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华恩仇引〕〔谋爱101次,白少请〕〔不死古神诀〕〔农医悍女:傲娇夫〕〔神级高玩〕〔盗天墓之昆仑秘境〕〔我真的不能修炼〕〔最后一个扎纸先生〕〔梦幻西游之称霸天〕〔木仙传〕〔采个娘子来养家〕〔足球之巨星培养系〕〔我爱罗的超能力老〕〔花霁月〕〔涅骨〕〔乱宋之水浒风云〕〔万界典当行〕〔超凡小农民〕〔全球玄幻时代〕〔剑仙荣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六十九章 我是处子
    于是,因为南疆的事太惊悚,让秦绾一直到睡着之前还在想着,自己似乎是忘记了什么事,但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就迷迷糊糊地睡了。

    第二天一早,她难得地起晚了。

    本来应该去向长公主请安的,可长公主大概也觉得昨晚跟夏泽天比试了一场她会很累,特别吩咐了嬷嬷过来说,不用去请安了,还送了不少补品来。

    于是,荆蓝和蝶衣也没去喊难得睡过头的秦绾,等她起身的时候,早朝都要结束了。

    于是,秦绾终于想起来她忘记了什么事。

    今天的早朝上,皇帝要给秦桦和夏婉怡赐婚啊……原本昨天回来时还想着,先给秦建云提个醒的。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希望她爹挺住……不过,秦桦都快被放弃了,就算娶了夏婉怡,也就是丢点脸的事吧。

    昨天晚上,她给安国侯府挣得脸也不少,就算被秦桦丢一些,算了,问题不大。

    然后,秦绾又淡定了,该干嘛干嘛去。

    原本,今天是真没什么安排,打算休息休息,下午再带孟寒去苏宅的。

    苏青崖和孟寒两个人,最后是谁切片谁,她已经不想管了。

    不过,刚用完早饭,朔夜就送进来一个消息——尹家,动手了。

    自从秦绾让荆蓝把江辙养着的女人的住址透露给尹家,也过去几天了,想必足够尹家将那个女人的祖宗十八代都查清楚,于是,尹家这是打算动手了?

    “小姐,我们去不去看热闹?”荆蓝兴致勃勃地问道。

    秦绾想了想,还是点点头:“去!”

    正好,秦建云下朝回来,安国侯府肯定要乱一阵,她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只是,为了少惹点麻烦,她还是叫朔夜先去把守卫全部调开了,这才带着孟寒出去。

    就算能带个斗笠,也实在太引人注目了。

    “药人?”孟寒有些惊讶。

    “嗯,能救你回来,也多亏了这些药人。”秦绾点点头。所以说,于情于理,孟寒总该去道声谢的。

    “用蛊虫很容易控制活人,就像是控制金丝翡翠蛇一样。不过蛊虫培养不易,很难大规模应用。”孟寒说道。

    “说到蛊虫……”秦绾一边走,一边沉吟道,“那些南疆人究竟想做什么?”

    “你怕他们混进京城来,在谁身上下个蛊?”孟寒会意。

    “外祖父也是一国之君,他都能被下蛊。”秦绾道。

    “不一样的。”孟寒摇了摇头道,“要杀人,能下蛊还不如直接下毒了,可要控制人,绝不可能简单地让蛊虫从嘴里吃下去就算了,需要特殊的手法。而南疆人虽然除王族之外,形貌特征不是特别明显,但那些人一看就不是普通百姓,混不进宫里的。”

    “外祖父中的蛊毒不就是从口入的吗?”秦绾疑惑。

    “那个女人手里的蛊毒,是从兄长那里得到的。王族秘法培育的蛊虫,不是那些人弄得到手的东西。”孟寒解释道。

    “那就好。”秦绾听完,才算放心。

    说话间,已经到了苏宅。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苏青崖居然不在!

    秦绾都快无语了。

    要说苏青崖心心念念想见到一个真正的蛊师好研究蛊毒,可是早不出门晚不出门就这天出去了,该说他俩实在无缘吗?

    “你在这里等他?”秦绾问道。

    “和你一起。”孟寒回答,看着她惊讶的神色,又补充了一句,“眠蛊的后遗症需要阳光。”

    言下之意,他暂时也不会回去那个地下密室。

    “好吧。”秦绾点了点头。

    “尹家的。”朔夜忽然道。

    “你认识?”秦绾看着那几个丝毫没有显出异状的男子有些疑惑。

    “以前见过他们跟着尹飞鸿。”朔夜道。

    “我们人太多了,不好跟。”秦绾想了想道,“执剑和荆蓝跟着我去看看。”

    孟寒转头瞪着她。

    “跟你说了多少回,武功可以差,不过,轻功还是好好练练吧。”秦绾一脸诚恳地拍拍他的肩膀,又给蝶衣一个眼色,立即溜了。

    蝶衣抿嘴一笑,她照顾孟寒快三年了,自然足够了解他,就是当初他感应到轮回蛊苏醒的气息而去安国侯府找重生的小姐,就那堵墙,他还是借了一棵大树的光才勉强跳进去的呢。

    “切!”孟寒轻啐了一口,却依然是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样。

    秦绾摇头,却也无奈。

    孟寒的蛊毒很厉害,但是,蛊毒很多时候也是要靠近了才能使用的,孟寒若是能有苏青崖的轻功,能做的自然多得多。

    眼看着那行人就要消失在街角了,她赶紧带着执剑和荆蓝追上去,果然看见为首那人正在对尹飞鸿说着什么,看起来尹世峰是打算把这件事完全交给尹家未来的继承人处置了。

    “小姐,你说,江丞相是不是真的不救?”荆蓝道。

    “跟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秦绾一耸肩。

    他们知道地点,自然不需要一直跟在后面,走不同的路,几乎同时和尹飞鸿到达目的地。

    只是,这个地方人烟稀少,不太容易藏身,那座宅院外面倒是有棵百年榕树,枝叶繁茂,是个看戏的好地方,可惜,最多只藏得下三个人。

    执剑这段时间一直不在京城,还是一路听荆蓝说了才知道自己错过了多少精彩的好戏,不禁扼腕叹息。

    “我一直挺好奇江丞相这个人的,总觉得他太假了,从头到脚都是假的。”执剑在树冠上调整了几个位置,确保自己能看见宅子的内院,一面嘀咕道。

    “太假了?怎么说?”秦绾诧异。

    “这个么……”执剑挠了挠脸,犹豫道,“江丞相才华横溢,深得圣心,又洁身自好,除了太宠女儿之外就没有别的缺点了,可这么完美,总觉得不太对劲。”

    “你确定你不是嫉妒?”秦绾翻了个白眼。

    其实,若不是江辙有个叫江涟漪的女儿,她还真是想尝试一下能不能拉拢过来的,毕竟,如今的东华缺少真正能干实事的能员,而且江辙还年轻,起码能在相位上再坐二三十年的。

    只是,可惜了。

    “你们是什么人……哎呀!”出来应门的小丫头被一把推开。

    尹飞鸿背负着双手走进去,四下打量了一番小院的布置,没有阻止那个小丫头飞快地跑进去找主子了。

    如果可以,他当然更想在院子里解决事情,他一个男人,闯进疑似自己姑父的女人房间里去也不是个事。

    尹家的人倒是准备充分,隔壁有两户人家听到动静出来一探究竟的,都被堵了回去。

    很快的,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子走了出来,身后就跟着刚才的小丫头。

    不只是尹飞鸿,树上的秦绾也在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女人。

    很漂亮,也有些眼熟,大约是和林夫人有几分相似的原因,但这个女人神色淡漠从容,气质高华,明显和林夫人的庸俗天差地远,怎么还会给人眼熟的感觉呢?

    “丞相大人的眼光还不算很离谱啊。”荆蓝也忍不住说道。

    光看这通身气派,也实在让人很难想象她和林夫人居然是亲姐妹!

    一个白衣素服,脂粉不施,就高洁如天上明月,另一个一身绫罗,满头珠翠,却只像是个杀猪卖肉的村妇。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女人。”秦绾皱眉。

    她敢确定,却对不是因为林夫人的关系才会觉得她眼熟,可是,究竟是在哪里见过呢?最近她并有接触过陌生女子,那么……是欧阳慧的时候见过的人?在哪里?什么时候?就是想不起来了!

    “这个女人不简单。”执剑凝重道。

    “嘘。”荆蓝拉了他一把。

    “这位夫人……”尹飞鸿开口道。

    “你才夫人呢,是眼瞎了看不见我家小姐还是姑娘家的打扮吗?”小丫头躲在女子身后气呼呼地喊道。

    “好吧,这位……姑娘。”尹飞鸿改了口,眼中却闪过一丝讽刺。三十多岁的……姑娘?

    “公子带人破门而入,闯入我一介女流的宅院,若是不说清楚,小女子可是要报官的。”女子淡淡地说道。

    “请问姑娘是不是有个妹妹,嫁给了扶云县首富的林家。”尹飞鸿直接问道。

    “没有。”女子回答得眼睛都不眨一下。

    “……”尹飞鸿也被她的干脆给噎了一下。

    不过,这个女子光看容貌的话,确实和林夫人极为相似,要说她们毫无关系,他是绝对不信的,何况,查到这里地方,他也费了不少心力,尤其,从周围的住户话语中,他很确定,这女人绝对是被某个权贵养在外面的。

    “公子还有事?”女子继续问道。

    “那,姑娘可认得江丞相?”尹飞鸿皱着眉又问道。

    “我一个小女子,怎么会认得丞相大人。”女子哂笑道。

    “公子,跟她废话什么,管她是不是,先那个了再说。”一个护卫凑到尹飞鸿耳边轻声道。

    尹飞鸿轻轻摇头,若是眼前是个如同林夫人一般的女子,他连话都不会多说半句,弄死了一了百了,可这个女人,明显不是。再想想江辙那种漠然的态度,他就更不安了。总不成,这个女人还有后手?

    “若是没事了,就请公子出去吧。”女子又说道。

    “臭娘们,给脸不要脸啊!”尹飞鸿还在沉思,但尹家的护卫显然没有自家少爷的好脾气。

    “你们要干什么?”后面匆匆跑出来一个粗使仆妇,手里举着一根巨大的擀面杖,身上的围裙还没脱掉,看起来有几分可笑,却固执地挡在了女子面前。

    “住手。”尹飞鸿回过神来,一挥手,制止了属下动粗。

    “公子,这婊子既然不要脸地勾引男人,公子这么客气做什么?”护卫不解道。

    “说了半天,原来你们是以为……我勾引了你家的主子?”女子终于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来。

    “姑娘没有吗?”尹飞鸿反问道。

    女子上上下下打量着他,脸色很是古怪,好一会儿才道:“这位公子,还未成婚吧?”

    “那又如何?”尹飞鸿冷哼。

    “难怪公子看不出来。”女子道。

    “看不出来什么?”尹飞鸿下意识地问道。

    “看不出来,我是处子。”女子一脸的嘲讽。

    “什么?”尹飞鸿呆呆地看着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树上的执剑若非抓住了一根粗壮的树枝,差点没摔下去!

    秦绾和荆蓝对望了一眼,也不禁目瞪口呆,彻底傻眼了。

    预想过无数种情况,就是没想过还能有这一种。

    处子?若真是被养了十几年的外室,是个处子……这是在说笑话吗?

    “小姐,你信?”荆蓝愣愣的说道。

    “信不信的……这种事,随便找个有经验的嬷嬷,连验都不用验,看一眼就能看出来。”秦绾也无语了,这种一戳就破的谎言,根本没有意义。

    但是……江辙养了个女人在外面,十几年了,却碰都没碰过?总不能他每次过来就是喝茶、听琴、谈心?

    “该不会是江丞相……不行吧?”执剑幻想道,“就说江大小姐实在不像是江丞相生出来的女儿啊,该不会真是尹世峰的?听说**生出来的孩子不是特别聪明,就是特别蠢。”

    于是,萧无痕是属于特别聪明的那种,而江涟漪算是特别蠢的那种?那南疆孟氏一族怎么算?

    秦绾看了他一眼,无奈道:“流言是我的人放的,你还真信?”

    “说不定是歪打正着啊。”执剑还是坚持。

    “小姐,我觉着也是。”荆蓝用力点头。

    “看戏!”秦绾没好气道。

    院子里,尹飞鸿终于反应过来,再看着那女子,张了张口,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公子还想说什么?”女子微微一挑眉。

    “不,打扰了。”尹飞鸿沉吟了一下,拱了拱手。

    “不送。”女子冷冷地道。

    “我们走。”尹飞鸿自然不指望她能有多客气,转身走人。

    “公子,老爷不是说……”护卫赶紧追上去。

    “父亲说过,这件事我做主。”尹飞鸿沉声道。

    几个护卫面面相觑一阵,只好跟了出去。

    “小姐,我们怎么办?”荆蓝也大感意外。没想到布置了这么久,尹飞鸿却被一句“我是处子”给直接逼回去了。

    “再看看。”秦绾没动。

    “小姐是说,还会有人来?”荆蓝道。

    “我不信这事这么简单就完了,江辙养着她,一定是有什么用处的。”秦绾沉声道。

    “得力的属下?”荆蓝猜测道。

    “她会什么?”秦绾冷笑道,“没有武功底子,胆量尚可,但面对尹飞鸿时,手在抖,说明心里也没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镇定,看起来也不像是谋士的料子。难不成是用美色帮江辙拉拢人?可就这‘美色’,也只能说是中上。”

    话说回来,一个用美色做工具的女人,居然还是个处子,就是最大的驳论。

    荆蓝闻言,也找不到可以反驳的地方。

    却见女子打发了仆妇,重新走回了屋内。

    隔了一会儿,屋子里响起了一阵琴声。

    “是上次弹奏的那首。”荆蓝轻声道。

    秦绾“嗯”了一声,没有说什么。

    她不动,执剑和荆蓝也只好陪着她继续待在树上,可却不明白她还在等待着什么。

    一曲终,琴声微微一停顿,重新响了起来。

    “怎么还是这首曲子。”荆蓝黑线。

    琴曲没变,不过这一回女子显然是静了心,弹奏得更加流畅娴熟了。

    上回他们只是稍作停留,并没有注意到琴曲的问题,不过这回,三人就在树上,听着这首曲子响了一遍又一遍,足足弹奏了有半个时辰。

    “她就只会这一首吗?”执剑也快受不了了。

    “会不会是刚学会一首新曲?”荆蓝说完,自己也给否定了,“不对啊,她上次弹的也是这首,这都多久了!”

    “这首曲子叫什么?”秦绾问道。

    实在是,她琴艺平平,会弹的也就是凤求凰、高山流水、平沙落雁等几首最耳熟能详的名曲,对于其他的并不熟,所以,虽然听着这曲调有几分耳熟,一时也叫不出名字来。

    “这曲子……应该是西江月吧?”荆蓝也有些不确定。毕竟,她是暗卫,对古琴这东西,未必就比秦绾强多少了。

    “西江月。”秦绾微微皱眉。很陌生的曲名,可为什么这调子却隐隐有些熟悉,仿佛在哪里听过,尤其……是在见到那女子似曾相识的容颜之后,就更有感触。

    究竟是在哪里?

    秦绾有种预感,这个问题的答案,一定就是对付江辙的关键!

    “有人来了。”执剑提醒道。

    秦绾和荆蓝立即噤声,小心地掩饰好了身形。

    没一会儿,却见一个打扮得很普通的男子远远走来,很熟练地进了小院。当然,就算他再怎么改装,荆蓝也能认出来,是江辙。

    不过,江辙真的来了?主仆三人都有些面面相觑。

    这个时候才来,如果尹飞鸿想要干什么,杀个十次时间都够了,这是笃定了尹飞鸿不会动手?可毕竟还是太冒险了。

    若是在乎,怎么让一个女子冒这么大的风险?可若是不在乎,他现在过来,就不怕尹家还留了人在附近监视吗?那他之前的否认,就全部前功尽弃了。

    荆蓝认得出来,尹家自然也认得出来,毕竟江辙这种程度的改扮连易容都谈不上,只能骗骗不认识他的人。

    “哐!”猛然间,屋内传出一声巨响,琴音戛然而止,随即是小丫头的尖叫声。

    动手了?执剑眼睛一亮,跃跃欲试。

    “小姐,去瞧瞧吧?”荆蓝也道。

    江辙是个文人,那女子也明显没有武功底子,就算大白天的去偷听,里面的人也不会发现的。

    “你们留在这里。”秦绾道。

    “啊?”两人一脸的不乐意。

    “别闹。”秦绾没好气道。

    就算是欺负人家不会武功,但是大白天的,三个人一起扒在人家屋顶上,真当整个街区的百姓都死绝了不成?尹家怎么样也不能让这地方一个路人都没有了,只要有人抬头看看……

    “哦。”两人不情不愿地答应了一声。随即,一左一右分掠出去,把守住了两边街口。

    秦绾一笑,脚尖在树枝上一点,直接飘到了屋顶上,落地无声。

    不用掀开瓦片,这个距离,足以让她听见里面的说话声了。

    呜呜咽咽的哭声不断传来,还夹杂着小丫头的安慰声,却半天没听到江辙的声音。

    又隔了一会儿,琴声响起,还是同一曲西江月。

    秦绾微微一怔,忽然觉得有点怪异。

    那女子还在哭,显然不可能一边哭还一边弹琴不出差错,而且,就凭她的水准,至少也听得出来,这回的琴声比之前明显好得多。这么说,弹琴的人是……江辙?

    确实,江辙曾经是东华有名的才子,琴棋书画自然样样精通。但是,自己养的女人被欺负了,他居然……有心情弹琴?

    秦绾一时间不由得哭笑不得,正想溜下去瞧瞧屋内的情景,猛然间,心中亮起一盏警灯,多年在刀光剑影的夹缝中行走的经验让她下意识地身子一偏。

    “叮!”一枚锋利的铜钱镖从身边擦过,打碎了一片瓦片。

    “谁?”这动静顿时惊动了屋内的人。

    秦绾脸色一沉,居然能避过执剑和荆蓝,而且出手前连她都毫无所觉,是高手,而且是极为善于隐藏的高手,只有出手的一瞬间,才会有杀气漏出来。

    “吱呀——”房门开了。

    秦绾现在可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和江辙直接照面,立即转身离开。

    “叮叮叮!”三枚铜钱镖追踪而来,被她在空中一一避过后,在墙上划出深深地痕迹。

    秦绾咬牙切齿。

    铜钱镖,说到底不过就是将最普通的铜板边缘打磨得锋利了,来当做暗器使。铜钱这玩意儿,谁身上没有几个呢,从这种暗器上,完全不可能看得出来那人的来历。

    “小姐。”执剑和荆蓝赶到她身边,一脸的凝重。

    是他们失职了,但是这人明显不是他们能应付的对手。

    “荆蓝,面具。”秦绾急促道。

    她没想过会遇见如此高手,这还是一身本来面目,很不妥当。

    就算人家知道她是谁,可面子上总得遮掩一下,就算给人家一个能下台的台阶也行,有些事,只能心照不宣。

    荆蓝会意,立即拿出一张薄薄的面具递过去。

    秦绾迅速贴在脸上,随后一手抓住一个,将他们扔到了另一边的小巷里,喝道:“先回去,不用你们插手!”

    执剑和荆蓝不由得面面相觑,但这么一晃眼,已经看不见秦绾的身影了。

    铜钱镖不住地从刁钻的角度飞过来,秦绾一边跑,一边在心里诅咒不已。

    不过,尹家是肯定没有这样的高手的,于是,这又是哪一方的势力来凑热闹?她相信,之前那人肯定是看清她的脸了,但就是这样,铜钱镖还全是朝着要害来招呼的,是想杀了她毁尸灭迹,还是觉得她戴上了面具,正好当做不知道?

    可是,在京城,能在杀了她之后还不引人怀疑,或者是怀疑了也没办法的人——绝对没有!

    至少,从李暄当众说的那一句“她管杀,我管埋”,大家就应该知道,这位王爷是不讲道理的,动了他的王妃,不管有没有证据,只要他怀疑了,那就是先弄死再说!

    所以,身后的人究竟是从哪儿来的胆子觉得自己可以杀了她?

    一路寻思着,秦绾却在小巷中兜了几个圈子,把人带到了更僻静的地方。

    就算这人想杀了她,也要看看她肯不肯让他杀对不对?追逐了一路,她已经可以判断,这人的武功很高,但要杀她——不够!

    最终停留在一座荒废破败的大杂院里,秦绾慢慢地转身。

    身后的人也没想到她居然不跑了,一下子就现出了身形。

    秦绾不禁抽了抽嘴角,只想说……大白天的,一身黑衣蒙面,这是在告诉人家,我见不得人么……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贴心萌宝荒唐爹〕〔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