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阑玉思〕〔血色天途〕〔总裁爹地〕〔邪帝独宠:至尊大〕〔美女总裁的特种神〕〔异能诡妃:邪尊,〕〔方外:消失的八门〕〔若华的小时空直播〕〔嫡女冥妃:魔尊,〕〔海贼之无限觉醒〕〔腹黑boss霸宠:逃〕〔修行在三千小世界〕〔我只想当一个安静〕〔重生蜜宠:景少,〕〔剑破九天〕〔重生之逆回千年〕〔变身绝色神姬〕〔校花之无敌仙少〕〔逍遥小仙农〕〔人道帝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三十三章 苏神医才是真绝色
    宫宴结束,张氏看着秦绾如见鬼魅,带着秦珍和秦珍走得飞快,简直是生怕秦绾追上来也给她脸上划几个字似的。

    秦珍和秦珠姐妹更是脸色发白。她们虽然知道秦绾是会武的,但在今晚之前,从来没觉得这一点有什么了不起。会武功,也不能凭武功杀了她们啊。

    然而,夏婉怡血淋淋的教训告诉了她们,秦绾是真的敢杀人,甚至就在周贵妃的明光殿中,就让夏婉怡血溅五步。

    虽然人没死,可脸上那样的伤势,就算死了还更好受点。

    至少秦珍觉得,如果那伤是在自己脸上,她一定是宁愿死了好。

    秦绾没有着急出宫,她知道,周贵妃一定还有话想对她说的。

    果然,等到所有人退场,连尹淑妃和如妃都各自回宫了,才有周贵妃的宫女过来,请秦绾到内殿说话。

    “娘娘。”秦绾直接将纯钧剑挂在自己腰上,却收敛了舞剑时刻意外放的杀气。

    “你过来些。”周贵妃坐在软塌上,让宫女给自己卸妆,一边招招手。

    那不是怠慢,而是一种不把秦绾当外人看待的亲切。

    秦绾大大方方地走了过去。

    “太子一直跟本宫说,秦家大小姐文武双全,聪慧绝伦,可惜本宫没有女儿,要是有个像你一样的公主就好了。”周贵妃微笑道。

    “娘娘虽然没有女儿,但不是有两个儿媳妇吗?”秦绾道。

    “……”周贵妃的脸色僵了僵,半晌才生硬地道,“珍儿确实是个不错的姑娘。”

    至于江涟漪,她已经连表面上的夸赞都不想给了。总觉得这辈子最错的一件事,就是选中了江涟漪做儿媳,这个女子,如何担得起太子妃的责任?早知如此,就算是选当初那个出身草莽的欧阳慧,也不比江涟漪这个名门贵女强多了。

    “太子妃只是被宠坏了,娘娘多加调教,也就是了。”秦绾道。

    “她要是有你一半省心,本宫也就不烦恼了。”周贵妃叹息道,“连尹淑妃这个亲姨母的话,她也是不怎么听的,何况本宫这个婆婆呢。眼看着,十一皇子都大了。”

    这话说的前后似乎风马牛不相及,秦绾眼神微闪,迅速了然于心。

    尹家有自己的皇子,只怕……周贵妃是怕江辙和尹家不会把全部希望放在太子身上吧。相比起来,安国侯府的态度反而更可靠些。

    “十一皇子毕竟才七岁呢,还是贪玩的年纪。”秦绾笑笑。

    “若是前任太子妃还在,恐怕本宫的孙儿都能有这般大了。”周贵妃叹息道。

    “娘娘想抱孙子还不容易?如今太子妃也有了,太子侧妃……也马上就有了。”秦绾道。

    “是啊,白天钦天监才刚刚拿来了日子,本月十五就是黄道吉日,依本宫看,这事就定在这一天吧。”周贵妃道。

    要说白莲这事,周贵妃也挺无奈的。宁王府没有女眷,而白莲的生母,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女,还是个寡妇,她自然不会屈尊降贵去与这种女人商议。好在今晚宁王的表态非常坚定,那么,不如直接跟秦绾商议呢。

    “十五,怕是来不及准备嫁妆吧?”秦绾迟疑道。

    “你要体谅一下本宫的心情,唉……”周贵妃亲切地抓着手道,“而且,这白小姐万一要是……”

    后面的话她并没有说下去,但什么意思彼此心知肚明。

    “那么,明日我去催一催莲儿的嫁妆。”秦绾本来也不是要拒绝,甚至她最希望明天就直接把白莲送过去,只是,面子上的事还是要做一下的,不能表现得好像是自己这么着急地要嫁女吧!

    “那就这么定了。”周贵妃也很满意。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够上道!

    “但凭贵妃娘娘做主。”秦绾抿嘴一笑,倒是很想看看江涟漪的反应。

    大婚半月,太子就纳侧妃,希望明天晚上李钰不要上不了太子妃的床就好。

    “倒是你自己的事,也该上点心。”周贵妃又道,“本宫听陛下说,你和宁皇叔的婚事,定在了明年开春?”

    “是啊。”秦绾点点头,“今年京城这么多喜事,连红布都贵了不少呢,还不如明年清静些。”

    周贵妃一愣,还是没忍住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好一会儿才指着她道:“你啊……安国侯府难道还买不起几匹布料?要你这般精打细算的。”

    “买得起,不代表要当冤大头呀,娘娘也协理六宫,当知管家不易。”秦绾理直气壮道。

    “可是,这么一来,珍儿是妹妹,反而赶在姐姐前头出嫁了。”周贵妃道。

    “我不在乎这个。”秦绾笑道。

    秦珍……算什么妹妹?反正她再拖,也不可能拖得连秦珑都嫁出去了她还没成亲的。

    就在这时,一个宫女捧了个精致的小匣子过来。

    “本宫见过的剑舞,就属今日的最精彩,自然是要有赏的。”周贵妃示意宫女将小匣子送去给秦绾,一边说道。

    “多谢娘娘厚赐。”秦绾一拿到匣子,就知道这份礼轻不了。

    东海进贡的千年沉香木,外面用黄金镂空镶嵌的祥云花纹,盒盖上还嵌了一颗鸽子蛋大小的夜明珠,光是这个盒子就已经价值连城,想必周贵妃的身份,也不可能用如此贵重的盒子,却装一支普通的珠钗送给她。

    一支剑舞,自然是当不起如此厚赏的。秦绾很清楚,重礼也好,表示亲密也好,都是周贵妃替太子拉拢她的手段而已,所以,不管是什么,她都可以收得心安理得。

    “娘娘,宁王殿下遣人来问,秦小姐是否可以出宫了?”一个宫女走进来道。

    “哟,这是已经等不及了呢。”周贵妃抿嘴一笑道,“那本宫就不留你了,免得宁皇叔等急了。”

    “娘娘取笑了,小女告退。”秦绾道。

    “铃儿,送秦小姐出去吧。”周贵妃道。

    “是。”宫女脆生生地答道。

    秦绾又行了一礼,跟着那叫铃儿的宫女走出内殿,将手里的匣子交给了等候在门口的荆蓝。

    “秦小姐真是厉害,明光殿的宫女内侍们都极为佩服的。”铃儿倒是不拘谨,笑吟吟地说道。

    秦绾微微扬眉,笑而不语。

    大约是没有回应,铃儿也觉得无趣,下意识地住了口,沉默地在前面带路。

    出了宫门,铃儿一福身,转身回明光殿。

    秦绾抬头看去,却见距离宫门不远的地方,李暄正和夏泽天说着什么,他们两人倒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反而是身后的护卫一个个如临大敌。

    李暄只带了一个莫问,不比西秦使节团的人多势众,只是看起来明显淡定得多。

    最重要的是,西秦的那位正使大人正在不停地擦汗,看向夏泽天的目光充满了哀怨和恳求。

    “王爷和世子这是在聊什么呢?”秦绾带着荆蓝笑眯眯地走过去。

    “没什么,在说今天夜色不错。”李暄淡然道。

    秦绾一抬头,看见那一抹弯弯的新月,也不觉点点头,表示赞同道:“确实挺不错的样子。”

    “秦小姐。”夏泽天打了个招呼。

    “世子好。”秦绾依旧笑得如沐春风,一脸诚恳道,“怎么不见夏小姐?”

    这话一出,不仅是夏泽天脸色一黑,整个西秦使节团的人都忍不住朝她怒目而视。

    你还问?夏婉怡不是被你整得半死不活的吗?她能出现在这里才叫奇怪好吧!

    “有劳小姐动问,婉怡身体不适,先行返回使馆休息了。”夏泽天皮笑肉不笑地答道。他直到现在都想不通,就算东华的皇帝重视宁王,可也不至于无条件纵容到这种地步。

    找个理由拒绝了婚事也就完了,宁王也不能因为皇帝不让他杀夏婉怡就翻脸吧!

    随便要杀盟国的郡主,起因还是那位郡主想嫁给他,这事本身也不占理。

    “这样啊,那还请夏小姐多休息,好好找个大夫吧,这样的身体,怎么嫁人呢?”秦绾一脸关切地道。

    听到这句话的人都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嫁人?夏婉怡脸上的伤要是治不好,她还有嫁人的一天吗?

    “本世子还要回去看看舍妹,告辞。”夏泽天觉得他还能平静地面对李暄,但若是和秦绾多说几句话,一定会打破了自己从来不打女人的原则的。

    当然,如果李暄和秦绾能知道他的想法,一定也很无语。

    不打女人?你倒是打打看,秦绾那是普通女人吗?

    夏泽天号称战神,马上功夫确实厉害,可下了马的短兵相接,秦绾让他一只手都能打得他满地找牙好不好?

    看着西秦使节团风风火火地离开,秦绾不禁莞尔,刚刚,她可是真以为夏泽天会忍不住直接想动手打她呢。

    可惜了,错过了一个能光明正大揍他一顿的机会。

    “玩得很开心?”李暄道。

    “嗯,挺开心的。”秦绾点点头,亲自动手将纯钧剑挂回他腰上去,又笑道,“这可好,以后这京城想找个肯嫁你的女子都没有了。任谁都知道,王妃善妒,敢爬床的女人,杀!”

    “你善妒,挺好的。”李暄认真道。

    “当真?”秦绾斜眼看他。

    “别的男人接近你,我会想杀了他,以己度人,你也该是如此。”李暄答道。

    秦绾愣了一下,随即好奇道:“我见你也没想杀了苏青崖、沈醉疏他们。”

    “他们当你是朋友,并非心悦于你,而你也同样当他们是朋友,我并非不分青红皂白就不许你身边出现别的男子。”李暄道。

    “嗯……”秦绾想了想道,“说起苏青崖,明天大概还有热闹瞧。”

    “关苏青崖什么事?”李暄一怔。

    “苏青崖和西秦的关系不错,不论是西秦皇族官府,还是西秦的江湖,都不错。”秦绾解释道,“所以,原本他是打算,替我报了仇,如果还没死,就跑去西秦避难的。”

    “苏青崖认识夏泽天?”李暄抓住了她话中的重点。

    “应该说,夏泽天认识唐少陵,而苏青崖和唐少陵的关系非常不错。”秦绾道。

    “夏泽天去求苏青崖医治夏婉怡的话,苏青崖会不会治?”李暄问道。

    “会。”秦绾点点头。

    “那你早知道?”李暄很诧异。若是秦绾知道苏青崖会医治夏婉怡,似乎就不应该只给这么一个不轻不重的教训才对。

    “就是因为会,所以才有热闹瞧呀。”秦绾眨了眨眼睛。

    “……”李暄无言,忽然感觉到,秦绾所说的热闹,似乎和他想象中的那种热闹,很有些差距。

    将秦绾送到安国侯府,李暄还是若有所思。

    秦绾进了门,让她没想到的是,秦建云的贴身护卫竟然直接等在门口。

    无奈之下,她只得让荆蓝先回碧澜轩,自己去了书房。

    “那个西秦的郡主究竟怎么回事?”秦建云劈头就问。

    “爹爹在前朝不是都看见了嘛?”秦绾笑眯眯地说道。

    “所以,你真的……把人杀了?”秦建云道。

    “哪儿能呢,就算陛下说准奏,女儿也不能真的血溅宫廷嘛。”秦绾不经意地道,“只是给了点小小的教训罢了。”

    “那就好。”秦建云很满意,怒气也消退了不少。

    对于镇南王世子这兄妹俩,其实他也是很有意见的,跟他抢女婿?要是真被得逞了,岂不是把他安国侯府的脸面放在地上踩了!不过,对于李暄,他真是满意得不能再满意了。后院有别的女人,随便杀?就算也号称洁身自好的端王,府里还有两个侍妾呢。

    “爹爹放心,女儿哪里是会吃亏的人。”秦绾笑道。

    “你再精明,也是个姑娘家的,有些事情,女子注定会更吃亏些的。”秦建云叹息道。

    只可惜,秦绾是个女儿,若她身为男子,有这等心智本领,又是嫡出,他哪还用担心安国侯府的未来?正如凌从威所说的,秦绾的能力,足以护持一府一世荣耀。

    “没事的话,女儿先回去休息了。”秦绾道。

    “去吧,明天好好休息。”秦建云道。

    “是,爹爹也早些歇着吧。”秦绾关心了一句。这一夜,除了秦绾,整个安国侯府就没几个主子能睡得安稳的。秦珠更是整夜做噩梦,被惊醒了好几次,闭上眼睛就看见秦绾一手提剑,脸上带笑,满身血迹的模样。实在无法,干脆半夜跑去幽兰阁和秦珍挤一张床。

    第二天一大早,朔夜匆匆敲响了碧澜轩的房门。

    秦绾正起身梳洗,就听朔夜来报,苏宅出事了,不禁无语。

    虽然她昨晚就对李暄说有热闹看,但这速度……也未免太快了一点吧?

    让夏莲加快速度,换了一身利索的衣裙,随意挽了发髻,插上两枚玉簪,她直接带着朔夜和荆蓝出了门,一边才问道:“怎么回事?”

    “镇南王世子一大早就怒气冲冲地闯进了苏宅,门口的侍卫阻拦不住,还被打伤了,只能先回安国侯府报信。”朔夜简略地道。

    “这也太嚣张了吧?”荆蓝怒道。

    秦绾无奈,苏青崖到底干了什么,居然把那个城府极深的夏泽天气成这副模样?

    好在苏宅距离侯府真的不远,一会儿工夫便到,只是,一进门,就听见里面传来的打斗声。

    秦绾放慢了脚步,看着蝶衣握着一把剑,硬生生将夏泽天挡在院子里,不由得佩服自己的先见之明。真遇上一个高手,侯府的侍卫可不管用,也真就是看门免打扰的作用,有事还是蝶衣更靠谱。

    夏泽天长于战场,在这种小巧功夫上确实略有不如,一时间也拿不下蝶衣。

    不远处,站着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看身形,应该是夏婉怡。

    “朔夜。”秦绾叫了一声。

    “是。”朔夜闻声,一个纵身,插入两人之间,连鞘的青冥剑一压,迫退了夏泽天。

    “苏青崖!你出来!”夏泽天怒道。

    “哟,世子这是怎么了?苏公子哪里得罪你了吗?”秦绾慢悠悠地走过来。

    夏泽天一回头,盯着她的眼神很是不善,沉声道:“秦小姐最好不要插手这件事,要不然,虽然本世子没有打女人的习惯,但也不是不能破例一次!”

    秦绾莞尔一笑,按下了荆蓝的手,仪态万千地走了过去,一直到夏泽天面前才停下。

    夏泽天微微皱眉,也暗自佩服这个女子的胆量,怪不得夏婉怡那个蠢材玩不过她。

    “世子,本小姐只是想告诉你……”秦绾话还没说完,猛然出手如电,指尖在夏泽天几处穴道上一点,随即直接将人提起来,重重地往地上一摔,嫣然道,“世子打不打女人本小姐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只是,本小姐从来没有不打男人的习惯。”

    夏泽天猝不及防之下,被摔得头晕眼花,穴道传来的酸麻感更是抽空了他的力气,让他挣扎着一时爬不起来。

    然而,他眼中却是一片不可置信的神色。

    虽然他也听说了昨夜的宫宴上,秦绾表演了一曲剑舞,可剑舞和武功却是不一样的,他相信自己的眼光,这个女子身上完全没有习武留下的痕迹!不像是她身边的两个侍女,一看就武功不弱。

    可是,身上的痛感分明告诉他,秦绾不仅是会武,而且还绝对是个高手!

    “哥哥!”边上的夏婉怡一声尖叫,赶紧冲了过去。

    “滚!”夏泽天一挥手,甩开夏婉怡,自己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脸色一片阴沉。

    他堂堂战神,居然……对一个女人看走眼了!

    “啊!”夏婉怡被他大力一推,站立不稳地倒在地上,连脸上的面纱也掉了下来。

    “噗——”荆蓝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

    “啊~”夏婉怡一声尖叫,慌忙用手捂住了脸颊。

    可是,在场的人哪个不是高手?就算是在夏泽天手里走不过两招的两个侯府侍卫,至少眼力也比普通人强许多,就这么一会儿工夫,该看见的不该看见的,那是全部看见了。

    要说秦绾昨晚在夏婉怡脸上划的伤口虽然深,但纯钧剑锋利无比,切口也很平整,若是用最好的伤药好好治疗,就算留个疤也不会很深,还是有办法可以遮掩的。然而,如今不过是一夜,那伤口顺着切开的地方,肌理泛出一种青黑的颜色,看上去不仅狰狞可怖,而且……简直就跟流放三千里的囚犯刺配那样,脸上碗口大的一个黑色“贱”字。

    秦绾眨了眨眼睛,也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不由得失笑道:“夏小姐看来是很喜欢这个字啊,竟然不惜用猛药也要把这个字深深刻在脸上。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你要是这么喜欢,本小姐可以帮你在另一边脸上也刻一个的。不如就刻个人字如何?”

    “贱人,挺对称的。”荆蓝笑道。

    “住口!你住口!”夏婉怡简直快疯了,也顾不得自己一向厉害的哥哥都被打了,头脑一热,就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挥掌就打。

    “回来!”夏泽天喝道。

    可惜,他喊得还是慢了点,秦绾一挑眉,直接抓住夏婉怡的手往后一扭,顺势一脚,直接把人踢了出去,在地上打了两个滚,几乎滚到了院子门口才停下。

    “秦绾!”夏泽天怒道。

    就算夏婉怡再蠢,可她名义上也是自己的妹妹,是镇南王府的郡主,秦绾的行为,完全是把镇南王府的脸面都放在地上踩。

    “忘了说了,本小姐不仅没有不打男人的习惯,不打女人的习惯也没有。”秦绾一耸肩,凉凉地说了一句。

    夏泽天阴沉地盯了她一会儿,忽的提高了声音道:“苏青崖!你一个大男人,却躲在两个女人身后,你还要不要脸!”

    “朔夜。”秦绾道。

    “小姐有什么吩咐?”朔夜走上前,一边还警惕地盯着夏泽天。

    “世子嫌弃我和蝶衣是女子,想必荆蓝也是被嫌弃的,还是你陪世子聊聊吧。”秦绾道。

    “聊什么?”朔夜黑线。

    “比如,聊聊世子究竟有多恨**郡主这个妹妹?”秦绾笑道。

    说实话,夏婉怡自己,就算她想,也没那能耐把自己的脸折腾成这副模样的。

    “苏青崖!你滚出来,和本世子把话说清楚!”夏泽天道。

    终于,房门一开,一身白衣的苏青崖很不耐烦地走出来:“大半夜来吵还不够,大清早又来,夏泽天,你是不是真觉得,本公子不敢毒死你?”

    “苏青崖,本世子和你无冤无仇,甚至还有旧,你把本世子的妹妹弄成这副模样是什么意思?”夏泽天冷声道。

    要说他今天来是为夏婉怡讨公道,那倒真不至于。他也只是觉得自己的面子被伤到了,若是不能让苏青崖给个交代,实在咽不下这口气罢了。

    “本公子一根手指都没碰过那个肮脏的女人,关本公子什么事。”苏青崖道。

    “药不是你给的吗?”夏泽天道。

    “谁跟你说那是伤药的。”苏青崖一脸鄙夷地看着他,“大半夜地找上门还毁我一炉药材,本公子就说给你的不是毒药,你也不能信吧?”

    “……”夏泽天额头青筋直跳。他承认自己上门有些急,但昨夜苏青崖看起来不是也没计较吗?听他说完来意就直接丢了瓶药膏给他,谁能料到他会一言不发地给瓶毒药啊!

    “我要杀了你!”夏婉怡爬起来,因为翻滚使得头发蓬乱,衣服上也满是泥土,看起来就像是个疯子。

    荆蓝上前一步,一掌直接把人继续拍飞,又笑道:“朔夜好像是不打女人的,我来代劳吧。”

    朔夜看了她一眼,一脸的郁闷:“她也算女人?”

    “……”荆蓝沉默了一下,败退,“你说得对。”

    “本世子要一个解释。”夏泽天沉声道。

    反正,他绝对不相信苏青崖真的只是因为他上门的时间不对才给他一瓶毒药的,更何况,这毒药要不要这么恰到好处,毒不死人,却让夏婉怡脸上的字再也消除不掉了?

    看起来,倒像是和秦绾配合得天衣无缝似的。

    “解释什么?本公子三不救,那个女人一条不剩地都犯了,毒死她又如何?”苏青崖挑眉。

    众人都无语了。

    你苏神医看夏婉怡不顺眼……好吧,这个可以有,但人家真的没想自杀或是自残好吗?

    “作死的,就不算自杀了?”苏青崖疑惑地问道。

    “好吧,算。”秦绾擦了把汗。

    就算她猜到了苏青崖不会让夏婉怡好过,但狠到这种程度,也真是……绝了。

    “本世子和唐少庄主是朋友。”夏泽天沉声道。

    这也是他之前从不怀疑苏青崖给他的药有问题的原因,江湖皆知,苏神医虽然脾气不好,性格更不好,但至少,他从来不坑朋友。

    苏青崖的朋友不多,除掉死了的欧阳慧,唐少陵大概是最重要的那个了。

    “你又不是唐少陵。”苏青崖很淡定。

    如果是唐少陵本人在这里请求,或许他还会犹豫一下。不过夏泽天么……不过是在鸣剑山庄曾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罢了,在他眼里算是个什么东西。何况,夏泽天身为镇南王世子,西秦战神,位高权重,放低身份和唐少陵一个江湖中人结交,要说不是看在鸣剑山庄在西秦崇高的江湖地位份上,谁信?

    夏泽天嘴角微微抽了抽,握紧了剑柄。按照苏青崖的逻辑,就算他说他是西秦太子的堂弟也没用吧。毕竟,跟苏青崖关系不错的是太子本人。

    他一生顺利,就算偶有挫折,那也是战场上的事,没想到到了东华却处处受挫,让他有一种发泄不出来的愤怒感。

    “没事的话,你们都可以走了,本公子从来不医自己毒的人。”苏青崖理所当然地下了逐客令。

    “本世子记下了!”夏泽天一声冷哼,转身喝道,“走!”

    “哥哥,我的脸怎么办?”夏婉怡慌乱道。

    “凉拌!”夏泽天道。

    “哥哥!”夏婉怡一下子就没了之前的疯狂,她很清楚,自己这张脸若是不能恢复如初,那这辈子就完全毁了,就算回去西秦,也不可能有人会娶她,而连这点利用价值都没有了的话,可以想象,她以后生不如死的生活了。

    夏泽天根本没看她一眼,直接从她身边走过。他心里更清楚,以苏青崖的手段,夏婉怡的脸是不可能治得好了,这个妹妹,还是趁早放弃的好,以免这蠢笨的性子将来捅出更大的麻烦来。

    妹妹这种东西,王府里虽然不多,但还是有几个的,回头跟母亲说一声,再记一个到她名下便是了。

    秦绾等人也看得出来,以夏泽天的狠辣,夏婉怡绝对是被放弃了。不过,也没人会同情她。

    就像苏青崖说的,作死,就不是自杀了?

    希望那个贱字能让夏婉怡深刻明白一个道理,不作不死啊!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和美女班主任合租〕〔白雅顾凌擎〕〔婚心计,老公轻点〕〔沈娴秦如凉〕〔神医狂妃:邪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