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阑玉思〕〔血色天途〕〔总裁爹地〕〔邪帝独宠:至尊大〕〔美女总裁的特种神〕〔异能诡妃:邪尊,〕〔方外:消失的八门〕〔若华的小时空直播〕〔嫡女冥妃:魔尊,〕〔海贼之无限觉醒〕〔腹黑boss霸宠:逃〕〔修行在三千小世界〕〔我只想当一个安静〕〔重生蜜宠:景少,〕〔剑破九天〕〔重生之逆回千年〕〔变身绝色神姬〕〔校花之无敌仙少〕〔逍遥小仙农〕〔人道帝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三十章 贱人就是矫情
    秦绾走出书房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

    走进花园,她却很无语的发现,夏婉怡竟然也在,而且和其他人相处得挺好的。她来的时候,正与秦珠秦瑶相谈甚欢,完全看不出之前被气狠了的模样。

    白莲反而不在,估计是见了秦珍尴尬,陪客的是白荷,只是白荷根本懒得应付这一群在她眼里和姐姐差不多的“名门淑女”,反而拉着荆蓝一起,带着秦珑上树掏鸟窝,玩得不亦乐乎。

    不过,秦珍和夏婉怡等人显然也看不上白荷这种粗鲁野蛮的行为,两拨人泾渭分明。

    “你们……干什么呢?”秦绾很无语。

    她对秦珑的教育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小姑娘的礼仪还是跟桂嬷嬷学的呢,怎么一出了门,居然能野得爬树蹿房了?关键是,爬树就爬树,可你能不穿着裙子爬树吗?

    “姐姐……”秦珑吓了一跳,像个树袋熊似的扒在离地足有两米高的树杈上,好像只上得去下不来的小猫。

    “呃……”共犯白荷汗颜。

    原本想抓只小鸟的,可谁知带着个小丫头爬树这么不容易,弄得秦绾都来了。

    “荆蓝。”秦绾又好气又好笑地叫了一声。

    她倒是不担心她们的安全,有荆蓝在下面看着,就是想摔着也挺不容易的。

    “是,小姐。”荆蓝笑眯眯地应了一声,身子轻飘飘地在树干上一点,就站到了树上。

    “哇!荆蓝姐姐也会飞!”秦珑一声欢呼。

    “那小小姐要不要飞飞?”荆蓝伸出手。

    “要!”秦珑连连点头。

    荆蓝附身把小姑娘抱起来,一手抓着白荷,一跃而下。

    “说吧,这是干嘛呢?”秦绾道。

    “姐姐姐姐,我想要小鸟。”秦珑从荆蓝怀里溜下来,扯着她的衣袖撒娇。

    “小鸟是吧?”秦绾抬起头,眯着眼睛看了看,果然发现树枝上有一个鸟窝,顿时飞身上树,抄起鸟窝,连着鸟窝和里面四只嗷嗷待哺的小鸟一起拿了下来,交给秦珑,又吩咐道,“别弄死了,玩够了就让荆蓝放回去,不然它们的爹娘回来找不到孩子会伤心,知道吗?”

    “知道了!”秦珑脆生生地应道。

    “啪~”另一边传来瓷器碎裂的声音。

    几人一回头,却见秦珍脚边碎了一只茶杯,正傻傻地看着这边,一脸的震惊之色。

    “二妹怎么了?”秦绾问道。

    “你……你……”秦珍指着她,半天说不出话来。

    “原来大堂姐是会武功的吗?”秦瑶惊讶地说了一句,但眼中闪过的却是一丝轻蔑。

    好好的侯门千金,不学学琴棋书画,却去学那些粗俗武夫的东西,也真是自甘堕落了!

    “是啊?你不知道?”秦绾回答得理所当然。

    “……”众人都无语。

    如今武将的地位虽然不低,但名门闺秀习武的,满京城也就一个凌霜华,那还是将门虎女,家学渊源——好吧,秦侯原也是武将出身来着。

    然而,凌霜华虽然习武,但女儿家该会的东西,她一样都不差,哪像是秦绾,除了棋,似乎就没听说过她还会什么。

    秦珍却想起来去年梅花节前夕,秦绾才刚出小院,在祖母那里宣称,要参加演武台的比试,如今看来,原来她不是装傻,而是认真的吗?

    “诸位小姐,晚宴已经准备好了。”侍女过来禀告道。

    “那就入席吧。”秦绾点点头,又回头道,“珑儿!”

    “哦。”秦珑应了一声,恋恋不舍地把鸟窝交给荆蓝放回树上去。

    “荆蓝,你给这两只泥猴子收拾一下再来。”秦绾顺手把白荷也丢了过去。

    “是。”荆蓝笑着应了。

    “几位妹妹,我们走吧。”秦绾道。

    “有劳姐姐了。”秦珍很快已经收拾好复杂的心情。

    不就是武功吗?虽然仍然有些震惊,但对于她们来说,武功其实真不是什么有用的东西,所以震惊过后,也就那样了。

    “几位妹妹,这边走。”夏婉怡微笑着,仪态万千地带路,宛若一副主人的模样。

    “你来干什么?”秦绾一脸的惊奇。

    “我……”夏婉怡一滞,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这几个是本小姐的亲妹妹,这个是堂妹,那个是表妹,你……与本小姐无亲无故的,跟来干什么?”秦绾道。

    “我……”夏婉怡被她在人前这般下面子,不由得脸皮涨得通红,眼眶一红,眼看着又要流下泪来。

    “大姐,婉怡也是王府的客人,丢下她一个人孤零零地不好吧?”秦珍道。

    秦绾瞥了夏婉怡一眼,很有几分兴趣。

    这女子,半日功夫就能和秦珍互称名字,确实不简单。秦珍可不是秦珠秦瑶那两个没脑子的,这么快就让她有好感,看来是没少下工夫。

    “还是算了,我只是客居在此,哪有资格参加家宴呢。”夏婉怡低下了头,语气柔柔弱弱的,一副明明很委屈还故作坚强的模样。

    “有这个自知之明就好。”秦绾理所当然地点点头,转身走人。

    夏婉怡不禁目瞪口呆,她就这么走了?难道她见了自己这副自愿退让的模样,不该是投桃报李,邀请她一起入席吗?

    秦珍看了她一眼,目光中闪过一丝失望。以为这么简单的以退为进就能打动她这个大姐,也未免太天真了一点,本以为……这个西秦的郡主能更聪明一点的。

    “大堂姐,你也太小气了吧?就算是客人,一起吃个饭又怎么了?”秦瑶不满道。

    她倒是很喜欢这个女子,夏婉怡大约是远道而来的关系,对东华京城的名门并不太了解,言词间奉承备至,让从未享受过别人羡慕眼光的秦瑶浑身舒爽,自然好感大生。

    “若只是客人,那自然是无妨的。”秦绾微微勾起了唇角。

    夏婉怡看着她戏谑的目光,不禁一阵头皮发麻,直觉感觉后面不是好话,但又没有理由制止她说下去。

    “只不过,按照东华的规矩,至少我们秦家的规矩,贱妾不得上桌——你们几个要是不介意,回头我跟爹爹说,让陈姨娘曹姨娘她们都跟我们一起吃饭?”秦绾道。

    “我说过了,我不是妾!”夏婉怡要晕了。

    “不是妾,难道你还想当我表哥的正妻?”换好衣服的白荷一回来就听见这句话,顿时怒气冲冲地走过来,竟是“啪”的一下,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愤怒道,“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给我听好了,表哥是不会看上你这个番邦女子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夏婉怡做梦也没想到,宁王的表妹,宜城县主这般身份的女子,竟然会像个泼妇似的直接就动手打人,直到脸上**辣的疼痛感传来,才猛地反应过来,一声惊叫,不可置信地道:“你……你敢打我?”

    “打都打完了,还问我敢不敢,脑子有病吧?不敢的话,我打你干嘛?”白荷冷哼道。

    “你!我是西秦的**郡主!”夏婉怡道。

    “我姐姐我嫂子都是郡主,有什么了不起的。”白荷道。

    夏婉怡盯着她,脸色古怪,好一会儿,忽的笑道:“你……该不会是喜欢你表哥吧?”

    白荷一愣,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阵,一脸的鄙夷:“表哥有我表嫂一个就够了,你以为这世上谁都跟你一样不要脸,上赶着给人当贱妾?”

    夏婉怡无比暴躁。

    于是她到底哪里流露出自愿当妾的意愿了?她好歹也是堂堂郡主,皇室宗亲,当正妃都绰绰有余,最不济,也该和母妃一样,做个平妃吧!

    “县主这话说的可不对。”秦瑶忍不住道,“王府有王妃一人,侧妃两人,侍妾不定数,怎么可能只有大堂姐一个呢。”

    白荷一回头,看看她,问道:“怎么,你也想给我表哥当贱妾?”

    秦瑶张口结舌,脸上红红白白的,变幻不定,她也就随口反驳一句而已,怎么说这也是陛下封的县主,说话怎么就……这么粗鲁呢?

    秦绾在一边看戏,突然发现,对付某些贱人,白荷的战斗力简直比白莲还要高!都说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白荷不是不要脸,她只是不在乎面子,只是,世上有少能放下面子的人,可你要面子,就只能丢里子了。

    “县主误会了,秦家断然没有姐妹同嫁一夫的规矩。”秦珍只能上前解围,怎么说秦瑶都还是姓秦的,她受辱,自己脸上也不好看。

    “一个贱妾而已,一顶小轿就抬进来,连嫁妆都不需要准备,算得什么嫁。”白荷不屑道。

    于是,继夏婉怡之后,秦瑶也暴躁了。谁要当贱妾了?谁?反正不可能是她好不好,就看自己府里的姨娘被母亲整治得服服帖帖的样子,想去当妾绝对是蠢死的好不好?

    好想缝了这女人的嘴可不可以!

    “秦小姐,请问你到底对我哪里不满意?”夏婉怡左思右想,还是决定直接开口问。

    “哪里都不满意。”秦绾不假思索地答道。

    “我是**郡主!”夏婉怡怒道。

    “这点本小姐最不满意!”秦绾秒答。

    “为什么?”夏婉怡反而愣住了。她是镇南王嫡女,天生便是郡主,而秦绾是东华人,这点应该与她毫无关系才对。莫非……她是怕自己身份太高,将来压制不住自己?

    秦绾要是能看到她的想法,一定无语。这还真敢想……

    “**郡主怎么了?”秦珍道。

    “叫你们皇帝陛下给你换个封号吧,就凭你——也敢用这个慧字?”秦绾一声冷笑。

    “慧字怎么了?”夏婉怡不服。凭什么她不配用慧字?难道她还不够聪慧吗?

    “没怎么,只是,这个字是属于我的!”秦绾一抬下巴。

    “啊?”所有人都茫然。

    这个……也太强词夺理了吧?何况,大小姐你的名字封号哪里都没有这个字好吗?

    “姐姐,我饿了。”秦珑跑过来抓着秦绾的手。

    小姑娘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下午又玩疯了,加上秦绾不许她多吃点心,这会儿自然是饿了。

    “走吧。”秦绾抱起她,转身走人。

    沉默的贺晚书反倒是第一个跟上去的,然后是荆蓝和白荷。秦珠有些犹豫不定地看着姐姐,被秦珍拉了一把才跟上去,秦瑶见状,也赶紧追上她们。

    只剩下夏婉怡一个人站在院子里,神色极为扭曲。

    不是说东华的女子古板、端庄,严守闺训吗?这一个两个的,简直比西域的女子都离经叛道!

    而对于秦绾来说,夏婉怡其实连个麻烦都算不上。

    西秦派来使节团,里面有镇南王世子,虽说有些意外,也还说得过去,但多带上一个郡主,怎么想都知道,必定是用来和亲的。夏婉怡又不是有个当外祖父的皇帝在东华。

    只不过,夏婉怡眼光倒是够高,竟然看上了宁亲王,就不知道这是夏泽天的意思,还是这傻姑娘自己的意思了。

    当然人,不管是哪一种,秦绾都没打算让她如愿。

    跟她抢男人?是嫌日子过得太美好,想试试死字怎么写是吧?

    “好香。”秦珑摸了摸扁扁的小肚子。

    “小姐,我来吧。”荆蓝接过小姑娘,抱她到一边去吃厨子专给她准备的容易克化的晚餐。

    “坐吧,吃饭。”秦绾笑眯眯地摆手。

    宁王府的厨子在御厨中都是手艺数一数二的,这些日子苦心研究姬夫人的菜谱,也小有成就,在某些菜肴上还做出了独特的改变。今日听闻未来王妃带着姐妹们来了,赶紧大展身手,做了一大桌菜。

    “不用等王爷吗?”秦珍惊讶道。

    “你该不会以为,王爷会来陪着一群闺中少女一起用饭吧?就算是姐夫,也得避嫌的,何况还是未来的姐夫。”秦绾纳闷道。

    “……”秦珍愣了一下,也察觉失言,顿时默默地坐了回去。

    菜肴自然是美味的,只是除了秦绾和秦珑,似乎别人都没心情去品尝美味,气氛有些怪异。

    “夏姑娘的例菜送过去了吗?别说我们王府欺负客人。”秦绾随口道。

    “小姐,已经送过去了,只是夏姑娘说身上不舒爽,没胃口,又退了回来,总管说,晚些时候再送些清粥小菜过去。”侍女伶俐地答道。

    身子不舒爽?是心里不舒爽吧!

    秦绾一声冷笑,断然道:“送什么送?不用送了。”

    “啊?可是……”侍女怔住了。

    “她不是没胃口吗?也免得浪费粮食了。”秦绾继续道,“不但是晚饭,明天的早饭和午饭也都不用送了。大夫不是说,饿几顿是最好的治疗方法吗?要是还不好,再吃药不迟!”

    “是。”侍女迟疑着答应了一声。

    这好像有哪里不对吧?

    白荷耸耸肩,大口吃饭,一边嘀咕道:“贱人就是矫情!”

    “姑娘家的,嘴里怎么就没个把门的,还真什么都敢说。小心没有夫家敢要你!”秦绾好笑道。

    “那表嫂就给我找个家世低些的呗,有表哥表嫂在,以后我要他往东他就不敢往西,我要他赶鸡他不敢撵鸭,不就行了!”白荷随口答道。

    “你能不能有点出息!”秦绾头疼。

    白氏姐妹的婚事自然还是要她做主的,白莲那种野心勃勃往上爬的,她毫不客气丢去太子府废物利用,但白荷这种安分听话的,她倒也不介意替她寻一门好亲事,风风光光嫁出去。毕竟,也是和李暄有血缘关系的。

    但是,白荷这个脾气性子……秦绾真的很怀疑,自己能给她找到合适的亲事吗?

    一边的秦瑶像是看什么稀罕物件似的看着白荷,筷子都快被捏断了。

    要是自己有她的靠山,别说是嫁入公侯府邸,就算是皇子府也不是没可能。那怀安郡主不就做了太子侧妃吗?将来太子登基,看在宁王份上,一个贵妃位肯定跑不了。

    可这个白荷……胸无大志,得过且过,简直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一餐晚饭不尴不尬地结束,几个未嫁少女自然也不能在王府呆得太晚,秦珑更是已经哈欠连天。

    秦绾让送客的李少游跟李暄说一声,就带人回府了。

    然而,一进安国侯府,禧福苑的侍女就直接等在二门处。

    秦珑毕竟年纪小,白天又玩累了,路上就靠在荆蓝怀里睡着了。

    秦绾一皱眉,吩咐荆蓝将秦珑抱回碧澜轩,就领着一众姐妹先去了禧福苑。

    不仅是老太君没睡,张氏也在,看起来,就在她们回来之前,这婆媳两人还聊得挺开心的。

    “回来了?玩得可还开心?”老太君问道。

    “嗯……挺开心的。”秦绾想了想,点点头,又回头问道,“是吧?”

    几个姑娘互相看看,有些无奈地点点头。

    要说开心……恐怕开心的只有秦绾一个,但要说不开心……秦绾也真没把她们怎么着啊。

    “那就好,那就好。”老太君笑得脸上的皱纹都皱成了一朵菊花。

    “都是年轻姑娘家的,一起玩玩正好。”张氏也道。

    “恐怕绾儿是没有时间陪几位妹妹玩耍的了。”秦绾也懒得与她装傻,反正她已经决定了,这次从云州回来,就直接把张氏给解决了。

    老太君毕竟是亲祖母,有孝道压着,她不能怎么样,何况老太君虽然也膈应人,倒也没做什么伤害到她的事。但张氏么……也蹦跶得够久的了。

    侯府确实需要一个当家主母,但却也未必一定要是张氏。秦建云虽然年过四十,但相貌堂堂无不良嗜好,又位高权重,便是青春少女,也有的是愿意嫁的,还怕找不到一个会理家又不闹腾的继室?至于张氏,秦绾也不打算让她卷铺盖走人,她还想看看,如果秦珍从嫡女变成庶女,李钰和李钧还愿不愿意让她占着端王妃的位置?

    “你一个姑娘家的,整日里忙些什么呢。”老太君不悦道,“看账、巡查产业,这些也不是个闺阁女子该干的事。”

    “祖母说的是,孙女正想明天就禀告爹爹,把府里的账册还给母亲呢。”秦绾笑吟吟地答道。

    这话一出,连张氏都愣住了,但随即就是不可置信。

    这个女人竟然会如此好心?绝对不可能!

    “孙女大概很快就没空管这些了,还是母亲再操劳一阵吧。”秦绾一脸的认真。

    再操劳一阵,发挥一下余热,然后你就可以彻底哑火了。

    “绾儿这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吗?”张氏强笑道。打死她也不信秦绾肯把到手的管家权再还给她。

    “没有啊。”秦绾摇头。

    “那……怎么就突然不想管了呢?”张氏试探着问道。

    “因为女儿即将出远门,管不了府里的事了。”秦绾如实道。

    “出远门?你一个姑娘家的,想去哪里?”老太君又惊又怒。

    “云州。”秦绾道。

    “胡闹!”老太君呵斥道,“那个地方正在闹水灾,到处都是灾民,听说还有暴乱,别人跑还来不及,你居然还想往上撞?不要命了吗?”

    张氏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说什么,但还是咽了回去。

    听说秦绾要去云州,她虽然也震惊了一下,但再想想,还真是挺赞同的。

    首先,她能把管家权要回来,没有秦绾,侯府里再也没有别人能和她争权了。然后,秦绾那丫头最好就死在外面别回来了,再然后就一了百了了。

    反倒是秦绾,有些意外地看了老太君一眼。

    真心还是假意,她还是看得出来的。老太太这回是真的着急了,不过原本她还以为,这老太太和张氏一样,恨不得她死了才好呢。

    当然,秦绾也不会因此就对老太太有什么好感,毕竟她已经不是原主,就算老太太原本只是想眼不见心不烦,只要张氏不弄出人命就随她去折腾,可那个真正的秦绾,早已在老太君的不闻不问中没了性命。

    就算那个在绝望中死去的姑娘不是她,可她不恨老太太就是极限了。最好……老太太还是跟以前一样,不闻不问,相安无事就好。要不然,弄死亲祖母和弄死继母可不一样,不太洗得干净。

    “听祖母的,好好待在家里,这云州的事,自有朝廷来管,要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参合些什么。”老太君苦口婆心道。

    秦绾微微一笑不答。

    跟老太君争论没有意义,只要李暄能搞定皇帝,连秦建云都阻止不了她去云州。

    或许是见她这么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老太君揉了揉太阳穴,一脸头疼的表情。

    秦珍赶紧上前,轻手轻脚地帮老太君按摩,一边说道:“大姐,祖母年纪大了,你少说几句吧。”

    “我一句话都没说好吗?”秦绾无语,她这不是一直在听老太太唠叨嘛?

    “表姐怎么会想着要去云州呢?”贺晚书好奇地问了一句。

    “夫唱妇随呀。”秦绾天经地义道,“王爷要去云州,我当然要跟着了。”

    “……”贺晚书觉得自己脸皮不够厚,真心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你你你……”老太君指着她痛心道,“你一个姑娘家,这种话也说得出来?也不怕嫁不出去!”

    “祖母觉得,我嫁得出去?”秦绾疑惑道。

    “……”老太君也被噎住了。

    秦绾要是嫁得出去,至于拖到如今十九岁了才定亲?换成别人,怕是膝下早就儿女成群了。

    “所以,难得遇见一个肯娶我的,当然要好好看住了呀。”秦绾点点头,很是理所当然。

    于是老太君也败退了。

    实在是……她一把年纪了,居然还比不过一个小姑娘脸皮厚!

    “祖母要是没事的话,孙女想回去休息了。”秦绾很无辜地说道。

    “去吧去吧。”老太君挥挥手,真心觉得现在不想看到这张脸。

    “绾儿告退。”秦绾立即转身走人。

    “母亲,您看这丫头……”张氏气道。

    “你闭嘴!”老太君狠狠瞪了她一眼。老太太活了这么大年纪,张氏心里在想什么哪里瞒得过她,她是不介意张氏对秦绾不好,但也是有限度的,最起码,不能弄出人命损了侯府的名声。何况现在秦绾都定亲了,真当宁王是没脾气的?

    就算将来太子登基后,端王会更加尊贵,可也不能把自己的后路全给堵死了吧!

    秦珠和秦瑶看看,赶紧一左一右上来撒娇,很快就让老太君的脸色好看起来。

    然而,谁也没有注意到,屋里少了一个人。

    秦绾一个人慢慢往碧澜轩走,刚刚才走到花园里,身后就传来一个急促的声音:“表姐!大表姐!等等我!”

    “贺姑娘?”秦绾脚步微微一顿。

    贺晚书一手提着裙子,一路小跑着追上来,在她面前停下,红红的脸颊边还冒着汗珠。

    秦绾等她稍稍平顺了呼吸,这才道:“贺小姐找我有事?”

    贺晚书没在意她生疏得明显把她当外人的称呼,深吸了一口气,忽的“噗通”一声在她面前跪下了。

    “贺小姐这是做什么?”秦绾愣了一下,随即失笑道,“虽然现在已经晚了,但花园里也会有下人路过的,万一被人看见了你这副模样,还以为我连祖母娘家的表妹都苛待呢。”

    “大表姐,晚书绝对没有和大表姐过不去的意思。”贺晚书郑重地说了一句就起身,退后一步,低眉顺眼地站着,仿佛这一跪只是代表她的态度似的。

    秦绾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忽然觉得这姑娘不止是有几分心机,更是很有几分意思。

    “大表姐?”许久不见她开口,贺晚书毕竟没经验,面上强自的镇定中也开始流露出几分不安。

    “跟我来。”秦绾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长夜漫漫,闲着也是闲着,如果贺晚书足够聪明,她也不介意分一些时间听她说话。

    “是。”贺晚书没有犹豫,立即跟上。

    秦绾是习武之人,没有丫鬟跟着,也没人看着,她走路的速度可不像是普通千金小姐那般一步三移,慢慢吞吞的。贺晚书要跟上她的脚步,就不得不提着裙角,一路继续小跑。

    花园的石子路并不平整,加上夜色昏暗,等秦绾终于停下来,她已经觉得心跳快得要从胸腔里跳出来,背后的衣裳也被汗水浸透了。

    秦绾在凉亭里坐下,回头打量了一下她狼狈的模样,不觉一笑。

    贺晚书咬了咬牙,走进了凉亭。她很清楚,为人做事,最忌两面三刀,半途而废,既然已经有了决定,那么,不管这条路有多难走,就算是一步一绊,摔也要摔到终点!

    “坐吧。”秦绾指指对面的石墩。

    “是,大表姐。”贺晚书原本想说,夏夜的凉亭实在不是什么谈话的好地方,但坐下才发现,原本应该成群结队飞舞的蚊虫竟然一只都不见,月夜下的荷塘泛着清粼粼的波光,荷花在晚风中摇曳生姿,不知不觉间,整个人都安静下来。

    不论是疲倦燥热的身体,还是紧张焦虑的心境。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和美女班主任合租〕〔白雅顾凌擎〕〔婚心计,老公轻点〕〔沈娴秦如凉〕〔神医狂妃:邪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