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阑玉思〕〔血色天途〕〔总裁爹地〕〔邪帝独宠:至尊大〕〔美女总裁的特种神〕〔异能诡妃:邪尊,〕〔方外:消失的八门〕〔若华的小时空直播〕〔嫡女冥妃:魔尊,〕〔海贼之无限觉醒〕〔腹黑boss霸宠:逃〕〔修行在三千小世界〕〔我只想当一个安静〕〔重生蜜宠:景少,〕〔剑破九天〕〔重生之逆回千年〕〔变身绝色神姬〕〔校花之无敌仙少〕〔逍遥小仙农〕〔人道帝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六十一章 手滑了
    安国候和汝阳长公主大婚,虽说两人一个是再娶,一个是改嫁,意思都是不想大办的,可耐不住身份太高,皇帝也想有一场真正的喜事来冲淡这些日子京城的流言蜚语,所以,婚事还是办得热热闹闹的。

    秦绾肯定不会去闹父亲和继母的洞房,甚至……还很好心地派人去给张氏送了一桌她平时最喜欢的好酒好菜。皇帝大喜都要大赦天下了,侯府这么大的喜事……阖府上下都赏点儿好吃的也是常理嘛。当然,张氏是吃了还是砸了就不关她的事了。

    秦桦和秦珠虽然还在禁足抄经,但这种时候秦建云也不能真不让他们出来,但还是派人在旁边盯着。好在,这两个也真没蠢到家,虽然从头到尾板着脸没一个笑容,但也没闹出什么事来。

    最没有负担的就是秦枫了,反正他是注定不会继承爵位的,跟柳家议亲的时候也说好了,一成婚就会分家单过,唯一的嫡亲妹妹现在记在原配夫人清河公主名下,是正经的嫡女,又有绾儿照顾教养,而秦绾就更不用他来操心了。无论从哪个方面看,换个公主继母都比张氏好多了。

    老太君则是痛并快乐着。虽然不喜欢公主,但听着那些诰命夫人一声声的带着羡慕嫉妒恨的恭喜,老太君心里也有些飘飘然的。毕竟她儿子已经娶第三任妻子了,居然还能娶到公主。两国驸马,那是多大的脸面!

    这一回,没人算计,没人捣乱,从迎亲到入洞房,一切安安稳稳,顺理成章得甚至让观礼的宾客都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似的。

    这不对啊!怎么就结束了呢?太平淡了吧。

    不是应该又有那谁谁谁跑进来大喊不好了,新郎不见了,或者新娘不见了吗?

    这么顺利,不像是皇家的婚礼啊!

    于是,不少宾客,尤其是女客,走的时候还是一脸的意犹未尽。

    总觉得是兴冲冲地来,却一拳打在棉花里,那种感觉……简直憋得内伤!

    一夜无话。

    汝阳长公主是下嫁,为此连公主府都不住了,自然是依足了新妇的规矩。

    第二天一早,秦建云和长公主先去禧福苑给老太君敬了茶,就在正厅等着秦建云的妾侍和子女来请安。

    秦建云的几个妾这些年一直被张氏压制得服服帖帖,如今换了公主,更不敢出什么幺蛾子了。

    长公主也没有为难她们,喝了茶,便吩咐身边的嬷嬷一个给了一个红包,都是一样的份例,只有生下三少爷秦榆的陈氏稍厚了三分。

    连张氏的那一份,长公主也没有忽略,直接派人送去了小院,当然,张氏认为那是大度还是羞辱就难说了。

    妾室之后,是子女。

    最尊贵的自然是原配所出的秦绾,还有记入清河公主名下的秦珑,这也是如今侯府仅有的嫡出了。

    “母亲。”秦绾笑眯眯地改了口。

    就凭长公主居然当众派人给张氏送红包这一点,她就喜欢这个继母,相信她们一定能相处愉快的。

    长公主很慎重地起身还了半礼,这才喝了茶,送了见面礼,是一整套碧玉首饰,玉色清透,显然是皇家上品,而且是用了心的,知道秦绾最爱玉饰。

    “多谢母亲。”秦绾一笑,大大方方地接了。

    没人觉得不对,因为秦绾是宁王的未婚妻,从那一边论,是长公主的……小皇婶。

    “母亲好。”秦珑被打扮得像个福娃娃似的,小小的粉团子一只,笑得甜甜的,能把人的心都萌化了。

    长公主孀居多年,膝下也没个一儿半女的,倒是很喜欢这个粉妆玉琢的小女娃,喜得抱在手里,继续接见其他人。

    秦枫无所谓,还很高兴妹妹能得长公主喜欢,这么一来,就算绾儿出阁了,珑儿也能有人教养,而且养在公主身边的姑娘,将来议亲别人家也高看一眼。秦桦虽然不高兴,但儿子和女儿到底是不一样的,说实话秦珑就算再受宠都碍不到他什么。至于她会碍到秦珠……秦桦冷哼,关他什么事?

    不得不说,其实秦桦是个很记仇的人,就算是宠了多年的妹妹,一旦碍了自己,也是说放弃就放弃。

    秦榆还小,而且性子老实,也没想太多,安安分分地上前请安,领了红包,退回到陈氏身边。

    陈氏也是松了口气,但不觉又有些失望,心情很有几分难言的复杂。

    主母是可以把庶子接到身边去养的,从前张氏自己有儿子,当然不喜欢她的儿子在眼前碍眼。可如今长公主膝下空虚,这个年纪怕是也很难自己生儿子了,撇开秦枫不说,秦桦和秦榆,她原本还是认为秦榆希望更大的。毕竟秦桦年纪大了,更养不熟。虽说舍不得儿子离开自己,但若是儿子以后能有个好前程,甚至……袭爵,她还是愿意的。

    只是,长公主对待三个庶子都是一样的态度,看起来是没这个意思了。

    最后的秦珠却是一脸愤怒地盯着坐在长公主膝头,小口吃着点心的秦珑。

    原本,她是尊贵的嫡女,秦珑不过是个低贱的庶出,还有个那样下作的娘,她从来就没有把这个小可怜放在眼里过,可如今呢?秦珑变成了高高在上的原配嫡女,是她要仰望的存在,而她却被贬成庶女,她今年已经十四了,马上就要议亲,可这样的身份,能说得上什么好人家?真正的高门大户,是绝对不会要一个出身上有瑕疵的媳妇的。

    这一瞬,秦珠甚至连张氏和秦珍都恨上了。

    要不是她们俩太蠢,怎么会连累得自己都变成庶女?

    看着被送到手里的茶,秦珠心里的恶念不住地翻滚着,走到长公主面前时,一抬头,正好看见长公主一脸慈爱地在喂秦珑吃糕点,不由得脑袋一热,还没反应过来,手里的动作已经快了思想一拍,整杯的茶水直接泼了过去。

    “啊!”周围的人不由得一声尖叫。

    “哗啦~”茶水泼在人身上,顿时浇了个透,幸好用来敬茶的茶水并不是滚烫的,要不然非脱一层皮不可。

    “啊~你!你做什么!”秦珠惊呼着护住头脸,脸上身上的水不断往下流。

    没错,被泼了一身茶水的人不是长公主和秦珑,而是……秦珠!

    “我倒是想问问,三妹想做什么呢,手抖了?”秦绾站在长公主身边,唇边含着一丝嘲讽的笑容,慢慢甩了甩阴阳扇上沾着的水迹,随后收拢折扇,当成短棍一般,轻轻地敲了敲自己的掌心。

    “我……”秦珠立即说不出话来了。

    现在她才感觉到了后怕,眼前的人不仅仅是她的继母,还是陛下的亲妹妹,是长公主啊!要是这杯茶真的泼到长公主身上……她下意识地打了个寒颤,不敢去想那后果了。

    “皇兄说长乐郡主文武双全,果然是名不虚传。”不同于身边嬷嬷的惊怒,长公主倒是没有生气的样子,甚至没有去看狼狈不堪的秦珠一眼,反而很有兴趣地打量着秦绾。

    刚才,她只觉得眼前一花,原本距离她足有七八步远的秦绾就到了他面前。更何况,秦珠泼过来的是水,并不是什么固体的东西,可别说她了,就是挡在前面的秦绾,一身衣裳都没沾上半点茶水。就算长公主并不懂武功,至少也知道,这是很厉害的功夫,不是一般侍卫能做到的。

    “别,陛下这可太夸奖了。”秦绾掩嘴一笑道,“论武功,我打那些将军十个都没有问题,不过……我真心不会写诗作词的。”

    “哪儿的话,皇兄可是说,你的文才并不在于风花雪月。”长公主微笑道。

    “姐姐是最厉害的!”坐在长公主怀里的秦珑忽然说了一句,只是小姑娘嘴里满满塞着点心,说话腮帮子鼓得像只小青蛙似的含糊不清,让人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不由得引起一阵大笑。

    “比你大哥还厉害?”秦建云也忍不住逗了一句。

    “嗯……”秦珑看看秦枫,又看看秦绾,小脸上现出一丝犹豫,想了好一会儿才道,“姐姐厉害,厉害很多很多!”

    “为什么?”秦建云好奇道。

    这个“厉害很多很多”又是个什么说法?

    “桂嬷嬷说,哥哥是五品,姐姐是超一品,所以,姐姐厉害很多很多!”秦珑终于咽下嘴里的糕点,清脆地说道。

    不过,众人闻言,不禁面面相觑。

    可以这么判断的吗?这样算起来的话,因为郡主是皇家人,是超品,整座侯府,除了长公主比秦绾厉害,连秦建云都要被比下去了啊。

    “噗——”长公主没忍住被逗笑了。

    连两个嬷嬷原本愤怒的脸色都缓和下来,露出了笑容。

    她们两个是长公主的陪嫁丫头,到了年纪也没有配人,自愿梳起了头做了公主身边的嬷嬷,相伴三十年的情谊早已超越了主仆之情。

    有很多很多年,没看见公主笑得这么开心了呢。

    长公主笑了,屋子里的气氛自然热闹起来,而浑身**的秦珠更是被忽略了个彻底。

    好久,秦建云才淡淡地道:“珠儿禁足听花苑,除了给你母亲祈福的经文,再抄女戒一百遍,在你议亲之前,什么时候抄完什么时候出门。”

    言下之意,秦珠这两年只需要在房间里抄抄抄就行了,也不用来向长公主请安了。

    秦珠想反对,但秦绾一个示意,两个侍女上来,连拖带拉地把她扶了下去,一边笑道:“三小姐衣服都湿了,这天气要是着凉了可怎么好,奴婢们扶您去换件衣裳吧!”

    屋里的人看在眼里,都没有异议。没见连秦珠的亲哥哥秦桦都一言不发,像是没看见么?何况,当初秦珠身为嫡女,可没少刻薄她们这些妾室,尤其是陈氏,对于秦珠总是欺负秦榆早就敢怒不敢言了。

    如今,张氏疯了,被关在小院,秦珍虽然做了王妃,可回门那天她们也看了一眼,分明就还是个黄花闺女呢,算什么王妃!如今秦桦秦珠也被贬称了庶出,和秦榆又有什么不同了?

    真是大快人心!

    “行了,你们请过安也回去吧。”秦建云挥了挥手,让妾室们退下。

    在安国侯府,这几个妾就和隐形人似的,完全没有存在感。

    张氏在对付妾室上确实有一手,她很清楚,最好的办法并不是磋磨那些女子,而是……无视,让秦建云都忘记了府里还有这么个人,才是最狠的。

    长公主下嫁之前,当然也自己派人打听过安国侯府的情况。她不是原配,自然不好一过门就把人都打发出去,也让人说皇家无情,如今这些女子确实如打听得那般足够识相,那自然最好不过。

    “公主,府里的账册钥匙,前些日子都是绾儿管着的,前日她已经都交回来了,一会儿就都转交给你,以后就劳烦公主费心了。”秦建云又道。

    “这是本宫分内之事,何来劳烦。”长公主温柔地一笑。

    秦绾看着他们的互动也笑眯眯的,心情很好。

    看起来父亲对长公主也很满意,那就好了。都说家和万事兴,安国侯府也算是她的靠山之一,自然是越安稳越好的。

    “父亲,母亲,礼部那里还有些公务,我就先走了。”秦枫上前道。

    “马上就是陛下的千秋节了,礼部是忙些,你跟着你未来岳父好好学学,万事小心,不出差错才是最重要的。”秦建云心情好,也多嘱咐了几句。

    “是。”秦枫恭恭敬敬地应了。

    秦桦自然也不耐烦呆在这里,跟着就告辞了,却让秦建云更加失望。

    自己做错了事还不知道反省,只会怨怼别人,对长公主还是这种态度,是存心破罐子破摔了么!

    再看看边上被侍女带着的秦榆,都七岁了,论语连一篇都没背完,性格软弱不说,这资质也着实差了些。

    只可惜,为什么偏偏绾儿就不是个男孩子呢!

    “那么,女儿也不打扰父亲和母亲了。”秦绾眨眨眼睛,笑眯眯地伸出了双手。

    秦珑立即从长公主怀里跳下地,啪嗒啪嗒地跑过去,很熟练地扒着秦绾的大腿往上爬。

    秦绾抱起小姑娘,接过侍女递过来的丝帕,擦了擦她嘴角的糕屑。

    长公主忽然莫名地觉得一阵失落。其实她是很喜欢小孩子的,可惜当年一直都没怀上,如今见了秦珑,就更想要个可爱的女儿了。

    她对安国侯府的子女,除了秦绾特殊些,其实并没有特别的喜好和偏向,反正她这个年纪了,想要再生孩子希望也很渺茫,到时候,秦建云要把爵位传给谁,她就做个顺水人情把谁记下便是。反正她是公主,不管谁袭爵都亏待不了她。

    “明年女儿就要出阁了,珑儿有母亲教导,一定会长成优雅的淑女的。”秦绾笑道。

    “本宫自会好好教导珑儿。”长公主闻言,也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又道,“本宫出阁时,皇兄还说,嫁到安国侯府,第一件事就是操办长乐郡主的婚事呢。”

    “陛下居然问我婚事准备得如何呀。”秦绾眼巴巴地看着她。

    “放心,本宫自然办得妥当,一定让你嫁得风风光光。”长公主笑道。

    “那就都交给公主了。”秦建云看她们相处得很好,心情自然也更好了。

    比起张氏在的时候,很明显,这才像是个家嘛。当初清河在的时候,也是这般雍容大气的,换了张氏,到底眼界低了些。秦绾告辞出来,先把秦珑送回碧澜轩,跟着桂嬷嬷做功课,随即就带上朔夜和荆蓝出了门。

    马上就是千秋节,原本,皇帝陛下的生辰和她一个侯府嫡女可没什么关系,寿礼的事也自有秦建云去折腾。可如今她是长乐郡主了,也算是半个皇家的人,只能自己也备上一份礼了。

    直接到了明月楼,于湛赶紧迎了出来。

    有了安国侯府做后台,辉耀阁果然收敛了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加上秦绾近年来的名声,那些贵夫人们为了交好这位风头正盛的郡主,也愿意到明月楼来捧场,这两个月下来,明月楼的生意甚至比从前都更好些,于湛自然是整天乐呵呵的了。

    就在秦绾来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两位带着侍女的小姐在挑选饰品了,见到她,赶紧起身行礼。

    秦绾一眼扫过去,就觉得挺眼生的,再看她们拘谨的模样也知道,定然不是最上层的那些名门贵女,便也没多在意,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便道:“于掌柜,本小姐要的东西呢?”

    “大小姐这边请。”于湛笑眯眯地将她引到边上,因为只是取个东西,也没说进雅间这么麻烦,直接就拿出一个锦盒。

    秦绾打开盒盖,只见里面是一块方方正正的羊脂白玉,通体雪白莹润,不带一丝杂色,竟是未经雕琢的石料,更是难得。

    “大小姐,这批玉料是我亲自去采购的,羊脂白玉中心剜出的玉髓料,也就这么一小块。”于湛很自豪地说道。

    “不错。”秦绾也很满意。

    “只是,大小姐不需要雕琢吗?”于湛疑惑道。

    “不用。”秦绾摇摇头,合上盖子,把锦盒交给了荆蓝。

    给皇帝送礼是件技术活儿,既不能送不值钱的小玩意儿,可光是值钱,却也没什么亮点,重要的是心意。所以,秦绾才打算弄快玉料,亲自刻一方印章。

    雕刻的手艺她当然没法跟玉匠大师比,可当初墨临渊训练她的眼力和手腕的发力技巧,也让她练过几年,何况她内力深厚,普通玉匠需要精雕细琢几个月的物件,她几天就能做出来。

    拿了东西,她就告别了于湛,出了明月楼。

    途中还遇见一拨柳家的下人跟她打招呼,置办的是柳碧君的嫁妆。

    这些日子,秦枫倒是经常和柳碧君一起出门看房子,毕竟是将来要自己住的地方,总得是自己喜欢的才最好,所以柳碧君尽管羞涩,但柳夫人也乐见其成。

    反正秦枫的顶头上司是柳长丰,为了自己女儿,自然是睁只眼闭只眼,只要没大事,就爽快地给未来女婿放假。

    当然,随着千秋节临近,礼部的事务越来越多,秦枫也就忙起来了。

    “小姐,时间还早,是去醉白楼喝个早茶吗?”荆蓝问道。

    “去遛马吧,赤焰也在侯府的马厩里憋得够久了,不让它出去跑跑,要是长太胖了,可就白费了一匹汗血宝马了。”秦绾想了想,笑道。

    “那……不如找王爷的白云一起?”荆蓝的眼神亮闪闪的。

    “好啊,它们俩也很久没见了,打扰马谈情说爱不道德。”秦绾点点头。

    没错,赤焰和白云是一公一母,只是……赤焰是公马,白云是母马……

    “小姐说的对!”荆蓝连连点头。

    看着她的背影远去,秦绾也不禁笑得眯起了眼睛。

    这几天没什么大事,难得偷得浮生半日闲,也挺不错的。

    不过,荆蓝先把玉料送回侯府,牵马,再等李暄出门,秦绾也不至于真在大街上等大半个时辰的,便欣然按照荆蓝的提议,去醉白楼喝早茶了。

    这个时间,醉白楼人不多,秦绾原本也是等人,便没有去二楼自己的雅间,只是随意在一楼大堂找了个比较僻静的位置就坐下来。

    朔夜已经很习惯地在她对面坐了,因为秦大小姐不喜欢喝个茶还有侍卫直挺挺地站在身后,好像哪儿来的暴发户似的。

    “哟,这不是……长乐郡主吗?”忽然间,一道身影挡住了光线。

    “世子不给郡主到处求医,倒是有心情逛街?”秦绾一抬头,忍不住叹了口气。

    她只是想偷个懒,不太想动脑子。

    所以……不如直接动手吧?

    “苏神医不是都说了医不好么。”夏泽天一耸肩,不过倒是听不出有什么伤心难过的情绪。

    “……”秦绾沉默,好一会儿才幽幽地开口道,“我说的是,夏小姐前日里从楼梯上滚下去的伤,要是世子不给医,以后可别找上人家茶楼,小本生意不容易的。”

    “……”这回是夏泽天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说起来,世子还不准备回西秦?”秦绾随口问道。

    “马上就是你们陛下的千秋节了,这个时候回去,人家还以为本世子是不想送礼物呢。”夏泽天说着,自顾拉开一把椅子就想坐下来,他的侍卫也去选了旁边的桌子坐。

    “那真是让世子破费了。”秦绾笑眯眯地说着,桌下的脚一抬,踹在夏泽天的椅子腿上,暗劲一吐,顿时把椅子踹得滑行出去。

    夏泽天险些坐个空,也幸亏他下盘功夫稳健,硬生生地稳住身形,才没摔个四脚朝天。

    “哗啦”一声,旁边屁股刚刚沾上椅子的四个侍卫猛地又站了起来,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看着这边。

    朔夜“铮”的一下,青冥剑出鞘半截,冷冷地盯着他们。

    “郡主这是什么意思?”夏泽天也收敛了笑意,脸色有些不好看。

    “抱歉,脚滑了。”秦绾一耸肩,很无辜地说道。

    “……”夏泽天气结。

    “噗——”倒是边上的客人没忍住笑出声来。

    “希望郡主不会再滑一下。”夏泽天抓着椅子放回原位,便要重新坐下。

    朔夜很不悦,这醉白楼里空着这么多座位,我家小姐又没请你坐下,你偏要坐在这里,找茬呢?

    秦绾挑了挑眉,手一扬,茶杯连带着滚烫的茶水朝着夏泽天面门砸过去。

    不过,这回夏泽天明显有了准备,手一抄,顺势接住了茶杯。

    秦绾笑了。

    夏泽天刚想说话,只听“啪”的一声,手里的茶杯四分五裂。

    秦绾继续笑,只是那笑容中明明白白带了三分轻蔑与嘲讽。

    她扔出的杯子上是附了一层阴柔的暗劲的,不会立即发作,却会延迟几秒震碎杯子,而这杯茶却是刚刚煮沸了倒上的,她还没喝过一口,就用来招待夏泽天了。

    夏泽天看看手背上被烫出的一片通红,还有滴滴答答往下滴落的茶水,脸色也彻底阴沉了下来,缓缓地道:“郡主这回可是手滑了?”

    “当然不是。”秦绾仿佛没看到他难看的脸色似的,依旧微笑着吐出一句足以让人气晕的话,“是杯子滑了。”

    “噗嗤——”不远处又传来偷笑声。

    “郡主似乎对本世子很有意见。”夏泽天甩了甩手上的茶水,掏出一块手巾来擦了擦。

    至于那点儿烫伤,比起当初战场上出生入死受的伤来,甚至连受伤都算不上。

    “世子虽然不太讨人喜欢,不过有自知之明也是一个优点。”秦绾煞有其事地点点头。

    于是夏泽天又被噎住了。跟女人斗嘴什么的,他真的不擅长啊。

    然后……不只是茶杯,整壶刚煮开的热水也丢了过来。

    这可是烧得滚烫的铜壶,无论如何夏泽天也不敢徒手去接,只能偏头让过。

    “哐当!”铜壶砸在地上,滚烫的开水流了一地,飞溅的水珠还是溅湿了夏泽天的衣摆。

    “水壶滑了?”夏泽天捏紧了拳头。

    “不,这回真的是本小姐手滑了。”秦绾一脸淡定道。

    “啪!”夏泽天一掌拍在桌面上。

    然而,朔夜比他更快,青冥剑一闪,竟然直接就是要命的招数。

    夏泽天急忙闪过,下一刻,他的侍卫就围了上来。他是西秦战神,战场上所向披靡,但这并不代表他武功就能比朔夜强了。

    “怎么,在东华的土地上,你们居然敢对郡主出手?”朔夜不说话则已,一说话就让人想吐血。

    明明是你们郡主先动手的好吗?也是你先拔剑的好吗?

    “扔出去。”秦绾直接吩咐道。

    “是。”朔夜毫不犹豫地答应。

    “郡主不要太过分。”夏泽天沉声道。

    “本小姐是醉白楼的老板,我家酒楼不想做世子的生意还犯法了不成?丢出去!”秦绾没好气道。

    “不必!”夏泽天一声冷哼,带着侍卫转身走人,却在门口处又停了下来,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才回过头,露出一个讽刺的笑,“不知道郡主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欧阳燕的女人?”

    “嗯?”秦绾一怔,刚转过头来,却见夏泽天已经大步走了出去,这回真是毫不留恋了。

    小二见状,赶紧来收拾地上的狼藉。

    秦绾却微微皱起了眉。

    夏泽天来这里,就是为了跟她说这句话的吗?

    欧阳燕,这个名字她是知道的,师父说过,当初查她的身世的时候,欧阳燕就是那个在她出生前几年就死了的女侠。按理说,应该是和她没有关系的。不过,夏泽天提起欧阳燕又是什么意思?和欧阳慧有没有关系?

    记得,夏泽天和唐少陵交情不差,而唐少陵的母亲,也是姓欧阳的。

    还是说,和欧阳慧没有关系,却和鸣剑山庄有关?那特地来对她说是几个意思?

    一时间,她不禁陷入了沉思。

    ------题外话------

    豪门佳妻之你擒我愿—千丈雪

    纨绔少女vs冷酷腹黑少将,娱乐圈养成系,双c。

    某天,慕二爷难忍她造型。

    “给你三年时间,长发要及腰。”

    三年也毕业了,夏至邪笑抚摸下巴点头道:“据说啪啪时很妖娆。”

    她话刚落下,一个手指弹到她脑门,他狠道:“老师就是这么教育你的?”

    “靠,我班上男生都这样说,不信你去找个长发女人试试……”

    她抚摸额头声音越来越小,瞥慕二爷那阴沉的脸色,她索性乖乖点头道:“嗯,长发及腰,一起妖娆。”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和美女班主任合租〕〔白雅顾凌擎〕〔婚心计,老公轻点〕〔沈娴秦如凉〕〔神医狂妃:邪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