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席的亿万新妻〕〔白狼公孙〕〔放开那个小姐姐〕〔校花的贴身狂医〕〔总有美男想撩我〕〔祸国妖妃不贤淑〕〔最强信仰兑换系统〕〔最强特种兵之龙魂〕〔封神问道行〕〔篮坛超级巨星〕〔大虫子的至尊惩戒〕〔黑科技西游〕〔禁区巨星〕〔这世界的土著好凶〕〔骑士征程〕〔死亡帝君〕〔重生日本高校生〕〔科技翻译家〕〔我的兄弟来自宋朝〕〔诸天投影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十九章 今日大凶,不利婚嫁
    太子府。

    李钰心里很窝火,虽然脸上带着笑容,但他自己都能感觉到嘴角的那种僵硬。

    天知道大清早他接到丞相府的报信说,江涟漪病得起不了床时,他有多惊怒了。

    这场大婚,代表着江辙这个丞相会彻底站到他这一边,所以李钰极为重视,样样都亲自过问,只求尽善尽美。可是,事到临头,最重要的新娘子却出问题了?

    乍一听这事,李钰差点以为是秦绾动了手脚,不过,再仔细想想,他还是按下了这个想法。

    据说,昨日晒妆时江涟漪还是好好的,什么问题都没有,太医也说了,只是普通的小风寒,若是秦绾动手,绝不会只是这么点小手段,只怕江涟漪不死都要扒下一层皮。

    何况,在李钰心里,秦绾这个女人还是很识大体的,应该不至于在自己的大婚上弄鬼,更别说昨天秦绾就和宁王出城去了。

    大约……是眼不见为净?李钰倒也能理解。秦绾不在,说实话连他都松了口气。

    不过,江涟漪这个蠢女人就让他咬牙切齿了,关键时刻掉链子啊!

    总算应付完了祭天仪式,李钰也是捏了一把汗的。

    毕竟,江涟漪平时仗着江辙宠爱,在京城出入无忌,并非真没有人认识她,要是祭天时有哪个愣头青刚好抬头看了一眼,还喊出来了,那他就真成笑柄了!

    “殿下。”一个侍从匆匆跑过来,在李钰耳边说了几句。

    “真的?”李钰顿时精神一振。

    “是的,是太子妃身边的如烟姑娘说的。”侍从点头道。

    “那就好,那就好。”李钰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江涟漪醒了,这算是个好消息,要不然一会儿父皇和母妃到来,太子妃总要去拜见周贵妃的,冒牌货可真混不过去了。

    “太子妃正在梳洗打扮,大约还需要大半个时辰。”侍从低声道,“还请殿下稍稍拖一下时间。”

    “无妨。”李钰顿时心情好多了,笑容也带了几分真心。

    刚刚接到消息,皇帝和贵妃的车架刚刚启程,到达太子府也是一个时辰后的事了,堪堪来得及。

    “殿下,宁王殿下到了。”又有门外的侍卫匆匆来报。

    “请,不,孤亲自去迎接。”李钰说到一半就改了口,尤其刚刚得知江涟漪苏醒,心情就更好了。

    虽然他知道,宁王会来是父皇要求的,可禁不住别人不知道啊。就看这些年京城这些皇子大大小小的喜事,什么时候见宁王亲自上门道贺过?

    刚走到门口,就见站在门外负责唱名迎宾的朱仲元亲自引着两人走进来,脸上有些诚惶诚恐,但又忍不住喜悦。

    “皇叔祖,秦大小姐。”李钰招呼道。

    李暄负着双手微微点头,容色冷淡,倒是秦绾笑意隐隐地回了一礼:“不敢有劳殿下亲迎。”

    “皇叔祖是长辈,孤迎一迎也使得。”李钰一笑,摆手道,“请,秦侯可是早就到了。”

    他也没说什么请秦绾去后堂的话,李钰不笨,他要是真傻,也不能骗了欧阳慧对他死心塌地那么多年,何况,现在李钰可比秦建云都更了解秦绾一些,倒也没觉得秦绾一个闺阁少女在前堂有什么不妥。何况,秦绾要是把自己当女客,也不会跟着李暄一直走到这里了。

    秦绾很满意他的识趣,不过也暗自翻了个白眼。

    长辈?就之前信郡王来的时候,也没见太子殿下亲自出迎的,也就是左右无人,李钰才敢说罢了。

    进入大厅,里面的人都安静了一下。

    要说宁王出现在这里是很让人惊奇,不过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太子总该和普通皇子有点区别待遇,何况听说陛下和贵妃都要亲临。

    但是……秦家大小姐一个姑娘家不去后堂,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秦建云脸都绿了,尤其旁边还有一群用稀奇的目光盯着他看的同僚,更让他憋得几乎内伤。

    最淡定的只怕是端王了。李钧在南楚可见过秦绾直入南楚太子前堂,放了后院一群千金小姐鸽子的,所以秦绾出现在这里……正常。

    “秦侯,恭喜了。”一个官员拱了拱手,低声道。

    “多谢。”秦建云僵硬地笑了笑,喜忧参半。

    虽说猛然看见女儿让他吓了一跳,但再仔细想想也没什么相干,反正婚事已经议定了,女儿再怎么离经叛道,只要宁王本人不介意就好了,又不需要担心她嫁不出去——就看宁王的态度,很显然是完全不介意的。至于名声?绾儿以前的名声就够差了,不怕多这一桩。何况,今天宁王的态度等于是当众宣告了,绾儿就是他的王妃,想必也没几个人敢背后中伤。

    其他反应快的官员也陆续走过来,不动声色地向秦建云道喜。

    “大小姐果然好气度。”李钰也赞赏了一句。

    他和秦绾接触几次,虽然知道这个女子不简单,但也是第一次见她一个女子在这种场合都气定神闲,游刃有余,丝毫没有被身边的李暄压过了气势,也不由得由衷赞叹。

    圣山出来的女子,难道都是这般……惊才绝艳?

    “殿下过奖了。”秦绾一笑,“敬殿下一杯酒,小女也要去后堂等着拜见贵妃娘娘。”

    “拿酒来。”李钰立即转头吩咐。

    “是。”侍从很有眼色地端着托盘过来。

    银酒壶,三只小小的银酒杯。

    “也愿皇叔祖觅得如花美眷。”李钰端起一杯酒道。

    无论如何,宁王这桩婚事对他还是很有利的,安国侯府是已经站在他这边的,宁王和端王成为连襟……嗯,似乎有点儿不太对劲,不过皇族娶妻,辈分本来就混乱,也没法计较太多。

    李暄点点头,也没不给面子,接过一杯酒,却看了秦绾一眼,眼中带着询问。

    “多谢殿下。”秦绾拿起最后一杯酒。

    “孤祝福的可是皇叔祖啊。”李钰心情不错,顺口就开了句玩笑。

    “哪有?”秦绾脸色丝毫不变,很认真地说道,“殿下夸赞小女是‘如花美眷’,小女怎能不道谢?”

    李钰愣了一下,随即大笑,与他们一碰杯。

    “好胆色。”凌从威站到秦建云身边,感叹道,“要是早知道,定要为我那不成器的小子求娶你家大小姐,就凭这份气度,足以撑住一府一世荣耀。”

    他是真的有些后悔,之前听说儿子为了青冥剑的事纠缠秦家大小姐,他也是和凌霜华一样的想法,不提秦绾名声如何,实在是……年岁不合啊。

    可是,就看如今这个在百官宗亲面前,与一国太子相对,机锋敏捷,从容自若的少女,还有比她更适合辅佐凌子霄的女子吗?就是他那个自幼刚强有主见的女儿都要逊色三分。

    “凌兄过奖了。”秦建云只能苦笑。

    这些日子,有时候他都会想,这个女子,真的是他的女儿吗?那个十几年来在张氏口中疯疯癫癫只能深锁小院的嫡长女。现在看来,离经叛道是确实的,但疯癫……呵,张氏果然妇人之见,毫无眼界!

    这个女儿,有鸿鹄之志啊。

    或许,在那些后院妇人眼里,绾儿的行为确实不合时宜,但若把她当做男子,她的所作所为,岂不是少年英才?

    “殿下,小女告退。”秦绾放下酒杯,微微屈膝一礼。

    “大小姐请。”李钰点点头,招呼一个侍从带秦绾去后堂。

    只剩下李暄一个人,周身的气质顿时冷冽了不少。

    “皇叔祖,先坐?”李钰都想抬手擦汗了。

    秦绾不在,真不想单独面对宁王的冷气压啊……

    李暄点点头,目光转了一圈,却没有和皇室宗亲一起,反而选了秦建云边上的位置坐,凌从威会意地让了一位。

    这一下,更像是一个信号,宁王府和安国侯府是要联姻了。

    看在眼里的大小官员无不暗自谋划,安国侯府一下子就出了两个王妃,而且还都不是空有爵位的闲王,一个手握重权,一个是太子胞弟,看来要好好合计一下对待安国侯府的态度了。

    秦绾来到后院,各家的夫人千金几乎已经都到了。

    因为人多,加上六月天气也不冷了,太子府干脆开放了整个后花园都张灯结彩的,各处水榭凉亭里都摆了吃食,任人取用。

    张氏虽然被禁足,可毕竟是一品侯夫人,这种场合总不能不让她来,那真是家丑传到外面去了。这时候,张氏正在和柳长丰的夫人闲聊。

    怎么说她都是秦枫的嫡母,在外面也要维护自己贤惠的名声,总得和准亲家母讨论一下小儿女的婚事。

    “我们家碧君啊,先前媒人也说过几家,可碧君自己看不中,老爷疼她,也就都由着她,所以说,还是缘分!”柳夫人笑道。

    “哪里,我们枫儿才是有福的,才能得碧君垂青。”张氏笑着,心里却有些发苦。

    原本还以为柳家对秦枫庶出的身份会不满意,不过看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啊。

    “成了亲,就是大人了,只要他们小夫妻俩过得好,我这当娘的,也别无所求了。”柳夫人感叹道。

    要说秦枫的身份,她最初确实有点意见的,可耐不住女儿喜欢,这长女平日里虽然温柔,不如次女性子跳脱,风风火火的,但一旦执拗起来还真让人没辙。不过,打听了秦枫的情况后,柳长丰夫妇关起门来密议了半晌,还是同意了婚事。

    救命之恩,以身相许也算是一桩美谈,不会让人觉得柳家为了攀上安国侯府将嫡女下嫁庶子。何况女儿自己看中秦枫,这孩子性子沉稳,能力也不差,唯独是被出身连累。可是,成了亲,庶子就可以出府另过了,到时候,柳家支持女儿女婿分家便是。

    至于秦枫不能继承安国侯的爵位,柳长丰倒是不在意,就算没有爵位,难道还能饿死他女儿不成?何况,若是秦枫有能力,将来未必不能靠自己给碧君挣回一个诰命夫人来。

    “说的是。”张氏自然听得明白柳夫人的意思,是要秦枫夫妻分家另过,更是咬牙切齿了。

    分家,以后她岂不是更拿捏不住这个庶子了?连他唯一的弱点,秦珑那个小丫头也是嫡女了。

    “母亲,柳伯母。”秦绾笑吟吟地走过来。

    “绾儿来了。”张氏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哟,绾儿,快过来!”柳夫人倒是比张氏更热情些。

    秦绾和柳湘君交好,经常上门拜访,和柳夫人自然相熟,尤其这段时间还常去请教管家的事,见得比张氏都多多了。

    “伯母。”秦绾乖巧地叫了一声。

    “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柳夫人很是欢喜。为了女儿,她特地去打听过秦家的内宅,知道除了秦珑这个嫡亲的妹子,秦枫就只和秦绾关系好,而秦珑年纪还小,以后女儿要打好关系的小姑子也就是这一位了。

    “怎么来得这么晚?”张氏貌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嘛。”秦绾笑眯眯地道,“刚刚敬了太子殿下一杯酒,有些晕,女儿先去边上歇歇。”

    “你你……”张氏目瞪口呆,“你一个姑娘家的……”

    “绾儿是跟着宁王殿下一起来的吧。”柳夫人道。

    “嗯,昨儿个出城赏花,回来的时候府里已经没人了,就索性跟着王爷一起进来了。”秦绾点头。

    “湘君在那里,你去喝杯茶去去酒意,和小姑娘们一起玩去吧,在这里听我们长辈说话也怪无趣的。”柳夫人笑道。

    她同意把女儿嫁给秦枫,也有一大原因是小女儿整天嚷嚷着绾姐姐肯定要做宁王妃,有个宁王做妹夫,只要秦绾记得大哥,还怕秦枫将来没有前程?

    “是。”秦绾笑着告退。

    一边凉亭里玩的少女们早就看见秦绾了,见状,柳湘君更是欢快地叫道:“秦姐姐,这里这里!”

    “大老远就听你大呼小叫。”秦绾走过去,一根手指戳戳她的脑袋,顺便看了一圈,发现基本还都是熟人。

    柳碧君姐妹、唐紫嫣、凌霜华,只有一个年纪大些的少女不认识。

    “这位是信郡王府的怀宁郡主,单名一个悦字。”唐紫嫣介绍道,“这位是安国侯府的嫡长女,秦绾。”

    “梅花节魁首,我自然是认得的。”李悦笑道。

    “郡主过奖了。”秦绾顿了顿,又有些好奇地道,“听说郡主是太子妃的伴娘,怎么在这里闲着呢?”

    “是听珍儿说的吧。”李悦神色有些淡漠,“大约是有些累着了,身子不太舒爽,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哦。”秦绾有些疑惑,不过也没想到,竟然是昨天的那支玉簪,让这位聪慧的贵女对江涟漪起了忌惮之心了。

    “说起来,秦姐姐这次回京,还没见过我姐姐吧?”柳湘君促狭地把姐姐往秦绾面前推了推。

    柳碧君跟秦绾其实不太熟,不觉有些尴尬。

    “嗯,是要拜见未来的大嫂。”秦绾笑道。两家已经议亲,也商定了下聘的日期,这声大嫂也不算唐突了。

    柳碧君闻言,脸上“轰”的一下都红透了,更是说不出话来。

    “哟,碧君这是羞了?拿出点气势来,不然以后可得被小姑子压着了。”凌霜华笑道。

    “怎么可能,我要是欺负大嫂了,哥哥可不能答应。”秦绾抿嘴笑道,“前日里哥哥还跟我打听,大嫂喜欢什么呢。”

    “问我问我,姐姐喜欢什么我知道呀!”柳湘君立即道。

    “来来来,好好跟我说道说道,回头我去告诉哥哥。”秦绾招招手。

    “你们几个就拿我开刷,别忘了自己也有那一天!”柳碧君气急。

    “等我爹挑好了人选再说。”凌霜华一脸不在乎。

    “咳咳。”唐紫嫣咳嗽了两声。

    “哎呀,姐姐要是为难嫂子,小心大哥不依。”柳湘君抱着唐紫嫣的手臂笑。

    秦绾却是一摊手,很淡定地道:“我喜欢什么,我们家王爷都知道。”

    “哟,真要做王妃了?”凌霜华惊讶道。

    毕竟,之前都是风传,而秦绾这句话一出,基本上就是盖棺定论了。

    “嗯,二十八下聘。”秦绾坦然道,“你们几个就算了,湘君还能给我做个伴娘。”

    “我也行啊。”凌霜华叹了口气,无奈道,“我爹去京畿大营任职,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李悦在一边插不上话,很有些羡慕。

    她虽贵为郡主,但真正交好的闺中密友也没几个,但是,平时和江涟漪她们相处的时候,也没有眼前几个少女之间的亲密。

    唐紫嫣看见李悦的脸色,悄悄拉了拉凌霜华。

    凌霜华一怔,随即会意。

    李悦年纪比她还长,只比秦绾小一岁,若是普通女子,早就该出阁了。可这位郡主也是个命苦的,订了亲的夫婿在大婚前战死沙场,为国捐躯了,可偏偏用自己的生命立下了大功——或许原本那位少年将军是想凭着天大的功勋,迎娶宗室郡主更有底气吧,结果功劳是立下了,可自己也交代了进去。

    然而,此人有大功于李氏江山,李悦身为李氏女,为了堵天下悠悠众口,也不好悔婚另嫁,就这么拖着了。

    尽管她不像是某些望门寡般被指克夫,遭人忌讳,反而成为节烈义女的代表,就像是江涟漪请她做伴娘反而是一种荣耀,然而,毕竟是一个未满双十的少女,怎会愿意就这般冷冷清清过一辈子呢。

    所以,凌霜华也不想戳了李悦的伤心事。

    尤其今年,京城的喜事特别多,太子大婚后,半个月就是肃郡王和南昌公主的婚事,事关两国国体,断然不会简陋的。九月端王与秦珍,秦枫和柳碧君的婚事大约定在十月,唐紫嫣也是十月,十一月舞阳公主出阁,若是凌从威赶紧点,今年里凌霜华都能嫁出去。

    “陛下驾到~贵妃娘娘驾到~”沉默中,有内侍尖声喊道。

    一瞬间,院子里的夫人小姐们赶紧起身。

    “我们先去娘亲那里了。”柳湘君道。

    “嗯。”秦绾淡然点头,却没有和张氏站在一起,一个人留在凉亭里。

    转眼,就只剩下了她与李悦两人。

    “郡主不去王妃身边吗?”秦绾惊讶道。

    “母妃身体不适,只有我一人。”李悦摇头道。

    “那正好,小女与郡主做个伴。”秦绾笑道。

    “好啊。”李悦欣然答应,也没问她怎么不和秦侯夫人一起。

    妾室是每个嫡女的噩梦,继室虽然好些,但不得原配之女喜欢,实在不是什么新鲜事,李悦也没兴趣关心人家的内宅私事。

    虽说皇帝和贵妃到了,但先在前庭接受了太子和百官跪拜,大约李钰还刻意拖延了时间,等周贵妃来到后堂时,又是半个时辰之后了。

    “参见贵妃娘娘千岁。”满院子的莺莺燕燕一起叩首。

    “大喜的日子,都不必多礼了。”周贵妃心情不错,一向有威仪的脸上也带了几分和蔼。

    太子嫡妃早逝,无后,一直是周贵妃最担忧的事。不过,嫡妃出身太低,真要留下个占了嫡长子名分的孩子的话,江涟漪进门反而是祸事。横竖两人都年轻,左右等个两年,总会有嫡子的。

    “娘娘,太子妃来了。”周贵妃身边的大宫女笑着禀告。

    只见小路上,一身大红嫁衣,凤冠霞帔的江涟漪缓缓走来,鸳鸯缎特有的光泽在灯火下熠熠生辉,身后是秦珍、尹无双和杜芊儿,再后面跟着的就是丫鬟婆子,却没看见白莲。

    秦绾仔细打量着江涟漪,却见她面色红润,并不是那种用胭脂描绘出来的好气色,不由得就笑了。

    看来还是用了苏青崖的药啊,那正好,一会儿看完了好戏,就直接睡觉去吧。

    “见过母妃。”江涟漪上前行礼。

    一觉醒来,她居然发现自己已经在太子府了,连祭天拜堂都是丫鬟代替她完成的,可还来不及委屈,就急急忙忙打扮了来见周贵妃,她的心情自然是不会有多好,偏偏她也不是个善于掩藏情绪的人,多少面上还带出了一点,在周贵妃这种从后宫中厮杀出来的人精看来,完全一览无余。

    周贵妃不禁皱了皱眉,极佳的心情也淡了几分。

    就算是丞相千金,钰儿的依仗,但太子妃之位,难道还委屈你了不成?

    一时间,竟然没有叫起。

    江涟漪半屈着膝,保持着行礼的动作,被沉重的凤冠和华丽拖沓的嫁衣牵连得摇摇欲坠,却以为是周贵妃故意给她这个新媳妇下马威,脸色就更不好看了。

    “起来吧。”周贵妃终于开口。

    “谢母妃。”江涟漪起身道。

    “参见贵妃娘娘。”秦珍几个伴娘也带着丫头婆子行礼。

    “嗯。”周贵妃一抬手,有几分感叹。

    虽说安国侯府和丞相府都是钰儿的助力,可秦珍明显比江涟漪更适合做太子妃,只可惜秦侯不愿直接和太子联姻,江辙又不肯将爱女许给一个闲散亲王。

    “怎么不见宁王府的白姑娘?”周贵妃又问道。

    “莲儿听说大姐来了,说要出去瞧瞧。”秦珍笑答道,“大姐没见着?”

    “没呢。”秦绾走上前,向周贵妃又行了礼,才道,“刚刚跟柳家的大小姐说了几句话,倒是没见着莲儿。”

    “许是院子大了吧。”周贵妃也没太在意,她只是因为某个不好直说的原因,想见见白莲而已,这回没见到也不是什么打紧的事。

    江涟漪倒是有些奇怪,毕竟内监通报周贵妃驾到已经有半个时辰之久,白莲不管在哪里,都应该已经回来了才对。

    皇帝和周贵妃驾临太子府,对于李钰和江涟漪来说是一种荣耀,但是他们一直在这里,百官都战战兢兢不敢高声语,完全没有了喜庆的意思,所以,周贵妃在后院也只待了一刻钟,便摆驾回宫。

    只是,让人意外的是,到处都没见到太子的身影。

    “怎么回事?”皇帝问道。

    “陛下,殿下不胜酒力,唯恐在陛下面前失态,去喝盏醒酒汤了,陛下是否稍待?”内侍同惶恐的朱仲元嘀咕了两句,回到御前低声道。

    “不必了。”皇帝脸色放晴,沉声道,“转告太子,虽是大喜之日,但身体要紧。”

    “是。”内侍应了。

    “起驾~”

    “什么?找不到太子?”江涟漪高声道。

    “是的,太子妃,前堂还有这么多宾客在,这可怎么办?”朱仲元急得团团转。

    若非前堂实在找不到人,他也不至于跑到后院来求见新太子妃。可是……婚宴未完,太子也不可能直接抛下满堂宾客就去洞房了吧?

    “本妃差人在后院寻找,也麻烦朱先生继续留意,说不得殿下已经回去了呢?”江涟漪镇定道。

    “是。”朱仲元松了口气,赶紧返回前堂。

    “这又是怎么了?”秦珍走过来。

    今天的婚礼一茬接一茬的,都是麻烦,明明钦天监算的是黄道吉日,可现实看来,分明就是不利婚嫁嘛。

    “走,去找找殿下。”江涟漪心下也有些焦急。

    “太子殿下不见了?”不止是秦珍,凑过来听到这句话的夫人小姐们都吃了一惊。

    “这个……之前好像看到殿下往采荷轩那边去了。”一个少女有些犹豫地道。

    “本妃去采荷轩看看。”江涟漪立即说道,心里却暗自不悦。

    明知后院都是各府女眷,就是太子,也不该随意乱闯才是,万一碰到些不该碰的……

    众人互相看看,便有些喜好八卦不怕事的夫人小姐们跟了上去,反正,太子妃也没说不让跟嘛,更何况,还有些人心里打着小九九,就算侧妃位不行,先做庶妃也行啊,毕竟是太子嘛,不丢人,先让自家女儿在太子面前混个脸熟也好。虽说周贵妃早在张罗着,等太子妃有孕,就给太子纳妃,但总不如太子自己看上的不是?

    “秦姐姐,我们也去看看热闹吧?”柳湘君跃跃欲试。

    柳家家风清正,反正柳夫人和柳碧君都不可能带她去看热闹,连唐紫嫣都不会。

    “你就别凑这个热闹了,小心伯母又关你紧禁闭。”秦绾笑笑,又转头道,“不如,我和郡主一起去瞧瞧?万一真有什么事,郡主毕竟是宗室。”

    “也好。”李悦想了想,还是点点头。

    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向位于院子一角,建筑在荷塘边上的采荷轩。

    “殿下在这里的话,怎么没人伺候?”江涟漪一边走进精巧的月洞门,一边疑惑地说道。

    “只是隐约看见,不一定殿下就在吧,就算之前在,也可能已经走了。”秦珍道。

    “说得也是。”江涟漪点点头。

    然而,下一刻,她的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脚步也停下了。

    “怎么……”秦珍刚一张口,忽的神色一变。

    原本吵吵嚷嚷的女人们渐渐安静下来,隔了一会儿,一个个脸上的表情都极为精彩!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逆袭:这个学〕〔我的神秘老公〕〔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