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妃当道:摄政王〕〔买个王爷做相公〕〔独家蜜爱:晚安,〕〔我的分身是天神〕〔我送外卖的那些事〕〔最强狂兵〕〔兽血青春〕〔九仙帝皇诀〕〔蹭出个综艺男神〕〔关山重重梦〕〔最强妖孽〕〔荒野的召唤〕〔沧海纪〕〔最穷岛主〕〔火影之最强人类〕〔重生天后辣军嫂〕〔核桃空间通万界〕〔碎星物语〕〔储备粮的逆袭〕〔司徒先生,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三十二章 你管杀,我管埋
    喧闹的明光殿渐渐安静下来,众人都好奇地看过来,一边窃窃私议着。

    尤其是七皇子的生母如妃更是气得脸色铁青,看着夏婉怡的目光简直要把人给凌迟了。

    如妃出身也不低了,她是已故容太傅的嫡长孙女,虽说容家现在的家主,她的父亲只是在翰林院任了个闲置,但容家也算是桃李满天下的清流,如妃入宫多年,尽管谈不上受宠,因为生下了五皇子和七皇子,得封妃位,在宫里也算有些脸面,如何受得了被一个外邦女子当众嫌弃自己儿子?

    周贵妃也很是没趣。

    这一代的皇子妃短命的多,不仅是李钰的原配早逝,七皇子谨郡王李铎的发妻去年难产,一尸两命,现在后院也是空置。

    周贵妃原本也是想起了肃郡王李君息和南楚南昌公主的婚事,想着依样画葫芦,将一个西秦郡主许给李铎,绝了他的登天之路。毕竟,现在皇子们除了她的两个儿子,就只有谨郡王还能看了。就算性格弱了点,可至少身体健康,又没什么过错不是?

    要说如妃坚决反对也罢了,可夏婉怡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是要做给谁看?

    夏泽天都说了,**郡主是要和亲的,难不成东华的皇亲贵胄,还任由她挑挑拣拣不成?

    再说,她也就是顺口提了一句七皇子与她年貌相当,其他什么都来不及说呢,这夏婉怡就当场给她跪下了!

    周贵妃表示,她真的无法理解外邦女子的想法,大约她和东华贵女的大脑构造是不一样的吧?

    “有话好好说还不成吗?你先起来。”尹淑妃僵笑了一下,只得打圆场。

    不过,她也被吓了一跳好吗,这样的姑娘,送来和亲,镇南王才是脑子有坑了吧。

    “是。”夏婉怡在侍女的扶持下,小心翼翼地站起来,又偷望了周贵妃一眼,但惊慌如小鹿的模样,让周贵妃更气得内伤。

    原本一直纠结江涟漪这个儿媳妇性子太过泼辣,没有太子妃的气度,但如今看来,就算是江涟漪,也比这个看起来温温柔柔的女子强多了!

    “坐吧。”周贵妃揉了揉额角,只觉得头疼得厉害。

    皇后身体不好,陛下说了,**郡主的婚事让她来看,可有这么一回,她还敢随便做媒吗?

    一个如妃已经被气着了,再来几次,人家都能迁怒到她身上来了,这种女子,谁家愿意娶回去当媳妇?

    “郡主不肯嫁给七皇子,莫非是有心上人了?”尹淑妃掩着嘴轻笑道,“若是有……郡主不妨说出来,贵妃姐姐帮你做个主,不是皆大欢喜?”

    “我……”夏婉怡低下了头,手上捏着自己的袖子,耳根微红,一副羞涩的模样,任谁看见都知道,尹淑妃这是猜对了。

    “秦姐姐,我有预感,你有麻烦了。”凌霜华低声道。

    秦绾一耸肩,很有兴趣地盯着夏婉怡。

    “真是有心上人了吗?”周贵妃微微缓和了口气,挤出一个笑容来,柔声道,“你这孩子,怎么也不早说?本宫差点都乱点鸳鸯谱了,来,告诉本宫,郡主是喜欢上我们东华哪位公子了?”

    “婉怡……”夏婉怡脸上露出挣扎的神色,犹豫了许久,终于一咬牙,开口道,“贵妃娘娘,婉怡喜欢宁王殿下,请娘娘成全!”

    “什么?”周贵妃愕然。她没有听错吧?

    一瞬间,整个明光殿都安静了一下,随即就是嗡嗡的低语声,更有不少目光朝着秦绾这边看过来。

    “她还真敢说?”凌霜华睁大了眼睛。

    “今天是最好的机会,她当然敢。”秦绾一声轻笑。

    “你怎么能这么淡定?”凌霜华气道。

    “不是早就说过了,大不了我弄死她。”秦绾平静道。

    一边听到她这句话的夫人千金们下意识地都往远处挪了挪。秦家的大小姐……以前是个疯女啊,也不知现在是不是真好了,怎么看起来像是还没好的样子呢?

    “你说……你喜欢宁王?”好半晌,周贵妃才艰难地开口道。

    “是,请娘娘成全。”夏婉怡既然已经说出口了,那就是打算豁出去了。

    “可是,宁王殿下已经定亲了,很快就要迎娶王妃。”尹淑妃微笑道。

    “只是定亲,不是还没有成婚吗?”夏婉怡傲然道,“当然,若是那位小姐不肯退亲,我也可以同意让她进门为侧妃。”

    周贵妃和尹淑妃互望了一眼,心意相同。早知道就不该接下这差事,分明就是个天大的麻烦!

    夏婉怡只说女方不肯退亲,难道就没想过,宁王愿不愿意娶她吗?

    明光殿里的夫人千金看着夏婉怡的目光也极为诡异,非我族类,果然……那啥啊。

    只有张氏母女是真的高兴,尤其是秦珠,要不是有秦珍压着,怕是要起身欢呼了。

    秦绾倒霉,她最开心了!

    何况,**郡主身份高贵,东华和西秦是盟国,和亲之事事关国体,秦绾要是识大体,就该乖乖让出正妃的位置。

    “呵,如此不要脸的女子还真是史上罕见,看来西秦的文化果然和我东华大相径庭。”凌霜华站起身,大声说道。

    她本是嫉恶如仇的性子,偏生碰上秦绾这副像看别人的好戏的模样,她就恨得牙根痒痒的,若是不说些什么,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去。

    一个外邦女子,跑到东华的皇宫里来撒野,当满京城的闺秀都不存在吗?

    “就是,果然是蛮夷之国。”第一个附和的居然是杜芊儿。就算杜芊儿现在已经放弃了,但李暄毕竟是她曾经迷恋过的男子,若是李暄娶了他自己选中的女子倒也罢了,她顶多是羡慕一下秦绾,但要是李暄被迫娶了这个不知所谓的夏婉怡,她绝对不甘心!

    “还没听说过女子自己当众提亲的,果然不知羞耻。”另一边也传来讽刺声。

    众人闻之不禁纷纷侧目。要说这话杜芊儿说也还罢了,可安绯瑶……满京城谁不知道追在宁王身后跑,死活不肯说亲的姑娘是哪个?

    夏婉怡不是没听见,但她深知不能回嘴,只是头也不回地站在那里,紧抿着嘴唇,一脸委屈却倔强的模样。

    “长乐郡主怎么说?”周贵妃也无奈了。

    要说连不相干的人都知道出头,你这个正主怎么还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被直接点名了,秦绾也没法继续看戏,哀怨地看了凌霜华一眼,慢吞吞地站起身走上前。

    “秦小姐,都是我不好,只是……我西秦女子敢爱敢恨,就算对不起你,我也要说出我的心意。”夏婉怡坦然地面对她跪了下去,正色道,“秦小姐,请你成全我们吧!”

    秦绾皱了皱眉,其实她很不喜欢成为目光的焦点,尤其是张氏母女方向传来的那种**裸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更让她有一种直接把人弄死的冲动。

    “长乐郡主?”周贵妃见她只是不说话,不由得有些着急。

    “贵妃娘娘,小女只是在思考,夏姑娘口中说的‘我们’,究竟是她和谁呢?”秦绾慢慢地开口道。

    这句话一出,顿时满殿静默。

    隔了好一会儿,不知是谁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随即,零零碎碎的笑声逐渐连成一片。

    秦家大小姐果然是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一击毙命。

    也是,“我们”啊,夏姑娘你说这话,宁王殿下同意了吗?

    周贵妃原本绷着的脸也不禁莞尔。

    之前儿子告诉过她,秦绾是他的同盟,心智聪慧,若有为难之处,可以让她帮手,如今看来,儿子的眼光果然不差,这姑娘……若非名声太差,当太子妃都尽够的了。不过这样也好,通过秦绾,可以把一向中立的宁王拉到自己这一边来也不错。只是,眼前这个夏婉怡……

    周贵妃的目光落在夏婉怡身上,不觉多了几分凌厉。

    威胁到她儿子的太子之位的人,都该死!

    “秦小姐,我知道你恨我,可是……”夏婉怡眼泪汪汪地开口。

    “等等。”秦绾一抬手,制止了她的话,一脸纳闷地道,“你知道?别那么想当然好吗?你从哪里看出来我恨你了,夏小姐,不得不说,幻想是病,得治!”

    “我……”夏婉怡气结,这个女人的反应怎么就这么奇怪呢?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秦小姐果然大度,连要抢自己未婚夫的女子都不恨。”安绯瑶讽刺道。

    “一只蚊子在耳边嗡嗡响,虽然很烦人,但也不至于说要恨这么严重,顶多是会想一巴掌拍死她罢了。”秦绾微笑着道,“当然,我也肯定不会恨怡兰郡主你的。”

    安绯瑶捏紧了拳头,说不出话来。

    这意思是说,她也是那只嗡嗡乱叫的蚊子是吧?

    “呵呵……”周贵妃还保持着仪态端庄,尹淑妃却直接笑弯了腰。

    自家外甥女虽然老是告状,说秦家大小姐哪儿哪儿不好,但她还是觉得,这姑娘挺可爱的。

    尹淑妃进宫前也是爽利的性子,虽然多年的深宫生活磨平了不少棱角,但对于夏婉怡这种女人,说不上同仇敌忾,只是,是个正常女人都不会喜欢。

    夏婉怡脸上青青白白的不住变换,跪在那儿也不知道是应该继续跪着,还是起身比较好。

    虽然之前在宁王府的时候,她已经领教过秦绾的口舌之毒,可那毕竟是在私底下,并没有被外人看见的。可这里是什么地方?是皇宫,是宫宴,是高位嫔妃和满城贵妇千金的面前!

    而秦绾,居然能当众骂她不过是蚊蝇之患,可以直接一巴掌拍死?

    这个女人,就不怕别人说她没教养,看不起她吗?

    “夏小姐还想说什么?”秦绾轻声细语,很是温柔。

    “我……”夏婉怡哑然。

    本来她确实还有一肚子话要说的,可碰上个比她还说得出口的秦绾,她反而没词了。

    不是说东华和南楚的女子都婉约含蓄吗?怎么有个比北燕和西域女人都豁得出去的秦绾!

    “贵妃娘娘,那小女也没话说了。”秦绾笑道。

    “本宫是问你,这位夏姑娘要你退亲,你有什么看法。”周贵妃强自板着脸问道。

    “启禀娘娘,小女没有看法。”秦绾眨巴着眼睛道。

    周贵妃无语了,没有看法,那你是退呢,还是不退呢?

    私心里,她当然是不想秦绾退婚的,可夏婉怡毕竟是西秦的郡主,东华如今正对北燕用兵,西秦的态度很重要,她不能肯定皇帝是什么个意见,自然不能立刻就把夏婉怡给回绝了。

    “姐姐,这事……问秦家的姑娘也不算吧,不如……问问宁皇叔的意见?”尹淑妃在旁边笑道。

    不管退不退亲,也不是秦绾一个姑娘家做得了主的,真正能做主的安国侯和宁王,都在前朝呢,正好,西秦的世子也在,可以当面说清楚。

    “说的也是。”周贵妃点点头,招手唤来贴身宫女,吩咐了几句。

    夏婉怡咬了咬嘴唇,有些不安,但想起进宫之前哥哥的吩咐,还是定下了心。这种情况,不是早有预料吗?后宅女子只知道爱不爱的,但前朝,当着使节团和文武百官,这种事关国体的事,男人定然不会拒绝的。何况,哥哥也在呢。

    “郡主怎么还跪着呢,先起来吧。”周贵妃又道。

    “秦小姐若是不原谅,婉怡不敢……”夏婉怡含着泪看着秦绾,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这样啊。”秦绾歪了歪脑袋,状似思考了一阵,随即慨然道,“那你随意。”

    夏婉怡一愣,随即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居然就这么回座位上去了。

    “唉,这种事,要人家马上原谅你也有些困难呢,郡主还是先起来吧。”尹淑妃说了一句,语气里满满的幸灾乐祸。

    夏婉怡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真是进退两难。

    起来吧,这一看就是做给人看的,只怕所有人都在暗中嘲笑她了。可要是继续跪着……正主都走了,难道一直跪到宫宴结束吗?何况,就算跪到宫宴结束,一样是被人看了笑话了。

    “秦姐姐真厉害。”凌霜华已经笑得直接滚到秦绾怀里去了。

    “是对手太渣,还不如我家那个妹妹。”秦绾一耸肩,给自己倒了杯果子酒润润喉,一脸的轻松。

    夏婉怡的段数,实在还比不上秦珍,只不过她有个和亲郡主的名头罢了。

    “不过,秦小姐就不怕有损自己的名声?”另一边凑过来一个小姑娘。

    秦绾怔了怔,有些茫然地看向凌霜华。

    这谁?原谅她,满城的名门闺秀,她虽然知道名姓,但能和人对上号的,着实没几个。

    “我是太子少傅管斯之女管初雨。”少女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自我介绍道。

    “原来是管小姐。”秦绾看得出她是真的好奇,而没有恶意,也笑了笑,又道,“名声么,难道管小姐不知道秦绾……有疯病?”

    “……”管初雨顿时被噎住了。

    “秦姐姐,你觉得她能跪多久?”凌霜华笑着,手指在桌下指了指夏婉怡。

    “起来不合适,跪着……嗯,也不合适。”管初雨道。

    “所以,她在等一个台阶下?”凌霜华微微皱眉。

    “世子?”管初雨想了想道。

    “镇南王世子确实是个人物。”秦绾看了一眼管初雨,目光中闪过一抹赞赏。

    是个剔透的姑娘,倒是让她想起了早逝的雕羽,同样是水晶般玲珑的女子,可惜了。

    很快的,周贵妃派出去的宫女就回来了,只是脸色紧张得有些发白,怀里还捧着一个长长的布包。

    “我怎么感觉要出事?”凌霜华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

    “宁王殿下该不会是同意了吧?”管初雨惊讶道。

    秦绾盯着那宫女怀里的布包,慢慢的,唇边却勾起一丝笑意。

    “宁皇叔怎么说?”周贵妃硬着头皮问道。

    她这贴身大宫女也跟了她许多年了,平时见到圣上也不怵,就算宁王答应要娶夏婉怡,都不该让她紧张成这副模样才对啊。

    “这个,娘娘……”宫女没敢上前,反而距离周贵妃还有七八步距离就在大殿中间跪了下来,“宁王殿下吩咐将一件东西交给长乐郡主,并且转达一句话。”

    “不会是把定亲的信物当众送回来了吧?”安绯瑶笑道,一脸的幸灾乐祸。

    “什么东西?”周贵妃却皱起了眉。

    真要是把定亲信物送回来,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顶多就是有点对不起秦绾,可就怕……不是。

    宫女将怀里的布包放在地上,慢慢解开了上面裹着的缎子。

    顿时,满殿哗然。

    竟然是一把剑?而且是宁王素不离身的佩剑纯钧。

    众人先是一惊一乍的,但很快有人反应过来,纯钧剑,不正是长乐郡主送给宁王的吗?现在宁王把纯钧剑送回来的意思是……

    比起周贵妃难看的脸色,夏婉怡却是一阵狂喜。

    很显然,纯钧剑的来历,她也是知道的。

    “娘娘,请问,小女可以拿吗?”秦绾问道。

    毕竟剑是凶器,宁王有带剑入宫的特权,她可没有。

    “可以。”周贵妃无奈地点了点头,又有些纳闷。这姑娘也未免太镇定了吧?

    秦绾一声轻笑,给了担忧的凌霜华一个安抚的眼神,走上前去,脚尖一勾,利索地挑起纯钧剑,握在手里,又道:“王爷让你转达什么话了?”

    “这……”宫女白着脸,吞吞吐吐地说不出口。

    “说!”周贵妃一挑眉,不耐烦道。

    “请娘娘恕奴婢大不敬之罪。”宫女磕下头去,一脸的惶恐。

    周贵妃愕然。大不敬?

    “其实,就算你不说,我也大概猜得到。”秦绾一笑,纯钧剑在她手里转了一圈,“铮”的一声出鞘,古朴的剑身散发出阵阵寒气,剑尖直指夏婉怡。

    “长乐郡主,还请克制一些。”周贵妃看着她的神色也不禁心惊肉跳。

    传说这姑娘十八岁之前是有疯病的,该不会是刺激太大,疯病发作了吧?

    “娘娘,宁王殿下说……”那宫女白着一张小脸,冷汗涔涔地喊道,“王爷对长乐郡主说,依照约定,宁王府后宅的女子,郡主可持剑尽诛之。还说……”

    “我管杀,他管埋,是不是?”秦绾一挑眉。

    “……”宫女几乎整个人都要趴到地上去了,半晌才吐出一个“是”字。

    “这不可能!”夏婉怡不禁一声尖叫。

    “陛下……怎么说?”周贵妃抽了抽嘴角,又问道。

    的确像是那个冷面宁亲王会说的话,可毕竟夏婉怡也是西秦郡主啊。杀了……不合适吧?

    “陛下说……”宫女整个人都在打颤了。要说只是宁王这句话,她真不至于吓成这样,无论如何,就算是宁王本人也未必敢真在宫里杀人,更别提是长乐郡主一个女子了,可是……

    “尽管说,本宫恕你无罪!”周贵妃喝道。

    “陛下说,准奏!”宫女一闭眼,大声道。

    顿时,明光殿内一片死寂。

    周贵妃和尹淑妃对望了一眼,也不禁傻眼。

    虽然,她们也觉得,陛下可能不会同意这婚事,可是居然连宁王要宰了夏婉怡都干脆地同意,这也实在太出人意外了。

    “秦绾,遵旨。”秦绾勾起唇角,露出一个明亮的笑容,慢慢举起纯钧剑,冰冷的剑锋轻轻贴住了夏婉怡的脸。

    皇帝会同意,实在不是什么出乎意料的事。

    她是无名阁主,皇帝心知肚明。只要她愿意,皇帝能给她建座庙把她当菩萨供起来。

    若说她要杀了夏泽天,也许皇帝还会考虑一下后果,可一个郡主,东华还担得起!

    “你……你不能杀我。”夏婉怡只觉得全身瘫软,看着秦绾的眼中满是恐惧。

    做梦也没想到,秦绾居然敢在宫里杀了她,而且东华的皇帝,居然同意!

    哥哥呢?哥哥为什么不阻止?他是镇南王世子,若是愿意救自己,东华皇帝怎么可能不给哥哥面子?

    不过,这回她是冤枉夏泽天了,夏泽天对她虽说没什么兄妹感情,但他也不是有很多妹妹可以消耗,不到必要时候,还是不会轻易舍弃夏婉怡的。事实上,在皇帝说出“准奏”两个字的时候,夏泽天才是最不可置信的那一个。

    在他想来,宁王也好,皇帝也好,顶多就是不同意,可以想别的办法。不同于夏婉怡的心高气傲,在夏泽天心里的底线是,让夏婉怡做平妃或者侧妃也可以接受。可是,怎么也没想到,宁王直接就要杀了夏婉怡,而皇帝,居然还同意!

    “我为什么不能杀你?”秦绾巧笑嫣然,剑锋慢慢地在夏婉怡脸上移动。

    夏婉怡全身寒毛直竖,却像是被人点了穴道似的,一动都不敢动。

    强自镇定了一下,她还是觉得秦绾只是吓唬她,并不敢真正血溅宫廷,缓缓地说道:“秦小姐,你不能杀我,我国与东华是盟国,你担不起破坏同盟的责任。”

    “夏小姐是不是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我又不是要杀了世子。”秦绾好笑道,“一个带着西域血统的女人……你以为你重要到能让西秦和东华开战?别说你担不起,就算是世子……也不敢让镇南王府担上挑起两国战争的红颜祸水的名义,懂?”

    “红颜祸水的话,难道你不是吗?”夏婉怡道。

    “我是啊。”秦绾却坦然地点点头,又笑道,“可是,就算是祸水,本小姐也担得起,不像你这个软骨头,明白?”

    “你!”夏婉怡气急。

    “你不是说,我不敢杀你吗?”秦绾的表情很温柔,忽的神色一正,握剑的手反手一划。

    千古名剑吹毫立断,夏婉怡只觉得脸上的皮肤一凉,直到抹了满手的血,这才感觉到疼痛,不由得一声尖叫。

    “霜华,酒。”秦绾转头道。

    凌霜华一愣,虽然不知道她要酒干什么,但还是拿起桌上的酒杯,直接当做暗器丢了过去。

    秦绾手一伸,纯钧剑平展,酒杯“叮”的一声脆响落在剑身上,连杯中的酒液都没溅出一滴。

    “好功夫。”尹淑妃欢乐地拍手。

    至于夏婉怡?连镇南王世子都放弃了,还用在乎她的脸面?

    “两位不愧是将门虎女。”如妃也笑着点点头。对于夏婉怡这个嫌弃自己儿子的女人,这时候不踩她还要等什么时候踩?

    “多谢娘娘赞赏。”凌霜华毫不客气地领受了。毕竟,秦绾接得虽然巧妙,但换成个没有武功底子的女子来掷这杯酒,只怕离手就洒了。

    “夏小姐,这杯酒呢,算我敬你的。”秦绾微笑着将酒杯放在夏婉怡面前。

    夏婉怡呆了呆,下意识地去看酒杯,随即眼中流露出恐惧的光芒,“啪”的一下将酒杯扔出去老远,碎瓷片洒了一地,然后整个人晃了晃,尖叫了一声就晕了过去。

    至于原因,其实之前除了她自己,每个人都看得清楚。

    秦绾那一剑虽然看起来只是手腕动了一下,但实际上因为速度太快,无数个动作都仿佛合在了一起,直到她停手,众人才看见,夏婉怡娇媚的右边脸颊上,竟然被划了一个“贱”的血字。

    就看那流血量也知道,这绝对是要留疤的了,只怕这位郡主以后就得顶着脸上这个“贱”字出门了,这还不如死了呢……

    “胆子真小。”秦绾随手还剑入鞘,冷然道,“我不杀没有反抗能力的人,算你晕得是时候吧。”

    众人顿时无语,夏小姐就算醒着,也没有反抗能力好吗?在场的人,除了凌霜华,谁都没那能力。

    “秦姐姐威武。”凌霜华拍手道。

    “果然是秦侯之女。”周贵妃也赞叹道。

    “弄脏了娘娘的明光殿,倒是小女的不是了。”秦绾笑道。

    “无妨。”周贵妃示意两个宫女拖走昏迷的夏婉怡,又道,“既然大家都来了,也没得为了个扫兴的人就白来一趟。至于长乐郡主……听说郡主在南楚皇宫一曲剑舞惊艳四座,不如献舞一曲,本宫就不怪你血溅明光殿,如何?”

    “娘娘有命,小女自当遵从。”秦绾笑笑,又道,“霜华替我伴奏?”

    “好啊。”凌霜华欣然道。

    很快的,明光殿的地面就被打扫干净,侍女也捧了古筝上来。

    “姐姐要什么曲子?”凌霜华在琴案前坐定。

    “那就……将军令吧。”秦绾随口道。

    要是普通的曲子,她也不需要凌霜华来弹奏,在场的女子中,也只有凌霜华这个本身自幼习武,又在凌从威军中感受过战士气息的人才能弹奏出几分金戈铁马的意境来。

    “好。”凌霜华答应一声,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按上琴弦,拨动出了第一个音节。

    秦绾握着纯钧剑,唇边含着笑意。

    剑舞,其实她是不会的,只是舞剑嘛,不过就是舞得好看些罢了,那些在实战中没什么用处的花招虚招,仅仅用来表演的话,还真是很漂亮的,再注意一下节奏,让步伐合着曲调。再加上,她是真正会轻功的,霓裳的长裙在空中旋转飞舞,那可不是普通的舞姬能做出来的动作。

    一曲终,所有人都愣在当场,久久回不过神来。

    这就是秦绾,曾经的疯女?

    如此的风华绝代,满座皆惊。

    想必,多少年之后,这场剑舞都会被大部分人记在心里的。

    ------题外话------

    这章虐得爽不爽?嘿嘿~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贴心萌宝荒唐爹〕〔呆萌小青梅,竹马〕〔快穿之恶女驯夫记〕〔婚心动魄:神秘人〕〔霍长渊林宛白〕〔落魄佳人千金难换〕〔人间极乐〕〔黑帝1001度蜜爱:〕〔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