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杀神之魂〕〔茅山遗孤〕〔天价专宠:甜爱舞〕〔路过的才不是奥特〕〔灵剑尊〕〔萌妻有喜:一胎二〕〔巡狩万界〕〔挽明〕〔重生都市邪帝〕〔唯我主宰〕〔大梦乱古〕〔绝命杀戮游戏〕〔追凶者〕〔至尊捉妖师〕〔一纸成婚:晚安,〕〔重生之盛世闲女〕〔精灵宠物店〕〔绝世神通〕〔都市最强战医〕〔我能召唤神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三十五章 别谈钱,伤感情!
    贵和楼。

    郡守大人亲自出马,将整座贵和楼都包了下来,用作接风宴的场地。

    当然,原来是给宁王接风的,现在得改成为郡主接风了。

    不过,在这个连饭都快吃不起了的时候,原也没几个人会上贵和楼,倒也没有惊扰百姓。

    高明上来的时候,三楼已经到了七八个人,都是平时交往过的襄城巨商,甚至有好几个前些日子才为了粮价的事秘密聚会过。

    几人互相使着眼色,一边笑呵呵地打招呼。

    蔡庆请他们来干什么,他们个个心知肚明,只是……天灾才是他们发财的最好机会,怎么可能放过?就算宁亲王来了,可没有证据,宁王还能把他们全杀了不成?

    反正……粮食,他们是绝对不会白白拿出来的。

    高明摸着下颚的三缕小胡须,眯着眼睛,目光中闪过一丝贪婪。

    “哟,高兄来得真早啊。”楼梯口又上来两个中年人,一胖一瘦,都身穿华服,尤其瘦的那个还拿着把折扇摇啊摇的附庸风雅。

    “桂兄,郑兄,你们又是一起来的啊。”高明说道。

    “正好上门去看姐姐和外甥女,就和姐夫一起来了。”郑旭成摇着扇子,笑眯眯地说道。

    “对了,还没恭喜桂兄喜得千金。”高明拱拱手。

    “同喜同喜,高兄之前不是刚办完小公子的周岁宴吗?要不,就订个娃娃亲?”桂世冲因为太胖,在这夏天里不停地拿帕子擦着脸上的汗水。

    “这敢情好,回去为兄就和夫人商议一下,哪天上门提亲。”高明道。

    旁边的人闻言,顿时也是一阵凑趣,一面也暗自咋舌。

    整个襄城就以高、桂、郑三家为首,桂家和郑家又是姻亲,桂世冲娶的是郑旭成的嫡亲姐姐,有个十岁的嫡子,刚刚又生了个嫡女。如今高家和桂家若是又成了儿女亲家,那以后襄城就真是三家说了算,他们这些稍次一些的人家,能钻的空子就更少了。

    当然,不管心里怎么腹诽,表面上还是要恭喜的,看起来倒是其乐融融,一片和睦。

    说话间,又有几个家族的当家人上楼来,互相见礼,一阵寒暄。

    “对了,今天是给宁王殿下接风吧?怎么不见郡守大人。”郑旭成忽然说道。

    其他人闻言,也愣了一下。

    确实,他们这些商贾之家,和宁亲王身份差得太远,更是素不相识,若是没有蔡庆在中间给双方介绍,这个接风宴又要怎么举办?

    “可是,小弟刚刚才从城外回来,宁亲王的卫队已经拔营南下了啊。”一个很有几分儒生气质的人疑惑地说道。

    “段掌柜此言当真?”高明道。

    “自然是真的。”那闻墨斋的掌柜段岩很莫名奇妙地说道,“小弟回到家,夫人说是郡守大人设宴,为宁王殿下接风,请我们作陪——小弟差点还以为是弄错了,先派下人来贵和楼瞧了瞧,发现确实有这么一回事的样子,才匆匆赶过来的。

    一时间,众人都不禁面面相觑。

    宁王人都走了,还摆哪门子的接风宴?而且郡守大人也不见人影。

    可是,就算是临时取消了,也该派个人来通知一声吧,毕竟是如此正式地下帖子宴请的。

    “马老板,人都来齐了吗?”高明想了想,冲着楼下问道。

    贵和楼的老板马玉平也是襄城的一大富豪,尤其是他也经营着粮行,肯定是郡守大人邀请名单内的人。同时,作为贵和楼的老板,他应该会知道一共有多少客人才对。

    很快的,一身员外郎打扮的马玉平走上来,也是一脸疑惑:“客人名单都齐了,但是……这情形,能不能开席?”

    众人都沉默了……谁知道郡守大人来不来?不来,难道要他们在这里等着喝西北风?

    “哟,都来了呢。”猛然间,楼梯口传来清脆的女子声音。

    大家一起看过去,却见当先走上来的少女一身名门贵女的打扮,绛紫色罗裙,金钗摇曳,莲步轻移,身后两个侍女也明艳照人。

    再后面是两个非常出众的青年,一疏狂,一清冷,至少有好几人都在想,若是家世还过得去,甚至可以把女儿嫁过去。

    “姑娘,小店今日被人包下了,不接待客人。”马玉平上前道。

    “不就是蔡大人包下的吗?”秦绾漫不经心地道,“怎么,蔡庆没告诉你们,要宴请的是什么人?”

    “请问小姐是?”马玉平心里一惊,试探着问道。

    这女子直呼郡守大人的名字,丝毫不见恭敬,不是狂妄自大,就是有来头的。

    “这位是长乐郡主。”荆蓝一抬下巴,高傲地说道。

    “郡主?”众人都是一声惊呼,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稀稀拉拉地各自行礼,“草民见过郡主。”

    “不必客气,请诸位入席吧。”秦绾一抬手,上前很自然地坐了主位。

    苏青崖一声不吭地坐在她身侧,蝶衣和荆蓝侍立在身后,而沈醉疏却一脸嫌弃地拖了把椅子,直接远远地坐在了楼梯口。

    “是郡主叫我们来的?”高明问道。

    “怎么,本郡主要见你们,还请了蔡大人下帖子,面子还不够?”秦绾斜睨着他。

    “不敢,草民不敢。”高明赶紧赔笑,又小心翼翼地道,“可是,蔡大人的帖子上写着,是要为宁王殿下接风,这个……”

    “王爷有急事先走了,本郡主作为未婚妻,辱没你们了?”秦绾一声冷哼。

    “不不,得见郡主玉颜,是草民的荣幸。”高明赶紧道。

    其他人闻言,也赶紧纷纷附和。同时,心下也安定了不少。

    原来是未来的宁王妃啊,身份是够高贵的了,不过怎么说也是一个女子,要是宁王在,他们还重视几分,可王妃……后宅女子能懂些什么,还不是任由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一时间,贵和楼里的气氛都轻松了不少。

    “坐吧,不必拘谨。”秦绾一摆手,又道,“马老板,可以开席了。”

    “是,郡主。”马玉平赶紧下楼去吩咐了几句。

    众人道了谢,纷纷落座。

    二十几位客人,分坐了三桌,当然,能和秦绾坐同一桌的六人,都是襄城最厉害的富豪。

    高明、桂世冲、郑旭成、段岩、马玉平,还有一位是做绸缎布匹生意的商人,竟是个女子,还是个寡妇,人称绫娘的,让秦绾都下意识地多看了她几眼。

    一个寡妇,能把生意做到如此程度,这女子也算是厉害。

    当然,如果她的目光不是带着小钩子似的不住地往苏青崖身上瞟,就更好了。

    很快的,酒菜上桌,但气氛却有些冷。

    按照惯例,开席的时候,他们应该敬酒……可如今上首坐着的是位郡主,是个姑娘家啊,敬酒……合适吗?

    “本郡主不胜酒力,就以茶代酒,敬诸位一杯了。”秦绾开口道。

    “郡主自便,我等先干为敬。”有了台阶,大家才立即下来。

    “诸位都是襄城最成功的生意人,本郡主今天通过蔡大人请你们来,是想做笔生意。”秦绾微微一笑,慢条斯理地开口。

    蝶衣会意地将一个木盒放在她面前的桌子上,打开盒盖,对着众人。

    “咕噜。”居然有咽口水的声音。

    却见盒子里是整整一叠的银票,众人看得清楚,最上面那张是一万两,可以推测,下面的也不会少于这个数。那这一盒子银票,少说也有几十万两,几乎等同于一个段家这样的全部身家了。

    “郡主请说。”高明有些贪婪地看了一眼银票,却强自按捺了下去。

    “本郡主需要一些货,粮食、药材、布匹,都需要,大量的。”秦绾干脆地道。

    “好说好说,我满福粮行的存货还是很充足的。”高明笑眯眯地说道,“按照现在的市价,大米一石二两银子,白面一石一两半银子,郡主若是要,可以算便宜些,不知郡主要多少?”

    听了这句话,沈醉疏差点想砸把椅子到他头上去。若是平常,根据丰收和荒年,一石大米也就是三百文到六百文之间浮动,二两银子?他家卖的米难道是天上的仙种不成!

    秦绾一个眼神将他按了下去,神色丝毫不变,甚至唇边都挂着笑容,继续说道:“那不知道高掌柜的有多少存粮呢?”

    “拿出一千石没有问题,若是不够,其他同行大家凑凑,至少能凑出总共两千石来。”高明计算了一下说道。

    这时候长乐郡主要买粮食药材帐篷除了赈灾,还能是为了什么?不过,他们原本就是想要趁着天灾大赚一笔的,卖给百姓和卖给郡主有什么差别?何况,郡主娇生惯养的,哪知道米面多少钱一石,还不是随便他们说?要是一次都卖出去了,还更省心些,不用天天和那群泥腿子扯皮。

    “有多少,本郡主全要了。”秦绾道。

    “好!郡主够爽快!”高明大喜。

    秦绾一笑,又拿着苏青崖开的那两张药方向郑旭成询问了药材的价格,果然也是高出平时几乎十倍的价钱。

    然而,在问到布匹帐篷时,绫娘犹豫了一下,说了个数字倒让秦绾怔了怔。

    比起平常的市价,这价格自然还是高的,但也没高得很离谱,至少,秦绾觉得,如果高明等人的粮价也是这个涨幅的话,相信朝廷也是可以接受的。

    “郡主真的全部要了?”郑旭成近乎贪婪地看着那一盒的银票。

    “自然是真的,只是这价格,是不是可以商量一下?”秦绾微笑道。

    “既然郡主这么说了,那就……”郑旭成开口道。

    “等一等。”秦绾一挥手,制止了他的话。

    “郡主这是何意?”郑旭成愣道。

    “当着大家伙儿的面谈价不好吧?”秦绾笑意吟吟,“襄城不止郑老板一家药铺,郑老板家大业大的,若是给个低价,岂不是让别家难做?不如……我们私下一家家商议?”

    “这……好吧。”郑旭成细想了一下这话也没什么不对,就点了点头。

    “马老板,贵和楼有安静的雅间吧?”秦绾转头问道。

    “自然是有的。”马玉平闻言,立即拍着胸口保证道,“贵和楼的雅间隔音效果极好,只要不是大喊大叫,外面肯定听不见,所以大伙儿都喜欢来这里谈生意。”

    “很好,那大家先吃着,本郡主先和郑老板谈一谈,然后一家一家来,如何?”秦绾问道。

    “郡主说的极好。”

    “是该这么办!”

    众人纷纷表示赞同。这么一来,能拿多少就全看各家本事了。

    “郑老板想必也经常在贵和楼谈生意,那就请带路吧。”秦绾起身道。

    “郡主这边请。”郑旭成立即道。

    “荆蓝,蝶衣,好好‘招呼’客人。”秦绾嫣然一笑。

    “是,小姐。”荆蓝笑着答应。

    “郡主客气了。”众人赶紧说道。不过,郡主的侍女还真是漂亮,尤其那气质,就是郡守大人家的千金也有不及啊,就是饱饱眼福也是好的。

    秦绾打了个眼色,示意苏青崖和沈醉疏跟她走。

    郑旭成进了雅间,果然如马玉平所说,环境极好。

    沈醉疏走在最后,进了门,就直接关上了房门,背靠在门上,一副疏懒的模样。

    “郑老板,坐吧,我们好好来谈一谈价格问题。”秦绾一边说着,一边亲自从柜子上拿下全套茶具,烧水,洗杯,沏茶,很是悠闲。

    “是是。”郑旭成小心翼翼地坐下来,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

    而外面,众人却很放松,一边喝酒吃菜,一边讨论着最近的生意,还不时看一眼桌上那盒秦绾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没拿走的银票。

    “咚!”隐约似乎传来一声闷响。

    “不会是谈得拍桌子了吧?”桂世冲道。

    “郑兄敢跟郡主拍桌子?别逗了。”他这话引起一阵哄笑。

    他们心里看不起一个女子是事实,可秦绾毕竟有长乐郡主的名号,而他们只是草民百姓。郑旭成这种老狐狸,怎么可能落下这么大的把柄?

    “说不定是郡主拍的桌子?”马玉平笑道。

    “郡主这么温柔好脾气的女子,哪会如此凶悍。”段岩不以为然道。

    很明显,秦绾一开始那种温柔和顺的印象已经深深植入他们心里了。

    荆蓝和蝶衣对望了一眼,都看到了一丝无奈的笑。

    小姐自然不会干拍桌子这种无聊的事,不过拍人么……那就难说的很了。

    又足足过了一刻钟时间,雅间的门终于开了,郑旭成摇摇晃晃地走出来,脸色有些发白,一副要哭不哭的难看表情。

    “郑兄,这是怎么了?”众人惊讶道。

    “没、没事。”郑旭成摆摆手,坐下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可是……长乐郡主还价太狠?”段岩问道。

    郑旭成一抬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郑兄你行不行啊,做了一辈子生意,居然说不过郡主?”酒桌上顿时一阵哄笑。

    “你们行,那你们去啊!”郑旭成怒道。

    “去就去。”马玉平笑眯眯地站起来,神态轻松地就往雅间走。

    “说起来,郑兄,你到底给了郡主一个什么价?”另一桌上,同样是开药铺的一个胖子端着酒杯凑过来打听。

    “七成。”郑旭成道。

    “那也不错了啊。”那胖子顿时安下了心。他们报的价格确实有点高,就算按照七成的价格给,也很有得赚了,至于这么一副晚娘脸么?何况,他觉得自己还价的口才比郑旭成好,说不准能拿下八成呢。

    “什么不错?”郑旭成“咚”的一声把酒杯重重地放在桌上,怒道,“我说的是市价七成!”

    “什么?”听到他这句话的人都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市价七成?”段岩疑惑地问道。

    “是啊。”郑旭成心痛得都在滴血。

    市价七成,那是比平常卖得都便宜,可以说是贱卖了,别说大赚一笔,只怕除掉成本,连车马费都未必赚得回来!

    “这……郑兄你也同意?”段岩觉得自己快晕过去了。

    “不同意我能怎么办?”郑旭成内伤。

    “郡主……威胁你?”高明看了一眼离他们这边有些距离的荆蓝和蝶衣,压低了声音说道。

    “这不能吧?”桂世冲迟疑道,“她就算是郡主,一个小女子,怎么威胁我们?杀人?那样的话,至少宁王府的卫队就不该全部撤走。”

    郑旭成还没回答,雅间的门就开了,马玉平只在里面待了不到一盏茶时分,只是脸色极为古怪。

    “马兄,如何?”桂世冲问道。

    马玉平勉强抽了抽嘴角,却没说出话来。

    倒是郑旭成深有同感地递了杯酒给他。

    “我就不信这郡主这么邪门!”桂世冲一声冷哼,直接朝雅间走去。

    郑旭成张了张口,一脸的纠结,但劝告的话还是没说出口。

    “来,郑兄,干一杯。”马玉平苦笑道。

    两人对望一眼,都有种同病相怜的无奈。

    桂世冲在里面待的时间最久,直到外面的酒菜都吃了大半,才见雅间的门重新打开。

    “桂兄,怎么样?”这回,众人一拥而上,把人围了起来。

    桂世冲面无表情,眼神呆滞,直接推开众人,居然一言不发地下楼走了。

    “这是怎么了?”众人莫名其妙,议论纷纷。

    “我去会会这位长乐郡主。”高明站了起来,眼神有些阴沉。

    就算再傻的人也能感觉到了,这个女人不简单,很有些古怪。

    “全都仰仗高兄了。”众人纷纷说道。

    高明是襄城首富,这次粮行涨价也是他牵的头,不管怎么说,弄成这个样子,也需要他出头去探探那位郡主的底了。

    “高老板还是仔细些比较好,莫要小看了郡主。”绫娘一手掩口,一面娇笑道。

    “小弟理会得。”高明点点头,一甩衣袖,大步走进了雅间。

    “高老板,请坐。”秦绾依旧是气定神闲的模样。

    高明看了一眼身后关门后就像是门神一样的沈醉疏,谨慎地在桌子对面,距离秦绾最远的地方坐了下来。

    “那么,废话不多说,后面还有人等着呢,我们来谈谈价格吧。”秦绾微笑。

    “之前草民已经报过价格了。”高明搓着手,试探道,“当然,郡主要的话,这个价格,还是可以谈一谈的。”

    “五百文。”秦绾直接道。

    “郡主……说笑了吧。”高明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五百文?那也就是平常普通年份的粮价,之前蔡庆代表官府收购粮食赈灾的价格都比这个高些。

    “确实是说笑的。”秦绾坦然点点头,可不等他心情放松,又道,“三百文。”

    “看来郡主是毫无诚意的了。”高明脸上变色,直接就站起身来。

    “高老板何必如此着急,本郡主说过,这价格嘛,还是可以谈的。”秦绾笑道。

    “草民看不出郡主有谈的意思。”高明绷着脸,一声冷哼。

    “继续?”坐在边上的苏青崖忽然插了一句。

    “嗯,我原以为这个会聪明一些呢。”秦绾一摊手,叹息道。

    苏青崖冷笑,忽的手指一弹。

    “你……”高明刚说出一个字,张口的一瞬间,一颗药丸却被丢了进来。

    “什么东西?”他惊恐地去抠自己的喉咙,想要把药吐出来,可那药丸入口即化,直接流进了胃里,哪里还抠得出来?

    “毒、毒药?”高明颤声道。

    “本郡主可是陛下亲封的郡主,哪儿能随便毒死人呢。”秦绾巧笑嫣然,“这是伤药,天下第一神医配置的最好的伤药,只要还有一口气在,都能救得回来。”

    “可是……草民没有受伤啊。”高明茫然道。

    听说不是毒药,他才心里稍稍放心,可……伤药?他需要吃伤药吗?何况,这药若是真如郡主所说的那么神奇,一定很珍贵了,怎么可能随便当糖豆似的给别人吃?所以,这果然还是毒药吧!

    难道说,之前的郑旭成、马玉平、桂世冲,都是被喂了毒药才被威胁了?

    想到这里,高明不禁惊怒交加。只是,堂堂郡主,如此草菅人命,她就不怕他们把这事宣扬出去?

    要知道,如果把他们这些富商全部毒死了,那可是比全部抓起来砍头都严重百倍的事!

    “因为你马上就要受伤了。”秦绾却认真地说道。

    “啊?”高明瞪着她。

    “高老板,三百文,行不行?”秦绾问道。

    “当然不行!”高明一抬下巴,干脆又坐了回去。反正他是不信秦绾真能把他怎么样,那几个也不过是胆子太小,才会被一个小姑娘给吓到了。

    “是嘛。”秦绾笑眯眯的,脸上完全看不出生气的模样。

    下一刻,高明忽然觉得衣领一紧,随即双脚就悬空了。

    “呯!”沈醉疏直接把人从椅子里提起来,随手往地上一摔。

    “哎哟!”高明五体投地趴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嘴里直哼哼,但心里却很疑惑。

    那男人也没用力摔他啊,怎么会这么疼!疼得像是全身骨头都要被摔碎了似的,整个人都动弹不得。

    “忘了说了,苏公子配的伤药虽然是顶好的,却有个无伤大雅的副作用,服药一个时辰之内,身体上的任何感觉都会被十几倍地放大,不管是痛觉,还是……其他。”秦绾微微勾起了唇角,无论表情还是语气都很温柔,但吐出的字眼却狠毒得像是地狱的勾魂使者。

    “你……”高明勉强抬起头来,一脸惊恐地望着她。

    “沈大侠,扶高老板起来吧,本郡主没有让别人仰视的嗜好。”秦绾又道。

    “哦。”沈醉疏耸了耸肩,一俯身,像是老鹰抓小鸡似的,轻轻松松地重新把高明抓起来,丢回椅子里。

    “啊~”痛觉的十几倍放大,让高明再次发出一声哀叫。

    “高老板,三百文?”秦绾一挑眉。

    “你这是强买强卖!”高明怒道。

    “哪有,本郡主明明是好言好语地在和高老板商量嘛。”秦绾一摊手。

    “你……滥用私刑!”高明咬牙。

    “高老板可以请仵作验伤,或者自己去找大夫。”秦绾无所谓道。

    高明一愣,忍着痛掀起袖子,却大吃一惊。

    明明全身骨头碾碎似的疼痛,按理来说,身上早该摔得青一块紫一块才对,可自己的皮肤上依旧是养尊处优的白嫩,别说乌青了,连红痕都不见一条!

    他不信邪地按了按自己的手臂,随即“嗷”地叫了一声,一头冷汗。

    痛死了!可怎么没有伤?

    苏青崖随手将写好的纸丢了过来。

    高明趴在桌上,冷汗涔涔,一眼看过去,却见是一份买卖文书,上面已经填好了购买粮食的数量和价格,不是三百文,而是……一百文。

    “高老板,我们郡主可是很有诚意的。”沈醉疏假笑着,抓起笔塞进他手里。

    当然,沈大侠出身江湖,一向粗手粗脚惯了,肯定是不知道什么叫轻拿轻放的。

    高明被他摆弄得呲牙咧嘴的,却挣扎不脱,几乎晕倒。

    他总算是知道前面的同行为什么会这么快就屈服了,可是……休想自己也和那几个软骨头一样!等他离开……等他离开,一定要上京告状!商人就没人权了是不是?

    秦绾摸了摸下巴,也有几分意外。

    跟之前那几个不同,这高明倒是真有几分狠劲,怪不得他是襄城首富,排名第二第三的桂家和郑家得绑一块儿才勉强追得上他。

    不过,同样的,有坏处也有好处,只要搞定了这个高明,其他人就全部不是障碍!

    “高老板,所谓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嘛,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谈的。”秦绾温柔道。

    高明无端地打了个寒颤,大夏天的,居然觉得有些冷。

    外面——

    “高兄进去很久了吧?”段岩疑惑道。

    “是啊,都快半个时辰了,这要是一个个谈,岂不是明天天亮都谈不完?”众人纷纷抱怨。

    “马掌柜,郑老板。”喧闹中,一直不怎么说话的绫娘忽的压低了声音,拉过两人,悄声道,“两位,还请给个准话,郡主……究竟是怎么打算的?”

    反正,绫娘是不相信那长乐郡主光是用说的,能从这几个奸商手里拿下如此夸张的价格的。

    “夫人……”还是马玉平迟疑了一下,见没人注意他们,于是轻声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啊。”

    “这……”绫娘迟疑了。

    就在这时,雅间的门竟然开了,秦绾和高明并肩走出来,两人居然有说有笑的。

    “郡主。”众人纷纷行礼,一边用眼神询问。

    高明干咳了一声,拱手道:“那么,草民就先回去准备交割粮食了。”

    “好说,有劳高老板了,本郡主……代表城外的灾民多谢高老板了。”秦绾笑眯眯地说道,“荆蓝,给钱。”

    “是。”荆蓝立即抱着那盒银票过来。

    “不急不急。”高明诚惶诚恐地道,“郡主客气了,草民这就去准备粮食,别谈钱,这谈钱就伤感情了嘛。”

    “…………”满堂无语。

    谈钱伤感情?

    高掌柜你是在里面被长乐郡主灌了一大碗**汤吧?听到这句话的人都不禁风中凌乱了。

    ------题外话------

    各位美小主,走过的路过的美妞们都过来看一看啊

    本人隆重推荐一下好基友五女幺儿的文文《空间之王妃升职记》

    五年婚姻,一朝生变,豪门贵妇李筱玫穿越成了大雍国的炮灰王妃李晓媚。

    王爷丈夫冷漠无情,视她如无物;太妃婆婆阴狠跋扈,视她为家门耻辱;嫡子嫡女们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更别提让她享受嫡母的尊敬;就连侧妃庶妃们也各个嚣张狂妄,对她这个正妃任意欺凌侮辱。

    李筱玫(李晓媚)郁闷了,作为一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豪门贵妇,她委实不能应付自己目前的处境,好在意外获得了神秘空间,加上腹黑神兽保驾护航,她悲催的人生才开始逆转。

    欺凌她的贱人们,来来来,排好队,让本妃一个个的收拾。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