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妃当道:摄政王〕〔买个王爷做相公〕〔独家蜜爱:晚安,〕〔我的分身是天神〕〔我送外卖的那些事〕〔最强狂兵〕〔兽血青春〕〔九仙帝皇诀〕〔蹭出个综艺男神〕〔关山重重梦〕〔最强妖孽〕〔荒野的召唤〕〔沧海纪〕〔最穷岛主〕〔火影之最强人类〕〔重生天后辣军嫂〕〔核桃空间通万界〕〔碎星物语〕〔储备粮的逆袭〕〔司徒先生,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四十八章 什么仇什么怨
    “你们……不走了?”秦绾笑得很温柔。

    剩下来的三十余人,多半是无门无派的江湖散人,有些是被庄别离邀请来,碍于颜面不能走,有些是野心勃勃想火中取栗,还有一些……是根本不知道此时此刻自己还能做什么,有点儿茫然了。

    “若是诸位不知道该干什么,我倒是可以指条明路。”秦绾道。

    “姑娘……请说。”一个中年剑客犹豫着说了一句。

    实在是,对于秦绾,他们也不可能叫的出口“前辈”这种称呼,只能称姑娘了。

    “有一批药材正从遏云城运往青岩县,若是诸位无事,不妨护送一程?”秦绾道。

    “请问姑娘……高姓大名?”那剑客问道。

    “小女,秦紫曦。”秦绾微微一笑。

    “原来是高手榜上的秦姑娘?”众人皆惊。

    然后,各自恍然。

    庄别离与南宫廉名震江湖,能做他们的师叔,自然不是无名之辈。然而,之后却震惊了,依稀想起,庄别离和南宫廉出自武神门下,居然有个如此年轻的师叔,难不成……武神墨临渊……依旧健在?

    是了,南宫廉可是说了,奉师祖令啊!

    没多久,剩下的三十余人又走了一半。

    “好吧,就是你们了。”秦绾终于站起身来。

    顾宁上前,想给她介绍一下剩下的人,身为半月山庄少主,也行走江湖多年,这里的人,大半他还是认识的。

    “没必要。”秦绾却是一挥手,阻止了他的话头。

    “姐姐认识他们吗?”顾星霜很天真地问道。

    “不认识。”秦绾毫不犹豫地答道。

    好吧,其实还是有几个认识的,毕竟曾经入英王府之前,她也是在江湖上闯荡过两年的。不过……

    “本小姐没兴趣去记快死的人的名字。”秦绾淡淡地说道。

    “你说什么?”此话一出,顿时有人变色。

    “敬酒不吃的,本小姐也只能请你们喝一杯罚酒了。”秦绾嫣然一笑,从白石上飘然落地,途中又使出了分光化影的身份,一变二,落地后二合一。不得不说,虽然这一招尚未能用在实战中,但用来唬人的效果还真不赖。

    至少,剩下的这十余人,过半脸上都有了惧色。

    “秦姑娘,就算你武功高强,也不能以一人之力将我们都杀了吧。”众人互相看看,出来说话的竟然是个美艳少妇,

    “那是鸳鸯刀夫妇里的雄娘子。”虽然秦绾说过不需要记死人的名字,但顾宁还是说了一句。

    “夫人……”秦绾开口道。

    “不,他是男的,旁边那个才是他的夫人雌郎君。”顾宁扶额。就知道会这样……

    “……”秦绾就算心里再强大,也默默地汗颜了。

    你一个男人穿什么女装,戴什么钗环,用什么女声说话,最过分的是,穿戴起来居然比很多女人还好看!那胸前的两坨肉……是真的么?还有旁边那个什么雌郎君,长得浓眉大眼,五大三粗的,穿着一身男装,谁看得出来你是个女人?还得顾宁提醒了仔细看,才发现……好吧,确实没有喉结,是个女的!

    就算是同一阵营的人,也没人靠近那对夫妻身边。

    被三个漂亮姑娘用这种仿佛看珍稀物种的目光盯着看,正常人都会觉得丢脸的好么?

    “这真是……长知识了。”荆蓝感叹道。

    “哥哥你怎么知道的?”顾星霜好奇地问道。

    顾宁抽了抽嘴角,一脸菜色。

    秦绾原本没在意这个问题,很显然,其他人都是知道的,说明这对夫妻的事并不是什么秘密,那么顾宁知道也没什么大不了。不过,再看见顾宁的表情,她心念一动,顺口说道,“该不会……你被那啥雌郎君调戏了吧?”

    虽说是个女人,但看起来和男人也没什么差别,想想还是挺惊悚的。

    “不是!”顾宁脸一黑。

    “否认这么快?”秦绾看了他一眼,脱口而出,“难不成你是被雄娘子调戏了?”

    “……”顾宁无言,实在是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

    “看来我猜对了。”秦绾怔了怔,差点没笑出声来。

    雄娘子……看起来再美也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啊,也不知道顾宁觉得,被雄娘子调戏和被雌郎君调戏,哪个更悲剧些?

    “不行,姐姐,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啊!”倒是顾星霜小姑娘气得满脸通红,眼中充满凶光。

    就这两个不男不女的怪物,居然敢调戏她哥哥?

    “嗯,我考虑。”秦绾忽的心念一动,上上下下打量了雄娘子一番,脸色极为古怪。

    突然才想起,万一端王真的不行了,岂不是很可怜?毕竟是自己妹夫嘛。不过,眼前的这个……也许不错?

    她的眼光实在太过渗人,就连雄娘子那样习惯了承受异样眼光的人都下意识地打了个冷颤。

    另一边,庄别离和南宫廉越打越远,脚下已经是滚滚襄河。

    南宫廉的武功虽然更高一线,但他留有余地,反而是庄别离招招拼命,一时之间,怕也分不出结果。

    “秦姑娘,若是指望南宫大侠,恐怕是不行的。”雄娘子笑道。

    若不知道他是个男人,这一笑自然极美,然而,此刻给人的感觉就是……隔夜饭都快吐出来了。

    不过,剩下的人至少在这一点上同仇敌忾,也不会有人讽刺他,只是用很不善的眼光看着秦绾。

    至于她身后的三人,顾星霜和那个女孩子都不足为虑,顾宁虽然在高手榜上排名十一,可高手榜毕竟只排四十岁以下的人,别说其他年级大的,就是雄娘子夫妻,一个十五,一个二十一,加起来也足够应付顾宁。

    “再说,姑娘要杀我们,总要有个理由吧?”另外走出来一个中年书生。

    这也是他们不明白的地方,要说他们应庄别离之邀而来就该死?可庄别离自己,按照南宫廉的意思,也是能不杀就不杀,只带回圣山监禁的。

    “理由嘛……”秦绾倒是很认真地想了想才道,“本小姐看你们不顺眼,算不算理由?”

    “噗——”顾星霜直接笑了出来,边笑边道,“其实我也看他们挺不顺眼的,尤其是那两个。”

    说着,她还唯恐人家不知道她说的是谁似的,青葱玉指直直地指着雄娘子。

    “姑娘看我们不顺眼,正好,我们看姑娘也不是很顺眼,谁杀谁……可不一定。”雄娘子娇笑道。

    “你以为,本小姐为什么要跟你们说这么多废话?”秦绾问道。

    “嗯?”雄娘子一愣。

    “自古以来,所谓的反派,十个有九个是死在废话太多上的,明明占了上风,却硬生生葬送了大好的形势。”秦绾继续道。

    “那姐姐还跟他们说那么多话?”顾星霜奇道。

    “我是反派吗?明明他们才是!”秦绾一挑眉,理直气壮。

    “……”顾星霜被噎住了。

    好吧,对面那些人……说话也不少啊。

    “你们要是在本小姐开口说要杀人时就一拥而上呢,还有几分胜机,不过现在嘛……”秦绾一摊手,一脸的遗憾。

    “现在如何?一样可以……”雄娘子一句话还没说完,脸色就变了。

    发现异常的并不止他一个人,之前说话的书生怒道:“你居然下毒?”

    这话一出,众人赶紧运功查视,果然,人人发现自己的经脉凝滞,内力运行不畅,甚至还在一分分消退,尤其越是运功,消退得就更快。

    “我一个人要杀你们这么多人,不下毒……怎么杀?”秦绾反问道。

    “……”众人默然。

    这话说得特么的太有道理了,我们竟然无言以对……无言以对个屁!

    “卑鄙!”雄娘子怒斥道。

    大家确实没想到,秦绾居然会下毒。

    她是武神之徒,南宫廉的小师叔,自然该是堂堂正正,光明磊落。下毒……这种下三滥的手法,居然还是当着南宫廉的面就下毒?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众人就觉得内力已经被耗去了四五成,只怕再拖一会儿,就真要任人宰割了。

    不用人号召,十几人齐齐向着秦绾扑了过去。

    “后退。”秦绾一伸手,拦住了想要帮忙的顾宁。

    “你行吗?”顾宁迟疑道。

    看起来这些人还是有一战之力的,谁知道毒药完全发作要多久,秦绾一人……

    “我不行,难道你行?”秦绾一声冷哼,“看好霜儿,别让她掉一根头发。”

    “……”顾宁无奈,只得拉着跃跃欲试的顾星霜后退。

    沈醉疏说了,听秦绾的,否则……告诉他爹!

    “荆蓝,你也退下。”秦绾再说一句话,阴阳扇就已经出手。

    来得最快的是一个小老头,内力对轻功的影响是最小的。

    秦绾毫不犹豫地与他对了一掌,把人震开后,阴阳扇就架住了双双而来的鸳鸯刀。

    “啊!”猛然间,那小老头一声惨叫,抱着手腕就在地上打起滚来。

    众人原本还心惊这女子功力竟然如此深厚,但看到那小老头露在外面的一截手腕整个都漆黑如墨了,才骇然色变。

    这哪是什么功力高深,分明就是中毒了,而且不是体内那种化功的药物,而是真正立即发作的剧毒!

    “你……”雄娘子看着自己的刀,原本明净的刀身居然染了一抹暗绿,也不禁僵硬了。

    “忘了告诉你们了,本小姐……全身都是毒,衣服,兵器,甚至……吐一口气都是毒。”秦绾巧笑嫣然。

    这一下,众人就更尴尬了,真是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

    上吧,谁知道碰到哪儿就中毒了,不上吧……内力在一分分被化去,不用等到半个时辰,就真的只能任人宰割了。

    “不是吧?”顾星霜搓了搓手臂,心有余悸地嘀咕道,“我刚刚还蹭着秦姐姐,没见中毒呀。”

    顾宁也疑惑,虽然路上就听秦绾说什么,一把迷药把人放倒了再随便杀这种话,但真要下毒哪有这么容易的,在场的哪个不是高手?然而,秦绾这个女人或许就是天生来给人打脸的。

    明明他们也站在秦绾身边,甚至比那些江湖人更近,可他们明明就没有任何中毒的感觉,也不知道那散功的药物是怎么下的?

    “别想了,我们都吃过解药,不会中毒的。”荆蓝低笑了一声。

    “晚餐的那锅汤?”顾宁想了想道。

    “里面丢了一颗苏神医的清毒丹。”荆蓝笑着点点头。

    “轰!”远处猛地传来一声巨响。

    众人下意识地抬头看过去,只见南宫廉一个人站在浅滩中一块露出河面的石头上,却不见了庄别离的身影。

    隔了一会儿,稍远一些的下游处冒出一颗头来,扑腾了几下,又沉了下去,随后,再扑腾几下,再沉,一路向下游漂下去。

    “庄别离……不会游泳?”秦绾抽了抽嘴角,然后看南宫廉。

    庄别离溺水了这是个很明显的事实,南宫廉连下狠手都没有,应该不会狠毒得想要淹死师兄吧?

    “圣山没有河。”南宫廉解释了一句。

    旁人不明白,但秦绾却立即悟了。

    像庄别离这种人,生命里所有的日子都被用来练武了,还嫌时间不够用,哪会特地去学游泳呢。

    要说平时,他轻功高明,只要稍有垫脚之物就能飞渡大河,只要不漂流到海上去,原也不需要会游泳。

    可是……如今他是被南宫廉一掌直接打进襄河的,一时间气息都理不顺,在河里沉浮几趟,就更加爬不上来了。

    “没问题吗?”秦绾指指越漂越远的庄别离。

    “我要带他回圣山,点了穴道背着走太麻烦了,对身体也不好,让他自己走,看住不让他逃走也心烦。”南宫廉挠了挠头。

    众人都无语了,于是你就打算把他淹个半死不活没力气了再弄走?比如丢进马车里这种。

    再想想,似乎秦绾下毒也不是那么难以理解了啊……这师叔侄俩,明明是一样狠毒嘛。

    “漂远了。”秦绾道。

    “哦。”南宫廉看看,施展轻功踩着不时露出水面的石头往下游而去。原本这个地方也是白石滩的一部分,只是襄河水位暴涨才把白石滩淹了一部分,但还是有不少石头露出河面,足以落脚的。之前他们的战斗也是在那上面进行的。

    很快的,南宫廉就追上了呛水的庄别离,俯身一把把人拎了起来。

    “南宫廉,本座迟早杀了你!”*的庄别离吐出一口河水,愤怒地大吼道。

    “哦。”南宫廉手一松,又把人丢回了襄河。

    “南宫廉!”庄别离叫了一声,但随即又呛了几口水,只能拼命扑腾着以保证自己不会很快沉下去。

    “师兄,我看你还挺精神的,还是……再淹一会儿?”南宫廉一脸诚恳地提议。

    “……”众人无语。

    再一次确认,南宫廉……你这个大侠的名号一定是吹出来的吧!

    “你们的对手……似乎是我?”秦绾笑吟吟地提醒。

    “秦姑娘,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没必要赶尽杀绝吧?”蒲苍元也是没走的人之一。

    “往日虽然无怨,近日……嗯,有仇。”秦绾点点头。

    “何仇?”蒲苍元咬牙问道。

    他很确定今天之前从未见过这个女子,要说是因为今晚那一句“你家大人何在”,这里的人却也有不少是根本就没和她说过话的。

    “本小姐刚刚才说过,反派总是会失败,就是因为废话太多了。你确定……还要继续说?”秦绾提醒道。

    蒲苍元脸一黑,他这不是也是没办法了吗?打是死,不打也是死,多说说话,也许还能找到破绽,让自己不死?毕竟,在他看来,秦绾无论如何都没有必须要杀死他们的理由。

    “愿闻其详。”蒲苍元还是说道。

    很显然,其他人也有同样的想法,都站着没动,只虚虚地形成一个包围圈,把秦绾围在当中。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前车之鉴还在地上不住地哀嚎呢,这个女人身上到处是毒,谁也不愿意自己先上。

    “很简单,本小姐本来是可以不来的,好好呆在遏云城,喝喝茶,溜溜鸟,等云州事毕就回家,可就是有你们……”秦绾“哼哼”两声,很不满地道,“你们的存在,给本小姐添了多少麻烦?”

    “就因为这个?”蒲苍元目瞪口呆。

    “不够?”秦绾挑了挑眉。

    “你……”蒲苍元气结。

    当然不够!谁会因为这点事就要杀人?何况说到底他们聚集在这里关她什么事?然而,秦绾那副理直气壮的模样,简直比他们这些要被杀的人都有底气,反而让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责骂她手段卑鄙?刚刚已经骂过了,似乎没用。痛斥她滥杀无辜?嗯,这个可以有,但是……秦姑娘发自内心地认为他们不无辜!

    “后面!”顾宁忽然一声急呼。

    秦绾头也不回,阴阳扇合拢,一根扇骨从自己腋下对着后方射出。

    “啊~”偷袭的书生一声惨叫,被扇骨透胸而过,显然是不活了。

    就算没有顾宁的提醒,秦绾也早有准备,毕竟这些人内力大减之下,连偷袭起码的落地无声都做不到了。

    “说话吸引本小姐的注意力,再让人绕到后面偷袭?手段太低劣了吧。”秦绾笑道。

    蒲苍元的脸色很难看,那人的偷袭真的不是他的主意,只是说出来,对方肯定是不信的。

    “那么,就轮到我了。”秦绾“唰”的一下张开了扇面。

    十五根扇骨,十二条人命。

    能躲过去的,只有蒲苍元和雄娘子夫妻。

    “你……欧阳慧是你什么人?”蒲苍元颤声道。

    “这个么,就与阁下无关了。”秦绾转眼间杀了十余人,脸上的神色却依旧一片淡然。

    荆蓝也很淡定,正忙着从尸体里一根根地把扇骨抽出来,再把上面沾染的血迹擦拭干净。

    蒲苍元的脚步慢慢地往后退,但想起体内的毒,又迟疑了。

    “当~”却是雄娘子手里的刀掉在了地上,整个人都跌坐在地。

    “夫君!”雌郎君赶紧上去扶他。

    “要怎么样你才能不杀我?”雄娘子问道。

    这话一出,别说是顾宁和顾星霜了,就连蒲苍元都一脸的鄙夷。虽说是生死关头,蒲苍元也在一力求生,但是……跪地求饶这种方法,还没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江湖人,江湖死。要是连尊严都丢到别人脚下任人踩了,就算活下来还有什么意思。

    可惜,不是所有人都有他的气节。或者,是因为蒲苍元已经过了天命之年,而雄娘子才不到而立,还没看够这大好的世界,还有更多的遗憾,都比所谓的气节重要。

    秦绾看着他,忽然笑了出来,微微一笑道:“你们夫妻,只能活一个。放心,本小姐绝对说话算话。”

    几人都是一愣,然而,就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雄娘子迅速捡起地上的刀,转身就是一刀。

    “夫……君?”雌郎君低头看看自己胸前直没入柄的刀,临死时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或者,就算在这一刻,她也不相信,雄娘子竟然真的为了自己能活命就杀了她,而且连犹豫一下都没有。

    “别怪我,我不杀你,就是你杀我了,我只是……先下手为强!”雄娘子低声说了一句,却避开了她的目光。

    雌郎君一眨眼,眼角处流下一行清泪,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声音来。

    她想说,我绝对不会杀了你,我们夫妻一体,生同裘,死同穴,来世再续前缘。

    然而,她终究还是默默地闭上了眼睛,什么话都没有说出口。

    没有意义了,说出来,也只是个笑话罢了。

    连秦绾都被雄娘子的果决愣了愣。她看出了这个男人心狠手辣,能为了活命不择手段,但是……本以为他至少会挣扎一下的。

    “她死了,我可以活了吧?”雄娘子丢下手里的刀和尸体,一脸的企盼。

    “姐姐!”顾星霜忍不住叫了一声。这种人……百死不足惜,还不如雌郎君呢!

    “好吧,本小姐……说话算话。”秦绾莞尔,回头用眼神按下顾星霜,给了一个肯定的回答。

    雄娘子闻言,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得回了性命,却更有些茫然了。

    他和雌郎君是同门师兄妹,自幼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才练成了需要心灵相通的鸳鸯刀,要说感情,那自然是深厚的。然而,再深厚的感情,也及不上自己的性命重要!

    师妹,抱歉了,你这么爱我,想必……也是愿意牺牲自己让我活下去的,是吧?

    “无耻!”连蒲苍元都没忍住骂了一句。

    “那么,阁下试试不无耻的活命之法?”秦绾建议道。

    “妖女!要杀便杀,休得多言!”蒲苍元也怒了。

    看这女子的行事,根本就没打算放他们一马,何必自取其辱?像雄娘子那样摇尾乞怜的话,真不如死了算了!

    “本小姐听得见,不用这么大声。”秦绾掏了掏耳朵。

    “呯!”就在这时,一条*的人影砸在她脚下。

    “这回够了?”秦绾抬头道。

    “差不多吧。”南宫廉落在地上趴着装死的庄别离身边,又开始灌酒。他的腰上插着两把剑,一把是他惯用的普通长剑,另一把自然就是含光剑。

    “没死?”秦绾踢了踢庄别离的身体。

    “半死。”南宫廉沉默了一下才道,“我保证,他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江湖上给你添麻烦。”

    “好吧,我饶他一命,看在你份上。”秦绾大方地表示。

    她很清楚,南宫廉和她不一样,对庄别离是有感情的,南宫廉这般往死里折腾庄别离,就是为了让她出够了气之后,能顺手饶了他一条小命。不过,秦绾还真不在乎庄别离的死活,只要他不再出现,那和死了也没有差别,相比较起来,自然是南宫廉值得重视得多。

    南宫廉是大侠,欠下的人情是不会赖账的。

    何况,对于庄别离那样的人来说,在圣山被囚禁一辈子,或许比死了更难受。

    “你留着这人干什么?”南宫廉看了一眼雄娘子,满脸的嫌恶。

    今晚在场的所有人中,他真正有心想灭掉的,也就是这个人妖了。一个大男人喜欢扮作女人那是他自己的爱好,与旁人无忧,可他扮成女人去调戏俊美男子,同时借着扮作女人接近美貌女子猥亵,说出来都让人觉得恶心!

    “有用。”秦绾道。

    “姐姐!”顾星霜跑上来,一脸不满地道,“这种人能有什么用处?人品太差了!”

    “就是!”顾宁也接了一句。

    “你想干嘛?”南宫廉不赞同地看着她。

    “把他送给我妹夫。”秦绾答道。

    “什么?”众人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

    “我打算把他送给我妹夫,这样一来,不管他想要男人还是女人,这家伙不是都能满足需求吗?”秦绾一脸淡定道。

    “……”众人互相看看,都无语抽搐了。

    把雄娘子送给自己妹夫……秦姑娘你和你妹夫,不,你和你妹究竟什么仇什么怨?

    “这主意不错!”南宫廉忽的抚掌大笑。

    顾宁兄妹楞了一下,对望了一眼,这才想起了秦绾的妹夫是谁,不由得也忍俊不禁。

    雄娘子茫然四顾,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

    “既然如此,我就顺便帮小师叔一个忙,把这人也带到遏云城吧。”南宫廉爽快地道。

    “那就麻烦了。”秦绾虽然灵机一动,但也实在没兴趣带着雄娘子上路,南宫廉肯代劳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不过能让这么懒的人主动干这么麻烦的事……南宫大侠,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喜欢看热闹?

    南宫廉也不多说,一手抓着雄娘子,一手抓着庄别离,施展轻功,几个起落就不见踪影了。

    “行了,完事了,我们也走吧。”秦绾道。

    “那他呢?”顾星霜指着蒲苍元奇道。

    地上那个还没毒发身亡的老头也罢了,毒死也就是早晚的事,可蒲苍元还好好地站着呢。

    “小心把你丢下了哦。”秦绾招招手,声音远远传来。

    “姐姐等我啊!”顾星霜一跺脚,也顾不得蒲苍元了,赶紧追上去。杀不杀光什么的,其实她也不是很在乎。

    只剩下蒲苍元一个人站在滔滔襄河之畔,踩着满地月光,明媚而忧伤……

    当然,背景音还有个越来越轻的惨叫声。

    秦绾拍拍小姑娘气鼓鼓的脸颊,笑笑没有解释。

    这里满地的尸体,过后会有官府来收拾,她并不想让自己嗜杀之名传遍江湖,所以这些人的结果也就是失踪而已,当然,蒲苍元也是不能留的。她虽然有点欣赏蒲苍元这个人还算有点骨气,但光凭这些还不足以让她信任他会守口如瓶。

    秦绾,早就过了感情用事的年纪。

    然而,毕竟算是个还看得顺眼的人了,至少能给他一个体面的死法。

    苏青崖的“月光”不见黎明,而如今距离日出,也不过短短一刻钟罢了。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贴心萌宝荒唐爹〕〔呆萌小青梅,竹马〕〔快穿之恶女驯夫记〕〔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婚心动魄:神秘人〕〔霍长渊林宛白〕〔婚心计,老公轻点〕〔人间极乐〕〔黑帝1001度蜜爱:〕〔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