好奇的是,苏青崖要杀人,不说他自己下毒,只要说一声,难道她杀不了吗?还得找唐少陵出手。

    苏青崖一抬头,冷若冰霜的脸上罕见地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随即吐出一句让唐少陵差点栽进碗里去的话:“先欠着,我想到再说。”

    “……”唐少陵已经整个人都石化了。

    “噗嗤——”秦绾忍不住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一边迅速在心里给苏青崖点了几个赞!

    这分明就是空手套白狼嘛,现在他们是没有需要唐少陵去杀的人,但以后说不定就有了呢?一个绝顶高手的杀人承诺,哪怕不涉及皇族和官员,也是很有用的东西了。而唐少陵那样的人,就算是被骗出来的承诺,可他既然说出口了,那就不会反悔。

    “行行行,你厉害。”唐少陵苦笑着举手投降了,“什么时候你想到了再说好了。”

    不过,他也没把这事看得有多严重,只要是不涉及朝政,帮苏青崖杀个人而已,就算没有这个承诺,他也不会拒绝的。

    “那么,唐少侠在东华期间就住在盛世吧。”秦绾笑笑,又提醒道,“还有,记得不要得罪衣食父母。”

    “知道啦。”唐少陵也很满足。

    现在就算要他搬出去他也不干啊,那位夫人一看就不好对付,想拐回西秦去肯定是没戏的,那么,只能在这里多赖几天了。虽然明知道……这位夫人肯定是有监视自己的意思的,可他也是真的没打算干什么坏事的嘛。

    秦绾给他安排好客房,抱着一盒新鲜的桂花糕和苏青崖出门了。

    “放心,现在打死他都不会走。”苏青崖道。

    “我从来没想到……唐少陵是这样的人。”秦绾脸上很有一种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纠结。

    “不要被他表面上的那种玩世不恭给迷惑了。”苏青崖淡淡地道,“唐少陵和唐默不一样,唐默是个真正的大侠,但是唐少陵,他是能一边笑着唱歌,一边把人割了三百多剑还不死的疯子。”

    秦绾愕然,转头看着他,一脸的震惊。

    “那是个拐卖了十几个幼童和少女的拐子,他追了三个月才把人堵住,直接就在菜市口行刑,那拐子惨叫了一夜就死了,可他还是把那三千六百刀全部割完了才作罢。”苏青崖沉声道,“就算他是鸣剑山庄少主,可代俎越庖也算是犯了朝廷的忌讳,还是镇南王亲自善后,最后只对外宣布了此人被执行了千刀万剐之刑,隐掉了唐少陵的名字。”

    “他……没受过刺激吧?”秦绾目瞪口呆。

    会做这种事的人,除非自己就是被拐卖的——这显然不可能,要么就是有亲人被拐卖,可唐家三代单传,没听说有旁支了啊。

    “我问过,他不肯说。”苏青崖摇头。

    “这个,真是看不出来。”秦绾有些困难地说道。明明是个阳光开朗的好男人嘛,果然是人不可貌相,谁知道内里居然是个变态啊!

    “不过,他发疯好像也就那一次,之后被唐默带回去关了半年才放出来。”苏青崖道。

    “说起来,他对你倒是很迁就。”秦绾若有所思。

    确实,苏青崖医好了唐默的腿,治好了唐少陵的走火入魔,对唐家有大恩,可唐少陵对苏青崖的态度,却不像是报恩,反而像是……他欠了苏青崖很多钱又还不起,人家不逼债他却良心不安,总想多做点什么讨好的感觉。

    “你不觉得眼熟吗?”苏青崖沉默了许久才道。

    “眼熟?”秦绾一怔,挠了挠下巴,想了好久,才隐隐约约地觉得,确实有点眼熟。

    唐少陵对苏青崖,怎么就这么像……苏青崖对她?

    “当年我被北燕追杀的时候,他正好在西域,等听到消息的时候,我们已经逃离北燕大获全胜了,所以,他一直觉得自己欠了我的。”苏青崖道。

    秦绾漠然了。

    当年,如果没有欧阳慧,说不定苏青崖真的就死在北燕了。所以唐少陵自觉歉疚,才那么小心翼翼的?而苏青崖和他不同的是,苏青崖遇见了欧阳慧,他还活着,而欧阳慧……是真的死了一次。

    “先不用管他。”苏青崖开口打断了她的思绪,“我都解不开的结,他解不开是正常的,反正不是大问题,就算有一日你灭了西秦,也与江湖干系不大。”

    “嗯。”秦绾点点头,确实,唐少陵虽然是西秦人,但鸣剑山庄摆明了是不参与朝政的,和她自然说不上敌人,只是,她的心情还是有些沉重。

    尽管,她口口声声说,是苏青崖欠了她一条命,所以要负责还回来,可谁都知道,她就是说着开玩笑的。然而,到今天她才蓦然惊觉,这不是一个玩笑。苏青崖是真的介意……哪怕,明知道她没有死。

    一路回到苏宅,两人都没有再说什么。

    孟寒因为需要阳光的关系,没有回去密室,暂时住在了苏宅。

    苏青崖见到了孟寒,顿时就将秦绾抛到了一边,拉着人就去研究蛊毒了。

    秦绾哭笑不得之余,只好吩咐了蝶衣暂时留在苏宅,毕竟,苏青崖、孟寒、顾宁、陆臻,这一个个都不像是会照顾自己的模样,而外面找的丫头又不能让她放心,只能辛苦蝶衣了。

    蝶衣摇摇头表示不在意。不说顾宁,其他三个她也算是照顾习惯了的。

    随即,秦绾又吩咐朔夜派人在盛世外面盯着唐少陵。

    就算不是敌人,可毕竟是西秦人,还是个会发私信通知夏泽天自己来了东华的西秦人,总要看着点以防万一的,姬夫人可不是牢头,能眼睛不眨地从早到晚盯着他的。

    就算唐少陵没这个意思,夏泽天也肯定会找上门去的。

    回到安国侯府,却见荆蓝回来得更早。

    秦绾虽然有些意外秦建云下朝应该带回来了皇帝给秦桦和夏婉怡指婚的消息,可安国侯府却平静如常,连秦桦和秦珠都没出来闹过。要知道,娶了夏婉怡,简直就是代表了,皇帝要秦建云彻底放弃为秦桦请封世子的想法,对于张氏的几个子女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不过,没人来捣乱,秦绾虽然有点不太习惯,却也很满意。

    果然,府里有个能干的当家主母就是好,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是井井有条的,完全不用她这个当女儿的操心。她再一次觉得,皇帝把汝阳长公主指给她爹,这个媒做得简直再好没有了!

    “小姐,我已经把那个邱莹莹的新住址摸清楚了。”荆蓝凑上来帮她换衣服,一边笑道,“不过,看江丞相的意思,约莫那旧宅今晚就该起火了。”

    “死无对证。”秦绾了然,“而且,尹飞鸿已经见过了邱莹莹,也没人阻拦他求证,是他自己退却了的,任谁都不能说,是江辙这时候再杀人灭口,逻辑不通的。”

    “是。”荆蓝笑道,“江丞相这一手棋下得绝妙,尹大公子毕竟还是嫩了些。”

    “所以,想太多有想太多的坏处。”秦绾重新挑了一支玉簪挽发,又道,“如果是尹世峰,就算不当场杀了邱莹莹,至少也要把人带回去再说,不过,如果是尹世峰,江辙估计也是另一种应对方式了,毕竟只是个外室,这么一闹,不管尹家信不信,也只能消停了。”

    “江丞相为相十年,那手段岂是一个世家公子能抗衡的。”荆蓝帮她换了个发型,重新插好玉簪代替之前打碎了的那支,又道,“对了,小姐,刚刚大公子来过,送了些东西来,说是陪着柳小姐逛街挑首饰,看着合适,给小姐挑的,还有小小姐的,已经让秋菊送过去了。”

    “拿来看看。”秦绾笑道。

    “是。”荆蓝放下手里的梳子,转身去取了一个小小的檀木盒子来。

    秦绾接过来,打开一看,不觉笑了。

    两支玉簪,一枚玉佩,还有一条紫玉眉心坠,虽然比不得明月楼的玉质好,可胜在花样新奇,雕工精巧,也算是上品了。

    “大公子倒是了解小姐喜欢什么。”荆蓝也道。

    “就戴这个。”秦绾指指那条别致的眉心坠。

    “是,小姐。”荆蓝立即给她戴上了,精巧的金链子,眉心垂落的水滴形紫玉坠,让她平添了几分妖娆妩媚和风韵。

    “不错。”秦绾满意地点点头,准备就这样去大厅吃晚饭。

    不过,如今安国侯府那个全家必须一起吃饭的规矩也算是名存实亡了。

    老太君是不爱走动,一向在禧福苑用饭的,秦珍出嫁了,秦桦和秦珠都在禁足,秦枫忙得每天入夜才回家,自然也是在外面吃了。偌大的桌子,除了秦建云夫妇,平时就只有秦榆和秦珑两个小的,今天还是秦绾难得着家,才能多添一双筷子。

    “桦儿的婚事,你知道了?”秦建云随意地问了一句。

    “嗯,知道了。”秦绾脸色不变地点点头,“昨天晚宴后,陛下把女儿和宁王叫到御书房,提过这事。”

    “你怎么看?”秦建云皱了皱眉。放弃秦桦——这一点在他心里早就有了决定,没什么关系,但是他不得不考虑,皇帝把夏婉怡这么个声名狼藉的女人塞进安国侯府,会不会是对他也有了意见?最近……似乎跟太子府太近了些。

    “没怎么看,爹爹放心,她要是识趣,侯府不少她一口饭吃,要是不识趣,我弄死了她,陛下也不过一笑置之。”秦绾笑道。

    “姑娘家的,怎么把弄死谁老挂在嘴上,别教坏了珑儿。”长公主嗔笑道。

    “珑儿要弄死对姐姐不好的坏人!”秦珑眨巴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奶声奶气地喊道。

    “你知道什么!”秦建云没好气地笑骂了一句。

    “可是,珑儿要保护姐姐呀,所以要弄死坏人!”秦珑握着小拳头,一脸坚定的表情,只可惜才不到四岁的小团子再怎么想表现出成熟来,也只是让人更想笑。

    “哎哟,真是个鬼精灵的。”长公主笑得胃痛。

    秦珑一脸茫然地看看这个,有看看那个,浑然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让大家笑成这样。

    “四妹,弄死……不好。”秦榆偷偷拉了拉秦珑的衣袖,轻声说道。

    “为什么不好?”秦珑却没压低声音,反而一本正经地反问道,“爹爹,有人欺负姐姐的话,珑儿不能弄死他吗?”

    “可以。”秦建云的胡子也一抽一抽的,总算他要维护自己威严的形象,却只能憋到内伤了。

    看这小豆丁一本正经地说着要弄死谁,简直让人喷饭啊。

    不过,秦建云再看看一副怯懦模样地秦榆,又在心里摇了摇头。

    就算不论嫡庶,秦榆的表现也让他很失望,都快八岁了,读书不好,可以归咎于张氏压制庶子,好好调教两年再看,但是秦榆这个性子,要继承安国候的爵位也够呛,心性太软了,居然连秦珑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娃都比不上。

    看来看去,也只有秦枫一个是出息的。只可惜,立秦枫为世子,就算秦绾能答应,可一旦秦枫的身世被翻出来说,他就要被御史的唾沫星子给淹死,皇帝也不会答应的。

    长公主若是能生个嫡子好好调教自然是最好,若是不能,恐怕……也真只有走那一步了。

    “吃饭。”秦建云在一瞬间心里已经转过了无数念头,最终全部压了下去。

    还有时间,还可以再看看。

    不过,人数虽然少了,但现在饭桌上的气氛却比从前坐满一桌子的时候好得多,吃完饭,秦绾抱着秦珑回碧澜轩,带着小姑娘玩了一会儿消了食,才让秋菊把人带回去睡觉。

    “小姐这两天也累了,早些歇着吧。”荆蓝道。

    “嗯,准备热水,我要好好泡泡。”秦绾伸了个懒腰。

    “是。”荆蓝出去吩咐小丫头备水,回来又笑道,“这季节正是泡温泉的好时候呢,小姐不如去城外的庄子里玩两天?”

    “好啊。”秦绾想想这几天也没什么大事,欣然点头。

    重活一次,她可不想再活得这么累,把自己累死了,到底谁心疼呢。

    “那明天就去告诉王爷。”荆蓝欢快道。

    “……”秦绾无语。

    她去泡温泉,什么时候说过要李暄一起了?

    然而,就在荆蓝笑眯眯地计算着要带什么东西的时候,房门却被敲响了:“小姐,有急报!”

    “朔夜?进来吧。”秦绾反正也还没梳洗,便开口道。

    “是。”朔夜闪身而入,一脸的凝重,不等秦绾发问便道,“监视盛世的人来报,唐少陵出门了。”

    “他去哪里了?”秦绾微微一顿。

    要是唐少陵只是想出去逛个夜市什么的,朔夜是不会这副表情的,哪怕唐少陵要出去随便杀个人,也没那么大的事,除非是唐少陵要去的地方,非常不简单。

    “丞相府。”果然,朔夜沉声道。

    “……”秦绾扶额。

    丞相府,总不能是唐少陵从她和苏青崖的对话中推测出那些来杀他的杀手是江辙派来的,所以打算去弄死江辙吧?不对,他明明说不杀皇族和朝廷官员……还是不对,难不成他的意思是不为他们杀,却可以为自己杀?

    毕竟,这是个能一边唱歌一边生剐活人的变态。

    “小姐,我们怎么办?”朔夜问道。

    丞相府是个龙潭虎穴,唐少陵却也是绝顶高手,最终会是唐少陵变成丞相府院子里的花泥,还是明天东华干脆换个丞相?有些不好说啊。

    “去看看!”秦绾翻了个白眼,咬牙切齿。

    果然是个让人不得安生的二货!

    不过,在她带着朔夜和荆蓝出门时才想起来一个问题。

    于是……江辙到底是为什么要派人去杀唐少陵?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