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荣耀之最强福〕〔镯镂记〕〔都市医道仙途〕〔三寸人间〕〔傲世帝尊〕〔全能巨星奶爸〕〔都市妖孽神豪〕〔猩红之语〕〔工业造大明〕〔半仙笔记〕〔永恒武道〕〔采个娘子来养家〕〔穿越诸天当反派〕〔凰道吉日:夜帝,〕〔陪师姐修仙的日子〕〔九转神帝〕〔瑶光女仙〕〔全民养鲲进化〕〔武道治安官〕〔穿越异界之农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七十一章 重色轻友?
    十里长亭。

    一壶茶,一本书,苏青崖倒是悠闲自在。

    他这回在京城呆的久了,尤其是和萧家的矛盾,使得京城认识了他的容貌的人还真不少。原本,也有为亲朋送行的人看见他竟然一个人在这里,想上前混个脸熟的,毕竟,和一位神医打好关系总是没错的。

    然而,苏青崖也不赶人,就是冷冷地看一眼,就低头继续看书。不用多久,正努力想和他攀谈的人就觉得全身上下不是这儿痛了,就是那儿痒了,但退出几丈之后,身上的症状就全部消失不见,仿佛是经历了一场幻觉似的。

    几次下来,就算苏青崖是金子打的,也没几个人敢再上去摸一摸了,一个个都离得长亭远远的。

    终于,一直等到正午,该走的人也都走完了,长亭终于冷清下来,毕竟,要出远门也没有下午才上路的道理。

    苏青崖终于抬起头,凝望着远处的官道上缓缓走来的一人一马。

    慢慢地近了,那人显然也很意外这个时候长亭里居然有人坐着喝茶看书。

    那是个很英俊的青年,二十六七的年纪,微微一笑,脸颊边还露出一对酒窝,使的他的年纪硬生生小了几岁似的,只是,不论是人还是马,都是一片风尘仆仆,显然是赶了不少路的。

    “你……在等我?”青年翻身下马,有些惊讶地走向长亭。

    “太慢了。”苏青崖皱着眉,很不满意。一早上的时间,简直浪费!

    “我好像没和你约好。”青年似乎也很习惯他的脾气,丝毫不以为杵,一脸都是无奈却纵容的笑,“那么,有劳苏神医久候,不知……在下有什么地方可以效劳的吗?”

    “有。”苏青崖点点头,随即很不客气地道,“上马,往西,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青年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头的黑线。

    好吧,相交多年,他是知道有时候苏青崖是不讲道理的,可是,这回也实在太不讲道理了吧?都不问问他从哪儿来,要去哪儿,直接就是让他——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不想效劳?”苏青崖挑眉假笑。

    “给个理由。”青年苦笑。

    “我高兴。”苏青崖吐出三个字。

    “问你一件事。”青年沉默了一下才道。

    “说。”苏青崖道。

    “我可以揍你吗?”青年一脸认真地问道,就好像他问的是“今天是初几”一样平常。

    “可以。”苏青崖却想了想,随后,点头表示同意。

    “……”青年摸了摸鼻子,脸上的神色就更郁闷了。

    这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怎么,不想揍了?”苏青崖疑惑道。

    “苏青崖,你别以为我真的不敢揍你啊!”青年放开了马缰,走进长亭,一边挽起了衣袖。

    “所以,我都说可以了。”苏青崖也皱着眉,一脸不耐烦地看着他,好像在说,都说你可以揍了,还等什么?

    一群乌鸦“嘎嘎”叫着从头顶上飞过。

    “……”青年很想出去泪奔一圈。以前也没觉得苏青崖居然是这么难以沟通的人啊,还是说,自己还是不够了解他?

    “唐少陵,回去。”苏青崖清清冷冷地开口。

    “你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那青年换了一副认真的表情。

    他是鸣剑山庄的唐少陵,就算被西秦誉为年青一代的第一人,却依旧改不了他在圣山高手榜上万年第二的事实。

    曾经他想找欧阳慧一战,然而,当他有这个念头的时候,第一次,欧阳慧为了救苏青崖深入北燕,转战千里,元气大伤,他自然不能趁人之危。第二次,欧阳慧与阴山老魔一战胜之,坐实了第一之名,他心服口服,决定苦练两年再去挑战。第三次,当他闭关两年,自认足以挑战的时候,东华传来消息,那个女子——死了。

    唐少陵很失落,甚至于他都不懂自己为什么会为了一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女子失落。

    于是,这一回,高手榜重排,他依旧是第二,却没有了当年的不甘心。

    只不过,无论如何,他都想要试一试,这个被圣山认为足以匹敌当年的欧阳慧的女子究竟有多厉害。或许,打过这一场,能稍稍弥补一些内心的遗憾吧。

    “我知道,不然在这里等你做什么?”苏青崖一声冷哼。

    “你是专程在这里拦截我的?”唐少陵皱眉。

    “你要和她比武,一年后再来。现在不行。”苏青崖答道。

    “一年后?你想说她现在不是我的对手吗?”唐少陵道。

    “你想太多了。”苏青崖斜睨了他一眼,淡然道,“圣山排榜,绝不会基于未来的水准。她现在是第一,她就一定比你强。”

    “那为什么要一年后?”唐少陵疑惑道。

    苏青崖没有回答。

    为什么要一年后?当然是因为,这一年里,秦绾殚精竭虑,都是要算计着怎么扳倒太子,哪有心情与人比武?唐少陵不是敌人,还是个难得的好对手。这场比武应该是愉悦的切磋,却不是无奈之下的勉力而为。

    想了想,他才道:“因为这一年里,她很忙,没空陪你过家家。”

    唐少陵“嘣”的一下,头顶冒出一个十字,怨念道:“苏青崖,我真揍你啊!”

    “随便。”苏青崖不在意道。

    唐少陵翻了个白眼,也不想委屈自己,提起连鞘的剑柄便敲下去。

    苏青崖一声冷笑,身形微微一晃,以毫厘之差避了开去,顺手收起了桌上的书。

    “……”唐少陵一击落空,倒也没有继续出手,却抽了抽嘴角,一脸控诉地看着他,“说好的可以揍呢?”

    “我说可以,你不是就动手了。”苏青崖道。

    “那你别躲啊!”唐少陵暴躁。

    “我说可以揍,但什么时候说过,我不躲了?”苏青崖一副“你别无理取闹”的表情看他。

    “还能不能做朋友了?”唐少陵实在对他没脾气了。

    骂,骂不过。打,打是打得过,但人家根本不跟你打。碰到一个不高兴,说不定随手就弄点什么药过来,倒霉的还是自己!

    关键是,得罪了苏青崖,回去他能被爷爷打断腿……

    “你觉得……”苏青崖一开口,话还没说完,就停了下来,脸色也微微一变。

    连他都察觉了,唐少陵更没有没发现的道理,手一伸,将苏青崖拦在身后,警惕地看着四周。

    “你得罪谁了?”苏青崖轻声道。

    唐少陵在西秦声名赫赫,但他从未来过东华,自认不可能在东华有仇人,可要是西秦人,千里迢迢追到东华的京城来杀人,这是有什么仇什么怨?

    “我得罪的人多了,就出门的那天还宰掉一个玷污良家女子的青城观的假道士。”唐少陵没好气道。

    唐少侠行侠仗义,得罪人自然不在少数,想找他报仇的更不少,可真要仇深似海到千里追踪的,似乎又过了点儿,他一时还真想不出来。

    “人不少。”苏青崖说了一句,手指微微一动,一抹药粉顺着风飘散开来。

    “我还在。”唐少陵黑线,“解药!先给我!”

    “追踪香,不是毒。”苏青崖没好气道。

    然而,听了他这句话,唐少陵脸上的表情更见精彩。

    追踪香?什么时候苏青崖居然不下毒,改用追踪香了!

    “习惯了。”苏青崖沉默了一下,塞给他一颗药丸,等他吞下去,这回布置在身边的绝对是碰着就死的剧毒了。

    “你越来越奇怪了。”唐少陵回头很无语地看了他一眼,直接扑向了官道边的草丛。

    至于苏青崖,要是有人想找死就自己去吧。

    “上!”眼见被发现了,埋伏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了,四周的人纷纷现出身形来,一起围攻上去。

    这是……苏青崖有些诧异地扬眉,这种方式……忘情谷的杀手?谁那么恨唐少陵,居然买忘情谷派出那么多杀手来杀他,真可不是一笔小数目的银子。

    “啊~”就在这时,背后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苏青崖不动声色,干脆坐了回去,继续看书。

    那倒霉鬼的死状他不用看都知道,绝对是从皮肤开始一寸寸从外面烂到里面去了,他今天心情不太好,所以用的毒也是死状最难看的那种。

    见他一个人好欺负?不过,忘情谷也堕落了,既然在任务途中对目标之外的人出手,可是杀手的大忌。

    唐少陵剑下已经多了两条冤魂,无奈他就算杀人,那也是一剑封喉,绝对连多余的血都不会多流一滴,这种杀法,杀一百个,也没苏青崖弄死的那一个来得惊悚。

    “一起杀!”领头的蒙面男子沉声喝道。

    他一声令下,自然有人去执行,只是,刚才的同伴只是靠近了亭子,还是从背后靠近的,但一下子就倒下了,连对方究竟是怎么下毒的都不知道,他们又怎么敢靠近?

    迟疑了一下,幸好,作为杀手,暗器这玩意儿多少总会带着一些的,几人便距离长亭远远的,拿出各种柳叶飞刀、飞蝗石、梅花针、铜钱镖之类的零碎暗器朝着苏青崖扔过去。

    苏青崖抓着书,已经很不耐烦,不过这么多不同品种的暗器,他也确实没办法继续坐着不动。然而,他原本就轻功绝顶,唐少陵都不敢说要多少招才能打到他,何况这些原本就不是专精暗器的人了。这么远远地投掷暗器,长亭还有廊柱遮挡,就算把带着的暗器都用完了,也伤不到苏青崖一根汗毛的。何况,苏青崖真心不觉得几个以用剑为主的杀手身上能带着多少暗器。

    果然,还不到半盏茶功夫,飞来的暗器就变得稀稀拉拉,慢慢停止了。

    苏青崖叹了口气,就在杀手们几欲吐血的眼神中,淡定自若地踩着一地的各种暗器,回到石桌边坐下,继续看书。

    茶壶碎了,不过刚倒上的一杯茶倒是劫后余生。

    “你们在干什么?蠢货!”领头者看得几乎内伤。

    只是,就算是把性命置之度外的杀手,至少也要看得到成功的希望才会愿意拼命的,明知是白白送死还去的,那不是勇气,是犯蠢!

    “是谁叫你们来杀我的?”唐少陵问道。

    对面的人没有回答。

    不过,没有回答才是正常的,毕竟是真正的杀手,不会犯随随便便出卖雇主的愚蠢错误。

    唐少陵也就是无聊,随便问问,本也没指望对方回答。再看了一眼苏青崖那边的状况,不由得又深深地叹了口气。

    跟苏青崖为敌的人,只怕有一半都是被气死的吧。连他这个当朋友的,有时候都恨不得一把捏死他!

    于是,在这一点上,唐少陵对欧阳慧绝对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自叹不如。

    一个女子,到底得有多没下限才能降服这只妖孽而没被气死的。

    他这一分心,却没注意到背后一缕剑光格外不寻常。

    “叮!”一支玉簪荡偏了剑锋,却也被剑气绞碎,断成了几截。

    唐少陵转身,双剑瞬间交锋了十七八招,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

    真是太大意了,被这群有点蠢的杀手迷惑,没注意到里面居然有个真正的高手,只怕一对一比自己也差不了多少了。是高手榜上的人物吗?

    百忙之中,他扫视了一眼地上碎裂的玉簪。

    明显是女子之物,而且一看就是玉质极佳,价值不菲的,用来当暗器使,实在是暴殄天物。

    “啊~”惨叫声四起,原本围着长亭进退不得的杀手一下子倒了下去,脖子上才喷出鲜血来。

    “小心有毒!”唐少陵见那少女竟然直接朝长亭里走,赶紧叫了一声。

    “有毒没毒,我比你清楚好吗?”秦绾走进长亭,打量着苏青崖只是衣衫稍稍有些凌乱,并没有受伤的痕迹,随即好奇道,“我说你今天一大早就出门了,却跑到这里来看书?”

    “不要卖蠢。”苏青崖白了她一眼。

    “噗——”就算还在被围攻,而且其中还有一个真正的高手,这种情况下,唐少陵也没忍住喷笑。

    只要苏青崖毒舌的对象不是自己,他还是很乐意看看热闹的。

    “那谁?脑子有病?”秦绾鄙视道。

    “唐少陵。”苏青崖叹了口气。

    “靠!”秦绾先是楞了一下,随即脱口而出的一声咒骂,“我救他干嘛?废掉一支喜欢的簪子,实在太亏了!”

    “……”苏青崖合上书本,但毫不意外她的说词,眼中还流露出一丝嘲讽。

    “……”唐少陵无语凝噎,他就这么不招美人待见吗?救他还是亏了一支发簪!

    “谁让你出手那么快。”苏青崖道。

    唐少陵要不是实在腾不出手,真想把剑鞘砸过去。敢情要是这姑娘出手慢一点,你们俩还觉得我被弄死了正好?

    “我错了。”秦绾从善如流地道歉,随即扬声道,“执剑,别打了。”

    原本已经和杀手动上手的执剑闻言,虚晃了一招就退了下来,迟疑了一下,歪歪头,又道:“小姐,需要属下为您的簪子报仇吗?”

    本来,见他不插手,那些杀手也正中下怀,全部围着唐少陵去了,但听到这句话,好几个人脚下一个踉跄,都差点露出破绽。

    只可惜,唐少陵也没抓住这个机会破局,实在是……他才是受惊吓最大的那个。

    该说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下人吗?小姐不正常,这护卫看起来怎么也疯疯癫癫的!

    “算了,那两个你都打不过。”秦绾遗憾道。

    不管是唐少陵,还是那黑衣杀手,都不是执剑能应付的,她自己上都未必能行。

    嗯……虽然不知道江辙的护卫为什么要杀唐少陵,忘情谷的杀手是不是也是江辙请来的,不过……难得见到狗咬狗,要是互相咬死了就省事多了。就算咬不死……嗯,留两个半死的也好啊,她只要负责最后一人一剑就行了!

    于是,她很淡定地说道:“等着,等他们打完了,死了的就算了,没死的再补一剑。”

    “哦。”执剑耸耸肩,有些不甘心,但也没反驳。

    满是剧毒的长亭他是不敢进去的,干脆就远远站着掠阵,反正也没人理会他。

    “你怎么会来的?”苏青崖这才问道。他很确定,自己今天的行踪没有告诉过任何人,秦绾也不可能直接找到这里来,何况,秦绾的反应,很明显是不知道他今天出城是来拦截唐少陵的。

    “跟着他来的。”秦绾一根手指指了指那和唐少陵缠斗不休的黑衣人。

    “那是谁?”苏青崖奇道。

    秦绾是什么身份,至于亲自跟踪一个杀手吗?

    “江辙的人。”秦绾简略地说了一句,又得意道,“说起来,我闻到血腥味了,不知道丞相大人被我气得吐了几口血?”

    苏青崖斜睨了她一眼,冷冷地道:“能气死他是你的本事,只要别气死了再让我去医。”

    “医好了继续气?”秦绾一脸认真考虑的模样。

    “他跟你没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苏青崖道。

    “夺夫之恨。”秦绾幽幽地看着他。

    “……”苏青崖哑然。

    唐少陵一边打,一边听着他们的对话,不由得敬佩无比。

    居然……有人能把苏青崖堵得说不出话来啊!简直是女中豪杰!

    “还分心?”对面的黑衣人剑势一下子凌厉起来,招招都是两败俱伤甚至同归于尽的打法。他很清楚,自己犯了个天大的错误,居然没发现被跟踪了,还把长乐郡主带了过来,这要是坏了相爷的事,那他就万死也难赎罪了。

    “喂喂,你发什么疯!”唐少陵一下子就觉得压力大起来。

    没办法,对方不要命,可他要命啊,一个这种程度的高手拼起命来,就算唐少陵的武功原本稳稳压他一线,现在却也手忙脚乱起来,尤其,参与围攻的杀手虽然弱了点,但也真不是庸手,在这种时候,足以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秦绾看着唐少陵身上已经挨了两剑,虽然都是在无关紧要的地方的皮外伤,但也显示了状况确实有些不太好,不由得问道:“喂,你真不救?”

    “不是你说的弄死最好吗?”苏青崖一脸莫名地看她。

    “弄死他,你保证不打我?”秦绾想了想问道。

    “我打你干嘛。”苏青崖无奈。再说,本来也打不过,现在连毒都毒不死了!

    “苏青崖,你有点良心好不好!”唐少陵气急。

    虽然说,这些杀手其实也真未必弄得死他,要说三年前,可能还有些危险,但为了挑战欧阳慧,他可是闭了两年死关,硬是将唐家的内功冰心诀练到了第七重,就这些杀手,还真不至于能要了他的命,顶多是打得狼狈点。

    可是,就算死不了,拼命也是真的。而当你在拼命时,朋友却在旁边看热闹,还说弄死也没关系……唐少陵觉得自己真的很悲剧。

    何况,要是苏青崖肯出手,这里早就没有一个活人了。

    “谁叫你遇人不淑。”秦绾幸灾乐祸地大笑。

    苏青崖瞥了她一眼,手一扬,一粒药丸直接丢进她嘴里。

    “咔嚓!”秦绾直接咬碎了药丸,嚼了嚼才吞下去,咂了咂嘴,评价道,“有点苦,果然还是悲灵笑梦味道最好。”

    “七情草的苦味很难去掉,不过毒性还不错。”苏青崖对自己的新作品也不是太满意。

    “嗯,是不错。”秦绾明显感觉到体内的轮回蛊很欢快地吸收着毒素,几乎能感觉到功力的增长,因为唤醒孟寒而显得有些空虚的精神也神采奕奕。果然,新品种的毒药第一次吞服的效果是最好的。

    “还有一种新的毒,不过是根据醉清风的药方改的。”苏青崖又道,“你吸收过一次醉清风了,改良过的药不知道还有没有作用。”

    “聊胜于无嘛。”秦绾倒是很看得开,“再说,也不是用过一次后,第二次就无效的,再加上改良过了,总能有点效果吧。”

    “拿去试试。”苏青崖闻言,也不多话,直接丢给她一个瓶子。

    秦绾掂着瓶子,不禁笑了起来。连试验品和未完成品都拿出来了,很显然,这些药苏青崖原本并没有准备马上拿给她,大约也是看出了她的状况有点不对劲吧。

    轮回蛊是好用,但每次用过之后,它就像是把积攒的能量消耗一空了似的,需要大量进食来补充。

    “孟寒回来了。”秦绾低声道。

    果然,苏青崖连眼睛都亮了起来,再看唐少陵的表情就更加嫌弃了。

    浪费他的时间,弄死算了!

    “我说,你就真眼睁睁看着?”唐少陵喘着气走过来,不过唐少侠这会儿可有些狼狈,衣服被划破了好几处,还有三四处皮外伤,头发断了一缕,连脸上都有一道浅浅的血痕。

    至于那些围攻他的杀手,自然是死的死,逃的逃了。不过,江辙身边的那个护卫,他要走,唐少陵也拦不住,何况还有一批杀手在旁边捣乱。

    “跑不了。”苏青崖吹了声口哨。

    顿时,一只通体翠绿,大小如黄莺的小鸟俯冲而下,落在他指尖。

    “去。”苏青崖吩咐了一句。

    小鸟叽叽喳喳欢快地鸣叫着,振翅飞天。

    “跟上。”秦绾道。

    “是。”不用她吩咐,执剑已经跟上了鸟儿。

    追踪香,他也不是第一次用了,远远地缀在后面,既安全,不容易被发现,还不怕跟丢,绝对是居家旅行杀人越货的必备品啊!

    不过,看他们的反应和默契的动作,唐少陵不禁欲哭无泪。

    苏青崖放追踪香的习惯,该不会就是这么来的吧?

    “还有事?”眼见唐少陵仗着刚刚服下的解药还有效,不怕死地走进长亭,苏青崖面无表情地问了一句。

    “你会不会说话的。”唐少陵擦了把脸上的血,哀怨道,“好歹你也算是个大夫,看见伤患就在眼前,也太冷漠了吧?”

    “不知道本公子看不顺眼的不治吗?”苏青崖反问。

    “于是你今天到底哪里看我不顺眼了?”唐少陵早就想问这个问题了。

    “全部!”苏青崖两个字回答得斩钉截铁。

    “……”

    边上,秦绾笑得直拍桌子,毫无形象。

    苏青崖当然不是真的要弄死唐少陵,相反,能和他这么斗嘴还活蹦乱跳没被毒死,正是说明了,其实他们的交情挺不错的。不出手,只是没有必要罢了,要是唐少陵真的有生命危险,这人绝不可能见死不救。苏青崖外冷内热,尤其对朋友,特别心软。

    “敢问这位姑娘芳名?”唐少陵一拱手。

    对于能噎死苏青崖的女子,他实在是很有兴趣,说不定可以讨教讨教,和毒舌相处的三百种方法之类。

    “我是秦紫曦。”秦绾看着他,笑吟吟地道。

    “……”唐少陵张口结舌,看看她,又僵硬地转头去看苏青崖。

    他也是聪明绝顶的人物,一瞬间就想明白了苏青崖在这里阻拦他进京的理由,不由得控诉道:“你,重色轻友!”

    “胡说!”苏青崖还没开口,秦绾一瞪眼,抬起下巴反驳道,“他这明明是重友轻色!”

    “噗——”苏青崖刚刚端起在暗器雨中幸免于难的茶杯喝了一口,闻言直接喷了出来。

    “我是……色?”唐少陵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的扭曲。

    “本小姐占了‘友’,于是你只能是‘色’了。”秦绾一摊手,很遗憾地说道。

    “……”唐少陵忽然觉得自己挺白痴的。他连苏青崖都说不过,居然妄想去和能噎得苏青崖说不出话来的女人斗嘴?今天脑子没毛病么?

    “回去了。”苏青崖直接丢了空茶杯,收好了带来消遣的医书。

    “一年就一年,明年重阳,不知秦姑娘能否接受我的挑战?”唐少陵急忙道。

    “不能。”秦绾拒绝得也干脆。

    “为什么?”唐少陵不服。排名第一,不接受挑战,难不成真要他当万年老二不成,不公平啊!

    “因为重阳我要和夫君登高,吃菊花蟹,没空接你的挑战。”秦绾很诚恳地回答。

    “……”

    “……”

    不止是唐少陵,就连自认为已经足够了解她的苏青崖都被雷得不轻。

    “初十!九月初十行不行!”唐少陵差点一口气没接上来,气急败坏地吼道。

    “行。”这次秦绾答应得很爽快,又道,“既然你定的时间,那我定地点,到时候我会提前通知你。”

    “好。”唐少陵点点头,走上前,与她一击掌,算是正式定下了挑战。

    “可以滚了?”苏青崖不耐烦道。

    “……”唐少陵瞪他,“给点药你能死?能死吗?”

    苏青崖看看他,随手丢了个药瓶过去:“无痕膏,涂在伤口上,绝对不留疤。”

    “……”

    “苏青崖!我揍你啊!真的揍你啊!”唐少陵暴跳如雷。

    “所以说,你是色嘛,千万别把自己弄毁容了,连色都不剩啊。”秦绾大笑。

    ------题外话------

    隆重推荐好友水银瓶的文文《暴君之傲世农家妻》

    慎入!这绝对不是一部小包子养成记,而是,一个小萝莉发奋图强、意欲将小包子抚养成人,不想有一天,却发现……

    意外穿越,正义游警变丑村姑,嫂子贪婪,十两银子卖她予人。

    一时心软,捡个臭屁小孩回家,却自带吸引杀手体质……真是惨到没朋友。

    住深山,酿美酒,殖牛羊,

    吃牛排,喝美酒,做烧烤。

    赚票票,没事逗逗小包子,生活乐无边!

    尼玛!这一拨拨的黑衣人是想要干嘛……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