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席的亿万新妻〕〔白狼公孙〕〔放开那个小姐姐〕〔校花的贴身狂医〕〔总有美男想撩我〕〔祸国妖妃不贤淑〕〔最强信仰兑换系统〕〔最强特种兵之龙魂〕〔封神问道行〕〔篮坛超级巨星〕〔大虫子的至尊惩戒〕〔黑科技西游〕〔禁区巨星〕〔这世界的土著好凶〕〔骑士征程〕〔死亡帝君〕〔重生日本高校生〕〔科技翻译家〕〔我的兄弟来自宋朝〕〔诸天投影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四十一章 花样作死的前奏
    京城。

    江涟漪最近的心情像是跳崖似的,急转直下。

    最开始的时候,她确实被白莲膈应得够呛,李钰对她虽然一如既往地很好,但对那个白莲也不差,甚至都不让白莲喝避子汤,她闹过,也回家找爹爹哭诉过,可是效果都不大。

    后来,宁王带着秦绾出京了,白莲在京城失去了靠山,她顿时觉得,这是个收拾白莲的好机会。

    然而,怎么也没想到,白莲这个女人如此精明,宁王前脚一走,她就抱病,从李钰口中讨到了不用前去向太子妃请安,自己关起门来养病的口谕。人家都不在面前出现了,她总不能日日跑去一个侧妃的院子里没事找事?

    要说白莲自己退让,江涟漪也是可以接受的,等病上个一个月半个月的,太子早就不知道把她忘到哪里去了。可是,也不知道白莲用的什么手段,明明她病着,却也总能勾着李钰时不时去她那里坐坐。就算李钰在主院留宿的时候,也会有白莲的侍女来报,说侧妃身上不好了。

    李钰总说去看看就来,可每次一去,就再也没见回来过,只是第二天再跟她说抱歉。

    江涟漪气急,下次便不让他去,头一回,李钰虽然不高兴,但也依了她,谁知第二天就知道侧妃昨夜病得起不来床,太子妃竟然把持着院门连让人去请大夫都不让。

    于是李钰勃然大怒,狠狠地训斥了江涟漪一顿,差点连府里的管家权都收回来。也幸亏是太子府没有女性长辈,侧妃又病了,再关了太子妃不让管家实在有点看不过去。

    可是,江涟漪是真觉得冤枉,她什么时候不让白莲请大夫了?偏偏那个门房还真是她陪嫁的人。

    自己的奴才帮她出气,她也不好冷了自己人的心,何况,在她看来,白莲根本就没事,只怕连病都是装出来的,不然怎么就这么巧,宁王一走她就病?何况……你要是真病了,还时不时留太子一整夜做什么,别说是盖着棉被纯聊天,就算白莲有这种少女情怀,李钰也没那耐性!

    于是,江涟漪一气之下,又跑回了丞相府去。

    “这也太过分了。”尹氏服了苏青崖的药后,身子好了很多,如今也能起身活动了。

    “就是嘛,娘……我要杀了那个女人!”江涟漪哭哭啼啼地抹眼泪。

    “这话可不能乱说。”尹氏警告地瞪了她一眼。

    这个女儿,怎么就一点儿都没学到他们夫妻两人的城府呢?就算心里再想,这种话怎么能随便说出口!

    江涟漪也自知失言,擦了擦眼睛,低头不语了。

    “去看看老爷下朝了没有。”尹氏叹了口气,吩咐道。

    “是。”侍女应声而去。

    “等你爹爹回来给你想个法子吧。”尹氏安抚道。

    “爹爹现在都不疼我了,我在太子府这么被人欺负,他都不帮我!”江涟漪眼睛一红,嘴巴一扁,这回是真伤心委屈了。

    “怎么会?你爹爹一向对你最好了,怎么能不帮着你呢。”尹氏安慰道。

    “爹爹都不肯叫太子休了那个女人!”江涟漪气道。

    “……”尹氏也无言,她不是江涟漪,自然看得更明白些。白莲身后牵着宁王府的势力,太子怎么可能放手?

    “夫人,小姐,老爷来了。”侍女在外面禀告道。

    “爹爹!”江涟漪直接扑了上去,拽着江辙的衣袖就诉苦,“爹爹,你要给女儿做主啊。”

    “又怎么了?”江辙叹了口气,坐了下来,脸上满是疲倦之色。

    “朝堂上可是有什么为难事?”尹氏问道。

    对她来说,女儿虽然重要,也重要不过这个男人。

    “还不是云州灾情的事,赈灾粮食被劫了,陛下在早朝上大发雷霆。”江辙闭着眼睛道。

    尹氏闻言,示意侍女去端了参茶上来,自己亲自给他按摩这太阳穴,一面轻声道:“老爷也别太心烦了,云州那边,不是还有宁王殿下在吗?”

    “行了,你身子不好,也别累着了,坐吧。”江辙抓住了她的手。

    “是。”尹氏温柔地一笑,挨着他坐下。

    “爹爹!我说的话你到底听见了没有嘛?”江涟漪一跺脚,又转到了他面前。

    “听见了,你和太子又怎么了?”江辙道。

    “还不是白莲那个贱人,老是勾引殿下,爹爹,你想想办法让殿下休了她嘛。”江涟漪撒娇道。

    “没有白莲,还会有白荷白梅白桃,太子要后院有一个宁王府的女人,不会让任何人动她的。”江辙道。

    “我们江家哪里比不上宁王府了?”江涟漪不服道。

    “所以你是太子妃,她只是侧妃。”江辙静静地说道。

    “可……爹爹不也是只有娘亲一个?”江涟漪道。

    “因为爹爹不是太子。”江辙回道。

    “是啊,漪儿,太子殿下注定不可能只有太子妃一个女人,你在嫁给他的时候,就该知道这一点。”尹氏也劝道。

    “可是,我没想到会有这么难受。”江涟漪又擦了擦眼泪,委屈道,“何况,那个白莲在大婚当天就这般给我没脸,然后不到半个月,竟然就嫁了过来,现在女儿都快成为京城的笑柄了!”

    “这倒也是,就算殿下要纳侧妃,原也该等个一年半载,或者漪儿有了身孕的。”尹氏也赞同道。

    “这件事,宁王也很恼火。”江辙道。

    太子自己做的孽,还有什么办法,皇帝也要顾着点宁王的怒火,能下旨赐婚已经算是最皆大欢喜的结局了,至少从表面上看来,是君命难违,并不是太子和太子妃失和,大婚半月就急着纳妃。

    可以说,是皇帝替太子分担了一半的责任,还背了一口好大的黑锅!

    “那怎么办?”江涟漪道。

    “不就是一个女人吗?你是太子妃,天然就占着上风,难道还斗不过她?”江辙皱眉道。

    “我……”江涟漪气结,半晌才道,“谁让殿下老帮着她?”

    连尹氏都能听出她话里的底气不足了,李钰虽然看重宁王府的力量,但江家一样是他的强助,不可能厚此薄彼到这个地步的,顶多就是两不相帮。所以,明明就是自家女儿斗不过那个白莲,才会处处吃亏。

    “爹爹就不能跟太子说说嘛?”江涟漪拉着江辙的衣袖道,“以前爹爹说什么,殿下一向很听的。”

    “以前是以前。”江辙看着她,冷然道,“你没嫁过去之前,是太子不得不软语妥协,现在你已经是太子妃了,就是我江家投鼠忌器,懂了吗?”

    “殿下就不怕爹爹不帮他?”江涟漪不信。

    “他当然不怕。”江辙冷哼道,“江家唯一的血脉被绑在了太子府,我不帮他还能帮谁?江家现在……早已没有退路了。”

    “可是……”江涟漪动了动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

    “当初让你嫁给你表哥,以爹爹的势力,当然可以护着你在尹家横着走,让你表哥除你之外没有别的女人,你自己不肯,死活闹着非要嫁给太子。太子是君,爹爹是臣,臣子如何威胁君王?”江辙问道。

    “可是,女儿是真心喜欢殿下,不是因为他是太子啊。”江涟漪哭道。

    “那太子可是真心喜欢你,不是因为你是我的女儿?”江辙反问道。

    “我……”江涟漪一滞,虽然很想说是,但就算她不聪明,却也知道,这话连自己都骗不过。

    男人爱还是不爱,再不聪明的女人对这方面也是很敏感的。

    江涟漪很清楚,李钰不爱她,也不爱白莲。

    他真正爱的,或者说是爱过的女人只有一个,欧阳慧。

    当初,她用自家的家世和父亲的势力让李钰在爱情和权势面前选择了后者,于是欧阳慧死了,她做了太子妃。可是现在这个白莲同样拥有庞大的权势,可她自己,却连当初欧阳慧拥有的李钰的感情都没有。

    “以前,确实是爹爹太宠你,太纵容你了,当初就不应该同意这门婚事,就算打包也要把你嫁到尹家去。”江辙叹了口气。

    “飞鸿那孩子一向喜欢涟漪,又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情分,自然是不一样的。”尹氏也很遗憾。

    尹飞鸿这个侄儿是她最看好的,她自己身体不好,也担心将来女儿过得不好,若是能嫁到外祖家里去,那自然是最放心不过的了。

    只是,可惜了……

    “哎呀,爹爹你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而且我也只当表哥是哥哥。”江涟漪顿足道。

    江辙端起参茶喝了一口,沉默不语。

    “爹爹,女儿知道错了,可是……你总得给女儿想个办法呀。”江涟漪见状,又放软了语气哀求。

    “我是没有办法的,只是怎么对付那个侧妃,好好向你的母亲求教吧。”江辙缓缓地说道。

    “娘?”江涟漪一转头,眼神充满了希望。

    “老爷这话,说得好像妾身很会对付姨娘似的。”尹氏苦笑。

    丞相府的后院多年来只有她一个女主人,连个通房都没有,她看起来很像是懂这些吗?

    “毕竟,你在岳母身边长大,我记得岳父大人当年……后院可是不少的。”江辙挑眉。

    “娘,你就教教我嘛。”江涟漪撒娇道。

    “好吧,你在家里住两天,娘好好跟你说说。”尹氏当然不是真的不懂,就算自己没做过,当年看着母亲对付父亲的妾室,什么花样手段没见过?只是,这些话更不好在丈夫面前说了。

    “也罢,就在府里多住几天再回去,也让太子知道,我江家也不是真的没脾气的。”江辙起身道。

    “谢谢爹爹!”江涟漪喜道。

    “老爷要出门?”尹氏惊讶道。

    “嗯,有些公务要办。”江辙很自然地点点头。

    “那,老爷小心些,最近天气转凉了,若是回来晚,也该多添件衣服。”尹氏虽然有些疑惑,但也不疑有他。

    “知道了,你身子刚好些,也别让漪儿闹得太厉害。”江辙嘱咐道。

    “知道了。”尹氏微微一笑。

    “爹爹和娘亲感情真好。”江涟漪苦恼道,“为什么殿下待我就不能这样呢?”

    “你爹爹那样的男子,数遍世间也没有几个的。”尹氏低眉笑道。

    虽然当年也用了些手段才得来的姻缘,但二十多年相濡以沫,还有什么旧事是不能抚平的?她这辈子做得最对的一件事,就是紧紧抓住了这个男人没有放手!

    “来,跟娘亲到里面去。”尹氏扶着女儿的手起身。

    “嗯嗯。”江涟漪连连点头,很是雀跃,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把白莲踩到脚下的景象。江涟漪虽然暴躁,但李钰也开心不起来。

    家里两个女人天天闹腾……好吧,其实闹腾的只有一个。

    李钰有点想不明白,江涟漪这个女人究竟想怎么样?她已经是太子妃了,怎么就天天和白莲过不去?明明白莲已经避着她,关起院门都不出来走动了,而且白莲那是真的病,太医都来看过了,虽然时间上有点凑巧,可太医都说了,确实是侧妃体弱,不是故意自己作出来的毛病,可江涟漪居然能狠到拖住他还不给请大夫,要是白莲真出了个什么意外,他要怎么跟宁王交代?

    然后,他只是训斥了江涟漪几句,还没怎么样呢,人就直接跑回丞相府去了,就没见过脾气这么大的太子妃!

    一比较,李钰就更觉得温柔小意又安静不给他添麻烦的白莲合心意了。

    不过,白莲是真病了,这些日子,也就是她好转的那几天李钰才过了两夜,其他时候还真就是盖着棉被纯聊天。

    并不是李钰有多温柔体贴,只是……他宁愿在白莲这里什么事都不干,至少能好好休息,一回到主院,立刻就被江涟漪各种撒泼哭闹得脑仁子疼。

    李钰觉得,他当初一定是脑子抽了,居然觉得江涟漪那是可爱!

    看起来,跟秦绾约定的那件事,还是越早实行越好,不然,他实在不能保证有一天实在忍耐不了,直接把这女人给掐死了!

    “殿下,您的书。”书店掌柜诚惶诚恐地道。

    李钰这才回过神来,示意身边的侍卫给钱。

    他今天也是听说书斋到了几本南楚那边的新书,因为是风土人情的闲杂书本,太学里也没有收录,可虞清秋喜欢,他也就出来逛逛,顺便来买两本书了。

    “这不是太子殿下吗?”忽然间,身后传来一个惊讶的声音。

    李钰一回头,却见眼前的青年隐隐有几分熟悉,却是一下子想不起来了。

    “下官秦枫,见过太子殿下。”因为在外面,秦枫也没行大礼,只是那种洒脱,很容易让人有好感。

    “原来是秦侯的大公子啊。”李钰立刻想了起来,然后就决定了自己的态度。

    虽说秦建云对这个长子不太重视,但秦枫和秦绾关系却很好,加上秦枫马上就是柳长丰的女婿了,就是他本人,也是有拉拢价值的。

    “殿下这是……逛街?”秦枫微微一挑眉。

    “嗯,找几本书。”李钰点点头,又道,“也这个时候了,若是大公子不嫌弃,不如一起?”

    “怎敢嫌弃殿下,这是下官的荣幸。”秦枫笑道。

    “请。”李钰一摆手。

    “醉白楼,殿下意下如何?”秦枫道。

    “那就叨扰大公子一顿了。”李钰爽快地道。

    虽然,现在京城里皆知,醉白楼和明月楼都是秦家大小姐的产业,但一个女孩子显然是不方便做生意的,平时都是大公子代管。虽说不清楚他们兄妹之间的账目,但秦枫也不可能缺钱。

    上了醉白楼,自家公子来了,掌柜的自然笑眯眯地开了雅间,最快的速度就送上好酒好菜来。

    “听说这个月,大公子已经调到礼部任职了?”李钰敬了一杯酒才道。

    “是岳父大人不放心。”秦枫微笑。

    “柳侍郎……不,很快就是柳尚书了,到时候孤也要讨杯喜酒喝。”李钰道。

    “殿下能来,下官真是受宠若惊了。”秦枫笑吟吟地举了举杯。

    现任礼部张尚书,也就是张氏的父亲,年纪已经大了,越来越力不从心,皇帝已经有意让他担任太子少师的名义养老,让柳长丰接任尚书之位,只怕不用多久就会正式宣布了。

    李钰细细打量着秦枫,不觉有些感慨。

    这般淡定的神色,哪有半分受宠若惊?那种宠辱不惊的态度,倒是很容易让他想起秦绾。

    怪不得,秦绾看不上那个嫡出的弟弟秦桦,却和这个原应与她有仇的庶出兄长交好呢。

    “倒是殿下好像很烦躁的样子,若有什么难处,不妨说来听听?下官虽然人微言轻,但总能帮殿下出出主意的。”秦枫又道。

    “孤还能有什么难处?”李钰苦笑。他就不信现在京城里还有人不知道他府里的笑话的。尤其今天一早,太子妃又大动干戈地回娘家去了。堂堂太子做到他这份上,连他自己都要唾弃自己了。

    “绾儿走时还拜托下官,如果殿下有需要的话,定然是要帮一把的。”秦枫一声轻笑。

    “倒是承了郡主好意……”李钰话说到一半,忽的一顿,脸色也不禁有几分古怪。

    秦绾该不会是……把他们的那个交易条件也告诉秦枫了吧?

    “殿下怎么了?”秦枫仿佛毫无所觉地问道。

    “没事。”李钰摇摇头,随即又道,“听说,含光寺的签文非常灵验?”

    “是吧?今年年初,绾儿还去含光寺祈福,住了七天的。”秦枫皱了皱眉,却又有些担忧地道,“只是小燕山那边似乎不太安全,绾儿都遇见过一回刺客,若是单身女子,最好还是不要去了。”

    李钰一挑眉,心里敞亮。

    秦枫……果然知道,而且,还顺手给他提供了一个方法。

    一瞬间,他已经下定了决心。

    再这样下去,自己的威望名声,迟早被那个白痴女人败个干净,无论如何,至少要让她收敛一些!

    秦枫一笑,掠过了这个话题,他其实也不太清楚妹妹特地关照他对李钰提这么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不过,想不通就不想,总之秦绾又不会害他。

    心里有了决断,李钰就觉得松快了不少,也有了心情与秦枫谈笑,一顿饭算是吃得宾主尽欢。而此刻的太子府中——

    白莲病殃殃地躺在软塌上,就着侍女的手喝了一口参茶,悠悠地叹了口气。

    她的病当然是真的,不然也不可能瞒过了太医。

    秦绾走的时候给了她一瓶药,也不知那是什么东西,只要吃了一颗,身体就会呈现出风寒的脉象,但最为诡异的是,明明身体在发烧,她却完全没有一丝一毫发烧的难受,反而好得不能再好了!

    然后,一个好好的人还要装出一副重病的模样来,也挺难受的。

    不过,白莲毕竟不笨,她很清楚秦绾给她的是什么样的好东西,靠山不在京城,她肯定对付不了江涟漪,病了是最好的自保手段,但是……装病自然是瞒不过太医的,若真是病得厉害,伺候不了太子,时间一长,自己也难免被冷落厌弃。如今这样最好,病情能引起太子的怜惜,顺便陷害一把那个没大脑的太子妃,但内里又能勾着太子,简直……再好没有了。

    “夫人。”就在这时,她的贴身侍女红苕走了进来。

    “怎么了?”白莲坐起了身子。

    “都出去。”红苕一挥手。

    “是。”几个伺候的小丫头一福身,鱼贯退了下去。

    “这是怎么了?”白莲好奇道。

    不过,对于红苕的自作主张,她也没表现出不悦。

    因为红苕是出嫁之前,李暄送给她的陪嫁丫鬟,某种程度上,红苕代表着李暄和秦绾的意见。何况,刚进太子府那会儿,若不是红苕提点着,她也没那么容易应付江涟漪。尤其一次江涟漪想将滚烫的汤水泼在她身上,还是红苕拉了她一把,她这才知道,红苕这个丫头居然是会武功的,从此就更倚重她了。

    “夫人,刚刚有人送了个东西过来。”红苕确定了附近没有人,这才谨慎地关上了门,低声道。

    “什么东西?”白莲看她如临大敌的模样,也有几分不安。

    红苕小心翼翼地从怀里取出一张字条来,轻声道:“这是绑在飞刀上,射进奴婢屋子里的,甚至,那人似乎知道奴婢会武功,直接对着人射,若非上面带着字条,奴婢都要以为是刺客找错人了。”

    “你没受伤吧?”白莲吃了一惊。

    “没有。”红苕摇摇头,脸色很沉重,“夫人先看看字条上的内容吧。”

    白莲赶紧拿过字条展开,扫了一眼,原本就因为病容而没有血色的脸简直一片雪白。

    “夫人觉得上面说的……可信吗?”红苕问道。

    “上面说太子妃打算约我去含光寺进香祈福,然后诬陷我与男子私通……”白莲咬牙切齿道,“就看太子妃这几天是不是真的来约我去含光寺,就知道上面的内容可不可信了。”

    “若是真的,要怎么办?告诉太子吗?”红苕问道。

    “告诉殿下,我们怎么解释这字条的来历?”白莲脸上一片阴沉,“还没有发生的事,殿下是不会凭着一张来历不明的字条就处置太子妃的。”

    “夫人若想将计就计,奴婢一人却不一定能应付太子妃派出的人。”红苕不赞同道。

    “可这是最好的机会,若是能当场拆穿她的算计,或者干脆栽到她自己头上去就好了。”白莲捏着字条,很不甘心地道。

    这场祸事,要躲掉其实也很简单,只要在江涟漪来邀约的时候再吃一粒药,让自己“病”得起不来床就好了,江涟漪总不能把个病重的人从床上拖起来。可是,江涟漪的机会,何尝不是她能扳倒江涟漪的机会?无非看谁更技高一筹罢了。

    至少,白莲觉得,如今她已经知道了江涟漪的计划,而江涟漪却不知道她已经知道了。她在暗,江涟漪在明,胜算还是很大的。

    “夫人就没想过,送这张字条来的是什么人,又是怎么知道太子妃的计划的?”红苕提醒道。

    “不是表哥的人?”白莲惊讶道。

    她隐隐知道宁王府在暗处有些人手,那人竟然连红苕会武功都知道,显然是熟人才对。

    “不是。”红苕很肯定地摇头,“那人对奴婢很有敌意,他完全可以好好把书信送来,或是将飞镖扎在墙上树上,偏要对着奴婢射,挑衅的意味极重。”

    “你没看到人?”白莲道。

    “没有,不管是之前,还是之后,奴婢都没有感觉到附近有人。”红苕苦笑了一下。

    白莲咬了咬嘴唇,沉默不语。

    这种情况,只能说明此人的武功远远高过红苕,可偏偏是敌非友,那么……纸条上说的计划是真是假?江涟漪就算真的来约她去含光寺上香是不怀好意,可究竟她会按照纸条上写的行事,还是另有计划?

    李暄不在,秦绾不在,她忽然有些心慌。

    一步走错,便是万劫不复,可要是错过这个机会,又着实可惜。

    “王府……能借些人手吗?”好一会儿,白莲才问道。

    若是身边能多几个高手,她也未必就怕了江涟漪的算计,毕竟江家是文臣,总不会养着很多高手的。

    “这……奴婢要回去请示李总管。”红苕犹豫了一下才道。

    “你去吧,把我的意思传达清楚。”白莲郑重地道。

    在她看来,扳倒了江涟漪,不管对她自己来说,还是对宁王府来说,都是有好处的。

    东华虽然没有妾室不得扶正的规矩,但能把妾扶正的也是极少数,也许她这辈子只能是个侧妃、贵妃,但江涟漪的身份实在太高,让她有点应付不来。没有了江涟漪,换个别的女子,除非太子能娶了凌霜华做继妃,否则就凭她是宁王表妹的身份,就足够压制京城的名门闺秀。若是趁着这段时间能生下太子的长子,那就更完美了。继王妃能不能生出嫡子那还两说,当今皇上不就没有嫡子吗?

    “夫人放心,红苕立刻就去。”红苕点点头,起身离去。

    王爷把她从暗卫营提出来放到这位表小姐身边时,给她的任务就是保护表小姐,以及……帮着表小姐争宠。所以,这也算是她的分内之事吧。

    白莲等她出去,这才点起了蜡烛,将字条凑近了烛火,慢慢烧掉,随即收拾了所有的灰烬洒进花盆里毁尸灭迹。

    烛火将白莲苍白的脸色映出一丝血色来,也让她眼中的精光更加跳跃。

    无论如何,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

    闪耀的烛光中,她仿佛看见了一条光芒万丈的坦荡大道,她会成为太子唯一的宠妃,然后是皇帝的贵妃,连皇后在她面前都要退避三舍,然后她的儿子成为储君、新帝,她越过皇后,成为位份最尊贵的太后……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逆袭:这个学〕〔我的神秘老公〕〔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