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华恩仇引〕〔谋爱101次,白少请〕〔不死古神诀〕〔农医悍女:傲娇夫〕〔神级高玩〕〔盗天墓之昆仑秘境〕〔我真的不能修炼〕〔最后一个扎纸先生〕〔梦幻西游之称霸天〕〔木仙传〕〔采个娘子来养家〕〔足球之巨星培养系〕〔我爱罗的超能力老〕〔花霁月〕〔涅骨〕〔乱宋之水浒风云〕〔万界典当行〕〔超凡小农民〕〔全球玄幻时代〕〔剑仙荣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六十四章 私生女
    “什么?”除了李暄,所有人都不禁愣住了。

    “郡主说……不同意?”杨县令僵硬着笑脸问了一句。

    “是,不同意。”秦绾笑眯眯地重复了一遍。

    林淮安有些惊讶地看了她一眼,心里也是嘀咕不已。

    自己女儿过了今日,哪怕两条腿能医好,想要找亲事也难了,除非远嫁。可长乐郡主的意思……莫非是要婚礼照常进行?这无论对女儿还是对自己,都是天大的好事了!

    “郡主,为什么?”杨公子毕竟年轻,沉不住气问道。

    “本郡主想看灯会,要是林家不嫁女儿,岂不是看不成了?”秦绾一脸的理所当然。

    “……”所有人都风中凌乱。

    灯会?就为了这个?

    “是是,这场花灯会是为了小女出阁办的。”林淮安毕竟也是商人,若非没办法,也不会想退掉这门亲事,若是郡主肯给自己撑腰,不管是为了什么,他都会紧紧抓住机会。

    不就是灯会吗?郡主想看,他林家可以在扶云县连办一个月的灯会,日日不重样,保证比京城的上元节灯会更精彩,让郡主看个过瘾!

    杨公子的脸色变得很难看,隐忍的愤怒中又感觉一丝荒谬。好不容易有了摆脱林家掣肘的机会,难道就因为郡主想要看灯会,所以他就依旧得娶林娇儿那个女人?

    “不过,林老板既然已经来退亲了,本郡主倒也不好强人所难。”秦绾却又语气一转。

    这一下,众人就更糊涂了。于是郡主您究竟是希望杨公子和林小姐成亲呢,还是不成亲呢?

    “所以……本郡主给林小姐做个媒吧,也不耽误明天出阁。”秦绾笑容可掬道。

    闻言,杨县令父子都下意识地松了口气。敢情是要那位林小姐换个人嫁?那倒是无妨,杨家三代单传,只要不嫁给自己儿子,郡主要把她嫁给谁都行!

    林淮安脸上的笑容却僵硬了。

    秦绾脸上的表情很和蔼可亲,但他却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怎么,郡主给你家小姐指婚,你还敢挑三拣四不成?”李暄又喝了一口茶,慢条斯理道。

    “草民不敢!”林淮安吓了一跳,赶紧又跪下了,连声道,“但凭郡主做主。”

    “你真的愿意?”秦绾提醒道,“本郡主可是很好说话的,要是你不愿意,也不强求。”

    “愿意愿意,但凭郡主做主。”一瞬间,林淮安也考虑清楚了。

    眼下想要娇儿继续嫁给杨公子是不太可能了,若要远嫁,以娇儿的性格,即便陪嫁大量财物也未必能过得好,何况娇儿的双腿还不知道医不医得好呢。只要在扶云县,不管郡主指了谁,至少这人都不敢拒绝。

    林淮安甚至做好了最差的打算,就算郡主随便指个门口的乞丐也无所谓。林家有的是钱,大不了有个夫妻名义后,林家养着他们便是。郡主那样的人物,怎么会时时刻刻盯着扶云县一户小小的商户,过个两年再和离,这事也就过去了。

    再说,郡主也是要脸面的,也不想让人说她把一个富家千金嫁给乞丐太过阴损刻薄吧?对郡主名声也不好,若是指个差不多的人,有林家扶持,便是真的把娇儿嫁过去也无妨。

    “杨县令。”秦绾转头道。

    “在。”杨县令楞了一下才应道。

    “本郡主的侍卫似乎打伤了一个衙役?”秦绾道。

    “这个,邓三有眼不识天颜,郡主打得应该!”杨县令赶忙说道。

    “朔夜下手确实重了点,不知道他家里可有什么人吗?”秦绾又问道。

    “这个……”杨县令想了想才道,“邓三尚未成家,也无兄弟子女,家里只有一个老母亲,年纪大了,双腿行动不便,全靠邓三养活。邓三虽然脾气冲了点,但他父亲早逝,由母亲一人拉扯长大,侍母至孝,为此连自己的事都耽误了。”

    秦绾了然,家境不好,寡母独子,自然没有好姑娘愿意嫁给他了。不过……

    “双腿不便啊?挺好的。”秦绾说道。

    “哈?”杨县令傻眼。

    就算邓三冲撞了郡主,也不该牵连人家老母,郡主……不是这般恶毒,居然还觉得人家老母双腿不便——挺好的?

    “嗯,本郡主是说,挺般配的。”秦绾点点头。

    于是说,哪里般配了?谁和谁般配了?众人都在心底无声地呐喊。

    “那个,林老板啊。”秦绾笑眯眯地说道,“你看,邓三为了林小姐出头甘冒大险,可见一片深情,本郡主向来都是喜欢成人之美的,你看,这个女婿怎么样?”

    “啊?”林淮安目瞪口呆。

    他连门口的乞丐都想到了,就是没想到这个人。县衙这么多衙役,而杨县令居然能这么容易就随口说出邓三的生平,就是说明了这个人在某方面很出名。秦绾预料得不错,衙役也并不是多低贱的工作,至少也是披着官服的。导致邓三到了三十岁还说不上媳妇的罪魁祸首其实是邓母。寡母独子,自然是占有欲及其严重,尤其邓母一个女人带大了邓三,不泼辣些如何过活?谁家的姑娘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哪家父母愿意把女儿送到他们家去给人作践?

    而且林淮安更清楚一个道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邓母得知儿子竟然因为娇儿被打断双腿,很可能就残疾了,能忍气吞声?娇儿若是嫁过去,能有几天可活都不知道!林家的钱?林家的权势?对一个一无所有,毫无指望的老太婆来说,全部都是个屁!她大概只会想着弄死娇儿给儿子报仇,鱼死网破吧!

    怎么办?一时间,林淮安急得连鼻子上都冒出细密的汗珠来。

    “本郡主觉得,这桩婚事绝对是天作之合,绝配!”秦绾一脸诚恳地说道。

    “噗——”连一直板着脸的李暄也被她逗笑了。

    杨县令父子和荆蓝稍慢了一拍,也很快就反应过来,顿时都是一副要笑不笑的表情。

    林小姐要是嫁到邓家,这一家三口都是断了腿的,岂不就是绝配嘛!

    要说邓三母子相依为命多年,虽然邓三侍母至孝是很好的品质,可他们母子为了彼此,却伤害了许多无辜的人,站在旁观的立场上可以称赞一句,但真正被他们不讲道理伤害过的人难道就该自认倒霉?

    所以,其实连杨县令也不是很喜欢邓三。

    “这……”林淮安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为难极了。

    对这个骄纵不堪的女儿,要说感情,他虽然不至于一点儿都没有,但也绝对多不到哪儿去,要让他为了林娇儿扛上一位郡主,他肯定是不干的。可是,夫人的那个姐姐一向是最宠娇儿这个外甥女的,这也是娇儿越来越飞扬跋扈的一大原因。那冷冰冰的冰美人,也就是看见娇儿才会有一丝笑脸,要是让她知道他把娇儿推进了火坑,这个……林家也是扛不住的啊。

    “哼!”忽然间,耳边传来一声冷哼。

    林淮安心头一跳,微微瞟了一眼李暄的脸色,顿时反应过来。

    这要是不答应,怕是今天就过不去了,还想以后?

    “林老板,以为如何啊?”秦绾笑吟吟地又问了一句。

    “草民以为……甚好,甚好!”林淮安几乎是趴在地上道。

    “那就好。”秦绾点点头,又回头吩咐道,“荆蓝,记得把银子包好送过去给林小姐添妆。”

    “添妆?”荆蓝一脸的疑惑,惊讶道,“不是奠仪吗?”

    “说什么呢,邓衙役这么喜欢林小姐,就算只是一块牌位,他也会娶回家去供着的。”秦绾一本正经道。

    “是,小姐。”荆蓝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乖巧地点点头。

    “郡主……小女……还活着呢。”林淮安从地上微微颤颤地抬起头来,哭丧着脸道。郡主的意思,该不会是暗示他回去弄死娇儿吧?

    “啊?活着啊?”秦绾却是比他更惊奇,“听林夫人的口气,本郡主还以为林小姐……活活痛死了呢。”

    “小女确实……还活着。”林淮安满头大汗。

    “活着是好事,好事!”秦绾连连点头。

    “多谢郡主开恩。”林淮安只好顺着她的话附和,不过心里总算有些安慰。

    不管郡主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只要不是让他回去立刻弄死娇儿就好。

    “那么,林老板就赶紧回去办喜事吧,时间不多了。”秦绾道。

    “那个……”林淮安闻言,终于急中生智,叩首道,“郡主,不是草民推脱,只是,这婚嫁之事,草民一个大男人,着实也不懂这些,郡主开恩,让草民的夫人回来主持婚礼吧。”

    “这个啊,王爷派人送夫人回娘家了,明天大概是没法看着小姐出阁了,还请林老板见谅。”秦绾道。

    “可婚礼……”林淮安还想争取一下。

    “林老爷不是有两个弟弟吗?就请二夫人和三夫人过来帮忙吧。”杨县令打断道。

    “是、是。”林淮安无法,只得答应下来,但也暗自嘀咕。

    把夫人送回娘家了?可夫人当年是逃荒过来的,只剩下她一个人,家里人都死了,连姐姐也是失散多年,嫁给他几年之后,偶然间遇见才重新联系上的。哪里还有娘家?便是她姐夫家,也称不上是“娘家”吧!何况,夫人是从南边来的,听说是闵州一带,路途遥远,王爷好端端地派人送夫人回去做什么?真看不顺眼,要砍要杀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去吧。”秦绾挥挥手。

    “是,草民告退。”林淮安又磕了个头,这才带着一肚子的疑问走了。

    “本郡主这般处置,杨公子可还满意?”秦绾转头笑道。

    “多谢郡主。”杨家父子一起跪下去磕了个头。

    杨公子一脸的羞愧,刚刚还怀疑郡主,真是不应该啊。

    “行了,本郡主是看令公子人品不错,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可惜了。”秦绾道。

    “……”杨公子被噎住了。

    就算林娇儿是牛粪,可是……把他一个大男人比作鲜花,真的算是夸奖吗?

    “王爷和郡主今天是歇在这里吗?”杨县令问道。

    “不必,郡主要看花灯,住客栈方便。”李暄淡然拒绝。

    “是。”杨县令也不敢强留,现在他只求平平安安送走两尊大神就行。

    “你叫什么名字?”李暄起身时却多问了一句。

    “启禀王爷,学生杨羽凡。”杨公子有些受宠若惊地答道。

    不过,让他失望的是,李暄也就是真的只问了一个名字便罢了。

    荆蓝拿了块白色的丝巾,包了十两银子,亲自送去林家了。

    小姐之前说是送奠仪,可后来也没说不送,奠仪当然是要拿白布包的了。何况,荆蓝真心觉得,这还真就是提前送的奠仪嘛。

    只剩下两个人了,秦绾大大方方勾住李暄的手臂。

    在县衙这么一闹,也快黄昏了,九月底的天黑得已经有些早了,路边有些大型的花灯也点了起来,夜市也格外繁华,显示出一派繁荣景象,竟是比京城还热闹几分。

    “怎么样?”李暄问道。

    “灯不错,就是节目太少了。”秦绾有些失望。

    “你是说,猜谜之类的?”李暄问道。

    “嗯。”秦绾点点头,又笑道,“其实,京城上元节的灯会中规中矩的,没什么看头,倒是有一年在灵州看的灯会,还真是遇见了一位高手,放了一台的灯谜,两天被人赢走的花灯还不到十分之一。”

    “你去解谜了?”李暄也有了几分兴趣。毕竟,想出几个难度很大的灯谜不难,可要让满台数百个灯谜,一城人群策群力,两天还解不出十分之一,确实是有点意思了。

    “我还是免了。”秦绾不禁笑道,“有些考验急智的,我倒是不怕,但那些灯谜的出处很杂,包含了各种经史子集,天文地理,诸子百家,这方面的学识我可自认不如。”

    “那是谁解的?”李暄有些动容。

    若是如此,那出谜题的人和解谜题的人,都绝对是才高八斗的人物!

    “你见过的。”秦绾有些古怪地看了他一眼。

    李暄一愣,迅速回想过秦绾身边的那些人。那些武人和奇人异事士略过,苏青崖……也不对,苏青崖和秦绾一样,虽是智慧极高的人,但对那些传统文人所学定然不会去研究。那么……

    想了想,他有些惊疑不定地道:“陆臻?”

    “是啊。”秦绾笑着点点头,又道,“对了,出谜题的那人是灵州青鹿书院的山长,董传鸣老先生。”

    李暄张了张嘴,眼底依旧残留着一丝震惊。

    他没有第一时间想到陆臻,就是因为那个少年……实在太年轻了。何况,几年前,他又是几岁?董传鸣可是东华的大儒,桃李满天下的那种!

    “后来陆臻就跟着董老先生读了两年书,算是他的关门弟子吧。”秦绾又道。

    “陆臻会入朝为官吗?”李暄问道。

    “他学的就是治国之道,不入朝,还学什么?”秦绾反问道。

    不过,她也是庆幸的。幸亏陆臻年纪太小,她也不放心他太早参加科考,只想让他和雕羽先完婚,成家立业了,再入朝。要不然,在李钰的疯狂清洗中,他未必能逃得一条小命。

    李钰抓到他也没引起太大重视,只因为,李钰只知道陆臻喜欢她的丫头雕羽,却不知道这个少年的能力。

    也许,在李钰想来,真是才华横溢的天才,谁会愿意娶一个丫头当正妻呢!

    “明天春天的恩科刚好。”李暄说道。

    “嗯。”秦绾点点头,与他心照不宣。

    陆臻要参加科考,那只能是……李钰彻底没希望了,说不定连命都没有了。而这个时候,京城正因为这两个看花灯的小情侣的关系,几乎发生了一场地震!

    这天,尹无双约了堂姐尹无瑕、以及平日交好的杜芊儿三人一起逛街,在醉白楼喝茶时又遇见了唐紫嫣带着柳碧君姐妹在采买,虽说彼此交情一般,不过经常参加聚会,也算脸熟,既然遇见了,也就搭伴拼个桌子了。

    然而,就在大家以为这一天会高高兴兴地散场时,尹家的家仆急急忙忙地找了过来。

    尹无瑕虽然年纪长些,可却是二房的,尹无双才是嫡支嫡女,家仆自然是先告诉她的。可是……尹无双毕竟年纪小,本来家仆只是在她耳边说的话,但是她太过震惊之下,居然脱口说出一句:“私生女?开什么玩笑?”

    “什……什么私生女?”尹无瑕一愣,结结巴巴地问了一句。

    其他几个姑娘也看过来,满脸的惊讶和好奇,甚至,因为他们没选雅间,整个大堂里都有不少人听见了,顿时窃窃私语起来。

    谁叫“私生女”这句话实在太让人有想象的空间了嘛。

    谁的私生女?总不能是尹家家主的吧?

    尹无双这才发现自己似乎是闯了大祸,不由得有些茫然失措,左右看看,眼中充满了求救。

    “你们两个先回去吧,弄清楚怎么回事再说。”还是唐紫嫣说了一句。

    她本来年纪就长,又是成了亲,开始在柳夫人的调教下学习管家了,说出的话也无端让人镇定下来。

    尹无双感激地笑了笑,赶紧拉起尹无瑕,带着家仆匆匆走了。

    不过,就算他们离开,醉白楼里的讨论也不会停下来,反而因为正主不在了,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该不会,尹家主真弄出个私生女来了吧?”柳湘君眨巴着眼睛,一脸的好奇。

    “少说两句,吃完了赶紧回去,明天京城怕是要变天。”唐紫嫣沉声说道。

    “哦。”柳湘君很听话地点点头。

    另一边,尹无双姐妹匆匆回家,才发现大厅里安静得诡异,完全没有她想象中那种哭闹撒泼的混乱。

    而且,大厅中间站着的那个人,她居然还是认识的。

    不就是当初宁王的贴身侍卫,后来成了长乐郡主的贴身侍卫的朔夜吗?

    私生女……和朔夜有什么关系?

    “谁让你们把小姐找回来的?”这一代的尹家家主,也就是尹无双的父亲尹世峰一脸愤怒地说道。

    “家主说把所有人都找回来……”那家仆一脸的委屈。您也没说只找公子,不找小姐呀。

    说话间,尹家的嫡长子,尹无双的哥哥尹飞鸿走了进来,人终于到齐了。

    “父亲,到底怎么回事?”尹飞鸿今天是在辉耀阁查账,匆匆赶回来就听说什么私生女的,脸色自然很不好看。

    “我还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呢。”尹世峰的脸色比他还难看,看着堂下站得笔挺的朔夜,又看看他脚下坐着的明显被点了穴道不能说话不能动的女人,压抑着怒气道,“朔夜大人,请问这个女子和我尹家有什么关系?”

    “这个,在下不知。”朔夜淡淡地道,“王爷吩咐将这个女人带来尹家,向家主讨个说法……家主是想说,不认识她吗?”

    “当然不认识!”尹世峰怒道。

    尹家再没落也是有近千年历史,历经两朝的世家,自有底蕴在,而这个女人,看起来倒是衣着华丽,满头珠翠,可那种气质,一看就很浅薄,绝对是小门小户出来的,能和尹家有什么关系?

    “不认识?”朔夜一脸的疑惑道,“这女子,难道不是尹家的庶女?旁支的?”

    “不是!”尹世峰更怒,尹家就算旁支也不会教出这种女人来好吗?

    “那么就是私生女?”朔夜看看尹世峰,又道,“不过,看年纪,就算是私生女,怕也是老太爷的,或许,也算尹家主的妹妹?”

    “朔夜大人今天来特地来羞辱尹家的吗?”尹世峰几乎咬碎一口牙齿,“还有,家父已经过世多年,再往逝者头上泼脏水,是不是不太厚道?”

    “在下并没有闲得来羞辱尹家的空闲。”朔夜回答得很认真。

    “请问,朔夜大人为什么认为她是我尹家的女子?”尹飞鸿上前制止了快被气昏的父亲,很有礼貌地问道。

    “因为她说她是丞相夫人的妹妹。”朔夜一脸的理所当然。

    “……”于是,所有人都彻底哑口无言了。

    真是,很准确的理由啊。东华只有一个丞相江辙,丞相府连侧夫人如夫人之类能被称为夫人的东西,一概没有,连老夫人都没有。有的只有一个夫人,姓尹……

    尹夫人的妹妹,不是尹家的女儿,还是谁家的?

    尹世峰很确定,自家绝对不会有这么一个女儿,那么,问题出在哪里?

    “这个,朔夜大人,您能解开这位……夫人的穴道吗?”尹飞鸿道。

    朔夜闻言,手指一戳,解开了林夫人的穴道。

    在马上被当麻袋被颠了一路,其实林夫人也被折腾得没力气闹了,何况,她也看见自己进了京城,不是自己的地盘,加上尹家众人虎视眈眈地看着她,眼神都很不善,素来习惯欺软怕硬的她……缩了缩,躲到朔夜背后去了。

    朔夜脸色一黑,干脆走到了一边去,把林夫人留在大厅中间。

    “请问,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自称是我尹家的女儿?”尹飞鸿问道。

    “我没有啊。”林夫人一脸茫然道,“我姓邱,夫家姓林,这个扶云县人都知道,我怎么会说自己是尹家女儿。”

    尹飞鸿也是一愣,下意识地问道:“可是你说你是我姑姑的妹妹……”

    “我姐姐哪来你这么大的侄儿?”林夫人反而惊奇地看着他,又道,“我是有个哥哥,但逃荒那年,大家都死了,就剩我们姐妹两个,没有侄儿了。”

    尹飞鸿无语,只觉得,自己和这个女人根本就是鸡同鸭讲,完全听不明白!

    “等等!”尹无双忽然插了一句,“哥哥,她说她姐姐姓邱呀,该不会是……她说错了吧?比如她姐夫是丞相府里的谁。”

    “谁说的?我姐姐明明就是丞相夫人!”别人还没开口,林夫人立即反驳。

    这句话一出,大厅里的人顿时都变了脸色,仿佛想起了另一种可能。

    “这个女人和她的女儿要伤害郡主,王爷吩咐,要尹家给个说法。”朔夜淡淡地加了一句。

    尹世峰和尹飞鸿对望了一眼,轻轻点点头。

    他们弄错了,宁王不是来找尹家麻烦的,反而……是来帮他们一把的!

    “朔夜大人放心,尹家定然会给郡主一个交代的。”尹飞鸿一拱手,笑容满面地道。

    “有劳。”见他们终于明白了,朔夜也叹了口气。

    他也是在带林夫人回京的途中才想明白王爷的用意的,只是……把人送到尹家去,王爷这是看江丞相有多不顺眼啊?

    尹飞鸿亲自送了朔夜出门,一边道了谢。

    毕竟,这件事,若是王爷不捅破,还不知道会隐瞒多久呢。

    “对了,郡主说……”朔夜想了想才道,“那位林小姐,倒是和江侍妾有些相似。”

    “好。替我谢过郡主。”尹飞鸿顿了顿,拉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告辞。”朔夜一拱手,上马,他还要赶在城门关闭之前出城,重新赶回扶云县呢,京城的热闹是看不见了……什么时候开始,他居然也变得喜欢看热闹了?朔夜很无语,都是被自家小姐给带歪的呀……

    而尹家,尹飞鸿回到大厅之后,只听尹世峰怒气冲冲地道:“走,递帖子,去丞相府!”

    “父亲!”尹飞鸿叫了一声,无奈道,“都这个时候了,没有去人家家里拜访的道理了,还是明天一早再说吧。”

    他比尹世峰冷静多了,隔上一夜,正好清醒清醒怒气,想想怎么处置这事。毕竟,江辙早就不是当年那个要依靠尹家的新科进士了,现在,是他们尹家开罪不起江辙。

    更何况,真要论起来,这事尹家其实也不是完全占理。

    江辙娶了尹氏后,府中再无侍妾,偏偏重点是尹氏没生出儿子来,只有一个女儿!所以,这事真要传出去了,只怕还有不少人觉得是尹氏不贤惠,生不出儿子还不让人纳妾,硬是要堂堂丞相绝后了,无奈之下只能在外面养起了外室……

    丞相府丢了脸,尹家就好有脸么?真要两败俱伤了,只怕淑妃姑姑都能被气晕。

    “明明是江辙欺人太甚!”尹世峰怒道,“你姑姑又不是不许他纳妾,他一边要这不近美色洁身自好的名声,一边背着你姑姑在外面养女人,还要你姑姑来背这不贤的恶名,是当我们尹家好欺负吗!”

    “即便是这样,也不能让外人看笑话了。”尹飞鸿皱眉道,“父亲,听我的,明天一早,先让母亲进宫求见淑妃娘娘。”

    尹世峰瞪着他,喘了两口粗气,终于愤愤地转身道:“把这个女人拉下去,看好了!”

    “是。”尹飞鸿松了口气,赶紧示意下人把林夫人关起来。

    那些家仆也恨透了这个女人,粗鲁地就把哭喊不已的人连拖带拉拽走了。

    尹世峰稍稍平息了怒火,还是叹了口气。尹家迟早是要交给飞鸿的,他……究竟是比自己强啊。

    不过,这个时候,他们都没想到,仅仅是一夜功夫,各种版本的流言飞一般的传遍了京城,等到第二天尹飞鸿要出门的时候,听到的诡异版本已经进化到江涟漪是尹氏和尹世峰轮乱生下的私生女,尹世峰找了个没背景的书生来背黑锅的版本了……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贴心萌宝荒唐爹〕〔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