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瑶光女仙〕〔魅王宠妻:鬼医纨〕〔师父又掉线了〕〔重生之天尸有毒〕〔逆天九小姐:帝尊〕〔盛世权宠〕〔人魅〕〔抗日之绝地土匪〕〔大红棺〕〔我在都市炼神器〕〔穿越之败家福晋〕〔总统蜜蜜宠:影后〕〔重生之再造未来〕〔怪谈电台〕〔深夜冥品店〕〔重生家中宝〕〔重生之至尊仙帝〕〔皇后保卫战〕〔吸金萌宝:天才儿〕〔师道成圣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五十一章 走向悲剧的端王
    “晚上羊肉面喜欢什么口味的?”李暄头也不回,像是没听到似的,又把第二盘蟹肉放到秦绾面前。

    “多放辣椒,最好有朝天椒!”秦绾不假思索道。

    “吃这么辣?”李暄怔了怔。

    “怎么,王爷不能吃辣?”秦绾斜睨他,眼波流转。

    “……”李暄顿了一下才答道,“倒也不是不能吃。”

    “好吧,羊肉面我还是会做的,晚上我来。”秦绾道。

    “你确定?”李暄怀疑地看着她。

    虽然他不介意吃口味奇特的羊肉面,可是想起之前秦绾做饭做出来的半桌烧烤半桌汤,他就有些无语。

    面……能算是汤吗?好吧,把面条放进汤里煮,和煮汤差不多,总不至于做出太诡异的口味来。只是,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

    “好吧,让你家厨子替我把面条先擀好。”秦绾想了想道。

    “噗——”李暄也没忍住笑了。

    “秦绾!你是当本妃不存在吗?”边上被他们无视了许久的人终于怒了。

    被指名道姓了,秦绾终于抬了抬头,却道:“这位……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只是本小姐从来不知道,侍妾能自称‘本妃’的,你还当自己是太子妃呢?”

    “你!”大庭广众之下被戳了最痛的地方,江涟漪气得脸色发白。

    秦绾耸耸肩,很无辜。她今天心情挺好,原本不想理会这些渣渣,只是渣渣自己要送上门来找虐,她也不介意出出气的。

    “太子怎么回事,居然带个侍妾出门,还放出来乱咬人。”李暄皱了皱眉,对于江涟漪打扰了他们的好气氛很是不悦。

    再左右看看,居然不见李钰,就更古怪了。总不能是江涟漪一个人来爬小燕山吧?

    不过,没过多久,通往山下的山道就出现了李钰和白莲的身影。

    “主人来了。”秦绾一耸肩。

    “你才是狗!”江涟漪气急道。

    “闭嘴!”上到山顶就听到这么一句话的李钰顿时就黑了脸。

    本来他是想趁着重阳登高的机会,和江涟漪缓和一下关系,毕竟……要他去宠幸一个被别的男人上过的女人,他实在是做不到。谁知道,还在路上,江涟漪就和白莲起了口角——在他看来,明明就是江涟漪无理取闹。然而,他才说一句呢,这女人就负气而走,他又不能丢下柔弱还怀孕的白莲去追,就落下了一段距离。

    可是,就这么一会儿工夫,江涟漪就又给他惹了个大麻烦!就知道不该一时心软带她出门,之前沿途被一路诡异的目光洗礼就已经让他窝了一肚子火气了。

    “殿下,她骂我!”江涟漪指着秦绾委屈道。

    “别说没骂你,就算骂了又怎么样?”秦绾慢条斯理地用丝巾擦了手,抬起头,一脸轻蔑道,“我堂堂御封的郡主,骂不得太子府区区一个侍妾?”

    李钰扶额苦笑。

    秦绾这话虽是对着江涟漪说的,可眼角的余光分明是在看他。

    前些日子,端王才从云州带回了冷卓然举荐给父皇,只是冷卓然毕竟身份特殊,一时没有公开,也就是有这举荐之功,父皇才没有对李钧在云州的过失做出处罚,还有赏赐安抚。

    冷卓然,这是秦绾给他的诚意,断然不能被江涟漪这个蠢女人给破坏了!

    “殿下,你就让她这么欺负我?”江涟漪拉着李钰的手臂撒娇。

    李钰下意识地全身一僵,有些不自在地抽出了手。

    江涟漪低头,看看自己空空的手,不由得怔住了。

    原来,他已经连被自己碰到都嫌脏了吗?

    “行了,孤在含光寺定了素斋,再不下山就晚了。”李钰说道。

    “哦。”江涟漪应了一声,整个人充满了压抑的死气,仿佛之前的那种嚣张劲儿一下子就不见了。

    “表哥,表嫂,打扰了。”白莲上前,笑盈盈地行礼。

    最近她的日子过得极为舒心,气色自然更好,倒是很有了几分太子妃的做派。

    李暄不置可否,却也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听到了。

    “有身子的人了,多歇着便是。”秦绾微笑道。

    “多谢表嫂关心,只是月份还小,太医也说需得适当活动,难得重阳,便央着殿下来登山了。”白莲说着,看了李钰一眼,脸上满是爱慕。

    秦绾心里暗叹,李钰哄女人的手段确实不错,白莲现在是整个心都在他身上了。若非白莲还记得自己肚子里这个始终是庶子,需要宁王府的支持,这枚棋子还好不好用就难说了。

    “太子有心了。”李暄终于开口道。

    “莲儿很好。”李钰给了白莲一个赞赏的眼神,脸上也堆起了笑容。

    人,果然是要有对比才知道好赖。不说以前的欧阳慧多贴心多能干,就是白莲,温柔大方不说,处理中馈也没有差错,还知道帮他拉拢娘家势力,怎么看都比江涟漪好得多。

    只可惜,凌从威拒绝了他的暗示,把女儿许给了一个年轻有前途的部下,让他未免有些遗憾。

    如今京城未嫁的贵女虽然还有不少,但要选一个合适的太子妃,却也不太容易了。

    他倒是看上了梅夕影,毕竟,梅家虽然没落,但梅夕影却是皇后义女,与舞阳公主亲如姐妹,娶了她,皇后无子,多半就会支持他了。皇后到底占着正统的名义,何况皇后身后还有一个晋国公府。

    然而,梅家不知道为什么,接了他的暗示后,犹豫几日,最终还是婉拒了。

    李钰知道在这期间梅夕影曾经出宫回府,所以……并非梅家不愿,而是梅夕影本人不同意。梅家没落,最出息的就是这个嫡长女了,显然是不敢违拗她的意思的。

    “本王差人送了些燕窝到太子府上,莲儿记得吃。”李暄道。

    “谢谢表哥。”白莲喜道。

    李钰也赶紧跟着道谢。

    太子府当然不缺燕窝,白莲就是想一日三餐拿血燕当饭吃都没有问题,但李暄送来的,那是宁王府的态度。

    江涟漪看得碍眼,脸色都几乎扭曲了,实在忍不住哭道:“我不如直接从这里跳下去算了!”

    “莲儿,改日空了我请姬夫人给你列一张食物禁忌的单子。”秦绾根本就不理会江涟漪发疯。

    李钰倒是有些担忧,可见到秦绾微微摇头,又把话咽了回去。

    白莲更加不会管江涟漪死不死的,喜滋滋地再次道谢。

    秦绾微微冷笑,出了这种事,若是江涟漪真的想死,只怕当场就撞墙了,既然当初连皇帝下旨将她贬为侍妾永不晋位都没去死,现在就更不会去死了。

    说到底,江涟漪根本就没有自杀的勇气,哪怕是思忘崖下明知有张网能接着自己不会死,她也一样不敢跳!

    当然,不能过分挤兑她,原本就是没什么脑子的人,万一头脑一热,当真跳下去了也是个麻烦。也不能去安慰她,尤其是李钰,一安慰,她觉得威胁有用,就更加变本加厉。所以,冷处理就是最好的。

    江涟漪见自己说要跳崖自杀,居然也没有一个人理会的,更觉得脸上下不来,旁人说话时往这边看一眼,都觉得人家是在说自己的坏话。隔了一会儿,终于一跺脚,往山下跑去。

    “殿下不去追?”秦绾漫声道。

    “……”李钰犹豫了一下,还是笑道,“山下有侍卫,不会出事的,我陪莲儿慢慢走下去。”

    “含光寺的素斋不等人,殿下别晚了。”李暄淡然道。

    “皇叔祖,我们告辞了。”李钰知道他是逐客的意思,赶紧拉着白莲告辞了。

    “太子……够辛苦的。”秦绾“啧啧”两声,继续吃蟹肉,一边道,“所以说,女人多了就是麻烦。”

    “放心,本王只要你一个就够。”李暄又倒满了酒杯,“吃蟹要配菊花酒,能解寒凉。”

    “知道了。”秦绾笑眯眯地端起酒杯,与他一碰杯。

    陆续又有人到达山顶,不过看到这一幕,也不会有人不识相地过来打扰——这种时候插足人家小两口培养感情,这是想走关系刷好感呢,还是欠抽找茬呢?

    当然,花了大价钱在含光寺买了素斋的人不少都要失望了,因为宁王殿下是来野炊的,根本就没有吃素斋的打算。不过好在还有一个太子,这钱花得也不算是太不值吧。

    吃完午餐,两人又旧地重游了一番,甚至去看了看当初躲避追兵的那个山洞,等下山时已经是黄昏了。

    晚餐的羊肉面是秦绾做的。

    不过,羊骨汤是从昨天晚上开始就熬着的,鲜香四溢,面条也是新鲜擀好的,细白可爱,秦绾要做的,也就是把面放进汤里烫熟,装碗,再放上熟羊肉片,最后撒上葱花调料。

    李暄看着眼前两碗红彤彤的几乎看不出本来颜色的面条,真心觉得还不如吃烧烤呢。

    正在报告事情的李少游见状,也不禁抹了把汗,同情地看了自家王爷一眼,赶紧往外溜。

    幸好王妃没有请他们一起吃面……至于王爷,反正您就算死在王妃手里也不算冤枉吧!

    “你的口味?”李暄抽了抽嘴角,没有动筷子。

    “很好吃的。”秦绾抬起头来,嘴唇被辣得红彤彤的,但脸上的神色显然很满足,“侯府的饮食偏清淡,朝天椒也不好买。”

    “吃那么辣不好,伤胃。”李暄道,“姬夫人没骂你?”

    “这不是……趁她不在时吃吗?”秦绾一脸的无辜,“也不常吃,没事的。”

    李暄沉默了一下,拿起筷子,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夹起那几乎被染成了红色的面条放进嘴里,然后……就彻底生无可恋了。

    本以为会非常辣,他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毕竟,他也不是完全不能吃辣,只是不习惯吃那么辣而已。所以,哪怕吃进嘴里的是一只完整的朝天椒,他也不会有多意外。然而,事实上是,这碗看起来非常辣的面,其实一点儿都不辣,反而是……酸!非常酸!特别酸!

    这种从辣到酸的巨大落差感,就算是李暄的心理素质,也僵硬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味道不错吧?”秦绾笑眯眯地凑过来。

    李暄面无表情地咽下这酸爽的面条,用筷子拨了拨面汤上浮着的红色,无语道,“这是……西红柿?”

    “是啊!”秦绾理所当然地点头,“吃那么辣,伤胃!”

    尤其是那种平时不怎么吃辣的人,肠胃更加接受不了这种刺激。

    李暄真哭笑不得了,谁叫秦绾那碗面实在辣味太冲鼻,西红柿淡淡的酸味完全被掩盖了,这看起来血红一片,谁知道竟然不是辣椒?

    于是,当李少游再次抱着李暄指明要的公文进来时,就更加惊悚了。

    王爷和郡主……吃得好欢快啊!

    王爷,您真是在用生命追求王妃啊!

    当然,无论是李暄还是秦绾,似乎都忘了一件事。

    就算以前的欧阳慧喜欢吃辣,但秦绾现在的这具身体却是从未接触过辣椒这玩意儿的,就算她习惯吃辣,这身体的肠胃也是接受不了的……

    于是,当夜安国侯府急招太医,秦大小姐突然腹痛如绞,偏偏……她专用的那个大夫还在云州治瘟疫!

    兵荒马乱后,诊断结果是……吃坏肚子了。

    于是,在蝶衣和荆蓝的监督下,秦绾为了一时的口腹之欲,被迫吃了三天清粥小菜,王府送来的蜜饯还能放放,不过那两篓张牙舞爪的螃蟹却放不住,只能是拿了一些给父亲和大哥,然后剩下的煮了,整个碧澜轩的人都沾了光,只有秦大小姐无语问苍天。

    还是荆蓝传来了李暄的话,下回贡品到时还给她留最好的,才让她心情好点。

    不过,借口生病,她大大方方躲在自己院子里,晒妆那日也没给秦珍去撑场面,只让荆蓝随手送了添妆过去。一只金钗,作为添妆是很贵重了,不过众人都知道,秦大小姐不差钱,而且,秦大小姐最喜欢的其实是玉器。

    随手送支金钗,哪怕是辉耀阁出品的,显然也没多上心。

    张氏也气得牙痒痒的,再想起库房里堆着的那些珍宝,就更加肉痛了。而雪上加霜的是,侯爷看过了珍儿的嫁妆,顺口就说,秦绾最迟明年春天也要出阁了,让她把清河公主的嫁妆整理出来做个交接——她是真不知道若是秦绾真拿着原本的嫁妆单子一一仔细比对,那些已经卖出去的东西和挥霍掉的现银她要用什么填补?

    贺晚书和秦瑶作为表妹和堂妹,自然也是要来的。

    秦瑶看着这眼花缭乱的嫁妆送出门,满脸的羡慕,她很清楚自家的情况,自己出嫁的时候,嫁妆能有这十分之一就已经很了不得了。

    贺晚书想得却多些,何况她已经没时间关心嫁妆的问题了,想起前天晚上自己枕边突然多出的字条,她就手心直冒冷汗。

    字条当然是看过就赶紧烧掉了,但那一字一句却紧紧记在了心里。

    她投靠秦绾的时候就知道,肯定会付出一些代价,毕竟大表姐并没有义务要帮她。但是,大表姐让她做的事……倒不是她不愿意,而是,她真的没做过这么大的事,也不知道自己的表现会不会出错,偏生这事她又不敢跟人商量,连贴身丫鬟都不敢说,更别说是母亲了。

    母亲一心想靠姑祖母提携哥哥,肯定不会同意她的做法的。

    “晚书这是怎么了?不高兴?”秦珍问道。

    大喜的日子,她总算也有了个笑容,脸上上了胭脂,倒是看不出来气色不佳。

    相比起上不得台面的秦瑶,秦珍自然也是更看重贺晚书这个表妹的。

    “没事,最近母亲身子不好,有些担心罢了。”贺晚书强笑道。

    “过了这两天,我请太医过去瞧瞧。”秦珍立即道。

    “多谢二表姐。”贺晚书只得道。

    “贺表姐是羡慕珍姐姐的嫁妆了吧。”秦瑶笑道。

    屋里其他几个姑娘都很无语地看了她一眼,这说的不是你自己么?

    “公侯嫡女,自然该有这派头。”贺晚书淡定道。

    贺家虽然也没落了,但毕竟曾经辉煌过,现在总也还是三品世袭将军,但秦家二房……就真的只能呵呵了,若非大房太过给力,这京城哪里还有二房一家人立足的余地?

    秦瑶的娘虽然泼辣,也毕竟是个女人,若非秦建云封侯,那些无赖们都不敢再逼迫,自行退散了,二房早就灰溜溜地逃离京城了。

    秦瑶撇撇嘴,很是无趣。

    她不喜欢贺晚书,明明都是客居侯府的小姐,她还是姓秦的呢,贺晚书不过是个外姓人,可不但老夫人喜欢贺晚书,连下人们都对贺晚书更好。她还是老太君的亲孙女呢,和秦绾秦珍秦珠并没有什么不同,哪里不如一个不姓秦的表小姐了?

    另一边的端王府,刚刚送到的嫁妆摆了一屋子,光华璀璨,引得贺客一阵赞叹。

    尤其,听说这位二小姐的嫁妆几乎都是大小姐打理的,就更加感慨了。

    秦家大小姐理家能力不错啊,前些年传的疯病果然是有内情的吧,可惜当初不够果决,若是直接上门求亲就好了,如今人家已经要成为宁王妃了。

    所以说,果然还是宁亲王眼睛够毒啊!

    按例,府里的侍妾都是可以来参观主母的嫁妆的,于是,目前端王府里唯一一个上了玉牒的庶妃纪如带领着一群莺莺燕燕挤在屋子里,叽叽喳喳的。

    纪如也很嫉妒,纪家富庶,虽说有些违制的珍宝拿不出,但置办一份等值的嫁妆还是没有问题的,可是父亲把她直接送给了端王,别说婚礼了,就是嫁妆,也只匆匆带了一盒银票,其他什么都没有置办。

    不是说银票不好,她也懂父亲的意思,一个人背井离乡,还要在王府里站稳脚跟,没有什么比银票更好使的东西了。然而,一个如花少女,谁没有幻想过十里红妆,手牵良人呢?终究有几分意难平。

    尤其,作为第一个知道端王“那个”了的人,从那之后,端王别说给她一个好脸色了,就连看都不看她一眼,有时她故意去必经之处等他,都会被刻意无视,就好像她就是个什么脏东西似的。

    唯一让纪如庆幸的是,府里其他侍妾也都是如此,听说连未来王妃都被冷落了,这种一视同仁,让纪如保存了几分希望。然而,就这点希望,也在几天前破灭了。

    长乐郡主送了端王一位美人,居然还是个少妇,可偏偏……王爷像是对了眼似的!虽然没有宠幸,可每日都有召见,那种区别待遇,怎么能让她不心惊?

    “王爷。”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侍女的问安。

    纪如赶紧带着一群侍妾行礼,随即,愤怒的眼光就直直射向了李钧身边的人。

    一个残花败柳,居然也好意思跟在王爷身边!

    其实雄娘子现在依旧是一副未嫁少女的装扮,只是……他的年纪怎么也扮不像十五六岁的少女,所以,端王府的人猜测他的来历,最得到认同的就是——寡妇。

    好吧,其实也没错,只不过,不是寡妇,是寡夫。

    雄娘子也很不安。他做梦都没想到,秦紫曦居然是东华的长乐郡主,她的妹夫……是端王,是堂堂一位王爷啊!

    武功被封,还中了毒需要秦绾的解药,加上端王的武功不弱,雄娘子怕死,确实不敢做什么手脚,乖乖地被当成一件礼物送到了端王府。可是,相处这几天,他也看出来了,端王虽然看起来对他有点意思,却是因为他的外表,怎么也看不出端王有喜欢男人的模样啊。还是说,人不可貌相?

    端王府的日子并不难熬,端王长相俊美,就连来为难他的那群侍妾,也都美貌可人,他原本就是个男女通吃的主,荤素不忌,端王府里锦衣玉食,比混江湖好多了,就这么过日子也没什么不好的,反正他也不介意伺候一个男人。然而……他就怕一件事,万一端王发现他是个男人,而端王又不喜欢男人,该不会恼恨自己欺骗他,一气之下就砍了他吧?

    因此,他和李钧相处时,小心翼翼地保持着距离,而不知道为什么,李钧居然也没让他侍寝过。该不会……这位王爷还如此天真地想玩纯情游戏?

    “王爷安好。”纪如咬牙道。

    “行了,你们回去吧。”李钧看见她,就像是吃了一只苍蝇似的腻味。

    “是。”纪如眼眶一红,几乎要哭出来。

    其他侍妾倒也没笑话她,其实,大家都半斤八两,不管是贵妃赐的,还是皇帝皇后赐的,端王殿下……似乎都不怎么感兴趣的模样。

    一行人退去,李钧才舒了口气,但心下又十分别扭。

    都是美人,就是看看也赏心悦目,可自己怎么会看见她们就习惯性作呕呢?倒是……

    他偏过头看了看身边的雄娘子,又有几分疑惑。

    他这么宠爱这个秦绾送的女人,还有个最不可与人说的原因,就是……端王殿下看见女人就想吐,包括未来王妃在内,唯一……看见这个叫绪娘的女人没有任何反应。

    该不会,他是真的爱上了一个出身低贱的寡妇?

    想到这里,李钧的脸都绿了。

    他虽然挺喜欢这个绪娘,不过,也就是玩玩罢了,真要惹上一个出身如此低贱的女人,就枉为皇族子弟了!

    “恭喜王爷,即将迎娶王妃了。”雄娘子是真心恭喜。

    不管怎么说,娶了王妃,最近一段日子,端王总不会想起他来的。

    有锦衣玉食荣华富贵,还有那么多美女可看可摸,这日子才是最舒心的。最好……端王将他完全忘在王府的角落里,只要那个秦紫曦……别再想起他了就好。

    “阿嚏!”此刻,被他惦记着的秦绾正在喝药。

    继吃坏了肚子之后,秦绾很悲催地……着凉了。虽然不严重,但太医还是开了药,让侍女看着她喝下去,还不准出门,以免病情反复,出席不了明天的大婚仪式。

    秦绾其实很想说,不去就不去,不过再想想一手编排的剧本,还是叹了口气。

    可惜执剑还在南疆,要不然,这么好玩的事肯定少不了他一份。

    “小姐别郁闷了。”荆蓝收拾了空碗,笑眯眯地拿来一叠蜜饯,“王府送来的,刚刚才做好的,新鲜着呢。”

    秦绾随手捏了一块杏脯吃了,冲去嘴里苦涩的药味,又叹了口气。

    “对了。侯爷把二少爷放出来了。”荆蓝又道。

    “正常。”秦绾毫不意外。

    虽说春杏事件后,秦桦就被秦建云禁了足,除了书院,哪儿都不准去,但明天是她姐姐大喜的日子,作为唯一的胞弟,他得负责背秦珍出门,禁足自然是不合适了。

    “对了,如果只有画像,你能做出一模一样的易容面具吗?”秦绾忽然问道。

    “这个……”荆蓝迟疑了一下才道,“得看画像和真人能有几分相像了,还有肤色,也不太好调整。”

    “王爷……画功如何?”秦绾问道。

    “应该,不错?”荆蓝道。

    秦绾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让她自己画,估计也就能看出来是个人,还是不献丑了,反正李暄也是见过人的,下次就让他画吧。

    “小姐想易容成谁?”荆蓝想了想道,“画像终究和本人有所差别,很难做到一模一样。”

    “欧阳慧,知道吗?”秦绾问道。

    “慧姑娘啊……”荆蓝脸上闪过一丝讶色,又有几分怀念。

    “你认得?”秦绾倒是一愣。

    “曾经远远见过一次,大概是去年初的时候吧。”荆蓝怅然道,“这么厉害的女子,真可惜了。”

    “既然你见过,让你易容成欧阳慧,能有几分相像?”秦绾顿时眼睛一亮,倒是忘记了,荆蓝以前是李暄的暗卫,要说在京城见过她一两次的,也不出奇。

    “现在的记忆还算是深刻,应该能模仿出七八分,就是不知道慧姑娘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胎记之类的,当时距离太远,观察得不够清楚。”荆蓝犹豫道。

    “那没有问题,你做好面具,然后我说,你修改。”秦绾松了口气。

    “是,小姐。”荆蓝答应一声,又疑惑道,“慧姑娘……是小姐的师姐吧?小姐要易容成慧姑娘?”

    “你说,太子殿下看见我会不会被吓死?”秦绾一本正经地问道。

    “太子……难说,不过江侍妾肯定能被吓死。”荆蓝笑道。

    “我们的太子殿下说不信鬼神,本小姐倒是很想知道,当鬼神真的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是信,还是不信呢?”秦绾微微勾起了唇角。

    若是旁人易容成欧阳慧,哪怕外貌一模一样也是不够的。欧阳慧的气质太难模仿。

    但是她不一样,同样的灵魂,只要换回原来那张脸,她就是活生生的欧阳慧,别说李钰了,就算是师父也未必看得出来。

    ------题外话------

    明天大婚,某人某人某人都要倒霉啦,哈哈哈,终于能写到这部分了!早就设计好的剧情,一直没人能跟我分享那种暗搓搓的酸爽啊。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婚心动魄:神秘人〕〔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