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席的亿万新妻〕〔白狼公孙〕〔放开那个小姐姐〕〔校花的贴身狂医〕〔总有美男想撩我〕〔祸国妖妃不贤淑〕〔最强信仰兑换系统〕〔最强特种兵之龙魂〕〔封神问道行〕〔篮坛超级巨星〕〔大虫子的至尊惩戒〕〔黑科技西游〕〔禁区巨星〕〔这世界的土著好凶〕〔骑士征程〕〔死亡帝君〕〔重生日本高校生〕〔科技翻译家〕〔我的兄弟来自宋朝〕〔诸天投影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二十九章 用钱砸脸
    回到碧澜轩,秦绾还在思索着蝶衣和沈醉疏之间可能的关系。

    一直到入夜,荆蓝才带着一脸诡异的神色回来。

    “这是怎么了?”秦绾不禁有些诧异起来。

    荆蓝这个表情……简直就像是一道又香又漂亮的佳肴,但吃进嘴里居然又臭又难吃的那种瞬间从天上掉到地下的反差。

    “小姐……”荆蓝欲言又止。

    “你先下去吧。”秦绾挥挥手,让伺候她卸妆的夏莲出去。

    “是,小姐。”夏莲应了一声,可看着荆蓝的眼神却很幽怨,又带着一丝不甘心。

    明明她也是小姐的大丫鬟,可信任程度始终不如蝶衣也罢了,这个新来的荆蓝也在她之上,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得到小姐信任了。

    “说吧。”秦绾道。

    荆蓝上前接手了夏莲的活儿,继续为她拔下发饰,拆散发髻,一边说道:“小姐,我原以为江丞相虽然性子冷淡些,但至少对尹夫人一心一意,算是这年头少有的好男人了,实在是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秦绾随口道,“江丞相养了个外室?”

    “小姐怎么知道?”荆蓝一愣。

    “还真是?”秦绾反而惊讶了。

    “呃……”荆蓝无语,这还是猜的啊。

    “你见到江丞相的外室了?”秦绾道。

    “是啊,我跟着他走了很久,亲眼看见他进了一家民宅,然后就听见里面有琴声传出来。”荆蓝道,“江丞相大概在里面待了有两个时辰才走,这期间琴声一直断断续续的。”

    “既然一直有琴声,就说明里面的人一直是在弹琴喝茶,你怎么知道是外室?”秦绾问道。

    “我的好小姐,红颜知己也就是个好听的名号,其实还不是外室?”荆蓝笑道。

    “那么,你怎么才回来?”秦绾汗颜,或许,她一直觉得江辙不管是个多狠辣的人,但在男女关系上一直是值得敬佩的,所以有点儿不能接受。

    “等江丞相走了,我又等了约莫半个时辰,才以投亲的名义向周围的邻居稍微打听了一下。”荆蓝莫名地有点儿兴奋,“那院子里住的是个单身妇人,大约三十岁年纪,在这里已经住了十年有余了。夫君常年在外做生意,一年都不回家几次,反正邻居是没见过的。那女子也是关起门来独自生活,几乎不和旁人打交道,大家都说,这女子是富贵人家养在外面的,每隔个十几日,就听琴声会响一下午,一定是奸夫来看她了。”

    “十年有余?”秦绾讶然道,“难道江丞相养外室养了十多年?”

    “可能吧?”荆蓝一耸肩,“十几年前,江丞相还只是个五品小京官,无权无势,尹家却是如日中天,他怎么敢带个女人回去。”

    “你有看见小孩子吗?”秦绾想了想才问道。

    “没有。”荆蓝摇头道,“我并没有听到孩童的声音,而且邻居也说,那院子里除了主子,就只有一个丫鬟和一个负责采买的小厮和负责厨下的老妈子,再也没有别人了。”

    “那就说不通了。”秦绾奇道,“若说江丞相是因为尹氏无子的原因才养外室,可外室也没给他生个一儿半女啊。”

    “也许就是因为生不出来,所以江丞相就算得势后也没把人接进府里去?”荆蓝猜测道。

    “胡扯!”秦绾白了她一眼,“要是这样的话,江丞相至于持续了十余年,如今还每隔十几日就去看她一次?直接换个女人来生不就行了。”

    “那么,除非是……真爱?”荆蓝很有些说不出口。

    “也不是不可能。”秦绾淡淡地道,“金榜招婿成就一段佳话,可谁人关心过,那个寒门举子在家乡有没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心上人?”

    “这个……”荆蓝抹了把汗,艰难地道,“小姐说,那个女子有可能是江丞相的爱人?”

    “我也就是随便猜猜,要不然,这么冷情的一个人,我不觉得他会养一个无子的外室十几年之久。”秦绾道。

    要说十多年前或许还可能,那个时候的江辙生活在尹家和尹氏的压迫之下,在外面养个温柔小意的女子纾解一下压力还好说。可如今,就算宫里还有个尹淑妃,尹家也完全压制不住江辙了,反而尹家的下一代还要依靠江辙,这个时候,尹家无论如何都不敢得罪江辙的。尹氏无子,就算一纸休书下堂也没人能说江辙的不是,更别提只是纳个妾了。

    如果那女子只是个普通的外室,抬回府里也就罢了,没必要依旧养在外面。要说名声,江辙的名声绝对是够差的了,心狠手辣,冷酷绝情,朝臣们谁也不会因为他不纳妾就对他有好感。所谓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好名声,也就是对女子才有吸引力。可江辙会在乎这个?

    只有是真心所爱,才会一丝一毫委屈都不愿意让对方承受。

    进了丞相府,也是个妾,流言蜚语,步步惊心,还不如在外面过得逍遥自在。除非江辙休了尹氏——可不论江辙对尹氏有没有感情,江涟漪却是他最疼爱的女儿,也是唯一的血脉,他总不能连女儿都不顾。

    何况,就算没有了尹氏,以江涟漪的脾气,只要江辙对那女子稍有疏忽,江涟漪绝对能不顾后果地先弄死了她。事后,江辙难道还能杀了女儿给爱人报仇吗?更别提,江涟漪现在是太子妃了,他要休了太子妃的生母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家务事乱成这般模样的话,连皇帝对他的信任都要打折扣了。

    “总觉得很不可思议啊。”荆蓝感叹道。

    “你不是说过的?哪个男人不偷腥。”秦绾不以为意道。

    “王爷啊!”荆蓝一脸的理所当然,“王爷肯定不会有别的女人的!”

    “哦。”秦绾道。

    “小姐不信啊。”荆蓝垮下了脸。

    “我信不信无关紧要,重点是王爷做不做。”秦绾轻轻一笑。

    “王爷……才不敢。”荆蓝吐了吐舌头。

    “最好不敢,否则……”秦绾在她的帮助下刚脱了外衣,顺手解下了绑在小腿上的匕首,在指尖转着花样。

    “否则,怎么样?”荆蓝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

    “否则,修理他到不敢。”秦绾笑靥如花。

    荆蓝大汗,突然发现自家小姐的笑容好恐怖。

    怎么修理?怎么修理?怎么修理?小姐您的目光不要老盯着我下面看嘛……

    “小姐睡了吗?”就在这时,夏莲敲了敲门。

    “什么事?”秦绾提高了声音。

    不管怎么说,夏莲还算是个比较聪明的丫头,明知自己是支开她有话说,不是有事,应该是不会回来的。

    “老太君那里传了话过来,若是小姐还没睡,就请去禧福苑一趟。”夏莲答道。

    “如果我睡了,是不是就不用去了?”秦绾道。

    “这……”夏莲显然被问住了。

    “去回老太君,我睡了,明天一早再去给她老人家请安。”秦绾又道。

    “是。”夏莲也知道了她的脾气,当即便去回话。

    “也不知又要出什么幺蛾子。”荆蓝不满地嘀咕。

    “管他呢,等本小姐睡醒了再说。”秦绾伸了个懒腰,不在意地道。

    老夫人那里还能有什么事,左右不过是嫁妆,或者府里的管家权呗,八成又是张氏在她耳边嘀咕了什么了。

    不管老太君听到丫鬟回报后气了个倒仰,秦绾却一觉睡得香甜。

    第二天一早起来,夏莲服侍她梳洗整齐了,慢条斯理地用了早餐,这才施施然往老太君院里去。

    原本,老太太和她也是相看两厌,便直接以体恤她大病初愈为借口,免了她的请安,秦绾自然乐意不去伺候那老太太,因此老太君的禧福苑她是最少来的。

    “哟,大小姐来了,可真是稀客啊。”打帘子的丫鬟笑容可掬地说道,只是语气总有些阴阳怪气。

    夏莲低着头,有些惴惴不安,但秦绾却连看都没看那丫鬟一眼,直接就从她面前走过,仿佛她是空气一般,倒让那丫鬟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笑容都僵硬了。

    一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女子叽叽喳喳的声音,有些陌生,听起来不像是秦珍和秦珠。

    秦绾一挑眉,大步走进去,微笑着行礼:“绾儿来给祖母请安。”

    “绾儿睡得倒是比我这老太婆都早。”老太君不阴不阳地说了一句。

    “这几日理家有些累了,所以昨晚便早些休息,没想到祖母突然召见,倒是绾儿的不是了。”秦绾神色不变,不慌不忙地答道。

    “……”老太君被噎了一下,不得不道,“起来吧,来见过你两个妹妹。”

    秦绾起身,目光望过去,只见老太君一左一右各伴着一个面生的少女,都不过十四五岁年纪,一个穿着轻粉罗裙,头上插了几支绢花,娇俏可人,一个一身嫩黄色对襟襦裙,看上去更端庄些,容貌却更温婉精致。

    秦珍和秦珠姐妹坐在张氏身边,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只有秦珑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一边,小脸上气鼓鼓的,明显是受了委屈,连她身后的秋菊都是敢怒不敢言的神色。

    秦绾只是扫视了一圈便心中有数,不动声色地开口道:“祖母,不知这两位妹妹是?”

    “这位是你二叔的嫡长女,秦瑶。还有这个是老身娘家的侄孙女贺晚书。还不来见过。”老太君说道。

    于是,艳丽的那个是秦瑶,端庄的是贺晚书。

    “祖母这话说的可好没道理。”秦绾一声冷笑,目光从她们身上扫过,恰到好处地带出一丝不屑,“论私,我是嫡长,是长姐。论公,我是陛下亲封的长乐郡主。一个三品将军之女,一个甚至家里连官身都不是——不主动上来拜见,竟然让我见礼——孙女倒是不知道,二妹的规矩真是祖母教出来的吗?”

    一边看戏的秦珍没想到这把火居然会烧到自己身上来,不由得脸色一黑。

    “放肆!”老太君怒道。

    “祖母,孙女哪句话说得不对吗?”秦绾歪歪头,一脸疑惑地问道。

    “……”老太君张了张嘴,无言以对。

    秦瑶虽然是二房嫡女,但秦家在老太爷去世时,就已经分家,老太君跟着大房过活。之后秦建云随着当今皇帝南征北战,功劳越来越大,最后受封安国侯,而二房的秦建风拿着分到的家产,不事生产,吃喝嫖赌,幸好妻子泼辣,才没让他把家产败了个精光。如今一把年纪了,依旧是个无赖混混。早年秦建云看在同出一脉的份上还会帮上一把,但后来看这个兄弟越来越不像话,又只会索取不知感恩,渐渐的也就远着了。这十年来,除了老太君寿辰,二房从未有人登门过,秦绾差点都记不起秦家还有这么一门亲戚,倒是突然冒出个二房嫡女来了。

    而贺晚书是老太君贺氏的侄孙女,贺氏的父兄已逝,如今贺家当家的是贺晚书的父亲贺敏之,虽说有个三品归德将军的职位,可也就是个虚衔,手下不掌军队,空拿一份俸禄,偶尔去兵部点个卯而已。在京城,贺家只能算是三流家族。

    “见过姐姐。”两个姑娘对望一眼,倒是从榻上起身,规规矩矩地行了大礼。

    “不必多礼。”秦绾这才展颜一笑,褪下手里的一对赤金镯子,给了她们每人一只,“祖母也没说今天有两个妹妹来,倒是没准备见面礼,两位妹妹不要嫌弃。”

    两女接过镯子,连称不敢。

    “珑儿过来。”秦绾回身一招手。

    “姐姐。”秦珑迈着小短腿跑过来,抓着她的衣裳就要往上爬。

    “哎呀,小小姐,您小心些!”秋菊吓了一跳,赶紧过来抱她。

    “没事。”秦绾挥挥手,弯腰把小姑娘抱起来,一手捏捏她鼓鼓的腮帮子,笑道,“谁给你气受了?变成小青蛙可就不漂亮了。”

    老太君听到这话,顿时黑了脸。

    在她这里问秦珑谁给她气受,这不是指着和尚骂秃驴吗?

    指桑骂槐要不要这么明目张胆!

    “哪里敢给妹妹气受呢。”秦瑶抿着嘴笑道,“大约是大人的话题,妹妹无聊了吧。”

    秦珑没理她,噘着嘴,拉了拉秦绾的衣袖。

    “乖乖的,姐姐今天带你出去玩。”秦绾笑着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同样把秦瑶当空气。

    对她来说,见了礼,送过见面礼,秦瑶和贺晚书对她来说,于情于理,都没有必须要应酬的理由了。

    “好!姐姐最好了!”秦珑一声欢呼。小孩子的气性来得快去得也快,顿时就笑开了。

    “比哥哥好?”秦绾道。

    “嗯……”秦珑咬着手指苦思冥想了半天才道,“一样好!”

    “呵呵……”秦绾忍不住笑起来。

    秦瑶被无视得彻底,脸色不禁有些难看。

    其实她也挺无奈的,自负美貌如花,才华横溢,心比天高,可惜摊上个扶不起的老爹。说好听的,她是侯爷的亲侄女,可说难听的,秦家早已分家,她这个二房的姑娘和安国侯府毫无关系。

    若是安国侯的爵位是祖上传下来的还好说,可偏是人家大房自己打拼出来的,让二房想沾光都没理由。

    所以,这回祖母竟然派人来接,母亲赶紧给她换上最好的衣服,将他送了过来。

    若是能得安国侯府看护,将来说亲自然就能好些。

    尤其,祖母对她很是喜爱,还送了不少衣料首饰,都是没见过的好东西,大伯母和堂姐妹都挺好相处的,就是大伯母口中那个最不好惹的大堂姐,也送了见面礼。

    这随手褪下的一支镯子,就比她最好的首饰都要好,她一年的零花钱都不可能买得起。

    然而,秦绾的无视,就像是**裸的一巴掌,彻底打醒了她的美梦。

    这个大堂姐,从来没当她是自己人,该有的礼节做完,不会被人挑刺教养之后,就不再敷衍她了。

    “绾丫头!没见有客人在吗?不知道陪客,把客人晾在一边,反倒逗个小丫头玩,成何体统!”老太君怒道。

    “祖母,您没搞错吧?”秦绾一怔,轻笑道,“我不逗自己的亲妹妹,去陪二房和远亲家的姑娘?孙女是堂堂郡主,她们……受得起吗?”

    闻言,秦瑶脸色苍白,气得几乎掉下泪来。而贺晚书虽然神色微动,但依旧保持着端庄大方的微笑,只是眼神间隐隐透出一丝委屈来。

    秦绾将她们的表情尽收眼底,不禁淡淡一笑。

    一个态度,就试出了两个人的深浅。

    秦瑶就是个草包,如果她有权有势,就是江涟漪第二,没什么好注意的,倒是贺晚书,还有几分城府,看起来,不管老太君接来两个姑娘是有什么打算,秦瑶都只是个附带的,贺晚书才是重点。

    “好了好了,都是小姑娘家家的,又是有血缘之亲的姐妹,分什么主人客人的。”张氏赶紧打圆场,笑道,“绾儿不是要带珑儿出去玩吗?不如你们姐妹都一起出去聚聚吧。”

    “这样也好,在府里闷着也无聊,出去逛逛吧。”老太君点头同意。

    “好啊。”出人意料的事,秦绾居然赞同。

    张氏刚刚打算劝说的话顿时卡在喉咙口,吞不下去吐不出来,难受极了。

    原本看秦绾对秦瑶和贺晚书的态度,还以为她肯定会反对的,却没想到……她居然就这么轻飘飘地同意了?

    “我原本就是要出门的,几位妹妹若是自有消遣,我就不奉陪了。”秦绾又道。

    “客随主便,自然是跟着姐姐走。”贺晚书微笑道,“何况,最重要的是姐妹们聚一聚,去哪儿倒是不重要的。”

    “正是这个理儿。”老太君很满意。

    二房的秦瑶大约是爹太不争气,娘又太泼辣,养出了一副小家子气,不过自己侄儿的这个嫡女倒真是个不错的。

    “那就走吧。”秦绾不在意地道。

    “好好玩去吧,注意安全。”张氏十足慈母样。

    “大小姐,奴婢来抱着小小姐吧?”秋菊有些惶恐地道。

    “不用。”秦绾挥挥手道,“你都不用跟着,今天珑儿我会照顾。”

    “是。”秋菊答应道。

    “大堂姐的这个丫头倒是有趣,不是应该叫四小姐吗?不然,如果大伯又有了个小女儿,该如何称呼了。”秦瑶说道。

    秦绾瞥了她一眼,没有理会,吩咐夏莲回去通知朔夜不用跟了,只带了荆蓝出门。

    这一大群姑娘的,带上朔夜一个护卫也挺尴尬的。何况,她虽然不想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万一秦瑶或是贺晚书脑子一抽看上朔夜了,也是个麻烦。

    朔夜虽然现在是她的护卫,可将来未必就是。宁王府暗卫营出身的人当中,朔夜一定是走得最远的那一个,绝不是这两个女子配得起的。

    秦瑶和贺晚书都是单身而来,没带丫鬟,秦珍和秦珠见状,便也决定不带丫鬟,就自己一群姐妹出去逛逛。

    一行人出了府门,秦绾手里还抱着秦珑,这一群青春美丽的姑娘格外吸引眼球。

    秦珑原来是怕姐姐抱不动她的,不过自从有一天秦绾抱着她从天上飞过之后,她就格外喜欢赖在秦绾怀里了。

    小姑娘固执地认为,姐姐是仙女,能飞到月亮上去。

    “大姐这是要去哪儿?”秦珍笑道。

    “我在霓裳定了几身衣服。”秦绾答道。

    “霓裳?”秦瑶一声惊叫,眼中顿时流露出羡慕的神色。

    霓裳是京城最好的布庄,里面有大陆各国的各种衣料,连有些贡品都能找到。霓裳也卖成衣,或是选了布料后订制。这里的裁缝师傅手艺都是最好的,每一件成衣都是美轮美奂,当然,价格也不菲。

    像秦瑶那样的,肯定是进不了霓裳的门的,秦家二房如今只剩下了一个空架子撑着,她几年的例银,还不够买一片衣角的呢。

    “大姐怎么突然想到要订制衣裳?”秦珍好奇道。

    “路过,觉得好看,就买了。”秦绾想了想,如实道。

    “……”几个姑娘都无语了。

    秦瑶更是嫉妒得咬牙切齿。

    路过,就买了?说得好像是买街边的大白菜似的。霓裳的衣服,就算最便宜的,也没有一件是低于百两的。

    秦珍都很无奈,就算以前张氏管家的时候,她不必靠着每个月的例银过活,也不是很敢买霓裳的衣服,遇见实在喜欢的,斟酌再三,才敢买下一件。毕竟衣服不比首饰,那是消耗品,花那么多银子她也不太舍得。

    更别提,现在张氏没了管家权,连她和秦珠出门,手里都不宽裕了。

    例银……真是不够花的。

    “秦大小姐来了。”一进霓裳的大门,掌柜就笑吟吟地亲自迎了上来。

    “掌柜的,我订的衣服都做好了吗?”秦绾问道。

    “小姐放心,都好了。”掌柜说着,赶紧吩咐侍女去取衣服,一边又道,“几位小姐要不要也看看?这个月刚刚才出了几套新的裙子。”

    能做霓裳的掌柜,他的眼睛自然够毒,直接就掠过了不可能买得起的秦瑶和贺晚书,直接对着秦珍道。

    “那就看看吧。”秦珍计算了一下,决定如果真有自己十分中意的,就买下来放进自己的嫁妆里。

    秦瑶早就被那些五光十色的布料和墙上挂着的衣裙吸引住了目光,两只眼睛都不够用的,这个地方,平时她连走都不敢走进来的。

    掌柜眼中闪过一丝鄙夷,不过很好地掩饰住了。

    虽然不知道这女子是什么身份,不过既然是和秦大小姐一起来的,总归是不要得罪为好。

    很快的,侍女就捧着一叠衣服过来。

    “这么多?”秦珠不禁脱口而出。

    她原本还以为也就一两件,可那一大叠的……秦绾这是把霓裳的衣服当成抹布的价格买吗?

    “小姐,您现在要试试吗?”侍女笑容可掬,很是热情。

    就算霓裳面对的原本就是高端客户,但像秦大小姐这般买衣服的也不多见。

    秦绾挑了挑,随手翻出一件浅紫色绣白荷的丝质裙子:“就试这件。”

    “是。”侍女将手里其他的衣服都放下,接过了她选好的这件。

    “这衣服……是小女孩穿的吧?”贺晚书终于惊讶道。

    “本来就是给珑儿做的。”秦绾一脸的理所当然,放下秦珑道,“带我妹妹去试衣裳,小心些。”

    “是,小小姐这边请。”侍女笑道。

    “嗯,姐姐等我。”秦珑很欢快地跟着侍女去了。

    “该不会……这些都是给四妹妹做的?”秦珠几乎要尖叫了。

    “大部分是。”秦绾点头,“要不是没有这么小的成衣,用得着订做那么多吗?”

    “……”众人都不禁嘴角抽搐,连秦珍都快忍不住了。

    没有那么小尺寸的成衣才正常好吗?要说秦绾自己订做衣裳倒也罢了,可一掷千金给秦珑做那么多衣裳,小孩子身量又长得快,怕是没几个月就穿不着了,这不是直接把钱往水里扔吗?

    “荆蓝,自己瞧瞧,有看中的就买。”秦绾随口道。

    “谢谢小姐。”荆蓝笑眯眯的,毫不客气,立刻转身去挑衣服了。

    见秦绾不再说话,秦瑶几乎都快把自己的衣袖都绞碎了。

    这个大堂姐,她连自己的丫头都肯送这么贵重的衣服,自己还是她的亲堂妹呢,就不能开口送自己一件两件的吗?

    “小姐小姐,你看哪个好看?”很快的,荆蓝一手拿着一条裙子走回来。

    秦绾扫了一眼,一条是水蓝色的轻纱长裙,上面点缀着白色的珍珠,清新淡雅,另一件是桃红色绣缠枝芙蓉的锦缎襦裙,应该是春秋季穿的面料,比较厚重,上面繁复的刺绣一看就是西秦的手艺。

    “这位姑娘眼光真好。”掌柜笑眯眯地介绍道,“这条蓝色的裙子料子是南楚的月光纱,夏天最是轻薄透气的,上面的点缀都是精选的上品南洋珍珠。另一件是西秦的流霞缎,由西秦刺绣大家锦绣夫人亲手制作,今天才刚刚送到的。”

    几个姑娘都不禁斜眼看荆蓝,这还……真是会挑啊。

    这两件衣服,就是在霓裳,也属于最上乘的货色,公侯千金穿着去赴宫宴都不丢脸。

    秦绾接过两件衣服,分别在荆蓝身上比了比,笑道:“都好看,那就都买了吧。”

    “谢谢小姐。”荆蓝毫不意外。

    连掌柜都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知道秦大小姐很有钱,可给一个丫头买这种价值千金的衣服,这也实在是……有钱没处花吧?

    “还有这件和这件——也包起来。”秦绾目光一转,迅速指了墙上挂的一白一绿两条裙子,又笑道,“回去给蝶衣,别让她怨我厚此薄彼。”

    “小姐稍等。”掌柜赶紧亲自去取衣服。

    秦大小姐看中的,显然也是最好的,不比刚才那两件差,今天这生意做的,可以抵平时几个月的了!

    一边的秦瑶看在眼里,瞪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心里更如百爪抓心一般难受。

    这就是侯府千金的生活?如此奢侈,如果自己也是大房的姑娘……

    ------题外话------

    关于更新,亲们不要再催了,催也没用,我尽力了,不可能再有多的╮(╯_╰)╭

    我女儿一岁半,又调皮又粘人,没人帮着照看,我一个人带着的。她午睡时我写一点,晚饭后她爸爸抱去玩我再写一点,给她洗澡哄睡着了,我再爬起来写。群里其他作者都知道,我最近是每天码字到凌晨四点半。可以说,除了吃饭睡觉带娃家务,其他所有时间我都用来码字了,没有休息没有娱乐。如果一天不能变成48小时,那杀了我也不可能写得出更多。

    说实话我以前真是个日更三千还断更的主,生活的压力强迫我坚持现在的更新,但是再多的,很抱歉把我压垮了我也做不到了。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逆袭:这个学〕〔我的神秘老公〕〔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