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妃当道:摄政王〕〔买个王爷做相公〕〔独家蜜爱:晚安,〕〔我的分身是天神〕〔我送外卖的那些事〕〔最强狂兵〕〔兽血青春〕〔九仙帝皇诀〕〔蹭出个综艺男神〕〔关山重重梦〕〔最强妖孽〕〔荒野的召唤〕〔沧海纪〕〔最穷岛主〕〔火影之最强人类〕〔重生天后辣军嫂〕〔核桃空间通万界〕〔碎星物语〕〔储备粮的逆袭〕〔司徒先生,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二十七章 她的脸打了我的手
    襄河水灾导致民变的消息一爆出来,顿时震惊了朝野。

    尤其是这个正要对北燕用兵的当口,自家后院先乱了起来,可想而知皇帝的震怒了。

    这几天京城的气压极低,官员甚至都不敢去酒楼吃饭,更别提烟花柳巷喝个小酒,听个小曲的了。

    户部和兵部如临大敌,户部尚书荀嘉义更是阴沉着脸,好像人人都欠他几百万两银子似的——好吧,事实上,就是人人都欠他几百万两银子来着。

    想着那天陛下召见,直接命令他收缴国库欠款,荀尚书就苦逼地几乎想告老辞官去了。朝廷勋贵、文武百官,有几个没向国库借过银子的?这差事……几乎是要他把整个朝廷的人都得罪光了。而问题是,就算他把人全部得罪死了,也未必收得上来银子。

    这两天他已经跑了不下十家,可家家都有难处,这个说儿子要娶妻,那个说女儿要办嫁妆,还有个居然说老家在云州,田庄都被大水淹了,没能力清偿欠款,任由他好话说尽,一个个都态度极为诚恳地表示:实在有困难,您宽限几日吧。要不然,您先收别家的?

    荀嘉义实在无法,又不能这样去回皇帝,只能去求告太子了。

    “……”李钰盯着堂下不停喝茶的人,也觉得头疼欲裂。

    户部尚书荀嘉义是最早投靠他的人,尤其户部的位置掌管经济命脉,非常重要,一定得握在自己手里的。这些年荀嘉义兢兢业业,也没出过什么差错,李钰一直很满意。可是……父皇怎么就丢了这么个烫手山芋过来呢?这差事要是办不好,丢官夺职都是轻的。他经营了这么久的户部,怎么能就此放弃?

    “殿下,下官实在是没招了,还请殿下给出个主意吧。”荀嘉义苦笑道。

    七月初的天气已经极为炎热,他背上的官袍都是湿透的,显然来太子府之前,还去了几家府邸。

    李钰揉了揉额头,他也没办法了,这差事搁谁手里都不好办,可户部尚书显然是推脱不得的,想了想,他回头吩咐道:“去请虞先生过来一趟。”

    “是。”身后的侍卫应声而去。

    荀嘉义闻言,心中一喜,他隐隐听说太子身边有一位极为高明的幕僚,想必就是这位“虞先生”了,要是能讨个主意也是好的。

    “给荀尚书端碗冰镇酸梅汤来,这大热天的。”李钰又道。

    “多谢殿下。”荀嘉义赶紧道谢。

    这天气,冰可是个稀罕物,荀家的冰窖不大,人口又多,用来降温尚且不太够,根本没多的用来饱口腹之欲。

    没一会儿工夫,虞清秋缓步走了进来。

    “先生可还好?”李钰忙道。

    “无妨的。”虞清秋苦笑了一下,这身体还真是个负累,往年一到夏天他就跑回圣山去避暑,今年在京城才算领教了东华盛夏的威力,李钰倒是好心,大量的冰块不要钱地够他使用,可谁料屋里太过湿凉,反倒是着了风寒,病了一场。

    “虞先生。”荀嘉义站起身,郑重地行了一礼。

    “荀大人客气了,在下不过一介白身罢了。”虞清秋回礼道。

    侍女送上来三碗散发着甜蜜香气的酸梅汤,随着走路的动作,碗里的冰块碰撞着碗沿,发出清脆的声响。

    “谢殿下赏。”荀嘉义确实是闷热得够呛,咕噜咕噜一碗冰镇酸梅汤下肚,顿时觉得浑身舒畅,却还意犹未尽。

    “这个我却是吃不得的,荀大人一起消受了吧。”虞清秋笑着让侍女将自己那份也送了过去,给自己换了一杯热茶。

    “多谢先生。”荀嘉义有些尴尬地笑笑,不过这回却是慢慢品尝了。

    “殿下和荀大人是在头疼国库欠款的事?”虞清秋道。

    “正是,还请先生指教。”荀嘉义正色道。

    “不知,荀大人已经去过了哪几家?”虞清秋问道。

    “这个,今天去的是南阳侯府和荣国候府。”荀嘉义一脸无奈,“一家说,女儿正在备嫁,一家说,等去南方收账的大公子回来,就立即还清借款。”

    “都是借口。”李钰道。

    “谁说不是呢。”荀嘉义苦笑道,“可明知是借口,下官却也不能如何,陛下只命下官追回欠款,可也没说,不还的如何处置,这一家家都是勋贵的,下官一个小小的户部尚书还不被人放在眼里。”

    更何况,人家都没说不还,只要求宽限几个月而已。

    就算南阳侯花重这么个落魄了的勋贵,荀嘉义背地里能嘲笑,可面子上还是拿他没办法。

    “荀大人这是弄错方向了。”虞清秋笑着摇摇头。

    “请先生指教。”荀嘉义见状,顿时精神一振。

    “谁都知道朝廷追回欠款艰难,因为法不责众,可是,如果有人开了头,那后面的人就要多思量了。”虞清秋道。

    “先生的意思是,下官找的人选不对?”荀嘉义若有所思。

    “第一个上交欠款的,会得到陛下的赞赏,但同时会面对满朝勋贵的一致抵触,那些二三流的家族怎么敢出这个风头,他们根本担不起。”虞清秋笑道。

    “先生的意思是,要找一个能承受得住压力的顶级勋贵来做这件事?”荀嘉义恍然大悟。

    “不错。”虞清秋点点头。

    荀嘉义一拍脑袋,满脸的懊恼,他就光想着自己身份不够,想先从二三流的家族开始对付,把那些硬骨头留到最后去啃,完全就是大局观上的错误,被人一言点醒,顿时就全部明白过来,然而,他迟疑了一下,又道:“可是,今天下朝时,下官稍稍试探了一下安国侯的口风,秦侯也是顾左右而言他……”

    “秦侯那样的老狐狸,没一点好处,怎么可能冒险出这个头。”虞清秋不在意道。

    “好处?”荀嘉义傻眼了,他能出什么好处?

    下意识的,他看向了李钰。

    “这个……”李钰转头去看虞清秋。

    “秦侯……大概是等着殿下上门吧。”虞清秋叹了口气。

    “等孤上门?”李钰一愣,没反应过来。

    “原本,殿下的岳家是最方便做这件事的。”虞清秋道。

    “……”李钰和荀嘉义都无语了。

    江辙……江丞相既不缺银子,又不跟其他人搞好关系,独来独往的,自然不需要向国库借银子的,在这场风波中,丞相府可是完全置身风雨之外的。

    而与此同时,安国侯府书房。

    “所以,为什么不主动上缴欠款?”秦建云很不解地看着对面与他下棋的女儿,“陛下的意思,这件事是肯定要做成的,要是拖下去,恐怕陛下就顾不得法不责众了,第一个出头虽然有风险,但得到的好处也大。”

    “女儿明白的,一份风险一份回报嘛。”秦绾悠然放下一枚黑子,笑眯眯地道,“只是,爹爹着什么急呢?有得是比爹爹更急的。”

    “荀尚书?”秦建云有些好笑道。

    “不过,对荀尚书来说,也是件好事吧?”秦绾忽然道。

    “怎么是好事了?”秦建云不解。没见荀嘉义都快愁出病来了么?

    “他那一身肥肉,几天功夫就已经甩掉一大截了,再下去就能恢复年轻时翩翩美少年的模样了,岂不是好事一桩?”秦绾不假思索地道。

    “哈哈……”秦建云一愣,随即爆发出一阵大笑。

    门外的侍卫对望一眼,心里对自家大小姐更多了几分敬畏。

    要说之前大小姐得宠还只是爹爹疼宠女儿,可最近他们守在书房门口的守卫可知道,侯爷经常把大小姐招到书房议事,连大公子和二公子都越过了。

    “所以,爹爹只管在家安坐便是。”秦绾微笑道,“太子殿下的人情,关键时刻还是很有用的。”

    “你就那么肯定,太子会求到安国侯府来?”秦建云道。

    “谁叫殿下的岳丈大人两袖清风,高风亮节!”秦绾一耸肩。

    “你这丫头……”秦建云指着她直笑,自从太子大婚后,他有意无意地用一些朝堂上的事考问女儿,却惊讶地发现,这丫头回答得有理有据,完全不逊色于在官场中沉浸多年的大员。甚至,有几次,他试探着拿秦绾的意见去回皇帝,居然还得到了皇帝的大力赞赏!

    这说明,自己这个女儿,不仅有鸿鹄之志,更有千里之才!

    于是,慢慢的,他也习惯了有些事先征求一下女儿的意见。

    秦建云的确不关心后宅,也看不起女子,但他看不起的只是后宅妇人那种争宠斗气的阴谋算计,真正有才的,要是还看不起,自己岂不是连女子都不如?

    当初,听说那位奇女子死于猎宫时,他还惋惜了几句的。可如今,绾儿是自己的女儿,她有这个能力,他自然不会压着她。

    反正,要娶她的宁王看起来也不介意么。

    “除掉江丞相,和太子关系最近的勋贵,就是爹爹了,这种事,还是要自家人来做的。”秦绾又道。

    “咚咚咚。”就在这时,房门被敲响了。

    “什么事?”秦建云道。

    “老爷,太子殿下和户部荀大人来了。”侍卫道。

    “这还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秦建云愣了愣,笑道。

    “那女儿就不打扰父亲了,这棋……明日再下可好?”秦绾起身道。

    “你去吧。”秦建云也起身道,“请殿下和荀大人到客厅,待本侯更衣相见。”

    “是。”侍卫应声而去。

    秦绾在书房门口目送秦建云离去,转身去了库房。

    现在账册钥匙都在她手里,清河公主的嫁妆,她也按照当初的单子一一收拢,除了一部分实在找不齐的,以及缺失的现银,也列了单子,准备之后再与张氏清算。

    想吞了属于她的东西?做梦!就算是拿不回来的,也得让张氏用银子给补上!

    翻了翻,果然从箱子最底下找到几块玄铁,她挑了一块足够打造一把长箫的带上,重新锁上了库房。

    玄铁这玩意儿,在识货的人眼里自然是宝贝,可在张氏眼里,远不如同样一块金子来得有吸引力,所以秦绾也从不担心这东西会缺失。

    回房找了个盒子装好,她带上荆蓝直接去了苏宅。

    “来了?”沈醉疏的伤最严重的就是毒素扩散,解了毒,再喝点补血的药,虽说脸色还有点苍白,但精神却是很好。

    “答应给你的。”秦绾随手将手里的盒子抛过去。

    “嘶——”沈醉疏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玄铁比起普通的金属重了足足几倍还有多,就算不用内力,就这么抛过来的力量也不小,震得他伤口都隐隐作痛了。

    不过,怎么样也比不上心里的喜悦。

    行走江湖,谁不想要一把绝世神兵?

    “我说,一事不烦二主,顺便帮我找家能打造玄铁的铁匠铺子?”沈醉疏笑道,“京城嘛,手艺好的匠人自然多。”

    “行。”秦绾很爽快地答应了。手艺好的铁匠,她还真知道有一位。

    “那就走吧。”沈醉疏起身道。

    “你的伤能出门了?”秦绾怀疑地看着他。

    “不要怀疑苏神医的医术啊。”沈醉疏笑嘻嘻地道。

    “是他自己是打不死的蟑螂体质,与我无关。”苏青崖清清淡淡的声音从后传来。

    沈醉疏闻言,不禁僵硬了一下。

    “怎么了?”秦绾疑惑道。

    “拿去。”苏青崖随手丢过去一个小瓶子。

    “什么东西?”秦绾道。

    “我配的解药,但能不能彻底解除荼蘼之毒,不能保证。”苏青崖解释道。

    “知道了。”秦绾顿了顿,收好了瓶子。

    至于用不用解药,还是让萧无痕自己去决定吧。

    “走了。”秦绾转身道。

    “时间也不早了,不如我请你吃饭?”沈醉疏道。

    “你有钱了?”秦绾斜睨他。

    沈醉疏泪奔。

    “本小姐可以借你钱。”秦绾道。

    “谢谢了。”沈醉疏这才想到,打造兵器,肯定也是要给工钱的,而能打造玄铁的匠人……现在他是真的出不起钱。

    “去醉白楼吧,记得请客。”秦绾道。

    沈醉疏抽了抽嘴角,只想说,你借我钱,我请客……也真是……醉了……

    一走进醉白楼,连掌柜都好奇地看了他们一眼。

    沈醉疏他当然是记得的,前些日子在楼里打架被大小姐揪着索赔的,但怎么时隔没多久,又和大小姐一起了?要知道,打架的另一个主,现在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呢。

    “老地方,老规矩。”秦绾笑道。

    “是。”掌柜笑着应道。

    “哟,几天不见,秦小姐就抛弃宁王殿下,换了个男人了?”突然间,背后传来一个尖锐的声音。

    秦绾一怔,回头一看,眨眨眼睛,更茫然了。

    这个是……江涟漪没错吧?

    嫁给了全心爱慕的李钰,原本应该算是如愿以偿了,可如今的江涟漪虽然一身盛装,可原本的瓜子脸削下去更多,颧骨凸出,双目圆瞪,嘴唇紧抿,怎么看一副刻薄的妇人形象,和原本还算娇俏可人的模样大相径庭。

    这才几天工夫,江涟漪怎么就能把自己折腾成这副模样了?

    “这女人……是你府里哪位姨娘吗?”沈醉疏问了一句。

    这话一出,醉白楼满堂寂静。

    “噗——”角落里,终于有人忍不住偷笑出声。

    “谁?谁敢笑?”江涟漪怒道。

    然而,这时候正是醉白楼最热闹的时候,满堂食客,没人举报的话,还真是看不出是谁在笑。

    “谁?不出来的话,本妃将你们全部投入大牢!”江涟漪凌厉的目光四处扫射。

    “太子妃好大的威风。”秦绾忍着笑,淡淡地说道。

    “你说她是太子妃?”沈醉疏张大了嘴,足够塞进去一个鸡蛋的。

    这打扮是够华丽的了,不过他一个大男人也分不清这是什么身份的人穿的衣裳,只是那气势、那面相、还有那言行举止里散发出来的浓浓的妒妇嘴脸,说她不是妾室姨娘谁信啊!

    就算小户人家的正室也不该是这副登不上大雅之堂的模样,何况是太子妃,未来国母呢。

    这可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确实是的。”秦绾扶额,要说江涟漪以前虽然娇纵了点,但外表看起来总还是拿得出手的,可如今这个模样,就连仅剩的外表都没了,说她是太子妃,还真是给东华丢脸。

    “秦绾!”江涟漪走上前来就想给她一巴掌。

    “太子妃,请小心些。”荆蓝自然不会让她碰到自家小姐,笑吟吟地挡在前面。

    “一个卑贱的丫头,也敢挡本妃的去路!”江涟漪扬起手,打不到秦绾,就打她的丫头也一样!

    荆蓝自然不会让她打到,抬起右手,轻轻一点,江涟漪就觉得整个右臂一阵发麻,不由自主地垂了下来。

    “太子妃当心,这酒楼里人来人往的,万一不小心碰到了就不好了。”荆蓝微笑。

    “你……”江涟漪抓着自己的右手,又惊又怒。

    “岂有此理,你一个贱婢,竟然敢对太子妃无礼!”如烟身为贴身侍女,江涟漪的心腹,见状立即冲了上来,接着也是一巴掌。

    不过,对付她,荆蓝可就没这么客气了,一声冷笑,直接两个清脆的巴掌甩了回去,不屑道:“说的好像你不是贱婢似的,本姑娘至少还是有品级的女官,教训你这个贱婢也足够了。”

    她是习武之人,就算不用内力,出手也比一般女子重些,两记耳光打得如烟脸颊高肿,头晕目眩,耳边只听到“嗡嗡”的声响。

    “……”江涟漪身边也跟了不少人,所以她才赶来挑衅秦绾,可没想到,一个丫头,还真是丝毫不顾太子妃的颜面,伸手就把人打成了猪头。所以,一下子众人都没反应过来。

    “秦绾!你的奴婢就这么不把本妃放在眼里,那是不是连太子殿下都不放在眼里?”江涟漪厉声道。

    “小姐,太子妃的人欺负我。”荆蓝一转身,就换了一张泪意盈盈的脸。

    “她怎么欺负你了?”秦绾笑道。

    江涟漪本来还想继续骂人,但听到这句话也顿了顿,被噎着了。

    欺负你?明明是你打了我的侍女吧?主子不要脸,贱婢也不要脸!

    “她的脸打了我的手,好痛。”荆蓝一脸委屈地伸出掌心,果然是红红的一片。

    听到这句话的人全目瞪口呆,隔了一会儿,大堂里爆出一阵大笑。

    法不责众么,太子妃也不能真将所有人都关进大牢里去吧。何况,看起来,太子妃斗不斗得过秦家大小姐还是个未知数呢。

    “你、你……”江涟漪气得似乎连话都不会说了。

    沈醉疏笑得最大声,他原本就是疏狂的性子,就算没有秦绾,也不在乎什么太子妃不太子妃的,大不了以后不来东华呗。

    去南楚,隔着大江,迷路都不可能迷过来。

    “你是王府正式的女官,一个贱婢而已,你不会去打回来?”秦绾一挑眉。

    “小姐教训的是。”荆蓝恍然大悟。

    “够了!”江涟漪终于回过神来,上前一步,拉开如烟,怒道,“本妃是太子妃,就算你是郡主,也要给本妃见礼,否则就是大不敬!”

    “太子殿下若是让宁王给他见礼,本小姐自然不介意向太子妃见礼。”秦绾淡然道。

    李钰要表现自己谦虚纯孝,人前人后一向对宁王以辈分称呼,礼敬有加,从未摆过储君的谱,满京城人尽皆知。太子都如此了,你身为太子妃,好意思让宁王妃给你见礼?岂不是说明你比太子还大。

    要斗嘴,十个江涟漪绑一块儿都比不上秦绾一个。

    “你公然带着个野男人招摇过市,你以为宁王还会要你吗?”江涟漪不屑道。

    “太子妃对本王的客人有什么意见?”就在这时,身后传来冰冷的声音。

    江涟漪一怔,僵硬地转过头,却见李暄面无表情地走进来,而她带来的人纷纷站到两边,让出一条路来。

    “见过宁王殿下。”众人纷纷行礼,只留下一个太子妃孤傲地站在当中。

    “抱歉。”李暄看都没看江涟漪一眼,从她身边走过,静静地道,“家教不严。”

    “好吧,本公子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沈醉疏摸摸鼻子。

    一国太子妃都这样子,邵小红那样的,简直可以成为女子典范了,下次若是还能见面,一定得夸她几句。

    “请。”李暄一摆手,完全当后面的人是空气。

    江涟漪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上楼,却不敢阻止。

    明明宁王也就是一个人,可那身气势,仅仅是站在那里,就压迫感十足,仿佛自己天生就矮一截似的,别说是在他面前放肆了,简直连说话都困难!

    大堂中的客人见没热闹看了,又恢复成之前的热闹,只是八卦多了一件。

    江涟漪说秦大小姐找男人自然是没人信的,不过……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让宁王如此慎重对待,不惜让自己未来王妃出面招待?

    “太子妃,您这是吃饭,还是喝茶呢?”掌柜无奈地走过来问道。

    如果可以,他是真心不想搭理江涟漪,无奈堂堂太子妃一行人杵在店里,要是耽误了生意,大小姐又该不高兴了。

    “当然吃饭,给本妃找一间最好的雅间!”江涟漪一转头,怒火全朝着掌柜而去。

    “抱歉,太子妃,已经没有雅间了。”宁王府出身的掌柜哪里会怵她,依旧笑容可掬道。

    “没有了?那秦绾呢?”江涟漪怒道。

    “东家小姐来了,就算没有雅间,临时把账房腾出来都可以。”掌柜虽然笑着,表情很恭敬,但语气却是明晃晃的讽刺,意思是,小姐要雅间,没有也得有,可您是哪颗葱哪根蒜呢。

    “那找个雅间,叫里面的人滚!”江涟漪怒道。

    “抱歉,醉白楼没这个规矩,要不,小的去问问大小姐,是不是能加一条,太子妃来了,要请雅间内的客人让位?”掌柜答道。

    “你……”江涟漪气急。

    最近太子府忙着娶侧妃的事,按说原本这事就该是江涟漪这个太子妃给办的,可她哪里愿意给最爱的男人纳妾,还亲手给他办喜事?当然,深知她的脾气,李钰也不敢交给她办,万一出了错,这回可就彻底把宁王府得罪死了。

    于是,江涟漪在太子府里是左看不顺眼,右看不顺心,这才带着人出来散心,谁知道遇见秦绾被气了一场也就罢了,现在一个小小的酒楼掌柜也敢欺负到她头上来了!

    “要不,太子妃先在大厅坐坐?”掌柜道。

    “你让本妃和这些贱民坐在一起?”江涟漪傲然道。

    这句话一出,可算是得罪了一帮人。

    醉白楼定价不便宜,小老百姓可来不起,而且现在京城几乎都知道醉白楼是秦家大小姐的产业,平时由大公子代管的。宁王和秦大小姐,以及不少贵人都会在这里出没,所以更有些人算是专程来碰运气的。

    可以说,哪怕是大堂里的客人,十桌里也至少有八桌不是普通百姓。

    就算是太子妃,也没资格管他们叫“贱民”。

    “原来这就是堂堂丞相府的家教!”人群中有人说了一句。

    “滚出来说话!”江涟漪目光转了一圈,同样没发现说话的人。

    “我可不敢滚出来,万一太子妃娘娘狂性大发,小的可惹不起丞相大人。”那人又道。

    江涟漪这回有了防备,仔细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却发现所有人为了避嫌,都是紧闭着嘴巴的,根本就没人说话,而唯一背对着她,看不见嘴唇的人,却是个妇人,根本就不可能是说话的男子。

    “鬼鬼祟祟的,有胆子就滚出来!”江涟漪暴躁了。

    “哎呀,我好怕啊,真心不敢滚出来的!”那人答道。然而,好好一个清朗的男声,故意作出几分女子的扭扭捏捏来,不禁让人忍俊不禁。

    江涟漪气得几乎发狂,这回更看得仔细,那个方向,真没有人说话。

    众人虽然不怕她,但也不想平白就招惹个疯女人,看到她的目光看过来,更是将嘴巴闭得紧紧的,一点儿误会的余地都没有。

    “娘娘,要不……我们回去吧?”如烟小声道。

    “混账!”江涟漪想也不想地一巴掌甩过去。

    如烟原本就红肿不堪的脸上又挨了一下,尤其江涟漪留着长长的指甲,这一巴掌直接将皮肤都划开了,留下三道血痕。

    如烟又痛又委屈,又怕脸上留下了疤痕后半辈子就全毁了,一急之下,眼泪大颗大颗地落下来。

    “呵呵,东华的太子妃,真是领教了,我们走!”这时候,大堂另一边站起来一桌人,领头的是个摇着折扇的俊俏公子,一边说着,一边带着下人往外走去。

    “站住!”江涟漪一肚子火气没地方发,如今终于见着一个,哪里肯轻易放人离开?

    “太子妃,男女授受不亲,就算你家太子忙着纳妃,你也不必上赶着纳夫吧?”俊俏公子笑着说道。

    “哈哈哈……”众人闻言,顿时笑得前仰后合,连连拍桌。

    这公子爷,长得一副好容颜,就是这嘴也未免太毒了一点。

    ------题外话------

    推荐文:即墨泱泱《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

    本文一对一,女主呆冷,男主腹黑,身心干净。

    前世的她是豪门公主,却自小因一道批命被父母送往偏僻小城。

    然而十二年背井离乡,放任自流,重回家时,她早已是眼盲心盲的嚣张恶女。

    认定的良人跟闺蜜暗渡陈仓,联合起来骗了她五年,害得她家破人亡;

    厌恶的父母和兄长不惜一切,对她无偿信任和纵容,却反倒送尽性命!

    今生的她依旧是那个豪门公主,依旧在那个偏僻的小城生活。

    从此,天翻地覆!

    用实力秒杀一切,郁清宁从此开启独属于她自己的华丽人生!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贴心萌宝荒唐爹〕〔呆萌小青梅,竹马〕〔快穿之恶女驯夫记〕〔婚心动魄:神秘人〕〔霍长渊林宛白〕〔落魄佳人千金难换〕〔人间极乐〕〔黑帝1001度蜜爱:〕〔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