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道圣〕〔兽血青春〕〔冰与火之凛冬已至〕〔最美不过遇见你〕〔元狩〕〔尸加工〕〔特种炊事班〕〔光灵行传〕〔剑逆天穹〕〔五神天尊〕〔混沌归元剑〕〔冥河传承〕〔乡村透视神医〕〔萌宠貂徒:师傅成〕〔星空道尊〕〔王爷闷骚:独爱小〕〔都市狂武医圣〕〔灵武苍穹〕〔命中注定的情缘〕〔包养校草纪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五十三章 报应
    好好的婚事,办得跟个丧事似的。

    秦建云真心觉得自己的涵养极好,才能依旧顶着一张笑脸宴客,直到把最后一名宾客送出门,才彻底阴了脸。

    后院那里,秦绾宣称了夫人病了,不便待客,自己一手操办,反正这里也没人多待见张氏,自然是不在意的,也算是宾主尽欢。

    等到喜宴结束,秦建云才传话说让她去祠堂。

    “走吧,看热闹去。”秦绾大方地一挥手,带上了荆蓝和蝶衣,反正该看的她俩也都看见了,没什么好避讳的了。

    祠堂里,坐在最上首的是老太君,下面是秦建云,张氏收拾整齐了,一身素服,全身上下不见一件钗环地跪在地上。

    这种场合,自然是没有子女出席的份的,只是秦绾好歹是捉奸的那个人,避不开她,也就叫上了。

    老太君看着张氏的目光像是淬了毒一般,让张氏低着头,浑身都在发颤。

    “祖母,爹爹。”秦绾轻轻地叫了一声,就在下首坐了,眼观鼻鼻观心,一言不发。

    暂时,这里没有女儿插嘴的余地,只要安安静静看热闹就够了。

    “建云,这个女人做出这等不知羞耻之事来,你说如何处置?”老太君问道。

    “自然是休了!”秦建云一声冷哼。

    “不,老爷,你不能休了妾身,妾身是被人陷害的!”张氏说着,还死死盯着秦绾,满是怨毒,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指的陷害她的人是谁似的。

    “绾儿,你怎么说?”老太君道。

    “说什么?”秦绾抬头,一脸的无辜,“说,我没有陷害母亲?”

    “胡闹!”老太君一瞪眼,喝道,“老身是问,你对这事是个什么看法,你母亲是不是当真被人陷害了?”

    就算是老太君,其实也不认为秦绾能把张氏和端王凑一块儿去,这对她有什么好处吗?

    “这个么,八成是有哪个寡廉鲜耻的女子想攀上高枝,准备算计端王的,不巧却让母亲生受了吧。”秦绾淡淡地说道。

    她并不介意替张氏分辨几句,反正就算一口咬死张氏勾引端王,怕连秦建云也不信的。张氏已经失节,这才是最重要的,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平心静气地接受这一点。

    就像是江涟漪,其实谁不知道她是被人陷害的?真信她和小和尚通奸的,也就是那些捕风捉影话本子看多了的老百姓了。

    秦建云微微缓和了脸色,显然也同意这个看法。

    “对了,我这个侍女和苏神医接触多了,也略微知两份药性。”秦绾指了指蝶衣,又道,“那屋子里有一股香味,是一种叫做‘春色’的媚药,无需入口,只需打开瓶盖,散发的香味就能让人中招。”

    一句话出口,老太君顿时脸色大变。

    春色?她当然知道。不久之前,就从她手里送出去一瓶。

    老太君一向喜欢贺晚书温顺听话,此刻却不尽心惊,难不成这丫头看上的是端王?听说她半途出去过,该不会是……下了药才发现夫人来了,赶紧离开,才导致了后面发生的事?

    想着,老太君不禁面色发白,整个人都晃了晃。

    “母亲,您还好吧?”秦建云吓了一跳,赶紧扶住老母亲,心下也有些愧悔,真不该为这等肮脏事惊动老母亲的啊。

    “没事。”老太君只觉得舌根都在发苦,却还有苦说不出来。

    她自以为看清了一切,可真要如此,她也不能说出口。

    贺晚书手里的春色是她给的,她还是贺家的女儿,要说不是她指使贺晚书去爬端王的床的,谁信?总不能她直说:我叫晚书去勾引宁王,谁知道她居然自作主张去勾引端王了。

    脸还要不要了?

    这种事一挑明,只怕儿子都要和她有心结了,为了一个已经失节的张氏……不值得。如今之计,也只能牺牲张氏了。

    秦建云又替老太君捶了捶背,见她确实无恙,这才放下了心。

    “老身……还是先回去休息了,这个女人,你看着处理了吧。”老太君也不想再看张氏的眼睛,扶着侍女的手匆匆走了。

    秦建云沉着脸送走老母亲,回头盯着张氏,寒声道:“明日我就写休书与你。”

    “不!老爷,你不能这样,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十八年夫妻啊!”张氏往前一扑,抱着他的腿哭嚎。

    “走开!”秦建云像是甩开什么脏东西似的,一脚踢开她,脸色也更难看了。

    “老爷!”张氏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还想爬回去。

    秦绾一个眼色,蝶衣上前按住了她,手劲微吐,就让她动弹不得。

    “秦绾,你这个贱……”张氏一句话还没说完,蝶衣一指点了她的哑穴。

    “爹爹,女儿以为,休妻,不妥。”秦绾上前道。

    这话一出,就连还在拼命挣扎的张氏都愣住了,呆呆地看着她。

    “怎么不妥?”秦建云黑线,难道他能当这事没发生过吗?

    “爹爹,你也听见母亲……”秦绾道。

    “别叫她母亲,她不配!”秦建云怒道。

    “是。”秦绾从善如流地改口道,“张氏那张嘴,爹爹您也听见了,要是休了她,她回到张家,说什么败坏安国侯府名声的事,却如何是好?”

    “这……”秦建云顿时说不出话来。

    许久,他才问道:“那依你之见,怎么办?”

    “张氏失心疯了,爹爹宅心仁厚,依旧愿意养她一辈子,想必张家也没什么话好说了吧?”秦绾一耸肩,轻描淡写道。

    张氏闻言,猛地抬头,看着她的眼神凶狠无比。

    秦建云还在低头沉思,没注意这边,秦绾微微一笑,朝张氏露出一个嘲讽的表情。

    你不是说秦家大小姐有疯病吗?害得一个如花少女在小院里关了一辈子,郁郁而终。而她既然占了这个壳子,总要替她报个仇的。

    所以……九泉之下的秦大小姐,我让害你的张氏后半辈子过和你一样的日子好不好?

    至于另一个害你的秦珍……秦绾一耸肩,算算时间现在应该是洞房花烛了,就是不知道,那两人吐完了没有?

    放心,秦珍将来的日子绝对是精彩无比,你在下面,没事就可以看看端王府的好戏的。

    而秦桦和秦珠,当时年纪还小,也没什么城府,张氏并没有告诉过他们自己的手段,只是习惯性地欺负一下疯了的姐姐,虽然可恶,却也罪不至死,若是他们识相,她教训完之后,倒也不是不可以留他们一命。

    当然,旧账归旧账,新账归新账,她替原主的报仇是到此为止,不过秦桦和秦珠要是还不知死活来招惹她,就没那么好过了。

    “就按你说的办吧,张氏疯了,明天把她关进院子里,派人看守。”秦建云道。

    “是。”秦绾点头。

    秦建云没说是哪个“院子”,但谁都知道他说的是哪个——秦绾曾经住了十几年的那个。

    “不过,女儿明年就要出阁了,几个姨娘又扶不起来,中馈怎么办?”秦绾问道。

    秦建云一时也哑口无言。当然不止是中馈那么简单,不然随便找个老实的姨娘,按部就班,也没什么大事。最重要的是,妾是没有诰命的,如何参加那些贵妇人之间的交际?就像是要办个宴会,没有女主人,怎么招呼女客?让一个妾出面?安国侯府不要脸,客人们还要脸呢!

    “爹爹反正还年轻,再娶个母亲也无妨的。”秦绾笑道。

    “这……”被女儿这么说,秦建云也不禁老脸一红,但还真有几分心动。只是……要娶妻的话,自然要把张氏贬为侧室,张氏都疯了,想必也没人反对,张家那边,张氏失节,量他们也不敢反对。然而,一旦把张氏贬为侧室,那秦珍秦桦秦珠三个顿时就变成了庶出,将来安国侯的爵位怎么办?

    “爹爹不用担心。”秦绾知道他的想法,一声轻笑道,“爹爹又不老,再生几个嫡子没有问题的。就算没有,或者爹爹依旧属意二弟继承爵位,到时候将二弟记在新夫人名下不就得了。”

    “绾儿说的是。”秦建云顿时恍然大悟。嫡子这东西,只要有个嫡母就行了,不是张氏,换成别人也无妨的。这点面子,皇家还是会给他这个功臣的。

    秦绾笑眯眯地看着他,反正……将来新夫人愿不愿意认下秦桦就不关自己的事了,不过,想必是不愿的,谁不盼着自己生个嫡子?若非到了实在绝望的时候,是不可能愿意养别人的孩子的。

    尤其,秦桦这都几岁了,养也是养不熟的,真要养,还不如秦榆呢,年纪小,性子也弱,生母更没有存在感。

    “那么,绾儿就把张氏送过去吧。”秦建云也是要找母亲商量一下这事,何况,女儿身边的侍女一看就是会武功的,处理起张氏来轻松愉快。毕竟,总不能让侍卫来接手啊,普通的侍女,张氏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还真未必拿得住,传扬出去怎么办!

    “爹爹慢走。”秦绾笑着挥挥手。

    直到祠堂里只剩下她和张氏,以及两个侍女,秦绾这才挥手,让蝶衣解开她的穴道,也警告了一句:“你要是再鬼哭狼嚎,这回就让你哑一辈子!”

    张氏张了张嘴,终于没有再出声,只是怨毒地盯着她。

    “这才对嘛。”秦绾满意地点点头,又坐了下来。

    张氏不傻,她很清楚,秦建云都不在,无论她怎么对秦绾哭都是没有用的,反而让对方更得意。何况,她绝对不信今天她的遭遇和秦绾无关!

    “夫人信不信,这世上是有因果报应的?”秦绾问道。

    “你到底是谁?你怎么可能是秦绾!”张氏咬牙切齿道。

    那个女人,从未受过教育,不学无术,胸无城府,怎么可能是面前这个淡定优雅,一肚子算计的女子?

    “我如果说,我死过一次,你信不信?”秦绾问道。

    张氏一怔,随即打了个寒颤,眼中也浮现起一抹恐惧。

    “所以,那个小院里,也许还有个徘徊不去的冤魂,在等着和夫人作伴哟。”秦绾凑过去,笑眯眯地说道。

    “不要!”张氏一声尖叫。

    “父亲下的命令,做女儿的可不好违抗啊。”秦绾一摊手,又道,“反正小院里什么都有,我看夫人也不用收拾了,今天晚上就直接搬过去吧,还让夫人的贴身侍女伺候便是。”

    张氏身边的聆音,借着主子的威势,以前可没少欺负过可怜的秦绾,何况,身为忠仆,自然是要和主子患难与共了。

    “你会有报应的!”张氏道。

    “我确实是相信报应的。”秦绾坦然点头,顿了顿,又道,“对了,今天可是二妹的洞房花烛夜,就是不知道,刚刚看见夫君和亲娘上床,会不会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你!”提起这个,张氏又是心里一痛,珍儿……

    “另外,夫人不是一直想知道端王怎么了嘛。”秦绾一摊手,又笑道,“其实很简单,端王在古县中了一箭,不行了嘛,宫里几位着急,多赐几个侍妾也是为了二妹好啊,万一新婚之夜无法洞房,二妹脸上也不好看是不是?不过,没想到还是夫人厉害,这么多年轻美貌的侍妾都治不好端王的毛病,夫人一出马,立知有没有!说起来,二妹还要好好谢谢夫人呢?为了医治女婿的隐疾,连自己的身子都搭上了。”

    “噗——”张氏气急攻心,终于喷出一口血,昏死过去。

    要说原来她是为了博同情才不施脂粉,刻意让脸色苍白的,那这会儿这口精血一吐,她整个人都一下子衰败下来,脸上也是彻底不见一丝血色了。

    一口心头精血,哪怕是精心调养着,至少也是十年寿命。何况,以后张氏想调养也难了。

    “这就气昏了?真无趣。”秦绾一耸肩。

    “到底是个养尊处优的内宅妇人,怎么能和小姐比。”荆蓝一脸的不屑。

    “蝶衣,把她扔到小院去,记住,要她再也开不了口。”秦绾冷声道。

    蝶衣上前抓住张氏的衣领,像是拖死狗一样把人拖了出去。

    “明天一早,怕是得到了消息的二少爷和三小姐要来闹。”荆蓝提醒道。

    “闹吧,这次可是父亲和祖母都要张氏死,就凭他们,翻不出花样来的。”秦绾一声嗤笑,又叹息道,“可惜了,看不见洞房花烛夜,其实本小姐还真是挺期待他们俩今晚怎么洞房的。”

    “那……小姐要不要去看热闹?”荆蓝兴致勃勃地提议道。

    秦绾看了她一眼,随即,主仆两人相视一笑。

    这个晚上,安国侯府注定是不平静的。

    秦绾带着荆蓝回房,换了身深色的便于行动的衣服就悄悄翻墙出了侯府,趁着夜色向着端王府而去。

    然而,没走多远,就看见空旷的大街中央负手站着一个人,旁边还跟这个侍卫。

    “你怎么来了。”秦绾笑道。

    “有人说,有好戏看,可本王明明什么都没看见。”李暄一挑眉。

    “不信你不知道。”秦绾一笑。

    今晚侯府发生的事,某些人肯定是瞒不过的,不过那几位,都不会往外传谣言便是了。

    比如皇帝,比如宁王。

    “所以,你要负责带我看下半场。”李暄笑眯眯地道。

    “王爷,这么八卦好吗?”秦绾无语。

    “挺好的。”李暄一脸诚恳地回答。

    “那就走吧。”秦绾无奈。

    莫问和荆蓝对望了一眼,赶紧跟上了自家的主子。

    端王府里,宾客也已经散场,下人们正在收拾一片狼藉的大厅。

    他们几个武功高强,踩着房顶,轻轻松松就越过了守卫,直入后院。

    新房也挺好认的,布置得最富丽堂皇的那间便是了。

    秦绾挥手示意莫问和荆蓝在外面把风,随即和李暄上了房顶。

    毕竟,秦珍也罢了,端王武功不弱,人多了,被察觉了的话就太尴尬了。

    悄悄掀开一片瓦片,就听见里面传来痛哭声。

    好吧,秦绾一耸肩,哭成这样,端王肯定是不在。

    “小姐您别哭了,一会儿王爷过来就不好……哎呀,我的好小姐,您怎么自个儿把盖头给掀了呢?这不吉利啊。”彩霞急得团团转。

    陪嫁的侍女中,只有她隐约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以被秦珍留着贴身伺候,至少,彩霞能明白一半她为什么要哭。至于另外一半……和夫君上床的人居然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不用任何人警告,她就知道要烂在肚子里,谁都不能说了。这事传扬出去,固然张氏要死,安国侯府蒙羞,但最大的那个笑柄绝对是她秦珍,甚至能超越了前太子妃江涟漪了。

    “他不会来的。”秦珍抹着眼泪,睁着一双肿成核桃的眼睛,一脸的悲哀。

    她那么爱李钧,也接受不了,何况李钧原本就对她没多少爱情呢。若是没有这件事,或许洞房花烛夜也就平平淡淡地过了,可如今……一想起那一幕,她就想吐!

    “小姐怎么这么命苦啊。”彩霞哭道,“也不知道是哪个贱人勾了王爷去,这才新婚呢,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陪嫁丫头的命运都要靠着自家小姐,不管是给姑爷作通房,还是配给王府的管事,都得要小姐自己压得住才行,要是小姐都这样了,她们还有什么将来?

    原本被夫人选出来给二小姐做陪嫁,不知道侯府有多少丫鬟羡慕她们,遗憾自己没被选上,如今看来,居然还是当初被夫人当成弃子一般送去碧澜轩的夏莲等人更有前途。

    秦珍的脸色很僵硬,嘴里直发苦,好半天,才从牙缝里狠狠地蹦出两个字:“秦绾!”

    “大小姐?”彩霞惊讶道,随即又茫然了,这从头到尾,关大小姐什么事?

    秦珍咬牙不语,就算当时热血上涌昏了头,过后被压上花轿,一路上她也就想明白了,就算不知道秦绾是怎么做到的,但这天的事,绝对是秦绾安排的,为的就是报复她们母女!

    “唉……”耳边掠过一丝悠悠的叹息。

    “谁?”秦珍一惊,厉声喝道。

    “小姐?”彩霞被她吓了一跳。小姐……该不会是伤心过度,魔怔了吧?

    “有人,明明有人的。”秦珍抓着她的手喊道。

    “小姐,没有人啊,真的没有。”彩霞都快哭出来了。

    就在这时,彩霞忽的一声闷哼,一言不发地昏倒在地。

    “是谁?出来!”秦珍慌乱地四处看看,拿起一支龙凤烛,火焰朝着大门。

    “唉,这还是我那个端庄贤淑,温柔大方的二妹吗?”幽幽的声音却从窗口传来。

    秦珍猛地转身,龙凤烛的火焰在空中画出一道红光。

    只见秦绾一身劲装,曲起一条腿,姿态优雅地坐在敞开的窗台上,手里居然拿着一袋零食,空气中隐约飘过蜜饯的甜香味。

    “你怎么来的?”秦珍道。

    “走进来的。”秦绾一耸肩,拿了一块苹果干放进嘴里,看着她又道,“我说,能不能把你手上那玩意儿放下?别弄得我好像是偷香窃玉的采花大盗,你要誓死保卫贞操似的。”

    秦珍虽然恨极了眼前的人,但听到这句话也不禁抽了抽嘴角,慢慢地把龙凤烛放回原处。

    一来,她不认为秦绾会直接杀了她,二来,如果秦绾要杀她,别说一支烛台,就算给她一柄神兵利器也是白搭。

    “这才乖。”秦绾笑眯眯地点点头。

    “你来干什么?看我笑话?”秦珍冷笑道。

    “是的。”秦绾坦然点点头。

    “……”秦珍无言。

    秦绾如此坦白,她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好一会儿,她才问道:“是你陷害我娘?”

    “说陷害……太过了吧。”秦绾笑笑道,“药是祖母给的,下药的人是祖母找的,关我什么事?”

    “不可能!”秦珍脱口而出。

    祖母……祖母怎么会如此对待娘亲和她!

    不对,老太君确实说过,想让贺晚书进宁王府,让秦瑶进端王府,也好帮忙固宠,不过她拒绝了之后,祖母也没再提起过这件事。难道是祖母依旧打着这个主意?也不对,今天中途离开的不是秦瑶,是贺晚书!

    而且,贺晚书回来的时候神态轻松,完全不像是想去勾引端王的模样……要说贺晚书敢给端王和母亲下春药,打死她都不信!

    “信不信由你。”秦绾笑眯眯地说了一句,顿了顿,又补充道,“祖母老了,一个深宅妇人,能影响多大事?要说父亲,我对父亲的影响力绝不弱于祖母,而我还很年轻。你说,贺家会怎么选?”

    秦珍闻言,像是见了鬼似的瞪着她。

    秦绾继续笑,虽说现在还只是贺晚书,但明天就是整个贺家了,他们也没第二条路可走了,再说,她这条路,既不是死路,也不是泥泞难行,反而是一条康庄大道。贺家又不傻,为什么不走?

    老太君,不过是一个出嫁的姑奶奶罢了,若是帮衬不了娘家,谁还理她!

    “你不怕我说出去?”秦珍说完,心头却一凛,秦绾告诉她这些,该不会是有灭口的打算了吧?

    “想什么呢,我怎么会杀自己的亲妹妹。”秦绾失笑道,“只是,二妹可要想清楚了,今天的事一旦透露出去,端王府和安国侯府都颜面扫地,你以为……我不杀你,你就有好日子过?陛下的雷霆之怒你消受不起,就连爹爹……如果爹爹彻底放弃了你,你就连拉拢安国侯府这点最后的利用价值都没有了,那么……太子和端王会让你活着占据着端王妃的位置?”

    “杀了我,岂不是更和安国侯府成了死仇?我毕竟是爹爹的亲生女儿!”秦珍咬牙道。

    “哪有人杀你?”秦绾一脸诧异地看着她,“端王妃病逝,端王哀痛不已,迎娶安国侯府三小姐为继妃,不是一样可以拉拢安国侯府?”

    “你!”秦珍气急。

    “对了,还有一点,就算你说这是我陷害的,也不会有人信的。”秦绾最后提醒道,“诽谤朝廷郡主是要坐牢的,古县有个女匪,刚刚才放出去呢。”

    秦珍死死地盯着她,只觉得咽喉隐隐传来一丝腥甜的味道。

    还不吐血?这个心理素质可比张氏强啊……秦绾耸耸肩,叹了口气道:“还有,毕竟你是张氏的女儿,还是告诉你一声吧。张氏得了失心疯,被爹爹关进小院了——对,就是姐姐我住过的那个小院。爹爹如今正在和祖母商量,给我们找个什么样的继母呢。”

    “你说什么?”秦珍失声道。

    “所以,你、秦桦、秦珠……现在都变成庶出了。”秦绾微笑道。

    “噗——”秦珍再也忍不住,终于喷出一口血来。

    果然,还是事关自己的利益才会痛苦,嫡女变庶女,就是不知道端王听到这个消息,会不会顺便把秦珍也贬为侧妃?

    “好了,我走了,二妹,就好好做你的端王妃吧。也不知……还能做几天?”秦绾吃完蜜饯,随手丢了纸袋,拍拍双手,翻下了窗子。

    秦珍背靠着墙壁,身子慢慢滑落,最后跌坐在地上,脸上一片失神。

    报复,这绝对是秦绾的报复!

    然而,自己现在,还能如何?

    看着嫁衣上鲜红的血迹,还有几处不明的污迹,她不由得一声惨笑。

    果然是报应啊!

    “出完气了?”出了端王府,李暄很顺手牵上秦绾的手。

    “不算吧,就是完成一件事。”秦绾摇摇头。

    重生的第一天,她就对自己说过,会替真正的秦绾报仇,今天终于做完了这件事,倒也说不上高不高兴。毕竟,她本人和张氏母女真没那么大血海深仇的,张氏和她的几个子女的挑衅,在习惯了谋算怎么扳倒一个皇子,怎么谋夺一支军权的秦绾眼里,连小儿科都算不上。

    真正跟她有仇的,是李钰,连端王和江涟漪都不太够得上,他们最多也就是个帮凶罢了。

    “我刚刚去看了一眼李钧。”李暄忽然道。

    “他去干嘛了?”秦绾随口问道。

    “……”李暄的表情都抽搐了一下才道,“他去后院随便找了个侍妾,然后……才脱衣服,就吐得稀里哗啦的。”

    “……”秦绾扶额,眼睛里却闪着小星星,“然后呢?”

    “然后,那侍妾就被拉出去杖毙了。”李暄道。

    “我比较好奇,他现在还行不行?”秦绾摸着下巴道。

    “就算行,难道他要一边吐,一边上女人吗?”李暄无语道。

    “不上女人,可以上男人呀。”秦绾一脸的理所当然,“就算真不行,至少还可以被男人上嘛。”

    “……”连李暄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的话了。所以说,你把雄娘子送给了端王?要不要这么贴心的大姨子!

    后面跟着的荆蓝和莫问互望了一眼,默默抹汗。

    大小姐……真心强大!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贴心萌宝荒唐爹〕〔呆萌小青梅,竹马〕〔快穿之恶女驯夫记〕〔婚心动魄:神秘人〕〔霍长渊林宛白〕〔落魄佳人千金难换〕〔人间极乐〕〔黑帝1001度蜜爱:〕〔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