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杀神之魂〕〔茅山遗孤〕〔天价专宠:甜爱舞〕〔路过的才不是奥特〕〔灵剑尊〕〔萌妻有喜:一胎二〕〔巡狩万界〕〔挽明〕〔重生都市邪帝〕〔唯我主宰〕〔大梦乱古〕〔绝命杀戮游戏〕〔追凶者〕〔至尊捉妖师〕〔一纸成婚:晚安,〕〔重生之盛世闲女〕〔精灵宠物店〕〔绝世神通〕〔都市最强战医〕〔我能召唤神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六十六章 你没资格
    尹家的流言并没有传多久,因为有一个更惊悚的流言以更快的速度传播开来。

    传说,安国侯府的大小姐,是天下第一高手,是圣山认定的!

    圣山,在普通百姓心里,也是有着很高的地位的,他们不清楚圣山内部的宗门之别,只知道,只要是圣山出来的人,就是各国皇帝争相拉拢的人才!

    那么,圣山认定的天下第一,秦大小姐一定是最厉害的人!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秦绾正和柳湘君在醉白楼喝茶。

    “秦姐姐是天下第一?这是谁传的?”柳湘君捧着茶杯直笑。她是知道秦绾会武功,但是天下第一?这也太离谱了吧!

    秦绾无奈,却也不禁暗自磨牙。

    虞!清!秋!

    她是没猜到虞清秋要用什么流言来掩盖之前的流言,谁叫她近一年来风头出得太多,京城百姓人人知道,如今火上浇油一把,百姓的情绪就更热烈了。

    关键是,这个流言对秦绾来说并没有害处,甚至,除了会多一些麻烦之外,总体看来,还是有好处的。

    毕竟,她总不能派人自己去说:我是天下第一,我很厉害!

    秦绾从来不在乎什么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低调?除非一开始就藏着掖着躲在幕后,可她早就已经站在前台了,本来也从未低调过,何必还要假装低调。

    天下第一?其实还是有点儿用处的。

    不得不说,虞清秋确实够了解她,利用了她一把,却不会真的惹她生气。

    至于真实性……她确实是高手榜第一嘛,只不过,百姓可不知道高手榜排的只是四十岁以下的高手。

    “呯!”就在这时,包间的门被人一脚踢开了。

    “啊!”柳湘君吓了一跳,立即躲到了秦绾身后。

    秦绾叹了口气,这就是会带来的小麻烦了。偏偏今天她把手下的人都派出去做事了,身边带着的……是夏莲!

    “你是秦紫曦?”门口站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虬髯大汉。

    秦绾连回答都懒了,抓起桌上的茶杯就砸过去。

    虬髯大汉想躲,可茶杯来得太快,而他站的位置实在不好,左右都是门框,必须先前进或是后退才能左右闪避,那肯定是来不及的。

    “啪!”茶杯砸中大汉的胸口,那上面附带的阴劲居然直接将他两百多斤重的身体砸得连退了十几步,最后一步踩空,直接从楼梯口滚了下去。

    “这个……是不是传说中的挑战?”柳湘君眨巴着眼睛从秦绾背后冒出头来。

    “夏莲,送柳小姐回去。”秦绾吩咐道。

    “啊?”柳湘君一脸的不情愿。

    “这几天不要来找我,那些粗人可没个轻重。”秦绾皱眉道。

    “可是小姐……”夏莲心惊胆战地道。

    “就那些白痴,本小姐一根手指就戳死他!”秦绾一声冷笑。

    她是真正的高手榜第一,就算有人不服气想挑战,也该是排名前十的人物,这些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杂鱼,只不过是听说了“高手榜第一的秦紫曦是个千金小姐”这个消息,就想过来捡个漏,万一打赢了,可不就是第一了?

    女子,年轻的女子,还是出身侯门的千金小姐。

    这些武人天生便小看了她一眼,浑然没想过,圣山随随便便把人排到第一,若是没有这份实力,岂不是被严重打脸?

    只是,这笔账却要记到虞清秋头上去!还有精力还管这些,想必是最近的弹劾还不够多,让他还有余力?

    想着,她直接下到孟寒的密室,找了些东西上来,准备回头让朔夜送去宁王府。

    欧阳慧以前可是李钰的心腹谋士,李钰手下的那些人干过什么,有什么把柄,她这里的黑材料可真不少。

    虞清秋?不让你吐口血我就不是秦绾!

    出门的时候,又遇到两场挑战,她更没有一句废话,出手就是重伤,很显然,就是要用凌厉的手段让那些妄想一日成名的蠢货清醒清醒,她秦绾,可不是什么好捏的软柿子!

    一回府,先不管门口的侍卫那惊悚的目光,秦绾就被秦建云急招到了书房。

    “外面的流言究竟是怎么回事?”秦建云气急败坏道。

    “就这么回事喽。”秦绾一耸肩,显得很平静。

    随即,不等秦建云再说什么,她又一脸无辜地接了一句:“陛下也知道。”

    “……”秦建云顿时哑口无言。

    陛下知道……陛下知道……连他这个当爹的都不知道好吗!

    “不是什么大事吧。”秦绾不怎么在意。

    秦建云又不是不知道她会武功,只不过是好一点儿罢了。既然都会,好总比差要强?

    “绾儿,你实话跟爹说,京城传说你的武功天下第一,究竟有几分真?”秦建云却轻松不起来。

    他自己是军功起家,也是习武之人,自然知道武人的习性,若是女儿顶了这个名头却没有匹配的实力,基本就是死路一条。

    “爹爹你想多了,就算是南宫廉也不敢自称是天下第一。”秦绾不禁笑道,“不过,女儿至少比大部分人都强。”

    “比你爹我呢?”秦建云问道。

    “……”秦绾一脸无语地看着他。

    “很难回答?”秦建云皱眉。虽然许久没有与人动手了,但每天早上练武的习惯他一直保持着,怎么也够得上一流的标准吧?要是连他都打不过……

    “爹爹,你真的想多了。”秦绾叹了口气。

    片刻之后,书房门口的守卫就见到大小姐神清气爽地走出来,而自家老爷,却在盯着书桌发呆。

    “哈哈哈哈……”良久,却见秦建云肩膀抽动,畅快地大笑起来。

    书桌上的白玉狮子镇纸,竟然变成了一堆粉末,随着窗口吹进来的风,消弭无踪,一丝痕迹都不留。

    虽然弃武从文,但秦建云心里未必也是没有遗憾的,只是几个儿子走的都是读书科举之路,最后却是女儿继承了他从武的那一部分血脉,也真是个讽刺了。

    已经走远的秦绾都听到了身后传来的那阵大笑,不由得耸了耸肩。

    “小姐!”却是荆蓝一脸凝重地迎了上来。

    “怎么了?”秦绾微微一怔道,“让你办的事做好了?”

    “都好了。”荆蓝点点头,焦急道,“小姐,比起这个,刚刚有件很重要的事!”

    “哦?”秦绾一挑眉,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西秦镇南王世子夏泽天递了国书进宫,说是……才知道原来小姐就是圣山高手榜榜首的紫曦小姐,见猎心喜,想与小姐切磋切磋。”荆蓝道。

    “夏泽天?”秦绾惊诧道,“他能跟我比什么?骑战?”

    夏泽天学的可不是江湖搏杀的武功,不过,要说带兵打仗她确实不如夏泽天,可骑战单挑的话,她师从冷卓然,加上有深厚的内力做基础,可真不怕夏泽天。

    “不是世子本人。”荆蓝摇了摇头道,“是夏世子的一个护卫,听说也是高手榜上的人物,排名是十二还是十三?”

    “让一个护卫来找一个郡主挑战,夏泽天倒是想得出来。”说话间,朔夜也回来了。

    “王爷知道了?”秦绾问道。朔夜今天本来也是去了宁王府。

    “王爷说,小姐自己做主,有什么需要他做的再说。”朔夜答道。

    “嗯。”秦绾点点头,情知这不仅是李暄的意思,更是皇帝的意思。

    皇帝……希望她给西秦一个教训!就算是盟国,也是有互相竞争的关系的,而高手,一向出自西秦——谁叫西秦的皇室和江湖关系是最好的,乐于为朝廷所用的江湖人也是最多的呢。往年若是有什么比武的节目,赢的多半都是西秦,想必皇帝也很憋气。

    皇帝未必知道秦绾的武功有多高,但至少知道圣山高手榜是怎么回事。第一和第十名开外的,总有不小的差距吧。

    “告诉王爷,就说……”秦绾微微一笑道,“千秋节宫宴,秦绾……愿为陛下献艺贺寿。”

    “是。”朔夜答应道。

    “小姐,跟一个护卫打架,小姐不管输赢都很**份呀。”荆蓝噘着嘴道。

    “也看看他们有没有那个能力逼我出手吧。”秦绾却是一声冷笑。

    皇帝要她杀杀西秦人的气焰,这点她会做到的,至于过程么……就看她高兴了。

    于是,一道新的流言顿时如火如荼地传开了。

    西秦世子不服长乐郡主“天下第一”的名头,提出了挑战书,两人要在千秋节宫宴上一决雌雄!

    这下可好,不管什么私生女还是外室的,都要靠边站了,甚至京城最大的赌坊还开出了盘口,赌这场比武的输赢。不过,赔率始终是拉不开。夏泽天有西秦战神之称,一听就知道肯定是很能打,而长乐郡主虽然有传说她是第一高手,但总是个女孩子,而且是个患病十几年的千金小姐,怎么看都是夏泽天赢面更大,可这里毕竟是东华京城,很多百姓可不管谁厉害,那必须在长乐郡主身上押注啊!

    最终,赔率算到了一比二,居然还是看好秦绾的百姓更多。

    对于赌坊的行为,夏泽天是外来者,不好干涉,秦绾却是无所谓,还随便压了一点银子赌自己赢。只可惜赔率太低,就算是赢了也赚不到几个钱,只能说聊胜于无了。

    就在这样的氛围中,终于迎来了千秋节。按照规矩,前朝国宴,后宫自然由皇后开设宫宴宴请女客。

    然而,这一次的千秋节却有些例外。

    长乐郡主和西秦世子要在御前比武,那郡主自然是要到前朝赴宴了,可满朝就这么一个女眷也着实不像话。再加上后宫女子平时的日子太过无聊,也不想错过如此精彩的戏份,于是,在皇后带着周贵妃和尹淑妃的恳求下,这次千秋节,前朝后宫只开一宴,女眷皆可随着父兄夫君一起赴宴!

    要是在南楚,这肯定能被文人的唾沫淹死,不过东华……终究比南楚开放些,而夏泽天就更不在意了。

    秦绾并没有跟着秦建云一起走,而是单独前往的,代表着她并不是依附秦建云而来的,她代表的是她自己。

    当然,因为带上了女眷,人数多了很多,原本有机会进入内殿的官员,就只能在偏殿另开一席了。

    秦绾到得不早也不晚,但就是这个不早不晚,让她刚好在门口与夏泽天一行人撞了个正着。

    “郡主。”夏泽天一拱手,脸色有些难看。

    “世子。”秦绾倒是笑眯眯的,“哟,夏小姐……来了?”

    夏婉怡蒙着白纱,眼中露出蚀骨的恨意,却没有说话。很显然,她今天能来,也是和夏泽天达成了共识的,再恨,也得忍着!不过,她心里还是有几分快意的。无论如何,她也不相信秦绾能打得过她号称战神的哥哥,所以,今天她宁愿忍着羞辱也要跟着来,可是抱着要羞辱回来的心态来的!

    夏泽天看着秦绾的眼神也很不善。原本,是他的护卫挑战秦绾,无论输赢,吃亏的都是秦绾,可不知道怎么弄的,京城的流言一传开,竟然就变成了是他挑战秦绾了!

    当然,要能赢,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可夏泽天自己很清楚,就凭当初在苏宅简短的交手一招,他能判断得出来,若是不用点手段,真要和这个女人一人一剑公平比武,他……赢不了!

    “世子真有雅兴,今晚,一定会让世子尽兴的。”秦绾又加了一句。

    夏泽天一声冷哼,抢先一步走进殿内。

    跟在秦绾身后的荆蓝自然不乐意,却被秦绾笑吟吟地按下了:“世子今天心情不好,就别太苛责了,毕竟……每个月总会有几天的。”

    “噗——”旁边听到她这句话的人都没忍住笑喷出来。

    前面的夏泽天自然也没漏下这句话,脚下一个踉跄,回过头来,杀气腾腾地瞪了她一眼。

    “世子,一路走好。”秦绾诚恳道。

    “哈哈……”顿时,众人笑得更厉害。

    夏泽天忍不住磨了磨牙,但他很清楚,要说斗嘴,整个西秦使节团绑一块儿也不会是秦绾一个人的对手,只能忍了。

    “走吧。”秦绾这才施施然地走进去。

    “郡主,这边请。”立即有宫女上前为她引路。

    秦绾的座位直接被安排在了李暄身边,甚至比秦建云和长公主夫妇都要靠前一些,不过,倒也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对。

    一来,郡主是宁王的未婚妻,坐在一起也合适,二来,能进入内殿的人心里都门清。今天,虽说是为陛下贺寿的千秋节盛宴,但秦绾也能算是半个主角了。

    只是,很多人都还是在心里暗暗担心的。

    长乐郡主是很出色,可是……让她和西秦的战神比武,这个也未免太强人所难了吧?至于最近京城疯传的天下第一什么的,这些文人都是嗤之以鼻的。

    开什么玩笑?一个侯门千金能成为天下第一,当这里的武将都不存在么?

    这要是赢了自然是皆大欢喜,可万一要是输了……岂不是自灭威风?

    秦绾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和身边的李暄打了个招呼,随即轻声道:“别紧张。”

    她身后的顾宁顿时苦笑了,他一个平民百姓,直接进入皇宫,还距离皇帝这么近,怎么可能不紧张?

    对,这次跟着秦绾进宫的人,并不是朔夜,而是——荆蓝和顾宁!

    “我有预感,今天夏泽天挺倒霉的。”李暄淡淡地说道。

    “呵呵。”秦绾一声轻笑。

    她和夏泽天的座位刚好是隔着大殿对面对,倒是很方便观察。

    “就是他后面的那个脸上有道十字刀疤的男人,排名十二的独臂剑客许擎空。”顾宁低声道。

    “他明明没缺胳膊断腿的,为什么要叫独臂剑客?”荆蓝一脸的惊奇。

    不过,这也正是秦绾想问的。

    “不,他的左臂只有半截,下半部是假的。”顾宁道。

    再仔细一看,果然发现,许擎空左臂的衣袖似乎空荡了些,尤其那副手套也可以理解了。

    “他认识你?”秦绾想了想道。

    “应该不认识。”顾宁摇头道,“我认识他,只是因为他的外貌特征太好认了。”

    “嗯。”秦绾应了一声,又多看了许擎空一眼,才移开了目光。

    “这个人,应该会用毒。”李暄忽然道。

    “为什么?”顾宁不禁一愣。没听说过独臂剑客用毒啊?

    “他左臂的手套是鹿皮的,上面残留的暗青颜色,是长年累月接触毒素残留下来的。”李暄解释道。

    秦绾微微皱了皱眉,她倒是不怕毒,不过……

    “陛下驾到!皇后驾到!”就在这时,门口已经响起了内侍尖锐的通报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皇帝心情很好地一挥手,和皇后在主位上坐下来。

    下首还摆了两张椅子,是给周贵妃和尹淑妃的。能够资格参加这场宴会的后宫嫔妃,也就只有她们了。皇帝在女色上并不是太有兴趣,整个后宫,高位嫔妃也不多。

    毕竟是千秋节盛宴,首先当然是祝寿。够资格在内殿的人,不管是皇室宗亲还是官员,都有当面送上礼物的资格,秦绾也从善如流地送了那方自己雕刻的印章,只刻了四个字:山河永靖。

    夏泽天代表西秦送上的是一尊一尺高、纯金打造的金佛,当然,不是空心的那种,最重要的是,那金佛的容貌,竟然就是皇帝的脸!

    很显然,皇帝对这份礼物也很是满意。

    酒过三巡,一曲完毕的时候,舞姬们鱼贯退场,大殿中央也空了出来。

    情知今晚的重头戏来了,众人交谈的声音也渐渐压低了,更多的目光就在夏泽天和秦绾两人身上打转。

    果然,夏泽天站起身,一拱手,正色道:“陛下,我西秦武风盛行,我身边这位朋友便是圣山所排高手榜上第十二位的许擎空,前日里听闻东华的长乐郡主便是高手榜榜首秦紫曦姑娘,见猎心喜,便想讨教几招,也算是为陛下献艺贺寿了。”

    他这话说得漂亮,更是将许擎空提升到了“朋友”的地位上,让他挑战秦绾的行为不会因为地位太过悬殊而被直接拒绝。

    “郡主以为如何啊?”皇帝笑着把问题直接推给了秦绾。

    一瞬间,秦绾身上就集中了殿内所有人的视线。

    要说最不安的显然是李钰和秦建云,他们都是不希望秦绾拒绝,可又担心她真的打不赢的,毕竟关心则乱。倒是跟着李钰一起来的虞清秋,虽然脸色苍白,形容憔悴,可唇边却带着笑意,一副毫不担心的模样。

    见识过秦绾的继承挑战,他很清楚,别说秦绾打得过,就算真打不过……没见在襄城时,真正天下第一的那个,南宫廉不也差点儿被她给玩死?

    然而,被众望所归的秦绾却一副兴趣缺缺的模样,只是抬起头,斜睨了一脸傲然模样的许擎空一眼,淡笑道:“本郡主以为……不如何。”

    “郡主什么意思?”夏泽天沉声道。

    “意思就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挑战本郡主的话,以后还不被烦死?”秦绾漫声笑道,“当然,若是西秦战神的夏世子肯亲自下场指教几招,本郡主倒也不是不能奉陪。”

    她这话说得同样漂亮,就算是你的朋友,也是一个平民,有什么资格挑战一位郡主?尤其,她并没有完全回避战斗,弱了东华这边的气势,反而反将了夏泽天一军——

    堂堂西秦战神,难道怕了一个女子的指名挑战?

    “好戏总是要压轴的。”夏泽天慢慢地坐了回去,又道,“许兄也不介意换个人切磋,至于本世子与郡主,自然要最后出手的。”

    他很笃定,如今这个大殿里,能和许擎空一战的人,只有李暄和秦绾,其中秦绾到底行不行,还有待商榷。但是,李暄是肯定不能出手的。说许擎空没资格挑战郡主,结果却让一位王爷来迎战,岂不是说,长乐郡主的地位比宁王还高?东华再怎么也不能堂而皇之干这么打脸的事。

    上次在苏宅遇见的秦绾手下的侍卫武功虽然也不错,但比起许擎空,还是稍逊的。

    不管跟谁打,灭一灭东华的威风也是好的。

    “这样啊,正好我也带了个朋友来开开眼界,而且……他们这么近,打起来肯定很好看。”秦绾一本正经道。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楞了一下,然后,犹豫的目光落在顾宁脸上。

    只有这么一个生面孔,可是……这少年比许擎空小了近十岁吧?而且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模样,能行?还有,郡主说的“他们这么近”,又是几个意思,同乡?同门?

    “请许兄指教。”顾宁苦笑着站出来。

    事实上,他陪秦绾进宫,为的就是这一战,不过,如果不是在御前表演,他还是很期待这一战的。武功相差不远的对手,才更容易让自己进步。太强的和太弱的都起不到作用。

    “小子,报上名来,我好歹也排名十二,不想欺负小孩子。”许擎空有些不满,用挑剔的眼光看着顾宁。这是他投靠夏泽天之后的第一次出手,要是对手程度太差,可没什么意思。

    “……”顾宁黑线了一下,不过那句“不想欺负小孩子”倒真是消去了他不少的紧张,冷静的目光在许擎空身上扫了一圈,才慢吞吞地说道,“我叫顾宁。”

    没有前缀,没有解释,就只说了一个名字,但顾宁相信对方肯定不需要多余的解释。

    因为,正如秦绾所说,他们……太近了!

    或许没有人有那个闲心去把高手榜上的一百人的排名都背下来,但是和自己上下相邻的名字总是不会陌生的。

    果然,许擎空闻言,立即阴沉了脸。

    顾宁?他再怎么心高气傲,可一个十二,一个十一,他怎么可能不记得刚好死死压在自己头上的名字?只是……这位长乐郡主是故意的吗?就算她把排名第三的沈醉疏找来,也比顾宁让他舒服点。

    十一和十二,就差一位,但就是这一位,刚好就在他头顶上!巧合得……就算秦绾说自己不是故意的都没人信!

    因为许擎空的关系,去研究了一下高手榜的人还真不少,同样的,只要看过榜单的人,总不至于忽略掉许擎空上下位置的名字。

    真的是……太近了。

    顿时,大殿里不时传出几声偷笑。

    秦绾很无辜,其实……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若是沈醉疏还在京城,她绝对就把沈醉疏给找来了。她想要的可不是刚好赢一点点的那种幸运,而是绝对的碾压!只可惜,这回南宫廉死都不干。

    秦绾到底也不好勉强,毕竟,她还记得南宫廉说过自己是北燕人,这件事也不算是什么绝对的秘密,传扬出去,北燕赢了西秦,对东华也没什么益处。

    所以,最合适的也就只有顾宁了。

    “请。”许擎空板着脸走出来。

    宫里自然是不能带兵器进来的,侍卫上前问过两人的习惯后,很快就送上来两柄一模一样的剑,当然,都是没有开锋的,表演用的剑。

    “请。”顾宁掂了掂长剑,挽了个剑花,一面又摸了摸脖子上的链子。

    那是秦绾从李暄手里暂时借过来给他用的清神木。

    虽说许擎空应该不敢在皇宫里公然用毒,但也不能不以防万一。毕竟,独臂剑客成名多年,竟然没人听说过他善于用毒,看来是真的隐藏得非常好,要不就是他使用的那种毒很有古怪。

    许擎空见状,就知道他是不会抢先出手了,虽然不忿被小看了,但也确实不能就这么僵持着,加上他是挑战的一方,只好先动了手。

    秦绾只看了几招,就没什么兴趣地移开了目光。

    她的眼光够毒,只一小会儿,就已经明白了那两人的优劣,顿时放下了心。

    许擎空年长顾宁近十岁,经验自然丰富,要是真是生死搏斗,也许死的还会是顾宁。可惜,许擎空绝对没有胆子血溅宫殿,所以……要论切磋,确实是顾宁的武功更高些,无名阁排榜总不是毫无道理的。

    然而,秦绾这一抬头,却正好对上另一双冰冷的目光。

    相比起其他桌前拖家带口的热闹,江辙孤零零的一人显得格外特殊。

    江涟漪出嫁了,可惜这种场合她一个侍妾也没资格出席。尹氏本来就病着,又被流言一气,更是连床都下不了了,所以,江辙是一个人来的,顶多算上站在他身后的一个护卫。

    秦绾微微一怔,举了举酒杯。

    江辙与她隔着大殿和战场,遥遥相望,慢慢地举起酒杯,缓缓饮尽。那种清冷自若的态度,仿佛硬生生将他自己和大殿内的喧嚣分隔开来似的,自成了一个世界。

    秦绾放下空杯子,眼中闪耀着光芒。

    江辙……比起李钰那个蠢材,这才是她真正的对手!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