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妖孽公子〕〔白狐之我的同桌〕〔剑鸣九天〕〔明武天下〕〔总裁太凶猛:小甜〕〔总裁太凶猛:小甜〕〔宠爱100分:腹黑甜〕〔超级传奇巨星〕〔甜妻入怀:娇妻,〕〔异界之缥缈仙路〕〔重生初中校园:超〕〔我本猴子,无限嚣〕〔幻想次元掠夺记〕〔教授,不可以!〕〔都市之无敌修神〕〔都市玄门医王〕〔我有一个末世世界〕〔荒村莫入〕〔重生都市之神级主〕〔罗德兰的灰烬薪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六十五章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你说什么?”丞相府里,江辙的脸色阴沉得可怕,捏着茶杯的手指泛白,那可怜的茶杯都在发出悲鸣了。

    “城里现在流言四起,各种版本都有。”管家尹诚抹了把汗,一脸的苦相。

    “各种版本?”江辙一声冷哼,咬牙道,“一个个说!”

    “是,老爷。”尹诚无奈道,“流传最广的,是说尹家家主养了个外室,外室的女儿得罪了长乐郡主,所以外室找到尹家求救去了。”

    “哦。”江辙挑眉,不置可否。

    “还有,说是尹家老太爷有个私生女,被夫家休了,所以赶回尹家来求尹家主做主。”尹诚又道。

    “还有呢?”江辙面无表情。

    “那个……还有传说尹家小姐尹无双是尹家主和外室生的,现在外室打上门来要女儿了。”尹诚汗颜。

    连江辙都不禁沉默了一下。

    这些流言,只怕第一个还稍微靠谱一点点,后面的,简直一个比一个荒谬。

    尹家这是得罪谁了?

    “另外,最新的流言……”尹诚偷看了他一眼,犹豫着是不是应该继续说。

    “还有什么?说!”江辙喝道。

    “是。”尹诚一闭眼,一副早死早超生模样地快速说道,“有流言说小姐是夫人和尹家家主兄妹**生的尹家主为了找人背黑锅当年匆匆找了个没有背景的寒门书生把夫人嫁了出去所以小姐完全没有遗传到老爷的聪慧是因为亲兄妹**脑子畸形了!”

    “……”江辙抽了抽嘴角,半晌没动。

    尹诚一口气说出一长串话停顿都没有一个,说完才偷偷看了江辙一眼,心里却更担心了。

    以老爷对小姐的疼爱,居然没有反应,这绝对不正常,该不会是……气疯了吧?

    “啊!你说什么!”就在这时,尹氏大步走进来,一把揪住尹诚胸口的衣襟,怒道,“你说什么?哪里传出来的流言!怎么会有这种流言!”

    “夫人,这个……外面都是这么传的。”尹诚也苦笑。

    小姐出生的时候,老爷和夫人都已经成婚几年了,居然还能有人信这种流言才不可思议。

    “是谁?是谁陷害的尹家和我的女儿!”尹氏赤红着眼睛,一副状若疯狂的模样。

    “夫、夫人……”尹诚结结巴巴地叫了一声,求救的目光看向江辙。

    “先冷静点。”江辙终于开口了,语气却平静得诡异。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我可怜的漪儿!”尹氏哭道。

    江辙微微皱眉,将她搂过来,轻轻地拍了拍以示安慰。

    尹氏趴在他肩膀上哭了一阵,身体也本来就不好,顿时就没什么力气折腾了。

    “先扶夫人回去休息,请太医来看看。”江辙吩咐道。

    “是,老爷。”跟着尹氏的两个侍女赶紧扶着自家夫人回去了。

    “老爷,你一定要给漪儿做主啊!”尹氏哭道。

    “我会处理。”江辙点了点头。

    尹氏擦了把眼泪,这才出去了。

    “所以,流言最开始是从哪里传出来的?”江辙道。

    “醉白楼。”尹诚答道。

    “长乐郡主?”江辙一挑眉,声音中听不出喜怒。

    “这个倒不像……”尹诚摇摇头,又道,“是无双小姐脱口说了一句‘私生女’,然后……”

    “无双不过是个小丫头,便是她说错一句话,也引不起这么大的动静,去查查有什么人在推波助澜。”江辙说道。

    要说只是尹无双的无心之失引起的巧合,打死他都不信有这么凑巧的巧合!这道流言身后牵涉的人,尹家、丞相府、太子府、尹淑妃,一个比一个难缠,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一次性全部招惹上了?

    “是。”尹诚答应一声,又犹豫道,“尹家那边……”

    “叫尹飞鸿过来一趟。”江辙也黑了脸。

    “老爷,尹家家主带着大公子来了!”尹诚还没答应,外面的侍卫已经来通报了。

    “来得正好!”江辙一声冷哼。

    尹家的流言他管不着,可是牵涉到丞相府的,他也要弄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很快的,尹世峰和尹飞鸿大步走了进来。尹飞鸿毕竟是小辈,而且他经常来丞相府,江辙一向对他不错,也悉心指导他的学问,所以脸上的表情还好,可尹世峰就完全是顶着一张比锅底还黑的脸了。

    谁也没想到,仅仅是一夜功夫,流言就能传到如此离谱的状态,居然连太子府都牵扯进去了。要是太子一怒,甚至惊动最上面的那位,尹家简直是有灭族之祸!还有宫里的尹淑妃,要是因为这种流言让陛下对淑妃也有了不满……尹家费了多少心血才培养出一个有皇子的四妃之一?

    “尹兄大清早过来,是为了流言的事?”江辙挥手让尹诚下去沏茶待客,一边在主位坐下来。

    他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尹世峰的脸色就更难看了,直接道:“关于这件事,只怕江丞相不仅仅需要给我尹家一个交代,还得去向太子殿下交代清楚吧!”

    “哦?”江辙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没想到尹家大清早上门居然是来兴师问罪的。

    “把人带进来!”尹世峰喝道。

    两个等候在外面的家丁闻言,顿时将林夫人押了进来,扔在客厅中间。

    “江丞相可认识她?”尹世峰指着林夫人问道。

    “本相怎么会认识尹家的私生女。”江辙想也不想地答道。

    “你放屁!”尹世峰气急,直接跳了起来。

    “嗯?”江辙的目光移过去,冰冷彻骨。

    “父亲,冷静些。”尹飞鸿急忙打圆场,上前行礼,恭恭敬敬地道,“姑父,事情是这样的……”

    江辙听他把昨天发生的事仔仔细细说了一遍,脸色不禁越来越黑。

    “所以,姑父是不认得这个女人的?”尹飞鸿最后说道,心里也有些疑惑。

    江辙看见林夫人的第一眼,目光中就只有疑惑,看起来是真的不认识这个女人。但是,尹飞鸿也知道,自己毕竟年轻,江辙却是久居高位的丞相,他的城府之深不是自己能比的,要是存心隐瞒,自己未必能从他的神色中看出来。

    “不认识。”果然,江辙回答得毫不犹豫。

    “你说不认识就不认识?”尹世峰暴跳如雷,“我妹妹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纳妾,尹家也不拦着,凭什么要妹妹给你背黑锅?”

    “于是,尹兄是非要栽个女人给本相?”江辙一脸嫌恶地道,“本相就是想养外室,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至于找个……村妇?”

    尹飞鸿抽了抽嘴角,若非场面实在不合适,简直就要笑出来了。

    村妇……一夜功夫也足够尹家查清楚林夫人的底细了,除了她那个姐姐找不到任何踪迹,她本人和她那奇葩女儿的生平全被翻出来放在了尹家父子案头,好歹也是个巨富之家的当家主母,却被江辙当成种田的村妇,实在是……让他有种不知道该怎么说的纠结。

    不过,尹世峰也被噎住了。

    确实,要是从林夫人身上联想她姐姐的模样,硬要说江辙会看上这么个女人,尹世峰自己……也觉得挺说不过去的。

    “你自己说清楚,你姐姐到底是谁!”尹世峰一肚子火气就只能朝着林夫人发泄了。

    “我、我姐姐……是丞相夫人!”林夫人犹豫了一下,一咬牙,还是坚持道。

    身为一个经历过妻妾斗争的女人,她又不是真傻,隐隐约约也察觉到了事情的真相。

    姐姐是当了这个大官的外室,而现在是正室的家人吵上门了?这要是加把劲,能让这个大官趁机把姐姐接进门,就算当个侧室也好啊,当然,最好的是,直接把那个正妻给休了,让姐姐名正言顺当丞相夫人。

    反正,这个丞相能养了姐姐十几年,肯定是有感情的,不接进门大概是因为家里的夫人太厉害。不过,男人嘛,被妻子和妻子的家人如此逼迫,肯定会有逆反心理的,所以,林夫人并不太紧张。

    “江辙!你怎么说!”尹世峰干脆直呼其名了。

    “尹家的能耐,加上六大世家同气连枝,要查出这个女人的姐姐在哪儿应该不难。”江辙看了他一眼,冷冷地道,“找到之后,你们自己问问清楚,不放心就把那两个女人一起砍了便是。”

    “……”这话简直像是一盆冷水,浇了所有人一个透心凉。

    尹世峰想他会承认,或是否认,事实上,他们也真的只有这个女人的一面之词,江辙要是一定不认,他们也没办法。然而,怎么也没想到会得到这么一个回答。

    反正我不认识,你们不放心就杀了好了,与我无关。

    “不!你不能这样!”林夫人一声尖叫,满脸的不可思议,“我姐姐对你一往情深,十几年感情……”

    “等找到你所谓的姐姐,在弄清楚她跟谁十几年感情吧。”江辙说完,也不管尹世峰和尹飞鸿还在,竟然拂袖而去。

    “不行!你不能这样!”林夫人惊慌地想扑过去抓江辙的衣摆,却被尹家的家丁按住起不了身。

    “父亲,姑父好像生气了。”尹飞鸿道。

    “你爹我还生气着呢!”尹世峰怒视了他一眼,不过底气却弱了三分。

    该不会……真的弄错了?

    要不然,就是江辙也太坦然了吧?与此同时,太子府里也是一场风暴。

    要说尹家的流言,江涟漪这个没心没肺的人还不是很在乎,但最后那个传播最快的流言差点让她呕出一口血来。可偏偏,她现在只是个侍妾,平时连府门都出不去,更别提是要回家一趟了。想见李钰,着人通报了几回,得到的回复都是,殿下正在议事,请江侍妾稍候。

    当然,白莲的心情就极好。原本太子府的后院就只有她们两个人,江涟漪越倒霉,她自然就越开心,甚至,心情好了,连一直比较严重的孕吐反应都减轻了不少,早餐还喝了一碗燕窝粥都没有吐出来了。

    不过,李钰的心情肯定是好不起来的。

    虽然说这场流言风波里,太子府只是被扫了点边,最严重的是尹家和江辙,可毕竟江辙还是他的助力,再加上太子府最近负面的流言实在不少,就算只扫着边,也是雪上加霜了。

    “所以,这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李钰气急败坏地在书房里不断地打着圈子。

    事情的经过,他们自然也查清楚了,最初——应该确实是巧合,但后面绝对是有人利用了这个巧合放出了很多离谱的谣言,并且加快了流言传播的速度,才造成了这个他们反应不及的局面。

    正因为最开始确实没有阴谋,所以,无论是尹家、江辙、还是太子府的人,都没有采取足够的重视。

    只是,这究竟是为了什么?说江涟漪是尹世峰和尹氏**所生,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相信的,难道那幕后之人就只是想恶心他一把么?然而,一个恶作剧,居然让他们一直找不到人,做得如此干净,是不是太大材小用了点!

    “殿下不用这么忧心,流言太离谱了,没有人会信的,现在传得疯,不过是因为新鲜罢了。”虞清秋道。

    “可是,父皇最近对孤已经不太满意了。”李钰无奈道。

    尤其是他在莫名其妙梦见欧阳慧索命之后,日夜被噩梦困扰,空远大师的诵经让他有了几日好转,但空远大师回含光寺后,这几天噩梦发作的频率又频繁起来,睡不好,白天自然没精神,甚至朝会上他也有两次因为心不在焉被皇帝指名了,再下去,肯定会更加严重。偏偏……他又不能说是因为怕一个女人变成鬼来索命!

    父皇更加不信鬼神,尤其当年亲征南疆,杀人无数,从战场上下来的帝王,要是知道他居然被一个死人吓成这幅样子,只怕会更失望。

    可是……李钰觉得,他明明已经克服了那种恐惧,可为什么还是会每天晚上梦见那一夜的场景,然后半夜里被吓醒过来呢?

    总不会……真的是欧阳慧索命的手段吧?吓死他?

    “殿下的脸色不太好,还是先歇着点吧,这件事,在下会处理的。”虞清秋道。

    “哦,先生有办法?”李钰眼睛一亮。

    “这种流言,陛下是不会信的,只是一直传下去也对殿下的名声不好。”虞清秋淡笑道,“百姓闲着无聊说说大人物的八卦罢了,若是有一个更大更新鲜更震撼的八卦可传,自然没有人揪着点旧事不放了。”

    “那就有劳先生了。”李钰松了口气。

    他才不管虞清秋要放出什么样的流言才能引起大家的兴趣,反正……虞清秋总能做到的。苏宅花园。

    “哈哈哈哈……”

    顾宁一脸无奈地看着对面的陆臻笑得几乎快滚到轮椅下面去了:“有这么好笑吗?”

    “当然好笑了!”陆臻擦去笑出来的眼泪,捂着肚子道,“可惜看不见江涟漪那个女人现在的脸色,哈哈哈哈……”

    “你招惹尹家、丞相府、太子府,外加一个皇妃,就为了让一个已经被贬为贱妾的女人难受?”顾宁实在无力吐槽。

    他在京城呆了这些时候,大致的势力关系也有点数了,只是……惹这么大的麻烦,难道就是为了一个没什么实质伤害的恶作剧?

    “那又怎么样,谁叫那个死女人敢欺负我姐。”陆臻一脸的骄傲。

    “……”顾宁无语。

    江涟漪欺负了长乐郡主?明明就是她被长乐郡主欺负惨了吧,从太子妃变成贱妾,这还能更惨点吗?

    要说昨天也是凑巧了,陆臻在院子里闲着发霉,他实在忍不了那种被抛弃的小狗似的可怜目光,一时心软,又想着反正有易容,就算李钰当面撞见了也未必认得出来,便带他出门去逛逛,然后去醉白楼吃东西,谁知道就正好听见尹无双喊的那一声“私生女”。

    传播流言的方法不难,只要有钱,有的是不要命的人愿意做,何况这种事,一传开,本来也很难查清楚源头,风险并没有那么大。

    陆臻当然不缺钱,顾宁意外的只是,别看这少年小小年纪的,做事情的手腕却很老道,相信,就算李钰查到了那些被买通的人,顶多也就是知道有人花钱让他们去干这件事,绝对找不到陆臻头上来。

    顾宁最哭笑不得的是,他到底是怎么想到传“江涟漪是尹世峰和尹夫人**生的”这个流言的?也太阴损了点。

    当然,若只是如此,事情绝不会一夜之间就发展到如此不可收拾的状况,顾宁和陆臻回来后,正好撞见苏青崖。

    陆臻算是怕定了苏青崖,一慌之下,竹筒倒豆子一般就把所有的事情交代了个干干净净。

    顾宁原本还以为苏青崖会骂他们一句胡闹,然而……这人听完后就一言不发地出去了一趟,直到晚上才回来,也没说去了哪里,干了什么,只是,一觉醒来,满城的流言几乎传疯。

    他是怎么也没想到,看起来冷静淡然仿佛什么都不关心的苏青崖,居然会狠狠地推了一把,就为了一个只能出出气的恶作剧?

    “所以,你们到底在想什么啊……”顾宁很无力地说道。

    “你不懂的。”陆臻挥挥手。

    有些事,确实只有苏青崖懂他,因为他们都知道秦绾的灵魂是谁。

    “我是不懂,不过,这事不会越来越大吧?到时候要怎么收场?”顾宁忧心忡忡地道。

    “你以为,太子府的人都是傻子?”说话间,苏青崖走过来,把热腾腾的药碗往石桌上一搁,随即冷冰冰地看着陆臻。

    “我喝……”陆臻被他看得发毛,赶紧端起药碗,捏着鼻子,也顾不得苦了,一口气喝了个干净。

    顾宁无奈,他也在这里住了一段日子了,苏神医虽然性子清冷了些,但对看得入眼的人还是很不错的,就像是眼前的少年……他很明白,苏青崖对他只是疏离的客气,但对陆臻那是真的非常关心。

    好吧,那种关心的方式实在太隐晦了些。

    可是,无论如何,陆臻不至于怕苏青崖怕到这种地步,简直就像是老鼠见到猫!真要打起来,苏青崖还打不过陆臻好吗?

    不过顾宁哪知道,欧阳慧的亲信下属怕苏青崖那是多年被虐待的条件反射,怎么样都改不过来了。

    苏青崖盯着陆臻喝完药,再看着他到处找糖果,淡淡地加了一句:“今天的药里有一味七情草,遇糖会更苦。”

    陆臻刚刚把一粒松子糖放进嘴里,然后差点没苦得把胆汁都呕出来,可偏偏苏青崖的药,也不知怎么搞的,明明那么难受了,可就是干呕,怎么都吐不出来。

    还是顾宁看不过去地进屋倒了一杯茶出来,才救了陆臻一条小命。

    “你不早说?故意的吧?绝对是故意的吧?”陆臻瞪着苏青崖,泪汪汪的,满脸的控诉。

    “惩罚。”苏青崖淡然道。

    闻言,顾宁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惩罚?昨天可是他忍不了陆臻的哀求把人带出去的啊……

    “不要受伤,不要生病。”苏青崖看了顾宁一眼,慢悠悠地说了一句。

    顾宁泪奔,只想说我就算受伤了生病了也绝对不找你行吗?

    “对了,你刚刚说什么?”陆臻顺过了气,又好奇地问道。

    “太子府的人不是傻子,虞清秋更不是,这些流言,很快就会消失的。”苏青崖道。

    “满城的流言,悠悠众口,怎么堵得住?”顾宁惊讶道。

    苏青崖不答,只看了一眼敛去笑容,仿佛陷入了沉思的少年。

    “不用堵。”隔了一会儿,陆臻开口道,“要想压下一个流言,只要有一个更震惊、更能吸引人的流言就够了。”

    苏青崖闻言,也不说话,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样,拿起空碗,转身走了。

    “苏神医就算去当谋士,也很合格吧?”顾宁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随后,又看看一手支着下巴,表情丰富多彩的陆臻。

    要说谋士,这个少年也很够格,尤其……他还那么年轻。

    “不行,不能让那个女人这么躲过去!”陆臻忽的一拍大腿。

    “你还想干什么?”顾宁警觉地看着他。

    苏青崖已经警告过他了,要是再陪着陆臻胡闹,只怕……苏青崖先把他弄生病,然后再治死他啊!

    “我不出去,那你帮我出去一趟呗。”陆臻笑眯眯地说道。

    “去干嘛?”顾宁下意识地问道。

    “过来。”陆臻拉了拉他,让他弯下腰把耳朵凑过来,嘀嘀咕咕地说起来。

    顾宁先前表情还好,但越听下去,脸色越来越黑。

    “拜托。”陆臻一合掌,讨好地笑。

    “……”顾宁瞪着他,半晌无言。

    屋子里,苏青崖隔着雕花的窗子看了他们一眼,一声哂笑,就不去管了。

    “少年人嘛,多锻炼锻炼没坏处。”秦绾趴在桌上,笑眯眯地说道。

    “你也是赶回来看热闹的?”苏青崖不管她,自顾整理着桌上的药材,动作温柔得像是对待深爱的情人。

    这些宝贝都是刚刚从皇宫的御药房里顺来的珍品,要自己去配齐可真不容易。所以,苏青崖对于滞留京城还是挺满意的。哪里的药材都不会有宫里的御药房齐全嘛,尤其,这座御药房还对他永久免费开放。

    “我觉得,还是京城的热闹比较好看,只是……没想到这场戏比我想象得还要精彩啊!”秦绾闷笑。

    在扶云看了一晚花灯,她也没兴趣看第二次,虽说今天林小姐出阁,但林家哪来这么大面子让一位王爷和一位郡主参加婚礼?反正,就算他们走了,林淮安也不敢不让林娇儿嫁过去。扶云距离京城,到底只有三十里地呢。

    所以,今天一大早,秦绾和李暄就返回了京城,原本是想看看丞相府的热闹,可谁知道一进城,铺天盖地的各种流言,简直能写好几个风月话本子的,听的秦绾都不禁目瞪口呆。

    不过,他们也立刻知道,这流言的传播速度不正常。不同于李钰等人,秦绾却是一猜就猜着了正主。

    除了陆臻,也没人想得出“江涟漪是尹世峰和尹夫人**生的”这种流言,太阴损了!

    明明是一戳就破的谣言,可耐不住实在太惊悚啊,自然是人人津津乐道。

    “陆臻的状态不对,你最好注意点。”苏青崖提醒了一句。

    “我知道的。”秦绾笑笑,顿了顿,又道,“先让他发泄一下,不然一直在心里憋着气,更不好,等他发泄完了,再导回正轨就行。”

    “你心里有数就好。”苏青崖也只是提一句,见她成竹在胸,也就不管了。

    “你说,虞清秋会放出什么样的流言来扳回这一句?”秦绾又道。

    “能选择的太多了,谁知道。”苏青崖不以为然。

    虞清秋不管怎么做,这一局都是输了的。智宗的继承人,面对一个才十几岁的少年,居然还没占到上风,怎么能不算输?当然,苏青崖是不会承认他自己跟在后面推的那一把起了多大的作用的。

    秦绾的力量,收拢的欧阳慧的力量,还有李暄允许秦绾调动的力量,这些人手,苏青崖一样指使得动,尤其是在秦绾和李暄都不在京城的时候。所以,李钰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流言背后到底有多少人插手了。

    “算了,反正那都不是本小姐的麻烦!”秦绾一笑,站起身来。

    “江辙……真的有个外室?”苏青崖忽然问了一句。

    “应该是吧。”秦绾点头道,“我和荆蓝曾经亲眼看见的,只是没看见那个女人的模样,不过那座小院我还派人盯着。”

    “那么,告诉你一个消息。”苏青崖抬头道,“尹世峰调动所有世家在查那个女人的下落,说是江辙说的,随便他杀,反正他不认识,与他无关。”

    “……”秦绾也难得地被噎了一下。

    原本,将林夫人送到尹家,是将了江辙一军,可江辙的应对,完全是撇了个干净。这算什么?壮士断腕?

    至于吗?说到底,不过就是纳个女人罢了,对于一个丞相来说,有什么大不了的。

    然而,江辙究竟把那个外室当什么了?要说他不重视,可不重视能养着一个女子十几年痴心不悔?要说他重视……他放任尹家去杀人,是笃定了尹家查不到,还是不敢杀?

    “你准备怎么做?”苏青崖问道。

    “荆蓝。”秦绾回头叫了一声。

    “小姐有什么吩咐?”荆蓝含笑走进来,她就在外间,秦绾和苏青崖的对话自然也是听见了的,也不用秦绾再说一遍。

    “去把那个女人的住址……泄露给尹世峰。”秦绾道。

    “是。”荆蓝会意,立刻去办事了。

    “我倒是要看看,尹世峰究竟敢不敢杀,或者说……”秦绾一扬眉,冷笑道,“江辙……到底救不救!”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沈娴秦如凉〕〔山村透视兵王〕〔最强军婚:首长,〕〔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